美国第一夫人的个性生活组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7 22:03:19

昨日,徐友忠的代理律师郑平称,徐认为一审判决过重,但是否会提起上诉,郑律师尚未接到徐的委托。

●那么多的投资品种中,我最喜欢的还是具有稳定收益的企业债。这样虽不会暴富,但也不至于输得很惨。

●每个投资市场都伴随着当地固有的投资习惯,如果不了解这种习惯,只能自讨苦吃。

二十多岁的时候,一次灵光乍现的投资,让他成为上海滩最早一批致富的人;三十多岁的时候,一次急功近利的投资,又让他体会到刻骨铭心的痛。如今,他已年近四十,多年的风风雨雨后,对于理财,他有着更深切的感悟。这期我们就来讲讲他的故事。

他叫峰,一位国企的普通职员。平日里话不算多,但谈到平生各式各样的理财经历,他便立即提起了精神。“这辈子,除了实业没有搞过,其它的投资模式我大都尝试过了。”

峰的故事,要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说起。当时的理财门道相对单一,国库券、邮币卡等,峰都有过涉足。但性格沉稳的他,每次都是小打小闹的。1991年,峰的股票投资意识开始萌芽。8月的一天,得知飞乐音响(简称“小飞”)摇奖券发行的消息,峰便拉着新婚不久的妻子,直奔静安体育场的发行现场。

8月的天气燥热无比,夫妻俩来到体育场时,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晚上7点不到,露天体育场里已人山人海,几千人的排队大军摆开长蛇阵,峰的心中此时悄悄打起了退堂鼓。不过,在妻子的劝说下,两人最终留了下来。

很快,闻风而至的人们将整个体育场围得水泄不通,为了控制狂热的人流,以防事故的发生,券商叫来警察并作出临时封场的决定。看到被拒之门外的人群还在想方设法往里冲,身处场内的峰与妻子感到幸运与安慰。夜渐深,温度骤降,露水落在身上凉飕飕的。渴了,夫妻俩去喝自来水;冷了,他们披着旧报纸蜷缩在体育场的一角。想着唾手可得的机会,夫妻俩坚持熬到了天亮。夫妻俩顺利拿到两张连号(每人一个号)的摇奖券。

几个月后,摇奖结果公布,他们中到了50股“小飞”。又隔了一段时间,“小飞”上市后,峰把中到的“小飞”全部抛掉,一下子获利近万元。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上海滩,“万元户”可是万众仰慕的“富豪”啊,但此刻,峰却乐不起来:在经过摇奖券的一夜折腾后,已有身孕的妻子不幸流产了,这令峰的心里充满愧疚。“如果再让我在财富和孩子之间作出抉择,我宁可选择我们的孩子。”

有了小飞乐的原始积累,峰此后的投资之路颇为顺畅:1992年,他花了1530元买了51张认购证(当时他测算只有买到50张认购证,才能确保自己的中签率)。之后,他的认购证给他带来了源源不断的新股。等到这些新股上市后,他便将它们全部抛出落袋为安。1993年,他花了几万元买了一套莘庄的一室一厅,按他现在的说法,他也算是上海滩最早一批炒房的人。1994年,他将2、3万元投入股市,仅一天工夫便从申华控股中赚了7000元,此后账面上输输赢赢的,一路走来……

据峰回忆,1991年至2001年的10年间,虽然他转战多个投资市场,但最钟情的仍是企业债。那时候,企业债的年利息都在10%以上,像大中华橡胶厂等个别企业债年利息甚至高达14%,为此又激发了他熬夜购买的热情。“这10年间,我70%的资金都投资于企业债,投入股市的资金量最多时才不过几万元。这样的投资比例,我知道自己不会暴富,但也不至于输得很惨。”

2000年下半年,随着企业债的大量到期,峰不得不考虑新的投资方向。一次,他无意间从报纸的一角瞥到了一栏香港H股的报价行情。“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我看到H股的股价不及A股的三分之一,便十分激动。”峰说。

与绝大多数的内地投资者一样,峰基于港股的开户及交易几乎一无所知。于是,他开始大量翻阅资料并上网搜寻,并向香港联交所寄信询问,希望港交所能提供比较详尽的港股资料。大约一个星期后,峰收到回信,对方果然寄来了一些材料。之后,峰又打了几次香港长途,大致搞清了开户细则,也初步联系了一家香港中环的证券经纪商。

这期间,峰时时留意着H股的走势。2001年5、6月间,原本一路缓缓盘升的H股,突然迎来了井喷行情,多数H股有了20%以上的升幅,这令峰开始有些着急。

2001年6月,峰找到一家旅游社,花了近10000元出行韩国游。与绝大多数游客喜欢韩国购物不同,峰此行的目的是冲着能到香港转机并停留一天的机会去的。他希望利用这仅有一天时间,完成梦寐的港股开户与交易。临出门前,妻子将他从黄牛手中换来的15万港币缝在他裤腰内侧,还为他准备了足够的面包和水。

韩国之行的一路风景,在峰的眼中平淡无奇。好不容易盼来了此行的终点———香港。等到飞机降落、走入香港启德机场的那一刻,峰突然百感交集:“那是我平生第一次到香港,面对这么一个渴望已久、却又陌生的地方,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无助和紧张。”

峰的手足无措很快被机场保安发现,此时峰的心跳得更快了,因为他的裤腰内侧还缝着15万港币的现金。不过,好在保安确定了他的游客身份后,并没有为难他。峰借机问保安如何才能到达中环,保安指了指远处人潮涌动的方向,峰便在忐忑中坐上了地铁。

走出中环地铁站,已是万家灯火,峰之前联系的那家证券经纪商早已下班。无奈之下,他只能围着中环兜了几圈,最后坐上了一辆出租车。他让出租车司机帮他找一家既离中环近、价格又便宜的旅馆。十五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了一家普通的旅馆门口。奔波了一天的峰,很快倒头便睡。

第二天早晨7点不到,峰就醒了过来,他理好行李,退了房间,叫了辆车,很快赶到中环。又等了一个多小时后,那家经纪商上班营业,他随工作人员办理了一系列开户手续……临近中午前,手续基本办妥,他终于能够下单交易了!峰立马全仓买入了北辰、保兴、航天技术3只个股。“当时的选股理由现在看来相当可笑:北辰地处北京有着奥运板块的概念;‘保兴’、‘保兴’,就是保证兴隆,公司名字吉利;‘航天技术’的名字里也有着我国航天高科技的遐想……”

心满意足地完成了开户和交易后,峰还盯了一会行情,看到刚买入的3只股票此刻还在不断地慢慢爬升,心里感到些许安慰。中午时分,峰离开中环,搭车赶到罗湖口岸。考虑到当时香港直飞上海的票价较贵,而从深圳飞回上海只要大约一半的价钱,于是峰从香港绕道深圳再回上海。回到上海的第二天,峰顾不得休息便匆匆赶去上班。

但没多久,港股走势突然急转直下,而之前被热捧的国企红筹股更是一轮急跌,令峰瞠目结舌。“2001年我从香港回来,香港股市正好完成一波最凌厉的上攻,之后几年的熊市,我的市值最多时曾缩水近2/3;虽然现在恒指基本回到原来的位置,但我手中的保兴、航天技术在一路下跌后几乎没有像样的反弹,仅有北辰的表现还算坚挺。我的账面亏损依然很大。

我反思后明白,每个投资市场都伴随着当地固有的投资习惯,如果不了解这种习惯,到头来只能自讨苦吃。例如香港的投资理念不同于内地A股,那里的投资者只认同那些每年有着稳定分红的个股,对于垃圾股基本无人问津。我手中的3只股票中,除了北辰每年还有一些红利外,其余两只股票业绩都很差,连续几年没有分红,因此现在的实际市值较之当初买入时都跌掉了三分之二。”

如今,回忆起几年前那段赴港的经历,峰不免感慨万千。“炒港股的失败,是一种急功近利的、膨胀的投资心态作祟。我准备2007年左右再去一次香港,把手中的港股全部抛光。虽然预计我的实际损失仍会在50%左右,但买到了教训,增长了投资方面的知识,这是最重要的。”

谨慎的峰重拾稳健投资之理念。2003年,他果断出手买了第二套房,如今以每月2500元的价钱出租;而他手中剩余的大部分资金则买了市政信托,年收益率为4.6%。峰说,等到2007年信托到期,加上港股的资金回笼,他或许会去投资酒店式公寓及商务楼,他觉得届时楼市回暖的可能性较大。

“叔叔帮你看看手指好吗?”5岁的小雪(化名)将左手藏在身后,无论医生怎么说就是不肯将左手拿出来。

只有5岁的湖北小女孩小雪之所以不愿将左手示人,是因为她的左手有两个巨指,食指和中指不仅长度惊人,而且粗细也达到了同龄孩子正常手指的2倍。24日,在中国医大盛京医院,手外科的专家为小雪实施了手术,以限制小雪的这两根巨指继续“疯长”。

“她出生那天我就发现这孩子左手的食指和中指略有些长,但是两个月后我发现不对劲,这两根手指长得越来越快,已经明显长于右手。”小雪的爸爸介绍说。22日,经多方打听爸爸带着小雪来到了沈阳。经检查,小雪两个巨指的粗细达到了正常手指的2倍。24日上午,医院为小雪实施了手术,切去了两个巨指长出的部分,包括最上端的一个指节,并往下挪了指甲盖和血管,然后用微型电动锯切去了部分变粗的手指骨,使巨指基本接近了正常的长短和粗细。接下来,又为小雪切除了两个手指增生的神经,这样小雪的两个巨指就不会再“疯长”了。

至于小雪为啥会得这种罕见病,专家介绍,这可能与小雪妈妈的工作环境和怀孕时曾接触、使用过某些药品有关。主任记者李文慧

美国老妪卡罗尔·恩内斯的胜诉,无疑给服用关节炎镇痛药“万络”(Vioxx)的200万中国患者带来一丝希望。

“我们正在联系中国的患者,希望能帮他们在美国取得胜诉。”北京力珉律师事务所、上海雷曼律师事务所正在和美国三家著名的律师事务所合作,以应对那些跨国企业在中国造成的人身伤害。

他们选择的第一个突破口,就是万络。按照计划,他们将召集20万中国消费者,加入到起诉万络的行列。这一计划已经启动。

中国有超过一亿的关节炎患者,据信,自2001年“万络”在中国上架以来,有超过200万的患者服用过此药。但迄今为止还没有哪位消费者就此提出诉讼。

“虽然按《产品质量法》,中国的消费者可以选择起诉经销商,但在美国起诉制造商获胜的把握更大,因为美国已经有了胜诉的案例,赔偿也相对更高。”北京力珉律师事务所的郝俊波律师说,“我们和美国的律师合作,采用风险代理方式,消费者只需签署授权书,不用亲自到美国起诉。如果败诉,消费者将不用付任何费用。”

全球首起“万络”诉讼已经结束。卡罗尔·恩内斯的丈夫在连续服用“万络”八个月后,在某一天早晨再也没有醒来,陪审团相信那是因为服用万络导致心脏猝死,因此判决“万络”的制造商——默沙东公司支付2.53亿美元的巨额赔偿。

“美国是一个案例法国家,这起案件的胜诉将会影响同类案件的判决。”郝俊波如此认为。

1999年问世的“万络”,曾每年给默沙东公司带来25亿美元的市场,全球处方量超过8400万片,全世界共有2000万患者服用过万络。

据估计,万络可能已经造成2.7万起心脏猝死的案例。而《星期日泰晤士报》则认为,这个数字过于保守,应该是6万例。

截至目前,在美国已经有4200多起与“万络”有关的诉讼。加拿大、欧洲、巴西、澳大利亚和以色列也有类似案件。英国2000名死者的家属也在考虑向美国法院起诉默沙东公司。分析人士预计,默克公司面临的赔偿金总额可能超过550亿美元。

律师们宁愿承担败诉的风险去美国起诉,除了巨大的利益诱惑,还另有原因——药品安全,在中国的重视程度,还远远不够。

据统计,中国每年5000多万住院人次中,与药物不良反应有关的可达250多万人,其中死于药物不良反应的有近20万人。

2004年9月30日,由于连续服用会增加病人患心脏病和中风的几率,美国默沙东公司宣布,在全球范围内统一召回“万络”药品,也包括中国。因此,这成为国内首次药品召回。

虽然中国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实行“药品不良反应”的监测制度,但直到2001年,才开始启动建立相关的信息通报制度,至今发布了9期通报,共报告69起死亡病例。其中从2003年第四期通报起,才开始向全社会公开。

而药品不良反应通报中所列举的药品,也从来没有被禁止生产或使用的先例。

去年,龙胆泻肝丸被证实严重损害肾脏。而此前的6年,仅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就收治了100多例因服用龙胆泻肝丸而导致肾病的患者。

按中国“谁主张、谁举证”的诉讼原则,消费者若想胜诉,首先要证实龙胆泻肝丸存在缺陷。但国家药监局既未确认龙胆泻肝丸的毒性,也未召回企业此前生产的含有“关木通”各类产品。因此,除非消费者自己进行药学试验,否则无法向法官证实龙胆泻肝丸具有毒性。

胜诉的只有一例,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医药公司的王小华,长期服用自己公司销售的龙胆泻肝丸,终患肾炎。作为销售商——翁牛特旗医药公司被判赔3.93万元。

9月,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表示,从明年起,北京将逐步在一些大型药品生产企业中试推行药品召回制度。这是中国首次尝试由政府部门参与、引导的药品召回制度。

据说,这一制度将是企业“自愿召回”和政府统一控制结合。一方面,鼓励规模大,有较强经济实力的企业,自主对发生不良反应的药品进行召回——这也是主要的方式。同时,政府也会对已经影响到公众安全,诸如造成失明、肝脏坏损甚至死亡的药品,通过行政手段召回。

北京市药监局认为,阻碍药品召回的最大障碍,是药品监测体系不完善,有关药品不良反应的报告率太低,无法形成召回的依据。

中国2004年药品不良反应报告仅有70074份,这一数字已经是上一年的两倍多,但总体比例,还是太低。

在中国,药品企业自主报告的药品不良反应病例仅占2%左右,而美国是65%。中国药品不良反应报告绝大多数来自医院,占总量的95%。但医院往往是以药养医,很多药品不良反应没有及时报告。

前日下午,在北京一旅馆中,刘雁躺在床上看着丈夫向记者展开她的病历。本报记者袁烽摄

本报讯(记者钟亿军)“为了给妻子筹钱治病,我愿意卖掉我的肾脏救她。”前天下午,带着妻子来北京治病的长春市公安局一姓吕的民警,一说起妻子的病情,忍不住哭了起来。

吕说,因没钱治疗,妻子的白血病已拖了近1年,目前通过中华骨髓库已找到一个造血干细胞与其妻完全相匹配的供者,“但医疗费至少需20万,为了治好她的病,我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

今年34岁的吕透露,他是长春市公安局的一位民警,1992年参加工作。其妻刘雁今年32岁,原在当地一家医院当护士,但由于身体不好等原因下了岗。双方是在1997年认识后开始相爱,并于1999年结婚,之后生下了一个男孩,整个家仅靠吕每月1000余元的工资维持生计。

吕说,在今年1月,妻子刘雁莫名发烧、腹泻,人也消瘦了许多。1月11月,经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诊断,刘雁患上了慢性粒细胞白血病。

“我真的很感谢我的丈夫,他没有抛弃我,一直鼓励我活下来,”刘雁说,她患上白血病后,不想拖累丈夫,曾想到过自杀,但每次都被丈夫及时发现,“之后我们就紧紧抱在一起痛哭。”

为了治病,吕带着妻子在当地和天津等地的医院四处求医,但最终都因出不起昂贵的医疗费而告终。刘雁说,自从她患病以来,为了支付医疗费,积蓄早已花光,家里能卖的都卖光了,如今最值钱的就是一台电视机。

刘雁说,有一天,她从丈夫的同事处得知,吕为了筹医疗费,多次背着她偷偷去卖血,并产生了卖肾的念头。闻讯后,刘坚决反对丈夫卖肾,“你对我这么好,我的确舍不下你,但家里不能没有你,我欠你的已经太多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