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携带四胞胎来北京沿街寻求生活帮助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0:37:05

稍早前的1月23日,为了加强春节期间的安全管理,金地物业出台了多条规定,其中一条就是在其管理的所有物业内,非小区住户不能随意进入。这条规定适用于当地所有中介,其中包括同属于金地集团的金地置业。

但有中介表示,这样一条适用所有中介的规定并不“公平”:因为金地置业和金地物业关系比较熟,有时可以开个“人情”,直接带领客户进入。在他们看来,这破坏了中介公平竞争的秩序——只有金地置业能够进入,意味着其他中介的潜在客户有可能被“截留”和抢单。

一时,有关金地物业和金地置业有意联手垄断市场的消息被传出。并有相关地产中介向记者表示,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其他被“拒绝”的中介将酝酿联手抵制,如可能联合起来抢夺金地置业的客源。双方关系似乎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

但事情并没有发展到彼此闹僵的地步。目前经过多方协调的结果是,其他中介也可进入,但须留下客户的联系方式,事情至今已得到基本解决。

事实上,一条小小“行规”引来其他中介不满的背后,折射的却是在相关调控地产的政策出台后,深圳三级市场竞争加剧、压力增大的市场现状。

去年,国家和深圳出台了一系列房地产调控政策,虽然大都是直接针对二级市场,但三级市场所受到的冲击也不小。归纳起来,其中直接影响深圳中介市场的包括5月份的征收营业税、11月份的二手楼加征土地增值税和教育附加费、打击“炒卖楼花”(即房地产中介不得代理销售未办证二手房)等4条禁令。

回顾2005年,业内人士纷纷用“多事之秋”、“本命年”等词语来形容深圳的三级市场环境。专业研究机构的统计数据显示,5月份的政策使得此后几个月内深圳三级市场交易量锐减三四成,而11月份的四条禁令又让年底的交易量减少一两成。因而有专家戏言,连续的调控政策,“吓跑”了深圳全年三成的交易量。

交易量的减少,也使得800家铺面的深圳中介企业之间的竞争更加激烈。不少中介企业的业绩都出现了大幅下滑,利润缩水。残酷的市场也促使深圳中介市场加速洗牌和整合。一边是资金实力不济的小中介被淘汰,另一边是实力雄厚的大中介奋力扩张。关门和开铺的频率之大,也在预示着今年的深圳中介行业的竞争将更加激烈,一些规模不大的中小中介公司的生存环境也愈发艰难。

再回到上述这个事件本身来看,金地物业所管理的物业,多是中高档的知名楼盘,在中介业内看来交易量大、利润相对多,因而也成为区域内中介公司着力争夺的市场重点。一些小中介甚至是靠着这一两个楼盘生存。再加上一二月份又是三级市场传统意义上的淡季,在竞争加剧、生存压力增大的严峻形势下,如果金地置业靠着额外“人情”一直变相“拒绝”其他中介入内,这对区域内的仅“傍着”一棵大树为生的小中介不啻于一场“灾难”。有个别小中介就表示,在金地置业的“人情”攻势下,公司的业绩已出现大幅下滑,近一个月来甚至基本没有交易。

3月份就要开两会了,两会之后再融资开闸可能性很大;因为到5月份,第一批G股中的国家股、法人股就要5%、5%地上市了。但由于人民币升值趋势及周边环境较好(美、日、港、台股市都在涨),中国A股也呈强势状。

股改有加快趋势,“能快则快”是管理层的真实心态。银行等新股筹资需求极紧迫,有点“等不及了”之感。这对老股是不公正的,但投资者实际上很无奈。控制仓位,除非手中股票极好。

融资是应该的,政策早就有的,各地银行多数不敢借;融券还为时过早,实际上就是借他人的股票抛空,有利于空方,理应在全流通后试行。

2006年2月22日是美国法定节日:华盛顿纪念日,笔者终于来到了有213年历史的纽约证券交易所,闻名世界的华尔街其实只有500米。纽约天气很冷,不少来自世界各地的投资者依然乐呵呵地拥着被摸得发亮的大铜牛留影。纽交所离美国股票交易所仅300米,两者气氛迥异;前者的正面窗墙上挂着硕大无比的美国国旗,显示出这个世界金融中心对他们祖国的忠诚与自豪;而后者的花园实际上是一块墓地,美国人相信上帝、先人会庇荫他们。

一、美国股市从1792年著名的华尔街“梧桐树协议”至今已213年了,而中国股市虽然晚清、民国都有,但从1951年天津证交所关闭,到1990年上海、深圳证交所重开,中间横隔近40年空白,真正意义上的股市、债市只有15年的历史。

二、美国股市的基石:美国完全独立229年来,实体经济走走停停,但目前规模、基数很大,2.8亿人口,937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2005年的GDP总量已达125172.4亿美元,(按1:8.04汇率算,合人民币100.64万亿),美国经济今年增幅可达3-3.5%,十分强劲。

而中国13.3亿人口、960万平方公里,近20年来经济高速增长,且每年仍以9%的速度在增长,总体发展极快。

应该指出的是美国股市是全流通的,是实体经济的晴雨表;而中国股市早期定位服务于国企改革,只有1/3公众股流通,现在正在进行的艰苦改革,完全G股之后也仅43%流通,因此,股价与社会货币总量之比形成非均衡价格,因此,股市与实体经济不完全同步。2001年至今,中国经济快速增长,而股市却从2240多点跌到1200多点。美国股市纽交所从1932年的最低点41点涨到今天的11137点,长期买蓝筹股赢多赔少;而中国股市到2005年底,84%的长期投资者是亏的,一直没有形成全局性的持久的财富效应,这是中国股市深深的痛。

三、美国股市的上市公司主要在纽约证交所、美国股交所、NASDAQ交易市场、芝加哥股交所、OTC市场与费城股交所等七大交易所及场外交易市场上市交易,现在有上市公司6100多家(其上市和退市数很多),犹如一潭活水。中国股市主要在上海、深圳,依美国为例,将来武汉、沈阳、西安、天津、成都等都有可能出现证交所,而且很可能出现真正民办的公司制交易所。上市公司的数量也会慢慢增加,但由于将来是全流通,监管严,大股东难以侵犯小股东权益了,公司如要上市会三思而行。美国公司的治理结构日益合理化,规模很大的GE,大股东仅控股4%;公众股东有很大的话语权;中国股市在几年之内,大股东说了算的格局难以根本改变。

四、美国在其国内是法制健全,也重诚信,对欺诈、内幕交易等打击极重,最高徒刑可达25年,惩罚违法行为呈越来越严之势。中国对证券欺诈、价格操纵等的处罚相比较而言还是很轻的,这实际上使犯罪成本变得很低。

美国人在国内讲法制、讲诚信,我常想,中国股权分置改革在硬闯关之中,但如以美国处罚方式,诸如上市公司为了少付对价,向基金管理层行贿、拜票等是怎么的后果呢?一判就是10年!而中国就是这么模模糊糊地在冲--这对于中国投资者究竟是利多还是利空呢?--何以这么一场有历史意义的重大改革要带上沉重的、少付对价的历史新痛呢?

五、美国证券市场十分成熟了(但仍然发生了安然、安达信这样的丑闻),因此对上市公司十分严格。迄今为止,中国到纽交所上市的公司为16家,在NASDAQ上市18家,在OTC公告板上市33家,其中市值最大的为中国石油,1598亿美元,几近于中国内地A股流通总市值。这些在美上市的公司中,起码有10家被起诉过。但美国公众大多看好中国公司,股曾跌到1美元,现在又涨到23美元。

六、美国NASDAQ市场实际上是一家电子化股票交易市场,联结数千个分布于各地的市场参与者的电信网络;它是高科技、全流通、无须三年赢利记录(只要信息真实透明)的高效率市场,参与上市的公司很多。由于重视高科技的克林顿总统卸任等原因,纳指从5130点狂跌到1200多点,现又回到2283点;但美国人还是在此亏了很多钱,有的失望、痛苦,以至于炒股的人大大减少了。中国深圳的二板市场实际上是一个缩小了的主板市场,它仍然是股权分置,以加工工业为主,需要三年赢利记录的市场,而且主要是私营企业。

七、从长远看,中国股市、债市比成熟了的美国股市、债市有更多机会与希望;但从诚信、三公原则、法制建设来看,我们不得不忍辱负重地再付出些时间与金钱、甚至是心理的代价。

在美国见到许多中国留学生,有北大的、清华的、复旦的,很优秀,很多人想回国,特别特别地爱国,但又怕回国后遭冷遇。不过中国出来的很多学生真是太优秀了,在美国也极受重视,这些人才应该回国去,流失在外是祖国的巨大损失。

昨日,事情发生了一个变化。王旭刚告诉记者,此次成都行其实还有一个“秘密”,就是要跟他仰慕已久的一位72岁成都老太见个面。他说来成都之前,已经跟这位72岁太婆通过电话,婆婆已经同意和他在成都见面了。陈梁惠则告诉记者,这件事她一直都很清楚。

这是怎么回事?这个看起来如此重情重意的少夫,只要听老妻说句“分手”,立即就会泪流满面,怎么又“仰慕”起一个年龄更大的婆婆?难道他真的有其他的想法吗?

陈梁惠说,去年12月,王旭刚通过媒体得知成都有一位又会打扮、又有才华、又爱吟诗作赋的72岁太婆后,即征求了陈梁惠的意见:他说自己想跟这位72岁太婆交个朋友。陈梁惠听了后马上就答应了。至于他的这个想法是不是对爱情“不忠”,陈老师觉得这样的说法只适用于年轻夫妻,“少夫老妻”之间的“爱情”,主动权在“少夫”。

昨日下午1时许,王旭刚和陈梁惠按照约定来到一家宾馆房间门口,一位戴咖啡色贝雷帽、褐色墨镜、身着粉红色披肩、脚穿黄色高跟皮靴的时髦老太太出现在了他俩面前。

“请问,谁是王先生?”老太太用普通话问。“我是。”王旭刚红涨着脸迎上去。“这位是你的女朋友?”老太太一边问,一边很自然地握了握王旭刚的手,又转向陈梁惠:“你好!”强作欢颜的陈梁惠赶紧迎上去,热情地拉住了老太太的手,还一个劲地赞扬她时髦。一阵寒暄之后,王旭刚邀请老太太进房间坐坐。请老太太进屋坐下以后,王旭刚脸更红了,坐在老太太对面不停地搓着手。

“我叫杜莎莎(化名)。”老太太一坐下就开始了自我介绍,“我比你们都大,你们就叫我阿姐吧,我就叫你们惠妹、小王!”王旭刚愣了愣,笑了起来。“你们在一起4年了吧?”杜莎莎问王旭刚,王旭刚“嗯”了一声,然后用眼光迅速地扫了一眼对面的陈梁惠。“4年了多不容易啊,你们一定要好好地继续下去,不要在意别人的看法。”杜莎莎说,因为她平时穿着打扮在老年人中都显得很出众,只要一上街就会招来很多异样的眼光,“那我要是你们这样想不开,我不是不活啦?”

杜莎莎又询问他们的生活状况和生活来源,知道他们是摆地摊卖杂货的以后,她说:“不要看不起小生意,只要勤奋努力,同样也能有很好的收入。关键是不能好吃懒做!”

聊了一会儿后,杜莎莎突然对他们说:“我给你们跳个舞吧,《春江花月夜》,作为礼物送给你们!”王旭刚和陈梁惠倍感意外,拍手称好。一行人来到宾馆茶楼里,大家帮着将椅子桌子挪开,腾了一大块空地出来。音乐开始了,杜莎莎摆好姿势,随着音乐的节奏非常陶醉地舞动起来。王旭刚和陈梁惠则坐在一边静静地看。

王旭刚:我觉得还是陈老师与我更合适,陈老师性格温柔,事事都将就我、让着我,适合和我一起过平凡的日子。

王旭刚:有时候有。因为周围很多人说闲话,我简直是受不了,有时候就想干脆分开算了。还有就是我们吵架,吵得最厉害的时候我也会想到分手。我在2005年3月的时候因为跟她大吵了一架,写过一张“保证书”,各走各的路,保证永远不再回来,可是我最终还是没有离开这个家。

记者:之前听你说曾经想过找个年龄想当的结婚生子,为什么这次要专程来成都见年纪更大的另一个婆婆?

王旭刚:我对杜老师仅仅是仰慕而已,并没有其他什么想法。不过我跟那些年龄相当的实在谈不拢,而且我也绝对不会丢下陈老师,我想把她带到一起生活。

王旭刚:肯定不满意啊,他们为这个事骂了我很多次,周围邻居知道这个事也经常说一些闲言碎语,我父母压力也挺大。我的兄弟姐妹和亲戚都为这个事跟我断绝了来往,连我的外甥女在街上见到我都不会叫我的。但是我们逢年过节还是会回家去看望他们。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陈梁惠频频陪小王相亲,不仅见年轻女孩,甚至因为小王说“仰慕成都老太”,就如此将就他,陪他来见这位72岁太婆?陈梁惠内心真实的情感究竟是什么样的呢?

陈梁惠:应该有1年半了吧,但是他都不喜欢。其中一个小姑娘是做服装生意,特别能干,但他还是说“没有感觉”。

记者:这一点真的让人难以理解。爱情是自私的,您什么还要给他介绍女朋友呢?

陈梁惠:我肯定要先他而去的,早晚他要孤零零一个人,我还是希望他自己尽快组建一个平常的三口之家。

陈梁惠:哎!以前他追我的时候说过,他自己都是小娃娃,不想再养个小娃娃来找麻烦。但几年后他就开始抱怨我不能生育。这个问题其实才是我最大的痛苦。

陈梁惠:(沉默了很久,微微点了点头。)男人的承诺本来就不可靠,我哭过,也伤心了好久。但是我不怪他,毕竟他让我体会到了前夫从没有给过我的温情。

记者:你本意还是想和小王一起生活在一起,是他现在抱怨你不能生育,你才开始给他介绍女朋友的?

陈梁惠:(想了很久)是的。每次他回一次老家,他的亲戚就要和他讲一大堆,见到我后他就要抱怨我不能生育。在农村,不能传宗接代是天大的罪过,我承受不起!

陈梁惠:(笑了笑)应该会有吧,毕竟小王从外表看还是挺不错的,性格也不错。

陈梁惠:他说过不会不管我,把我当成家里的老人。但这个不现实!以后我自己过,继续摆小摊子。

记者:如果暂时没有适合小王的年轻女人出现,你们有没有可能把结婚证办了,成为法律上名正言顺的夫妻?

陈梁惠(很坚决地):我和小王绝对不可能结婚!结了婚不是给小王造成找新女朋友的阻力吗?

《34岁帅哥爱上了太婆累!》这一报道自2月23日见报以后,引起了很多读者的关注。他们纷纷打进本报热线发表自己的看法,更有一位女士表示她愿意跟王旭刚接触一下,看能否在一起。据记者统计,截止昨日下午6时,75%的读者支持他们努力面对生活的,25%的读者觉得他们不合适,建议他们理性地分开。很多好心读者托本报给他们带去问候,送上温情的祝福,为他们爱情故事感动的读者宣称:真爱无罪!

大多数读者表示了对他们之间真爱的赞同并且鼓励他们勇敢面对生活。“我们公司12个人都支持这对难得的老妻少夫,这种感情温暖、感人,值得珍惜!”昨日下午3时许,张女士打进本报热线,一口气帮他们公司的12个人投了支持票:“真爱无罪”,在现在物欲横流的社会,这种纯真的爱情已经很少见了,我们应该支持。

“无可非议,真挚的感情应该尊重。”卢女士希望他们能够继续坚持下去,“这样的感情是比较珍贵的,虽然年龄差得很远,但相互之间有感情就不是问题。”类似于这样看法的读者有很多,大家都能理解王旭刚和陈梁惠两人现在的心境,“两人是真心相爱,应该得到尊重。”

“两人之间的感情根本就不是爱情,只是互相依赖而已,男方的出生、成长背景和女方曾经遭遇过的不幸婚姻生活注定了他们的互相依赖。”郭女士对他们俩的恋情持否定态度,并且建议他们理性地分开,各自寻找适合自己的新生活。

“有恋母情结,不符情理。”钟女士更是很直白地说出了她对王旭刚的看法。王先生也跟钟女士持同一种意见,并且还说:“应该趁着太婆身体还好就分手,不要耽误了年轻人,我不同情他们,不及早分手肯定会有苦果。”实习生杨杰本报记者刘昕摄影廉钢

日前,一家总部在波士顿的基金在港设立了办公室。按业内的理解,通常这是其到中国投资项目的先兆。

去年年底,KKR在港设办公室并雇佣了前摩根士丹利基金前主管之一大卫·刘领导其中国投资。

与此相同的还有BainCapital,其在设立办公室的同时也募集了一只60亿美金的新基金,并挖来了摩根士丹利前执行官乔纳森(JonathanZhu)。

不光止这些,“今年将有更多来自美国的收购基金进入中国,其主要目的是投资A股公司。”美迈斯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赵宏绚表示。“收购基金正在被募集,2006年的市场将会更加火热。”一位香港的观察人士表示。

就在今年年初,《外国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战略投资管理办法》正式颁布,其中,定向发行为外资打开了一条新投资通道,在此之前一直都是采用法人股转让。

但是,“今年真正能够实施的案子应该不超过个位数,都需要时间来找到项目并对中国市场进行更多了解。”一位外资基金的经理表示。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