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深股市19日探底回升 多空双方激烈争夺半年线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4 20:52:23

一条广告赫然写着:“(酬金700万求子)贵妇人丰润优雅37岁,家资近亿,不愿入婚姻堡垒,想有个孩子继承家业,现寻健康无不良嗜好男士为友,通话满意100万做定金,安排食宿,有家可安排工作,月薪10万元,无缘一次性付200万元了结,如有孕再付500万元作酬金,双方绝对保密,事后不联系,双方出示证件,可公证……”

昨日中午,记者致电“700万求子”的林红,听对方声音是中年女子,自称是中介所,让记者10分钟后再打过来与“富婆”通话。“我也是没办法,才走这步的。”10分钟后,一位声音甜美的女子通过电话诚恳地说,“只要人好,条件差一点没关系,不管你是什么职业……”记者与这位“富婆”谈妥后,她给记者一个账号,表示要记者先往里打680元担保金,随后她就可以飞赴长春,并汇定金100万。

另一“富婆”夏某也是一个中年女性,口音与林红极为相似,只不过征婚理由略有不同,夏某称“是为了满足生理需要,只要印象好,马上付款100万元。”还有不少征婚广告的电话打过去后,就传来某语音信息台的声音,来诱骗电话费。

“这种内容淫秽的非法报刊大多刊登富有煽情意味的征婚广告诱惑部分人购买。”从事婚介工作的资深人士蔡某介绍了这些异地“富婆”的行骗手法,这些异地“富婆”都是个人征婚,通过电话在极短时间内使“感情”迅速升温。骗取信任后,选择时机突然提出缺钱急用,催对方汇款,得手后随即消失。或者将对方约至异地见面,喝茶、喝咖啡、推荐酒店获得提成,或骗吃骗喝,逛街时骗买衣服首饰,然后“失踪”,实际上就是“茶托儿”、“饭托儿”,甚至还是图谋钱财的“婚托儿”。

长春市公安局治安警察支队郭队长说:“天上不会掉馅饼,不要轻信对方吹嘘的各种充满诱惑的骗人幌子,选择见面时要谨慎小心,切莫贪图虚荣,以免上当受骗。”

商务部1月14日发布了2005年实际利用外商投资(FDI)的数据,总额603.25亿美元,同比下降了0.5%,但国家外汇管理局(以下简称外管局)新近完成的外商直接投资的统计额则达到824亿美元,呈正增长。两者相差了200多亿美元,偏差在20%以上。

这个偏差令业界吃惊。因为从历年两个部门公布的统计数据来看,“误差”偏小,比如2003年,商务部统计实际使用外资金额535.05亿美元,外管局470亿美元;2004年,商务部统计金额606.30亿美元,外管局统计是549亿美元,以前是商务部数据高于外管局数据,去年则出现大逆转,首次出现如此大的偏差。

外管局综合司负责人在电话里告诉本报记者,外管局的统计是按照验资报告的口径,最后的数据以商务部发布的为主。但他没有回答出现偏差的原因就挂断了电话。

另一位国际司统计处的人士则说:“出现一定的偏差是正常的,商务部自己的统计数据有时候也会在后面的月份内部修改。”

“需要说明的是,外管局的数据扣减了外资在中国撤资的金额,统计数据和方式基本是一样的。”国际司这位人士说。

另一位外管局高层向记者透露:“偏差如此之大确实出乎其意料,目前正在核查之中;可能是因为统计口径略有不同造成的;商务部的统计未含投资性公司这块儿,但外管局却将其包括在内。总之,原因比较复杂;现在确切的真实原因还不清楚,两部委正在核查。”

商务部外资司负责统计的一位女士告诉本报记者,外汇管理局的统计数据和商务部应该是统一的数据来源和统计方式,不可能出现偏差,“外汇管理局的外商直接投资数据也是从我们司拿的。”

记者又追问到国家统计局新闻处,张英香处长告诉记者:“统计局的数据是来源于商务部的,因为商务部是国务院赋予其发布外资统计数据的机构。”

从三个部门的采访中并没有清楚地获得FDI统计出现偏差的原因,但是有一点可以明晰:外管局和商务部的统计口径基本相同。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说,数据偏差已引起了两部委的注意,近日,商务部外资司和外管局的资本项目司和管理检查司等部门召开会议,准备联合进行重新核查,追究200亿偏差的根由。

这位人士还表示,此次复查已形成文件,大约需要一两个月时间,而且可能是对全国所有省市的数据全部复查。

“出具虚假验资报告的会计师事务所可能将受到处罚。”有业内人士分析,偏差可能是会计师事务所验资报告虚假导致的。

外管局的统计数据目前还没有正式公布。按照惯例,外管局对直接投资的统计数据将在5月前后发布的“中国国际收支平衡表”上公开披露。

去年12月国家统计局利用普查数据对2004年GDP修正引起的连锁反应,至尽余波未消。GDP增长从9.5%上升到16.8%,使得中国经济的规模与经济比重等方面被重估。

其实,关于FDI的思考一直以来是每隔七八年掀起一次曲线“波动”:1980年代初,围绕着中国是否应该利用外资、以市场换技术是否必要,展开了激烈争论;1988年前后,围绕着外资给中国带来了什么、中国是否被外资利用等问题,展开了新一轮争论;1995年前后,围绕外商投资是否威胁了国家经济安全、垄断了中国市场、挤垮了民族经济和民族品牌等问题,又掀起了一轮争论。

从2004年开始至今,关于利用外资的争论再次鹊起。涉及外企偷税漏税、跨国公司品牌信任危机等争论,并以财政部副部长楼继伟回应跨国公司关于“两税”合并(统一内外资企业所得税)“联名上书”而进入波峰。

大体有两个观点:一方面担心外资对中国经济安全的威胁,认为在中国已实现国际收支“双顺差”的背景下,应该减少对外资的继续优惠;但另一方面认为,引进外资并不是钱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它带来的“鲶鱼效应”,并且,在你考虑外资是否引进多了的时候,美国2004年出台的《美国本土投资法》正在逐渐发挥效用,英特尔、通用、辉瑞等公司分别已有数十亿到数百亿美元游资流回美国。而印度、新加坡、越南等周边国家则以优惠的政策吸引外资明显增速。即便是“对外资傲慢”的俄罗斯现在也紧锣密鼓地建设10个经济特区吸引外资。

“外资下降趋势如果长期化将会影响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和质量。”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外经部副部长赵晋平在去年年底发布的外资研究报告中警告。他说,尤其是外商直接投资相对比较集中的高新技术和资本密集型产业受到的不利影响将更为明显。

这种争论伴随着FDI从粗放的加工贸易逐步向外资在中国设立研发中心,更多的外资投向高科技产业和资金附加值较高的企业转变的历程,也同样伴随着中国对外资简单实行“二免三减”优惠政策向引导外资符合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政策的转型。

不过,业内学者表示,争论和思考是需要建立在客观的数据分析基础上的,就像GDP数据修正后,世界银行等经济研究机构纷纷对中国宏观经济的预测进行相应的调整一样,FDI的联合复查,也将有利于准确地分析引进外资的水平。

另外,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商务部统计的实际利用外资与各地方商务部门的数据也有一定的出入:记者通过公开的地方统计公报、政府工作报告、商务厅统计快报和公布的各地实际利用外资的总额进行了不完全的简单相加,大约合计在849.88亿美元左右。

商务部研究院一位研究员曾在研究后表示:“好多地方是地方商务局公布数据高于商务部公布数据,有的地方外管局数据是商务部数据的两倍多。”

“少数地方政府仍单纯地把引进外资的‘数量’视为政绩。”商务部研究院副院长李雨时说。

有研究外资的人士分析,不排除一些地方出具假验资证明,或尽管一些外资只是征了地或签了合同,不一定资金真正到账,地方也上报了。

日前,一份由多位专家草拟的对中国3G牌照,尤其TD-SCDMA牌照如何发放的建议被送到了信息产业部。

“不能确定信息产业部会不会对该份建议再做修改,最终方案将送交国务院,估计在两会期间进行讨论。”2月16日,一位接近专家组的人士告诉记者,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的陈金桥、曹淑敏,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宋俊德等人均参与了此建议的拟定。

记者致电信息产业部,信产部对此消息不预评论。而刚刚从西班牙参加完3G大会返京的陈金桥也以倒时差为由拒绝采访。

此份建议中,首先分析了影响目前TD牌照发放的问题,包括技术、市场和政府三个方面。

从技术角度讲,建议认为,目前存在的问题主要是终端的技术成熟度还不够,系统的性价比和整体可用性也欠缺;从市场的角度来说,需要一个良好的竞争环境,因此建议政府需要对市场采取开放的态度,放开通信运营市场,比如允许虚拟运营。

从TD产业链构成上说,目前主要有4家系统厂商,4家专用手机芯片厂商和12家手机终端厂商,从芯片、系统、终端,再到内容、应用和运营,目前基本已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

而其中,系统制造商已经比较成熟,终端制造商还需加强,运营商过去较为封闭,但以固网运营商为例,排除小灵通业务外,其收入实际是下降的,所以运营商也应该放开市场,让大家一起来开发用户;对SP来说,过去它们只是一个服务提供者,今后放开市场后,也有可能让其成为通信业务运营者。

而对牌照发放问题,如果让4家主要运营商直接来做3G,因为它们都是上市公司,可能会对公司业绩有影响,对股市也会产生影响,而让铁通和卫通两家未上市公司来做,它们实力不足,也欠妥当。

因此建议中提出,由国家出面牵头成立一家公司,叫做网络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等现有的6家运营商都对其进行投资,一起建设TD网络。

建议中还分析,目前已经基本确定在5个城市搭建TD的应用示范网(试商用网)。一般情况下,商用网需要6个月完成试验,此应用示范网只是一个技术试验网,应该3个月可以完成。测试完成后还要上交报告给国家,厂家还要对不足部分做修改,这样最迟9月可以开始进行TD网络的招投标,10月可以开始建网,初步计划年底可以完成TD的网络建设。

而在涉及牌照发放的技术、业务、资费、兼管和频率五个关键因素上,1月20日刚刚在技术上确定了TD为国家标准,之后每个月出台一个确定性的政策,最快也要到6月各个部分才能全部清晰,所以建议中表明政府最快也要等到今年6月才会发第一张牌照。

建议中指出,要解决中国3G牌照的问题,首先要给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两家固网运营商发移动牌照,这样电信和网通的各省地方公司就可以租用新成立的这家网络运营公司的TD网络业务,作为这家网络运营公司的主虚拟运营商来发展移动用户。

建议分析,由于今年底可以通过《电信法》的加速出台来保障虚拟运营业务合理合法地顺利开展,这样可以扩大虚拟运营商的参与范围,同时有利于扩展3G的增值业务。例如SP也可以成为虚拟运营业务者,可以将其增值业务和3G运营业务相结合,从其用户量的增加与增值业务升降是否同步来评判业务的好坏。

另外,通过上述单独成立网络运营公司的方式,不仅可以减少运营商的一些压力,终端制造商在为运营商提供定制手机时也可通过一些优惠措施来帮助扩大TD的用户。

另外,建议中还分析,今年6月发牌也是考虑到了固网运营商的增收,而在建设运行TD网络期间,尚未建成TD网络的地区,可以租用联通的G网,这样同时可以为联通带来一定收入。

建议中指出,通过半年商用运行后,就可以大规模网络放号了。此时,中国电信如果不想上TD,但是它已经有了移动运营牌照,并且拥有一定的移动网络运行经验,那么它可以购买联通的G网络建设WCDMA网络,并将小灵通网络逐渐并入到WCDMA网络里。

而对于网通来说,由于WiMax技术目前在全球已经逐渐成熟,但因为频段在全球不统一,速率虽然比3G优越,但因网络无法全球通用而不会被运营商大规模采用。但是WiMax和3G的结合无与伦比,而且网通已经将无线宽带列入主要发展目标,如果它能把TD和WiMax结合建成一个互补共存的网络,这样无论是技术还是成本上都有优势;同时WiMax本身具有速度优势,在新应用开发上有诸多优越性,可以吸引很多新的用户。

建议指出,对于中国移动来说,可以不用上WCDMA,而直接上HSDPA(一种高速数据传输技术),在此之前如果有3G的业务需求,可以在北京、上海等一些热点地区先建HSDPA,这样未来的方向就是超3G。

对中国电信来说,在它拿到移动运营牌照之后,购买G网时就已经是一次资源的整合了;而对网通而言,TD技术已经实现3G;联通拿到3G牌照时建设其EVDO网络,也是一个E3G的方向。

至于铁通和卫通是否被重组,尤其铁通是并入移动还是网通,也要看3G建设以后运行的情况。如果并入移动,是为了让移动网络有一个固定长途骨干网,让移动成为“移动+固定”的全业务运营商;如果铁通并入网通,网通借助此网络发展WiMax。

沉寂一月时间的酒泉花季少女截肢事件,因为国内知名媒体的强势关注及北京大律师的参与打破了封冻坚冰。在前日中午,海航方面派出6人慰问组看望小晴之后,北京蓝鹏律师事物所张起淮律师接踵飞赴甘肃,就少女截肢事件受家属授权深入到兰州军区总医院骨科病房调查,张律师向媒体透露,等时机成熟后要诉诸法律给小晴讨公道。在本报记者对张起淮律师的专访中,张律师指出,以人为本增强特殊行业的服务质量,修改航空法中缺失的应急预案是杜绝类似现象,构建和谐社会的出路。为此,他明确表态,要将官司打到底。

受受害者家属皮汝义的授权委托,通晓航空作业、身兼航空法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北京市人大常委会立法咨询专家等7职的,北京蓝鹏律师事物所张起淮律师,于前晚7时30分从北京乘飞机顺利抵达兰州中川机场,并马不停蹄地同受害者家属夜谈调查取证事宜。昨日上午9时许,在家属的陪同下,张起淮律师深入小晴治疗所在的兰州军区总医院创伤骨科病房,着手调查取证车祸中右脚离断的小晴在持有机票的情况下,被海航班机拒载延误肢体再植时机,造成小晴截肢的涉嫌违约事件。

在调查中,当张起淮律师看了小晴的伤势后,拉着小晴的手,鼓励小晴尽一切可能消除消极情绪,鼓起生活的勇气和信心,健康坚强地生活下去。此间,张律师还向小晴许诺,因登机匆忙遗忘了给小晴准备的见面礼,他说,不日托人带的礼物将送抵小晴的身边。在完成对小晴和该院骨科相关医护人员的调查后,于昨日下午3时许,张律师按照预定的行程安排,离开兰州前往酒泉市人民医院、嘉峪关机场及海航售票处取证调查,据悉,张律师已于昨日下午5时12分顺利抵达嘉峪关机场。

记者:沉寂一月余的拒载少女截肢事件,海航方面突然出现在小晴的病房,您如何看待海航一月后的露脸?

张律师:海航向媒体发表公开函,是海航高层做出的决定,而海航一行6人进入小晴病房送慰问金的举动,这是海航的一个姿态。其行动出现在中央电视台新闻30分、东方时空以及国内媒体介入之后,是同媒体采访报道的刺激分不开,但是从根本上看,可以说是他们的真心和诚意。他们能来比不来更好,这到底是媒体领他来的、压他来的还是整个社会舆论逼他来的不得而知。

张律师:海航应该客观正视法律和事实。在法律框架下,海航方面不应该回避事实,他们的工作人员在家属已经购买机票的前提下,连家长的话没有听,也连小晴的被子没有掀,就笼统地、急于向媒体发表公开函,目的是混淆视听。他们也没有想到,法律也是最后的防线,也是解决问题的最后方法,海航方面的做法,是给社会带来明显的不和谐音符。

即使是站在中间立场的位置,海航方面应审视在特殊的旅客服务中存在的缺陷,正视那些制度还不完善,其工作人员中那些还存在教育培训不到位的问题,这考验的是他们的应急方案能否及时启动。

其实,我国的绝大多数航空公司,都有一到两套应急预案。应急应该在以人为本的基础上,打破所有的框框条条,让工作环节中的所有的人都在跑步。而此事件中应急方案为何不启动,机长、机主、值班领导代表海航履行的义务、准则到哪里去了?

换句话说,如果这孩子是海航的领导或者是其子女,肯定不是这个态度这个结果。这就要看他们觉得做这样的事值不值、应不应该。或许,如果小晴是海航的人,哪怕她是掉一个脚趾一个指头,都要尽一切可能的努力,保证其健康,如果他们有这个想法,一定不是现在的结果。

最为核心的是,海航方面在遇到法律问题时就胡说,他就认为,你给我没说情况,我就给你票。他就没有想到,这个票是个合同,给了旅客就要承担法律责任。

张律师:我在调查中获悉,兰州军区总医院的医疗水平,曾经出现过轰动国际的10指再植先例,为什么有这么好的医疗技术保证条件,还要给小晴做截肢手术,张起淮律师认为还是一个肢体再植时间被延误的问题。因为,酒泉方面的医生根据当时登机的环境和条件和伤口创面处置,完全是按照登机需要处理的,登机被拒后,他们不可能等再次赶往医院处理伤口,这时,急救车在运送小晴到兰州治疗,造成被截肢的后果,中间已经构成因果关系。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