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岁男子在上海地铁卧轨致列车停运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2:45:31

联想与IBMPC的收购协议宣布近一年之后,尽管两者已经完成了第一个阶段的整合,即保留客户和员工,保持业务的稳定,但CEO沃德眼下并不认为新联想已经过了最危险的阶段,“我们所处的是高度竞争的行业,困难和挑战继续存在。”

打造一批旗舰店是新联想2005年的商业计划之一,记者在位于浦东的旗舰店墙壁上同时看到了联想Lenovo和IBM“Think”标识。与目前联想在国内拥有的5000家店面相比,这种以增强客户体验为核心的全新店面形式主要承担三大功能,产品体验、顾问式销售支持以及信息的传播与收集。北京、广州近期也将开设两家旗舰店。

但联想并不准备将旗舰店业务全球推广。沃德透露,公司将在印度建立旗舰店,接下来正在考虑建旗舰店的地方是中欧,而在美国,产品更多要依靠合作伙伴销售,开设旗舰店不是考虑重点。

但联想在美国市场并非无为,相反开始在“PC之王”戴尔的根据地展开拼杀。就在戴尔略显疲态地宣布其截至10月28日的季度盈利将低于分析师的预期的同时,联想重返IBM淡出了6年之久的美国零售店市场。从11月中旬开始,PC零售商OfficeDepot在全美的1000多个连锁店内销售IBMThinkPad品牌的笔记本。联想美国区方面表示:“我们希望重返零售市场,所有人都可以看到IBM又回来了,我们将一直卖下去。”

根据当初的收购协议,联想对IBM品牌拥有5年使用权,但种种迹象表明,联想已经不再着力打造IBM品牌。沃德在与联想上海分公司的500多名员工见面时说,IBM公司的标志只有5年的使用期,大家必须清楚,我们要打造的是伟大的联想公司,这就决定了我们的产品和品牌都只能是Lenovo,而不是IBM。

沃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5年里,我们也会使用IBM品牌,但是我们使用的方式和最初大家预期的不一样,也就是说,我们还是继续会有IBMthink产品,但同时联想的品牌会逐渐成长起来,逐渐通过一个详细的规划让品牌良好过渡。

而对于联想与IBM的关系,沃德表示,现在可以说我们是IBM最大的业务伙伴,即使5年之后,我们也一定会持续这种良好的关系,除了品牌之外,在融资、服务、以及共同销售等方面紧密合作。

联想品牌将在明年冬奥会时推向全球。伴随着PC业务走出海外,手机也站在了第二梯队。沃德明确透露,联想的手机业务已经开始在中国以外的市场试点,有计划地进入亚洲和东欧市场。

与中国另外几家一线国产手机厂商相继发布亏损的财报不同,联想移动保持了连续9个月的高速增长,联想手机业务已摆脱此前的前景不明状态,还催生了联想高管用它出征海外的念头。

1999年一个秋日,连凯(化名)在漠河的一家小酒馆里一个人喝了个通宵,等被酒馆伙计叫醒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穷人了。用他的话说,把那辆才买回来不到一年的奔驰低价转手,就标志着又回到了10年前来东北之前的自己了。

上世纪90年代,连凯随着国内“边贸热”来到中俄边境,自踏上开往东北的火车那一刻起就对自己说:“穷怕了,一定要发大财。”

“那时候,中俄边境贸易复苏,国内千军万马涌去做边贸。”连凯如是说。俄罗斯经济经过调整,居民生活水平也应该会有所提高。“当其他同行还在将劣质皮鞋、劣质衬衣、劣质棉袜倒到边境的时候,我已经开始用不多的资本开始倒腾一些质量好、价格低的中档商品,结果很受欢迎,也正是那段时间,我积累了第一个100万。”

真正让连凯尝到赚钱如此简单的事情是在倒腾金属上面,但倒金属同样让连凯几乎身无分文。

赚到100万元后,连凯在朋友的帮助下,成立了一家代理公司,其实就是一个皮包公司,老板和伙计都是他一个人。“我就利用我那几年积累的人脉关系帮助其他倒爷办理委托运输、通关手续、租赁摊位及开居留证明等一系列的手续,尽管佣金比例并不高,但是由于客户数量大,所带来的收入还算可以。”

“当时,倒腾铝、铜的生意很火,我也做了几笔业务后发现,其中的利润真的非常高,一来一去很轻松地就赚到了上百万元。但是一夜暴富所带来的幸福感并没有持久,1998年在倒金属上的连续几次大失手,商品造成大量积压,几乎把老本都赔了进去。”连凯话语间充满无奈和懊恼,“那些囤积的金属比成本价低10%左右转给了一些俄罗斯人,但是后来证明自己错了,因为没过多久,铜、铝的行情又起来了,那些俄罗斯人发了,但自己却落魄了。”

心灰意冷的连凯离开东北回到温州老家,用剩余资金投资了一些小项目,但是“收成”非常微薄。

2000年左右,全国的房地产业务开始蓬勃发展,各个主要城市的房地产价格不断攀升,“倒房子赚钱多,但是总不能把中国的房子倒到外国,再把国外的房子倒到中国吧。”连凯开玩笑地说:“但是的确有一样和房子有关的东西是可以倒的,那就是木材,有那么多的房子要卖,有那么多的人要买,那么自然就有非常多的人需要家具,中国人一直都非常钟情于木制家具,那么从俄罗斯倒木材,应该是个不错的生意。”

“倒木材”让连凯“活”了过来,他和几个在多年生意场上交往而获得充分信任的俄罗斯人一起取得了一个边境小城周边的将近10个山头木材的采伐权,也得到了几个拥有铁路专用线的储木场。

由于俄罗斯地处北方,所生长出来的树木木质非常坚硬,十分适合做家具。连凯将装着砍伐下来的树木通过火车运到了河北廊坊这个北方出名的家具加工集散地。木材一卸下来,就被当地的生产厂商抢购一空,四年下来,自己账上的资金已经有了5000多万元。加上在家乡温州和北京购置的两套房产,总资产接近6000万元。

经过上次的生意失败,连凯变得非常谨小慎微,已经不敢再投资不熟悉的行业。哪怕是有朋友建议他自己开一家家具生产厂的想法,也被连凯拒绝了。连凯自己都承认,大家都看到了倒木材的利润非常高,又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涌向这个行业,那么竞争也越来越激烈,再加上国家对房地产发展开始进行政策上的限制,家具等相关配套领域所受到的影响已经非常明显。

“倒爷还能当多久?高利润的木材生意还能维持多长时间?非正常国际贸易之间存在巨大人身安全风险,假如出现意外,一家老小的生活怎么办?”这些问题毫不客气地放在了面前,为此连凯萌生了退意。

退出江湖后,连凯又该如何安排一家老小,如何处理自己的6000万资产呢?连凯又担忧起来。记者请教了几位资深的理财师和投资机构人士,对他的财务状况作了分析(见表)。

连凯家庭目前的财务状况有以下几大特征:1.累积了高额资产;2.连凯是家中父母和妻儿的唯一经济支柱;3、父母年老,需要筹措养老资金;儿子尚幼,未来需要大笔教育支出。

连凯一家目前每年需要的开支在200万元左右(由于他是个体户,生意支出和家庭日常消费财务并未分开计算,因此其中很大一部分应该是用于生意应酬等)。但设想一下,若连凯不愿在生意场上再追逐利益,那么他们家庭每年的开支将会锐减。为了维持他现有的家庭生活高水准,我们估计他家今后的年度开支将在100万元左右。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不久前说“国内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学家不超过5个”。本报专题调查“你相信哪位主流经济学家”,结果显示――

一年前的“郎顾之争”,把经济学家自打改革开放以来就有的光环“争议”没了。不久前,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一句“国内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学家不超过5个”,再次引起了舆论对经济学家问题的高度关注。不仅是新闻媒体,公众似乎也对丁教授这次一言以蔽之的脱口秀表现出了极大的关注和传播兴趣。

根据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丁学良“不超过5个”的说法得到了83%的公众支持,还有近10%的人表示说“说不好”,明确反对的人占8.3%。

今年7月,格林柯尔董事局主席顾雏军的被捕终结了延续一年的“郎顾之争”,郎咸平及其“粉丝”终于笑到了最后。此番激战之后,郎咸平这个名字家喻户晓。本次调查中,近三分之一(31.0%)的受访者表示,在时不常会发言的主流经济学家中,自己更愿意相信郎咸平的言论。

在调查提供的14位经济学家中,支持率仅次于郎咸平的是吴敬琏,为19.8%。剩下的12人,包括厉以宁、张维迎、林毅夫、樊钢等在内,没有一人得到10%以上的认同率。得票率列第三的是“谁都不相信”这个备选项,有12.5%的人对国内经济学家就是这么看的。

与上次郎咸平的文章引起经济学界开会反击不同,此番丁学良对内地经济学家近乎全面的质疑,甚至面对他“只知赚钱不求学问”的批评,内地经济学家却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

在一个从上到下都以经济为中心的社会里,人们对于拥有“经济学家”头衔的人,内心不可能没有期待。在本次调查中,一半以上(58.0%)的受访者认为,经济学家应该站在独立的学术立场上发表言论影响政策,另有38.2%的人把他们视为公共利益的代言人。如今,这种期待还只是期待。一名网友留言说,“当你把某人视为终身托付对象,并且此人也常常表示他是为你着想时,却冷不丁发现这家伙跟别人还有‘暧昧关系’。再一翻自己的家底,发现你的存折也不见了,你作何感想?有的经济学家就像那个人。”

对于经济学家“应该站在独立的学术立场上发表言论”的期待,不知道是不是公众的一厢情愿,反正已经有人发表了不同看法。北京大学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中心副主任夏业良著文表示:说白了,有的经济学家也就是一个吃饭谋生的职业。因为需求量大,好处不少,所以许多人愿意站到此队列之中。有人则更为尖刻地诠释说,有的经济学家与其他人的区别是,他能利用自己更丰富的经济学知识优势寻找一个出价最高的买主。当然,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有时候也会不吝以公共利益的名义作为筹码。

更有观点认为,有的经济学家之所以“面目可憎”,并非因为他们谋求个人利益,而是他们披着一心为公的外衣谋求个人利益。他们暗地里“帮助保姆占了主人财产”不说,还公然以第三者的身份说“占得有理”!

有人用“循环寻租理论”解释了有的经济学家们的行为:他们大都有三重身份———企业经济学家、政府经济学家、学术研究专家。他们的行为一般可归纳为三步:第一步,通过与企业的结合,成为利益集团的受雇者及“形象大使”(与我们常说的“形象大使”不同的是,这些经济学家通常不会公开身份);第二步,通过担任政府经济顾问、某某委员会委员等职务,在制定与其受雇企业相关的产业及公共政策时,这些经济学家可以“公平地”将天平偏向自己的幕后老板;第三步,回归本位,以一个学术研究专家及公共知识分子的身份在媒体上、在大学讲台上、在著述中引经据典,用“缜密”的经济理论证明自己的观点与决策是正确的,是实现了“帕累托最适度”的。这样,不但赢得了公众的绝对信任甚至爱戴,而且赢得了政府、受雇企业及更多对之青睐的利益集团的信任。

在调查中,人们的担忧和失望显然不仅仅局限于经济学家。“经济学家只不过是最靠近利益的,也是当前最有影响力的,所以与利益集团结合、替他们说话也是最明显的。”一位受访者对记者说,“谁敢保证其他领域的专家学者在以公共身份发言的时候都是出于公心呢?”联想到当前官煤勾结、房地产博弈中的种种情形,他甚至开始担心政府中的某些官员:“睁大你的眼睛,特别是有人站出来为公共利益说话的时候,千万要当心。”

一段时间以来闹得沸沸扬扬的中韩泡菜风波再起波折。韩国食品安全卫生厅3日发表声明,承认韩国产辣白菜检出寄生虫卵。此前,韩国一直对中国的检测结果表示怀疑。

泡菜是韩国人的“当家菜”,人人喜欢人人爱。无论是高级饭店,还是街头小吃,无论是企业食堂,还是百姓家庭,泡菜都是必不可少的。甚至在韩航飞往世界各国的客机上也少不了泡菜。因此有人夸张地称,韩国是“泡菜之国”。

然而最近一段时间,泡菜却在中韩之间掀起了一场风波。10月21日,韩国食品药品安全厅称,对在韩国市场上销售的9种中国泡菜进行了食品安全性检测,在16棵泡菜中发现存有寄生虫的虫卵。此消息立即使韩国消费者对中国产品产生抵触情绪和不信任。10月31日,中国国家质检总局发布公告,公布了10种不合格的韩国泡菜、辣椒酱、烤肉酱及相关产品,并决定从当日起禁止进口入境。

面对这场中韩泡菜纠纷,中韩两国均表现出了克制的态度,认为应从两国关系发展的大局出发,妥善处理泡菜纠纷。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孔泉1日表示,不良泡菜引发的问题应通过对话解决。韩国外交通商部长官潘基文10月26日表示:“不能让泡菜问题影响韩中关系大局”。两国媒体也纷纷呼吁,韩中应合作平息泡菜风波。

虽然中韩都在努力不让这场风波影响两国关系,但是却已经影响到了韩国百姓的生活。每年11月至12月是韩国家家户户喜气洋洋腌渍泡菜的季节,可今年人们却乐不起来:因为泡菜风波,韩国的白菜价格竟涨了4倍还多。去年,一棵白菜售价为1000韩元,而今年则涨到4500韩元(约4.2美元),而且还有继续上涨的趋势。一个萝卜也卖到2500韩元。由于白菜价格上涨,目前已形成“抢购白菜风”,据统计,还没等白菜批量上市,通过“订单交易”85%的秋季白菜和50%的过冬白菜已售出。韩国报纸惊呼,“今年的白菜已是金价!”

面对蔬菜价格的飞涨,普通民众怨声不断。韩国KBS电视台在采访韩国民众时,一位有四个孩子的主妇说,“往年孩子的教育费是家里的最大支出,现在泡菜涨成金价,家庭生活的负担更重了”。一家韩国餐馆老板无奈地说,“泡菜在餐馆是免费提供的。现在停止从中国进口,只好买贵的韩国泡菜。长期下去餐馆非倒闭不可”。

韩国农产品成本高,从价格、多样性和自给率来说竞争力比较弱,因此韩国对本国农产品保护现象一直比较严重。目前,中国已超越美国成为韩国最大的农、水产品出口国。2004年,韩国从中国进口的泡菜约为7万吨,今年截至9月已达9万吨。“中国泡菜”在韩国市场上的占有率为18%。这种情况很早就引起了代表韩国农民利益团体和政府的注意,有媒体直接称韩国泡菜“宗主国”地位因此受到威胁。

但实际上,进口到韩国的“中国泡菜”,几乎全部是由韩资在华泡菜企业生产的。中韩泡菜风波不仅使韩国在华泡菜企业陷入困境,而且导致韩国泡菜企业股价震荡。11月1日,韩国泡菜生产企业Dodlesem公司的股价猛跌6%以上。

韩国媒体称,韩剧《大长今》在中国播出后,近来掀起了韩国料理热,光顾韩国风味料理店的顾客络绎不绝,此次纠纷可能导致“韩国料理热”降温。韩国贸易协会也表示,“有在华韩资企业抱怨,由于韩国政府未慎重处理此事,导致韩国在中国的形象大跌”。而中韩泡菜纠纷发生后,韩国最担心的还是本国泡菜信誉下降,出口将会受阻。作为泡菜出口大国,去年韩国泡菜总出口量为28324吨,其中对日出口就高达1亿美元。

在2002年的时候,我决定为自己买一套婚房(不过我当时并无婚配对象,女朋友也没有),之前一直和父母同住。

我和父母一起看的房子,我们的目标是——小三室一厅,既要功能及全,又不能太大,比如一个厅就要30、40平米,我觉得非常的不值得,但是房间要多,因为我想我和未来老婆一间,孩子一间,另外一间就是客房——平时就可以作为我的书房,父母或亲戚来,就是客房,大家都不用妨碍各自的生活,多好!

看了很多房子之后,我们一致认为普陀区的房子比较便宜,选择余地也很大,于是定下了一套比较知名的小区的房子,当时的房价是4100元/平米。小区环境和设施都非常好,我和父母都非常满意。

我的房子是104平米,加上契税之类的,共46万。我没有用父母的钱,用自己的16万元积蓄付了首付,公积金贷款10万,商业贷款20万。因为还要考虑装修的钱,所以还是有点压力的。

房子按我的意愿进行了装修,我的设计是按照三个卧室来设计的,两个卫生间也是各种设施都齐全。

等装修完毕,我就开始在各大网站贴合租的帖子。我开价合理,每间房间1000元,各类设施齐全,小区很先进,房子新,装修新,很快就有人来看房子。

当然,我使了一个小小的计谋,在网上并未表示我是男性,所以还是有美眉上钩的。

等她们看到了房子,就非常喜欢,加之我把身份证、名片、工作证明全给她们看过了,还是有女孩子愿意的。

我们的关系非常稳定(其中的生活细节,如果大家愿意看,我开新贴再写),直至一个MM嫁人离开,不过此时,我已经不需要再找同居的MM了,因为——

本报讯记者廖怀凌报道:男性功能障碍与收入水平成反比?国内一份“最新研究”,引起来穗参加“第三届全国性文化节”的专家争议。

据悉,上周,中国人民大学性学研究所所长潘绥铭教授公布最新研究成果,指出71%的

中国男性“对性没有兴趣”,并得出了“勃起功能障碍(ED)的发生与收入水平成反比,与工作压力成正比”的结论。收入越高的男性,功能障碍的发生率就越低。研究还认为,中国社会正处于转型期,经济收入对男性自尊影响很大,而不断加快的生活节奏和不断加大的生活压力往往是引起男性障碍的重要因素。反过来,功能障碍又会影响男性自信和社会交往能力,造成社会生活失败,影响经济收入,产生更大的心理压力,形成恶性循环。

但国内多位性学权威昨日接受本报采访,对此提出质疑。中国性学会理事长徐天民教授说:“国内确实有不少类似的观点,我认为这都是各位专家的一家之言。我个人并不认为穷人更容易患性功能障碍,因为在中国,最不发达的地区反而是性活动最频繁、最自由的地区,长期以来超生最多也是在农村。我们的研究人员将生育能力、性能力和经济‘挂钩’时要非常谨慎,必须作大量、科学、可信的调查。”

中国性学会秘书长胡佩诚教授介绍:“国内著名泌尿外科专家郭应禄院士也有类似的研究,结论是男性功能障碍与学历成反比,低学历者功能障碍的发病率更高。我想,专家们的结论是基于他们开展的调查事实,功能障碍与学历、收入成反比,也许是因为收入高、学历高的人更加积极面对性的问题,并且具备更加科学的态度和更全面的知识。”

针对“男性功能障碍的发生比率”,胡佩诚教授指出:“国内对男性的性障碍发病率调查非常多,其中‘50岁以上男人超过半数有不同程度的功能障碍’数据比较一致,我个人认为这是可信的。男性进入老年,功能障碍不可避免会发生,不管承不承认,它都客观存在,硬说没有,不肯治疗,后果更严重。”

今日全面股改第八批公司亮相,20家公司中(上海15家、深圳5家)有17家公司今日披露了股权分置改革方案。同属于全面股改第八批上市公司的广电电子(600602、900901)、北海国发(600538)、湘火炬A(000549)今日表示,非流通股股东提出了股权分置改革动议,董事会经过征求上海、深圳证券交易所的意见,上述公司股票自即日起开始停牌,而且有关公司将在近日公告关于2005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暨相关股东会议通知,并披露股权分置改革相关文件。同时,东方创业(600278)、上海永久(600818、900915)公告,两家公司近日收到相关国资部门批复文件,原则同意其股权分置改革方案。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