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军官将印度孤儿院变成性奴集中营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4:47:01

朱隆基戴一副眼镜,长相虽不算英俊,但高大强壮,很有知识分子的气质。

接受记者采访时,朱隆基痛心疾首地说:“我对不起妻子,我对她的伤害太深了,我将尽一切努力挽回她的心。婚外情是一把三刃剑,最后只能以伤害三方而结束,万万碰不得啊!”

朱隆基是牡丹江市某医院的外科主任,他的妻子李敏是他同事,很贤惠,女儿很乖,常年由爷爷奶奶照顾。

据朱隆基介绍,2003年10月的一天,他接到一位律师朋友王某的电话,说其女儿在全市的舞蹈比赛中获了奖,他当天晚上要举办一场谢师宴,请朱隆基前去作陪。在酒席上,朱隆基认识了舞蹈教师付晓红。朱隆基说,付晓红身材高挑,披着一头飘逸的长发,皮肤白晳,是那种令男人怦然心动的女人。

付晓红得知当时才38岁的朱隆基就已成为名医,对他非常佩服,两人心里都对对方产生了好感,从此经常在一起约会。

付晓红告诉朱隆基,她是林口县人,25岁,毕业于省城的一所舞蹈学校,当时被牡丹江一家私立学校聘为舞蹈教师。一次临分手时,朱隆基对付晓红说:“你一个女孩子单身在外太不容易了,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以后如果有什么困难就告诉我,我会尽力帮助你的!”他这一席话说得付晓红心里顿生一股暖意:“朱哥,我在牡丹江没有一个亲人,以后我就把你当成亲哥哥了。”“好,今天我就认下你这个妹妹了!”朱隆基笑着说。

不久后的一个周末傍晚,朱隆基应付晓红之邀来到一家酒店,选择了一个情侣间。酒过三巡,付晓红的双颊飞起红云,人更显得娇柔妩媚。趁着朦胧的醉意,朱隆基吻了她。当晚朱隆基把付晓红送回住处后,犹豫着该走还是该留。付晓红见状,笑着说:“朱哥,今晚你就陪陪我吧。”朱隆基说:“我可是个有家室的人啊!”付晓红说:“朱哥,都什么年代了,你还那么保守,我不会要求你离婚的。”

朱隆基一听大喜,在付晓红那里度过了一个销魂之夜。从那以后,二人一有空闲,就如胶似膝地黏在一起。在二人交往期间,朱隆基给付晓红租了一套房子,还给她买了手机和时装等物品。

付晓红是一个热情似火、大胆开放的女孩子,她的一些想法总能让朱隆基感到刺激、新奇和快乐。有一天,付晓红提出要把二人的做爱过程摄录下来,好为他们的爱情留下永恒的见证和甜蜜的回忆。朱隆基开始不同意,但禁不住付晓红的多次央求,激情中的他找来一部摄像机,真的把二人的做爱过程录了下来,过后还刻制成光碟,交给付晓红保存。

二人的关系持续了将近两年。渐渐地,付晓红已经不满足于只做朱隆基的情人,她想从朱隆基那里得到一个名分。朱隆基听到她的要求后有些诧异:“你当初不是说不要我离婚吗?”付晓红说:“当初我是这么想的,可我现在已经陪你一年了,把一个女人一生最好的年华奉献给了你,却只能偷偷摸摸地和你在一起。你扪心自问,这对我公平吗?”朱隆基想了想,也觉得自己真的有些对不起付晓红。于是,他又给付晓红买了一台电脑,让她闲时上网解闷,排遣寂寞。此后,付晓红加快了逼婚的步伐。

在后来和朱隆基约会时,付晓红偷偷地解除了自己的“保护措施”。朱隆基对此一点防范都没有,当他得知付晓红怀孕时,坚决要求付晓红去流产。付晓红一听就急了:“不行!我都快30岁的人了,如果这次流产,我再怀孕就属于高龄产妇了,生孩子会有生命危险,这个孩子我一定要!”二人闹了个不欢而散。

此后朱隆基多次劝付晓红做流产,付晓红却多次要他离婚,并扬言要亲自找其妻子谈。

今年6月末的一天晚上,朱隆基和妻子李敏正在家里吃饭,家门突然被敲响。来人是付晓红,门刚一打开,她就一把把开门的李敏推开,径直走到朱隆基的对面坐了下来。李敏见丈夫大惊失色,心里顿时明白了几分。“你就是朱隆基的老婆吧?”李敏点了点头。付晓红接着说:“我叫付晓红,是你老公朱隆基的情人,我们在一起已经一年多了,我现在就怀着他的孩子。我今天是来通知你尽快和朱隆基离婚,别耽误了我们的好事!”

身为知识女性的李敏没有大吵大闹,她看了一眼一言不发的丈夫,问付晓红:“如果我不离婚呢?”“如果你不答应离婚,我今晚就死在你家里!”说完,付晓红从随身带的包里取出一瓶农药,并拧开了盖子。“你不要用服毒来吓唬我!”李敏当然不甘示弱。可她话音刚落,付晓红就把农药倒进了嘴里。当朱隆基和李敏扑过去抢下瓶子时,付晓红已喝下了好几口。

夫妻俩急忙把付晓红送往医院。经过一番抢救,付晓红脱险了,可孩子却没能保住。了解了事情原委的李敏万分痛苦,在丈夫的忏悔和保证下,她经过长时间考虑后对朱隆基说:“这次我可以原谅你,但是你必须和付晓红一刀两断,把这件事处理好,不能留下任何后遗症!”孩子没了,妻子也原谅了自己,朱隆基松了一口气,他决心离开付晓红。

今年7月的一天,朱隆基试着和付晓红谈分手一事,她歇斯底里地大喊:“如果你敢离开我,我就把那张做爱光碟邮到你单位去!”这下可把朱隆基镇住了。最后,朱隆基决定采用缓兵之计,先把付晓红稳住,再做其他打算。

今年8月的一天晚上,付晓红打电话把朱隆基叫到了她的住处。酒足饭饱后,付晓红到厨房给朱隆基冲了一杯咖啡,递给朱隆基后就到厨房洗餐具了。收拾好厨房,付晓红又回到客厅,发现朱隆基已歪在沙发上睡着了。付晓红临时有事外出,当她赶回家后,朱隆基不见了,而且屋里还有翻动的痕迹。她连忙打开柜子找那本做爱光碟,可是怎么也找不到。付晓红明白,那张光碟被朱隆基偷走了,她中了朱隆基的圈套。

付晓红气急败坏地打通了朱隆基的电话:“朱隆基,你真是一条老狐狸,我会让你付出更惨重的代价,让人们都认识你这个名医的伪君子脸孔!”当晚她就上了网,在几家论坛上用木子美的网名大肆宣扬自己和朱隆基的性爱过程和感受。在网上,她不但用了朱隆基的真名,还公布了朱的单位和职务。此后一连几天,她都在网上散布着同样的内容。

朱隆基一直蒙在鼓里。今年8月的一天,李敏一回到家就冲朱隆基大吼:“朱隆基,你到网上去看看你干的那些好事!”

朱隆基登上了一家论坛,看到那些内容后,顿感五雷轰顶,他打通了付晓红的电话质问,付晓红冷笑着告诉他:“朱医生,这回你知道我的厉害了吧!用不了多久,你的光辉形象就会被全市人所认识!”朱隆基在电话里大吼:“付晓红,我要到法院起诉你!”付晓红丝毫没有怯意:“朱隆基,你不是不怕我吗?你不是说我拿你没有办法吗?你要到法院起诉我,那太好了,在开庭那天我一定多请一些媒体来,让他们为我做免费宣传!”朱隆基一下子蔫了。

朱隆基第二天又在那家网站上发现了付晓红发布的新内容,这段内容更让他难堪,而且还配上了一幅黄色图片,图片中的男人头部被换成了朱隆基。眼看着付晓红侮辱自己的行为逐步升级,朱隆基却不敢声张。不得已,朱隆基私下找到付晓红,求她把网上的那些东西删除,自己可以出钱来补偿她。付晓红咬着牙说:“不可能,我把一个女孩子最宝贵的东西和年华都给了你,这些是钱能够补偿得了的吗?我不会这么便宜你,我就是要让你身败名裂,生不如死!”朱隆基感到自己走投无路了。

就在这时,妻子李敏给他出了一个主意,找当初介绍他们认识的律师王某帮着调解。受到朱隆基委托的王某找到付晓红,委婉地说明了来意。付晓红听后放声大哭。情绪慢慢恢复平静后,付晓红告诉王某,她知道在网上散布别人的隐私是一种侵权行为,可她没有别的办法报复朱隆基,所以才不得已而为之。最后,她表示,可以上网将她散布的内容删掉,但要朱隆基补偿给她8万元钱。

朱隆基告诉记者,他筹集了8万元钱,通过王某转交给了付晓红。双方约定,付晓红不再发布类似的消息,如果不遵守协议,朱隆基将向公安机关报案。

今年9月的一天,下班回来的李敏递给朱隆基一纸离婚协议书,当晚便和他分了居。这回,无论他怎样忏悔、解释和保证,李敏都不肯再原谅他。她告诉朱隆基,她之所以帮助他摆脱丑闻,是因为她不想孩子因为一个背负丑闻的爸爸抬不起头来。付晓红那次服毒以后,她就想离婚,但考虑到孩子,她原谅了他。可二人后来又闹到了网上,已经远远超出了她心理承受的范围。

接受采访时,朱隆基表示自己对不起妻子,同时他告诫世人:“出轨的列车终难逃倾覆的命运,不论是对待事业还是家庭都要讲究一个厚道。”(文中人物为化名)

G上汽今日3.98元买单确定集合竞价成交价“上天”还是“入地”刹那间见分晓

现在两个极端的价格是:或者以3.98元开出,这说明套利全部成功,但可能性比较小;或者以低于昨日收盘价甚至更低价开出,这说明有巨量的博傻资金为保证成交而竞相压低卖价,结果弄巧成拙

G上汽(600104.SH)明确价位的增持承诺掀起了近段时间以来最大的一次套利狂潮,而今天将是实现套利的最后一天,同时也是最具风险的一天。

经过昨天盘中的最后博弈,G上汽大股东今天将以3.98元增持的悬疑已经解开,但市场分析人士认为,由于潜在套利卖盘巨大,可能远远超过大股东增持的买盘,今天的开盘价将充满变数。

昨天,G上汽没有继续前一日的上涨态势,而是重新回到3.62元这一焦点价位上下波动,而尾盘阶段3.65~3.70元之间的买盘再度出现,成交也快速放大,最终以3.70元报收,微涨0.27%。

“毫无疑问,尾盘出现的买盘都是冲着周四3.98元高开而套利这个预期来的。”一家券商的投资经理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因为当时3.62元这个价位已经稳定,第二天大股东3.98元增持且可以成交这个悬念已经解开。”但该人士也同时指出:“这部分博傻资金周四能否真正套利却变数极大,有可能会无功而返。”

该投资经理解释说,市场的预期都是想在今天集合竞价时抛出套利,可以肯定当时卖盘会以不同价格全部涌出,按照目前集合竞价的规则,这将导致最终开盘价会以低于3.98元的价格开出。

现在两个极端的价格是:或者以3.98元开出,这说明套利全部成功,但可能性比较小;或者以低于昨日收盘价甚至更低价开出,这说明有巨量的博傻资金为保证成交而竞相压低卖价,结果弄巧成拙。

“最终开盘价完全取决于撮合完增持资金挂单数量以外所能成交的最后价位,因此明天集合竞价时博傻资金卖单的具体价位将十分关键,也大有学问。”该人士强调。

“实际上,能够轻松获利的资金恰恰是近两天来盘中低买高卖的资金,”德鼎投资资深分析师朱澄宇指出,“由于3.98元的增持价非常显眼,一定程度上转移了市场投资者的注意力,而按照买卖盘的对比以及现有撮合竞价的交易规则,这种套利的机会变数实际很大,相比较周一在快速下跌到3.50元附近买进而在两天来的3.70元高位卖出,这近6%的获利可能会更为稳健。”

集合竞价在每一交易日9:15-9:25期间进行,在此期间电脑自动撮合系统只贮存委托而不撮合。在9:25一瞬间,系统根据输入的所有买卖盘而产生一开盘参考价,继而将能够成交的委托以此参考价为成交价全部撮合成交。这一处理过程称为集合竞价。集合竞价成交价格决定的原则为:1、在有效价格范围内选取使所有有效委托产生最大成交量的价位。2、高于决定价格的买进申报与低于决定价格的卖出申报须全部满足;3、与决定价格相同的一方(买方或卖方)须全部成交。如满足以上条件的价位仍有多个,则可选取其中间价或离昨收盘价最近的价位。

本报讯前日上午,福州郭先生接到一个电话,来电的女孩自称“小燕”,她说:“我有个老乡名叫露露(化名),母亲得了重病,需要4000元的‘帮助’,如果老板您愿意帮助她的话,她愿意献出自己的第一次。”

根据郭先生提供的电话号码,记者给小燕打去电话。对于陌生的电话号码和陌生的声音,小燕连称想起来了,“的确与记者通过电话”,接着,问记者究竟“想不想做”。电话中,小燕关于露露的说法与郭先生所提供的大致相同:“露露17岁,家里母亲生病了……”

记者询问:露露的母亲得了什么病,家庭状况如何,有没有到其他部门寻求帮助?小燕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只反复强调两点:露露是个处女,愿意出售自己的贞操。

昨日中午,记者在一家咖啡厅见到了露露,想了解露露是否真的遇到了困难,并表示,如果有困难,愿意不计回报地给予帮助。然而露露显得十分老练,说话中没有透露任何“交易”之外的信息。

露:我不知道啊,她叫我来我就来了……哦,她说你是她的朋友,我代她来看看你啊。

露:你不是和我老乡很熟吗?为什么要问我她是谁?我和这个老乡不熟的,她叫我来我就来啊。

而与此同时,本报另一名记者与小燕再次联系,电话那头,小燕信誓旦旦地表示:早已和露露沟通好了,露露知道自己出来是做什么。

昨日下午2时30分左右,露露与记者还在咖啡厅里谈话时。本报另一记者按约定,用另一陌生手机给小燕打去电话,再次与小燕联系,表示愿意出4000元买了露露的初夜,没想到,电话那头的小燕的说法让人感觉露露有多次的“初夜”。

她同样表示,可以帮另一记者安排与露露见面,并再次说明露露愿意出卖自己的初夜。至于约见时间,小燕说:“露露正在上班,下午5点半安排你们见面吧。”

下午3时,记者联系了警方,民警介入调查,而此时小燕着急了,不断给记者打电话,问露露的事做完没有,什么时候可以回来等等,最后,发来短信警告:“如果不想把事情闹大,就让小妹快回来。”记者告知,露露现在需要帮助,请小燕将她的证件带来,小燕立即改了个态度:“露露的事和我没关系,一切都是她自愿的,我为什么要帮她?”记者再次问:“如果露露独自出来遇到坏人,甚至遇到危险怎么办?”小燕说:“和我没关系,你们想怎么弄她就怎么弄她。”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法律工作者表示:出卖“初夜”的骗局已为数不少。如果真有困难,全社会都应该给予帮助。然而,“出卖初夜”无论打上什么样的“标签”,都无法改变其卖淫违法的性质。本报记者文/图

周四两市大盘借势低开,沪综指开于1093.93点,低开3.23点;深成指开于2652.69点,低开10.11点。沪综指最高1101.27点,最低1087.48点,收于1097.78点,上涨0.06%,两市共成交129亿元。

消息面上:市场传言称,由于中石化和中石油下属公司业务相近,存在内部同业竞争及不可避免的关联交易,因此存在整合的需要,中石油旗下上市公司被整合后会退市,为弥补深交所的损失,中石油将登陆深圳市场;中石化下属上市公司股票也将换成中石化股票上市。详情请见:传言中石化和中石油将整合旗下公司并整体上市

上午大盘惯性低开后曾小幅振荡反弹,将缺口回补,但跟风盘不足,小幅振荡整理。午市上行至1100点之上压力再次显现,从而促使股指又一次回。由于市场对连续两天的重挫仍存有余悸,且1100点整数关口形成压制,场内难以形成有规模的做多力量。有专家分析认为,股指急速大跌后短线已处于超卖状态,而跌破半年线也有技术性反抽的要求。尽管大盘存在强烈的反弹欲望,但由于G宝钢、G上汽等大蓝筹护盘不利,在各自集团公司投入大笔资金后依旧持续走低,严重打击了市场对股改的信心。在这种背景下,大盘的弱势格局恐怕已使难以扭转。

个股方面:医药板块则强势不改,南京医药、桂林集琦、新华制药,包括介入医药领域的江苏吴中、中恒集团均位列涨幅榜前茅。以齐鲁石化、扬子石化为首的石化板块收到消息刺激卷土重来。G长电的上攻力度明显增强,带动电力板块整体转暖。盐田港、上海机场、福建高速分别领衔的港口机场及高速公路板块的止跌反弹。今日复牌的新G股,以及陕国投、力诺太阳、秦丰农业等近期一些强势股仍然处于跌幅榜之前,另外以益民百货跌停为首的前期涨幅过高表现较好的商业股做空势头加剧。

老板为招揽顾客,杀掉怀孕母羊,取出胎羊当街叫卖。昨日,记者在(重庆)弹子石大佛段正街一羊肉汤锅馆,目睹如此血腥一幕。

“乳羊(胎羊),10元一只。”昨日上午,大佛段正街67号,成都特色羊肉汤锅店前,一男子手持屠刀,大声叫卖,其身旁挂着三只四肢齐全的成型死胎羊。

叫卖声引来围观者,男子煞有介事地介绍:早上现杀的胎羊,绝对新鲜,可拿回家清蒸、炖汤,美容、养颜、滋补。并称,乳羊大的一只身上才长绒毛,在母羊胎中不足三月,小的两只才一月多。“东西不多,要买赶快。”

男子自称何平,是店老板何昌洪的儿子,四川富顺人,去年中秋从成都来渝开店。何平说,羊从江津珞璜镇买来,从去年开业至今,他们已杀了4000来只羊,有三成是怀崽母羊。为保证货源,该店在大佛段租了一个羊圈,囤积的100多只羊中有二三十只怀崽母羊。

何平说,店里专门从自贡请了一个杀羊师傅,每月工资800元,杀得多还要发奖金。杀羊师傅很专业,一般10分钟就能将一只活羊变成新鲜羊肉,快时六七分钟就能搞定。“初次看杀怀崽母羊,心里像猫抓。后来看多了,就没感觉了。”何平说,胎羊卖不完时,就煮着大家吃。“我太胖,不敢吃。”

对宰杀怀崽母羊,老板何昌洪不以为然:“羊肉馆太多,不杀,哪来那么多羊肉?”何说,去年冬至,他一天就卖了60多只羊,渝中区常有顾客慕名到其店里买胎羊。“管它是不是母羊,反正是卖钱。”

看见杀一只母羊搭上两三条没有出世的生命,60多岁的涂大爷连说:“太残忍、太没人性。”带着4岁儿子路过羊肉店的袁女士把脸调到一边:“幺儿,莫看,我心都麻了。”儿子问:“妈妈,叔叔啷个不听老师的话,把小羊儿弄死了挂起卖,一点都不爱护动物!”

“为了赚钱,怀崽母羊也杀,不可思议!”南岸某机关公务员陈先生说,“动物是人类的朋友,善待它们,尤其是怀孕动物,就是善待我们自己。”

腆着大肚子的怀崽母羊,成为餐馆老板赚钱的牺牲品,不能不说,这是我们人类的悲哀。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