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伊美军一架阿帕奇直升机坠毁伤亡情况不祥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00:51:24

GE此次注资后,深发展核心资本充足率将提高至略高于4%。公司一位高层向《财经》记者透露,下一步将快速启动发行次级债,令资本充足率达到6%;“再下一步,我们可采取发行可转债、引进中资股东等方式进一步充实资本,使资本充足率达到8%的标准——时间不会太久。”

另悉,GE进入深发展后,双方还将在金融零售领域合作。GE将以旗下财务公司协助深发展拓展消费金融业务,并改造其零售网络系统。

“采取定向募集补充核心资本,并非一时之举或不得已而为之,而是最佳方案。”深发展一位高层对记者说。

2004年新桥入股之前,因依据监管部门的要求重新测算,深发展资本充足率骤降至2.3%,核心资本充足率仅为2.32%。今年8月间,深发展拿出一份较为体面的半年报,在上半年利润大幅增长、不良贷款明显收小的情况下,其资本充足率、核心资本充足率也仅分别提升至3.14%和3.15%。

增资,是新桥入主深发展以来的重要使命。私募、配股和发行次级债,一度是新桥管理团队同步考虑的增资方案。

今年5月,深发展一位董事曾告诉《财经》,配股、私募都是深发展着意考虑的增资方式(参见《财经》2005年第11期“深发展增资举步维艰”)。时至6月,国内证券市场启动股改进程,上市公司公开发行新股在事实上告停。由此,私募成为深发展引资之首选。

知情人士透露,今年初新桥真正接手深发展时,定向募集即有动作。当时,GE主动与深发展接触沟通,希望获得部分股份,并在此后数月内对银行展开详尽的尽职调查,深发展高层普遍受到访问和调查。但一切动作均秘而不宣,外界鲜有所闻。

青睐深发展的国际战略投资者,非仅GE一家。知情人称,先后参与谈判的外资约有三四家。他们看好深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新桥接手后,与新的境外投资者将有更多共同语言。

知情人表示,数种增资方案中,私募先行一步,原因很简单——深发展核心资本充足率未达4%,发行次级债遂不可行;相较于配股,定向募集不仅形式简单,成本也低。

接近深发展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境外投资者以私募形式入股深发展,在价格上并无谈判余地;深发展对所有意向投资者一律统一定价,均按配股发行定价标准来制订私募价格,即定向募集协议签署前20个交易日内,深发展A股均价的85%。

因此,选择私募对象,出价并不是关键;实力、声誉与所擅业务,才是深发展着重考虑的重点。深发展最终选择GE,主要看中了两点。

其一,GE集团是全球市值最大的企业,2004年销售额高达1524亿美元;且其在金融领域的实力不可小觑,2000年到2004年间,金融业务收入占据集团总收入的40%以上;

其二,在消费金融领域,GE集团旗下拥有的专业金融公司GE金融公司(GECapitalCo.)是世界上最好的专业消费金融机构之一。深发展在零售业务方面与之合作,既可获得诸多成熟技术支持,又可弥补自身在零售业务方面的不足。

目前,深发展对公业务规模尚可,零售业务则相对薄弱。深发展董事长法兰克纽曼(FrankN.Newman)9月间接受《财经》采访时说:“深发展对零售业务寄予厚望,我们认为按揭市场、信用卡业市场的空间巨大,我们对此欲有作为。”

另一方面,对GE而言,早在2004年中国国有商业银行改革之“新政之年”,其高层就曾悄然拜访四大银行,欲求合作。GE高层曾表示,公司在中国投资有多个方面,惟金融领域尚待开发。

据悉,GE在对深发展做详尽调查后,对新管理层的表现以及银行未来的发展潜力颇具信心。深发展今年以来日益向好的业绩,也是吸引GE高价入股的一个因素。

“增资1亿美元后,公司的核心资本充足率将达到略高于4%,符合监管部门对银行发行次级债的要求。接下来我们即可迅速启动次级债发行,令银行资本充足率达到6%。”接近深发展高层的一位人士告诉《财经》。

去年6月开始实施的《商业银行次级债券发行管理办法》规定,商业银行以公募形式发行次级债,其核心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5%;以私募形式发行次级债,其核心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4%。由此可见,一旦GE入资深发展获得批准,后者即已获得私募发行次级债的资格。

另按有关规定,发行次级债可计入银行附属资本,但其数量不得超过核心资本的50%。由此,在核心资本充足率为略高于4%的现状下,深发展下一步通过发行次级债,当可使自身资本充足率达到6%以上。

“对于投资者来说,目前市场上投资工具太少,银行利息也太低,所以次级债一定会受到市场的欢迎。”深发展一位人士说。

在之前接受《财经》采访时,深发展董事长纽曼也曾表示:“我们有几个方法来解决资本充足率问题。首先,核心资本会随着利润增长而增长,每新增2亿元核心资本,我们就可以发行1亿元次级债;如果在拨备方面达到100%的覆盖,则多余的拨备就可以计入附属资本。同时我们还可能以其他金融工具融资,来弥补附属资本的缺口。”

据《财经》了解,深发展新管理层在发行次级债之外的“其他金融工具”,很可能是发行可转债,以及引进新的战略投资者。

由于此次向GE私募后,深发展总股本将达到21亿股左右,新桥所持股权比例将稀释至16.6%,GE所占股份约7.3%,两家外资股东合计占股约24%,接近外资入股国内金融机构最高不得超过25%的上限。若由此推断,则深发展下一步引进的,很可能是国内投资人。

“我们的引资计划将可迅速推进,在银监会规定的期限2007年元旦之前,深发展的资本充足率肯定能达标。”深发展一位人士极为保守地对《财经》说。

如今,国内证券市场正全力推进全流通改革,监管部门曾有指导性意见——未完成股改的上市公司不得进行融资。而深发展至今尚无报出股改方案,在此情形下,向GE作定向募集,能否通过监管部门审批?

对此,深发展一位人士表示,证监会对深发展引资GE颇感突然。相形之下,银监会对深发展私募的审批也许要容易得多。纽曼曾告诉记者:“银监会对我们定向募集的整体想法持肯定态度,他们认为这是目前阶段一个比较现实的做法。”

就目前深发展的情势而言,欲快速补充资本金,除了定向募集,一时确无其他办法;以深发展分散的股权结构,推进股改也有难度。

时下,深发展流通股比例高达72.43%,在非流通股东中,其持股权成本亦相差甚远。第一大股东新桥以每股3.55元,从原有四家国有股东手中受让17.89%的原始发起人股;持股3.2%的第二大股东深圳中电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本身即为原始发起人;持股1.74%的第三大股东海通证券公司,则属2000年末为深发展配股承销时进入,持股价高达每股6元左右。

在这种情况下,欲推进股改,实现全流通,如何平衡非流通股东之间的利益,以及非流通股东与流通股东之间的利益,均非易事。

如今,市场上主流的补偿流通股东的方式,是由非流通股东对其采取每10股送1至3股的补偿方案。即便深发展采取最保守的每10股送1股的对价补偿方案,也将令新桥的股权被进一步稀释到13%左右,GE所持股份也势必相应缩水。因此,面对股改,控股地位将是新桥、GE两大外资股东不得不考虑的。

“这件事现在非常敏感。”深发展一位高层告诉《财经》,“正值股改时期,深发展此时引进外资股东,证监会能不能批下来,暂时还说不准。”-

新华网成都10月3日电(黄粟周俏春)10月1日,记者在四川自贡大山铺恐龙化石群二期发掘现场看到,新发现的恐龙化石中,最长的一根肋骨化石达1.8米。本次发掘现场在博物馆园区内进行,从10月1日起,首次进行开放式发掘,允许观众目睹实地发掘的过程。自贡恐龙博物馆副馆长彭光照说:“正在发掘的化石属于的恐龙个体可能比大山铺现已发现的所有峨眉龙都大,甚至有可能超过博物馆展厅里陈列的亚洲第二大龙天府峨眉龙。”

目前专家初步确认该区域含恐龙化石层的面积在30万平方米左右,其中化石特别丰富的区域有1万多平方米。在此之前历次发掘的面积仅为2800平方米。据专家估计,如果把整个化石群发掘出来,其中的恐龙个体数不会少于1000具,化石骨骼数应以十万、百万块计。9月12日开始,自贡恐龙博物馆组织实施了对大山铺恐龙化石群的二期试发掘。本次试发掘的面积达400多平方米,发掘深度超过10米。

在已被专家发掘、清理的40平方米左右的岩石层上,50块恐龙化石清晰地呈现在人们眼前,最长的一根肋骨化石达1.8米、最长的股骨化石达1.5米。彭光照说,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长的肋骨化石,从其关联和保存情况看,这条恐龙为一较完整的大型蜥脚类恐龙,从骨骼长度比例看,体长应在20米以上。从脊椎关联和前后延伸状况分析,该骨架埋藏姿态比较优美,观赏价值很高。

四川省自贡市大山铺中侏罗世恐龙化石群产地是一处国际知名地质古生物遗址。它最早发现于1972年,1979年至1985年间,曾经有过数次规模不等的发掘,在已发掘的2800平方米范围内,共清理出以恐龙为主的古脊椎动物化石的个体材料近300具,累计获得化石骨骼2万多块。

记者昨天从江苏雨润食品集团获悉,该集团以“中国雨润食品集团有限公司”名义于今天(3日)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挂牌上市,股票简称“中国雨润”,股票代码为“1068”。借此次上市发行,雨润集团掌门人祝义才身家进一步扩大约30亿元,并坐拥沪、港3家上市公司。

雨润集团是全国最大的肉食品加工企业之一,旗下深加工肉制品、冷鲜肉及冷冻肉两大业务,同时也是祝义才进行业务向其他领域扩张的现金机器,去年全年盈利1.69亿元。为实现雨润集团上市,祝义才将该集团旗下子公司股权置入在百慕大注册的“中国雨润”,并引入世界三大投资银行之一的高盛(Gold-manSachs)、世界最大的政府投资基金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亚洲著名投资公司鼎晖投资(CDH)等投资者。上月20日起,“中国雨润”向全球发售4.16亿股,国际配售和公开发行各占90%和10%。“我们得到了国际各大机构投资者所追捧,香港零售部分超额认购156倍,国际认购部分超额认购21倍,认购总金额近80亿美元,最终‘中国雨润’上市时的交易价定为3.7港元/股,位于指示价2.85~3.7元港元上限。”雨润集团总裁助理夏重银昨天告诉记者。

按“中国雨润”上市交易价3.7港元/股计算,该公司此次上市最多可筹集约17.78亿港元(含国际买家行使超额配股权),这将是香港联交所食品饮料板块最大的上市活动。据“中国雨润”招股书披露,公司募集所得净额57%的资金将用于扩充产能,包括冷鲜肉、冷冻肉及深加工肉制品业务;20%用作应付营运资金;其余用于收购土地及厂房、研发及扩充、改善销售网络等。

合肥报业网新华社上海10月2日电被称作“制造业粮食”的钢铁在中国进入制造业大国时代后一跃成为引人注目的经济“风向标”。9年前以年产1亿吨钢首次成为世界钢铁第一大国之后,中国令人吃惊地在“亿吨量级”上连跨两大步,今年钢产量将历史性地突破3亿吨。与此同时,结构调整也几乎成为钢铁业内的最大共识。钢铁大国将在“机遇与挑战”的交叉地带找到向钢铁强国转型的路径。

已年过7旬的冶金业老专家董贻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中国钢铁业的发展速度之快连称“想不到”。中国在1996年以年产1.01亿吨钢首次取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一钢铁大国,之后年产钢水平一路跃升,至2003年首次达至年产2亿吨钢的规模。中国从年产1亿吨钢升至2亿吨级,用了7年时间;而从2亿吨再升至今年3亿吨级的台阶,仅仅用了2年时间。

钢铁业产量连续9年稳居世界第一,这几乎与中国宏观经济进入新一轮发展期和上升期是同步而来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负责人在一次研讨会上公开表示,至少在2010年之前中国钢铁业依然有较大的发展空间。只要中国宏观经济继续保持稳定、健康、较快的发展速度,其对钢材就会有一个刚性需求,这个刚性需求是较为稳定的。中国最大钢铁企业宝钢董事长谢企华说,中国进入汽车时代、家电时代和住房消费的新时期,也就是中国钢铁消费进入了扩张期和升级期。城市马路上来往的轿车越来越多地“穿”起国产的“外衣”;世界第一斜拉索桥和举世瞩目的西气东输工程都大量采用宝钢的高等级钢品。在最近3年里,国内钢材价格已上了一个新台阶,“即使市场再有波动,钢价看来不大可能再回到过去的低水平”。中钢协人士作出了这样的判断。

钢铁业是中国最早实行完全市场竞争的产业领域之一,国内市场已成为中外钢铁巨头争锋的主要舞台,中国钢品出口也在引起国际市场的关注。26年前,作为中国改革开放“1号工程”的宝钢打桩开建之时,意味着中国钢铁业在“一个最高的尖端上”与当时的世界先进水平一下缩短了20年的差距。如今,宝钢继续一马当先,代表中国竞争性行业和制造业连续2年进入《财富》世界500强排名。鞍钢与本钢联合后正在着力打造现代化的巨型钢铁企业。首钢在搬迁重组后将成为区域核心企业。武钢也在加紧规模扩张和技术升级。世界著名钢铁业咨询机构——“世界钢铁动态”总裁在越洋电话中对记者说,中国钢铁业已在国际市场上成为一个有主要影响力的力量之一,中国将涌现一批世界级钢铁巨头。

当中国钢铁业一路高歌猛进、在历史上最为“春风得意”的时候,内在深层次的矛盾也暴露得最为明显。这个矛盾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就是“透支”。巨大的发展潜力和利润空间,使得钢铁业的投资空间被过度“透支”,近年来钢铁业固定资产投资增幅的高峰值甚至接近了100%。投资过度必然带来产能的过度释放,今年钢产量的预估数连连上升,从年初的3亿吨,升至3.4亿吨,最近又有权威人士作出超过3.5亿吨的预计,而去年国内钢产量仅为2.7亿吨左右,为此中国钢铁工业协会负责人在一次会上发出了“增加的7000多万吨钢用到哪里去”的考问。钢价在“透支性”的上涨后又深度下跌,其巨幅波动引发市场的“冷暖”巨变。上游铁矿石、煤炭等原料价格也在大幅波动。

董贻正说,中国钢铁业快速发展有其合理性,但“速度实在太快了”。国内钢厂“谁都想当巨头,结果必然是谁也当不成巨头”,产业集中度太低,最大钢厂宝钢在国内钢产量中的份额不足10%。宝钢总经理徐乐江说,中国钢铁业在登上“3.4亿吨钢”的台阶后,必然会进入一个调整期,解决集中度的问题。“世界钢铁动态”总裁也作出了相同的判断,中国钢铁业大规模的兼并重组势在必行。

近期出台的国家首部完整的《钢铁产业发展政策》,被视作中国由钢铁大国“自觉”向钢铁强国转型的最直接信号。这个政策指出了钢铁业转型的最明确的路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会长谢企华在解读这个政策时说,适当控制住钢铁业发展的总体规模;将现有企业的搬迁重组与新增生产能力结合起来,提高产业集中度;提升产业技术水平,设立环保、技术、投资等产业准入门槛,以形成新的竞争优势,将是今后中国钢铁业的主要发展方向。河北、江苏等中小钢厂较为密集的省份已在对照产业政策的要求着手钢铁业的调整。宝钢、鞍钢、武钢、首钢等钢铁核心企业都在积极参与产业的调整重组。至2010年中国将形成1至2家年产钢3000万吨以上的大型钢铁集团和若干年产钢1000万吨以上的钢铁企业;国内排名前10位的钢铁企业集团钢产量占全国产量的比例将达到50%以上,至2020年这个比例将进一步上升至70%以上。(记者李荣)

在今年2月的谈判失利后,力挽狂澜未果的宝钢吞下了2005年度铁矿石价格上升71.5%的苦果。本月,下年度的铁矿石价格谈判将再度拉开战幕,宝钢明确表示要“为降价而战”。宝钢总经理徐乐江日前在同巴西CVRD等铁矿石供应商先期接触后说,“CVRD们”“眼光应放长远点”,刻意追求短期利润将迫使中国厂商“另寻出路”。

也许在今年2月宝钢被迫代表中国企业接受71.5%的漫天要价之时,心中就埋下了“卷土重来”的种子。赶在本月中国和日本同国际三大铁矿巨头———澳大利亚必和必拓、力拓和巴西CVRD本月展开的下年度正式价格谈判前,徐乐江上月29日同必和必拓CEO查尔斯·古德伊尔以及CVRD的高管进行了先期接触。徐乐江次日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首度表示,作为中国谈判代表的宝钢态度很明确,“CVRD们”必须降价。

徐乐江称,铁矿石价格狂涨和钢材价格下降正对中国钢铁企业“两面夹攻”。如果“CVRD们”不从大局考虑,一些利润率不高的中国企业可能被迫停产,全行业的产量也会下降;同时,企业可能也会转向购买质量稍差的国内铁矿石,最终减少从“CVRD们”的进口。

本着对钢铁上下游产业链的考虑,徐乐江称“CVRD们”眼光应放长远点,中国是全球钢铁业发展的引擎,中国钢铁企业疲软将是产业链上所有个体的灾难。

日本大和证券钢铁分析师指出,在中国钢铁产量持续上升的情况下,“CVRD们”不会放弃这个漫天喊价的机会。据他估计,讨价还价难度很高。但中国商务部研究员梅新育指出,钢铁成品的降价,加上中国铁矿石采购集体谈判制度今年的进一步成熟,宝钢代表中国企业提出这样的要求理所当然。

在今年1月,全球最大的铁矿石供应商巴西CVRD开出天价,自今年4月起将铁矿石出口价格提高71.5%。宝钢当时代表中国企业对此表示了强烈不满,但由于新日铁和浦项制铁分别代表日韩钢铁企业“倒戈”,孤军奋战的宝钢最终被迫接受了这一价格。

“亚洲最大也是最神秘的买家”GIC,折射了外汇储备投资管理的新加坡范式。它是可供中国借鉴的榜样吗?

在北京国贸大厦1座12层的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下称新政投或GIC)北京办公室会议室里,非常显眼地摆放着一张合影,上面的人物是时任GIC副董事总经理的郑国枰,与中国国务院前总理朱镕基。

1995年的6月,作为国内首家中外合资的投资银行,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下称中金公司)在朱镕基的提议下正式成立。当时最引人瞩目的突破,便是引进了三家国外战略投资者,外方持股比例高达50%。

“朱镕基总理在寻找能够帮助中国发展投资银行业务的战略合作伙伴。”十年后的9月,郑国枰对《财经》回忆说,在确定与摩根士丹利的合作之后,“他们要选一个中国人的朋友,能够照顾中国的利益,并且有良好的投资经验。”GIC由此入选,成为中金公司的五大股东之一。

作为新加坡专事管理政府外汇储备的投资公司,GIC因其雄厚的资金、庞大的投资规模以及不事声张的作风,被称为“亚洲最大也是最神秘的买家”。

然而,随着亚洲各国特别是中国外汇储备的迅猛增长,行事低调的GIC也越来越受到外界关注。“比起淡马锡来,GIC的经验更值得中国借鉴。”不久前,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就曾对《财经》记者这样明确表示。

在国际资本市场,只要提到新加坡,人们便会想起淡马锡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淡马锡)和GIC。这两家同为政府背景的公司往往被外界混淆,但他们的性质和使命并不相同。

淡马锡注册为有限公司,实际上是由政府百分之百控制,总裁何晶是新加坡现任总理兼财政部长李显龙的妻子。淡马锡初创时,以培育和扶植本国制造业为己任,出资建立并且控制着新加坡几乎全部最重要行业的企业,包括新加坡航空、新加坡发展银行、港务集团等等。只是近年来随着新加坡国内市场投资空间的日益缩小,才向国际扩展。

GIC则肩负管理新加坡财政储备和外汇储备的使命,从一开始便将投资触角伸向海外。GIC成立于1981年,当时新加坡外汇储备已达到相当规模。“我们有这么多的可流动外汇储备,需要更有效率地管理。”郑国枰对《财经》说,在时任新加坡总理李光耀的提议下,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成立。目前GIC的主席仍为新加坡资政李光耀,副主席为李显龙和前任副总理陈庆炎。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