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连线国家减灾委员会专家谈江西湖北地震史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0 11:22:40

8月7日,秦风选择的目标是一位35岁、离异、生活比较富裕的夏某,两人在网上已相识很长时间。丈夫有外遇的夏某,向秦风如泣如诉地倾吐了婚姻的不幸。“姐,我也刚刚失恋,你的心情我最能理解,如果你同意,我想和你见面聊一聊。”秦风关切的话语,给了夏某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加之秦风文弱、清秀外表的迷惑,夏某丧失了对秦风的最后一丝提防,她竟然慌不可迭地告知秦风自己的家庭住址和一个人单独居住的情况。当晚,秦风与夏某如约见面。在道里区一民宅内,两人发生关系后,夏某被骗服下了事先放入麻醉药的水,这时,申振宇和王浩进入室内,将夏某捆绑,并将夏某轮奸。随后,秦风拿着夏某的钥匙到其家中,拿走项链和现金2万元……8月12日,秦风在网上认识哈市另一名离异的女子———某公司的总经理王某。王某远比夏某衿持,秦风一连试探了几天,她都没答应见面。这一次,欲擒故纵的秦风更显示了他的老成与耐心,他一直等着王某主动提出见面,自己则很有诚意地每天照例在网上与王某聊天,而后有礼貌地离开。

半个月后,王某再也按捺不住见面的渴望,也最终成了秦风一伙手下的“羔羊”。在王某的家,秦风与王浩抢走了3万元钱……9月8日,秦风靠着如簧巧舌认识了富姐张某,有过一夜情经历的张某透过视频,对眼前这个英俊的小伙子表现出了极大的好感,还没等秦风主动出击,她就提出了见面。从认识到见面,不到20分钟。当然,常在河边走的她,也第一次在秦风一伙面前“湿了鞋”,被抢了2万元钱……

10月27日,秦风与张博来到大连,通过网络,他很快与一位家境殷实的李某打得火热,了解到了李某的家庭住址,并得知家中目前只有李某的母亲在家,二人立即行动,以李某朋友的身份敲开了房门。他们将被害人捆绑后,开始翻找钱物,不料,被害人拼命反抗,高声呼救,丧心病狂的二人将被害人残忍杀害,在当地制造了一起骇人听闻的惨案。

据警方介绍,在短短不到三个月时间内,秦风和另外三名同伙疯狂作案,哈市9起、沈阳2起、大连1起。抢劫数额最多一次,各种财物折合人民币50多万元。为防止被害人报案,秦风还采取给被害人拍裸照和持凶器相威胁。

据秦风交代,他选择的作案目标,有的是经过较长时间聊天才能探出实情,有的只是短短的几十分钟。并不是每次作案都成功,一次,某网友说一人在家,可是当他和另一同伙来到该网友家敲门时,却从屋内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吓得他们仓皇逃窜……

秦风说,少数女性的警觉,让他们错失了作案的良机,可他们最终还是在12名受害人身上屡屡得逞,如果不是落入法网,他们正准备对另一有钱的富婆下手。

网上风情万种,网下则是一个十恶不赦的魔鬼,案发后的秦风显然已风光不在,先前对另外3人许下的“出事了,我一人担”的承诺也只是一张空头支票。秦风说,他深知自己犯下的罪行有多么严重,可罪多了“不压”人,对于以后的事他不愿多想,而是整天沉浸在当初作案时的“快感”与“酣畅”中。

“这些老女人太有钱了,多到不会花的地步,于是,空虚得就在网上寻找像我一样的年轻男子,愿意和我见面,愿意往我身上砸钱,还不就是为了一夜情。我就是抓住了她们这样的心理,你情我愿的,我不趁机抢一笔不是太对不起她们了吗?再说,她们还是顾及脸面的,被抢了并不敢声张,更别说马上去报案了。”说出如此的谬论,秦风毫无掩饰自己丑陋的嘴脸,但从另一角度来说,恰恰是被害人的这种遮羞心理,才最终纵容了犯罪分子,让人哀其不幸,更怒其不争!据警方介绍,很多受害人报案都很迟,似乎经历了一场异常复杂的心理较量,而对于警方的调查取证工作,她们一开始都表现出了极为不配合,对案发时的细节陈述时遮遮掩掩……

透过这一系列因会网友而引发的恶性抢劫案,除了犯罪嫌疑人利欲熏心、丧心病狂外,一个不争的事实却是,受害人自身也存在着致命的弱点———

虽然有钱,但她们的精神世界却显得无比的空虚,这样的境遇也许并不是她们的错,甚至让人同情,而为了渲泄,将情感寄托于虚拟的网络空间,进行所谓的网聊、结交网友也显得无可厚非,让人可以理解,然而在选择网络时,精神率先出轨,继而钟情迷恋“一夜情”的做法,却让人深感不解。

纵观12起抢劫案,我们会清楚地发现,在放纵自己、游戏人生的同时,为了麻痹自己,为了寻求感观上的新鲜刺激,这些抱有复杂心理的富有女人们,面对良莠不齐的网络交友,自身呈现出了高度的不设防状态,并丧失了起码的警觉。短暂的相处,她们就可以告诉对方自己的家庭状况,甚至自家的详尽住址,这无啻于在赤裸裸地告诉对方:“我家没人,大门向你们敞开着!”自家的大门洞开,“苍蝇”和“毒蛇”也就跟着进来了。如果她们知道网上的那名帅哥,居然会是一个因犯下杀人罪而正在服刑的罪犯,相信,她们绝不会也不敢与之如此亲密地接触……

针对这起系列抢劫案,警方特别提示:网络交友要慎重,切不可轻举妄动,更不要迷恋什么“一夜情”,身体的放纵,并不能拯救心灵的孤单……

有的女学生看了传单后捂着嘴巴偷笑有的则表现出鄙夷神色,学校认为此举有些不妥

时报讯(记者胡非非)征婚、交友这类广告似乎只有在社会上的婚介所和一些成人交友网站上才能看到,但昨日中午,记者却在中山大学校园内见到了赤裸裸的交友广告:由广州某文化沙龙中心策划执行的交友广告传单在大学生中公然派发,引发了不小的争议。

昨日中午12时多,在中大第五食堂旁边的宿舍区大门口站着的一名年轻女孩却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该女孩上身套着一件大号的白色T恤,胸前上面印着“青年企业家,诚寻80年代可爱女孩”的字样,中间是“寻人”两个大字,下面则是电话和网址。T恤后背印着一些介绍字样。女孩手里还拿着一叠绿色的宣传单,见到长得比较靓丽而又是一个人走路的女学生就迎上去,递上宣传单。但对于有男同学陪在身旁的女生,即使长得再好看,女孩也不会发传单。

记者上前拿过一张对折的宣传单,封面上的“寻伊启事”颇有诗意:青年企业家,茫茫人海中,寻找生命中,共同分享精彩人生和成功喜悦的她!第二、第三页则是“一号男主角”和“二号男主角”的个人介绍。封底则是策划并执行此次征友活动的广州某文化沙龙中心的情况简介。

该女孩说,派发宣传单是公司搞的活动,她只是做兼职的,从昨日上午11时30分发到中午1时30分,其他的情况一概不知。12时50分,记者又见到同样派宣传单的另一名女孩。

对于在大学校园内公开派发传单,大学生们表现得很无所谓。“发传单应该只是个噱头吧,看传单上有网址嘛,可能是希望通过交友来增加点击率,从而增加网站的名气吧!”一名男学生拿着传单轻扫了一眼说。

“这不就是社会上的那种征婚广告吗?真有意思,派到我们这里来了。”一名矮个女学生看了传单后捂着嘴巴偷笑。与她同行的一名女生则表现出鄙夷神色,“骗人的,反正我不会自投罗网。”

多名接受采访的女学生表示,校园里虽然经常有派发传单的,但还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交友宣传单的。一些学生认为这不过是有人无聊到校园里找乐子;但也有一些学生认为,这是社会上有些男人把目标盯上了在校大学生,但这些男人是否“真心”就难说得很了。

受访的大部分女大学生明确表示,不会轻易相信这样的广告,她们还是比较向往校园里的纯真爱情,找男朋友的目标集中在本校学生身上。

中大妇女与性别研究中心主任鲁英说,社会上的沙龙中心在不违法的情况下,按照行业操作规律在社会上帮人征友无可厚非,但这样的宣传单如果派到高校校园内来有些不妥。

鲁英说,从女大学生自身来说,她们还处在成长、学习阶段,主要的任务是学习,目前还没有要到社会上交友的地步。

广州市妇联权益部有关人士表示,其实把征友宣传单派发到校园内就跟社会上的街头派发各种小广告一样,不过是商家做生意的一种方式。但对于这样的交友方式必须慎重对待,以前曾有打着交友旗号骗女大学生到不良消费场所的情况发生。这类情况必须靠大学生自己把握,一方面要学会辨别,另一方面也要谨慎保护自己。

晨报讯(记者冯勇)阎辉杀第二个人后被警方抓获,被警方称之为极度危险人物的他目标是要杀100个人。

手黑、心狠、冷静,这是有着十多年刑侦经验的沈阳市铁西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李玉国对阎辉的评价。

这个杀人后在现场墙上刻下“杀一百人”字样的人,昨天在看守所里说:“想到警察看见我刻在墙上的字时的表情我就兴奋,杀人就是一种游戏,我压根没想过停手。”

阎辉杀害的第一个人是46岁的沈阳人李某,这个长时间在外地工作的人生前每次回沈阳都会去舞厅跳舞。

报警的是李某的儿子,10月9日凌晨1时回家的他发现自己的母亲已经死在了铁西新区齐贤南街奶奶家的客厅里。

警方在现场勘察发现,凶手手段极其残忍,被害人双手被绑身中32刀,随身饰品、手机被抢走。

随后,根据手机贩子的描述,警方确认阎辉(男,28岁,沈阳市于洪区人)有重大作案嫌疑。

10月26日16时30分许,铁西刑警大队再次接到报案,铁西新区锦工街有人被害。

被害人赵某(女,22岁,铁岭市人),死在卧室中,身中十余刀,室内有翻动痕迹,随身饰品、手机、银行卡等被抢走。在杀人现场,嫌疑人刻在墙上“杀一百人”四个字。

赵某男友10月25日晚上与同事聚会没回家,第二天白天给女友打电话始终无人接听,晚上下班回家就发现女友死在家中。

经勘察,与第一起命案相同,这又是一起以侵财为目的的特大抢劫杀人案。警方通过秘密调查,最终确认这起杀人案件的凶手同样是阎辉。

10月27日,警方确定了阎辉的藏身处后,将这个后背文着钟馗,眼睛上文着蓝色眼线的嫌疑人抓获。

同时,警方在阎辉的藏身处找到作案用的匕首和枪刺以及戒指、耳环等赃物。

经审讯,阎辉交代两起杀人案件都是他在歌舞娱乐场所盯梢,尾随受害者进入家中下手的。

原来,阎辉在于洪区盯上了一个老板,想对其下手,但由于没有交通工具无法对开车老板进行盯梢,于是想到要搞辆摩托车。

他看到被害人赵某男友脖子上的金链子,想抢到后换台摩托车,于是决定对赵某男友下手。

尾随赵某到家后,他并没有发现赵某男友,于是将赵某杀死,在墙上刻字后等赵某男友回来,在等待了1个半小时后才失去耐心离开。

阎辉(冷笑):“不知道,幻想警察看见我刻在墙上的字时的表情我就兴奋,杀人就是一种游戏,我压根没想过停手。”

阎辉(瞪着眼睛):“那没用,杀人其实很轻松,只要心狠下得去黑手,谁也不好使。”

阎辉(晃了晃脑袋):“打麻将、喝酒,就是放松一下,不是害怕,我杀人从不害怕。”

阎辉:“我活腻了,就是不想活了,钱不钱的是小事,我杀人,没有原因……”

警方分析,阎辉从小因缺少父母管教早早步入社会,曾因吸毒被劳动教养,可能带有浓厚的报复社会的情绪。

杭州日报10月26日的新闻故事《寻妻的故事》,讲述了在余杭崇贤打工的云南人阿洪虐待老婆阿珍,阿珍忍无可忍离家出走后,阿洪捏造种种荒诞不经的情节欺骗大家,甚至诬陷两个老乡强奸其老婆。昨天,记者从贤崇派出所了解到,阿洪竟然涉嫌强奸其养女,刚刚被批准逮捕,阿洪的丑恶嘴脸原形毕露。

事情发生于11月7日早上,刚刚下班的阿洪给养女阿萍打电话,要她去出租房给弟弟做早饭。16岁的阿萍平时住在企业宿舍。赶到父亲的出租房一看,其实早餐已经做好了。于是三人在一起吃早饭。吃着吃着,阿洪又提起老婆阿珍失踪的事,并认为阿萍知道她的去向,执意要阿萍去找她妈妈。阿萍说不知道,于是双方吵了起来,

激烈争吵中,阿洪竟然将阿萍的双手捆绑起来。在阿萍反抗时,阿洪动手打了阿萍。被捆的阿萍趁机逃出出租房,阿洪在后面追赶。没跑多远,就碰到附近一个邻居,邻居责问,为什么要这样捆绑女孩子?阿洪说,他在教育女儿。

阿萍被拖了回去,阿洪竟然将其双脚捆牢。阿洪将七岁的儿子赶出了家,然后将阿萍扔到床上,强行撕开阿萍的衣裤……

阿萍带着身上的伤痕,哭着离开了出租房回到了宿舍。这一刻,她想到的是死。她向同事要了吗叮啉,先吃了一粒,后又服下一整板。但感觉药没反应,于是拿刀割腕。同事阻止了她,她将刀藏在身子下,趴在床上伤心地哭。后来,她又割腕,流出的血凝结了伤口。

吃药、割腕都死不成,于是阿萍作出了正确的选择,当天下午两点多,她去崇贤派出所报了案。在派出所里,阿洪竟然无耻地否认。

据法医鉴定,阿萍的处女膜已有陈旧性破裂。阿萍伤心地说,在她8岁时,就被养父阿洪强奸过。警方对阿萍体内的遗留液作DNA比对发现,阿洪已涉嫌强奸养女阿萍,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另据了解,出走的阿珍至今尚未回家。目前,由于阿珍出走,阿洪被逮捕,阿萍还无力抚养弟弟,7岁的弟弟一时无人照管,崇贤镇政府已暂时将小孩寄养在镇敬老院,并积极与云南方面阿洪的亲属联系。无辜的孩子在等待他妈妈早日归来。

本报讯家庭矛盾最终酿成血案。祝有福提刀刺死前妻后,昨日在市一中院受审。当地上百村民知晓后,不仅凑钱给他请律师,并闻讯赶来旁听,递交“请求书”,请求法官对其从轻判决。

据指控,今年8月8日上午8时许,祝有福来到前妻吴琴(化名)在九宫庙的住所附近,10余刀将其刺死。他因此被指控犯故意杀人罪。祝有福当庭承认自己杀人的事实,同时表示此举是被逼无奈。

祝有福18岁的儿子小庆(化名)向父亲提出5万余元的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据称,小庆只在法庭停留了几分钟,就没再露面,随后电话也无法接通。

祝有福是否有法定的从轻情节,成了庭审的辩论焦点。小庆聘请的律师表示,祝有福离婚后仍对吴琴纠缠不休,以至故意杀人,情节恶劣,应从重判决,直至判处死刑。他说,祝有福声称吴琴骗光了他的钱没有证据证明。

而祝有福的辩护人段进军律师则认为,祝有福有从轻情节,他长期受吴琴欺压,走投无路之下才临时起意杀人。为此,段律师还把有上百村民联合签名,请求对其从轻判决的请求书提交法庭。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