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2005全球政治:审判萨达姆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7 14:18:20

据老李头介绍,他有两个儿子,现在孙子都长大了,孩子成家后,他和老伴就自己单过。因为今年家乡的庄稼淹了水,粮食不够吃,老李头只好丢下老伴,跑来深圳想跟几年前那样捡点破烂,来了之后发现,自己身体不好,捡不过年轻人,只好当起了乞丐,和十几个乞丐老乡在清水河租了间房子住,至今他都没跟家人说自己是在做乞丐,因为这在家乡是“丢人的事”。

在深圳的春节,老李头根本没打算怎么过。俗话说,“乞丐过年也要歇3天”,但老李头只想趁着春节人多多讨点钱,一天也不歇。年夜饭准备免了,因此听说有免费年夜饭吃,就特意从清水河一路赶到了华强北,可是从5点一直等到6点多,仍然没有人领他去吃饭的地方,老李就着急了,看到有乞丐陆续离开,他跑到记者面前问:这年饭是不是吃不上了?记者一再向他保证能吃上,但要等等,实在吃不上记者呆会给他买包子吃。

可是当宴会在7点左右开始时,记者却在华强北连找两圈也没找到老李头。也许老李头以为,这其实只是一场骗局,连带着对记者的失望,空着肚子走了。

瘸子老尹是个开朗的中年乞丐,虽然瘸了一条腿,但还是担负起了赡养多病的老母、供儿子上高中的责任。

从1998年开始,老尹每年都到深圳来“讨生活”,老婆在家照顾老人和孩子,伺弄着几亩庄稼,农忙时瘸子老尹就回去帮帮忙,连带着也顺便把春节没一起过的日子补回来,不过那时就“没那个气氛了”。

在河南农村,过年的风俗是在年前蒸很多馒头、包子。老尹家穷,春节时才能去割点肉,但不敢割多了,就2斤,还要赶着肥的割,好回去炸点油出来,多半的肉则留着包饺子。瘸子老尹晃晃悠悠提着2斤肉回家,灶上一炒菜,满屋子全是肉香味。这个时候,孩子是最高兴的,瘸子老尹记得孩子还小时,大年三十贴春联和包饺子,起床后就吃饺子,然后贴窗花,孩子最爱跟在奶奶的屁股后头抢着贴,尽管日子艰难,不过很温暖。

但瘸子老尹已经几年不知过年的滋味了,每年春节,他都和别的老乡一样不回家,也就无所谓年不年的,还和平时一样凑合着下点面,顶多打个蛋。“你要心里想着在过年呢,那心里就不好受了,不如不想。”瘸子老尹说着,苦涩地笑了。

中新社昆明一月二十八日电(张敏)北京时间二十八日十五时,正是中国传统节日春节的除夕之日,云南丽江永胜县境内发生里氏四点七级地震。

云南省地震局官员介绍,地震发生在永胜境内,地震发生在北京时间二十八日下午三时零二分零三秒,位于北纬二十六点一二度,东经一百零四九度,震级四点七级

据悉,地震发生时,云南丽江地区震感强烈,但尚未接到人员伤亡消息的报告。此次地震距上次丽江大地震正好十周年,并发生于当地地震十周年纪念活动之前。(完)

本报讯13年前,贵州一男子因口角纠纷,开枪打死人。随后,他在家中筑“暗室”藏身,直到村民举报。1月23日,记者从贵州独山县警方获悉,该男子已被刑拘。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当中。

据了解,1992年6月13日早上9时许,贵州独山县城关镇翁桥村村民周维建,和一同村人发生争吵,双方从家里拿出了火药枪。随后,周维建开枪将对方打死后逃跑。

潜逃27天后,周维建回到老家,找来铁锤和錾子,用水透湿墙身,挖了一个六七平方米的“暗室”。从此,周维建开始在暗无光亮的“暗室”里躲藏起来,并要求家人不准声张,每天由妻子定时送饭给他吃。

后来,周维建让妻子叫人在“暗室”四周修起了一人高的围墙,建了一个“瞭望哨口”,从那可以看望自家周围方圆数公里的范围。随后,周维建让家人买来了两条狗看门。

直到2005年10月24日,周维建被人发现。当天晚上9时,当地再次出动30余名民警将其抓获。

据《重庆晚报》报道黑龙江省牡丹江师范学院外语系大二女生黄文俊自去年6月末轻信网友离校出走,并随后遭到卖淫团伙劫持至今,已经7个月。由于校方和警方的相互推诿,其父黄龙跃在这7个月里,几度辗转北京、宁波、广州、三亚、海口,孤身万里寻找女儿,却仍然未果。

2005年6月26日中午,黄文俊被网友许军约出,谁知一去未回。27日,校方通知家长黄龙跃说:“你女儿跟有钱人走了。”28日,黄龙跃前往派出所报案。随后几天,学校、派出所及黄龙跃在火车站、网吧等地查找许军,毫无进展。

7月2日,黄文俊室友接到她的电话,并长谈达40分钟。黄文俊称,她已经到了北京,并在一个地下室住了6天。她是趁许军外出时打的电话,但没有透露具体位置。

黄龙跃立即向警方报告,但警方称无法查明电话来源。8月4日,黄龙跃和牡丹江市公安局干警、牡丹江师范学院保卫处人员一起前往北京,并无收获,于12日返回。

9月1日,黄龙跃独自前往北京,再次寻找,得知顺升歌厅有人见过黄文俊。黄龙跃随即于9月13日返回牡丹江市,要求出警。但警方称此事最好由学校出面。

黄龙跃9月22日跪求牡丹江师范学院,仍未得到答复。10月11日,《牡丹江日报》对此事予以报道,而牡丹江师范学院却在10月29日作出对黄文俊的《退学决定书》。

12月1日,知情人透露,黄文俊等已去了宁波,而且她遭到许军等人劫持,他们对外以“夫妻”相称,可能被迫从事卖淫或欺诈的犯罪活动。

此时,学校、当地警方都表示不愿去宁波。12月3日,黄龙跃独自前往宁波,并找到了女儿的暂住地点蹲点观察,夜间发现数名男子将黄文俊夹在中间行走。

但黄龙跃未敢相认,只是向当地警方报告。遗憾的是,警方并不出动,无奈黄龙跃向浙江省公安厅指挥中心报警,此举让当地派出所“很有看法”。当地派出所干警前往该犯罪团伙的暂住地,并踢开房门,黄文俊等人均在屋内。

民警走后,面对屋内犯罪团伙的虎视眈眈,黄龙跃毫无办法,眼睁睁地看着几个身强力壮的男子将黄文俊强行拉上了出租车后离去。黄龙跃因此重病一场。

12月7日,黄龙跃只得回到牡丹江市,希望能得到本地警方的帮助,但警方认为,最好找学校。然而学校明确表示不再过问此事。

黄龙跃在12月21日第四次前往北京,侥幸碰上了另外的知情人。据透露,许军、按某、李某等卖淫团伙可能已经暂时分解,分别前往广州、三亚两地,但具体位置不明。随即,黄龙跃前往广州寻找未果,今年1月15日到海南三亚,20日返回海口。黄龙跃如今不仅线索全无,而且债台高筑。

黄龙跃说,他万般无奈之下公布了女儿的姓名及照片,希望广大网友能够留心,一有消息,就立即通知他。

河北省蠡县留史镇曾是一个全国知名的皮毛大市场。在这里,谈起王兵恶行,不少人至今后怕。

只有小学文化的王兵,原来只是留史镇西曹佐村农民,今年37岁。1998年,王兵办起羊绒托运站,向运输车辆强行收取“线路费”、“保护费”、“服务费”,如敢不缴纳,轻则扣车、卸货,重则砸车、烧货、伤人。有一名个体运输户因未给托运站缴费,被王兵团伙砍断右手筋,烧毁汽车。

谈起王兵等人在留史的嚣张程度,有的干部群众至今还记得。几年前,留史镇一个干洗店老板在给王兵妻子的羊毛衫干洗时没有洗干净,双方发生争执,结果王兵妻子打电话召集一批打手,手持片刀追砍干洗店老板。干洗店老板跳楼逃生摔伤,被送到医院。王兵又带领10余人追到位于镇公安分局旁的医院里,在民警在场的情况下仍要砍人,最后被民警带离。

王兵团伙作案手段残忍,不计后果。20世纪90年代末,王兵在经营托运站期间,想挤掉另一托运站负责人刘树文,就通过他人警告刘树文的弟弟刘树武托运站不要开业了。遭到拒绝后当天晚上,王兵就指使同伙张彦庆开枪将刘树文打成重伤。为争夺蠡县荆邱皮革市场,他还先后找人开枪将竞争对手李更新、戴士伟击成重伤。

在留史,王兵对于一些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也不放在眼里。1997年到1999年间,蠡县公安局留史分局原局长张春辉多次组织警力对王兵团伙的违法犯罪行为进行查处和打击。为了报复,王兵找到宋广生准备炸药,再由王纪元携带炸药到张春辉家实施爆炸。炸药在张家两次炸响,张春辉幸亏不在屋中,大难不死。

王兵团伙的恶行引起了河北省甚至公安部的高度重视。据介绍,王兵涉黑案件是由公安部、河北省委政法委督办的,保定市还在1999年将王兵案列为严打第一号案件。1999年12月,保定市蠡县公安局根据上级要求,对蠡县留史镇西曹佐村羊绒托运站负责人王兵为首的黑恶势力犯罪团伙进行了立案侦查。

没想到,在案件侦办中,警方竟难以得到有关部门和社会上的配合。一位原专案组人员说,留史镇皮毛托运市场混乱,同当地交通部门有关,查王兵案件必然涉及交通部门,可交通部门并不配合。此外,由于王兵团伙在当地影响巨大,一些受害者谈“王”色变,这些情况都导致王兵案件取证艰难。

王兵案件原来提出的是各部门协调办案,可案件没有办完,一些部门就撤了出去,只剩下专案组几个人孤军作战。在这种艰难的情况下,专案组排除干扰,查出了王兵在当地非法敛财,垄断羊绒运输线路,非法上路查货、查车、扣人、打人、烧车、强迫外地客商和本地个体运输户接受服务等行为,并将王兵等团伙成员十余人送上法庭。可令专案组没有想到的是,此案真正的困难才刚刚开始。

王兵涉黑案首次开庭时,蠡县法院称有两名辩护律师没有出庭,开庭中断。办案民警将王兵带出法院时,有的围观者起哄,对王兵说“一路走好”、“大哥保重”之类的话,显得极不正常。经过艰苦努力,蠡县法院终于在2002年4月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多项罪名,判处王兵有期徒刑19年。与此同时,专案组继续深挖王兵团伙余罪,又查出了王兵团伙对留史公安分局原局长家实施报复性爆炸等犯罪行为,一批在当地群众中产生恐慌的涉爆涉枪重大积案得以告破。就在这时,一系列更“蹊跷”的怪事接踵而来。

2002年夏天,警方将涉嫌对留史公安分局原局长家爆炸案提供炸药的重要证人宋广生抓获。在监所有关人员的帮助下,宋广生以得脑血管病需要住院治疗为由,被送到县医院。不久,有人称“县医院条件不好”,宋广生需要送到保定市的医院。当时,此事引起了曾指挥侦办此案的原县公安局长段荣才的警觉,他认为宋广生是保定人,这样重要的嫌犯不能在保定治疗,对此表示强烈反对。时任县公安局领导也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决定将宋广生转到保定市监狱医院,然而宋广生“不无巧合地”第二天就从医院逃脱,械具与脚镣都扔在病房中。

宋广生至今下落不明,使整个案件又发生了新的变化,串供、翻供随时可能发生,为新的庭审增添了障碍。2004年,公安机关依法直接对王兵团伙漏罪追加起诉,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让办案人员没有想到的是,王兵团伙成员当庭翻供,并称原来的供述是刑讯逼供而来。办案人员注意到,候审管理不严:开庭前,王兵团伙犯罪成员在候审室里被羁押在一起,互相交头接耳;休庭期间,王兵的哥哥还被法警领到候审室,单独同王兵谈话十几分钟。

2004年6月,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作出判决,以故意杀人罪、爆炸罪等罪名判处王兵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其余团伙成员分别被判处死刑、无期徒刑等不同刑罚。

一审判决后,王兵提出上诉,案件进入二审程序。怪事又发生了:据王兵团伙成员王纪元说,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一名审判员在提审他时,见面就骂:“我告诉你,中院的判决我已经推翻了,全部作废。你小子不要整天想着立功,整天诬陷别人……再胡说八道,定你个诬陷罪……你会在监狱里度过此生。”王纪元曾为专案组提供大量线索,为侦破王兵团伙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在这种情况下,办案人员联名给省委政法委写信反映这一情况,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撤换了这名法官。不久,上级检察机关转来关于王兵案发还重审的退查提纲。2005年6月,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给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函称一审审理的王兵案件“有问题”,由于宋广生在逃,爆炸案与王兵是否有关证据不足,许多情况需要重新核实。

当初的专案组一位负责人说,王兵案件是保定市打黑除恶的一面旗帜,公安部和河北省委高度评价此案,当初办案的蠡县公安局长段荣才被公安部授予全国二级英模,可这起案件却至今没有画上句号。关于检法部门的疑问,有足够证据证明串供问题的存在和个别政法干部的人为因素干扰。此外,王兵涉嫌犯罪的证据都形成了链条,如果把王兵同杀人、爆炸等案件分离,将使有组织犯罪割裂为个案,就失去了打黑除恶的意义。

为什么王兵案件办理如此艰难,一些办案人员感觉到,这同王兵黑恶势力背后的深层次保护力量有关。

曾在留史公安分局工作过的一位公安干部说,1998年,留史先后取缔了多家非法垄断的行业,打击处理一批不法人员,王兵的托运站也在取缔之列,结果王兵的托运站重新开业,有关部门始终支持、保护他。1998年,王兵的团伙成员持刀砍人,被警方抓获,在王兵的活动下,这些打手没有追究刑事责任,只给了行政拘留的处理。王兵领人持刀公然到医院砍干洗店老板时,曾被民警带走,最终由于个别领导干扰,没有任何处理。

蠡县公安局曾写了一份有关王兵案件保护伞的情况报告,提到了县交通局运管站有关领导及工作人员,但至今没有结果。当王兵被捕后,为其活动的有北京某国家机关的干部,甚至还有记者。王兵案件的取证十分艰难,有群众担心,万一王兵出来,当初出证的证人的安全无法得到保证。群众的这些担心不无道理:1999年3月,在县人代会上,一位人大代表曾揭露不法分子为非作歹的事实,事后他儿子的一条腿被打断,家中还留下一封恐吓信。此后又发生留史公安分局局长与县交通局副局长住宅爆炸案,一时间弄得大家人心惶惶。

专案组负责人说:“一审判决出来后,有的办案民警眼泪都掉下来了,这么多年办案太难了,辛苦没有白费。没想到拖到现在都没有结果,专案组都解散了,许多办案人都换岗了,真不知道这起案件到哪天才能见亮!”来源:半月谈

新闻回放:2005年6月18日凌晨,汪清县拥有千万家资、号称汪清首富的恒信建筑安装有限责任公司第六项目部经理蔡宽锡及妻子、22岁的儿子、16岁的女儿在家中遇害身亡,保姆身中3刀,幸免于难。灭门案震惊延边,被列为公安部督办案件,警方悬赏10万元缉拿凶手。2005年7月24日,警方在汪清县将年龄最小的犯罪嫌疑人孙某抓获,次日又将逃往珠海、青岛两地的另外3名犯罪嫌疑人田子文、王博伟、倪迎秋(女)抓获。其中田子文、倪迎秋二人为夫妻。4嫌犯均为汪清县无业人员,进入蔡家行窃时惊动了蔡家人,搏斗中蔡家4人遭害。

本报延吉讯(记者杨威)震动延边的汪清灭门惨案昨天在延边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法院以抢劫罪判处主犯田子文、王博伟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全部财产;以抢劫罪判处从犯孙某有期徒刑7年,并处罚金5000元;以抢劫罪判处从犯倪迎秋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1万元。在庭前调解阶段,被告孙某的家属向受害者赔偿了1万元,受害者撤销了民事赔偿要求。4被告目前还未提出上诉。

公开宣判原定在昨日9时。但开庭前先进行了民事赔偿的调解,开庭时间延后。

9时,在法官的主持下,4被告的家属和受害者蔡宽锡一家的家属以及幸存的保姆高明福坐在一起就民事赔偿进行协商。受害者蔡宽锡一家的亲属在开庭审理时提出了赔偿70余万元的诉讼请求,保姆高明福提出了赔偿1万余元的诉讼请求。对于这个要求,被告的家属向被害者家属表示万分歉意,充分理解他们的心情,年龄最小的被告孙某的父母当场拿出1万元钱进行赔偿,其中6000元赔偿给蔡宽锡的父母蔡奎彬、李敏玉夫妇,4000元赔偿给保姆高明福。而另外3名被告的家属则表示赔,但家里条件差,实在没有钱。最后,蔡家和保姆高明福都放弃了其他赔偿要求。

9时40分左右,法庭开庭,由于是公开宣判,所以旁听席上坐满了前来旁听的4名被告的家属和受害者的家属。4名被告被带到法庭上来时,不断地朝旁听席上的家属张望,他们的家属也一直盯着4名被告,眼中都含满了泪水。

4被告被带到法庭上后,主审法官当庭宣读判决书,4被告一直低着头,当听到田子文、王博伟被判处死刑时,到庭的田子文的父母掩面哭泣,王博伟的哥哥弟弟都流下了眼泪。

坐在另一边的被害者蔡宽锡的父母、哥哥、妹妹也泪流满面,一时间,法庭上充满了低沉的哭声。

与家属们哭声四起的场面相比,4个被告的反应平静得多,无论是听到死刑还是有期徒刑,他们始终低垂着头,没有什么反应。当公布完判决后,法官向4名被告宣读他们有在接到判决书10日之内上诉的权利,但他们没有任何反应。

宣判之后,法庭宣布闭庭。当法警带着4个被告离开法庭时,被害的蔡宽锡一家的亲属们大叫着冲了上去,情绪激动,法警们拦阻他们,并将4个被告带走。

本报讯(记者谭遥通讯员蒋旭)昨日下午,嘉陵江大桥边,一位六旬老太跌下约15米高的悬崖,卡在建筑缝隙中。20分钟后,老人被消防队员救起,但已经死亡。

下午4点10分左右,记者赶到嘉陵江大桥南桥头时,三名消防队员已系着安全带下到崖下,桥头围满了看热闹的群众。

失足掉落的老人被困在崖壁与一小楼的墙壁之间,头卡在二楼,而下身悬在一楼。老人所在位置距桥面约15米高,一旁便是轻轨车站。消防队员到达时,老人已没了动静。

据目击者梁先生回忆,事发下午3点50分左右,他正在桥头遛狗,和老人大约10米距离。“我看到她时,她已站在护栏外,崖边缘只有半米宽。她来回地走,像是在散步。”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