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党内罢免撤换制度试水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07:16:14

对于股指回落,机构的解释来自3方面:其一,对“新老划断”的担忧。目前已完成股改和正在进行股改的公司已占到市场总量的二成,部分投资者在加速股改和“新老划断”启动上划等号;其二,场内机构基于获取高对价的考虑,不愿推高相关股票价格;其三,前三季度市场走高过程中,积累了较多问题需解决。

从估值的角度来看,多数机构投资者倾向于认为,在考虑了A股的含权价值后,A股市场与国际市场相比,估值基本合理。

从目前情况看,沪综指市盈率为18.3倍,深综指市盈率为24.87倍,上证50(资讯行情论坛)指数市盈率为13.11倍。以30%的对价率推算,沪综指含权市盈率为14.08倍,深综指含权市盈率为19.13倍,上证50含权市盈率为10.09倍。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机构对于A股的估值多以相对估值来衡量,即往往将目前A股与美股、港股市盈率作为对比标的,进而得出结论。由于机构对于美股、港股前景的分歧,进而导致对A股前景的不同看法。

至于是否行情会在四季度出现,机构看法相对对立。部分机构认为四季度市场已进入熊牛转折期,股票资产属性的恢复将推动一轮大牛市的运行;也有不少机构认为,目前A股市场反转条件仍未成熟,在宏观经济减速、企业盈利增速放缓、原油价格高企及市场扩容压力逐步释放等因素影响下,在1000至1200点的底部区域仍需反复夯实。

从具体投资对象来看,多数机构认为蓝筹股略有低估。不过,对于蓝筹股的周期、非周期品种各有看法。

部分机构认为,钢铁业明年甚至可能出现六成以上的利润下滑。近期国家统计局高级统计师江源在统计报告中指出:“钢铁、化工行业利润增长出现周期性拐点。钢铁行业3月份以来利润逐月走低;化工行业9月份当月利润首次出现负增长。”而在对利润增长图景描述时,仅认为“电力行业利润将继续快速回升”。外资行花旗认为,中国目前股市不具有牛市行情的基础,但看好航空、汽车、房地产等行业股票。

现在,再谈“边缘化”已经不合时宜了中国股市正在重新回到舞台中央。

11月10日,股权分置改革工作座谈会召开。会议突出强调了“国家将在保持资本市场稳定发展的基础上有序推进股权分置改革”。

事实上,在整个金融市场改革的全局下,当中国货币市场改革和商业银行改革已经进入预定“轨道”的时候,资本市场改革和稳定毋庸置疑地再次成为管理层的重中之重,因此中央政府加大改革力度并不让人意外。

高盛(亚洲)有限责任公司的中国经济学家梁红认为,2003年底,决策部门决心要解决银行的问题,当时好像觉得股市的问题不是那么要紧,可以放到后面。但是现在来看,这些都是互为因果的,金融改革的各个环节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

证监会主席尚福林、国资委主任李荣融、商务部副部长马秀红、央行副行长苏宁及一些地方政府副省级领导参加了这次会议,同时,135家地方国企和39家央企领导也都全部参会。

这天上午,证监会主席尚福林和国资委主任李荣融作了重要讲话;下午广东省、上海市两个股改推进速度最快的地区作了成功经验的介绍;随后做过股改的公司代表也在会上表态、介绍经验。据悉在会上发言的是长江电力和顺鑫农业两家公司的高层。

此次股改座谈会上的一个重要信息是,135家地方国企和39家央企要积极股改,这些公司要尽快做出股改方案并及时作出申请。有分析人士评价,这是最主要的也是最核心、实质的内容,如果这135家地方国企和39家央企都成功股改,那么股改就基本完成了市值的70%以上。

“很显然,股改的一部分主导因素对改革的认识还不足,这降低了改革推进速度。眼下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国有控股公司股改相对滞后,这已成为改革最主要的瓶颈。”一位市场人士谨慎地评价道。

而要求各地方政府相关负责人参会,一个很明显的目的就是:在改革的关键时期,只有地方政府真正理解和落实股改政策,地方国有控股公司股改的积极性才会被迅速调动。

据本报了解,目前浙江省已经开始执行中央政府的意图,该省国资委已发出通知,要求全省25家国有控股上市公司11月10日之前上报股改计划。

从今年4月29日到11月11日,共有240多家、占市场四分之一市值的公司启动了股改。但值得注意的是,许多有条件进行股改的公司,尤其是一些大市值公司,至今还在“等等看”。

而这些“大市值”公司股改的展开,直接关系着股改完成的进度和效果。某种意义上,股改完成的效用就是中国股市的未来。

此外,在这次会议上透露出的另一个重要信息是,此前一直期待中的股改补充文件可能不会再出了,但相关的配套措施将会很快跟上来。例如管理层激励问题,推出G股指数、G股交易办法和融资办法等等。

现在看来,已经实施了7个月的股权分置改革,的确已经进入一个关键的时期。

在投资者方面,股改公司的投票率已经从开始的40%甚至50%,下降到现在的平均10%多一点,有些企业的投票率甚至只有百分之几。一位参与股改的人士坦言,“这样下去那些散户集中的公司股改成功的可能性岌岌可危。”

在公司方面,一些企业表现得也并不积极。天一证券投行部人士告诉记者,很多客户都在看,并不积极。因为地方国资部门和大股东的态度并不明朗,同时一些国企认为对他们来说改不改对企业没什么关系,他们也看不到好处,宁愿采取观望态度。

“从企业来说,在国资部门那里很有压力,对价空间也有限,最重要的是与散户沟通的代价太大。做一个项目公司花300万肯定是要的,这也是一个不小的压力。”一位为上市公司做投资者沟通的人士指出。

相比较而言,民营企业反而在股改上走得更快一些。浙江目前以28家公司开始股改在全国位列前三,但是这28家公司中竟然没有一家是国有控股的!

可以说,目前的这种情况已经开始让业内普遍对股改下一步的进程充满担心和忧虑。

另一方面,A股边缘化的地位也不能再继续。如果从固定资产投资这一块来看,2004年大概只有1.5%的融资是来自股市的,而且去年内地企业在海外的融资第一次超过了国内,“或者我们可以说A股已经被边缘化了”,梁红在年初接受本报专访的时候曾直言。

今年,由于股改的进行,市场上的股票发行一直处于暂停状态,没有新的增量资金进入已经让市场失去了应有的活力。“如果股改不加速,市场会一直持续这样的状态”。

两周以来,上证指数的低位徘徊正在考验市场脆弱的信心。10月26日,上证指数跌破千一大关,报收于1097.16点,半年线亦被轻松击穿。11月10日,股改会议召开的当天,沪指离千一还有10余点。

新华社在10日晚关于股改会议的新闻通稿标题中鲜明点出“股权分置改革进入关键时期,国家将在保持市场稳定的前提下有序推进改革”。

这是一个再明确不过的信号:在股改推进过程中,保持市场稳定是管理层极其重视的要素。

北京首证的一位分析师告诉记者,监管层让投资者相信,股改并不是要以市场下跌为代价,市场稳定也是股改推进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里面的逻辑关系很清楚,如果市场持续下跌,投资者失去信心,投票率下降,股改成功的可能性就不大。反过来,即使股改完成了,市场因下跌而崩溃,股改也不能称之为成功。”因此,这位分析师认为,下一步很有可能会提高对价,谨慎开放融资市场,甚至加大二级市场的护盘力度。

同时,中国股市还面临另一个重要问题,外资正在加大对中国A股市场的进入力度。11月10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宣布批准美林国际增加QFII投资额度2.25亿美元。至此,QFII的投资额度增至45.75亿美元。国家外汇局官员表示,接下来将加快QFII额度的审批步伐,尽快完成60亿美元扩容额度的分配。

事实上,外资在中国市场正在呈现出杠杆效应——以不大的资金规模逐步掌控中国资本市场的话语权。也因此,它们的每次动向都成为市场关注的重点。

他们最近的动向更值得关注,从上个月开始,外资金融机构正在加大对中国证券公司的收购和入股。国泰君安的金融研究员梁静指出,证券行业一旦向外资大规模放开,肯定会令外资掌握一部分资产定价的话语权,他们的投资理念类似于QFII,在市场当中的力量是不容忽视的。

“如果股改不能迅速成功完成,2006年底金融市场开放后,市场受到外资的冲击将会更大。而股改的推进是以市场稳定为支撑的。如果中国资本市场不能在股改过程中形成稳定的局面,在汹涌的外资面前将会很快失去阵地。”一家投资咨询公司的分析师直言。

实际上,资本市场的稳定在中国金融业改革的大环境下有着更深刻的含义。

目前,随着中国建设银行在香港成功上市、工商银行完成股改、中国银行上市前的最后冲刺以及城商行重组的展开,中国银行业的改革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而同样作为金融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的股票市场两年来却一直停滞不前,这显然不利于金融改革的进一步推进。

韩志国认为,中国金融体制没有股市的发展是不能理顺的。“现代市场经济是以资本市场为基础的经济。股市影响的不仅仅是股票,还影响着企业制度、社会机制甚至是社会信用。美国上市公司的数量只占国内企业的15%,但却控制着国家的经济命脉。所以,中国金融的改革重点应该放在股市上。”

中国建设银行10月27日在香港上市,成功募集资金92亿美元。但在一些经济学家看来这是无奈之举——在国内市场无力承担重任的情况下,只能退一步选择香港市场。

上海证券交易所研究所胡汝银博士直言,目前小而弱的资本市场导致金融市场和社会经济严重残缺。举一个形象的比喻来说,社会经济是一辆跑车,金融市场是跑车的四个车轮,而资本市场则是车轮之一。现在,资本市场这个车轮有问题,跑车的行驶自然会受到影响。

问题已经被看到并意识到其重要性。中国证监会副主席庄心一日前表示,研究解决资本市场的发展环境问题,也是在解决整个金融体系所面临的问题。

美国人史蒂夫·阿诺德日前在堪萨斯州南部发现一块重达1400磅(约合635公斤)的罕见陨石。

阿诺德为寻找陨石,足迹遍布多个国家。两周前,他利用金属探测器在堪萨斯州凯厄瓦县布伦纳姆镇附近发现这块大型陨石。目前,只有澳大利亚一块重达3100磅(约合1406公斤)的陨石和阿根廷一块1500磅(约合680公斤)重的陨石超过它的重量。

阿诺德说,“从审美角度看,它是那种让收藏家垂涎欲滴的陨石”,价值达到“7位数”。阿诺德还打算卖掉它,买主最好是博物馆或愿意完整保存它的人。

早在1949年,就有人在阿诺德发现陨石的区域找到过一块重达1000磅(约合454公斤)的陨石。

据美国国立自然历史博物馆介绍,数百年前,一块名为“布伦纳姆”的陨石在如今的堪萨斯州上空爆炸,碎片四散,总重量超过3吨。

本报记者徐俊勇颜莎为您摄影报道昨日上午10时许,一名外地来兰考研的老师打进本报热线称,前日下午,她在兰州市安宁区水挂庄XX淋浴澡堂洗澡时,听见隔壁的两人间里传来一对男女的嬉笑声,从他们的谈话中她听出,两人是附近某高校的大学生,随后,她还听到隔壁传来不堪入耳的声音,该名老师很吃惊:是不是这家澡堂为大学生提供色情场所?

昨日下午1时许,记者来到XX淋浴澡堂门前,看见门前的广告牌上写着单间2元。记者进入澡堂,一名男老板说:“洗澡吗?一个人两元。”记者问:“是不是情侣要双人间价格高一些?”老板回答:“只要洗,都是一个价。”老板告诉记者,这里有单人间,也有双人间,但来洗澡的大多要双人间,其中以大学生情侣居多。记者惊讶地问:“大学生也洗鸳鸯浴啊?”老板说,只要给钱,学生就可以到双人间消费。记者观察到,这家澡堂被两米多高的墙隔成小间,顶部没有任何隔音设施。

就在记者向老板问价格的时候,一对学生模样的男女提着洗澡用具从一个双人间里走了出来,两人在梳妆台前梳理完后手拉手离开了澡堂,记者也以澡堂的洗澡巾价格太高为由匆匆离开。记者跟踪发现,这对男女进了某大学的公寓门。记者上前亮明身份,采访对方对“鸳鸯浴”的看法,该男子闭口不答,而那位女学生面对记者的采访,大方地说:“我们已是成人,这很正常。”

就此事,记者采访了该高校的几名学生。大部分学生认为会造成不好的社会影响,但少数学生认为在校大学生都可以结婚了,洗“鸳鸯浴”也算不了什么。某高校老师就此表示,现在周边修建了许多出租房,还有双人淋浴,这给大学生情侣提供了方便,他呼吁有关部门应加对大学校周边环境的整治力度,还学校一个良好的环境。

新华网东京11月12日电(记者何德功)据共同社12日报道,日本岐阜县和爱知县两名少年服用抗流感药物“达菲”后,行动异常,并导致死亡。

科技讯美国东部时间11月13日(北京时间11月13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美国司法部目前正在集中火力打击知识产权犯罪,并且向美国国会提交了一份草案,要求将侵犯知识产权者投入监狱。

美国司法部长阿尔伯特-冈萨雷斯(AlbertoGonzales)日前表示,司法部已经向国会提交了一份草案,要求对侵犯知识产权者进行更加严厉的处罚,监禁时间和罚金数额都要增加,针对对象包括非法复制软件、电影、音乐和其它受法律保护的知识产权材料的人。甚至连那些仅仅是试图侵犯他人版权的人,也将和事实上已造成侵权行为的人一样受到起诉。司法部提出的这种特别条款吸引了美国很多律师、科学家和议员们的注意,他们正在考虑,这种条款是否会限制人们对信息的公平利用。

司法部提交的这份草案名为“2005知识产权保护条例”。该条例的设置目的就在于强化对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的处罚力度,特别是对那些重复侵权者。该条例还要求为调查员配备更多的先进调查工具。冈萨雷斯日前在美国商会组织的一次讨论会上透露了该草案的部分细节。他表示,在当前这一时期,科技的发展已经超过了美国政策的发展步伐,美国法律和政府的反应必须要得到更新。

本报讯(记者向勤摄影报道)昨日下午5时左右,一名男子在骑自行车经过二号桥时,突然停下车,坐在路边发了一阵呆,然后将全身衣裤脱完,双手不停地全身抓痒。两名巡警接警前来为其遮羞,却屡次失败……

见男子将上身脱得精光,双手不停地抓,好心的张先生上前问他怎么了,男子回答说,他刚才喝了一种什么水,突然就全身痒起来,实在忍受不了。张先生正要接着问,男子居然把下身也脱得精光,把脱下的鞋甩得老远,整个人躺在地上不停地扭动,双手在全身不停地抓。

赤裸全身的男子怪异之举,引得不少人围观。一些妇女挤进去看上一眼,又马上羞愧地挤出来。有人拨打110报警,两名成华巡警赶到现场,用裤子遮住男子下体。可男子很快就把裤子甩开,同时在全身不停地抠。反复折腾了几次,他就是不肯穿衣。有人说男子喝了酒发酒疯,为了让他清醒,巡警从附近提来两桶冷水浇上他的身。男子抓着水,抹到胳肢窝,抠得“刷刷”直响。

下午6时过,男子稍微安静了些,穿上衣服,不吭一声地朝锦江下游走去。巡警好心跟随了一段时间,见其再无意外之举才离开。

10月29日,一个穿绿围裙的美国老头成了武汉街头一景。原来,他正带领着数百名同样打扮的志愿者沿路捡垃圾。他说:“我希望这次活动不是‘做秀’,而是‘锦绣’,让我和我的‘哥们’一起‘锦绣’武汉。”他的“哥们”有的来自武警部队,有的来自武汉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高校,有的是下岗工人,甚至还有一个4岁的小朋友。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