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部规定少儿常规体检不得做胸透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4 11:21:30

徐加莉说,外资银行最感兴趣的是既熟悉中国市场,又了解外资银行管理的人。其中,在国外工作过,又在国内银行工作过的中高层是争抢重点。区域则以北京和上海需求最多。从2002年至今,仅他们公司就为外资银行“挖”过40个金融中高端人才。

“外资银行挖人的力度在不断加大。”秦季章指出,一个明显的趋势是,外资银行搜索目标已经从管理骨干向专业人才覆盖,例如零售业务、公司业务、资金交易等业务骨干;手法也日趋丰富,包括猎头寻找、私人介绍、公开招聘不一而足。花旗银行一位客户经理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团队中,从中资银行跳槽过来的多为“熟人介绍”。

“人才争夺战也从职场延伸到高校。在高校毕业生招聘现场,中外资银行碰头的情景越来越多。”秦季章说。

秦季章分析,那些“跳槽”到外资银行的中资银行人才,除了高薪诱惑,更看重的是全球性大银行为今后职业生涯提供的更广阔空间。比如,外资银行比较关注员工的职业生涯设计及长远目标,并据此进行有针对性的岗位锻炼。

在人才培养方面,外资银行也有很多独到之处。一位跳槽到某外资银行人士告诉记者,他报到后并没有马上被安排“任务指标”,而是先进行半年的带薪培训——相比之下,中资银行一般会要求人员一到位即投入繁重的工作,并且有相关业绩考核指标。

但中资银行也有一些优势。“大部分国内银行从业人员对机构忠诚度高,而且中资银行的福利保障一般比外资银行更优越。”中国农业银行广州分行一位中层人士对记者说。

“人才争夺背后的决胜武器就是人才激励机制。”秦季章说。对上市银行来说,股权激励已经成为一种新的人才制度选择。

日前刚刚推出股改方案的招行,虽然因为国家政策等原因,现在还不能对人才实施股权激励,但是股改是完善公司治理结构的重要环节,将为建立长期激励机制创造有利条件,从而为与外资银行的人才争夺战增添新的有力的筹码。

今年11月,交通银行也推出了股票增值权激励计划,初次股票增值权激励涉及交行总行高管层,未来将会在中级管理层和关键岗位职员中实施。

虽然人才流失率尚在可控制范围内,但面对不断加剧的竞争,中资银行正在积极进行人才保卫战。“管理培训生”、境外培训等外资银行培养人才的重要方法也开始被中资银行引进。

前述农行中层告诉记者,农总行陆续进行了人力资源改革。为了从薪酬方面有竞争力,农行建立了新的薪酬体系,人员岗位工资将相当于或高于“市场价格”。与此同时,薪酬体系的重新配套和职位应聘制度将同步进行,以鼓励员工找到更适合个人发展的位置,同时打破框框,能上能下。

财经讯根据证监会《关于2006年部分节假日放假和休市安排有关问题的通知》(证监办发[2005]89号)精神,沪深证券交易所均发布了2006年元旦、春节、“五一”、“十一”休市有关安排通知。具体安排如下:

元旦:2006年1月1日(星期日)—1月3日(星期二),休市2天(双休日除外),1月4日(星期三)起照常开市。

春节:2006年1月26日(星期四)—2月5日(星期日)休市7天(双休日除外),2月6日(星期一)起照常开市。

“五一”:2006年5月1日(星期一)—5月7日(星期日)休市5天(双休日除外),5月8日(星期一)起照常开市。

“十一”:2006年10月1日(星期日)—10月8日(星期日)休市5天(双休日除外),10月9日(星期一)起照常开市。

此外,上海证券交易所为保证节后交易的正常进行,将于2006年2月5日(星期日)、2006年5月7日(星期日)和2006年10月8日(星期日)11:30至15:30提供交易系统联调测试环境。

我有个朋友,对于投资理财,原来可以说是典型的保守型的代表。在别人都在热衷于炒股、炒汇的时候,他总是给人家泼冷水,说人家在投机,风险太大。而他所有的积蓄都是存银行、买国债或者买保险。

可是,前几年不知道是谁送给他一本《穷爸爸、富爸爸》。他看了之后,一下子性情大变,整天念念叨叨地要搞投资,又是买股票,又是搞连锁加盟,后来又要买房子。可几年下来,却发现自己的资产比没有搞投资的时候少了一半。

实际上,像我这个朋友的情况相信不在少数。就以股票投资者来说,这几年能够在股市里赚钱的人,我估计不会超过10%。即使像房地产,虽然最近几年比较火爆,大多数人都赚到了钱,但再过几年的话,我估计又会是亏多盈少了。

其他市场,像外汇、期货等,情况也都差不多。所以,我敢说,对许多人来说,不去搞“投资”倒还罢了,而一去搞“投资”,反倒是把钱越投越少了。怪不得有些股民会咬牙切齿地把股东卡剪掉,发誓从此再也不炒股票。

就以股票投资来说,虽然很多人会说:“有赚钱就肯定会有亏钱,否则赚的钱是从哪里来的?”但实际上,股市并不是一个“零和游戏”,如果股票资产增值,所有买股票的人完全有可能都赚钱,只不过是谁多赚一点、谁少赚一点的问题。

在上一期的文章里我曾经提到,研究人员对过去100多年中17个国家的股市研究资料显示,股市的收益率与这个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并不成正比。但这一研究同时也显示,在所有这些国家里,股市的收益都是“正”的,而且其收益率都要超过各自市场里的债券。

这也就是说,从100多年的长期趋势来看,尽管经济高增长未必能带来股市高收益,但股市都还是能赚钱的;尽管市场与市场之间的股市收益率有区别,但在所有的市场里,股市收益率都要超过债券收益率。

当然你可能会说,100年的历史太长了。尽管从100年来说,确实可能赚钱,但如果其中有20年不赚钱,那么,对这20年里买股票的人来说不是很惨吗?确实,如果你是在1929年9月买入美国股票的话,你可能一直要到25年后才刚刚能够解套,因为道琼斯指数一直到1954年11月才首次突破1929年时的高点。如果你是在1989年买入日本股票的话,你可能到现在还没有解套,因为当时日经指数最高时达到38,957点。而现在,尽管日经指数已经从2003年的最低点大涨了近80%,但仍然只有13,000点左右。

然而,这也正是问题所在:为什么像股市这样一些从长期来看,实实在在能够赚钱的投资工具,会被弄成可以在几十年里压榨我们资产、煎熬我们心理承受能力的刑具?而且,即使是在股市上涨的时候,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赚钱,也很少有人能够取得与股市涨幅一致的收益率。也就是说,为什么在明明可以赚钱的时候,我们很多人却仍然赚不到钱?

我认为其主要原因在于人的本性,也就是如我在以前的一篇文章里所提到的人类的思维能力、情感反应,是在生存斗争中适应环境的进化结果。然而,这些能力所适应的是人类祖先的原始生活环境,对于投资理财这样一些新的生存活动,人类的应对能力有很大的局限性。而这种局限性至少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个方面就是人类对于数字和时间的本能理解能力是有限的。我们只能对于一定范围以内的数字、一定期限以内的时间,能够有比较好的理解能力。超出这个范围与期限,从我们的本性来讲,我们往往就很难理解与掌握了。

比如,目前全世界地价最昂贵的地区纽约曼哈顿是荷兰定居者在1626年从当地印第安人手中买下来的。有一种说法是他们当时所支付的是一些玻璃珠和小饰品,也有人说是支付了60荷兰盾。假设当时其代价相当于1美元,如果把这1美元投入股市,每年平均取得9%的收益率的话,那么,这1美元到2006年时价值多少?

每个人都可以想象得出,这肯定是一笔很可观的数字,但很少有人能够想象得到,1美元以9%的速度增长的话,经过380年,将增长到167万亿美元。要理解167万亿美元是多少,你只需要知道,2004年全世界的经济总产值价值才41万亿美元。

虽然1美元、9%、380年这些概念本身并不难理解,我们也能够想象在1年、2年甚至3年、5年后的情况。可是,当这些数字累积到一定程度时,我们就失去了本能的理解能力,我们无法想象1美元以9%的速度增长,可以达到全世界经济总产值的4倍。

人类会产生这种理解的局限性,应该说是一点也不奇怪的。因为对于人类的祖先来说,当所拥有的资产相当有限、所需要计划的事件相当短的时候,拥有大量的数字与时间的处理与理解能力并不能增加什么生存优势。然而,当人类需要拥有这种能力的时候,我们本能的局限性就产生了很大的问题,使得大多数投资者都会犯一个典型的投资错误:高估短期因素的影响,低估长期因素的影响。

当回头来看的时候,很多投资者会觉得很奇怪:当时市场已经明显太高了,可自己怎么会一点也没意识到风险、仍然在不顾一切地往里冲?而当市场已经明显跌过头的时候,怎么会一点也没有买股票的勇气、甚至可能还在不顾一切地杀跌?但如果你了解了人的这一本性的话,你就没有必要对自己过度苛刻:我们总是会更多地受到短期变化的影响。

如果股市最近一直在跌,我们就觉得它还会跌;如果股市最近一直在涨,我们就觉得它还会涨。而市场的长期趋势会怎样,则不是我们所能够本能地考虑的问题。也正因如此,使得大多数投资者都会“在应该恐惧的时候贪婪,在应该贪婪的时候恐惧”。那么,钱会越投越少,也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阻碍人们有效地进行投资的另一个本能的反应,我认为是人类过度乐观的天性。

虽然你可以说有的人比较乐观、有的人比较悲观,但如果从人类的整体特征来讲,对于自己的能力、所能实现的结果,可以说是偏向于过度乐观的。男性更是如此。

很多研究显示,当要求对自己的能力进行评估时,无论是驾驶水平还是做爱技巧,总是有超过70%的人认为自己超过平均水平——而从统计上讲这是不可能的。想想我们自己,当有需要限期完成的任务时,有多少次是高估了自己按时完成任务的能力,而不得不在最后时刻加班加点?

我们可以做一个测试:你知道神舟六号飞船的重量吗?你知道月球到地球之间的距离吗?如果不知道的话,请你给出一个范围,使你觉得有90%的把握,正确答案是在这个范围里……怎么样,你的答案是多少?(如果有兴趣的话,你可以在本文的最后查到正确答案。)

然而,不管你的答案是否正确,我们所要关注的是,你所给出的答案范围是多大?现在的问题是,既然我们没有给你限定答案的范围,你为什么不尽量扩大范围,以使自己的正确性更高,而非要把自己限定在一个较小的范围内呢?这里就显示出了人们对自己的能力过度乐观的本性:尽管我们对于实际答案可能一无所知,但我们还是要充满自信地胡乱猜测一个答案,然后在这个答案的基础上适当扩大范围,再给出自己的答案。

从进化的角度讲,适当的过度乐观同样是有生存竞争优势的,因为这样可以使你增加勇气与信心,勇于尝试,从而增加成功的机会。而且,对于男性来说,适当地过度乐观与自信还具有明显的择偶优势。因为,你所表现出来的乐观与自信也会使别人高估你的实际能力,只要你不是盲目乐观到一个人去和狮子搏斗,影响到你的生存机会,相对于实际能力与你相同、却没有你那么乐观的人,你会更容易吸引到配偶,也就更有机会把你的这种过度乐观的基因遗传给你的后代。

然而,在进行投资的时候,即使是稍微的过度乐观,都会使你遭受重大的损失。

比如,稍微进行一些理性的分析,我们就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不可能取得超过市场平均收益的。所谓平均收益,从其定义来说,就是有一部分人的收益低于它,一部分人的收益与它一样,还有一部分人的收益高于它。那么,能够取得超过平均收益的肯定是少数。

再稍微进行一些理性的分析,我们还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不可能取得超过基金经理等专业投资者的收益的。尽管基金经理与一般投资者一样都有水平高下之分,但如果在专业知识、信息渠道、调研能力等各方面都没有自己的优势的话,一般的投资者又怎么可能战胜专业机构投资者呢?

如果遵循这样的结论的话,我们就很难想象,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的投资者,没有把自己的资金投资于基金,而是每天热切地阅读着与别人一样的报纸、文章、书籍、分析报告,热衷于自己进行选股、投资决策,希望取得超过大盘、超过基金的投资收益。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对自己能力的过度乐观。

尽管这种过度乐观的程度可能很有限,可是,即使是希望自己能够比大盘、比基金取得高出0.1个百分点的收益,都将不得不要求你自己做出投资决策。但你要想想,你的投资决策的对手是谁?当你决定买入一个股票的时候,很有可能卖给你的就是基金这样一些机构投资者。想想谁的胜算会更高一些呢?即使你的决策能够做到对错参半,但考虑到交易成本,你仍然会亏钱。

即使你的这种过度乐观给你造成的损失每次都不是很大,但一次次地累积起来的话,结果也会是非常惊人的。如果你每月交易一次、每次损失5%的话,一年之后,你就只剩下一半的资金了。

另外一个使人们把钱越投越少的人类本性,我认为是盲目相信“专家”的本能。

这一点与上面所讲的过度乐观、过度自信好像有些矛盾,但实际上是人性的两个方面。对于我们自己的能力、能够实现的结果,我们确实会有过度乐观的倾向,但如果我们碰到谁能够讲出一些我们所不熟悉、不了解的东西的时候,我们就很容易对这些人产生过度的崇拜与信任。

研究人员曾经做过这样的试验:在一组人中,让每个人列出一系列他(或她)专业领域里面最擅长、最了解的问题与答案,然后,让他们拿这些问题去问别人。比如,A是学物理的,她就列出一系列物理原理的问题;B是修汽车的,他就列出一系列与汽车修理相关的问题。然后让A问B关于物理原理的问题,让B问A关于汽车修理的问题。结果这些参试者都认为别人比自己聪明。为什么?因为人们的本能反应是:如果别人知道我所不知道的东西,就比我聪明。

这种反应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屡见不鲜。就以股票投资而言,从事电脑技术的人对于电脑产业的投资可能毫无兴趣,而一听说是能源、医疗,他们可能就兴趣百倍。而从事能源、医疗行业的人,对于本行业的投资同样是毫无兴趣,而对于电脑产业却又是非常热衷。其原因就在于我们对于自己不熟悉的事物的盲目崇拜:对于自己的本行业太熟悉了,可以很轻易地发现证券研究人员的分析是多么地肤浅与片面;而对于自己所不熟悉的其他行业,由于自己不了解,就会把能讲出一点道道的分析人员当作专家,言听计从。

同样的,从这种对不熟悉的信息的崇拜也可以很容易地发现进化上的意义。就像孔子所说的“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如果某人具备我们所不具备的知识,我们就会马上对他(或她)产生本能的尊重,向他(或她)认真学习的话,当然会有助于增加我们的知识,提高我们的生存能力。但问题在于,在今天传媒发达、信息泛滥的社会里,很多所谓的专家、信息其实并不准确。如果一味相信的话,只会损害到自己。

我的一个朋友对我说,原来他对电视里的股评节目是比较重视的,尽管不一定都说得准,但总觉得人家毕竟是专家。直到有一次,看到以前的一个中学同学也俨然以专家的身份在电视里做股评,从此他对各种股评就一概不看不听。照我朋友的话说,如果连这样的人都能讲股评的话,还有谁不能讲呢?

新华网北京12月24日电(记者刘铮)国家统计局24日发布的百强城市信息显示,我国已经有78个城市GDP超过200亿元,其中23个城市GDP超过1000亿元。

根据2004年快报数据,GDP超过1000亿元的城市比上年增加了5个这23个城市是:北京、天津、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大庆、上海、南京、无锡、苏州、杭州、宁波、济南、青岛、淄博、武汉、广州、深圳、佛山、东莞、重庆和成都。

国家统计局根据人口与劳动力资源利用、经济发展、社会发展、基础设施、环境保护与循环经济指标,根据2004年快报数据,综合测算出“2005中国综合实力百强城市”。

百强城市前10位依次是:上海、北京、深圳、广州、天津、大连、南京、杭州、沈阳、哈尔滨。

统计显示,百强城市市区人口总数占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的56.7%;行政区域面积占35.5%;GDP占80.6%;地方财政预算内收入占87.2%;固定资产投资占80.1%;专业技术人员占77.9%。

在百强城市中,东部及沿海地区城市为61个,中部地区22个,西部地区17个。特别是以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和环渤海地区为中心的三大都市密集区集中了53个百强城市。(完)

新华网北京12月24日电(记者徐兴堂安蓓)在24日发布的2004年度中国城市综合实力百强榜上,上海以综合指标核算第一排名榜首,北京次之,深圳市位居“探花”的位置。

广州、天津、大连、南京、杭州、沈阳则依次位居中国城市综合实力前十强的其余位置。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