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全面国际化 杨元庆不再为他人养孩子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8 11:38:46

当天晚上10时,由青秀分局民警组成的第一队便衣首先进到宾馆。11时30分,记者随同王副局长和第二队便衣民警及第三队着装民警守候在宾馆附近。零时,第二队便衣警察进入宾馆。

10分钟后,伏击在宾馆内部的便衣警察传来消息:卖淫小姐开始行动了。零时30分,当记者进入宾馆时,着装民警和便衣民警已经控制住了该宾馆所有出口及在该宾馆13楼的卖淫女聚集的房间。

“在9楼抓到一对现行”,“在某某房间也抓到一对现行”……各队陆续传来消息。当记者赶到宾馆9楼一房间时,两名便衣已将两名卖淫女和一名嫖客控制住。在房间内,两名卖淫女头发蓬乱低着头坐着,嫖客连衣服都未完全穿好。在房间内,民警当场搜查出了10多个未用的避孕套和一个用过的避孕套。

在该宾馆13楼,当民警突然出现在卖淫女聚集的房间时,10多名卖淫女个个惊慌失措不敢抬头。当晚,民警在卖淫女聚集的房间内,搜查出了上百个避孕套和几大叠“联系卡”。当晚,所有卖淫女和嫖客被民警带离了宾馆。

8月3日,记者从青秀公安分局得知,此次行动一共抓获了17名卖淫女和3名涉嫌嫖娼的男子,其中有两对现行。经审讯,其中两名男子对其在宾馆内嫖娼的事实供认不讳,两名当场被抓的卖淫女子,在证据面前也无话可说,而其她14名卖淫女均承认了曾在宾馆内卖淫的事实。另外,还有一名陈姓女子供认其长期为嫖客介绍卖淫女,并从中提取费用。至3日下午6时许,“妈咪”陈某已被处以刑事拘留,两名当场被抓的卖淫女被处以收容教育1年,2名嫖客被处以罚款,另外14名卖淫女则被给予警告教育。

本报吉林讯(记者张林林)昨日8时30分左右,在吉林市丰满区白山乡红旗村渡口,一名14岁女孩和一名16岁男孩一起走进江中。

昨日10时,吉林市丰满区白山乡红旗村渡口,近百名村民围在那里,两艘救援大船横在江面。

目击者迟女士告诉记者,大约8时30分左右,她在江边洗衣服,从岸边过来两个男孩和三个女孩,其中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抬脚就往水里走。她马上提醒:“水深,不要往里面走。”可两个孩子并没理会,不一会儿,当迟女士再次抬头时,惊出一身冷汗——那个男孩和那个女孩只露出头部,正在拼命挣扎。同来的另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慌慌张张地下到水里,准备去救人,岸边还有一个女孩急得要哭。

见此情景,迟女士急忙冲进水里。她伸手去拉下水的男孩和女孩时,发现水没过腰,仍够不着他们的手,急忙喊不远处的摆渡人杜和平过来帮忙。

杜和平说:“那个男孩和那个女孩好像闹了别扭,他俩拉着手先后下了水。”他当时没意识到会出意外。等他听到迟女士的呼救后,马上发动船赶了过来,这时先下水的男孩和女孩早已没了影儿。慌乱中,他连忙将后下水的男孩和女孩拽上船。

10时30分许,吉林市公安局治安支队水上大队接到报警,迅速赶来搜救。11时40分,随着水面的波动,人群中发出了“啊”的惊呼声,落水男孩已停止了呼吸。11时59分,落水女孩被打捞了上来,也没了呼吸。

据太平乡中心小学校六年级徐同学介绍,下水的两名女孩是她同学,分别叫刘菲(化名,已死亡)和许静,都是14岁,另外两名男生分别叫王鹏(化名,已死亡)和徐洋,都是16岁,去年就辍学了,此外还有一名姓徐的女生,没下水。

据了解,许静获救后,身体已无大碍。徐洋正在接受治疗。据他说,当日他们五个人从网吧出来,想到江边散散心。后来,王鹏和刘菲发生了矛盾,不知怎么回事,他俩一前一后就下了水,等他和许静下水去救时,突然掉进坑里,后来被人救上岸。

金陵晚报报道(实习生刘皓金陵晚报记者王国俊)“儿子才13岁,但他不但写了许多关于性的文字,还偷偷对表姐动手动脚。”昨天,玄武区的一位母亲给金陵晚报打来电话,讲述儿子小飞(化名)的“异常”举动,并对此表示很担心。

据其介绍,她的儿子小飞今年13岁,在寄宿学校读初一,两个星期回家一次。今年5月中旬,她到学校看儿子,在整理床铺时无意中发现小飞枕头下有随笔便条,内容充斥着关于性方面的内容。从笔迹来看,这些文字是小飞写的。她透露,其中的一些文字连大人都难以启齿。

这个发现让她大吃一惊,他她意识到儿子已慢慢长大,不再是个一无所知的小孩。为了正确引导儿子对待青春期问题,今年儿童节那天,她送给儿子一个日记本,在扉页上写了一段话:“儿子,妈妈一直把你当成小孩子,却忽略你已经长大了……妈妈希望你可以走好以后的路。”她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提醒儿子,不要走入误区。

她也曾经跟小飞轻描淡写地提过这件事,当时小飞表示不会再写这些东西了。

但前不久发生的一件事让她意识到儿子的问题比她想得要严重。前不久,小飞回家过周末,其正在上大学的表姐来看望小飞,两个人在小飞的房间里聊天。过后小飞的表姐却告诉小飞母亲,小飞对她好像有点不正常,对她动手动脚,一开始表姐以为小飞是不经意的,但后来意识到小飞是故意的后,感到非常生气。

小飞母亲联想起以前那些文字,非常紧张,特别是小飞一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时,她就感觉更加着急。据说,小飞平时是一个很乖的孩子,性格比较内向,不太喜欢和同学打打闹闹,相反喜欢自己一个人在家读书。所以她搞不懂儿子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

这位母亲说:“我猜测,他是在学校上网看来的。”据称,小飞一直很喜欢上网。她怀疑儿子可能是在学校上网时看到了一些不健康内容。

她说,自己以前在学校后勤工作,下岗后开了一个小卖部,她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儿子身上。据她说,儿子是她一手带大的,对她一直很依赖。儿子小时什么事都跟她讲,但现在经常对她隐瞒着一些东西。

让她焦心的是,丈夫听说这事并不着急。反而认为孩子过了这个阶段都会好的,不用管。“儿子现在学习成绩已经明显下降了,我能不着急吗?”这位母亲焦虑地说。

发生问题后,这位母亲就向孩子的班主任反映这些情况。老师认为,初一孩子正处于对异性产生朦胧情愫的开始阶段,小飞又是一个比较内向的孩子,他写下那些东西是一种发泄,做家长的应该理解,不要太着急。

南京市李唐心理保健中心李萍老师了解小飞的情况后表示,青春期的男孩处于性发育时期,对性有向往,会产生性幻想,也会产生性冲动,小飞写的东西正反映了他的性幻想心理。但小飞的行为到底属于什么情况,李萍表示要见到小飞交谈之后才能定性。

李萍老师还提到,生理上的性激素也会影响到人的行为,如果能够见到小飞的话,她要对小飞的性激素进行检测。一般来说,性激素过高的话,导致性冲动的可能性就会大。虽然人在理智上会控制这种冲动,但在实际中很难控制,小飞一个13岁的孩子更难以控制。所以李萍一直强调,小飞的行为与道德无关。

让人感到欣慰的是,小飞有一个很细心的母亲,她及时地注意到孩子的情况,并以一种积极的态度引导孩子。专家也希望这个案例可以启示更多的父母关注青春期孩子的成长。

本报讯(记者黄却)“你到底给不给我买狗?”8月2日晚,一名年仅12岁的小男孩为了叫母亲给他买一只牧羊犬,竟然从自家厨房里提出两把菜刀威胁母亲。

“我儿子要杀我!”2日晚7时左右,一名女子向高新110报警。接报后,芳草街巡组费东与糜晓颍两名巡警立即驱车赶到报警者所在的南方半岛花园。报警的女子姓王,40岁左右,她称儿子在街上看见有人牵牧羊犬散步后,就执意要她也买一只,“我说‘大狗家里喂不下,要买就买小狗’,没料到儿子回到家就提着两把菜刀要砍我!”

顺着王女士所指的方向,巡警见到了坐在路边、手中紧紧地握着菜刀的孩子。王女士说,孩子只有12岁,在浆洗街某小学读六年级,“平时他要什么我们大人就给他买什么,都是我们把他宠坏了,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了。你们把他抓起来关起算了,最好是抓到少管所去。”

在了解到孩子的情况后,巡警与孩子坐在了一起,尝试着与孩子沟通。但孩子在说了一句“我讨厌我妈妈,我恨她!”后,就一直一言不发。10多分钟过去了,巡警改变战略,与孩子聊起了狗。孩子果然滔滔不绝地聊了起来,说他上次看见同学家里的狗很听话,所以就一直想喂一只……但一说到父母,孩子又不说话了。

晚上8时15分左右,孩子的父亲赶了过来。“这孩子毁了!能抓你们就抓吧。”父亲的口气与母亲如出一辙。到了晚上9时许,孩子在巡警的开导下,终于放下了菜刀,并称:“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提刀砍妈妈了。”孩子的父母也当场对巡警表示,他们教育娃娃的方法有问题,“以后一定会好好教育孩子。”

楚天都市报讯(记者陈世昌李辉实习生刘青青)前日下午,武汉长江大桥汉阳桥头出现惊险一幕:一名男青年从大桥上纵身跳下。事后,他竟自己游到岸边,仅受点轻伤。

据目击者王先生介绍,下午1时许,当他路过汉阳桥头时,一男子爬上栏杆,没有任何停留就向江中跳去。王先生赶紧跑到栏杆旁,只见男子已从江中浮起,挣扎着游到岸边。王先生随即报警,民警赶来将其送到医院。

黑龙江晨报8月4日电(作者张焱王松岩)第四届哈尔滨啤酒节即将开幕,有当地啤酒生产企业开始向哈尔滨市中心休闲广场注入大量啤酒,据称此举目的在于打造全国第一个“啤酒喷泉”,让人们从中感受啤酒文化。然而,记者从就此采访的众多对象中,没有感受到这种认同。

3日9时,记者走到距“啤酒喷泉”150米处,已经闻到酒花香味。在喷泉边上记者看到,三名工作人员正在清洗喷头,他们所经之处趟起层层啤酒沫。一名工作人员说,这个喷泉池内有近10吨“哈啤”,是2日注入的,用来试验是否能喷出“酒花”。等到8月6日啤酒节开幕时,池内还将陆续被注入80吨啤酒。

另一名正在清洗喷头的工人告诉记者:“我今天被临时雇来清洗喷泉池,因为没有正式工作,我平时很少花钱买啤酒喝。闻着啤酒的芳香,脚泡在啤酒中,感觉像是做梦。”

16时,现场的工作人员清洗完喷泉池,开始利用水泵将池内的啤酒向外抽,啤酒顺着一条绿色管子直接流入了广场的一个下水井内。看着啤酒被抽进下水井,在场围观的群众发出了唏嘘声。

一名40多岁男子路过此处,见众人围观,打听明白后,大呼“白瞎了!白瞎了!”

一名哈尔滨市机关公务员说,“我们国家还不富裕,还有很多下岗职工生活困难,农民工一天到头不过是填饱了肚,这么大的浪费不公平呀!”

看着汩汩啤酒白白地流入下水井,林口县来哈探亲的农民赵守芝问记者:“这酒就白白倒了?城里人可真有钱,俺农民种粮食可不容易呀!”记者回答:“这啤酒可能不是你种的粮食酿的,是进口的。”赵守芝有些急了,大声道:“哪儿的粮食也不是天上掉的!也是农民种的,我不相信不花钱买。真败家!”

用啤酒做喷泉,不知道算不算哈尔滨人的一大发明。但我们想问这是为什么?

追求轰动效应?打造全民的狂欢节?向往昔日“东方小巴黎”的浪漫?或是凸显社会富足时代的来临?在哈尔滨这样一个并不富裕的城市,在整日为生计奔波的下岗职工、农民工们茫然的目光中,“啤酒喷泉”,能喷得出曾经的“东方小巴黎”的浪漫吗?那黄黄的、泛着泡沫的近百吨啤酒,能给市民带来节日的欢乐吗?好像没有。我们记者在很多市民的惊诧中,看到更多的是惋惜、心疼、反感甚至愤怒!

“啤酒喷泉”无疑会让企业出些风头。但是,这个挥霍无度的广告效应是负面的、不健康的。“啤酒喷泉”是不良企业文化的拙劣之作。为铺张浪费鸣锣开道,这样的企业形象是丑还是美?这种行为激发的是消费者更强的购买欲还是反感?“啤酒喷泉”这种低俗的策划,是一家知名的百年企业应该采用的吗?企业应担负的社会责任哪儿去了?

“啤酒喷泉”给城市带来的不是光彩,而是抹黑。“喷泉灌酒”,让人不禁想起了大款的斗富烧钱。烧钱不仅不能显示富有,反而暴露了烧钱者的贫穷。时下,冰城正展开“城市精神”大讨论,市民总结出了“艰苦创业,众志成城,自强不息”的城市座右铭。这与“啤酒喷泉”,哪里有半点相通的地方呢?

党中央、国务院倡导建立节约型社会,也与“啤酒喷泉”格格不入。中华人民共和国缔造者毛泽东主席曾指出:“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90吨啤酒是你的,但你无权浪费!温家宝总理指出,建设节约型社会,事关现代化建设进程和国家安全,事关人民群众福祉和根本利益,事关中华民族生存和长远发展。有关部门在批准“啤酒喷泉”时,想到领导人这些谆谆话语了吗?

众所周知,现阶段社会还存在着贫富差距,这也是我们党和政府建立“和谐社会”必须要解决的问题。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老百姓的日子好过了,但不要忘了我们身边还有许多人喝不起啤酒。面对“啤酒喷泉”,他们会怎样想?要知道,生产90吨啤酒所消耗的1.8万公斤大麦和大米足够一个普通三口之家吃上32年;而消耗的1800吨水,是54户城市居民一年的用水总量。这如何能让他们不反感,不产生巨大的心理落差?这是我们构建“和谐社会”所愿意看到的吗?

“啤酒喷泉”,喷出的不是浪漫与欢乐,而是粗俗、铺张浪费和对劣势群体辛苦劳作的藐视。“啤酒喷泉”,不仅像老百姓说的那样是“败家”,更败坏了我们城市的文明形象,败坏了中央所倡导的节俭风气和我们社会应有的和谐。

本报讯(记者李蔚通讯员魏明圃王淼)为了满足兽欲,色胆包天的继父竟将魔爪伸向了自己的继女,并强行将其霸占了四年半。昨天,镇平县人民法院依法审结该起强奸案,并判处被告人徐某有期徒刑8年。

现年42岁的徐某,系镇平县北部山区一农民,平时就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一直单身。1997年,通过别人介绍,徐某与外县一离异妇女卞某结婚,卞某还将自己7岁的女儿也一同带了过来。2000年夏天,卞某不幸因病身亡,其女儿就跟随她的继父徐某生活。卞某生前,徐某就时常趁她不在家之际,对其继女动手动脚。卞某去世后,徐某更是肆无忌惮。就在卞某死后的第三天晚上,徐某便借与其继女同居一室的便利,对年仅10岁的女儿实施了奸淫,并威胁其继女不许对外人讲,否则就打死她。

因为见该女一直没有声张,徐某胆子就越来越大,经常对其施暴。该女在上初中期间,为了摆脱这一恶魔,就连双休日也不愿回家,经常借宿在同学家中。徐某得知后,便强行将其拉回家。直到该女14周岁后,徐某还利用其继父关系,继续对该女强行奸淫。由于该女无法继续忍受其继父的凌辱,遂于今年春天向公安机关报了案。

昨日,《煎饼店伙计肢解两女大学生》一文见报后,立即引起广泛关注。昨天下午,记者与提审犯罪嫌疑人的检察官一起来到石家庄市某看守所,与在押的残忍肢解两名女大学生的犯罪嫌疑人谷宝成、康某进行了面对面交流。

谷宝成个子不高,身材偏瘦,被带到讯问室时表情很平静,他一直重复着这些话,“不想说,什么都不想说”、“没用了”。有关煎饼店的话题使谷宝成打开了话匣子。谷宝成说,他和石丽茶是夫妻,小姑娘康某是老乡介绍过来在煎饼店帮忙的。煎饼店虽然处在闹市,表面上看起来人来人往生意不错,但实际上赚不了太多的钱。“除去工钱、房租等各种开支,一个月下来,攒不下多少钱,仅够养家糊口,日子过得没意思。”谷宝成说。记者问他是不是因为缺钱才动了绑架勒索的念头,谷宝成苦笑着摇头说:“也不能说是缺钱,日子过得没意思,我这个人对生活要求高。”

当谈到受害人潘某时,谷宝成有些激动:“她爱吹牛,都是她自己吹的。”据谷宝成说,潘某经常到他们的煎饼店买煎饼吃,从衣着上也看不出潘某多有钱,但潘某爱说话,好吹牛。潘某说她爸爸开了一家建筑公司,不是一般的有钱,两个弟弟每人都有自己的房产和私家车,她本人近期还要出国留学。就这样,潘某不经意间流露出的信息使她惹祸上身。至于杀害潘某的剔骨刀等作案工具,谷宝成说是他早就买好预备下的。

当被问到为什么在半月内就作案两起,谷宝成回答,当时自己急着弄到钱,在绑架潘某未达到目的时,就急着寻找下一个作案目标。所以当刘某被他们以做家教的名义骗来时,他连想都没想刘某家里是否有钱就将她绑架了。

谷宝成说:“她本来已打开窗子想逃跑,并且已爬到窗外。她当时完全可以呼救的,但她没喊。”当被问到为什么店里帮忙的小姑娘也参与作案了,谷宝成说:“我逼她干的,我一个人干不了。”

谷宝成说:“事后想想,想法实在太简单了,即便当时能拿到钱,以后也不会安生,早晚还得出事。”谷宝成承认自己性格内向,但又强调“我发起火来,谁也不敢惹”。

谷宝成是父母惟一的儿子,他还有两个姐姐。讯问结束时,谷宝成问检察官:“这就问完了吗?”冷漠的眼神里流露出对生的渴望。

康某是个白白净净的胖女孩,与她谈话给人一种沉闷的感觉。她在家排行老七,初中没念完就离开家外出打工,曾在保定卖过服装,后经老乡介绍到谷宝成的煎饼店帮忙,每月400元工钱。

康某说,谷宝成向她提过弄点钱花的事儿,作案时她就像着了魔,自己控制不了自己,也没害怕,怕的是被谷宝成杀掉。“我头脑中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想,每天就是劳动。”

康某说,现在想想挺残忍的,挺同情那两个被害女孩,至于别的什么都不想了。康某承认自己性格内向,并说谷宝成夫妇对她不错,把她当孩子待。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