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体:麦蒂复出助火箭获胜 关键时刻方逞英雄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2:53:06

今年6月6日,股指数年来首次跌破千点大关,6月8日,神秘资金突然进场,当日开盘就有大批指标股巨量封至涨停,大盘出现2002年“6·24”以来的最大单日涨幅,股指也得以脱离千点区域。

万国测评董事长张长虹认为,昨日这波行情与增量资金进入不无关系,操作者应以机构投资者为主。通过机构资金有组织的入市,可以看出某种护盘的意愿。

张长虹也指出,前日消息称将再增加QFII的资金额度,QFII资金也可能提前入场。

有分析人士认为,游资的力量也不可小觑。资深分析师李荣昌表示,组合政策没有在前日而是昨日才触发股市,是长期熊市环境下形成的一种游资入市惯性———游资不愿意做建仓先锋,在股指回升的时候才会跟进。

昨日,沪深两市日涨幅超过7%前十只个股的交易席位排行榜中,也都出现了著名的“游资席位”国信证券深圳红岭中路证券营业部,光大证券二席、华西证券等券商机构席位也出现在做多交易中。

但李荣昌也指出,护盘资金应该是一直在行动,但不会大规模进入。救市资金入市会是一种缓慢推进的过程,也可以向券商注资、开放式基金等间接方式进入。

除了大盘指标股外,昨日中小企业板块也全线上涨,再次激起“全流通”热情。其中,晶源电子(资讯行情论坛)封至涨停,江苏三友、飞亚股份(资讯行情论坛)、宁波华翔(资讯行情论坛)、三花股份(资讯行情论坛)的涨幅都超过7%。

有消息称,监管层对于中小企业板块率先成为全流通板块的意愿一直很强烈。一家创新试点券商投行人士昨日对记者表示,有一家中小板公司对其表示,深交所要求所有中小板公司在7月15日之前提交股权分置方案。

该人士表示,在第二批试点结束后,股权分置改革有望率先在中小板全面铺开。市场普遍认为,中小板盘子小,多为民企,进行股改的难度小,年内有望率先实现全流通。

我有一笔钱,现在是货币基金。本来想等升息后买国债,现在要出差一年,有没有基本确保本金的更好投资?谢谢!

北戴河召开的会议即将探讨通账通缩问题,一旦定义为通缩,升息肯定没指望的。

去看海当然还是夏天最有意思,所以不等夏天过完,他们一定会讨论出个所以然的。否则大冬天的谁愿意在海边呆着啊,怪冷的,呵呵。

组合绝大部分,比如98%,继续投向货币市场基金。到年底收益差不多2%,这2%的收益加上原来的98%就等于100%了,这样这部分就达到保本的目标了。

如此循环往复无穷尽。再保本的前提下如果你运气足够好,拿到十几的收益是可以预期的。

这就是基金经理吹嘘的CPPI----恒定比例组合保险策略。保本基金就是这么玩的。

当然,咱不是真去赌场押大小,而是选择合适的实际,做一点股票、基金、或者权证,赢面会高得多。

昨日早盘,上证指数在1000点关口上方徘徊,最低达到1004点,但午盘后的几波放量拉抬使上证指数开始飚升,最高冲到1048点,最终以1046点报收,较前日上涨3.43%,成交金额放大到85亿元。深市的情况也很相似,深证成指涨3.43%,报收2742点,成交金额放大到49亿元。

多头的反击从金融股和汽车股开始。“6·8行情”中18只开盘涨停个股之一的中信证券迅速放量冲上涨停板,招商银行也大涨5.88%,换手率3.5%,成交量创1年多来新高。金融股指数随即被带动起来。

上海汽车、江淮汽车等汽车股瞬间也涨幅超过7%,有效激活了市场人气。科技股、次新股和超跌股等各个板块都轮番表现。跳水庄股广宇发展、中房股份、抚顺特钢和江西长运原先都曾趴在跌停板上,借着股指反弹之势相继放量回升,狠出了一把货。

申银万国的分析师钱启敏认为,本次反弹与“6·8行情”的性质相似,因为两次反弹都在千点上方对某些个股不计成本的买入,中信证券、浦发银行等大涨,很可能都是场内资金的护盘行为。

许多市场人士认为,本次反弹并不是周一利好效应的滞后体现。因为,周一推出的大量利好已经使股指冲高20多点,市场对利好已经有反应。随后的阴跌就消化了利好效应。虽然国企可以投资股市,但人才、资金通道等未必能在一夜之间准备好,基金们也未必马上就能获得质押股票的贷款。

目前的政策也没有明确平准基金的入场。深圳智多盈的余凯认为,平准基金的入场,应该是在市场中绝大部分上市公司的股价严重偏离其价值的情况下进行,目前还言之尚早,希望增量资金入场救市是掩耳盗铃。

有分析人士认为,系列利好奠定长期上涨的基础,但并不妨碍短期的暴跌,场内资金在缺乏援军的情况下,难敌空头的可能性很大,护盘仅是负隅顽抗,一旦失败将引发恐慌性抛售。

昨日,股改方案公布后复牌的申能股份开盘跌停、韶钢松山低开4%,在股指大涨的带动下才收复部分失地。韶钢松山股价低于净资产,仍然送股,代表国资方面对资产定价不再仅仅局限于净资产值,会计政策可能大调整,对于投资者获得更多对价有好处。市场对此没有正面反应,可能是因为方案附带了管理层股权激励计划。

联合证券认为,该公司产品以建筑用材为主,业绩不乐观是打压股价的因素。另外,许多券商研究报告都关注申能股份的募集法人股套现压力,认为将会对股价造成负面影响。

西南证券的研究报告还认为,申能股份未来成长性一般,加上有2亿A股的增发预案,建议短线观望或减持。

国泰君安的分析师吴坚熊认为,50ETF基金是大势的一个领先指标。如果真有增量资金进场,选择流动性和号召力最好的品种,就一定会买50ETF指数基金,使其出现放量异动现象。但目前50ETF并没有相关迹象来支持这轮反弹,所以反弹高度相对有限。

兴业证券的研究报告认为,近期出台的利好尚无法使市场掀起中级反弹行情。从技术上和政策面的共振角度看,下两周将有大量二批试点公司进入表决程序期,其可能导致的戏剧性变化发生后,市场稳定了,才有较好变盘机会。

而中金公司近期的研究报告仍然推荐上海汽车、招商银行等个股。它们都在昨日的盘面中表现突出,招商银行近期市场形象好于宝钢、长电,有较高的市场认同度。上海汽车代表景气复苏的行业,是价值重估的代表,也赢得很多机构投资者认同。

今天,严义明发布了《致科龙电器全体股东书》,这其中包括,要求罢免3名独立董事和包括顾雏军在内的3名非独立董事。

严义明称,科龙电器现任独董,拿着当前中国证券市场最高的独立董事津贴,却一直未能针对长期以来笼罩科龙电器的种种“疑云”,作出有助于中小股东解惑的独立意见。

3位“天价独董尽管已于日前递交辞呈,但严义明称,根据有关规定,辞呈尚未生效,而通过股东大会决议的形式罢免其独立董事的职务,能够更加真实表达全体股东对他们任职期间履行独立董事职责情况的评价。

提议,严义明的理由是,他们在科龙电器的巨大影响力,客观上可能对将来当选的独立董事查清上述“疑云”产生不利影响,而且“顾雏军最近可能在进行一系列公关,可能会影响证监会对科龙的调查结果”。

严义明同时提议包括自己在内的3名独立董事候选人,希望能通过选出新的“独立董事协助中国证监会进行调查,或自行进行独立调查,澄清种种“疑云”,并在此基础上切实维护科龙电器股东特别是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进而在可能的情况下,利用法律手段挽回投资者的巨额损失。

另两名独立董事候选人分别为香港律师林炳昌、注册会计师朱德峰。资料显示,朱德峰主持过多家上市公司审计与咨询工作,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注册会计师。他表示,如果能够当选,绝不做“花瓶独董、“人情独董”。而曾在香港廉政公署任高级调查员的林炳昌律师也表示,认法不认人,认规不认亲。

“事实上,有真正的投资人,委托我做这件事。”严义明今天接受《中华工商时报》采访时,承认背后有力量在支持他。

他说:“其实一直以来,我都想在推动独立董事‘独立运动’方面做些事情,此次正好有投资者找到我,所以我想,要做就大张旗鼓,没有必要缩手缩脚。前期我已经做了准备,其中包括购买了科龙电器的100股股票。”严义明没有透露“背后的委托人”是谁。

严义明提供的简历显示,他毕业于华东政法学院,后被公派去日本进行反垄断法和股东代表诉讼的法律实务研修,曾在上海和日本等律师事务所工作。

此次,小股东独立提议召开上市公司临时股东大会,并独立征集独立董事提名权、选举权,这在中国证券市场是第一次。“在世界上也是首创。”严义明说。

严义明表示,希望能以自己的行动抛砖引玉,进而吸引更多的有识之士加入到独立董事“独立运动中来。

同时,他也承认,做成这件事的难度非常大,目前科龙国内的流通股只占总股本的19.61%。严义明向记者表示,除了招集国内中小投资者外,他还将招集科龙H股股民。“一周之内就会去香港开新闻发布会。”目前科龙H股为总股本的46.33%。“A股和H股,只要有一半的流通股响应招集,就有超过30%的流通股,从而超过顾雏军的26.43%股份,就能取得主动权。”

记者就此事件致电科龙电器,但截止发稿,该公司相关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能主动站出来维护自身的利益,无疑是好的,如果科龙的7万名中小股东,都来参与这件事情,那顾雏军就不会再‘牛’了。”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钟伟教授今天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不过钟伟认为,这样做成本会太大。

钟伟同时认为,这种招集将面临一系列司法障碍。对于大股东的侵害,小股东提起的起诉,实质是一种集体诉讼,因为中小股东受的侵害性质是一致的,但目前集体诉讼在我国还没有成熟法律环境。“个别小股东跳出来,只是夸父追日式的悲剧”。

对于严义明欲推动“独董制度”,钟伟也不以为然,“目前我国上市公司的所谓独董,大多为社会名流,有的连公司报表都看不懂,对公司的治理起不到任何作用。”他介绍说,在国外成熟的董事会制度中,通常以非执行董事来代替所谓的独立董事,通常是中小股东担当而非执行董事,来体现自身利益。

学者易宪容也对严的行动表示担忧和疑虑。他对记者说,对于严义明的招集,其他中小股东仍然面临着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严义明举动肯定有利益在里头。”易宪容说,如果他仅代表自己的100股,这无疑是以卵击石,他做这件事的成本很小,无论事情发展到哪一步,他最多承受的损失仅是100股损失,而其他持股数达几万、几十万的股东损失,谁来负责?如果他代表着某些方面的利益,应该将所有知道的信息全部公布出来,不要让广大流通股股民看到“第二层疑云”。

重商主义是一种居心叵测的经济学说,欧洲十六、十七和十八世纪深受这种学说束缚。重商主义者声称,衡量一个国家是否在经济上取得成功,应该看它黄金储备有多少,而增加黄金储备的办法是鼓励出口、限制进口。

亚当-斯密在1776年发表的《国富论》中把重商主义者驳斥得体无完肤。他的观点尤为鲜明:放开市场和贸易是“好事”,不是“坏事”。

这场论战并没有就此结束。重商主义如今卷土重来。其追随者使用了新的行话,论点也略有调整:他们现在不再说黄金储备,而是拿就业机会说事。不过,他们这种恶毒的理论从本质上说与过去没有什么两样。根据这种理论,国家可以通过刺激出口、排斥进口方式让自己富裕起来。

从中可以看出这样一种荒谬观点,即如果中国的服装能卖得贵一些,美国就能变得富有一些。

人民币真的太便宜吗?自1995年以来,人民币与美元之间的汇率一直固定在8.28人民币兑1美元的水平。谈到人民币的名义汇率时,应该把中美两国的通货膨胀率考虑在内。如果中国的通货膨胀率低于美国,那么,人民币相对于美元的实际价值会随之下跌,这意味着中国产品更加具有竞争力。如此说来,美国国会参议员查尔斯-舒默和林赛-格雷厄姆攻击人民币的汇率的确有一些道理。

事实证明,过去10年间,人民币的实际价值只降低了2.4%。无怪乎美国克利夫兰联邦储备银行得出这样的结论:“总体而言,自1995年以来,中国实际汇率的动向并没有让它与美国相比拥有了优势,也没有让它与其他重要贸易伙伴相比拥有优势。”显然,中国蒙受了不白之冤,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另外一个问题随之而来:舒默和格雷厄姆提出的议案合法吗?它显然违反了世界贸易组织规定。单说一点,美国这种做法践踏了根据世贸组织协定中国理应拥有的最惠国地位。

以参议员罗伯特-伯德的反倾销修正案为例。伯德悄悄把这类内容写入2000年农业预算案中,一向表现得像一名自由贸易主义者的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在上面签了字,使之成为一项法律。伯德法案让美国公司可以提出反倾销诉求、让政府提高关税,然后从中渔利。世贸组织最近裁定伯德修正案非法,并批准其他国家在美国国会不撤销这项法案的情况下可以对美国商品征收报复性关税。

关于让人民币升值的建议没有说这种做法会让中国变得富裕起来,这一点不足为奇。过去10年间,中国躲过了1997年至1998年爆发的亚洲金融危机,经济增长率保持在9%以上,通货膨胀率也低于美国。为什么?因为中国让人民币与美国之间的汇率保持在固定水平上。人民币币值上调27.5%会让这一切化为乌有,并造成一系列问题,其中之一就是让中国的通货紧缩率至少达到20%。

美国和法国报纸评论中国的经济发展,认为“中国的挑战”既让人着迷,又让人害怕。

联想、海尔、TCL、珠江钢琴、国家电网公司、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这些名字你可能一时想不起来。如果它们对你来说毫无意义,那么过几年就大不相同了。它们都是准备走向世界的中国著名企业,也许很快就会家喻户晓。

中国公司不再满足于充当为美国和其它海外公司提供非商标产品的无名供应商,它们正在努力成为知名品牌。日本有索尼、丰田和东芝,现在轮到中国了。

这次走向世界行动的先锋是中国个人电脑的主要生产商联想集团。去年年底,它以15亿美元收购IBM的个人电脑业务,突然闯入了美国。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