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祸不单行又有首发要缺阵 新援兵希望找到转折点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3:13:45

你们报道的那个一次能喝15碗茶的胶南小伙现在怎么样了?连日来,本报报道的胶南大场镇营南头村25岁“怪人”赵鹏成了市民追问的热点,记者再次找到他,却得知,他正陷入“与众不同”的苦恼里:“我一天能吃掉10公斤黄瓜、喜欢生吞小蝌蚪、枕着石头睡觉,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昨天下午4时许,记者在城阳棘洪滩街道一家汽车制动器厂见到了25岁的赵鹏。记者从赵鹏身上看不出任何与常人不同的地方,瘦瘦的身材,一说话脸上就挂着微笑。记者看到赵鹏宿舍的床上摆了一堆黄瓜,足有10公斤。“今天,我给你来个现场演示。”赵鹏说,他从小喜欢生吃蔬菜,尤其喜欢吃黄瓜,到亲戚家串门时,只要看见黄瓜就吃个精光,为此亲戚们常取笑他。

赵鹏说,他一天不吃黄瓜,记忆力就不好,发生的事情很快就忘记。吃的越多,记忆力就越好。“现在黄瓜一块多一斤,我每月的工资只有1500多元,不允许我每天吃大量的黄瓜,我不抽烟不喝酒,省下的钱都买黄瓜吃了。”“我吃黄瓜不但多而且快,今天咱就做个实验吧。”记者开始计时,赵鹏坐到床边,一边吃称好的3公斤黄瓜一边与记者交谈。“这是我刚买的黄瓜,因为天气冷现在黄瓜比较凉,一般人连续吃这么多,胃肯定受不了。”不到半个小时,记者面前就摆了一堆黄瓜蒂,记者数了一下,不多不少正好30根。

“连续吃这么多黄瓜,你一点不舒服的感觉也没有吗?”记者问,“我可以拿黄瓜当饭吃,吃多的时候肚子感觉有些胀,就像喝水多了的感觉,去趟厕所就没事了。”接下来的晚饭,记者看到,赵鹏连吃了4个馒头和一份菜。

晚7时许,稍作休息的赵鹏又拿出了准备好的黄瓜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在随后的三个多小时里,赵鹏将剩下的7公斤多黄瓜全部“消灭”,看得记者目瞪口呆。“如果不是每天要工作的话,我可以不断地吃,吃掉50斤应该没问题,有机会可以向大家验证一下。”

“我还有其他‘怪病’呢!”赵鹏说,“我不喜欢吃鱼,但吃鱼后眼睛特别亮,晚上也能看清东西,而且吃鱼的时候从来都是不吐鱼刺。现在还不是时候,夏天你来的时候,我还可以给你表演生吃蝌蚪呢。”

赵鹏告诉记者,如今他成了家里的怪人,亲戚朋友对他的做法很不理解,连他自己也不明白是什么原因。“我认为自己是一个正常人,不希望别人拿我当怪人看,希望有人能给我解开这个谜。”如果你知道谜底,请拨早报热线82888000与我们联系。(记者王涛摄影报道)

记者就此事咨询了城阳人民医院的有关专家,医院内科李主任告诉记者,赵鹏的情况有些特别,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是由于他的胃比较特殊,消化比较好,也可能是患有某种疾病,她建议赵鹏到相关医院检查一下。李主任说,现在许多人为食量达到某种纪录而多饮多食,普通人切勿盲目模仿,一般人胃的容量是有限的,消化需要一定的时间,盲目暴食会有生命危险。

本报北京3月5日电本报记者潘圆“‘十一五’规划纲要(草案)最明显的特点是从计划到规划的转变。规划不是像过去那样靠指令性指标,靠分钱、分物、分项目实施的老式计划,而是通过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机制来提升经济。”两会召开之际,作为“十一五”规划专家委员会的副主任,吴敬琏委员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吴敬琏委员介绍,从去年10月25日成立专家委员会至今,共进行了4次论证,每次2~4天。“每次来自各方面的专家都非常认真负责地提出建设性意见,有些批评意见还很尖锐。对于一些重点项目,有关专家一项一项地谈,修改意见提得很细。”

“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规划的主要作用是什么?特别是在刚刚把市场经济的框架建立起来的情况下,该怎样实施规划?这对政府部门来说,是一个新问题。比如说在一个成熟的市场经济中,政府不应当用指令性指标干预企业生产什么、生产多少、往哪里投资、产品卖给谁、用什么价钱卖等微观决策;但在市场经济体制框架刚刚建立起来的情况下,政府还得对某些微观经济活动进行控制。这就有个尺度的问题。多了,就回到计划经济体制了;少了,又会出现混乱。纲要(草案)在这方面作了很好的探索。”

纲要(草案)一个重要探索是将指标分成预期性指标和约束性指标两类。预期性指标,是预计和期望达到的指标,主要通过引导市场主体的行为来实现。约束性指标,是必须实现的目标,主要通过依法加强管理和提供服务来实现。“在22个主要指标中,只有8个约束性指标。这一划分是否恰当,要在今后的实践中总结经验,加以调整。”吴敬琏说,他个人认为,最好把5年转移4500万农业劳动力也定为约束性指标。

“农村剩余劳动力的问题是新农村建设非常重要的内容。”吴敬琏说,我国的农业人口占全部人口的50%以上,农村人口太多,每个人占有的土地太少,这是解决三农问题、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一大难题。虽然财政上要向农村倾斜,城市也应当扶助农村。这个问题不解决,不把相当一部分农村富余劳动力转到城市的非农产业中就业,单靠财政的力量、城市的支持,想使我国的农民富起来,恐怕难以实现。”

“还有一个需要继续探索的问题,是约束性指标如何落实。”吴敬琏指出,“比如说纲要(草案)提出了‘十一五’期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源消耗降低20%左右、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减少10%等目标,我估计大多数人会赞同这个指标,但这个指标怎么起作用,怎么把实现这个指标的责任落实到各地区、各部门,还需要摸索。”

3月6日15时-16时,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马凯、副主任朱之鑫在人民大会堂一楼新闻发布厅就“十一五”规划纲要答中外记者问:

[朱之鑫]对于房地产的问题或者说是住房制度问题,第一要看到一个变化,第二要看到一个结果。变化是什么?就是我们已经从原来的福利性分房变化为货币性分配。结果是什么?1978年,我国城市居民人均住房面积只有6.7平方米,农村住房面积是8.1平方米。到2005年底,城市居民人均住房面积已超过25平方米,农村住房面积达到了29.7平方米。要看到这种变化。

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切实看到整个房地产业存在的问题,也是群众非常不满意的地方,这就是房价涨得过快。另外,有些地方的房地产市场还比较混乱。党中央、国务院非常重视房地产发展中的问题,在去年的3月和5月,分别下达了具体通知。据国家统计局调查,去年上半年,35个大中城市房屋价格上涨9.7%,下半年涨幅为7.2%,特别是下半年的涨幅平均为0.6%,比2004年涨幅要低很多,应该看到这个问题是在逐步解决的过程中。

今年1月5号凌晨,吴江市某镇的一户农户家中发生了一起火灾,身患脑癌、卧病在床的户主邹某被烧死。当时,许多人都认为火灾是因为电热毯引起的。然而,案情突然出现了新的变化。

经过公安、消防等部门的现场勘查和鉴定,邹某在被火焚烧之前已经死亡。一桩看似简单的火灾事故变得扑朔迷离。

据调查,当天凌晨3点半左右,邹某家突然飘出一股浓浓的烟味。邹某的妻子立刻喊来离她家只有几十米远的亲戚邹晓梅帮忙。当时,邹晓梅正好一觉醒来,听到邹某妻子急促的喊声感到非常惊讶,于是她赶紧穿好衣服想出去问个究竟。刚走出家门她就闻到了一股烟味,继而又发现邹某房间内弥漫着烟火,于是俩人赶紧冲入屋内迅速用水桶将邹某床上的大火浇灭。大火扑灭以后,她们发现了躺在病床上的邹某已经死亡,尸体也被严重焚烧,邹晓梅和邹某妻子两人泣不成声。待双方情绪稍微稳定以后,邹晓梅问邹某妻子:火是怎么引起的?邹某妻子回答说,是电热毯上引起的。邹晓梅又问邹某妻子:邹某的床上有没有铺电热毯?邹某妻子告诉说:铺的。于是,邹晓梅对邹某被电热毯烧死的说法没有多加怀疑。

天亮了,邹某被电热毯烧死的消息很快传开了,邹的家人及亲戚朋友纷纷前来奔丧,其中包括邹某的儿子、舅舅。在为死者邹某料理后事的过程中,当邹某的舅舅得知是因为电热毯的原因引起火灾时,有点法律意识的他立即提出向厂家索赔的事宜。因为索赔需要证据,包括公安部门的鉴定意见等等。于是,邹某的舅舅催促邹某的儿子向公安部门报警,同时再到购买的商店和法律部门去咨询一下如何进行赔偿的相关问题。

当天下午,警方接到了邹某儿子的报案。正当邹某的亲属在为电热毯是否存在质量问题产生怀疑时,令邹家亲属没有想到的是,报案后,这一桩似乎已经很清楚的事故突然转变成了一起杀人案件。由于涉及到火灾,当地派出所接报后迅速将案情向上通报,苏州市和吴江市的公安、消防部门立即组织警力赶到邹家。通过对现场进行勘查和分析,发现死者在被火焚烧之前已经死亡,属于他杀。消防部门在勘查时发现,电热毯的开关是关着的。死者在火灾发生时没有挣扎的症状。

消防部门从火灾现场发现的疑点中推定,报案人声称火灾原因是电热毯引起的说法并不成立。这其中必定有人在说谎。为此,警方展开了进一步的调查。在对死者进行尸检中,警方发现了一个重要线索,死者邹某的头部有被击的伤痕。于是警方推测死者是被人用钝器猛击头部昏厥过去,凶手以为已经死亡,便想纵火焚尸灭迹。

那么凶手到底是谁?警方首先把目标锁定在邹某的儿子身上。但是,经过调查,案发的当天夜里,邹某的儿子不在现场,他也是第二天早晨得知父亲被烧死的消息后才赶到家的。邹某的儿子作案的可能被排除后,警方把侦查的矛头指向了另一个人,那就是死者的妻子。为此,警方找到邹某妻子,在警方的追问下,邹某妻子慢慢地承认了作案的事实。

经过公安机关的审讯,邹某妻子交代了1月4号夜里12点下班回家与丈夫发生争吵,一怒之下捡起门后的铁条猛砸邹某的头部,导致邹某昏迷,随后又点燃邹某床上的枕头将邹某烧死。

邹某妻子为什么要对患难与共了25年的丈夫下如此狠手?在市公安局看守所,邹某妻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悔恨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今年48岁的邹某妻子原本也有一个虽不富裕但是很幸福和光荣的家庭。她和邹某生有一个儿子。2002年,她丈夫不幸罹患脑癌,从此,这个温馨的家庭笼罩上了一层阴影。当时,他们的儿子正在部队服役,邹某妻子为了治疗丈夫的病,一个人东奔西走。为了丈夫的手术,不仅花完了家中的全部积蓄还借了不少钱。在丈夫的后续治疗中打一针要1200元钱,因为没钱打针,邹某妻子甚至在医院里跪下来求过医生。从丈夫患病到去世的三年半时间里,邹某妻子一边要服侍丈夫,一边还要到附近的企业上班,以维持家庭的基本生活。

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心。长年累月地为丈夫服侍,邹某妻子难免有时心生怨言,加上丈夫得病以后,脾气变得烦躁,两人时不时要发生口角。于是,邹某妻子在1月4号晚上一把火烧断了夫妻的情意,也烧到了自己的身上。

中新网东莞三月六日电(记者李映民)针对近日广东东莞市个别地方发生了数起食用含有“瘦肉精”的猪肉、猪内脏中毒事件,东莞市卫生局日前发布了今年第二号食品安全预警通告,相关部门加强了对生猪的检验把关及市场监督。

据介绍,“瘦肉精”是一种学名为盐酸克伦特罗的强效选择性β2受体兴奋剂,饲料中添加了该药物后,可使畜禽生长速率、饲料转化率、胴体瘦肉率提高。

但其毒性可残留积聚在猪、鸡等动物体内。人食用这类肉制品和内脏后即可引起中毒。因此,国家农业部明文规定,禁止使用“瘦肉精”养殖生猪。

卫生局建议市民到有信誉的商场、集贸市场摊档购买猪肉,而且要核实摊档是否已经取得卫生检疫证明;近期不宜购买猪内脏,避免购买外观特别鲜红、纤维比较疏松的瘦肉。当食用猪肉或内脏类食物后出现不适,应尽快去医院就诊,以免发生危险。

据统计,东莞市目前每年的生猪需求量大约是四百万头,其中一半是由外地输入的。目前,东莞市农业部门把检测重点从养殖环节转移到屠宰环节,在屠宰环节严格把关,剔出检验不合格的生猪并予以销毁或作无害化处理。

有关部门表示,今年东莞将扩大、提高肉品检疫的数量比例和频率,抽检的生猪尿样将比去年增加百分之五十五,并增加动物内脏检测等以往没有的检验项目。(完)

中国台湾网3月6日消息据台媒报道,嘉义市“立委”选战激烈,国民党主席马英九5日特别南下助选,为了争取选票,还拼老命地大秀瑜伽高难度倒立动作。同时,他还批评陈水扁的所谓“终统”行动是“祸国殃民”。

报道称,马英九5日在嘉义市某公园拜票时,还特别秀出大学时代学瑜伽的基础动作,以60岁的年纪,拼老命地做出高难度的倒立动作,拉近与选民们的距离,争取支持。

同时,对于陈水扁的所谓“终统”,马英九指出,陈水扁一天到晚去搞统“独”议题,显然是有些深绿的“独派”人士怂恿他,他才会越走越偏。他更暗讽陈水扁,强调现今台湾政坛有太多的巧言令色、翻来覆去的人,这种人很会讲话、很会骗选票,但是一上台就一塌糊涂,真的是“祸国殃民”。

据称,嘉义市“立委”补选选情接近白热化,陪同前往的国民党组织发展委员会主委廖风德则表示,他评估选情是审慎乐观,国民党将持续催票,由党主席马英九辅选,可以获得最后胜利。(云鹏)

据俄新社3日报道,约旦一个小村子有一位120岁的老汉名叫阿布·穆罕默德,在第二任妻子去世3年之后,难耐“强壮而又充满激情的”心苦受煎熬,决定征婚迎娶第三任妻子,而且要求女方年龄不得超过40岁。

他如今有14个儿女,孙子和重孙子超过100多个,自己本来可以颐养天年,但老汉在第二任妻子去世之后感觉生活空虚。虽然子女坚决反对,但老汉决定征婚迎娶第三任妻子,以慰孤独之心。他的这次征婚非常苛刻:年龄不超过40岁、头发鲜亮、活泼可爱的持家女人,眼睛的颜色不能太令老汉激动,但必须“充满柔情蜜意”。

老人第二次结婚时已经85岁高龄,娶了个27岁的年轻妻子。当时这老人的岳父曾经对女儿说:“女儿啊,这老头都这把年纪了,顶多能撑上两三年……”没想到老汉一下子和这位年轻妻子共同生活了整整32年,生了7个孩子。

老人看上去也就是60来岁的样子,竟然没有一丝白发,脸上甚至连皱纹都没有,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据他的亲戚们讲,老汉身心都非常健康,精力不亚于年轻人。这位长寿老人的健康秘诀非常简单,就是从来不闲坐着。他每天步行5公里,不停地忙着菜园子里的活计,一天劳动当中谁都没见过他停下来坐一会儿。他从来不抽烟、不喝酒,但每天喝一升橄榄油,吃不少鱼。据说老人至今没看过一次病。杨孝文

教育,这个备受百姓关心的问题,又成为今年两会的焦点话题之一。多位代表委员就教育乱收费等问题发表见解。记者将百姓和代表委员的质疑进行了汇总,择要转给教育部,教育部随即作出了回应。从问答情况来看,各方对某些问题的认识还存在一定差距,也许需要进一步沟通。

[百姓之声]新华网网友:我是一名北京学生的家长,收入不算高,一个月也就1000元,而且现在我们面临下岗。我们的孩子就读于一所重点高中,每个月光学费就800元,孩子还要上两年多的学,面对这么多的学杂费我们实在无能为力。况且,孩子还要高考。

[代表委员意见]全国政协委员徐心华:我家里以前很穷,却上了大学。如果到了现在,我可能反而上不起大学了。我很奇怪,为什么几十年前经济不怎么发展,贫困学生能上得起大学,而现在经济发展了,却反而上不起学?往届两会小组讨论时,有的委员为此拍了桌子。如果按照现在的收费标准,那么在座的委员,当年有几个能上得起大学?”

[教育部回应]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王旭明针对群众反映的“上学贵”问题,对记者讲了自己的见解:人们对学费问题应当转变观念。在计划经济时代,孩子从小学上到大学花的钱很少,因为国家都给包了,但是在市场经济时代,形势已经发生变化。非义务教育阶段的教育已经成了家庭的一种消费,既然是消费,就要根据自己的经济、智力实力来选择。北大、清华这些优质教育资源是有限的,自然比较贵,不是所有人都消费得起的。就好比逛市场买东西,如果有钱,可以去买1万元一套的衣服;如果没钱,就只能去小店,买100元一套的衣服穿。现在很多人不考虑自己实力如何,都想让孩子往好学校里挤,这是非理性的,也是形成“上学贵”观念重要来由之一。

[百姓之声]新华网网友:目前学校乱收费确实是广大群众面对的一个无奈的问题,部分学校利用家长想让子女接受更好教育的心理,利用本来属于公众的教育资源,擅自提高收费标准,希望教育主管部门切实重视这个关系到千家万户的问题。

[代表委员意见]全国人大代表洪可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曝光了8所乱收费学校,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的反响。其实,财政、审计、税务部门乃至教育部门无不在关注着教育乱收费问题,但不管是日常监管还是事后监管,都显得苍白无力,而且经常让人觉得“雷声大,雨点小”。

[教育部回应]对学校乱收费,教育部态度始终是旗帜鲜明的,就是坚持“从严治教,规范管理”,发现一起,严肃查处一起,决不姑息迁就。可以用“一组数据”和“三句话”简要概括三年来治理教育乱收费工作。“一组数据”是:2003年以来,治理工作力度持续加大。据有关部门统计,全国各地共派出5.6万个检查组,检查了各级各类学校87.6万多所,清退违规乱收费金额13.2亿多元,查处乱收费案件1.9万件,受党政纪处分5931人,其中794名校长被撤职或免职。“三句话”是:教育乱收费蔓延的势头正在得到有效遏制,学校收费行为进一步得到规范,群众对教育行风的满意度不断提高。一些地方,如上海市、天津市教育收费已不再是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

[百姓之声]新华网网友:是学校在乱收费,还是地方政府在乱收费?是否存在地方政府默许、纵容、支持甚至逼迫学校乱收费?从8所学校乱收费被曝光之后各方的反应看,无论是被曝光学校的整改措施,还是教育主管部门的表态,似乎都将矛头指向了学校自身,而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整改将会触及地方政府部门,这是不是“丢卒保车”的做法?

[代表委员意见]洪可柱:其实学校乱收费大都与地方政府有关,因为学校与地方政府在某种意义上处于同一利益链上,这也使得他们有了乱收费的底气。试想,如果没有地方政府作后台,再有名的学校也不敢乱收费。

[教育部回应]我们是穷国办大教育,而且是办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教育。现阶段教育投入远远赶不上教育事业发展的需求,这种情况又将长期存在。教育乱收费屡禁不止的主要原因:一是一些地方对教育投入严重不足,难以维持学校的正常运转。为此一些地方政府就想通过向学生乱收费弥补政府的投入不足,少数学校也通过向学生乱收费来缓解办学经费的困难。二是一些地方和学校的领导,法律、政策观念淡薄,有法不依、有令不止。三是对乱收费的查处力度不够,使一些地方和学校乱收费行为屡禁不止。四是教育发展不平衡,优质教育资源短缺,供需矛盾大,难以完全满足广大群众接受较高质量教育的需求,致使一些地方和学校借机高收费、乱收费。五是一些基层政府有关部门或单位通过学校向学生搭车收费,或挤占、平调、截留、挪用学校的收费收入。

[百姓之声]新华网网友:教育收费到底有没有统一标准?有没有具体的成本计算标准?如果有标准,那么这一标准透明不透明?教育收费能不能讲清楚具体标准,算清楚明白账?

[代表委员意见]全国政协委员黄景钧:教育是公益性事业,是普惠于全民的事业,教育的权利是公民的基本权利,但教育收费却没有一个公开透明的标准,对教育成本也没有一个令人信服的说法。

[教育部回应]学校的收费标准,由省级人民政府根据各地经济发展水平、物价指数和人民群众的承受能力的实际负责制定,因此,各省份之间不尽相同,即使同一省份城市和农村之间、不同经济发展条件的地区之间,学校收费标准也不完全相同。高等学校的学费标准根据年生均教育培养成本的一定比例确定,现阶段,高等学校学费占年生均教育培养成本的比例最高不得超过25%,由各省级人民政府负责制定,不同地区、不同学校、不同专业可以有不同的收费标准,但禁止同一学校的同一专业有不同的收费标准,即“双轨收费”。

按照国家要求,各级各类学校都要建立教育收费公示制度,各级价格、财政主管部门和教育行政部门也要向社会公示各级各类学校收费政策与规定以及调整情况。目前,全国90%中小学、95%的高等学校都实行了教育收费公示和校务公开制度,教育收费听证制度也在各省份普遍开始推行。但实践中,一些地方和学校也确实存在教育收费公示内容不完整、更新不及时等问题。(完)

新华网北京3月5日电卫生部5日通报,广东省确诊一例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病例。

患者劳某某,男,32岁,无业,广州户籍。患者2月22日发病,临床有发热、肺炎表现,病情进展迅速,经抢救无效于3月2日死亡。根据初步流行病学调查,患者发病前曾多次到农贸市场,在宰杀活禽摊点附近长时间逗留。

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患者标本进行检测,禽流感病毒(A/H5N1)核酸为阳性。3月5日,经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患者标本进行复核检测,禽流感病毒(A/H5N1)核酸为阳性。卫生部专家组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确诊病例定义和我国诊断标准,判定该患者为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确诊病例。

疫情发生后,广东省各级政府高度重视,卫生部门及时采取了相应的防控措施,并对患者密切接触者进行严密的医学观察,尚未发现异常。

该患者的有关情况,卫生部已及时向世界卫生组织、港澳台地区和部分国家通报。(完)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