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狼多次持刀强奸 施暴后将细节写进情感回忆录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0 13:54:45

“杨柳拂面春潮动,帆竞波涌浪淘沙。”表演了吞铁蛋、腹背当板切菜等功夫后,黄谣又挥毫泼墨起来,并当场以摄影记者的姓名写了副对联。“这也算是我的一项技能。”黄谣称,目前自己主要靠绝技表演养家糊口,作对联则少有人知。“年纪再大些,我还要潜心研习名字对联的奥妙,将这爱好变成专业。”记者董亿/文见习记者杨帆/图

胖代表什么?臃肿、慵懒还是笨重?不!“三八”妇女节,看长春“胖美人”颠覆你的美学观。

7日13时30分,本报“胖美人”决赛在长春市工人文化宫大戏楼火爆进行,29位选手(有一位因事弃权)带来将近400人的亲友团。台上唱歌、跳舞各显其能,台下亲友们拼命地喊,掌声、欢呼声连成一片。

“胖得自信,胖得健康,胖得美丽!”这是“胖美人”用雍容华贵的身姿、落落大方的才艺展示出来的美学精神,也传递出一种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角逐,徐东珠、付美娜、刘秋璇分别夺得冠军、亚军、季军,另有3人摘得特别奖项,23人获得优秀奖。此次活动,冠军获得3000元现金大奖。“胖美人”大赛不但吸引了读者的眼球,还受到新华社、凤凰卫视等6家媒体的关注。

“亚军,24号付美娜!”听到这声音,27号徐东珠张大了嘴,眼泪都涌了出来。人家得奖,咋把她高兴成这样?能不高兴吗,因为冠军就是她了呀!说起来,她这冠军可是拿得一波三折。

咋回事?原来她自己压根就没想过要参加这次大赛,是妈妈偷偷给她报了名,等到通知她参加预赛才知道,还是妈妈用了激将法把她激来的。

可没想到的是,不知道她是真不想参加比赛还是紧张,预赛时留的电话号码竟错了一位,是个空号!通知决赛入围选手时,记者翻遍了600多报名者的最初报名电话才找到她。冠军倒像是特意给她留的。

“我叫不紧张,我叫不紧张。”上台前,24号选手付美娜拍着胸口,一个劲儿嘀咕着,这不是自欺欺人嘛!

“我昨晚准备了一晚上,结果一紧张,上台时词儿全忘了,都是现编的,不过我觉得自己表现得还不错。本来不少朋友要来给我加油呢,我怕整砸了,没敢让他们来,要是知道表现得这么好,还不如让他们来呢。”才下台没一会儿,她的自信全回来了。

串门也能串出大奖来,说了谁信?可23岁的刘秋璇就这么幸运,串门时参加了大赛,还拿到了季军。小姑娘在南京读大学,这回是来亲戚家串门。“我们秋璇这么漂亮,肯定能选上!”看到胖美人大赛的消息,她的阿姨马上替她报了名。

预赛时,小姑娘的才艺展示就把大家整了个晕头转向——她来了段声情并茂、嘎嘎动人的演讲,可大家都听不懂,因为她说的是一口流利的英文!决赛时,她从容、淡定,两分钟的自我展示一下子就打动了评委的心。

啪!69岁的柴静芙刚一上台,就向大家来了个不太标准的军礼,接着问了一大串的“下午好”,不过人家这“下午好”,可是用4种语言表述的,一下子就把台下的观众给镇住了。她的“粉丝”们就在台上一字排开,展示起偶像的得意画作。“阿姨再来段模特步,让我们看看?”主持人想给她出个小难题,没想到柴阿姨样样精通,走起猫步也颇具魅力,台下响起如雷掌声,叫好声更是不绝于耳。

预赛时,26岁的于馨就给不少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因为她的印度舞跳得实在太好了。精心打扮的于馨脚下穿着金色的舞鞋,一身浅蓝的纱衣,配上同色头纱,鬓边几朵娇艳的花,更衬得她眉目如画。伴着印度舞曲的节奏,于馨让大家尽情陶醉了一番。一举手、一投足、一个眼神,她的风采把台下的观众迷得都忘了鼓掌了。

“我不说自己是哪里人,让大家猜猜。你们谁去过杭州?谁见过西湖?”23号罗梅琴卖起了关子,不过听她那不太标准的、软软的普通话,大家一下子就知道了她是个杭州妹子。虽说她的普通话说得有点让人听不懂,但一点儿也不影响观众缘,因为她从上场就一直在笑,而且笑得就像个洋娃娃,照咱东北话说,这丫头笑得真是太招人稀罕了。

为了让自己最美丽,昨天的“胖美人”一改往日的素面朝天,个个涂脂抹粉,穿着也不再是一味的黑色和灰色,红、黄、蓝、绿,漂亮得个个花枝招展。花心思最多的还是26岁的于馨,除了漂亮的脸上画上彩妆,她还穿起了刚刚结婚时穿的婚纱。蓝色的蕾丝婚纱,蓝色的披肩,头上别着鲜花朵朵,脚上一双翘尖鞋,脑门前垂下珠链链,这样的服装让她漂亮得好像结婚那天那个漂亮的新娘。选择这样一套服装,当然还是因为要配合自己跳的那段热辣辣的印度舞。

外面还是乍暖还寒,别说露胳膊露腿,就是穿得单薄些也够受的。可“胖美人”要展示自己的美丽,只能要美丽不要温度。看看,罗梅琴穿着吊带装;李亚平穿的绿色晚礼服;王馨迎一条红裙还露着两个肩膀……最大胆的是21岁的杨晓虹,上身半袖衫,下身半截裤,脚上还蹬着一双白色的小凉鞋,看起来就像夏日里走来的小姑娘。

“明天是‘三八’妇女节,也是我妈妈52岁的生日,今天站在舞台上,我想为我的妈妈念一首自己写的小诗。”张雯雯上台后,不是展示自己,却要感谢妈妈。在参加海选时,她和妈妈一起报的名,可是由于当天和妈妈的一点儿小矛盾,她还跟妈妈使着小性子,母女俩一下午也没好好说话。

这首决赛前夜写的诗,在昨天,把台下的观众感动得热泪盈眶,妈妈的一个含泪拥抱也化解了母女俩之间所有的摩擦。

虽然海选初赛时已经登过台,可是进入决赛的“胖美人”们还是很紧张,比赛还没开始,“胖美人”们便忙开了,有人拿着笔写起了讲演稿;有人面冲墙背起了台词;还有人一遍遍掏出小镜子查看自己的装扮,可最紧张的就属万宇新,从上台前,她就在那揉着一张白色的A4纸,攥啊攥,手心里的汗水把纸浸湿了,快要到她上台时,那张已经快揉烂的纸几乎快要攥出水来。

“胖美人”们忙着在台上展示自己的风光,台下还有一个特殊的身影——志愿者、数码摄影师康玉良老师,一直穿梭在场内为美人们摄像。为了录制好整个场面,康老师特意选了自己最重最大的摄像机,从一进场就开始录制场上的花絮,两个小时下来,康老师已经满头大汗,临走还一个劲儿地说,“回去我就编辑肯定制作出一套你们最满意的光碟。”

“台上的表演就看她们自己了,但台下绝对要靠我们这些亲友团!”这句话说得一点不错。昨天,29位进入决赛的胖美人(进入决赛有30名胖美人,但一位因事弃权)竟带来了将近400人的亲友团。

先看这一边,清一色的老年亲友团,“我们都是柴静芙在老年大学的校友,我们都是来替她助威的。”记者粗略地数了一下竟有50名校友来为4号柴阿姨助威,可谓是昨天到现场规模最大的亲友团了。

再看那一边,一色的帅哥靓妹,他们都是肥肥Twins(20号万宇新和23号罗梅琴)的亲友团,一上来,就占据大戏楼二楼的有利位置,打出了“肥肥Twins加油!我们爱你!”的宣传牌,让人眼前一亮。再回来,27号“胖美人”徐东珠的亲友团统一着装,加油口号简短有力:“东珠,东珠,一定胜出!”一看就是花了不少的心思,在现场绝对是一伙儿不可低估的亲友团。要看亲友团,顶属25号朱旭有些孤单,她由于家在外地,只有一人前来参赛,但她上来一句:“我以为我没有亲友团,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其实在场的每个人都是我的亲友团。”赢得在场所有人的热烈掌声。一下子,她有了全场最大的亲友团。

不说现场400多名观众阵阵掌声和叫好声,单从现场频频耀眼的闪光灯就知道场面有多吸引人了。只要一有“胖美人”出来进行展示,先是亲友团的呐喊助威声,接着就听见手机咔咔拍照的响声,中间还不断穿插着耀眼的闪光灯。

其实,昨天比赛要论最忙的人,除了主持人外,就数到现场的媒体朋友了。除本报记者外,昨天的比赛吸引到了新华社、《大公报》、凤凰卫视、吉林卫视《最近新闻》栏目、吉林电视台公共频道《直播吉林》栏目、城市速递等6家媒体的关注。

“谁说胖人没地位,呸!那是万恶的旧社会。”翻版周笔畅,秦小蕾一上台就语不惊人死不休。

“由于工作关系,我的朋友都在上班,粉丝来不了,连面条也没有,台下只有我妹妹!”看到胖友们隆重的亲友团,28号杨爽有点感慨。

“我们是最胖的,我们也是最棒的。”于烨话一出口,这份自信劲儿就赚来大把大把的掌声。

“今天来的所有胖女人都是一颗颗胖珍珠!”人如珍珠般光彩照人,徐东珠这话说得美人们都挺舒服。

“人的美丑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一颗赤子之心!”杨晓虹觉得,美升华至心灵,外貌已经不重要。

本报北京3月9日电“每个领域能否都有一本不用交钱就能发论文的核心学术刊物?当然这样的刊物需要国家扶持。”谢佑卿代表在湖南团的全体会议上这样说,当时科技部部长徐冠华正好参加了这个团的讨论。

与国内一些学术刊物付费刊登不同,谢佑卿说,国际上那些顶级的核心刊物是不收钱的,正因为不收钱,那些刊物对论文的要求可以说是精益求精,他自己就经历过一次在国际刊物发表论文的“磨难”。

谢佑卿研究的领域是材料学,2004年他研究的这个领域的国际核心刊物《物理学报》(欧洲版)发表了他的四篇系列文章,而发表之前是杂志编辑部门长达8个月的审核。

事情还得从2003年说起,谢佑卿向《物理学报》投稿后几个月,突然收到杂志主编波尔的电子邮件,波尔说,谢佑卿的论文经他们论证,认为有发表的价值,并将他的论文送给了国际热化学奠基者考夫曼审查,但考夫曼觉得有谢佑卿的一些思路他不是很熟悉,能不能和谢佑卿通过邮件交流。

之后,谢佑卿就和考夫曼通过电子邮件一来一往交流起来,对方逐渐了解了谢佑卿的思路后,认为文章很好,帮谢佑卿写了发表论文的推荐信,还邀请谢佑卿去参加一个国际学术会议。

“长达20多页的论文,一分钱不要。”谢佑卿说,更重要的收获是——还能和国际热化学奠基者进行交流。

谢佑卿说,现在国内的很多学者都愿意在国外核心刊物发表文章,一方面确实是因为这些杂志能体现学术影响力,另一方面是因为在那些杂志上发表论文确实能有所裨益。这次经历,让谢佑卿觉得有必要呼吁,国内每个学术领域也应该有一本不用付费就能发表文章的核心刊物,这样的刊物要办成顶级的学术杂志,用于吸纳领域那最有价值的文章,甚至应该聘请国际大师来评审文章,不仅发表国内专家的文章,也可以在逐渐办出名声后,吸收国外的优秀文章。本报记者刘世昕

本报讯3月2日,有人在郑州市中原区须水镇柿园村西头的菜地里发现一具已被焚烧的女尸。3月7日,郑州市中原公安分局介绍了案件基本情况,并悬赏征集破案线索。

中原分局刑侦大队大案中队中队长刘彦勇告诉记者,3月2日上午8时,有人在中原区须水镇柿园村西头菜地里发现一具女尸,尸体已被肢解、焚烧。警方现场勘验后认为,死者是年龄在25岁到35岁之间,身高165厘米左右。焚尸时间应是在2月27日晚上。

在现场,警方发现了一红一黑两个旅行箱、一个打火机、一个深蓝色手提袋和3条裤子等物品。打火机是Zippo牌的,上面贴有一个25美分的硬币,“这个硬币极有可能是使用者自己贴上去的。”刘彦勇说,手提袋是蓝色的,上面印着两个“唐老鸭”。

警方表示,能提供死者的真实身份者,可获得奖金1万元;提供凶手线索并破案者,可获得奖金2万元。警方的联系电话:0371-67629062。□记者乔伟辉

本报讯(记者孙洪伟)日前,蒲城县医院收治了一名双脚溃烂脱落、双腿多处骨折的安徽籍病人。患者诉说他因煤矿事故受伤,被矿方两次蓄意抛弃荒野,并向蒲城警方现场指认白水林皋煤矿,但是林皋煤矿对此坚决否认。渭南市政府已派员调查此事。

2月25日普降大雪,蒲城高阳镇加录坡村村民发现一名伤者只盖一床脏臭不已的薄棉被,人卧在路边沟里,爬不动也站不起来,发黑的被子上覆盖有层层积雪。

伤者自称名叫查天时,是安徽籍农民工,既不识字,又带有浓重家乡口音,沟通比较困难。

在蒲城县医院病房里,两只脚已经没有的查天时下半身失去知觉。据医生讲,他的双脚属于溃烂后自然脱落。此外,他的下肢多处还有骨折、错位。如果伤口感染,将直接危及生命。

屈大妈几天来一直陪护查天时。她说,他被送来医院时全身还有煤灰,破烂不堪的衣服粘在身上脱不下来。“娃可怜得很,一到晚上就哭。”

查天时回忆,他是在煤矿打工时受伤,时间已经忘了。当时矿井放炮,他们下井干活,煤矿突然塌落,他被砸在底下。被挖出来时,双腿已经没有知觉。他说煤矿找当地诊所医生给他把腿简单包了一下,有人给他送了两天饭。第三天的凌晨,他被一辆人力三轮车拉到公路边撂下。

他说由于双腿无法动弹,他一直在公路旁趴着,靠附近村民送的苹果、吃剩的饭菜维持近一月时间。2月24日晚9时许,他被一辆机动三轮拉上车,车行驶一段时间后,他又被遗弃在公路旁。天黑,他不知道自己在何处,只知道扔他的人其中有一个是矿上的。但具体是哪家煤矿,他说不清楚,只是强调,“只要到那儿,就肯定能认识”。

据蒲城警方介绍,接到情况反映后,3月7日早,民警携4名医务人员带上查天时前去蒲城境内所有煤矿辨认,都被查否认;但在白水境内查询到林皋煤矿时,查某当即指出,“我就是在这个矿上出的事”,并向警方指认自己住宿及食堂所在地;在林皋煤矿现场,查某还指认矿内一名妇女就是曾给他打饭之人。

蒲城警方依此初步认定,林皋煤矿就是查所指事发矿井。但接触矿主时,煤矿工作人员拒不提供矿主去向。

昨日下午,记者赶往林皋煤矿询问时,没有见到矿主。该矿另一负责人白迟宣解释说,此事已让该矿困扰很久,对于警方、政府、煤炭局不断调查此事,“觉得很冤枉”。对于查某指证,白坚决予以否认,声称“他绝对不是矿上人”,“如果出事,我们也绝对不可能隐瞒”。

据悉,白水当地正就此事进行调查;蒲城警方已将调查情况上报蒲城县政府,接蒲城县政府汇报后,渭南市政府也已派员调查此事真相。

中国网消息在3月10日下午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晓强说,今后五年,国家将组织研制包括核电站、高速铁路装备等16项重大成套技术装备。

他说,要进一步加强节能、新能源、资源综合利用等一批重大产业技术研发。我相信通过以上这几方面的工作,会为我们的企业更好发挥自主创新的主体作用提供一个更有利、更良好的外部环境。

晚报讯云南少女小玉来沪后急于找工作,她根据老乡提供的电话号码联系某大酒店的经理,可是接听电话的人却自称是另外单位,原来小玉拨错了一位电话号码,接电话的男子热情地表示自己可以帮忙。

此后,他们电话联系了四五次。小玉对这位自称陈某的年长男人逐渐产生信任。2005年5月25日,陈某约小玉见面边吃饭边详谈工作事宜,小玉欣然答应。

小玉不知道的是,陈某曾经于1984年5月因流氓罪被判有期徒刑七年,又于2001年因犯强制猥亵妇女罪被判拘役四个月。年近六旬的他与妻子离异多年,一直过着单身生活。在接了小玉错拨的电话后,他立刻就萌生了歹念。

这天傍晚,小玉提出想帮从云南来沪的弟弟找工作,陈某满口应承。吃饭时借着酒意,陈某说起离异无子女的惨状,提出要认小玉做“干女儿”,小玉当场认了这个“干爹”。当天夜里,陈某把“干女儿”带回家,让她睡在阁楼,自己则睡在楼下。到了凌晨,睡得迷迷糊糊的小玉惊醒过来,发现“干爹”躺在自己身边,露出了狰狞的面目。陈某不顾少女小玉的挣扎恳求,还威胁“用菜刀杀了你”,最终扭伤了小玉的双臂并强暴了她。作者:□焦晓虹通讯员金文斌

本报讯家住白云区的刘硕被乞丐纠缠,脚被乞丐抱住,他踢了乞丐几脚,结果乞丐重度颅脑损伤死亡。昨日,贵阳市中院一审宣判,刘硕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

法院认定,2005年5月17日14时30分许,刘硕在途经贵阳市飞行街时,被害人(无名氏)向他乞讨,刘硕不予理会。当被害人不断对他进行纠缠时,刘硕顿生恼怒,对被害人进行殴打,并用脚踢被害人头部等处,将被害人打倒在地后逃匿。路人报警后,被害人随后被派出所民警送医院抢救,10天后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该无名男子系因钝性外力作用于头部致重度颅脑损伤死亡。7月28日,公安人员在二戈寨将刘硕抓获归案。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