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男子数万元纸币散落 数分钟被路人哄抢一空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0 06:11:55

油条摊就在距离姑妈家两三百米处,燕子是7点50分出的门,一般来说只有5分钟的路程,可是等到8点多,燕子还没有回来。姑妈有些不放心,便出门去找。

“哎呀,你侄女闯祸了,掉到油锅里去了。”刚走到油条摊前,摊主方大姐的丈夫就大喊了起来。再一看地面流淌着油水,姑妈如遭到晴天霹雳。

据油条摊摊主方大姐事后回忆,她当时也没看清楚燕子是怎么跌进油锅里的。“那天,她来到我摊子上,说要买几根热的油条,我正在旁边做饼,也就没怎么特别留意。突然听见‘啊———’的一声,抬头看时,燕子的头部已经扎到锅里。当时真的吓坏了,我赶紧把她扶了起来,拿酱油抹在她脸上给她止痛。我听见有人说望春医院有个烧伤科,叫了辆车就立马把她送过去了,后来又转到了第二医院。”

出生两个月时,燕子的父母因为感情不和而分开了,她被托付给奶奶带,只得跟着奶奶辗转在两个姑妈家里。“出生以来她从来没有跟父母一起生活过,是奶奶用面汤给喂养大的。燕子3岁时,爸爸妈妈正式办理了离婚手续,她几乎没有享受过母爱。”说起燕子的身世,姑妈泪如泉涌。

燕子的二姑妈说,可能因为家庭的原因,燕子从小就比较沉默,她不太合群,很少跟小朋友出去玩,上课也不爱回答问题。

“我们都是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照顾,尽管我们对她很好,在她心里肯定还是有阴影的,所以我们从来都不会打骂她,就怕她想不开出事。”“燕子也非常懂事,从来都不跟同学吵架,回家后,就自己默默地看书。”

“听说燕子出事的那一刻,我感觉自己都快窒息了,这怎么可能?”7月27日上午8点40分左右,正在开车的项女士接到燕子姑妈的电话,得知干女儿掉进油锅里的噩耗后,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开车到医院的,在看到燕子时,我的心都碎了。”干妈哽咽着说着自己与燕子曾经的快乐,她强忍着尽量让自己冷静,可是一想到孩子惨不忍睹的模样,她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失声痛哭。

“4年前的一个傍晚,我在医院挂盐水,旁边10岁的燕子一个人乖巧地也在挂盐水。这么小的孩子,家人怎么能放心让她一个人看病?当时我的心里就涌起一股不忍之情。后来年迈的奶奶气喘吁吁地跑来接孩子,原来奶奶忘了带钱。”从奶奶口中项女士得知了孩子可怜的身世。当天项女士就跟她先生商量想帮助燕子,临走时还给奶奶留下了500元现金。

第二天懂事的燕子便来医院找项女士,找了两次,等了3个多小时,终于见到了昨天说要资助自己的好心人。“妈妈!”燕子高兴地呼喊着跑过去,一声妈妈让项女士的心一阵感动:这是个多么懂事的孩子!“当时我就告诉自己,这个孩子我养定了,虽然给不了太多经济上的帮助,但我一定要给她全部的母爱。”

经过医院诊断,燕子的烫伤程度属于深二度,烫伤面积已达10%。目前,燕子的脸部肿得厉害,严重发炎的喉咙也压迫着气管,如果今天喉咙的炎症还没有消退,可能要动个手术。如果不动喉部手术,燕子需要两万多元医药费才能保住平安,如果动手术的话,可能需要五六万元的医药费。燕子后期整容恢复的费用可能要60万-100万元。

说到医药费,钱东社区居委会范书记说:“我们和院方接触时,医院的一位负责人表示,他们会首先尽力为燕子治疗,不会急着催燕子付医药费。但近100万元的费用是一笔很大的数目……”

燕子户口所在地的海曙区西门街道钱东社区居委会居干得知燕子的事情后,立即到医院看望了燕子,并向宁波市慈善总会海曙慈善分会汇报了情况。昨天社区居干终于向慈善总会争取了3000元的救助款,目前,这笔资金已经打入了燕子的医疗账户。保险公司也表示,燕子可获得的最高保险金额为5000元。

昨天早上,燕子的三姑妈接到两个厚厚的信封。“这是我的一个邻居送过来的,邻居嘱咐我一定要给孩子治好病。”燕子的二姑妈也接到了500元的捐款。“我们希望记者在报纸上对他们说声谢谢。”燕子的姑妈说。

昨天无菌病房外,一位个子不高、面色乌黑、手拿几瓶娃哈哈八宝粥的中年女人悄悄站到燕子家人旁边,看着伤心欲绝的燕子家人,中年女人拿起搭在肩膀上的旧毛巾摸了摸眼角。这个女人就是油条摊的摊主方大姐。她是特意来看望燕子的。

“我知道,把摊子摆到店面外的人行道上是不对的。我家里虽然没钱,但我把燕子当成我自己的女儿,我会尽量借钱给燕子医病的。”刚开口方大姐就忍不住哭了起来。

方大姐告诉记者,在送燕子到医院的路上,燕子不停地想用手去摸自己的脸蛋,她拼命按住燕子的手,怕燕子用手抓而感染了伤口。“孩子疼,我心里也难受啊,当时我根本没有想着我要赔多少钱,而是想这么漂亮的孩子就这样毁了可咋办,孩子得遭多大的罪啊。”

方大姐是台州人。去年3月,和老公、21岁的女儿一起到宁波开了家大饼店。“我们农村人,家里没钱,为了赚钱给儿子娶媳妇,老公出去打工,但只能拿到一半的工钱。去年3月,我和老公还有21岁的女儿来到宁波开了家大饼店,起早贪黑一年干下来,大饼店收入才五六千元。”

谈到近百万元的治疗费,方大姐表示,她会尽量借的。她也希望好心人能够伸出援手来帮助孩子,不能耽误孩子的病啊。事情发生后,早点摊摊主方大姐忙着向亲戚和老乡借钱。方大姐借来6200元,为燕子付了部分医药费。

盛宁律师事务所的谢俊鸣律师认为,油条摊的摊主方大姐和燕子的监护人都要承担相应的责任。油条摊的摊主方大姐进行经营活动时,应该在指定的场所里、将摊位摆在合理的位置上,摊摆到了马路上是明显不合适的;同时,油条摊边没有足够的防护措施,燕子掉进油锅里,摊主应承担相应的责任。燕子已经13岁了,应该说已经具有了独自购买物品的能力,但她还是未成年人,她的监护人应该对其承担相应的监护责任。至于双方责任的多少,还需要根据事件的具体情况而定。

金陵晚报讯(记者苏丽萍实习生陈娜)昨天凌晨两点,一位妙龄女郎在自家楼前5米处被陌生男子按倒在地企图施暴。该男子双手抱起女子的头往地上砸。女子大声喊“救命”三十多声后,隔壁30米远的一幢楼的邻居李铭(化名)冲下楼来,救下受害的女子。

家住中华门附近的李玲玲(化名)因和同事一起参加聚会,聚会结束以后,这时天下起了倾盆大雨,李玲玲便和同事一起来到一家茶吧开始打起牌来。结果到了次日凌晨两点多钟,雨停了,她便独自一人骑车往家赶。李玲玲一路上心惊胆战,就盼着快点到家。她好不容易骑车进入小区大门的时候,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当她骑到离家门口仅有5米远的地方时,突然被后面的一股力量撞倒在地。她忍住疼痛想要站起来时,一名男子一下子跨坐在她的身上对她的脸就是猛的一拳。然后抱起她的头用力地向地上砸去。同时,该男子还用力捂住她的嘴巴,试图阻止她喊叫。李玲玲奋力挣脱,大声喊道:“救命——救命——”凄厉的女声用尽全身力气的呼喊划破了夜晚的宁静。可当她喊了三十多声大约10分钟以后,李铭听到呼救声匆匆从远处赶来,一把揪住歹徒。歹徒可能理亏,既不反抗,也没挣扎就跟着李铭一起向小区警卫室走去。而此时,距李玲玲5米处,她的一位邻居就静静地目睹着这一切,没有出声。据了解,这名歹徒被带到了中华门派出所。李铭将李玲玲和歹徒送到了小区门口的警卫室。而李铭的爱人也随即赶来,他们又去敲李玲玲家的门,希望她的爸妈能陪陪女儿。可在按了5分钟的门铃后,也没人应门。后来,李铭再让李玲玲拨打家中的电话,门才打开。

昨天下午5点多钟,记者到南京市公安局秦淮分局中华门派出所了解情况,该派出所的韩华副所长告诉记者,他们的确受理了这起案件。目前该犯罪嫌疑人仍在派出所内,此案还在进一步审查之中。

昨天下午4点多钟,记者来到当事人李玲玲所住的小区。找到李家后,正巧李玲玲的爸妈都在家。记者说明来意后,便见到李玲玲。当时她还躺在床上休息,见到记者后,她一手轻轻压按头顶,一手支撑起自己才缓缓地坐起身子。她的面色惨白,显得特别疲惫,瘦瘦小小的她蜷缩在床的一角,慢慢地陷入了对当时的回忆。当时,我想就在我家楼下,这么多人住在这里,只要我一喊一定会有人出来救我的。于是,我用力地大喊“救命……救命……”可当我喊了数声以后,我就看到有人在自家的窗口看着这一切。我就像看到救星一下,更加用力地喊着“救命”。可那人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既不离开,也没出来帮忙,而就是这样猫着腰,趴在窗口看着……我继续喊着“救命”,总希望有人出来帮我一把,哪怕是大喝一声,把歹徒吓走也好。后来,一个打赤膊、仅着裤衩的男子疾步跑了过来。就这样我得救了。这已是在我歇斯底里喊了10分钟之后,而这位恩人是离我家30米外04幢204的住户。

李玲玲妈妈:案发地点是在北面,而我和老头子、儿子睡在南面房间,天气热开着空调,房门都关得严严实实,而且我睡觉特别沉,即使打雷下雨都吵不醒我,所以根本没有听到呼喊声。后来,我隐约听到有人喊我名字,我以为是做梦,也没多搭理。后来有人按门铃,我才惊醒让老头子去开门。因为我在家睡觉都穿着内衣内裤睡觉,有人来敲门时,我先得忙着穿衣服,所以我就让老头去开门了。李玲玲爸爸:当时,我也没听到,后来也听到有人喊老太婆的名字。我以为是有人喊她去麦德龙超市买东西,因为路远所以要赶早。再后来老太婆就催我去开门。我刚准备去开门时,电话又响起来了,我只好打开门,他们告诉我,你家女儿出事了。我一听,就问伤到哪儿没?他回答,伤到了头。我以为是被车撞了,就特别着急。后来,细问下才知道是遇到歹徒了。于是,就跟着女儿和老伴一起去了中华门派出所。后来,处理完了以后,我们一起来到小区警卫室去看监控录像。可就看到一名黑衣服的男子跟在我女儿的后面进了我们小区,警卫们一个个都关着门,开着空调,个个舒服得很,根本没有过问,我看这些人真的该下岗了。后来,我和老太婆两人写了表扬信送到好心人的单位,我们还准备再送点礼品给他们表示我们的感谢。

我正好睡在北面的房间,听到有人喊救命的时候,我迷迷糊糊地就趴在窗口看。刚开始以为是一对小情侣闹着玩,不然谁深更半夜在外面呢。后来,我慢慢发现情况不对,只看到一个穿着黑衣服的男子骑在一个女孩的身上,由于天很黑,我看不清那个女孩的模样。于是,我就对歹徒喊道,快走,马上保安来了。可歹徒还是没有走。大概过了10分钟,有个男子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歹徒的胳膊,歹徒也不反抗也没挣扎,就跟着他和女孩一起走了。当时,我就想,如果不是这个男子冲过来救了女孩,我就让我家老头子扮成警察吓走歹徒了。我觉得这个女孩子也真是的,她应该告诉我,她就住在三楼,这样我就可以上楼喊她爸妈下来了。可她什么都不说,就一个劲儿地喊救命,我怎么知道她是哪里的,要我如何帮她呢?还有就是这个歹徒脑子有问题,他怎么敢在居民楼前欺负一个女孩子呢?

我家住在女孩家隔壁一幢,睡到半夜,迷迷糊糊的时候,就听到一个女孩的声音喊救命,我被惊醒,立刻探头出去看,可没看到。于是,我立刻就冲下了楼,循声跑了过去,看到一个男子一直扭住一个女孩,女孩一边挣扎,一边大喊救命。我过去对着歹徒大喊了一声:你在干什么?歹徒被我这么一喊,吓得愣了一下。然后,我冲上去一把抓住歹徒的胳膊。歹徒停止了一切动作,就乖溜溜地跟着我向小区警卫室方向走去。身后的女孩还死死地抓住歹徒的胳膊,像怕他跑了一样,怎么都不肯放开。后来,我和爱人通知了女孩的家人。小区警卫打电话报了警,警车将歹徒、女孩及其家人一起接到了派出所。这下,没我什么事,我和爱人也就回家了。

本报7月28日讯(驻衡阳记者李凌)常宁市一名5岁女童惨遭强暴,造成大出血。今天上午9点,记者来到衡阳市南华附一医院妇产科,受害女童佳佳(化名)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因失血过多,充满童稚的脸像白纸一样。其母李小年痛哭着从病床下的纸篓里拎出一大把染血的纸巾说:“事发到现在都10天了,她现在还没止住血。”

7月17日早上6时许,佳佳9岁的姐姐小敏(化名)跑出来告诉李小年:“佳佳满身是血,在床上喊不醒了!”李小年急忙跑到房内,看到女儿的床单已经被印红了,人已经昏迷,下身还不断有血涌出。李小年告诉记者,她和丈夫睡在东屋,佳佳和姐姐小敏由80岁的奶奶带着睡在西屋,由于老人老眼昏花,对晚上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

根据苏醒过来的佳佳描述,晚上一个“老爷爷”将自己从床上抱到离家不远的稻草堆里,用手卡住自己的脖子,不知用什么东西插进她的下身里,就出血了,后来那个“老爷爷”就跑了。

目前常宁警方已成立专案组,夜以继日地进行侦破工作,力求早日将凶犯绳之以法。

行人违章过马路在日常生活中非常普遍,很多人都觉得只要自己注意了,这种行为没什么危险,可是下面的一段录像,也许会给大家敲一记警钟。

这是监控探头不久前(编者注:录像画面显示时间为2005年5月4日)在北京顺义区西单路口拍下的画面。当时是凌晨4点50分,四名行人由南向北走来,但他们并没有走人行横道,而是在车行道内违法横穿。此时,由南向北变成了红灯,可4名行人却对红灯视若无睹,继续前行。这时,一辆面包车由西向东疾驶而来。走到路中心时,4名行人中有两名似乎意识到了危险,停下了脚步,然而另外两人却选择了猛跑,结果被这辆疾驰的车撞成了一死一轻伤,死亡的女孩只有23岁,虽然撞人的面包车时速达到了50公里/小时,属于超速驾驶。但交管部门最终认定,行人一方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而就在这起惨剧发生前的几分钟,有好几名行人都是这么猛跑着横穿马路。

据了解,从5月1日起,北京市交管局推出全国首部《道路交通事故当事人责任确定标准》,其中规定,行人不走人行横道、横穿城市封闭道路都属于A类严重过错。也就是说,如果行人有上述A类行为而机动车没有任何违章的话,行人将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

据《泰晤士报》28日报道,法国现代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刑事案于27日宣判,62名被指控犯有强奸、性虐待儿童以及逼迫儿童卖淫等罪行的嫌疑人被判处重罪,两名主犯被判入狱28年。该案一经披露便震惊了整个法国,同时这也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针对利用儿童犯罪集团的指控之一。

该案发生在1999年1月至2002年2月间,受害者当时年龄在6个月到14岁不等。连不会走路的婴儿都没能逃过魔掌。令人发指的是,犯罪分子施暴的对象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骨肉。许多父母不仅强暴自己的子女,还把孩子作为“性商品”倒卖,换取几包香烟、少量食品或金钱。有一个女孩的父母把她卖掉,只是为了得到一个汽车轮胎。而另一个10岁大的女孩则惨遭40多次的蹂躏。

昂热刑事法庭的法官在宣判结束时就他们的判决向一些受害者做了解释。在65名被告当中,只有3名被宣告无罪,他们的年龄不等,年轻的只有24岁,年长者已是73岁的老翁。两名被指控犯有性侵犯罪等多项罪行的男子被判处28年监禁,这也是判刑时间最长的。这两人分别是39岁的埃里克和59岁的菲利普,前者对包括自己女儿在内的27名儿童进行性侵犯,逼迫35名儿童卖淫,被检察官称为“恶魔”,后者甚至连其孙女也不放过。按照法国相关法律,媒体不允许公开犯人的全名。

更为骇人听闻的是,有27名女性参与作案。辩护律师莫尼卡·帕斯奎尼指出,过去都认为妇女不可能有恋童癖,这种看法看来很荒谬,法国人应该接受妇女从柔弱的慈母变成强奸和贩卖儿童罪犯的事实,因为她们甚至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放过。

一家儿童权益保护组织的律师菲利普·科纳尔说:“这是我们所知道最残忍的暴行。”该团伙共有26名妇女。

昂热刑事法庭陪审团在经过93天的听证后做出了他们的裁决,他们的诉讼书长达430页。法庭得知,至少有45名儿童受到他们的父母的性侵犯,或者被父母用作交换微不足道的钱、食物、香烟甚至汽车轮胎的工具。昂热刑事法庭检察官伊凡·奥里尔说:“该虐童网络就像家族一样运作,隔绝同外界的接触与联系,不在外露面,犯罪活动只在公寓里秘密进行。”他说,430页的诉讼书读起来就像“一本但丁都不可能拒绝的书,受害者简直就像身处地狱一样。”

45名受害者均已做了录音证词,出于保护目的,警察和法官没有让他们出庭作证,只是放录音给陪审团听。精神病学专家称这些儿童在精神上都受到巨大打击。杨孝文

对于此案,当地的社会服务机构也逃脱不了干系,他们对许多家庭了如指掌,却从未发现异常情况。于是有人问,当地社会服务机构都认识这些人,但为什么如此大规模的虐童行为未能尽早发现。当地警方称,资金不足和人员缺乏是造成未能及时发现虐童行为的原因。至于社会服务机构工作者,他们表示,这些人受训是为了帮助人,而不是探查别人的私人生活,这也是他们未能发现虐童行为的原因。但是,尽管社会服务工作者和其他人备受批评,但最为严重的是,法国似乎没有正式的儿童监督保护计划。杨孝文

菲利普35岁的儿子弗兰克及其妻子被检察官比作是雨果著名悲剧《悲惨世界》中贪婪的德纳第夫妇,他因对14名儿童进行性侵犯和逼迫31名儿童卖淫被判入狱18年。

法庭得知,在1999年至2002年,菲利普的女儿至少遭到父亲和其他人45次的强暴。菲利普的妻子帕特丽夏(32岁)被判入狱16年。检察官称,帕特丽夏是虐童犯罪团伙的“登记员”,负责安排“客人”强暴孩子,其中就包括她自己的女儿。当孩子们在卧室中因痛苦和恐惧而尖叫时,帕特丽夏只是静静坐在公寓的沙发上点钱。杨孝文

25日,阆中15岁中学女生小丽(化名)参加夏令营入住北戴河一宾馆,来例假后不小心“染红”床单。宾馆方不依不饶,抱着弄脏的床单,当着40多名同学的面将其吼下车清洗床单。尽管事情已过去3天,但回到家的小丽仍沉浸在悲伤中,精神忧郁,闭门不出,整天以泪洗面。

7月18日,小丽和阆中几所学校的40多名学生乘上“相约北京,拥抱大海”夏令营的大巴。23日,营员们怀着激动的心情,游玩北京后来到北戴河,入住北戴河北京市建委培训中心宾馆。当日,小丽来例假,晚上她裹衣睡觉,尽管一再注意,但还是不小心将床单弄脏。由于不好意思,小丽没将此事给别人讲。

25日上午8时,大家退房上车正欲离去,突然两名服务员抱着被血染红的床单,怒气冲冲地上前拦住车不让走。见此情景,带队老师忙下车向服务员道歉,并表示愿意立即清洗床单。见惹了祸,小丽当着大家的面小心翼翼地上前认错。然而,服务员不依不饶。

73岁的陈正春陪孙女参加夏令营,见到这一幕,陈婆婆上前夺过床单,回到宾馆立即找来香皂,将床单洗干净后,递到服务员手中。但服务员声称,弄脏床单不吉利,硬要小丽赔偿20元才罢休。带队的李先生掏出20元钱,带着小丽离开了宾馆。小丽上车后,全车同学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无地自容的她双手捧脸,默默流泪。

带队的李先生告诉记者:“小丽是未成年人,小女孩来例假也属个人隐私,宾馆方当众拦车、当众羞辱小女孩的做法太过分了!”

昨日,记者接通小丽妈妈的电话。据她讲,小丽回阆中后,便蒙头睡觉,精神忧郁,不吃不喝。经她再三追问,女儿才说出了在北戴河的遭遇。“她才15岁,有自己的人格尊严!她怎么能承受得住这样的打击呢?我要为女儿讨回公道!”

昨日下午,阆中消协召开了关于此事的专题会议。阆中市消协消保科长何劲松告诉记者,小丽不小心弄脏床单,属于使用不当,按常理,应给予宾馆一定赔偿。如果床单能洗干净,小丽应支付洗涤费;如果洗不干净,应赔偿宾馆购买床单的费用,但要扣除折旧费。陈正春老人已帮小丽洗干净了床单,宾馆是不能收20元钱的。

对于宾馆服务员当众羞辱小丽,并令其下车解决问题的做法,何劲松说,宾馆方可以找导游和带队老师协商解决,不应拿着床单直接找小丽。宾馆已涉嫌侵犯消费者人格尊严。

目前,阆中市消协正在着手调查处理该事件。小丽妈妈已聘请律师要向北戴河这家宾馆讨回公道。本报将继续予以关注。

四川在线-天府早报消息好潇洒:他每天把酒当早饭,最多一顿可喝1斤半白酒悔晚矣:如今已是肝腹水和肝硬化晚期

他12岁就开始喝酒,每天把酒当早饭,把酒当成水喝,直到2001年查出得了肝腹水和肝硬化,才稍稍有所收敛。昨(28)日,已经病危在家的“酒仙”董永(化名)叫家人拿出了自己20年间写的“警世日记”,希望能给世人一些警示。

家住小税巷25中宿舍的董永虽然只有36岁,但他的经历却颇为丰富。他曾做过个体生意,当过派出所的治保队长,曾经因追捕盗窃犯被菜刀砍伤左脸,缝了36针。“以前在派出所干的时候,我经常上报。”说到以前的经历,已被病痛折磨得不成人样的董永脸上有了一丝微笑。干了10年治保队长后,董永到成都某歌城娱乐有限公司当了保安部经理。

因为爷爷喜欢喝酒,董12岁的时候就学会了喝酒。从此,一发不可收拾,酒成了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清晨起床,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饭馆里喝酒,把酒当早饭成了他的习惯。上班时,他会拿出酒偷偷喝。晚上下班后,又会一个人到酒吧喝酒,几乎每天都要喝到酒瓶成堆才回家。“我最多一顿可以喝1斤半白酒,外加几瓶啤酒,我喜欢喝酒,但我从来不在别人面前发酒疯。可以这样说,没人看过我喝醉的样子。”

大约10多年前,董永就发觉身体不舒服,但一直以为只是工作太累没引起重视。直到2001年,他发现肚子越来越大才到医院检查,检查结果出来,他得了肝腹水和肝硬化,已经是晚期。此后,他就不再上班了,每天在家里修养。

现在,董永已经被病痛折磨得不能动弹了,每天都睡在沙发上不能起身。曾经120多斤的他现在瘦得不到60斤,腿脚浮肿,肚子也凸起很高,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上面的血管。妻子和母亲从来没有抱怨过,只是默默地照顾他,偷偷流泪。

为了记录下生活的每一天,董永20年来一直坚持写日记。经过反复考虑之后,昨日,他决定把自己的几十本日记清理出来,请妻子收集整理,以警示儿子和世人。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