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10余刀刺死前妻 上百村民恳求法官轻判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5:57:47

前门西京宾馆工作人员说,孙靖和儿子海栋24日住进了宾馆。昨日上午,海栋打完电话上楼发现父亲不开房门,工作人员欲打开门,发现门从里面被反锁上,从门缝里看见孙靖躺在了床上,已经昏迷,工作人员强行打开门后,将他送到了大栅栏医院,随后转入天坛医院。

天坛医院医生称,由于孙靖服用的是中药,情况不是很严重,输液中途他要求医生拔掉针头,带着儿子离开医院。“都是要死的人了,没什么好治的。”孙靖说要把钱留下来给儿子治病。

“这药一点用都没有。”坐在宾馆床边的孙先生一心求死,躺在床上的儿子海栋望着父亲默默流泪。孙说,他们来自山东烟台,儿子海栋去年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一年多来,他一直带着孩子在外看病,去到过青岛,去过湛江,这个月24日来到了北京。

来北京时,海栋跟父亲说,他打算放弃治疗。“这个病看不好的,我来北京就想看看天安门,看看长城,然后回家。”14岁的海栋静静地侧躺在床上,小声而缓慢地说出一句话。

孙靖满足了海栋的愿望,25日带着他去了天安门,看了看故宫外围。“看到真正的天安门他特别开心。”海栋那时候望着天安门对爸爸说,他还想去长城和北京大学。在海栋的枕边,有一本《我是怎么考上北大的》书,这是他的梦想和目标。孙靖说,儿子已经让他问好了去北大的车怎么坐,“这里有车到清华园,听说那里离北大不远了。”

孙靖说,海栋读书特别勤奋,退学前在烟台第十三中上初一,成绩在班上一直排在中上。“如果不是得这个病,他上大学根本没问题。”由于经常外出治疗,海栋去年不得不退学。

当天从天安门回来的路上,海栋一屁股坐在了地下通道的台阶上,再也起不了身。孙靖焦急地在附近找了好几辆人力三轮车,直到有位车夫听说孩子生病,答应只收5元送到了宾馆门口。

当天回到宾馆后,海栋便高烧不止,病情恶化。“我不能看着儿子这样下去,为了把他留住,我只能不辞而别。”孙靖前日彻夜写下了3封遗书,一封给警察,一封给妻子,还有一封写给北京的医学专家。在写给警察的遗书中,孙靖说他不想扰乱北京治安,但孩子没钱治病,他不会偷又不会抢,只能用这种方式为孩子筹钱。写给医生的信中,孙靖希望通过遗体捐献得到帮助,让那些需要他器官的病人帮助海栋治疗。

孙靖写给妻子的遗书用了整整一页信纸,信中除了要妻子在自己走后好好照顾儿子,还将生前欠下的债一一写清,让妻子有能力时一定要还。“如果有来生的话,我一定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庭。”孙靖说,他前夜写下这句结束语后,望着熟睡的儿子,捂着嘴小声地哭着,一夜未眠。昨日上午,孙靖让儿子到楼下给妻子打电话,马上服下了药,幸运的是儿子电话并没打通,两分钟后便上楼发现了情况,“是老天不让我死,不让我们放弃的。”孙靖摸着孩子浮肿的手说道。

“我好怕爸爸这样。”父亲的行为让患病的海栋不知所措,他软绵绵地躺在床上一直盯着父亲,红着眼圈含着泪水,很少吭声。

孙靖:费用太高,这是最后一步了,孩子的情况不能再等,我只能吃药自杀,可以完整死去,为孩子筹钱。

孙靖:我给医生也写了遗书,死后捐献所有能用的器官。移植了我的器官的病人应该会给孩子捐钱,能做器官移植的都是有钱人。

孙靖:没有,这个想法很早就有了,药也是在湛江买的,一直准备着,到北京孩子复发了,为了保住孩子,我只能先走一步。

孙靖:我一直是这样认为的,现在很多有钱人都等着捐献器官的,一定会有人需要的。新京报:你确定你这样做能为孩子筹到钱?

曾经,这里家家户户过着踏实、红火的日子,女人勤劳,男人本分。如今,却流传着“多往双沟跑一跑,那里的‘小姐’真不少,方便了社员和领导”的顺口溜。这里的老百姓说,双沟一些酒店里的三陪女已在此“驻扎”10多年了。一些村民化肥宁可少买,房子宁可不盖,种地间隙也要找“小姐”玩一把,淳朴的民风在小姐们红袖下被腐蚀了……

当地人竟觉得做小姐就像做买卖一样,是一种平常的职业,最关心的是能不能赚到钱

今年3月底,一农妇向本报求助说,她家住在东辽县安石镇湾月村,丈夫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一家人以种地为生,丈夫下地干活,她在家带孩子。丈夫收工时,她早把香喷喷的饭菜摆在桌子上,一家人和和美美地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日子过得虽不富裕,却很踏实、舒服。

她从来没想过,老实的丈夫会有什么对不起她的地方。可是7年前,距她家10多公里一个叫“双沟”的地方,兴起了酒店,也兴起了小姐。从此,丈夫偷摸到那里找小姐,一年种地收入的1/4都让他给挥霍掉了。

记者近日来到农妇彩霞(化名)家。这是个极为普通的乡村人家,三间土坯房。彩霞见到记者显得很急切。“你们一定要帮帮我呀!家丑啊!”她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抹眼泪,“我丈夫到双沟找小姐,警察找上门来我才知道。”

彩霞说,1999年8月的一天早上,派出所王所长领着双沟一酒店的老板找到她家,在农村,一看见警察来总有一帮孩子围起来瞧热闹。王所长将挤在门口看热闹的孩子赶走后才说,她丈夫在双沟酒店找小姐,没给钱,打欠条,留下家庭住址。王所长话没说完,她“嗡”的一下背过气去。她怎么也不相信见女人说话脸都红的丈夫会找小姐,但事实就摆在面前……最后,罚了500元才了事。

太丢人了,彩霞在炕上“趴”了一个多月。事到如此,丈夫不得不说出实情。一次,他酒后被朋友强拉到双沟的酒店,稀里糊涂地和小姐发生了关系。后来,心里像长了草一样,老惦记着去。

彩霞说,看在10多岁女儿的份上,她原谅了丈夫。可是,一段时间过去了,村里一些有钱户常登门要债,她这才知道,丈夫恶习难改,仍私下借钱找小姐。

在收集证据的过程中,她遇到了许多和自己有同样遭遇的女人。尤其是邻村一位村领导的妻子,因不堪丈夫在外面找小姐,患上精神病。彩霞说,她曾经带着受害的姐妹,到当地政府反映这些事,有的官员却说家丑不可外扬,回去好好过日子。她们求助派出所,派出所的答复是,“只有抓住现行,我们才能够抓人”。

4年下来,她们告状无果。那位妻子被气疯后,她们再也不告了。让彩霞想不通的是,还有人指责她们管闲事,“别人家两口子的事,你跟着搅和啥?”“你说我们错了吗?”她问记者。

在湾月村,一村民向记者透露,附近几个村里的20岁至40岁的男人有不少人都曾到双沟的酒店找过小姐,最小的才18岁。

原椅山乡派出所一民警说,他办过的嫖娼案中,有亲哥俩去,还有姑爷带老丈人去的,一大部分人在村里都是有头有脸的。

一位退休干部说,这里农民以种地为生,一家两垧地,年收入6000元左右。一些村民每年挥霍在小姐身上的钱至少也有一两千。有的人把买化肥的钱拿去找小姐了;有的两块、三块辛苦挣来的蹬三轮的钱也一股脑儿地拿去花在小姐身上;还有的张罗盖房,砖都拉家里好几年了,房屋就是建不起来。

采访中,一位妇女无奈地向记者反映:“丈夫嫖小姐时得了性病,害得我们两口子花了5000多元才把病治好,把孩子上学的钱都花光了。”

一位村民偷偷地跟记者说:“我们邻居李某一年前得了性病,顾及脸面不敢到大医院治疗,就偷偷在药店买点消炎药吃,结果耽误了病情,像这种情况村里还有很多。”

记者走访了双沟附近的几个村子,当被问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当小姐时,他们的回答让记者大吃一惊。

在东丰县那丹伯镇曙光村,村民王大山(化名)吧唧着刚卷的大旱烟,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只要能挣钱,做什么都行,现在谁还管什么面子不面子的?”

王说,在很多人眼里,做小姐就像做买卖一样,是一种平平常常的职业。大家关心的是能不能赚到钱、能赚多少钱,“谁关心合不合法,丢不丢人?”

王有个邻居,家有两个女儿,前几年,受小姐们的“启发”,大女儿和别人到了天津。几年后回来,家里不但添置了彩电、冰箱,还给母亲买回金项链、金手镯。过几年,大女儿又领着妹妹二赴天津,一年后,两个女儿将自家的房子翻盖一新,她们艳丽的服饰晃得人心慌。

起初,村民还在背地里撇嘴角,指指点点,后来大家似乎对她家的漂亮房子更感兴趣。

这种现象已经影响了当地年轻人的择偶观。王大山说,村里极个别女青年在交友时,首先注重的不是男方人品好不好,而是有没有钱。王说,村中赵福(化名)今年五十刚出头,女儿打工从外地领回一个42岁的姑爷,开始他逢人就讲女儿“给我丢脸”,可见到丰厚的彩礼时,他却抿嘴乐了。

有农民说:“双沟那地方,只要手里有点钱的农民大都去干那事,小姐要50元给30元也行,种完地没事了,卖只小羊,或者少买点化肥,钱就出来了……”

村里一位70多岁老人看不惯这些事:“以前就没听说过小姐这个词,家家过得都挺安生的,可你看现在,变喽!老爷们儿不知道受哪股邪风影响,为了找小姐,连家都撇下了,那些丫头也不知道羞耻,不大点个孩子就出去当什么小姐了,这以后可怎么嫁人呢,真是造孽啊!”

双沟这一地名,连当地一些人也搞不清其来历,其实它并没有“户口”。因为此处位置十分特殊——位于三县(东丰、东辽、伊通)交界。人们所说的双沟的一些酒店,位于东丰县那丹伯镇曙光村。据当地老人说,辽那(辽源—那丹伯)一级公路从村里通过后,路右侧迅速建起30多家酒店,然后酒店开始养小姐,渐渐地为人所知,于是才有了“双沟”这个名字。

一位知情者说,当时养小姐的第一家酒店叫“比家乐”。一次一个小姐“响炮”(被警察抓住)了,咬出的嫖客竟达40位,“你说当时生意火不火?”他反问记者。酒店养小姐,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达到鼎盛,一批老板很快暴富起来,有的已经身家百万,他们的利润大多来自小姐。

4月的一天中午,记者到双沟的酒店暗访,店里十分冷清。一位服务员打量了记者一番,便来搭话:“大哥,吃完饭在这里休息一会呀?”“咋休啊?”记者装作不知情。这位40岁左右的妇女毫不遮掩:“有小姐陪,50元到80元不等。”“有啥不一样?”记者问。“80元的大都20岁左右,我得去其他酒店给你调,50元的像我这样的,你看我行吗?”“还有长得好一点的吗?”这位“服务员”从另一间屋里叫出一位30岁左右的女子说:“她行吗?已经生过两个孩子了,可有经验了。”记者装作好奇:“你是农村来的?”“是啊,这里的姐妹多数都是农村来的。”说着就要拉着记者进包房。其实所谓的包房就是大厅旁边一个只有几平方米的小屋,一张破旧的床上堆着脏兮兮的被子,似乎随时准备迎接下一位客人的到来。记者忙说,大白天,不习惯,就离开了包房……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在双沟每年每个小姐平均可赚5万元钱左右,她们自己却得不到这么多。实际上,老板才是最大的受益人。据知情者透露,这里一个8间客房的酒店,一个小姐每年能为老板赚1万元钱,一般酒店养10个小姐,就为老板赚10万元。

这里老板也形成内部运作规则:给小姐公开定价,小姐“出台”一次挣50元,老板要收“床费”10元;还要私扣小姐身份证等,以此来控制小姐不致跳槽。

一位老板抱怨说,现在双沟的酒店生意萧条,如今只有几家酒店有小姐,多的有四五个。为了维持生意,小费一降再降,低价吸引来周边的农民,现在,他们是小姐的主要“消费者”。

旁边的老板娘笑着说:“时代变了,上次一村民跟老婆说,去给三轮车加点油,结果就跑到我这里加油来啦(大笑)!花了50元,回去跟老婆说汽油涨价了,这样的事多啦(又笑)!有的小姐一天能接10多个客人……”

记者在一家酒店对面仔细观察了半天,发现来这里的客人有开小轿车的,一行三五人,有开农用运输车、三轮车、摩托车和骑自行车的,还有跑长途的货车。一常年在路边蹬三轮的车夫说,这里的酒店都有小姐,一区(双沟酒店分为一区、二区)最多,小姐年轻,回头客多。“你们放心去玩没人抓,公安查一家,别的家都知道了。”

晚上,双沟灯火通明。记者在一家酒店要了两个菜,坐在大厅里。没一会儿,一辆农用车停在酒店门口,从车上下来三个脚下黄胶鞋还沾着泥的农民。进来后,他们随便要了一点儿菜,点了三瓶啤酒,匆匆吃完。便对老板说:“开个房间,我们休息一会儿。”

“没有保护,这一行不可能存在。”一位老板说,过去两个区都有疏通上面关系的人,这个人被称为区长。他们负责收钱打点相关人员,不是谁家都能养小姐的,不安全小姐也留不下,老板更赚不到钱。一旦有人来检查了,其余三十几家的老板就会闻风而动,逃避检查。

对于双沟酒店的事,辽源市东丰县沙河镇派出所的一位民警说,从1998年开始,双沟酒店形成规模,最早只有“一区”,到2001年“二区”随之产生,那个时期确实比较严重,他们经常进行不定期检查,但是酒店方面防范得非常严密,想要抓到现行很难。近期,他们加大了检查力度,但由于小姐多数以服务员、厨师的身份出现,很难给这些人定性。

据记者了解,双沟酒店藏污纳垢的现象早已引起当地政府、警方的关注,他们正在制定专项整治方案。

针对此事,吉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黎韵说,有一些农民为图一时之快找小姐,实际上是他们没有认识到这样做的危害性。很多人都是怀着侥幸的心理,认为去几次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往往就在不经意中产生恶果。一旦因此患了疾病花的不仅仅是一家老小的吃饭钱,更重要的是伤了他们的心,这种家庭和谐一旦被打破,就成为社会的不和谐因素。

在这里采访的日子里,几乎每次乘出租车司机都会问,今年种地剩钱了吧,又来找小姐呀?听了让人心痛,文明的最大劫难莫过于把贞洁当做商品来出售……购买商品的人竟然又是一群淳朴的农民。

值得庆幸的是,记者发稿前获悉,近段时间,公安部门加大了检查力度,极个别酒店里已没有了小姐,农民嫖娼现象没有以前那么多了。当恩爱的夫妻开始反目,当童真的孩子四处找寻爸爸,当秋季的收成变成了堕落的资本,当村民觉得,做小姐就像做买卖一样,是一种平平常常的职业时,我们不禁唏嘘不已。如果被腐蚀的民风得不到及时改善,任个人的恶习演变成集体的道德沦丧,那么这将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人间悲剧。

正如彩霞对记者所说,她来反映这件事并不是为她一个人,而是为了村民,只有将这种不正常的现象根除,才能还给他们一个安定和谐的生活环境。

头戴官帽、身披状元袍、一步三摇,据说,古时候的状元大多是这副模样。在盛唐,举子们一旦中状元或进士,都需要在杏园生活3个月,答谢老师、同门,封官进爵,皇帝还要专门在曲江杏园内向状元进士赐宴呢。昨天,我省文理科两位状元谢尼和冯宇宁也装扮成了这样的“唐朝状元”,走进整修一新的曲江杏园。

“唐朝古乐手”一路吹打着喜庆的乐曲,两位“状元”胸前戴着大红花,由“宫廷侍女”引导,坐上了骆驼拉的锦车,往杏园行进。许多外地游人被这有趣的场景所感染,还以为是演员表演的呢,都没想到车里拉的居然是21世纪的真状元。

状元一行走过文杏桥,骑上高大的唐三彩马背,来到了当年文人荟萃的杏园门前,在五子登科石前许愿。然后,他们虔诚地祭拜孔子石碑,还祭拜了文曲星文昌帝君像,过完五道龙门及第牌坊后,谢尼和冯宇宁同千年前的状元一样,来到许愿墙下题词留念。

烈日当头,状元身上的厚厚锦袍都浸湿了,一直为孩子撑起遮阳伞的家长笑容满面:“简直受罪么。”周围不少学生模样的外地游人却羡慕不已:“我要当上状元,就是穿个棉袄也愿意。”可谢尼和冯宇宁并不认为拥有“状元”这一荣耀就应当骄傲。

核心提示:郑州晚报、网“性骚扰调查问卷”一项调查结果显示,性骚扰最容易发生的地方是公交车和办公室,两者人数分别为13989人、6599人,所占比例分别是69.04%、32.57%;14676人遭遇陌生人的性骚扰,6939人遭遇过同事的性骚扰,6036人遭受到领导的性骚扰。16135人遭遇过肢体接触式骚扰,8828人遭遇过眼睛偷窥式骚扰占43.76%……这一系列数据究竟告诉给我们一个什么问题,被骚扰者为何不说不,性骚扰到底如何定性,又折射了社会哪些深层次方面的失衡?

从事社会心理学研究的周正教授却认为这很正常,因为雄性追求雌性在自然界都是非常正常的行为,只要是心理健康的男性都会对自己喜欢的哪种类型的女性表示好感,从心理上就有想碰碰她、摸摸她的感受,表示好感的方式多种多样,只有表达过了头,违背女性的意愿了,才会成为骚扰,所以性骚扰的发生率这么高也就符合现实了。

一位女性在受到骚扰后,暗示对方放尊重的达到31.91%,报警的少到6.15%。对于这几个数据,周正分析,前者以及保持沉默者应属于心理很健康的人,素质也比较高,因为她们知道首先应该尊重别人对自己的好感,“你可以不喜欢别人,但别人喜欢你没有错。只要没有过激行为,没必要上纲上线。”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