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抢劫交警潜逃 做整容手术后抢劫杀死美容师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0 16:31:35

据海关提供的数据显示,八角的主要出口目的地排名第一、二位的分别是印度及中国香港,全球年出口总量在4000吨左右徘徊,欧美各国市场更不足百吨。“老外不吃这个,只有印度人和海外的华人把这个当调料用。八角的主要市场在国内,而这几年八角价钱掉得厉害,当年和我一起做八角生意的人,多数都赔得连一点货都不敢存了。”韦醒松说。

今年让韦醒松大量入货的原因,是突如其来的海外订单。“9月收获季节一到,一下子来了不少国外的新公司,以前都没打过交道的,却找我要八角,所以我今年就多收了些,没想到,紧跟着国内市场需求也大了起来,我才发现存货有点不够了。”问及具体的订单量,韦笑而不答,也是伸出了两个手指,“比以往多20倍”。

据本报记者在八角市场得到的某公司近两周货运单显示,此期间该公司共发出五万件货,其中发往西安地区的有三万件,但分属八个单位及个人,发往北京约一万件,分属三个单位,其他地区及市场一万件,分属二十个单位及个人。

“这是不是意味着有大制药厂在收八角?是一家还是多家?”韦醒松说,“就算是一家在收,也会找不同的公司来收,一家单独吃进就会人为把价格搞起来,生意人不会这么干的。”

此前《华尔街日报》称,罗氏制药在囤积由八角中提取的莽草酸,据称该提取物可以用于制造抗禽流感药物“达菲”,但此说法遭到了罗氏及其供应商北京绿色金可生物公司的否认。

陕西嘉禾植物化工厂此次也在广西收购了大量的八角,该公司销售经理王果宁向本报记者确认:“我们收购的八角全部用于提取莽草酸,但我们和罗氏没有任何关系。”

据西安旭煌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销售经理张朋涛表示,近来国内莽草酸价格确实上涨极快,“已经由9月份的1500元/公斤的市场价,涨到了11月9日的4000元/公斤左右。”据张介绍,依现在国内各专业化工或制药公司的水平,提取每3公斤莽草酸约需要“大红”八角100公斤左右。张不愿透露该公司此次在广西收购八角的具体数量,但他表示,公司收购并不是盲目跟风,“我们是先有订单,尔后去收购的。”但对于莽草酸的收购商来自何处,张表示这是商业秘密。

此前在玉林市场,曾有批发商表示,有化工厂家的客商称,其是在为西安制药厂及西安杨森等制药企业供应莽草酸。本报记者分别向此两公司发函求证。11月9日,西安杨森方面向记者确认,该公司从未订购莽草酸,也未在研发治禽流感药物,但截至发稿,西安制药厂未有答复。

“就算是罗氏收莽草酸也不会自己出面收的,他们找中间商来采购,但这些背后的事,可能连这个化工厂采购人员也不一定知道。”一家西安化工厂负责人向记者分析。

10月20日的八角高价并没有持续几天,进入11月后,八角价格出现了大幅回落。11月7日下午,本报记者在玉林市场调查的均价为每件250元左右,折合每市斤4.16元左右,其中最好的“大红”八角也只卖到4.5元。“现在的价格连去年都不如,根本谈不上什么狂涨。”冯开明解释道。

“八角市场是供远远大于求,就算现在这样每斤5毛钱的收购价,农民还是亏得掉眼泪,除非批发价能涨到5元,从农民手中收的收购价涨到1.5元,才算是回到一个合理水平。”梧州市供销社主任龙卫东,曾当过古龙镇多年的党委书记,每提起八角,他都会显得愤愤不平。

“你进山时看到了,满山遍野的八角,这都是当年全区各地大搞八角长廊的结果,现在初算每年可供应干果已经突破了3000万公斤,长年卖不上价。我算过账,每个农民采摘每斤干果成本要3毛,运到市场1毛,这还不算树种、化肥,但平时收购价才4毛,农民早就亏得受不了,各地均出现了农民砍掉八角去种桉树的事,你现在还可以看到路旁被砍的八角树的残枝。”

“说有人大量收购,我信,但说有人囤积八角炒高价格,我不信。”龙卫东说,“这玩意不缺,到现在为止,今年的八角也只销了六成五,就算今年收上来的卖完了,还有过去两年的库存呢,八角保质期要三年呢。”

2004年,田国强到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就职后,发现高校经济学教育存在的问题比较严重,与他1970年代末读大学时的学风和教风有了较大的差别。为此,他开始构思《建议书》。

“正式起草是建立在与上海财大教学部门以及教学一线更深入的了解之上,及征求同仁们意见之后写成的,应该说这是集体努力的结果”。田国强说。

田国强指出,目前在高校中,良好的教师职业精神与岗位规范尚未全面形成,教师教学投入不高,教学手段单一、课程设计较为粗糙、教学内容滞后;更重要的是,一些教师对学生基本上采取放任态度,这种教学直接导致学风低下。相当一部分学生平时基本处于“放羊”状态。

田国强认为,这种教学方式难以培养学生探索问题与解决问题的能力,难以激励学生勤奋努力学习,而且对学风与教风产生恶劣的影响。以前学生的那种“宿舍—教室—食堂三点一线”的在校生活节奏在一些地方已被“网吧、歌厅、咖啡厅”的快乐学生生活所取代。

“如果我们盲目强调给学生以自主学习的自由,在给予学生自由的同时,缺乏相应的激励机制和监督管理,那么除了一小部分有自律性及求知欲望非常强的学生外,大部分的学生都会‘放羊’,放任自流。这正是我们现在高校经济学教育所普遍存在的问题。”田国强说。

“当前教学中的‘放羊’现象集中反映了中国经济学教育中存在的问题,这些问题会使中国的大学拥有一流的生源却培养出众多二流、甚至不入流的毕业生。这是对中国人力资源的浪费,更是对学生和家长的不负责任。”田国强对本报记者说。

田国强注意到,大学一般是学生努力程度的顶点。“学生一旦进入大学后,学习努力程度就进入了抛物线的后半段,持续下滑,由于没有什么学习压力,大部分学生的学习努力程度就一路下降,以往在小学、中学和高中所形成的努力学习的优良传统逐渐消失。”

这完全违背了学习边际成本(也就是学习的努力程度)应该不断上升的客观规律。进入大学以后的学习阶段是人生学习的黄金时段(精力最充沛、记忆力最强、思维最活跃、学习时间最集中,没有工作、家庭和社会负担),学习的努力程度应该不断增加,但实际情况却相反。这种学习努力程度不断下降的现象证明了高校教学水平的低效率,导致了“放羊”这一怪异现象(但在国内这已是见怪不怪了)。

“这些问题的产生并非表明我们的老师和学生的素质差,它的根源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教学要求、教学考核制度、管理制度及相关规则不完善、不合理所造成的。”田教授认为,要规范人的行为,首先就要设立相应科学的行为规范、激励机制。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要改良现有的教学管理考核规章。

“改良”意味着我们并不需要大动干戈、除旧立新式的复杂彻底的改革;我们其实只需进行少量简单易行的规则完善,便可以解决问题的大部分,取得非常显著的效果。

田教授在“建议书”中提出了一些改良措施,比如:规范课程提纲,细化课程要求;引进先进教材、传授前沿知识;规范成绩考核,加入期中考试、课堂测验、课外作业及阅读报告;采用助教制度,提高教学效果;拟定评分比例,突出排序作用;强化教学考核,规定硬性指标等等。这些措施都是北美正规大学的基本教学要求,具有很大的可行性和可操作性,不仅投入少,容易执行,而且见效快,效果大。即使学校投入不多的资源,在现有师资水平和客观现实条件下,也能大大地改善教风和学风,大幅度提高教学质量,能激励学生努力学习,最终培养出高素质的学生。

《建议书》会否“不合时宜”?田国强反对这样的提法。中国大学生的基本素质可以认为是在世界上最好的之一,他们是愿意学习的。“我在美国教过和接触过许多中国学生,尽管他们在国内学习松懈、不努力,一旦来到美国后,在学习的压力下,他们都能很快适应这些措施,学习异常刻苦、努力。所以现在问题的关键是我们如何激励国内的学生努力学习,在教学服务与管理上对他们抓紧。”

“当前浮躁的心理,是过去一个时代的历史遗留,我相信随着中国市场经济体系的完善,人们终归会回到脚踏实地。”田国强说。

“还有个问题,田教授在《建议书》中没有提到,就是大多数高校缺乏经济学教育方面的人才,高水平教师力量薄弱,而要真正提高经济学教育水平,还是人的问题”。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军教授认为,很多高校经济学教师没有将大部分心思用于教学和科研,而是利用市场机会经营自己获取收益,所以,目前真正改变经济学教育的现状还比较困难。

不过,田国强相信国内的同行都与他有类似的想法,“有些可能已经默默地在做了,有的可能还在等待合适的时机来实施。”

更多精彩评论,更多传媒视点,更多传媒人风采,尽在财经新评谈栏目,欢迎访问财经新评谈栏目。

虽然周三大盘指数并没有什么突出表现,但是很多投资者都注意到了G股行情的整体强势表现,G恒生、G航天、G晶源强势上攻涨停,而G凯恩、G新和成、G金山、G综超等一批G股出现在涨幅前列,G股板块也成为周三市场中最为亮丽的风景线。我们认为,在市场资金的倾斜下,G股行情有望进一步活跃。

近期大盘重新转入震荡市道,市场的重心也是逐渐下行,不过相对于其他个股而言,G股行情却是凸现内在投资价值。由于目前绝大多数G股在进行股改运作的时候,都采用了送股对价方式,公司股本规模及每股收益等各项财务指标都没有发生变化,但是实施对价之后,G股都出现了短线的宽幅震荡走势,经过短线的宽幅震荡之后,G股绝对股价水平明显降低,在每股收益等财务指标不变的情况下,G股的市盈率水平也是明显下降。统计数据显示,目前100多家G股的平均市盈率只有10.19倍,远远低于市场17.20倍的平均市盈率。而三季度财务指标也显示,在上市公司总体业绩水平下降的情况下,G股公司的各项业绩指标都强于整体水平,100多家G股在前三季度平均每家实现净利润2.72亿元,是整体平均水平的1.54倍。优良的业绩水平与很低的市盈率水平之间形成很大的反差,G股内在投资价值凸现。

近期股改进入全面推进阶段,不断有股改公司加盟G股行列,G股规模也是迅速扩容,目前G股的家数已经从原来的45家迅速扩大到100多家,市场规模的扩大意味着市场吞吐能力的增强,已经达到100多家规模的G股群体对市场资金形成了足够的吸引力。我们认为,近期G股行情的活跃并非是单一投资力量主导的结果,而是机构资金与市场游资共同运作的结果。在前期股改预期炒作过程中,市场游资无疑是表现最为出色的群体,在市场游资积极运作下,上海本地股及ST板块都表现出很强的弹性,如今股改预期炒作退潮后,市场游资也转入到G股行情的炒作过程中。股权分置改革赋予市场的将是战略性的投资机会,投资基金也不会忽视这样的巨大机会,而近期蓝筹股的震荡其实就是投资基金进行仓位结构调整的过程,而投资基金的三季度组合也清晰显示出基金结构调整的方向,中小市值品种成为基金增仓方向,质地优良的G股将成为投资基金的青睐对象。因此近期G股行情的活跃是这两类资金共同运作的结果,这也决定了近期的G股行情不会迅速夭折。

首先,投资者可重点关注中小板品种。近期中小板品种无疑是表现最为出色的群体,后市将进一步活跃。

其次,关注优质G股品种。近期表现出很强弹性的基本上都是质地比较优良的G股品种,G金山、G丰原、G综超等都属于这样的类型,优质G股短线震荡后凸现投资价值,自然会成为市场资金建仓方向。

再者,投资者可以关注高对价品种,高对价品种实施对价后留下很大的缺口,在G股行情扩散的背景下,这些G股也将展开震荡填权走势。

最后,新加盟的G股也有短线机会。近日G股行情出现了一定的变化,原来新G股实施对价当天基本上都是以长阴线报收,如今一些新G股当天就收出长阳线,其中有不少短线机会。

本版作者声明:在本机构、本人所知情的范围内,本机构、本人以及财产上的利害关系人与所评价的证券没有利害关系。

本版文章纯属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文责自负。读者据此入市,风险自担。

11月8日,一位在校男大学生在QQ上发出信息,称每月5000元,寻找富姐“包养”,承诺可满足对方一切要求。

这个信息记者也收到了。在网上,这名男生先说自己是吉林大学的学生,跟他聊了一会儿后,他说他撒了谎,他在一所高校读大专,撒谎是因为名牌大学能引人注意。

男生说自己家在外地,父母很早便离异了,家里条件还可以,但给他的钱不多。

“你家每月给你多少钱?”“给我400元生活费,但花销得800元,现在我还欠着钱呢。”“你大部分钱都花在什么地方?”“烟、酒、吃饭还有衣服。尤其是买衣服,得借钱买。”他说他兜里现在就剩10元钱了。他曾送过报纸、卖过袜子,但不是被人骗了就是赔了。后来看到有同学做这个,也想试试看。

据他说,他一共给3个人(包括记者)发了信息,都是长春的,另外两人40多岁,没诚意所以放弃了。

“你觉得被包养会改变你的生活吗?”“肯定的,那样我就有钱了。”“你知道有钱人怎么生活吗?”“买东西不买最好的,买最贵的。”

一段时间后,男生打开视频,画面中出现一张学生模样的脸。男生说:“我周六、周日没课,可以陪你。平时有课晚上陪你。”他又说,他现在有女朋友,必须一周抽出一天时间陪她,女友的爸爸在一家工厂工作,他打算毕业后通过女友的爸爸去那家工厂工作。

“你认为做这个能挣多少钱?”男生低下头思考了一下,然后试探着说:“5000元一个月,好像有点多。”“你怎么能确定包养你的人怎么样,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他笑了一下,回话:“我肯定会完全服从你的,你总不至于让我去死吧。”“你知道包养都包括什么吗?”他的回答很露骨……

昨日16时,记者以应征者朋友的身份与这位大学生在工农大路某药房门口见了面。他看起来很年轻,一脸的学生气。见面后他没说话,而是直接从钱包里掏出身份证和学生证。他今年21岁,身份证是长春市的;学生证是某高等专科学校发的,但上面写着他的家庭地址却是黑龙江省。怕记者怀疑有假,他翻开学生证的最后一面,指着上面的章说:“这是我回家买票时在火车站盖的,你看看上面就是我家的地址。”

记者劝他不应为金钱出卖自己,他没说话,掏出一根烟,很老练地抽起来。不一会儿,他似乎察觉出了什么,头也不回地走了。

吉林实达律师事务所骆树波律师认为,男大学生明知道女方有配偶,还要与其同居,以被“包养”的方式来赚钱,这种行为不仅违背了社会伦理道德,如果产生的后果给社会造成一定危害,他还将负法律责任。

骆树波说,大学期间正处于人生观、世界观形成阶段,这种行为可能会将他引入歧途,而且作为一个有劳动能力的人,完全可以利用自己的体力、智力,从事正常的工作,不应该靠这种不正当的手段去赚钱。本报记者辛言

本报讯昨日,本报接大渡口区市民举报称,河南一演出团在此当地连续3天演出低级、庸俗歌舞,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以下简称总队)昨晚现场端掉该演出团。

昨下午3时许,记者在该区双山桥梓塘村3号附46号对面楼上发现,一块由几名妖艳女子组合的“激情梦幻”的宣传画格外醒目。记者假扮附近工人购票入内。演出大厅有100多平米,前面4排挤了30多个男子,最小的十五六岁,最大的70多岁。台上一年轻女子正仰卧在地,时而撩弄短裙露出透明内裤,时而半脱上衣露点,仅3分钟就露点5次,激情挑逗的动作让台下观众情绪激动。“我活了几十岁,看女娃儿这样表演还是头一遭。”一姓王的老汉告诉记者。

现场观众介绍,跳艳舞的有9个女子。观众多是双山工业园区附近的工人,门票价为每人6元。

昨晚8时20分,记者与总队执法人员购票入内。大厅9排条凳座无虚席,约有90来个男子看演出。

演出开始不久,一较胖女子不断在舞台上扭屁股、扭腰,在地上肆意翻滚,故意露出私处,激情之时还拉了一下胸罩,撩得台下一片尖叫声。演出过半,台上风格发生变化,除几人在地上翻滚外,还增加了一些民族舞蹈。因挑逗露骨的节目少了,台下观众不依教:“不露出来,要退票!”吼声一浪高过一浪,台上女子又开始半遮半露。

晚10时30分,4位执法人员亮出证件,要求立刻停止演出。现场观众迅速离开,参与演出的女子慌忙躲在帷帐里穿衣服。

经检查,歌舞团名叫艺金,来自河南。老板叫李福奇,河南鲁山县下汤镇人,已趁混乱之机逃逸。经检查,这个歌舞团只有一个工商执照副本,无演出许可证。现场执法人员称,此歌舞团无演出证件,且表演的节目淫秽低下,属非法营业,当夜对相关人员进行了询问,并扣押了相关证件。

现年26岁的王媛媛(化名)是梨树县人,两年前与丈夫王志武来长春打工。今年4月,王媛媛怀胎十月要分娩,在一位女医生的热心介绍下,她来到二道区妇幼保健院产下一女婴。在分娩过程中采取了会阴侧切,王媛媛产后下身疼痛难忍,经市内两家医院检查发现其会阴闭合。由于王媛媛没有实施分离手术,6个月来无法过性生活。丈夫王志武多次找到该院要求解决问题。二道区妇幼保健院态度是:或给报销分离手术费用,或者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今年4月29日清晨,王媛媛就要分娩,丈夫王志武猛然想起二道区妇幼保健院一位姓金的医生曾说,他们医院挺好的,费用也低。王志武扶着妻子到长春市二道区妇幼保健院待产。当日22时30分,王媛媛被推进分娩室后,通过侧切产下一重量为3450克的健康女婴。产后第九天,王媛媛出院回家后感到下身疼痛不能行走,产后18天才能下地活动。王志武发现妻子下体异常:妻子的阴道“长”到一起了。但二道区妇幼保健院一位医生连说不可能,让他等孩子满月后再来检查。

孩子满月后,心急如焚的王志武将妻子送到长春市妇产科医院,该院诊断为:会阴粘连并感染。王志武随后又领妻子来到了长春市中心医院妇产科检查,诊断为:小阴唇轻度粘连。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