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股20%权重吸纳逾30%成交额 明显受大资金关注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2:49:12

去年7月,穆克什在董事会上通过决议,要求包括阿尼尔在内的所有董事向他负责,从而揭开了兄弟之争的序幕。去年12月,兄弟争权完全公开化。标志是当时身为董事会主席的穆克什对一家电视台表示,集团内部存在严重的“产权纠纷”。此言马上引起董事会副主席阿尼尔的反击。穆克什随后表示他的谈话遭到“断章取义”,同时寄了一封电邮给旗下8万名员工,指出他父亲生前说得很清楚,他,穆克什就是“集团相关事务的最终决策者”。

为了争夺瑞莱恩斯的控制权,穆克什和阿尼尔两兄弟在董事会议上出演了一幕幕尖酸刻薄的攻击和反攻击的“好戏”,成为印度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的花边新闻。随后相互揭发的匿名信件和电子邮件纷纷飞往各媒体,两人在电视上的相互攻击一度成为收视率最高的“节目”,黄金时段的肥皂剧都比不过他们的争权斗争“有看头”。两人还曾要求印度联邦财政部和最高法院介入,调查对方的违规行为。尽管瑞莱恩斯集团在今年4月份的年度结算中比上一年度净利润增长了47%,但业内人士认为,这种内部争斗还是影响了企业的发展。

这场家庭纠纷闹得全国不安宁,《印度时代》透露两人的妻子彼此憎恶恐怕也是两兄弟起纷争的一个主要原因,阿尼尔的支持者也散播言论称穆克什的妻子太有野心,因为穆克什通过奖励形式,获取了约10亿美元的公司股权,并和其妻妮塔获得公司40.5%的股份。最后这场家族分家产的斗争,连印度总理辛格和财政部长奇丹·巴拉姆也看不下去了,亲自出面调停,频频与两兄弟会面,但所有努力都在兄弟俩势不两立的怒火中灰飞烟灭。

最终让这场持久战和平解决的是该家族70岁的女家长、安巴尼兄弟的母亲科其拉本。科其拉本在丈夫活着的时候很少抛头露面,但在丈夫死后,为了调节儿子之间的争斗,逐渐在公众面前露面。她在5月31日态度坚决地给两个儿子下了一道“死命令”,要求他们无论如何也要在其父亲7月6日祭日这一天之前达成协议。所幸的是,兄弟俩对他们的母亲非常尊重。6月17日晚,兄弟俩及其家人经过一夜谈判,最终由母亲做主,于次日凌晨达成协议。根据协议,穆克什掌管工业公司与石化公司,涉及石油、石化、天然气、纺织等产业,弟弟阿尼尔则接手印度最大的私人电信公司瑞莱恩斯电信公司、全国最大的电力公司之一的瑞莱恩斯能源公司和集团的金融部门瑞莱恩斯资本公司。“我非常高兴,因为解决了两个儿子之间的争端,如何处置先夫遗留下来的巨额财产,确实一直困扰着我。”科其拉本表示。

这份财产分配方案受到普遍欢迎,印度媒体的报道大多对此大加赞赏,认为瑞莱恩斯集团从此掀开了新的篇章。印度财政部长奇丹·巴拉姆表示他很高兴获悉这个结果,并撤销了对该公司的调查请求。但也有经济分析师认为,分治目前来讲还只是一个方案,到最终分割清楚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谁也不能保证是不是就真的一了百了。

中新网7月5日电据日本媒体报道,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有关负责人到访日本,开始对外国劳动者和日本阿伊努族人等的人权是否受到侵害进行调查。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从10年前开始任命特别报告者调查各国的种族歧视问题,并要求各国政府予以纠正,对日本进行调查,这还是第一次。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一位负责人表示:“日本在经济方面正在实行全球化,但在文化方面使人感到并不开放。因此我们准备就包括日本社会的价值观问题在内所有问题的现状进行调查。”

一行将在日本逗留到本月12日,他们将访问东京和北海道等地,调查是否存在对外国劳动者和日本阿伊努族人的歧视问题。然后在明年春天,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汇报调查结果,如果发现问题将要求日本政府予以纠正。

本报讯(记者郭少峰)据中国人民大学有关人士证实,台湾新党主席郁慕明一行将于12日上午在中国人民大学逸夫会议中心进行1小时左右的演讲。人大昨天特地召开会议讨论相关议程,不过这位人士表示,目前尚不确定郁慕明先生的演讲主题。

人大徐悲鸿艺术学院院长、徐悲鸿之子徐庆平所做的“和合图”将会作为礼物送给前来演讲的新党主席郁慕明,寓意为两岸和解,民族融合。

人大初定将送郁慕明先生三件礼物,除“和合图”,还有一个精心制作的“三人行”人大徽标、一套人大出版社出版的乾隆皇帝所作的诗集。

人大初步确定,郁慕明先生将在逸夫会议中心一楼进行演讲。据了解,除用于招待媒体以及其他随行人员一行的座位外,为人大师生准备了250个左右的座位,由各个院系自行挑选学生前来听演讲。

据介绍,当天郁慕明将从人大东门进入,进逸夫会议中心进行约一个小时的演讲,然后参观校内的孔子像和百家廊,如果有时间,郁慕明先生一行还将参观人大的校史馆。

人大的前身是1937年诞生于抗战烽火中的陕北公学,以及后来的华北联合大学、北方大学和华北大学。

1950年10月3日,以华北大学为基础的中国人民大学正式成立。而据此前媒体报道,新党“民族之旅”大陆访问团的一大主题即是“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

中新网7月5日电据韩国联合通讯社报道,美国国防科学委员会主席小威廉·施纳德今天表示,朝鲜很可能利用从外国获得的核物质造出6~8枚或更多核武器。

《日本经济新闻》今天同时援引施纳德的话说,空袭很难破坏朝鲜境内的相关核设施。

美国国防科学委员会是一个咨询组织,主要由工商界、科学院和退役的军界人士组成,主要职责是研究和分析军事技术,并把结果提交给国防部长。据悉,该委员会对对美国国防部制定对朝政策有所影响。

施纳德表示,“朝鲜拥有6~8枚核武器”是美国情报机关分析朝鲜国内一些因素得出的结果。他警告说,实际拥有的数量可能更多。

他表示,朝鲜是否从海外采购了核物质尚不得而知,但有可能从生产国盗窃或用违法手段获得核物质。

人民网昆明7月5日电记者王金雪报道: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5日上午出席在云南昆明举行的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第二次领导人会议开幕式,并发表题为加强伙伴关系,实现共同繁荣的主旨讲话。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宣布,中国决定自2006年1月1日起,单方面向柬埔寨、老挝和缅甸三国扩大特惠关税产品范围,以提高区域贸易合作水平。

俄罗斯总统普京无疑是“地球上最忙碌的人”之一。据克里姆林宫内幕人士透露,在处理国内外大事时,普京从来离不开专线电话。普京的专线电话是什么样的?通常他都致电给谁?什么人能和这位总统直接通话?7月4日,《莫斯科共青团员报》首次揭开了普京专线电话的神秘面纱。

普京的办公桌上共有4部电话,办公室外的桌子上还有11部电话。与普通电话不一样的是,普京办公室的电话机虽然在技术上都是最新的,可是在样式上却几乎全部沿用前苏联时期的“古典造型”。通常它们没有拨盘,也不用拨号,只有各种神秘的字母按键。据说在普京看来,这样“更方便”,但据专家透露,其实这是为了更好地保密。至于这些字母的特殊含义,只有总统本人、他身边的秘书以及安全人员知道。

另外,在普京办公桌的旁边有一排装有各式按钮的仪表盘。可别小看这个小玩艺,普京仅凭上面传出的来电铃声,便可以根据其音质和响声清晰无误地判断来电者是谁。

对大多数国内问题,普京喜欢亲自拍板。为此,他一上台就下令在国内大量增设专线电话。据统计,普京的电话专线目前已经覆盖了俄罗斯300个城市和一些特殊目标,有2万多用户。其中,联邦委员会和国家杜马主席、议会各党团领导人、议会委员会主席、政府各部部长和副部长、所有强力部门领导人、州长、市长等全都开通了总统专线。这样,遇到紧急情况时,普京随时可以直接将指令下达给一线主管官员,而无须通过庞大繁琐的办事机构转达。

普京不仅喜欢直接对外打电话,有时候他还亲自接听来电,而不通过秘书中转。

从2001年起,普京还为老百姓开通了一条专线电话。不过,这条专线只有在普京每年岁末举行年度记者招待会时才能够使用。据统计,每年这一天都有超过150万人次打来电话。袁海(本报特稿)

通常而言,普京与外国元首的通话都需要事先预约。到了双方事先商量的约定时间,先由秘书拨好国际长途号码,待电话接通之后,再由普京接过话筒。

与所有克林姆林宫的电话专线一样,总统办公室的专线自然全都安装了防窃听装置。

尽管保密工作已经非常到位,但当普京需要与重要外国元首通话时,比如美国总统小布什通话时,往往还要动用更为安全的“机密专线”。据知情人士透露,这种电话专线上的声音信号全都经过加密处理,而且作为话务终端的电话机上还特意印上“机密”字样。

此外,细心的《莫斯科共青团员报》记者在研究完一份2004年至2005年间总统与各国元首的通话记录后发现:其中与普京聊得“最热乎”的当属德国总理施罗德(13次),美国总统布什和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并列第二(12次),法国总统希拉克位居第三(10次),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8次)排名第四,而英国首相布莱尔和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则并列第五(7次)。平均下来,普京与每位外国领导人的通话时间约为10分钟左右。

中新网7月5日电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法国总统希拉克4日晚发表一系列调侃英国烹饪水平的言论后,英法“紧张”关系进一步升级。

目前伦敦和巴黎正在争夺2012年奥运会的主办权,两国在八国峰会还面临着新的分歧。4日晚,希拉克在一间俄罗斯咖啡馆与德国总理施罗德、俄罗斯总统普京聊天时称:“英国人为欧洲农业所作的唯一贡献就是疯牛病。”然后,他又像他的许多前任那样调侃了英国的烹饪水平。

希拉克说:“你不能信任做饭做得这样差的人。英国是仅次于芬兰世界上烹饪水平最差的国家。”

普京这时说:“那么汉堡怎么样?希拉克回答说:”不,与英国的烹饪水平相比,汉堡不算是很差的食物。”

普京和施罗德在听到希拉克的高论后放声大笑。希拉克随后回忆说,前北约秘书长、前英国内阁国防大臣罗宾逊曾请他尝一道“很不开胃”的苏格兰菜。他说:“这就是我们与北约麻烦的根源。”普京和施罗德再次大笑。

不幸的是,这三位领导人都是将于明天在英国格伦伊格尔斯举行的八国峰会的客人。他们的这些谈话内容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一名记者记录下来并刊登在法国的《解放报》上。

英国首相府对这些言论表示难以置信,称他不会对这种非外交言论作了反应。英国官员尤其对希拉克有关疯牛病的言论感到愤怒,他们说,法国夸大了英国疯牛病的危机,在英国牛肉已被宣布是安全食品后仍拒绝进口英国牛肉。

希拉克、施罗德和普京当时正在参加加里宁格勒建城750周年的庆祝活动并为八国峰会作准备工作。听到他们谈话内容的法国《解放报》记者米洛特说,希拉克当时说的是法语,施罗德和普京说的是德语,至少有三名翻译在场。

米洛特还说,她听到希拉克说他去年十一月参加英女王宴会迟到半小时不是他的错。当时,希拉克说:“英国没有按礼仪办事。”

据称,正在新加坡为伦敦申办奥运会努力的布莱尔在听到希拉克的这些言论后非常生气,但是官员们称作为八国峰会的主办者和欧盟主席国,布莱尔首相对此采取高姿态。他的官方发言人称:“我们不会对这些事作出反应。”

布莱尔和希拉克的关系已因为欧盟共同农业政策和英国从欧盟获得返款的分歧而陷入低谷。布莱尔可能会利用八国峰会还再次要求改革欧盟共同农业政策。(春风)

韩国联合通讯社7月4日报道说,朝鲜官方媒体当天刊载评论,认为可以将日本排除在朝核问题六方会谈之外。韩国外交部高官同日则表示,综合考虑目前的良好环境气氛,他对于朝鲜本月重返六方会谈表示谨慎乐观。

根据朝中社4日的报道,朝鲜政府机关报《民主朝鲜》当天在一篇评论性文章中,对日本外务省审议官薮中三十二的言论进行了指责,并表达了上述立场。

薮中三十二曾发表讲话,声称日本不能无视朝鲜的核开发活动,并威胁说日本要在即将举行的西方八国集团首脑峰会上提出朝鲜核问题。

对于薮中的上述发言,《民主朝鲜》反驳说,朝鲜半岛核问题不是日本之类轻薄拙劣的“政治侏儒”们可以处理的问题。如果想要朝鲜核问题得到顺利解决,日本就应该靠边站,以旁观者的身份观看这一问题的解决过程。

《民主朝鲜》特别指出:“现在是日本正视局势并端正自己态度的时候了。如果像是鹦鹉那样只会重复美国的主张,那(日本)以后必将付出应有的代价。”

韩国外交通商部北美局局长金塾同日表示,综合目前良好的外部氛围,他对于朝鲜本月重返六方会谈表示谨慎乐观。

金塾在接受韩国MBC电台时事节目采访时说:“综合此次访美的结果等整体氛围,我们能谨慎地预测说,朝鲜将于本月重返六方会谈。”

金塾还对联合通讯社表示,美国政府方面对于六方会谈能在本月或短期内确定日期感到乐观的人也越来越多。陈凡(中国日报特稿)

中新网7月5日电据日本广播协会电视台报道,日本外相町村信孝今天上午在内阁会议后的记者招待会上谈到了与联合国安理会改革有关的问题。

町村信孝就非洲联盟正在考虑提出独自的决议案一事发表看法说:“现在非洲联盟首脑会议正在召开,我们将在弄清该会议内容的基础上与一同制定决议案的德国、印度、巴西的外长取得联系、制定对策。不过我们基本上不认为非洲联盟会提出相反的看法,因此意见调整是很有可能的。”

日本外相町村表示希望在提出日本等国制定的决议案之前与非洲联盟进行协商、争取实现内容的一致。

此前有报道称,3日,在利比亚举行的非洲联盟外长会议就联合国改革问题达成一致意见,决定向联合国提出非洲国家独立的安理会改革方案,方案要求安理会增加两个拥有否决权的非洲常任席位,非常任国也应在原有的3个非洲席位基础上再增加2个。该独立方案将在4日开始的首脑会议上讨论决定。

本报综合报道3日,正在利比亚举行的非洲联盟外长会议就联合国改革问题达成一致意见,决定向联合国提出非洲国家独立的安理会改革方案,方案要求安理会增加两个拥有否决权的非洲常任席位,非常任国也应在原有的3个非洲席位基础上再增加2个。该独立方案将在4日开始的首脑会议上讨论决定。

日本《朝日新闻》报道说,由于该独立方案在外长会议上并未遭遇太多反对,在首脑会议上通过的可能性很高。这对于一直谋求非洲国家支持,并等待非盟会议结果,以决定提交入常案日期的日本、德国、印度、巴西四国而言,无疑又一打击。

关于常任理事国非洲席位数目,非洲方案同四国方案一致,均为2国,但非洲方案主张新常任拥有否决权,而四国则主张在15年内搁置否决权。对于非常任理事国,非洲方案主张非洲席位应为5个,而四国方案则只主张4个。共同社认为,非洲外长会提出的方案实际上是与四国联盟对抗。该社引用一名日本外交人员的话说,非盟外长会议提出独立的改革方案为日本“始料不及”。《朝日新闻》也称,非洲国家的“对抗方案”使得四国联盟旨在7月中旬提出入常案表决的计划遭遇困难。

对于非洲国家独立方案,日本外交官员表示,非洲方案不同于韩意等国提出的安理会改革方案,这使四国免于陷入最坏事态。但是非洲方案也同四国方案不同,日外务省非洲审议官河野雅治承认,四国几乎不可能再就入常方案做出让步,预计很难再作调整。日本媒体分析说,即使四国联盟立即同非洲国家协调,有可能根据非洲方案调整原有入常方案,四国达成一致协议也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对于计划在9月获得入常最终结果的四国而言,时间已经非常有限。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