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大兴煤矿股东中有当地官员 存在官商勾结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6:43:50

在一次盗窃中,刘庆锋发现该户只有一个女人和年幼的孩子在家,他的内心陡生邪淫之念,大着胆子将罪恶的手伸向熟睡中的女人。从此,在刘庆锋的犯罪生涯中又多了一种“乐趣”,而且一发而不可收。

刘庆锋还善于在“实际工作”中总结经验,他学会了用手机卡打开暗锁,用医用胶布封咀,用绳索捆绑来制服被害人的犯罪方法。他甚至在犯罪过程中男扮女装,戴上假发,穿上裙子,在乳罩里塞进毛巾,强奸时戴上避孕套。这种装束往往将被害人吓得半死,而他却体验到一种莫名其妙的亢奋。

刘庆锋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他几乎将别人的家当做自己的家,由于偷窃业务“娴熟”,他出入被害人的家尤如无人之境,小到拖把、鸡蛋、香皂,大到摩托车、电视机、液化气,无所不偷。一次,刘庆锋连续盗窃了液化气罐、炉盘、20油,50大米等物,由于无法同时搬运,他竟然往返三次,才将盗窃的东西运送完。

开始做案时,刘庆锋还心存胆怯,有所顾忌,但几次做案成功后,他发现,当他出现时,被害人往往会被他所吓倒,成为任人摆布的羔羊。后来,他越来越胆大妄为,而被害人的懦弱和疏忽也为刘庆锋提供了机会和方便,在中山路西巷对年逾60的孙某进行强奸时,孙某某的儿子、儿媳就住在隔壁。在三矿家属院对徐某某强奸后,又连续三次将徐某某强暴,被害人竟然无所防范。

刘庆锋被抓捕后,警方依法对其租住的房屋进行搜查,在其面积不大的住处竟然堆满了刘盗窃而来的各种物品,从半旧的鞋袜衣裤,到废弃的皮管、轮胎,乃至拖把、菜刀、咸盐、酱油等应有尽有。(翁煜明)

新华社电近日,人民银行重庆营管部表示,在此前大学生助学贷款还款记录、信用卡信用状况记录陆续纳入个人征信系统之后,学生购买使用手机的情况也被纳入信用档案。

“中国只要有两个王选就能让日本沉没。”美国历史学家谢尔顿曾发出这样的感慨。

记者是在理想大厦的门口见到王选的,3个沉甸甸的包在她身上显得分外扎眼。虽然在媒体的视线里,她从来都是严肃的,但在记者的采访过程中,她时常会流露出灿烂的笑容,并把这种情绪感染给身边的人。

王选:该书的作者没有挑选其他的人,因为他们很信任我,我们也是很要好的朋友。他们对我的语言能力和我的人格都比较信任。对于这样的历史著作,一定要忠于原著。我组织了南京师范大学南京大屠杀研究中心的一些朋友翻译。我们是完全忠于原著,全部采用直译,每一个细节我们都很重视。整个翻译过程都令我们无比震撼。

王选:这本书揭露了一个巨大的阴谋,就是二战结束时,日本并不像所宣称的那样破产了,而是在菲律宾埋藏了大量的黄金。这个宝藏的数量说出来是让人瞠目结舌的。并且更严重的是这个秘密一直被隐藏着,而且这个罪行还在不断被传染,传染到美国。这一大笔钱对美国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诱惑,美国沾手了,这将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耻辱之一。

王选:我可以非常肯定的是,日本在二战期间从亚洲12个国家掠夺了巨额财富,并抢劫了大量艺术品,可以说整个扫荡了这些国家古老的文明。作者花了18年时间追踪采访调查,我觉得相关结论可信度还是很大的。比如说宝藏,肯定是有的,而且可以查得出来。具体数额则还有待进一步的调查。

王选:如果说这本书在中国都不能造成影响,那我会觉得这是一种极大的悲哀。

王选:争取官方跟作者取得联系,然后组织班子调查研究。拿出确凿证据后向国际法院提出诉讼。抢夺的东西必须要归还,我想这是每一个人所要知晓的道理。

《财经时报》:对细菌战的诉讼进行了8年,二审还是败诉了,而追讨被掠夺的财富将是一件更复杂的事,你认为希望有多大?

王选:这是一个不该问的问题,抢夺的东西当然要归还。我从来就没有绝望过,如果我绝望了,他们就得逞了。

《财经时报》:就你个人而言,你从事这些事情是为了什么?这里面需要大量花费,经费从何而来?

王选:到现在为止我做这些事情是没有工资的。现在比当初好一点的是,经费不用我自己拿了,我也没钱拿出来了。

现在政府有关方面给了我一个历史和平人权基金会总监事的职务,但基本没有实际意义。我让一个朋友给基金会捐了50万元,我的费用都是从这50万元里面出的,不用国家一分钱。好在现在国内的一些活动经费有企业给我报销。我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到处跑了,跑的话有演讲费。媒体找我去做节目,他们有的会给稿费。

《财经时报》:这些年来,你已被公众认为是正义的代言人,你如何看待这个身份?

王选:我觉得做一件事情,一个要合法,还有一个是要合乎道德。如果不合乎这两样东西,我就会觉得心里失衡,晚上睡不好觉,整天不踏实。我之所以敢在媒体面前讲个不停,话很多,是因为我两只脚站在地球上,站得很稳。

本报热线举报:在海口秀英港浮路上,一些从事海鲜产品收购批发的场所,鱼贩子们偷偷用医用针管向收购来的鲜鱼注射不明液体,然后再将这些鱼批发出去。这位读者对此十分担忧,他对记者说:“请记者赶紧调查一下吧,看这些人往鲜鱼体内注射的是什么?”

举报读者姓陈,他家就住在秀英港浮路上。据陈先生介绍,最近一段时间,他去港浮路原海南商业冷冻厂内办事时,发现一家海鲜收购批发点里,有一些工人在用医用针管向收购来的新鲜海鱼内注射不明液体。然后,收购点的老板(鱼贩子)再叫工人把打了针的鱼冰冻打包运出去销售。

陈先生对记者说:“我怀疑这些针水是用于海鲜产品保鲜的,因为海南天气这么热,收购的海鲜产品很容易变烂发臭。而一般的冰块保鲜效果不太好,时间也不会太长。但是,如果真的在鲜鱼体内注射保鲜用的针水的话,我担心这些保鲜针会对人体有害。”

据陈先生介绍,在原海南商业冷冻厂内和附近,有好几家从事海鲜收购批发的点,这些点都没有厂名或牌号。他们做事非常神秘,在加工这些海鲜产品时常常关门闭户害怕别人看到。陈先生去问他们打的是什么针水时,这些人不仅不回答,还把陈先生往外推。

10月27日,根据陈先生的举报,记者来到秀英港浮路原海南商业冷冻厂内及附近几家从事海鲜产品收购批发的地方暗访。当天下午4点多钟,记者在这里停车场旁的一家海鲜收购加工点看到了陈先生反映的那一幕。

这是一间像车库一样的大房子,平时大门紧闭,旁边留有一扇小门供人出入。当天下午4点,这间大房子的大门打开了,紧接着,由三辆小货车拖进几十箱新鲜海鱼倒在大房子旁的加工场地里。这些新鲜海鱼用泡沫箱装着,10多名脚穿套鞋、带着橡胶手套的妇女开始对这些新鲜海鱼进行清理分类,分装进装有冰块的泡沫箱里,然后搬上一辆中型货车。

记者装着路过的居民好奇地上前观看,发现其中有3名妇女手中拿着针管,往一种身体有金黄色条纹的鱼体内注射不明液体。她们注射液体的部位分别在鱼的尾部、胸部和头部等地方,每针注射的量不是很大,但如果按每条鱼平均注射3针的话,注射的液体量就不小了。

由于这些液体是注射在鱼的各个不同的部位,因此,鱼的体型没有很大的变化。

记者向一位妇女问这些被用针管注射液体的是什么鱼,这位妇女随口就说来:是黄花鱼。记者问注射的是什么液体,那位妇女笑而不答。此时,屋内一名男子冲了出来对那名妇女说:不要乱说!他马上叫这些妇女把鱼搬到屋内加工,同时不让记者在周围观看。

第二天(10月28日),记者在附近还了解了10多家海鲜加工点的情况,亲眼看到有4家海鲜收购点存在给黄花鱼打针的情况,其他的几家海鲜收购点,因关门闭户在里面操作而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当天下午4点多钟,记者在原海南商业冷冻厂门前一家海鲜收购加工点看到,有10多个渔民把七八筐黄花鱼送到这里。收购点老板用一台新的电子秤称每条黄花鱼的重量,并按1斤以下、1至2斤、或2斤以上进行分类包装、分类计算收购价格。

据这个收购点的老板介绍,黄花鱼是一种名贵鱼,1斤以下的要好每斤几十元,1斤以上的每斤达三四百元,更大更好的黄花鱼每斤要500多元。

这位老板不肯多介绍情况,他在收购了这些渔民送来的鱼后对记者说:“你出去吧,我们要关门加工这些鱼了。这些鱼很贵,我们怕偷。”

他们关门在里面加工一个多小时后才开门。然后,一辆中型货车开到这里,把加了冰块另行打包的海鱼装上汽车,向海口市内运去。

记者随后从该海鲜加工点倾倒的垃圾里看到,里面有10多支用以注射用的针管。

为了拍照取证,记者连续10多天守在秀英港浮路上,寻找机会拍下给鱼打针的镜头。可能是记者多次出现在那里,引起了鱼贩子们的注意。此后,这些海鲜收购加工点再没有像先前那样,把鱼拿到室外来打针了。他们往往让工人们在室里进行,加工场地的门外还有人站岗放哨,不让陌生人进入。

核心提示:看到鱼贩子们很警惕,记者的采访一时半会难以完成,便暂时放弃不露面。经过三四天的“放弃”后,位于海口秀英海港路原海南商业冷冻厂内的无牌海鲜收购点的鱼贩子们终于放松了警惕。

11月9日下午4点多钟,记者再次来到这里,看见一鱼贩竟然组织了10多名妇女公开在路边对收购来的黄花鱼打针。

记者与工商人员当即对这个点突袭,当场查获100多条被打针的黄花鱼和10多只用于给鱼打针的医用针管。

记者在最近几天暂停暗访,这一举措产生了良好的效果。一些鱼贩子开始放松警惕,他们不仅把在门前站岗放哨的人撤了,而且还把给黄花鱼打针的操作由室内移到了室外。记者9日下午再度去秀英海港路原海南商业冷冻厂内进行采访时,发现一位鱼贩子竟然组织10多名妇女在一条路边,公然给黄花鱼打针。

记者赶到现场看到,这个加工点位于冷冻厂里一家名为路路通物流公司的门前,鱼贩子用一辆牌号为“琼A·51519”的货车把收购来的10多箱黄花鱼运到这里,然后组织10多名妇女对这些黄花鱼另行打包包装。

这些从事海鲜产品加工的妇女,每人手里拿着一只针管,针管里注满了液体,她们往黄花鱼里注了液体后,再把这些注了液体的黄花鱼按大小规格另行包装在装了冰块的泡沫箱里。

记者马上向海口市工商局市场科举报,市工商局海港工商所的执法人员10分钟之内赶到了现场,此时,那帮妇女仍在给黄花鱼打针。

当记者与工商执法人员赶到现场后,鱼贩子与加工鱼的10多名妇女一哄而散跑了,留下运送黄花鱼的那辆货车、100多条打了针的黄花鱼和10多支医用针管。

记者在现场看到,这些注射针管都是一次性的医用注射针管,针管里注满了液体。由于鱼贩子与加工操作的人仓促逃离现场,一些针管还插在黄花鱼身上没有拨出来。现场没有发现注射用的标注药水瓶子。工商人员对这些液体闻了闻后初步断定,注进黄花鱼内的液体为水。

工商人员在检查这些被注了水的黄花鱼时发现,黄花鱼的鱼膘里注满了水,鱼膘被注射得胀胀的,把鱼膘从鱼肚子里拿出来后,用手一挤,水慢慢从鱼膘里流出来。估计每个鱼膘平均注射了一二两重的水。

现场查获的100多条黄花鱼的重量达32.5公斤,用于注射用的医用注射针管11支。那车牌号为“琼A·51519”货车因司机逃跑,也被工商人员现场查扣。

由于鱼贩子与加工鱼的人全部跑光,工商人员无法确定这批黄花鱼的主人到底是谁。

记者昨天从海港工商所的执法人员了解到,经化验,工商人员确定注入到黄花鱼内的液体为水。

记者昨天从工商人员和市场上了解到,黄花鱼肉质鲜嫩,很受消费者的喜爱。但由于价格太高,这些鱼一般只在海口、三亚等地的一些高档酒店或宾馆里才有。还有一些规格比较高的黄花鱼则被运到广州、香港等地销售。

记者昨天在海口寰岛大酒店、金海岸大酒店、文华大酒店、宝华大酒店等地了解到,黄花鱼在这些酒店里时有销售,价格不菲。一斤以下的小黄花鱼价格为18至28元/条(大约二三两),1斤至1.2斤的价格为318元/条。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餐厅负责人介绍,这些黄花鱼一般是由海鲜供货商直接送上门来的。酒店方根本不知道黄花鱼体内注水的事情,他平时还以为,黄花鱼肚子胀大是肥大的表现。

据海口市工商局市场科的符科长介绍,半个月前,他曾接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不愿意出面的群众举报,这里有人向鱼内注射不明液体。工商人员当即赶到现场进行查处。然而当工商人员赶到时,这些人早已把注射液体的针管收起来了,他们检查一无所获。随后,该群众又举报了多次,但每次来查处都查不到。

符科长对记者说:“向黄花鱼体内注水,不是个别鱼贩子的行为,许多不法鱼贩子都干这种损害消费者利益的勾当。”

据工商人员介绍,由于黄花鱼市场价格比较高,1斤以下的黄花鱼每斤要好几十元,1斤以上的每斤要三四百元,更大更好一点的甚至每斤要500多元,因此,鱼贩子只要在每条鱼里注射一二两水,就可非法多赚几十元,甚至上百元钱。

工商人员表示:对这些被注水的黄花鱼做没收处理,同时对附近的海鲜产品加工点进行全面检查。

记者从海口市工商局市场科了解到,注了水的黄花鱼经冰冻后很难看出来。因此,要识别黄花鱼体内是否注水,最好要等黄花鱼的冰稍解冻后进行。

首先,从黄花鱼体内把鱼膘拿出来挤压,因为黄花鱼注水的地方主要是这里。如果鱼膘内有大量的水挤出来,则表明此鱼注水。

其次,用力挤压黄花鱼的身体,如果有注水的话,水就会从鱼的体表面压出来。

新华网消息总部位于迪拜的阿拉伯卫星电视台11日称,伊拉克前萨达姆政权二号人物伊扎特-易卜拉欣已经死亡。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