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深股市11日小幅收高 权证继续演绎不死神话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03:27:58

此时已经是深夜,王某正在热力井里休息。到井边两人开始叫王某,王某则是无论他们怎么在外边叫骂都不出来。

生气至极的何某与“眼镜”先是捡石头扔进井里,见不起作用,便将周围的荒草拔了下来,用打火机点着扔进井中用烟熏王某。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被烟呛得喘不过气来的王某求饶说:“别熏了,我服了。”“那你把衣服脱干净从里面出来!”王某听从“眼镜”的命令,脱了衣服从井里爬了出来。

刚出井口,“眼镜”就上前,用胳膊勒住王某的脖子,何某用匕首往王某的腿上扎了十多刀。“真没用!看我的。”“眼镜”看何某只扎王某的腿就放开王某,用匕首朝王某胸口连扎数刀。

见王某倒在地上,“眼镜”说:“我去找地方把他埋了,省得被人发现,你在这儿看着他。”

就在何某坐在王某对面的时候,王某的“尸体”突然从地上坐了起来,吓得何某大叫一声。紧接着,王某再一次倒在了地上,没有了呼吸。

“眼镜”回来后,两人将王某的尸体抬到了铁路边上的一个坑里,上面压上石头,铺上干草。随后,两人回到了丰台的家,将沾满鲜血的衣服脱下烧掉。

回到屋里,“眼镜”希望何某跟自己走。但是何某害怕“眼镜”杀人灭口就没有同意,自己收拾东西跑到了山东。

在山东的何某并没有过上新的生活,每天都被噩梦折磨着。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我根本就不敢闭眼睛,只要一闭眼就能看见浑身是血的王某突然从地上坐起来。”

外号“眼镜”,会讲多种方言,身高1.68米左右,较胖,圆脸,大眼睛,分头,黑发,皮肤一般。

东方网6月20日消息:据香港文汇报报道,G8召开在即,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出席与否、西方是否会借机对人民币施压成为外界关注热点。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指出,如果胡锦涛出席,人民币升值问题可能反而不会成为热点。他认为,人民币升值可能会在工作小组内讨论,但绝不会放到台面上进行讨论。

此外,外界传言中国有意将人民币升值与包括欧盟对华解除军售等一揽子协议挂钩在八国峰会上讨论,对此,李稻葵指出,目前的种种迹象表明,中国在G8上将人民币升值与一揽子协议挂钩讨论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对华军售解禁问题不仅涉及欧盟,更牵涉美日,问题相当复杂,和其它问题扯在一起只会增加难度。而根据中国一贯的处事方针,也不会将一些大的原则性问题与其它问题挂钩,做出一揽子协议,因为这样容易在外界造成中国拿原则问题进行交易的错误形象。

本报广州6月19日电“我就是想来听听政策会不会有什么变化。”在今天的全国民营医院管理年会上,广东江门市仁爱医院院长陈庭亮对记者说,本来他的医院要追加一些投资的,但现在有点犹豫。

其实,何止是陈庭亮院长,就连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也有着许多疑惑。他在昨天的发言中说,“似乎在医院产权改革中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在他自己制作的幻灯片上,这句话后面被打上了3个问号。

他说,前不久卫生部某司的一位领导明确指出:“产权改革不是下一步城市医疗改革的核心内容。”对此,廖新波的理解是,去年关于医院产权改革的争议较多,加上国有企业产权改革引发的“郎顾之争”,使得卫生部对下一步的医院产权改革更加慎重,对医院产权改革采取了缓行、慎行的处理方式。

记者从最近一期的《医院报》上看到,《市场化非医改方向》的文章在当天报纸头版头条刊登。文章说,卫生部政策法规司司长刘新明在近日举行的医院与医药企业峰会上指出,当前医疗服务市场上出现的“看病贵”、“看病难”等现象,根源在于我国医疗服务的社会公平性差、医疗资源配置效率低。

刘新明说,要解决这两个难题,主要靠政府,而不是让医疗体制改革走市场化的道路。

正在参加民营医院管理年会的许多代表说,这应该是卫生部首次站出来否认“市场化道路”。

一度,“市场化”成为许多政府官员和学者们鼓吹的一个口号。而且,在许多地方,这种“市场化”甚至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用廖新波副厅长的话说,一些地方将市场化理解成了私有化,理解成政府甩包袱。

从2000年初开始,江苏省宿迁市对医疗卫生机构产权制度和公共卫生防保体系进行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胆“手术”。到目前,全市所有乡镇卫生院全部实现了产权置换,由公有公营变成了民有民营;7家县级医院中的4家进行了产权制度改革,另外3家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这一年,恰恰是8部委出台《关于城镇医药卫生工作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以及卫生部等4部委《关于城镇医疗机构分类管理的实施意见》的时间。

在国家明确将医疗机构分为营利性与非营利性之后,部分“热钱”进入医疗服务市场。记者了解到,当前许多规模较大的民营营利性医院,也正是在这时建立起来的。

在这种市场化的推动之下,一些公立医院也表现出了强烈的逐利冲动。从而出现了许多公立医院与民间资本联合办医。个别公立医院的设备、人才也被抽调去创利。

“单纯以营利为目标的医院,在发展初期不免会表现出急于收回投资、牟取暴利的冲动。”据卫生部原医政司司长于宗河所知,许多民营医院把医生的工资奖金与盈利指标挂钩。如此,势必会让医生想着怎样从病人那里赚钱,而不是治病。

这位老医政工作者认为,医疗机构应该强调它的公益性,而不是营利性。与医政司另一位老司长张自宽一样,他也不赞同将医疗机构分为营利性与非营利性。“这都是市场化冲动的结果。”于宗河说。

一方面,政府官员和一些学者在鼓吹“市场化”。另一方面,一些专家学者及医卫工作者成了“保守派”。

哈佛大学卫生政策与管理系教授萧庆伦指出:“医疗卫生事业全面市场化,是与市场经济理论背道而驰的。除了病人被‘宰’、被剥削,另一个后果是社会医疗保险体系会垮掉。因为医药费用不断上涨,社会保险根本出不起。”

在美国生活过多年的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李玲教授也加入到“反对阵营”。“希望依靠产权改革解决医疗领域出现的问题,是产权改革一试就灵的幻觉。”她认为,目前老百姓抱怨的焦点就是“看病难、看病贵”,那么即使体制从产权上改了,医院的收费还是很难控制下来。“现在有很多人都在说公立医院产权不明晰,其实我认为公立医院的产权很明晰,政府出资一般也很明确。所以,没有必要为了明晰产权而进行产权多元化。在产权不变的情况下,实行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在世界各地都有很成功的例子。”李玲教授说。

在这位“海归”看来,美国的模式并不适合中国。廖新波副厅长也持相同观点。廖新波说,所谓“美国模式”,即市场主导型。这种模式下,公立和私立医院都在市场上平等竞争,政府除了严格监管外,只负责为穷人、老人医疗埋单。

然而,美国模式是独一无二的。美国人均年医疗费用为5000美元左右,而中国人均GDP才1000美元。许多发达国家也无法达到这个财力,更何况中国。廖新波说,市场主导的结果是,医疗服务越来越好,但医疗价格也越来越高。

显然,这位广东省的卫生官员更倾向于“非美国模式”———政府主导型。如英国和加拿大。在英国,公立医院由政府全额投入,老百姓看病是免费的。有钱人需要特殊服务,可以到私立医院去。这种模式的结果:看病便宜,普及面广,政府投入也较少。

廖新波的结论是,中国只能建立以“政府为主导,市场作补充”的,具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特色的医疗模式。

事实上,在这场“市场主导还是政府主导”的模式之争中,卫生部及中央一直没有明确表态。“没有任何中央文件上说要‘市场化’。”卫生部医政司原司长于宗河说,“市场化”更多表现在一些地方官员的嘴上和行动上。

刘新明认为,以后的医院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政府所属的医院,政府不但要管医院,还要再办一些医院;一类是社会非营利医院;还有一类是营利性医院。

他说,政府所属医院应是主导,政府医院与社会非营利医院要成为卫生服务体系的主体,以此来体现卫生事业的社会公益性质;而营利性医院是补充,并对它们确定不同的政策。此外,记者获悉,在最近召开的全国副省级市城市卫生局长会议上,卫生部副部长马晓伟也作了同样的表态:我国的城镇卫生体制改革方向应以政府为主导,医疗服务应体现社会公益性。

马晓伟表示,医疗卫生是关系人们生死健康的问题,它不同于企业,改革的方向要以政府为主导,而不能是以市场为主导。

作为医院行业组织的中华医院管理学会,似乎早已感觉到了政府态度的这一转变。学会下属的民营医院分会秘书长赵淳说,他们正在试图提醒一些民营医院的投资人,应该注意这种可能的政策变化。记者何磊

长治医学院成教部学生袁小平斗歹徒救同学、英勇献身的事迹经本报报道后,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今天上午,长治市见义勇为基金会和长治市综治办负责同志专程到长治医学院进一步了解了袁小平的事迹,并托其母校向袁小平的家属转交2000元慰问金。长治医学院党委、行政部门也于今日做出决定,授予袁小平同学“见义勇为优秀大学生”光荣称号,号召全院大学生广泛开展向袁小平同学学习的活动。

袁小平同学出生在临汾市隰县黄土镇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2004年3月考入长治医学院成教部临床医学专科后,以优异的学习成绩和助人为乐的品格赢得老师和同学的赞扬。2005年4月16日晚9点50分,他与同学在返校途中,突遇三名歹徒持刀抢劫同学的手机。在同学生命受到严重威胁的紧急关头,袁小平同学挺身而出,奋不顾身地与歹徒展开英勇搏斗,被穷凶极恶的歹徒连刺三刀不幸献身。22日上午,长治医学院师生胸佩白花,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与这位优秀的寒门学子挥泪告别。

袁小平同学的事迹在长治医学院广大师生和长治市的市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为表彰袁小平同学的先进事迹和献身精神,长治医学院党委、行政做出决定,授予袁小平同学“见义勇为优秀大学生”光荣称号,号召全院大学生广泛、深入开展向袁小平同学学习的活动。

中国台湾网6月20日消息据台媒报道,应“立法院”要求,台湾“国防部”明日将派济阳级巡防舰巡弋台湾东北经济海域。除“立法院长”王金平确定参加,“行政院长”谢长廷也拟一并前往。军方今天将确定整个派舰计划。

军方官员私下透露,此行搭载有“国会议长”、“议员”和“国防部长”,军方万分慎重,已拟就完整演习计划视同作战。如果“行政院长”谢长廷也去,军方可能要加派护卫兵力。“国防部长”李杰、作战参谋次长程士瑜、“海军总司令”陈邦治、舰队司令高广圻等,都会陪同。

此行目的地,已确定是本月初苏澳渔民遭日方驱赶的海域,是否再次引发外交纠纷,引人关切。但据了解,台当局已与日方沟通获取谅解,应该不会出现双方机、舰接近的场面。针对此行的安全,台当局发言人吕庆龙表示,台与日本有关方面,沟通管道一向顺畅;军方官员则说,相信日本方面会比照上回台方渔民船只抗议时的作法,这次应该也不会派船到附近活动。

明天的护渔宣示行动,军方的态度本来是能不去就不去,但因众多台当局要员出海非同小可。据了解,明天将以配备标准一型防空导弹和鱼叉反舰导弹的济阳级巡防舰“凤阳号”,即苏澳一六八舰队战力最强的一艘,载送王金平“院长”一行和媒体记者。

有官员透露,海军将派遣适当的兵力(即其他军舰),配合观通系统(即海军雷达与战情系统),全面掌握该海域动态。空军方面,也要求花莲基地的F16战机加强戒备。驻防花莲的F16拥有空射鱼叉导弹,也有AIM120中程空对空导弹。该处海域距苏澳港的距离,单程以较大巡航速率,约需四个小时,来回共八个小时。

“立法院”消息指出,如果王金平不去,军方会审度状况,视到底有多少位“国防立委”参加,如果太少,就不派舰,不惜开罪少数“立委”。不过据探询,“国防委员会立委”参加的情形相当踊跃,而且苏澳地区的民意代表、渔会代表,也要从苏澳登舰,因此,军方官员也承认,形势看来是势在必行了。(火山)

本报讯(记者左颖)“在三里屯酒吧街有几块街边广告牌,上面写着‘为人民的娱乐服务’,而且其中‘为人民服务’这几个字就是我们非常熟悉的毛主席当年题词的字体。”读者林先生昨天给本报打来电话说,“这些广告牌立在路边挺显眼,可我们看着却特别别扭,感觉不严肃。”

昨天下午,记者按照林先生提供的线索赶到三里屯,从酒吧街南口远远就看到了立在街边的这块广告牌。广告牌约有一人多高,纯黑色的背景上面“为人民的娱乐服务”几个字看上去十分醒目,而在广告牌的右下角则标注着“太合麦田”的公司图标。记者就“为人民服务”这几个字的字体随机询问了10位途经广告牌的路人,他们中有8人认为:“这就是毛主席当年题词的那几个字。”林先生有些气愤地告诉记者:“其实毛主席当年题写的‘为人民服务’这几个字,现在也经常出现在一些公共场所或机关的墙上,但看到把这几个字和娱乐放在一起,而且还做成了广告牌立在路边时,我们心里还是觉得不能接受。”

“海泰”1号是我国第一艘民用观光潜艇,大连制造,卖给泰国了。“海泰”1号观光潜艇试航记者成为第一名乘客

6月19日下午13时,“海泰”1号观光潜艇从水下升到海面,记者跟随着美国船级社的两位验船师保罗和黄先生从潜艇中走出来。保罗竖起大拇指,说了一句:“OK”,标志着“海泰”1号一次试航成功。

l连续几天因为海况不好“海泰”1号观光潜艇试航一次次被推迟,6月19日将近10时海韵潜游技术有限公司的于希渤副经理给记者打来电话:“海面已经放晴,‘海泰’1号将要试航!”记者赶到赴旅顺的双岛港时已经是11时30分了,‘海泰’1号已经被拖船拖到指定海域,就等美国船级社的验船师了。

11时40分,记者跟随从美国赶来的验船师保罗和加拿大籍华人验船师黄先生一起登上快艇,奔赴距港口3海里的试航海域。马上就要登艇了,记者心中不免有些害怕,12时,记者和验船师一起登上潜艇。“再见了,哥们。”记者在进入潜艇的一刹那,冲快艇上的摄影记者摆了摆手,虽然是句玩笑,但这里面确实有很多悲壮的成分。

“咣铛”一声,随着舱口盖被关闭,记者的心一下子就悬到了嗓子眼。保罗和黄先生在舱内转了一圈,摸了摸视窗玻璃,检测完安置在船尾的一些阀门,然后也走进驾驶舱,两个人和宋艇长对了一下表,然后下达了起航的命令,小王拿起水声电话与拖船上的人联系:“请注意,‘海泰’1号出发了。”

记者坐在视窗前,非常小心地抓住舱内的扶手。“喂,把眼睛睁开吧。看有条大鲨鱼!”艇内的船员看到记者的紧张模样,故意开玩笑来缓解记者的紧张情绪。记者睁开眼睛,看见海水并不是湛蓝的,而是有些发黄,船员解释道,这是因为才开始下潜,还能看到海水反射的阳光。

昨日上午,又是一个新人纷纷喜结良缘的周末。在抚顺街头,伴着响亮的锣鼓声,一位新郎骑着高头大马,身后跟着秧歌队和一抬大花轿,前去迎娶新娘,这一场景让路上众多新郎伸出拇指感叹:“我怎么没想到!”

昨日是段晓锋和代颖大喜的日子,上午8时,新郎段晓锋的亲朋好友陆续来到顺城区西葛布街新郎家楼下等待他前去迎接新娘。

“什么时候了,怎么车队还不到?”一些亲友有些替新郎官着急了,新郎的家长则神秘地笑着。这时,穿着缎子大褂、头戴瓜皮帽的新郎面带微笑地出现在大伙面前,他冲着胡同一招手。只见一匹身体矫健的棕色大马头戴大红花,在身着古装的马夫带领下昂首走来,接着一顶红色的金边大花轿在4个轿夫的肩膀上摇摇摆摆地也出来了,后面还跟着锣鼓队和秧歌队。

这下众人是又惊又喜,原来新郎就是要达到这种效果,对于这种迎亲方式,大部分亲友他都没有事先通知。

8时30分,经过一番精心“排练”后,迎亲队伍伴着悦耳的锣鼓声出发了,新郎官骑上高头大马,身后依次跟着花轿、锣鼓队和秧歌队。

一般婚礼前接新娘大多是由新郎带着一辆轿车前去就可以了,亲友则在新郎家中或酒店等候。可是,这么特殊的迎亲方式可要凑凑热闹,新郎的亲朋好友都跟在了队伍后面,徒步去接新娘,这样一来,迎亲队伍达到了四五百人。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