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卖身救母续:陈易转捐7万善款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0 20:25:57

蝴蝶借助着后腿品尝食物的味道。蝴蝶翅膀的色调由能够反光的微小鳞片重叠形成。

土著人常常将木蠹蛾幼虫作为不可多得的美味来食用。据说木蠹蛾幼虫作成的食物能与煎蛋饼相媲美。

听起来直让人吃惊,但蜜蜂确实有五只眼,其中三只长在头顶上,另外两只长在头正面。蜜蜂可以以每分钟11400次的速度扇动翅膀并制造出好听的“嗡嗡”声。

木蠹蛾幼虫不仅是土著人的美味,还是其它动物最喜爱的佳肴。十只较大的木蠹蛾幼虫可满足一个成年人所有的蛋白质、糖和脂肪之需。

昆虫富含蛋白质、糖、维生素和矿物质。在泰国,昆虫是家喻户晓的美味,烤蟋蟀和烤蝗虫甚至还是最时尚的美味呢。

有一种叫Amarobia蜘蛛幼虫最为不孝,它一生下来就会将自己的母亲吃掉。还有一些雌蜘蛛在与男友交欢时把对方作为口中餐。就这样,死去的父亲为了传宗接代成了母亲的牺牲品,而母亲却为了孩子活命而牺牲自己的性命。

蟋蟀的耳朵长在前脚上。最为神奇的是,我们还可以通过蟋蟀的叫声判断出气温的高低:先数一数蟋蟀一分钟之内鸣叫的次数,然后再用其鸣叫的次数除以2,再加9,再除以2,这样我们就可以得出当时气温的摄氏度数。

约有三分之一的昆虫是肉食动物,而且它们都很挑嘴,不吃腐肉也不吃垃圾。

螽斯跳跃的距离是其身长的40多倍,而跳蚤跳跃的距离则是其身长的130多倍,堪称动物界的跳远专家。

在地球适合生命生长的地区,每平方英里的范围内可生存二百六十亿只昆虫,所以说昆虫的都市人口最为稠密。另外,据科学家们计算,在这样一个不大的空间内就生存着五百万至一千万只科学界很陌生的昆虫种类。

微小的潮虫挥舞起翅膀来无人能比--它每分钟可挥舞翅膀六万二千七百六十次。

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一人就发现了多种蝴蝶,有一种蝴蝶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

苍蝇通常生活在其出生地之外,据称,由于风的作用它们可以迁居到四十五公里以外的地方。

世界上最大的飞蛾AttacusAltas在其长达30厘米的翅膀展开时很容易让人误认为大型飞禽。

一支荒漠蝗虫飞行队伍成员可达五百亿只。如果每一只蝗虫可以吃掉与自己体重相等量的食物,那么这支队伍一天吃掉的食物就以重量来讲是整个纽约居民日食物消耗重量的四倍。(久亮)

在由国家发改委、科技部、深圳市人民政府与深圳证券交易所联合主办的“第四届中小企业融资论坛——自主创新国家战略与中小企业板发展”上,中国证监会前三任主席刘鸿儒、周正庆、周道炯一致呼吁,应尽快恢复中小企业板的融资功能,同时应改革我国的股票融资制度,为中小企业的直接融资“松绑”。

首任中国证监会主席、资本市场研究会主席刘鸿儒表示,中国的企业大量到海外上市,其原因是多方面的。从我们资本市场自身的角度看,制度建设存在严重缺陷。例如,由于历史原因,我国股票融资制度主要是为国有大中型企业融资服务,对中小企业的关注远远不够。在服务大中型国企方面,由于剥离改制无法保证母公司的独立利润来源,上市公司必然受到母公司的控制,大股东占用、关联交易、掏空上市公司的行为屡禁不止。证监会又不得不通过发行上市严厉审核的方式来调控市场。结合中小企业,国内股票融资制度具体存在三方面的问题。

刘鸿儒认为,发行审核结果的不确定性太大是国内股票融资制度具体存在的问题之一。其次,即使通过发行审核,所需时间过长。3年连续盈利、5000万总股本、无形资产出资不超过注册资本20%等规定显然将很多中小企业和科技型企业挡在资本市场门外。我国市场目前再融资条件有很多硬性指标,包括间隔1年、业绩达到一定标准、再融资规模限制等。同时对上市公司再融资行为没有区别对待,无论再融资的规模大小、发行对象是谁,都采用同样的决策、审批程序和再融资方式,十分不利于提高中小企业的融资效率。

他说,新的《公司法》和《证券法》为健全资本市场的制度建设提供了契机,其中完善我国股票融资制度建设是一项重大的制度建设,应从中小企业板开始,摸索经验。

全国人大常委、财经委副主任周正庆则指出,“两法”修订为资本市场更好地服务于科技型企业提供了广阔的空间。

周正庆说,本次“两法”修订涉及面广泛,内涵非常丰富,其中有不少条款的修订就是为了鼓励投资创业、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和完善资本市场服务功能,确定了多层次市场建设的法律架构,为资本市场构建分层次的融资平台,以满足不同发展阶段的科技型企业的融资需求提供了空间。这一方面的内容主要有:界定了公开发行证券的行为,明确了私募发行的法律地位;规定了更富弹性的公开发行新股的条件,取消了过于具体的、适应性较低的有关盈利指标和融资间隔期的规定;推进了公司债券发行审核的市场化进程,将公司发行债券由审批制改为核准制;规定了公开发行的证券可以在证券交易所之外的经国务院批准的其它证券交易场所转让等。

周正庆表示,上市条件的降低,有利于促进科技型企业与资本市场的对接。例如将公司股本总额从5000万元降至3000万元,并取消了连续三年盈利的要求和千人千股等规定,等等。可以说,两法的修订是在全面总结我国公司设立与运作的实践和资本市场运行规律的基础上,按照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要求和资本市场未来发展的需要所做出的与时俱进的调整,对于促进资本市场的发展壮大,引导社会资本流向科技型企业,更好地服务于国民经济发展将产生积极而深远的影响。

PECC金融市场发展委员会主席周道炯表示,应从多渠道融资,支持中小企业发展。除了根据自身条件采取多种合作方式继续利用外资外,利用内资即通过银行贷款的间接融资的潜力也很大。他认为,银行在抓大客户、大项目的同时,不能把小企业、小项目放掉,应该是“抓大不放小”。要在认真评估、自主决策的基础上,积极支持中小企业尤其是高科技企业的发展。

周道炯指出,发展直接融资就必须大力发展资本市场,加快资本市场改革创新。他认为,首先要选择一批经过改制,经营管理好的企业在证券市场上发行股票上市融资。深交所中小企业板块创办以来,取得了良好效果,在50家上市公司中有自主专利技术的占90%左右,有33家是高新技术产业。要总结经验,进一步扩大推开。当前,要在深化发行制度改革、进一步健全交易所规则体系、推进监管制度创新等方面下功夫。

他进一步指出,从多渠道融资,支持中小企业发展,还应提倡发行债券方式融资,并且债券种类应该多样化;发展各类基金方式融资,如证券投资基金、产业投资基金、风险(创业)投资基金等等;进一步规范和发展产权交易市场,推动各类资本的流动和重组,积极试办资产证券化业务。支持和鼓励非公有制经济的股权融资、项目融资方式筹措资金。

曾经一度受到限制的信用卡取现额度最近开始出现松动。近日,多家银行主动提高了取现额度,并降低取现手续费。但理财专家指出,尽管银行调低了“门槛”,但市民用信用卡取现时仍需注意成本。

近日,市民程小姐收到的11月份招行对账单上醒目地写着:自2005年11月1日起至年底,每月首笔境内取现交易手续费可免除,同时取现的积分可以翻倍。据介绍,该行信用卡的取现额度将由此前可透支额度的35%提高到50%,境内提现手续费也将由此前的取现金额的3%降至1%,最低收取金额由原来的人民币30元/笔下调为10元/笔。但这些优惠都将在年底前结束。

日前,建行已将境内取现手续费设置在了国内最低水平,每笔手续费率仅为0.5%。建行信用卡中心负责人表示,系统调整后,信用状况良好的龙卡持卡人将会获得更大的取现额度,而浦发银行则将信用卡取现比率确定为30%-50%。

银行人士指出,一名信用卡客户持卡消费并及时还款,银行的收益只是从商户那收取的1%至2%的结算手续费;但如果客户取现的话,除了要收1%至3%的手续费外,还不享受25天到56天的免息期,从取现当日开始,银行每天按取现金额的万分之五收取利息,折合年利率高达18%,是现行六个月至一年(含一年)期贷款利率5.58%的三倍多。

因此,市民用信用卡取现时仍需注意成本,为避免忘记还款而带来的负担,最好与发卡行的借记卡挂钩,使用信用卡自动还款功能。记者杨波黄强

我和老公结婚3年,宝宝2岁,除了我那可敬的母亲支援了我们10万的买房首付,一切都靠我们白手起家(老公更是没有一分积蓄,因为他所有婚前的工资都给他父母用光了,他婚前每个月也只能从父母那里拿200元的生活费——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

我的宝宝,身上没有穿过他们家一根线,宝宝都2岁多了,公婆照顾宝宝(他们唯一的孙子)的日子加起来不超过一个月,而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是因为我的母亲乳房开刀住院,他们实在没有办法推脱了才答应照顾的,而且在母亲出院不久,他们就急着把宝宝送回来了。他们的口号是:“我们不搓麻将要变老年痴呆的,我们不享受更对不起自己”。今年,他们用我们的钱去了北京、香港和澳门旅游。

老公的姐姐,在当初认识了一个羊毛衫厂的老板之后就辞职在家天天麻将了,不过婚后不久羊毛衫厂就倒闭了,老公的姐夫也从老板沦落为一名出租车司机,不过,他姐姐依然不上班,在家混了7年。也不做任何家务(这点继承了我的婆婆,她也是什么家务都不会做、也不愿做的人),家里的清洁工作由她那白发苍苍的婆婆做,买菜、烧菜就有她那做一天、歇一天的出租车司机丈夫做。

懒的同时,人还刻薄,是小区里有名的恶媳妇。当然,我也领教过,当初我和老公去买房,她把我老公偷偷拉到一边告诫说:“你们的房产证上不要写你丈母娘的名字,以后麻烦!”这样贪婪的人啊——首先我母亲的出资早超过了这房子总价的1/3,其次我母亲之所以这样出资,只希望我们小夫妻好好过日子,从来没有要求把她的名字也列在房产证上。最终,房产证只有我和老公两个人的名字。

平日里,公婆除了我们要孝敬他们钱财之外,还经常命令我们要给他姐姐家钱,大节小假自然不必说,就连他们的小学二年级的孩子考试得了高分,也要我们给200元。他姐姐更是经常说搓麻将输钱为由开口问我们借钱。

今年8月,老公开口说他要动我们家的储蓄借给他姐夫做生意,说他姐夫一来腰不好,二来觉得钱太少,正好某亲戚集资做生意,也要加入。老公开口就是5万——我们家全部的积蓄!!!

我当时第一感觉就是和《双面胶》一模一样!!!我坚决不答应,我只同意一半。同时我老公的好朋友也打电话告诉我,我老公居然还开口问好朋友借钱!他的好朋友这么告诉我“如果是你们俩夫妻借,肯定没有问题,不过他的姐姐姐夫的人品和偿还能力,我是不会借的。”

我以宝宝的将来和我们工作的稳定性、家庭风险一一和老公商量,他就是不为所动。最后冷战一夜,第二天他不让我上班,逼着我把存折交出来,我说:“你可以拿这笔钱,不过我们现在先去办离婚。”他就动手打了我,一次次把我推倒在床上,还用酒泼我一脸,最后我心死了,拿出了存折,他立刻拿去领功去了。这段经历到现在还那么触目惊心,让我恶梦连连。

之后老公向我道歉,不过我已经麻木了。至此,我们家没有一分钱。而这5万元,就我结婚3年不买新衣服,化妆品和其他奢侈品换来的!!!

这是8月初的事情,我想总可以太平点了吧,到了8月底,老公又说:“某亲戚儿子要结婚,把借给姐夫的1万元要回去了,我们再借给他们5000元吧。”是啊,月底是我发工资的日子,他们早就算好了。又被拿走5000元,我们靠剩余的一点工资坚持到了月中老公发工资的日子。

10月初,老公说:“姐夫家每年要交1万多的保险费用,这个月该交了,他们没钱,我们再借给他们5000吧,说好银行15个工作日就还给我们的。”10月份,是宝宝的生日,我本想给宝宝存点钱的,长大了,宝宝看到存折,也会明白他妈妈的一番心意的。但我想是他们是急用,就同意了借了。

周益民年仅31岁,曾任北京盛华科源科技公司业务助理、总经理;广东金安沙汽车科技公司总经理;现任深圳市明伦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2003年7月,周益民掌控的深圳明伦集团收购上市公司明星电力28.138%国家股,从而成为明星电力第一大股东,周益民因此当选明星电力董事长。

成功收购明星电力导致周益民身价迅速上升,其以10亿元身价跻身2003年胡润百富榜,名列第83位。目前,周益民的明伦集团,已直接或间接控制索祺实业、明伦光电、明星电力等多家公司,形成由明伦集团控制的“明伦系”。

昨日下午,明星电力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周益民已被当地经侦支队监控时间昨日刚好两周。目前公司已开会向中层以上的干部宣布了周益民被公安机关控制的消息,称主要原因是涉嫌私刻公章、骗取银行贷款和挪用上市巨额资金。并要求中层以上干部近段时间不得离开遂宁,并绝对保密。

本报记者昨日拨通遂宁市经侦支队电话,一名工作人员称:“周益民啊,谁说被逮捕了?没有的事,也就是控制。对了,你是哪里?……什么?记者!记者采访直接来找局里,我们这里不直接接待记者……”

明星电力公告显示,周益民所持明星电力7453.68万法人股已在11月14日被冻结,明星电力迅速由董事秦刚代理行使董事长职权。但知情人士称,将秦刚推向前台仅是一项掩饰举措,目前明星电力已全部由遂宁市政府托管。

明星电力董事会秘书蒋青昨日对记者否认周益民被控制的说法。蒋青说,周益民不履行董事长职权是因为要处置明伦集团公司债务问题,关于其被逮捕的传言他并不清楚。

记者昨日查询明星电力近几年公布的财务报表发现,明星电力在账面上的资金黑洞至少有3.67亿。财报显示,明伦集团于2003年正式成为第一大股东后,星电力的资产质量便急速下降。2002年底,明星电力其他应收款为3001.96万元,2003年底这一数字上升为2.43亿元,2004年底,这一数字已高达3.674亿元。从2004年12月开始,周益明及其名下控股的其他公司,开始遭遇以银行为主的相关企业的密集诉讼。据记者了解,截至2005年11月,明星电力在不到一年间涉讼案件总数已达到20起以上。

这里记录的是安徽省无为县来京务工人员李民花和他的丈夫解虎生11月的一份账单:

这是一份普通进城务工人员的账单。全国有1亿多进城务工人员,李民花可以说算得上是中等吧。可来京8年的李民花却觉得,在北京的日子过得并不轻松。“挣得比城里人少,花得比城里人多”,终日劳累很是辛苦。

李民花是家庭服务小时工,1小时工资6元~7元,负责打扫卫生、做饭等。她干活比较认真,多数雇主表示满意。但李民花感觉“太累了”:每天7点30分开始工作,两小时一家,连续干4家,才挣约50多元。一个月不算双休日加班,她可以收入1000元多一点儿。

李民花的丈夫解虎生给包工头干装修工,每月固定工资1000元。全家租住一间10平方米的平房,无厨房、无洗手间、无暖气,虽说居住条件非常差,但每月房租要交450元。

孩子上小学每学期学费600元,比有北京市户口的孩子要多交550元,另加书本费60多元。每月全家人的伙食费需要500多元,再加上购衣、交通等其他日常开销,他们每月的积蓄也就200多元。

今年北京市曾公布,城市居民上半年人均可支配月收入为1474元。李民花全家3口人,人均月收入为700元左右,这在外来务工者中,算是不错的,但比北京市的人均收入水平要低不少,其在孩子学费、房租等方面的支出要比北京人多得多。

在城市里的同一个单位工作,有本地城市户口的工人和外来的务工人员,干同样工作,收入会存在很大差异。记者就在河南省的一个中等城市调查过,本地环卫工人月收入超过1000元,而同样岗位的外来务工人员,月收入只有300元~500元,相差很大。

李民花的儿子9岁了。天真可爱的解小军时常对同学说:“我也是北京人,以后和你们一起在北京上大学。”李民花说:“孩子半岁就来北京,一点儿老家的口音都没有,他已经习惯了大城市的热闹。或许他将来真能在北京上大学。为了生活,为了儿子,熬着吧。”

李民花和她的丈夫,收入不低。至少表面上是这样。但李民花并不轻松,因为她认为,“挣得比城里人少,花得比城里人多。”

尽管如此,为了让孩子成为北京人,将来能在北京上大学,李民花依然痛并辛苦着。

全国进城务工人员有1亿多,他们整天忙碌于城市的各个角落。他们中的不少人要比李民花挣得少很多,但他们和李民花一样,或多或少带着希望,怀揣梦想。

城市饭馆中的喧嚣,街上车水马龙的景象,仿佛使不少城里人忘却了务工者们的存在;但是,同工不能同酬,就连子女受教育的权利也有差别的事实,却让歧视常常深埋在进城务工者无奈的神色里。城市胸怀的狭隘,暴露无遗。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