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支书为庆60大寿摆宴席 邀歌舞团表演魔术杂技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9 03:42:57

该人士也表示,这个利率并不高,一些规模小委托贷款资金年利率甚至达到过18%以上,确确实实可以称为“高利”贷款。而过亿规模的贷款资金利率稍低些,12%左右。

浙江资本以“炒房”、“炒矿”、“炒企业”等形式进行的大量投资,投资回报高,相应导致浙江民间借贷市场上资金成本普遍偏高。形式上为银行参与的委托贷款而实质是企业之间借贷行为——这种借贷资金的利率也必然受到整个浙江借贷市场利率的影响,居高不下。

据银行人士透露,另外一家浙江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去年底也进行了一笔委托贷款,资金融出方选择先收取利息的方式获得了15%的年息,借款合同上表明借款1000万,而实际只借出850万。

实际上,相当部分浙江私营企业拥有大量的空余资金。中国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的研究测算,“十五”期间浙江民间资本总额为8300亿元。而另一方面,浙江又有大量扩张迅速的房地产开发商——浙江省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每年浙江房地产投资近千亿——所需周转资金规模巨大。

以民间借贷最活跃的温州为例,12%的年利率是受到大多数借贷者认可的利率水平。

面对市场如此之高的利率,握有大量现金却无法进入这一市场,银行方面也有点无奈。由于借款方所抵押的资产一般都缺少足够的手续,银监会在信贷规模上的控制,以及银行股权改革的要求,银行只能看着“高利”贷款由企业发放。

委托贷款利率高企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确实有企业愿意以这么高的成本来借款。

上海一家著名的开发商表示,目前的房地产利润已经摊薄了,一般很难承受得起年利率14%的资金成本了。

“如果不是确实紧张,我想坤和建设应该不会去借这么高的高利贷。”该开发商表示。据从工行得到的消息,坤和建设所借的7000万元,确实是用于资金周转。

自房地产开发商增加自有资金比例以后,房地产开发日趋转向资金密集型,开发商的资金链必须随时保证安全。目前,融资的主要途径有四条:股权融资、银行贷款、信托融资以及通过委托贷款融资。

上述开发商表示,摊薄股权是每个开发商都不愿意做的,而且短期融资也不适合通过股权进行。银行贷款需要四证手续齐全,而信托融资一是规模较小,二是由于信托行业的谨慎,对于项目的要求甚至比银行还高。

工行人士也承认,尽管商业银行在整个委托贷款中作为中介方不承担责任,本身似乎没有什么风险,但“高利”贷款的背后,也要警惕蕴含的巨大风险。

首先,如果到期借款方失去偿还能力,即使合同上的利率再高,也是空欢喜一场。倒下的大企业不计其数,而且最近房地产市场成交低迷,开发商正在经历最严重的阵痛,很难肯定借出去的钱不会打水漂。

这一点上,东方通信似乎很有把握。他们判断,有德和置业手里估价2亿的地皮做抵押,加上坤和建设正在销售的楼盘,委托贷款的风险控制还是很严格的。

前述上海开发商就表示,如果到期不能偿还贷款,势必要借新债还旧债,如果房地产市场在一段不短的时间内维持低成交量的状态,房地产开发商的日子肯定会越来越困难。现在很多开发商都是在苦苦支撑,这时候借了高利贷,弄不好就要滚雪球一样的越滚越大。

近日,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了一起赔偿案。该案的当事双方都是未满18岁的未成年人,案由竟是同居导致女孩“生育障碍”。通过对此案的采访,记者发现,社会中少年同居情况日趋增多,同居人群中低龄化现象也越来越普遍。有关专家表示,未成年同居不但会对身体造成伤害,还会对他们的心灵产生不可估量的创伤。

15岁,处于花季年龄的周静(化名),正是在身体成长的阶段,但她却过早地成熟了——性生活导致宫外孕,右输卵管被切除,法医鉴定为七级伤残。用医生的话说,女孩的受孕几率降低,甚至不能再生育。

在判决下达后,1月10日,记者来到了周静家,对于刚刚结束的这起官司,她显然还不知道有多重的后果,“我们是偷着在校外租房住的,大概有半年时间了,我宫外孕手术,家里人知道了我们同居的事,就把他告上法庭要求赔偿我的医疗费用,现在判决下来了,他家也给钱了,就完事了呗,我们也断了联系。”周静很平静地对记者说。

与周静相比,她的母亲对发生在女儿身上的这件事颇为痛心。据周静母亲介绍,她15岁的女儿,是哈市某职业高中会计电算化专业的学生,平时食宿均在学校,只有周末才回家。去年年初的一天晚上,女儿肚子痛打电话给她,她立即带女儿到医院检查,本以为是阑尾炎,但化验后才知是宫外孕。

女儿尚未成年,怎么会怀孕?不相信诊断结果的周静母亲领女儿去了哈医大一院、省医院两家大医院看病,但诊断结果均为异位妊娠——宫外孕。在看病过程中,周静的母亲从医生处了解到,15岁的女儿之所以发生宫外孕是因过早、频繁的性生活造成的。

“我女儿自小性格乖巧听话,从不随便与男孩子乱交往,也不到网吧、酒吧等场所去,除了学习差些,就没什么了,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对女儿所做的事,周静的母亲难以想通。

随后,经过几次严厉的质问,周静向母亲交代了自己同居的事:周静人长得漂亮又会跳民族舞,在学校里是公认的“校花”,在2003年年末学校举办的联欢会上,她与校学生会干部17岁的黄涛(化名)搭档主持时擦出了火花,之后暗地里谈起了恋爱。半个月后,沉浸在甜蜜爱情中的二人便在校外租了间一屋一厨的房子开始了同居生活。

记者看到,周静的诊断书中写着:“异位妊娠,失血性休克行右输卵管切除术。”周静的母亲说:“当时我女儿肚子痛并伴有下身出血,如果不立刻实施手术会有生命危险,所以我们同意医生为其实施右侧输卵管的切除手术。”

周静的母亲认为,一侧输卵管被切掉了,女儿的生育能力只剩50%,而且另一侧输卵管生育是否顺畅还是个问题,所以手术后尚未成人的女儿面临“生育障碍”。而导致女儿生育能力受损的原因是她与黄涛的同居生活,所以黄涛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随后,周静的母亲找到黄家人,要求对造成女儿生育能力受损承担责任,进行赔偿。但没想到对方却置之不理,还给孩子偷偷转了学校推脱责任。之后,周静的母亲带女儿进行了司法鉴定,结果为宫外孕流产造成周静“生育障碍”,法医鉴定为七级伤残。为此,周静母亲提起了民事诉讼,要求黄涛对造成女儿人身损害承担责任,赔偿医疗费、法鉴费、伤残补偿金、伙食补助费、精神抚慰金等,将黄涛告上法庭。

对于儿子被起诉,黄家人颇感吃惊,虽然哈市中级人民法院下了最终裁决,黄涛的父母对此依然难以理解。1月14日,黄涛的父亲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承认儿子与周静发生过性关系,并在一起同居了一段时间,但这一切都不是我儿子强迫她那样做的,完全是女孩自愿的,我家有什么责任?”

据黄涛父母介绍,儿子学习成绩一直很优秀,是学校重点培养的“苗子”,因还有一年就高考了,所以平时儿子在学校住宿,但每周末都按时回家,事发这段时间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对于儿子与周静同居的事他们并不知道,是后来周静母亲找上门才知道的。他们就此事问过儿子,但儿子说也就发生过两三次性关系,都是双方自愿情况下发生的。

起诉后,经过审理,法院一审判决,周静与黄涛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造成周静异位妊娠,右输卵管被切除,鉴定为七级伤残,对此双方均负有责任。原告属未成年人应负次要责任(即30%),被告应按70%责任赔偿交通、伙食、医疗等各项费用38799.32元。对此判决黄家不服,遂向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近日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决。

一方付出了身体伤残的代价,一方为过失行为付出了金钱代价,对此事两位年轻的当事人又有怎样的想法?他们是如何步入同居生活的?近日,记者与他们分别进行了面对面的交谈。

周静:学校里处对象的同学挺多的,平时看他们一起吃饭、一起出去玩,互相照顾觉得很幸福,所以黄涛提出跟我处对象我就同意了。

黄涛:在学校里男生没有女朋友是很丢脸的事,尤其聚会时,哪个男生带着女朋友一起出席,是很风光的。我在学校里是搞文艺的干部,一直没有女朋友,认识周静后我就喜欢上她了,在几次约会后,我们开始处对象。

周静:处对象后,只要不上课我们都待在一起,一次在学校附近的旅店里我们第一次发生了性关系,这之后我们以媳妇和老公相称。学校里的男女生宿舍是不能随便进的,所以为了能有更多的时间和空间单独相处,他提出到校外租房一起住,我同意了。

黄涛:我从没处过对象,不知道如何相处,所以同学就推荐我到网上玩游戏,就是模拟谈恋爱过程的,两个虚拟的人交往、处对象然后同居。我玩过之后,很刺激,决定亲身体验一下,就和她搬到一起生活,我们花300元在学校附近租了个房子住到了一起。

周静:有,住在一起半个学期我做了两次人流,都是他带我到医院做的。后来医生告诉我堕胎有危险要避孕,我们才开始尝试避孕的。

黄涛:不知道能惹这么大事,当时就以为好玩,像过家家似的,和喜欢的人生活在一起很满足,我没想过以后的事。刚开始同居时她就怀孕了,都做掉了,后来我们就知道采取措施避孕,但没想到还会得别的病。再说,我们发生性行为都是自愿,发生什么后果都要自认倒霉。

周静:我知道母亲担心我以后的生育问题,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不要孩子不也能正常生活吗?我觉得这对我今后没什么影响。但这次的手术却让我后怕,今后我可要谨慎了,这之前我还真不知道同居性行为会对我造成这么大的伤害。

记者在采访此案后,对哈市一些学校进行了走访,发现未成年学生同居已经成为日益突出的校园现象。在哈市很多职业高中、技术学校、中专院校周边地区,目前已出现一些长期性“异性同居房”,而一些校园周边的旅店也为花季少年提供短时同居房。15日15时左右,记者在哈市某职业中学附近的一家旅店外看到,店主将一对稚气未脱的男女少年迎进店内。附近的居民李大爷告诉记者,这里的不少房主就靠租房给学生以维持生活,而低龄少年租房同居的现象也是常有的。

针对少年同居现象,哈尔滨曲伟杰心理学校近期做了一项网络调查,结果显示,哈市中学生中发生过性行为的人数约为总人数的8.2%。心理学教授曲伟杰表示,在调查结果中,对于性生活,哈市不少中学生的观点是,只要双方愿意,发生性行为没什么了不起。这说明如今的中学生,在生理和心理年龄上都呈现出早熟的趋势。但过早地发生性行为对青少年的危害是很大的,尤其花季少年同居,双方一旦感情出现危机,随之而来的不仅是学习上的压力,那些生活上和精神上的压力都会对他们的心灵产生不可估量的创伤,在心理学上被称之为“爱的错乱”,由于错乱而导致的自杀、情杀等社会案件在学生当中时有发生。

据省第五医院妇产科主任齐宏燕介绍,只有满23岁,女性身体在进行性生活和怀孕的过程中,才有足够的承受能力。而未成年人过早涉足性生活,子宫功能不全极易造成畸形胎情况,发展下去,后果很严重。由于人流手术本身就是对身体的一种伤害,因此有时人流术后引起炎症,会导致输卵管堵塞,最后不孕。此外,由于年轻女孩身体发育还不成熟,过早的性生活、流产,宫颈癌的发生率要比常人高四五倍。所以她建议,告诉中学生过早性生活的危害,应该是中学性教育中重要的一课。

香港消息虐儿案终于演变成人伦悲剧,16日晚间被母亲锁在旅行皮箱内昏迷的10岁男童,经医生抢救无效,于昨天凌晨3时宣告不治。警方决定控告男童的父母谋杀罪名。

两名被告分别是49岁的朱荣汉及35岁的日籍女子高桥香世,被控于16日在湾仔区皇后大道东一个单位内,谋杀10岁男童朱泰福。两人昨天上午提堂,案件押至3月17日再审。

16日晚,朱荣汉报案称儿子在家中昏迷。警方赶到现场,发现昏迷的10岁男童被锁在一只1.2米×0.6米的硬壳旅行皮箱内,身体缩成一团,根本无法转身及动弹。当时男童已没有呼吸,虽经送院救治,但情况一直危殆,至昨天清晨,男童宣告不治。

医生表示,旅行箱设计多是防水、不透气。如果把孩子锁在里面,孩子因被困挣扎,使皮箱内的氧气消耗得更快,缺氧下呼出的二氧化碳聚集,令人昏迷、大脑受损。而人只要5分钟缺氧,大脑就会完全损坏,成为植物人,甚至死亡。(信息时报)

本报北京讯普通百姓如何创业?怎样才能实现自己的财富梦想?昨天,中央电视台七套《致富经》栏目、清华大学中国创业研究中心、中国农业大学MBA中心和国家发改委中小企业对外合作协调中心联合推出《中国百姓创业调查报告》,揭开我国百姓创业的秘诀。

这份调查报告是从924份有效问卷中归纳、提炼的,问卷涉及26个省、市、自治区,具有广泛代表性。

调查结果显示,48%的创业者资金规模在10万元以下,19%在10万到30万之间。专家建议:创业者通常可通过自筹资金、合伙入股、银行贷款、寻求风险投资、争取政策性风险投资基金等方式筹得必要的启动资金。

这份调查报告还从不同侧面揭示出创业者的几大特性:从创业年龄来看,26岁至35岁的占到47%,36至45岁的占到27%;而25岁以下、46岁以上的创业者分别占到18%和8%。

报告显示,近年来“银发创业者”越来越多,如杭州打工的65岁老人蒋文渊拿出毕生积累的10万元做年画壁挂,终获得成功;北京61岁“拧老太太”张书英开发无糖饮料;武汉71岁曾献南老人凭一手猪鬃手艺赚下三四百万。

在创业者目前的最高学历中,高中学历占的比重最大,其次是专科。企业雇员和农民是创业主力军。企业雇员所占比重最大,为41.56%;其次为农民,占25.11%。

创业方向选择上,男女创业者体现出明显的行业差异。妇女创业者趋向于选择的前三个行业分别是餐饮业、批发零售业、信息服务业。而男性创业则趋向于选择批发零售业、工业加工业、农业加工业。

在被调查的创业者中,有过失败经历的占48%。由此可见投资创业不可能一帆风顺。导致创业者失败的因素,第一是资金周转问题;第二是创业项目选择错误;第三是管理不善。

此次调查还发现一个有趣现象:创业者普遍有读书习惯,其中48%的人平均每天读书1~2小时,读书时间在2~3小时的占15%,低于1小时的占32%。

创业者表示读书目的是为了更好工作,以自我提高和工作需要为目的的创业者占73%。调查者对创业者经常阅读的图书种类进行统计发现,经营管理类图书,专业图书(医、工、法律、计算机等)和历史人物传记类图书占据前三位。《深圳商报》供稿

记者看到,当地几十名群众站在路边议论纷纷,现场有些混乱,巴南区莲石派出所民警正在紧急维持秩序。路边停靠着一辆白色的长安货车。

群众告诉记者,妇女晕倒后,巴南区人民医院的医生很快赶到了现场,但医生现场诊断,妇女瞳孔发散,心跳和呼吸均已停止,医生确认妇女已经死亡。由于在场人都不认识死者,且死者也无家属在场,所以附近的群众就将死者抬在长安货车上。

“死者见儿子在网吧上网,十分气愤,由于情绪激动,一口气没接上来就……”据君悦网吧隔壁的剑羽皮鞋批发商老板张女士介绍,昨天下午两点半左右,一穿着朴素的中年妇女走进君悦网吧,几分钟后,那妇女将一20岁左右的男子从网吧里拉出来,对着男青年又打又骂。男青年只是低头不语,没做任何反抗,“从断断续续的骂声中,才知道两人是母子关系。”

张女士告诉记者,妇女把儿子从网吧里拉出来后,在路边对着他打骂,正好一位卖纸游摊路过,劝妇女不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儿子,给他留点面子。

另一目击者李某称,当时中年妇女气得语无伦次,她不停指责儿子竟连其辛辛苦苦卖菜存下的2000元也偷来上网。最后,许学东丢下一句话“妈妈,你别再管我了!”骑上摩托车,扬长而去。

“你不回来,我就死给你看!”妇女站在路边大声喊:“我马上死给你看。”妇女一转身,就倒在路边人事不省,男青年刚好驶到大江厂街转盘处。

当时,路过此地的十几名群众见状,都不敢轻易挪动妇女,赶紧拨打110求助。约10分钟后,医院医生赶到,诊断妇女已死亡,“可能因为精神过度紧张或气愤猝死,或突发心肌梗塞、脑溢血死亡。”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