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狮面人今日换头盖骨 手术备有两种方案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8 12:18:19

拉登的经商天赋可能是从祖父那里遗传下来的。拉登的祖父名叫穆罕默德·阿瓦德·本·拉登,几乎大字不识一个。上世纪30年代,他离开也门贫困的哈德拉毛省农村,来到沙特阿拉伯红海沿岸城市吉达,希望能闯出一片天地。

在最初的岁月,老拉登靠帮路过此地的朝觐者搬运行李度日,同时稳扎稳打,攒下一笔小钱。不久后,沙特阿拉伯宣布独立,并发现了丰富的石油资源,“黑金”换来的真金白银使古老传统的沙特社会发生巨变,很多游牧部落开始定居下来。

凭着执着的精神和与生俱来的商业嗅觉,老拉登意识到,新兴的沙特需要公路、铁路、机场,也就是说,建筑业是一个很有前途的朝阳产业。于是,他将手中的钱全都投进建筑行当,并迅速成为吉达最大的建筑商。

老拉登很会与沙特王室拉关系,对高层的需要体察入微。当得知沙特前国王阿卜杜勒·阿齐兹身有残疾后,他为其修建王宫时特意修了一条轮椅坡道。此外,为了使国王进山旅游更加方便,老拉登还专门为其铺设了一条公路。通过与沙特王室建立良好关系,他为拉登家族日后的兴旺发达奠定了基础。

老拉登的努力没有白费,他很快被任命到政府里专门负责花钱的部门当部长。从此以后,沙特翻修宗教圣地之类的油水工程,基本都由拉登家族来承接。老拉登创建的“沙特本·拉登集团”很快发展为承担整个沙特基础设施建设的“御用建筑商”。

1968年,老拉登意外坠机身亡,当时开飞机的是一名美国飞行员。此后,老拉登的长子萨利姆·本·拉登,也就是拉登的父亲开始掌管家族事业。

萨利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在英国留过学,和一个来自英国上流家庭的女孩结了婚。掌管家族事业后,他首先巩固了父亲创建的建筑企业,同时还大力投资军火和制造业,入股瑞士银行本部及其在中东地区的所有分支机构。

萨利姆还积极与美国政界高层人士接近,与得克萨斯州的布什家族关系尤为紧密。1988年,萨利姆在得克萨斯州的圣安东尼奥驾驶飞机撞到输电网,坠机身亡。

萨利姆死后,其长子贝克尔,也就是拉登的大哥接管了家族事业。如今,拉登家族是沙特阿拉伯除王室之外最强大的势力之一,控制着伊斯兰世界中最为庞大的财富帝国,家族资产据估计已达50亿美元。

虽然拉登的兄弟姐妹们在1994年就已宣布与他断绝关系,理由是“对他出格的恐怖行为极为不满”。而根据文件中的部分内容,以及拉登家族成员的讲述,很多人仍然怀疑,拉登家族知道他目前的下落,甚至仍与他保持来往。

卡门·本·拉登是拉登一个哥哥的前妻。凭着她和拉登家族在红海之滨吉达一起生活多年的经验,她说:“我绝对不相信拉登家族会不认拉登。因为在这个家,兄弟始终是兄弟,这一点不会因为他做过什么而改变。我确信拉登家族和他的联系还很紧密。”

而且,本·拉登家族从始至终都在支持奥萨马的“事业”。在阿富汗战争时期,他的家族企业提供重型机械设备,为“圣战者们”挖掘战壕。拉登逃到苏丹,家族帮助他在那里建立军事基地,对奥萨马来说,家族的支持,是他从事“圣战”的最可靠保障。

拉登家族企业“沙特本·拉登集团”总部所在地吉达的一位消息灵通人士透露,现在吉达虽然有名义上的市长、市政府,但实权实际上却掌握在“沙特本·拉登集团”董事长贝克尔的手中。而贝克尔如今已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偶尔出现,也是和儿子阿卜杜拉在饭店一起用餐。届时,整个饭店都会被包下来,绝不容外人打扰。

拉登1956年出生于沙特的吉达,在54个兄弟姐妹中排行17。生于富裕家庭,按说不应该有什么不安分的想法。但考察一下拉登的家史,他身份的巨大转变还是有相当的家庭渊源。

从拉登的祖父穆罕默德时起,拉登家族就积极在宗教事务方面出钱出力,一方面是为赢得王室好感,另一方面,也是受到狂热宗教影响之后的自愿。

拉登不是家族里出现的第一个恐怖大亨。早在上世纪70年代末,他的哥哥马赫鲁斯就与宗教狂热分子保持着密切的关系。马赫鲁斯曾利用修缮麦加大清真寺的机会,将资金秘密转移给极端组织。

据说,拉登小时候就“异于常人”。10岁的时候,他就抨击学校足球赛是“无聊的人浪费时间的玩意儿”,并孜孜不倦地监视邻居的一举一动,看邻居有没有什么违反伊斯兰教规的出轨行为。

在中学毕业后,拉登进入吉达的阿布都尔·阿齐兹国王大学学习。在那里,他被一些有穆斯林兄弟会背景的埃及老师灌输进许多反西方的思想。

1979年大学毕业后,拉登正赶上苏联入侵阿富汗。为此,他放弃了掌管家族建筑公司的机会,投身阿富汗伊斯兰圣战组织。在沙特王室和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支持下,拉登为1990年迫使前苏联撤军做出了巨大贡献。

1990年,萨达姆下令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后,拉登向沙特国王请命,希望带领“圣战者”打击萨达姆。但法赫德国王最后还是决定借助美国人的力量。这个决定被认为是对拉登的一个重大打击,并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拉登此后的人生。

带着失意的苦涩,他在1992年去了苏丹,建立军事基地,训练恐怖分子,将“侵入沙特宗教圣地的美国异教徒”视为敌人。如果那时美国和沙特接受了拉登的“好意”,也许后来就不会出现“9·11”这样的血腥事件了……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靳力希

据路透社15日报道,巴基斯坦私营电视台“GeoTV”14日采访的这名塔利班指挥官名叫阿克塔尔·奥斯马尼。他是塔利班十人领导委员会的成员,属于塔利班高级领导人。在采访过程中,奥斯马尼的部分面孔被黑色穆斯林围巾遮挡,同时他身边还放着一支冲锋枪。这次采访内容已于15日播出,但这家电视台没有披露采访是在何时何地进行的。

采访中,当记者问及拉登是否生病时,奥斯马尼说:“没有生病,他身体挺好,没有问题……有关他生病的谣言是我们的敌人散布的。”他还称,塔利班领导人奥马尔“仍然是我们的司令,我们仍从他那里得到命令。”当记者问他是否能够确定命令确实出自奥马尔本人之口时,奥斯马尼说:“我能够听到他的声音……我确信他还活着。”

不过,塔利班的一名发言人说,奥斯马尼就本·拉登近况所发表的看法只是他个人的观点。这位发言人通过电话向记者承认:“我们对奥萨马(本·拉登)的情况一无所知。”

随着今年9月阿富汗议会选举的临近,与塔利班有关的暴力事件在阿东部和南部省份有增加的趋势。13日,在南部的坎大哈市附近,一名自杀性炸弹袭击者驾驶一辆装满炸药的汽车撞上了一辆美军军车,造成4名美军士兵受伤。14日,4名美军和阿富汗士兵在首都喀布尔西南部地区遭到路边炸弹袭击并受伤。

一名阿富汗军队高级指挥官15日说,美军和阿富汗军队14日在坎大哈的联合军事行动中打死9名并逮捕了10余名塔利班武装分子。目前,美阿联合军事行动仍在继续。

舆论注意到,尽管美阿军方指挥官们多次表示他们正在痛击塔利班和“基地”组织残部并在全力搜捕本·拉登和奥马尔,但针对美军的武装袭击事件在最近几个月里却有增无减。自今年3月底以来,已经有13名美军士兵在阿富汗阵亡。另据美军和阿富汗政府公布的统计数字,数十名阿富汗安全部队士兵和150多名塔利班分子也在战斗中丧生。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康炘冬

中新社台北六月十五日电(记者耿军许晓青)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十四日下午四时在国民党中央党部十一楼会客室接受了本社记者专访。访问全文如下:

记者:今年四月二十六日至五月三日,连战主席率团对大陆展开历史性访问,受到两岸和世界舆论的广泛关注。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月,请问连主席现在如何看待这次“和平之旅”?有评论认为,您与宋楚瑜先生先后登陆带来的热潮已经冷却,两岸关系又回到原点,对此您个人如何看待?

连战:两岸关系对台湾来讲,是一个根本的问题。两岸的和平、安定、发展、共荣,不但是全民的心愿,也是东亚国家乃至于世界重要的国家的一个期盼。所以,它不是一个表象的问题。“热”可以退,“烧”可以降,但是,基本的问题、根本的问题不能够不加以解决,所以,用那种词汇、那种形容,来定性两岸的关系,我觉得是很不适宜的。我们到大陆去访问,对于两岸这种正视当前、共创未来,可以说达到了基本共识。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我相信这也给我们带来一个契机,所以,它的影响是深远的。各种评论都可以引用,不过,布什总统讲得很清楚,他说我到大陆去是一个历史性的访问。我想这个话就足以来回答了。

记者:您与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先生四月二十九日的会晤,是国共两党最高领导人时隔六十年的再次聚首,也是您那次八天七夜访问的最高点。请您再简要回顾这次历史性的会见,谈谈对胡锦涛先生的印象。

连战:一九四五年之后,国民党与共产党就没有任何这样高阶层的接触,所以,在今年的四月二十九日,可以说是六十年来的第一次。不但是两岸双方面,乃至于全世界重要的媒体,都把它当作重要的历史的一刻。胡先生也讲,这一次的聚会,是一次具有历史和现实意义的聚会,我非常认同这样的看法。我和胡总书记四月二十九日的见面,有很充分的时间,在自然而良好的环境下进行了意见的交换。我觉得他是一位平实的人,一位领袖,平实包括诚恳,包括平易近人,包括很亲切,是一个我感觉到可以推诚相与的人。另外,他也是一位很务实的领袖。所谓务实,就是说,尊重历史,了解现状,面对问题,解决问题,是一位有能力、有担当的人。我的印象可以说是非常正面的。也许因为这样的一个意见的交换,在这一时间里我们达到了许多的共识,也分别用公报的方式都报告了。这是大致上我的一个看法。

记者:本着“正视现实,开创未来”的共同体认,您与胡锦涛先生四月二十九日发表新闻公报,公布了两岸和平发展共同愿景。应该说,这五点愿景代表了两岸的主流民意和大部分老百姓的心声。在落实访问和会谈成果,促进愿景实现方面,我们注意到贵党正在作出一些努力。请您就此阐述一下国民党落实访问成果的思路及具体措施。

连战:我想这是很重要的。我和胡先生达到了五点的共同愿景,大致上来讲,应该可以分为三个方面来处理。

第一个方面的议题是大陆可以单方面处理的。比如说,关系到台湾的国际活动和空间的机会问题,我也非常关心、看到大陆,可以说能够在今年就立即的采取了行动。我讲的就是,大陆与WHO秘书处签署了相关的文件,使得台湾能够有参与以及取得相关资料和活动的一个机会。

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发展。当然还有人在台湾不满意。我的看法是,有一点进步总比没有进步好。第二,有不满意的地方,总要去谈嘛。因为过去有一些国际组织、活动,台湾方面对名称也都有很多意见,结果磨了很久,经过了很多的意见的交换,最后达成了一个共识。有一个初步的开始,应该是一件正面的发展。

第二个方面的议题,是我们应该采取的行动。今天的国民党是一个在野党,我们应该采取的行动很多。但是大家也都知道民进党这个政府有很多顾虑。比如说和平协议是很重大的事情,安全的机制是很重大的事情,这都需要执政的人拿出诚意、拿出办法。在这个领域里面,我仍然坚持的是,给民进党一个机会。虽然,已经一个月过去了,也可能两个月也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也过去了,都还没有动静,也很可能。但是要给他们一个机会。同时,国民党也不能够完全没有动静,我们应该透过“国会”、学术以及相关人士的聚会,分别就这样的问题,甚至于邀请大陆相关的朋友来共同筹谋。我的意思是,二00八年三月,台湾就要进行下一任“总统”的大选,假如在那个时候之前,民进党的政府已经在这方面,经过双方的谈判,有所推动的话,就是一件好事情。假如毫无进展,还是意识形态作祟,牺牲台湾人民利益和福祉,我想台湾人民在那个选举的时候,会作出他们自己的决定,我们国民党也会在这方面提出我们的做法,甚至于我们在这方面具体的一些进程。

第三方面的议题,是我们可以单方面做的。比如说双方政党的平台,我们有和平的论坛,经济、文化的平台,这些平台都是党对党的协商机制,不是学术性的,而是实际要解决问题的,要针对两岸就和平、贸易、文化各方面的政策的拟订、步骤的采取等,我们透过这样的机制,提供建议。这是执政的方向,或者是执政的准备,这就是我们可以做的事情,不仅仅是聚聚会、碰碰头、增进感情。

记者:赠送大熊猫、台湾农产品登陆、开放大陆民众来台旅游等,大陆方面言出行随,正在积极落实。但“一个巴掌拍不响”,其中有的需要台湾方面配合才可顺利推进。昨天谢长廷先生在与台商协会代表座谈时,谈及货运包机、农产品登陆和大陆游客问题,请您谈谈您的看法和贵党的努力。

连战:对这几样礼物,我个人非常感谢。这是我在访问离开上海的那天早上宣布,陈云林先生代表中共中央以及国务院正式宣布的。这些事情,在我访问之前,江丙坤副主席就已经达到的十二点共识里面,已谈到三件中的两件,我去的时候再做强调。我在离开上海的时候,陈先生正式宣布,我非常感谢。同时我也了解到,宣布之后,大陆马上履行,做了很多准备。遗憾的是这些事情在过去一个月,台湾的政府所采取的态度,是一个消极而没有闻问的态度,一直到昨天(六月十三日)。在这期间,我也邀集了旅游业代表数百人、农业界代表数百人,到我们这里来开会,大家都非常期盼,他们都来自于民间。各行各业,旅游观光、农业等各部门,都非常期望能快速落实,带给台湾人民真正的利益和福祉。

昨天相关的单位做了这样一些宣布。我必须要讲的是,基本上我们很希望能够简单化、效率化、非政治化。不要让问题变得复杂,变得有政治性。比如说:飞机的事情,国民党已经推动了两次春节包机,定了原则,相关的部门去处理这些技术层面的事情,很快就能处理好,你要是把事情政治化,那我想就会影响到台湾人民的福祉。今天两岸航空的直航,我今天看到台湾一位重要的工商企业界领袖郭台铭先生就讲,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在于客机的直航。这么样子能够让它便捷化、节日化、常态化。这是能够做的、应该做的、已经做过的。那么这次反而没有宣布,没有在里面,那么去强调的是货运的包机,货运的包机当然也很重要,但是一般老百姓,花时间、花金钱,来往于两岸,他们对于客运的包机更重视更关心,台商尤其是对客运的包机,非常非常地关心,所以为什么不能够把客运和货运一起来考虑。而排除了客运,这是我们很不理解的事情。

第二,农产品尤其是水果,我们台湾的农会,在台湾处理农产品的销售,就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七十五,透过农会的体系,因为这是他们真正的了解产、销各方面的问题,今天为什么去指定一个“外贸协会”,一个专门从事国际的、所谓台湾工商产品的一个单位,去推动这样一个农产品(事务),而另外,我们有这个专业的单位——农会这个体系,而不去利用,我们觉得不要刻意的把它复杂化、把它政治化,农会就是农会,是一个完全民间的团体,有这个能力,有这个经验,而今天弄到其它单位上去了,我不愿意讲得太多,但实质上是不是很妥当的。所以,这些事情我觉得,都应该,当然总是有一个开始,我们都愿意一方面来督促他们、协助他们,而我们的目的是让农民、让台商、让一般的老百姓得到好处,这是我们今后同样要秉持的原则。

我在这里特别要跟您谈到,《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第二十八条,我们曾经做了修改,基本的规定就是:船舶以及航空器可以经过许可,来直航大陆,那么政府相关的部门,应该在十八个月之内提出许可的办法。这个是在二○○三年九月、十月之间通过的,所以到二○○五年的四月,已经满了十八个月,政府相关的部门对这个法律的规定,没有做出应该做的事情,这已经构成了所谓行政的“怠忽职守”,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失职,我们将要追究他们的责任。根据《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第二十八条,两岸是可以直航的,船舶也好,航空器也好,是可以直航的,而政府必须在十八个月里面,提出怎么样许可的办法。但到现在都没有动静,所以这是一个十分严重的失误的问题。我们将要采取必要的行动。

当然,在另一方面,今天谈到货运,我们并不反对货运,但是我们更强调客运。我们也不排斥任何其它的单位,但是我们觉得这个事情应该由农会系统来处理,更能够符合人民的利益。

记者:去年十二月您曾提出贵党未来发展的五大目标,现在实践的如何?是否有调整?

连战:我们去年选举的时候,你晓得那个环境非常恶劣。整个的台湾好象就到了一个要面临抉择的时候。你还记得,“制宪”、“正名”、时间表——“台独的时间表”、“一边一国论”,甚至于我们的“国旗”、党旗都出了问题,都要被更换,“国徽”也要被更换,我们任何的军方将领、国民党的将领,退休的、没退休的,也被侮蔑成为我们在搞柔性的政变,种种恶劣的环境,所以我们特别提出来:我们一定要走对路,台湾才有出路。什么是对的路?我提出了五点。第一就是认同这个“国家”。第二,两岸要和平。第三,民主要深化,不能走“民粹”。第四,族群要和谐。第五,经济要发展。我想这五条总路线,是我领导国民党一贯的一个做法。我们去年面对这种挑战,必须非常明确的在每个场合都要把它提出来,当然最后的结果我们是胜出的,我们是赢的。

那个时候,大家都要泛蓝过半。为什么?因为泛蓝最基本的立场就是这个五个方面。所以我们在一个完全不对等的环境之下,能够得到“立委”选举的胜利,我觉得提出这五个方向、明确的主张,是有相当稳定人心、获得支持的一个功能的。我们今后还是会按照这些既定的方向,来全力努力。

没有什么可调整的,我想这是一个胜利的呼唤,是大家所认同的一些共识,这也是台湾将来必须要走的一条路。所以我们党内现在在进行党主席的选举,王金平同志也好,马英九同志也好,也一再强调要走的就是这些路线。包括“台独”问题,两个人都讲“‘台独’不是选项”,两岸必须和平、双赢,民主一定要深化。面对一个“民粹”的政府,我们要有决心。该采取什么样的作为,就采取什么样的作为,那么当然社会的和谐,经济的发展,都不在话下。

连战:我领导这个政党,过去五年半,快六年了。我们是从一个非常艰困的环境开始的,当时中国国民党的民意支持度是最后的,台湾话有一句叫做“掉车尾”,最差的。那么经过这五六年的努力、党的改革,我们现在的政党的支持度是第一名,政党的支持度、认同度都是第一名。我觉得一路走来,很不容易,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我们又没有公权力,也没有庞大的资源,我有很多事情都不必形容了,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我觉得是大家的功劳、大家的团结、大家的奋斗,所达成的。我相信,这种精神一定还会持续下去。在过去五年半时间里,我一直都是一个“义工”,我不是在这里上班、下班的公务人员,我是一个“义工”。过去这几年,长久以来我就是国民党的“义工”,那么今后,我同样还是国民党的一个“义工”,只是不要再担负,所谓“daytoday”的,经常性的、日常的、各种各样的责任而已。所以,我在我们刚才所提出来的这些努力的方向之下,全心全力的,我对这个党充满信心。

记者:有些年轻的基层国民党员担心因竞选主席而导致党的分裂,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连战:国民党现在变成这样一个民主化的政党,是历史的一个发展,台湾现在有哪个政党像国民党这样民主化,没有啊,党的领导要透过民选方式来决定,这是一个划时代的一个做法,不要说是在台湾,在其它民主国家里也很少见。大家有一种临深履薄的感觉,我想这也蛮自然。我刚才讲到我领导这个政党这么多年,参与党务的工作更久,我们都在,我们会好好来提供我们的意见。我们相信,大家在共同的理念之下,都是常年的好同志、好伙伴,尤其是今天,团结就能够实现我们的理想,这是一个大家都很了解的共识。

所以我和党里所有的干部都讲,大家要以“办喜事”的心情来迎接这一新的挑战,因为从来没有嘛,要有信心,也要有决心,这样才能制度化。

记者:您如何评价目前国民党和亲民党合作的现状?国民党对今后国、亲合作有何打算?

连战:我们很希望两党能够紧密地团结在一起,因为我们都是有共同的理念、共同的群众基础。我也注意到宋(楚瑜)主席在大陆也讲到,他不排斥两党的合并,透过合作,他不排斥两党的合并,同时合并之后名称还是中国国民党,我们很欢迎这种看法。

我们总是希望,这个机会应该让它能够持续的存在,大家来共同努力来走向这些目标。在目标完成之前,大家一定能够基于共同的理念,对于历史也好,对于人民也好,这种共同的责任,大家一定要紧密地合作在一起,不要被分化、被裂解,我相信,我们不至于幼稚到那种地步。

连战:大家在这个泛蓝的整个的阵容里面,来共同努力,我们一方面当然很欢迎,但另外一方面,我们也没有刻意去做任何的安排。

连战:她前天回来。她几十年来都没去过,上次去(大陆)我们的印象都非常好,这是第一点。第二点,这次到上海去,主要是因为有一个大型的船,一个大型散装船,十七万五千吨的船下水。老板和我是同学,多年的朋友,老早以前,大概有两年前,就跟我内人讲,希望她能去,我们就说“好啊”。时间过得也很快,一转眼,船也好了,一两年的时间也到了,不是现在我到大陆去之后才决定的事情,而是老早就决定的事情,所以她在短短两个月里到大陆去了两次。她希望有机会再去看。大陆那么大,很多事情很多地方都还没有看过,我们对大陆的印象非常好。

连战:我给她看了。我母亲已经九十六岁了,应该还是认得出来、还记得。她的作业、起居,我们都尽量让她自己舒服、方便就好。

连战:这主要是他对社会,对政党愿意做一个服务。大家都很忙,但是他有这个心,来为这个政党、为这个社会来做一点事情,我觉得这也很好。

中新网6月16日电据韩国联合通讯社报道,15日是6.15南北共同宣言发表五周年纪念日。当天,朝中社发表评论文章称:“美帝国主义战争狂使今天的朝鲜半岛面临着随时可能爆发核战争的危险”,敦促开展“反美反战”斗争。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