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晾衣服跌下21楼 未受外伤奇迹活命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4 03:33:56

王坤是看见李跃军的交代材料后才相信王珏确实是“女主角”。但当网上矛头直指王珏时,她和几个最要好的同事还去王珏家安慰她,她们认定她受人诬陷。那天王珏穿着红色的毛衣,里面是一件黑色高领衫,头发梳得非常整齐。“她在家也把自己修饰得很漂亮,和我们不一样,蓬着头就见人。”当时王坤让王珏“走法律程序解决”,去法院告这些人造谣。但王珏说,打官司太麻烦了,何况她上网看了,那么多攻击她的人,告谁去呢?王珏那天也是第一次告诉王坤,她虽然家中没电脑,但经常到外面上网。

第二天一早,王珏请假,说想休息几天,王坤毫不犹豫地准假了。请完假后的王珏拎起收拾好的包,坐上了开往哈尔滨的汽车,直到今天还没有回来,也没人能联系上她。那时候,小县城的丑闻还没传开,这里上网的成年人还是很少,汽车站的检票员还记得她穿了件黑色的大衣,说到哈尔滨去见一个朋友。

王坤现在才反思,那天王珏明明知道自己做过的事,可是还是装作一无所知,很镇定地撒着谎。

王珏的住房果然像她的同事们所说的那样一尘不染。8年前的装修,却并不显得陈旧,而房子也是她自己装修的。

丈夫几年前就和她分居,她不得不面对最基本的现实压力,所有事情都是一个人应付,甚至包括东北地区常见的男人体力活——掏火墙。“她男男女女的活都能干。”王珏的一位好朋友介绍。屋里有雪白的墙,和同事一起旅游时买的陶人、椰子壳等旅游纪念品都摆得恰到好处,墙角放着一盆君子兰,空气中还有一种廉价香水的气息。

作为单身女人的王珏几乎从来不参与同事们关于丈夫子女的交谈,她本来就不爱说话。“我就知道她和老公分居了,具体原因她不说,我也不打听。”王珏的这位好朋友说。王珏的丈夫是县城里跑运输的个体户,手中有几辆车,算得上富裕。女人们议论:他们分居的理由是,跑运输的丈夫另外有了人,就开始不交钱给王珏。但按照大家猜想,王珏并不缺钱,因为前些年她一直管家,再说她在医院每月收入达900多元,在县城不算低——证据之一是,她经常在外面吃饭,而且经常请客。“她请客还是上好饭店,待人太实在了。”

而王珏也因为富裕,成为同事寻求帮助时的对象。同事小支结婚的时候没钱买房子,找她帮忙,她拿了两万块给小支,“坚决不让我写借条”。她坚持写了,被王珏一把扯掉。小支因此对王姐的遭遇更感到难受,她觉得发生这样的事情后,王珏肯定觉得很难见人。

县城妇女们的主要话题就是丈夫和孩子,无法知道身处其中的王珏的想法,她的孩子已经上中学了,是她的父母在帮助带,这也给她充足的时间晚上出来交际:吃饭和唱歌。王珏最好的女朋友说:“有次我问她,在外面玩这么晚,孩子学习不要紧啊?”王珏还是很文静地笑,不说话。

而王珏的另一个压力显然更为隐秘,她幼年从梯子上摔下来,脑子受过损伤。医院里的员工说是癫痫,而王珏的父亲不愿意这么说,他就是说:“这孩子摔了后脑子有点毛病。”

王珏的不少同事亲眼看见过她的发作,那是医院开运动会的时候,参加拔河比赛的她突然倒在尘土飞扬的地面上,口吐白沫,“她那件新买的黑纱衣服都磨破了”。

王珏家里摆放着非常整齐的几堆《妇女之友》杂志,王珏喜欢在她看中的文章里做记号,她保留了近几年的所有杂志,这本定价4块钱的杂志称“向妇女宣传社会”,包括“我的心灵”、“我的时尚”两部分,里面经常有“十年前遭遇初恋变节,十年后变成爱情杀手”、“你越想逃离恶言,恶言就越发嚣张”之类的文章。

萝北县不算穷县,甚至比松花江对面的俄罗斯小城还要有钱。县城人满足地说:“俄罗斯人经常来我们这买土豆,一卡车一卡车地运回去。”

比起物质生活的满足,是精神生活的相对缺乏。县城最恢弘的建筑物是一幢还没完工的影剧院,造价2000万元,之前,县城一直没有大的影剧院。这剧院和县城五层楼高的最豪华的龙泉宾馆同属于一人,霍先生,是80年代分配到这里支边的大学生。

影剧院还没有盖好的萝北县城最流行的社交方式是吃饭。李跃军的同事和他一周时间根本没法安排开。“主要是我们接触的单位多。”他的同事解释说。在县城新开张的肥牛火锅城里,一桌人吃饭,会发现前后左右的包房里都是自己认识的人,于是轮番敬酒成为这里每晚上演的节目。李跃军不算能喝酒,但他会调剂气氛,一桌甚至几桌人都能被他鼓动起来。

霍先生因为不能喝酒,所以并不爱这样的场合,他说自己“不明白他们干吗那么喜欢灌酒,第二天说起来谁喝醉了还哈哈笑”。

他自己喜欢看电视,这个县城千万富翁对所有正在电视上播放的电视剧都了如指掌。从一个频道调到另一个频道,是他最大的乐趣之一。要不就是打麻将。

就在网上消息传开的前几天,霍在自己召集的一场饭局里还碰巧把李跃军和王珏都安排出席了。“两人都是普通人,一点看不出特别。”

因为县城很小,所以一般不是夫妻的男女不单独吃饭的,在霍看来,王和李之间并没有什么很深的交情,也就是认识而已。“都是县城里的能干的人,自然大家见面会说说笑笑。他们好像也互相敬了几杯酒,李跃军开玩笑一直叫王珏‘美女’。”可是在霍看来,不说话的王珏并没什么吸引力,但是“长得不寒碜”。

事情发生后,县城里流传着王珏和李跃军是中学同学的说法。王坤很明确地否定了此说:李比她们大两三岁,肯定不是同班同学。他们肯定是后来认识的,李跃军在交代材料中写,是一次饭局中认识的。王坤认定是李指使王干了一切。“王珏就是太相信人了,人家让她干什么就干什么。”

李跃军的人缘不如王珏那么好,他的同事们对这位领导的评价是:“做人不好也不歹。”李跃军在县电视台担任编辑部主任之职,负责给他所有的同事安排活,有决定谁做哪项工作的权力。一个同事不满地说,李总是把好的单位留给自己,县政府、税务、工商都和他关系很好,但另一位同事反驳说:李在电视台工作了这么多年,他和各处关系都好,何况他那么会做人,马上就要提升了。

作为编辑部主任的李跃军其实不像大家说的那么一帆风顺,县里有人用“命不好”来形容他。他和他哥哥在县城都有“才子”的称号,但是其兄已经在县宣传部做到了领导位置,而他以前却一直没有升官。更倒霉的是,几年前,他在电视台期间,萝北电视台曾经出过“事故”。晚间正常转播电视的画面中突然出现黄色画面,原来是他和同事们错误地把自己看的画面转播到公共频道里。

李跃军因此被免职。“那两年,他去开出租车了。”一天,他开的出租车出了车祸,车里的客人撞到挡风玻璃上,割伤了颈动脉,就此身亡,他不得不卖了出租车偿还债务。“本来以为那是他最倒霉的时候了,没想到这次更倒霉。”县城里人这样评价。他的那位同事还记得,李跃军虽然倒霉,但性格没变,还是笑哈哈的,帮老婆经营了家小饭馆,满嘴都是小道消息和笑话。“他知道的比谁都多。”

几年后,电视台“黄色事件”逐渐平息,他回到电视台,电视台的收入是每月1400多元,在当地并不算低收入。

按照李跃军写的交代材料,他是在2005年认识吉林那个网友的,网友叫他找人协助拍摄“美女踩动物”的光盘。他觉得王珏适合出演这位“美女”,王珏问他“违不违法?”“会不会被认出来?”得到了否定的答案后,王珏同意了。

2005年9月的一个清晨,萝北的天气已经渐渐寒冷。夏天游客众多的松花江畔的名山镇已经冷清的近乎没有人,所有的出售俄罗斯用品的小店都紧闭着门。后来“虐待动物视频”中反复出现的江中小岛上更是静悄悄的。

李跃军在交代中说,他和王珏坐上了网友开来的面包车,车里面有几个箱子。一个装着各种各样的高跟鞋,其中一双是闪烁的绿色,好像蛇皮,这样的鞋是萝北县无法买到的;而另一箱里,装着半麻醉的小动物,两只小黑狗还不太会走路,小猫则软弱无力地叫着。他们来到了松花江畔,开始那场残酷的演出。-

3月8日晚,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练了半年的云南民间乐器葫芦丝,派上了用场,他为参加两会的广东代表团演奏了一曲《军港之夜》,一曲奏罢,他意犹未尽,又来了一首《五朵金花》,顿时满堂喝彩。在全场热烈的气氛带动下,广东省委副书记、广东省省长黄华华也登台高歌一曲《别亦难》,以示与代表们依依惜别之情。

作为广东省的两位主要领导,他们当晚心情十分放松,或许因为过去一年,他们为广东的经济发展交上了不错的成绩单。

2005年,广东经济总量及居民储蓄存款余额双双突破20000亿,经济增长质量进一步改善,财政总收入(自然口径)达4431亿元,比上年增长25%。与此同时,在全国引资出现负增长时,广东引资仍一路飘红,其实际引资超过120亿美元,逆势增长两成,同样,尽管备受贸易摩擦困扰,广东去年进出口总额仍增长近两成,达到4279亿美金,继续居全国第一。

因此,就在黄华华8日晚引吭高歌的前一天,即3月7日,他接受中外记者联合采访时表示:“广东目前的经济总量已经超过了新加坡和香港地区,下一步还要赶超台湾地区和韩国。”

事实上,广东代表团3月6日内部讨论时,张德江也曾谈到以目前的基数和发展速度,广东将在“十一五”末赶超台湾。但黄华华作为广东行政首长,却是第一次在公开场合立下了“军令状”。此言一出,人们才猛然发现,广东人在过去的5年内创造出了怎样的成绩。

香港中评社知名评论员钟维平,如此形容自己听到这个消息时的心情:“听到广东省领导称,广东GDP总量很可能在5年内超过台湾。我猛地愕然了,怎么会那么快呢?”

当他查阅资料后才发现,“广东与台湾之间,GDP的差距就是那么小!”去年广东的GDP达到了21701.28亿元,按现行汇率折算为2648.44亿美元,而台湾省2005年GDP为3234.1亿美元(IMF预测),按照广东省“十一五”规划中9%的增幅,其“十一五”末GDP总额将达到4074.95亿美元,按照台湾省目前年4%的增幅,“十一五”末的GDP为3934.78亿美元。

而2000年,广东的GDP仅为人民币9506亿元,短短的5年中,竟增加了人民币12195.28亿元。“由此观之,广东省领导的预测是有根有据。”钟维平说。

另据广东省统计局情报分析显示,“十一五”期间,虽然宏观经济发展中存在一些不健康、不稳定因素,如就业压力增大,物价变化造成企业成本上升,国内经济与国际贸易环境之间的矛盾等,但经过多年的建设与发展,已经为广东经济平稳较快的增长打下了良好基础,随着能源及大型工业项目在广东的纷纷落地,拉动效应十分显著,广东经济保持连续5年年均增长9%,“完全可以做到的”。

“飞奔”的GDP是否能让广东迅速摆脱,诸如工业转型、外贸摩擦、经济发展“拉美化”的忧虑呢?这是广东必须面对的问题。

广东省省情调查研究中心近日对广东、江苏、浙江三省各自公布的“十一五”发展规划思路作出了对比。逐字逐句对照下来,该份供省领导参考的情报分析,直击广东软肋,“虽然地区生产总值、地方一般预算收入、出口总额、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城乡居民储蓄存款余额等总量指标广东仍然居前,但是也要看到优势在缩小,有的经济指标尤其是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农民人均纯收入等已被苏浙超过。”“广东在民营经济发展、县域经济、‘三农’支持力度上与苏、浙两省仍有较大差距。”

“我认为我省赶超台湾的难点不在于经济总量,而是经济增长的质量和综合发展水平。”广东社会主义学院副院长鲁开垠教授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与苏浙相比,解决广东城乡差距的任务仍然很重,压力也很大。

因此,同样是在7日,黄华华说,自主创新问题非常重要,尽管广东过去发展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是自主创新能力还比较弱。广东在自主创新,特别是在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方面,要向韩国学习。

广州市社科院科研处处长彭澎研究员表示,在自主创业及产业转型中,广东在学习韩国模式时,要避免染上韩国病(意指政府过多干预企业运作),“如果我们继续实施追赶战略,就必须有适度的‘行政扩张’,也就是强化政府推动经济的能力。但这在很大程度上与转变政府职能相矛盾。如要改变强势政府主导经济社会发展的态势,就必须改变追赶战略。因此,中国将采取具中国特色的发展模式,与韩国模式较为接近,却又不一样。否则,中国自主创新战略就不可能取得大的突破,创新型国家,就将在不断跟随和不断落后于西方发达国家的道路中成为一句空话。”

彭澎建议,当前的经济竞争已经不是省与省之间的竞争而是区域的竞争,虽然CEPA和泛珠三角已经度过造声势的阶段了,但如果不形成利益共同体,就不可能有新的实质性的突破。

广东将面临的挑战,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也十分明白,“总理报告中谈了五个问题,这五个问题在广东都存在,其中有几个问题比较突出。比如粗放型的发展模式还未根本转变;资源短缺、环境污染问题突出。”3月6日,张德江在参加广东代表团讨论时,脱稿直言,科学发展观是全面协调的发展,不是片面的GDP,是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经济指标和人文指标的全面发展。

“发展的成果一定要惠及老百姓,否则就是为了GDP而GDP。”这句话他在一年前的两会上便曾说过,这天下午,他又一次对所有人再说了一遍。

北京消息央行昨日发布的季度城镇调查问卷结果传递出两个信号,一个是居民对证券市场信心显著增强,另一个则是居民的消费意愿持续下滑,其中居民未来三个月购买住房的意愿又创下新低。

2006年2月中、下旬,人民银行在全国50个大、中、小城市进行了城镇储户问卷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在当前物价和利率水平下,认为“购买股票或基金”最合算的居民人数占比为8%,较上季提高2.9个百分点,较上年同期提高1.8个百分点。

此外,选择拥有最主要金融资产为“股票”的居民人数占总调查人数比例也“止跌回升”,今年一季度为4.1%,较上季提高0.4个百分点,改变了2004年一季度至2005年二季度该比例持续下降的状况。

但另一个可能引发决策部门担心的数据则是,城镇居民的消费意愿持续下滑。

调查结果反映,在当前物价和利率水平下,认为“更多消费(包括借债消费)”最合算的居民人数占比为28.6%,较上季和上年同期分别降低0.9和1.8个百分点,居民的消费意愿在连续三个季度下降后,本季更跌至历史新低。

央行对此进行分析认为,导致居民消费愿望走低的因素:一是居民对未来某些开支的不确定性感到担心。问卷反映在居民的储蓄动机中,教育费一直独占鳌头,其次是养老、购房和预防意外,这四项占比本季达56.5%。居民考虑到未来生活需要,只好进一步控制当前消费,增加储蓄。

第二个原因则是住房、汽车消费的降温。住房、汽车消费在经过2002年-2004年的消费高潮后,2005年出现了明显的降温迹象。调查显示,未来三个月打算买房的居民人数占比为18.2%,较上季及上年同期分别降低1和3.8个百分点,并创历史新低。

此次,央行调查还显示城镇居民的储蓄意愿高位盘整。在当前物价和利率水平下,认为“更多储蓄”最合算的居民人数占比为38.5%,较上季降1个百分点,但仍处于较高水平。

央行统计显示,前2个月全部金融机构人民币储蓄增加10136亿元,同比多增加1867亿元,2月末居民人民币储蓄存款同比增长18.3%,继续保持较高的增幅。

本报讯一个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的农民,“摇身一变”成了军队团长、采油厂厂长、管理局副局长、中石油公司副总经理……为自己挂上这些耀眼的头衔,其目的就是骗钱骗色。但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好猎手的眼睛,这个文化不高的骗子最终落入了法网。

2005年11月8日,一男子来到大庆市会战公安分局报案,称自己通过老乡认识了自称是中石油公司副总经理的刘玉华。刘玉华说可以帮他联系大庆市的废旧塑料,然后以每吨高出进价5000多元的价格向南方倒卖,同时“刘总”答应帮他办理大庆石油管理局的“材料进入联网计划准入证书”。他已经交给“刘总”7万多元现金,可现在却找不到“刘总”。

民警在调查中发现,一些与刘玉华相熟的人称,刘玉华是个大领导,神通广大,他周围的人都称呼他“刘局长”、“刘总”。

随着侦查的深入,民警了解到,刘玉华真名叫刘玉江,46岁,小学文化,是大庆市红岗区杏树岗镇某村农民。上个世纪80年代末,婚后的刘玉江到妻子所在的吉林省居住,当时他倒卖木材并干一些工程活儿。刘玉江1.75米的个头,戴一副近视眼镜,给人的感觉儒雅俊朗。

就在民警调查期间,又连续接到数名群众报案,称刘玉江骗了他们共计30余万元。

据刘玉江自己说,他也曾是个“受害者”,曾让人骗去5万元钱,心理很不平衡,觉得通过给人“办事”收“好处费”来钱非常容易,风险也不大,就产生了以冒充领导给人办事骗钱的念头。

据介绍,刘玉江不但骗钱,还骗色,他没有与老家的妻子离婚,但伪造了离婚证,在大庆与一女子同居,而且在外地还有3名不知真相的女子,也与刘玉江过上了“夫妻”生活。他所诈骗来的钱款,也大多花在了女人身上。

在市场为合规资金打开方便之门时,房地产公司似乎成为了“入市”的积极响应者。在刚刚公布年报的一些上市公司中,一大批新面孔的房地产公司已经迈进了前十大流通股股东的行列。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