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女士6元钱买福彩中1500万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4:08:28

翌日,市场的猜测得到了验证,但事态的严重性却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酒鬼酒的一则公告爆出上市以来最大的财务黑洞。公告称,酒鬼酒原第一大股东湘泉集团归还给公司的4.2亿元占用资金,被现第一大股东成功控股集团转走。该笔巨款自2003年以来一直被成功集团实际控制,公司董事、监事和其他高级管理人员无法知悉此项资金的运转情况。

同时,酒鬼酒将2005年半年度报告披露的货币资金4.36亿元变更为0.16亿元,其他应收款将由原来的1.1亿元变更为5.3亿元。

一夜之间,刘虹从酒鬼酒的“救世主”神坛上跌落下来,露出了硕鼠的本色。

刘虹与酒鬼酒的恩怨最早要追溯到1997年。号称“湖南三宝”之一的酒鬼酒曾经是所在地吉首市乃至整个湖南省的一张名片,曾在全国一度与茅台、五粮液并驾齐驱享有盛誉。1997年7月18日,湘酒鬼在深交所挂牌上市,在其上市之时,成功集团以每股12元的价格收购了一批内部职工股。1998年1月19日,湘酒鬼5500万股内部职工股上市,其时二级市场股价已接近40元,刘虹在酒鬼酒身上攫取了第一桶金,同时也拉开了整出故事的序幕。

从1999年开始,在走过了上市之初的鼎盛时期后,酒鬼酒开始走下坡路,随后的几年酒鬼酒业绩逐级下滑。2002年,酒鬼酒经营业绩首次出现亏损,当年每股收益为——0.5元。2003年上半年,酒鬼酒未能扭亏,当年上半年累计亏损2100多万元,按照证监会有关政策,如果全年不能扭亏为盈,则将因连续两年亏损而被ST,面临退市的危险。同时,湘泉集团拖欠酒鬼酒巨额资金无力归还。

酒鬼酒是吉首市惟一的上市公司,也是当地最大的企业之一和利税大户,当地政府对酒鬼酒的危机自然不会视而不见,重组似乎成为酒鬼酒惟一的出路,此时,刘虹的成功集团现身了。

与成功集团同时角逐酒鬼酒的还有涌金集团、鸿仪投资,这三者皆非泛泛之辈,在资本市场翻云覆雨数年之后被称为资本市场三大湘军。

在这场与亦敌亦友的其他两家资本高手较量中,刘虹的成功集团最终胜出。2003年7月,成功集团以4.01元/股的价格、合计3.53亿元的代价,从湘泉集团手中获得了酒鬼酒8800万股国有法人股,从而以29.04%的持股比例成为第一大股东。同年12月,股权转让正式获得国资委批准。同时,鸿仪投资也获得湘泉集团转让的3030.5万股,占总股本的10%,成为酒鬼酒第三大股东,湘泉集团退居第二大股东。

由于此前湘泉集团占用酒鬼酒资金高达4亿多元,成功集团和鸿仪投资总计4.7亿元的股权转让款项就作为湘泉集团的还款存入酒鬼酒账户,此后,酒鬼酒的历次报表中这笔资金一直显示在货币资金会计科目中。

然而,时至今日,这笔股权转让款中的4.2亿元的巨款却被入主后的刘虹施展乾坤大挪移的功夫转移,变成了区区503元。

根据酒鬼酒的公告显示,原本存在三个账户上4.2亿资金均被成功集团及其关联方全部转出,其中1.82亿元转入成功集团关联方成功开发投资有限公司,1600万元转入关联方湖南福莱特信息有限公司,其余约2.2亿元资金更是不翼而飞,三个账户内的资金余额只剩余503元。

刘虹,现年38岁,湘西永顺人。2002年胡润版的中国大陆首富排名68位,2003年、2004年、2005年中国富人榜的第90名、175名、445名。

在零碎的个人简介中,勾勒出的刘虹形象似乎是一帆风顺。其人出身于近代以来人杰地灵的湖南,大学毕业于名校中央财经大学金融系,20世纪90年代初,加盟涌金集团,出任副董事长,在证券市场获得最初的经验,因此,又与涌金集团颇有渊源。退出涌金集团后,1995年,刘虹在长沙组建成功集团,以通用机械设备起家,后向投资公司转型。

真正令刘虹在资本市场名声大噪的是2000年通过收购岳阳恒立实现借壳上市,自此也踏上了资本市场不归之路。

刘虹生于湘也成于湘,属于正宗的资本湘军,所兼并的上市公司尽在三湘四水间,刘虹对故土的亲情不能否认。2000年9月,成功集团旗下公司参与发起设立的安塑股份(深交所上市公司,股票代码:000156)实现上市,随着对亦是湖南上市公司酒鬼酒的控股,刘虹旗下拥有了第三家上市公司,“成功系”成形。

刘虹对于酒鬼酒对于湖南,虽然不掩其故土情深的情结,然而性格上或者行事上的弊端却导致了今日的局面。当初刘虹决意接手酒鬼酒曾遭到成功集团众人的激烈反对,然而执拗的刘虹最终却还是力排众议去“迎接人生中最大的挑战”,其中不乏以拯救家乡企业为己任的豪壮。

虽然,酒鬼酒的衰弱并不是一个刘虹造成——当初刘虹接手之时,酒鬼酒已是风雨飘摇,负债率偏高。接手之后,刘虹并没有对酒鬼酒的人事进行大的变动,只把酒鬼酒的销售总部由偏僻的吉首搬到了长沙,同时,确立酒鬼酒的郁馥香型白酒,成为中国第六大香型门派。

然而,酒鬼酒也不是刘虹个人接手或者出局就能使它轻易摆脱困境的,刘虹的失败却是性格使然。

“刘虹不放权,不相信别人,是个事业狂,把工作都抓在手里面,但有些方面你领导人越抓得细就越难成功。”接近刘虹的人士透露。

2005年上半年,刘虹控制下的岳阳恒立后院起火,连连爆出问题,此时刘虹似有脱手岳阳恒立而押宝酒鬼酒的打算,然而,随着酒鬼酒再次陷入亏损,一切努力付之东流,抽回股权转让资金成了刘虹的选择,也同时注定了今日的结局。

岳阳恒立既是刘虹在资本市场赖以成名和起家,也是造成今日多米诺骨牌结局中的第一个倒下的骨牌。

创建于1958年的岳阳恒立,是由原岳阳制冷设备总厂改制而成的股份制上市企业,具有40余年的设计和制造制冷设备历史,系国内最早建成的汽车空调生产制造基地。2000年成功集团作为第一大股东入主岳阳恒立,但刘虹本人却未亲自出任岳阳恒立董事长一职。

成功集团入主以来,岳阳恒立一直处于微利状态,并且业绩不断下滑,每股收益从2000年的0.11元一路降至2003年的0.01元。2004年底,岳阳恒立经营业绩继续下滑,净利润亏损达到1.49亿元,每股收益巨亏1.05元。

更致命的是,岳阳恒立爆出了成功集团挪用上市公司资金的内幕,而挪用资金的去处正是为了收购酒鬼酒。

从2000年入主以来,成功集团到底侵占岳阳恒立多少资金留下多大的资金黑洞到目前为止尚无法算清楚,然而从岳阳恒立拒不披露各种贷款及担保信息,受到深交所三次内部通报批评来,依此推断,这肯定不会是一个小数。

即使从公开资料看,被成功集团所直接挪用和变相侵占的资金也足以令岳阳恒立倒下。

岳阳恒立公告显示,2002年1月4日,湖南兴业投资有限公司向岳阳恒立借款6258万元,委托理财3000万元,至2002年11月29日,兴业投资经4次还款后,还欠剩余借款658万元,而委托理财仅仅归还了1000万元。公告还披露,2004年1月,岳阳恒立为湖南深蓝科技有限公司提供临时借款3300万元。而工商局资料表明:兴业投资和深蓝科技均是刘虹及成功集团的关联企业。

此外,岳阳恒立2004年半年报显示,其他应收款中,大股东关联方成功集团和湖南成功开发投资有限公司分别为370万元和150万元。同时,岳阳恒立还为酒鬼酒提供5000万元的货款担保。

据业内人士估计,成功集团通过各种途径,自2001年至2004年数年间,从岳阳恒立抽走资金至少达1亿元。

最终,酒鬼酒这个让刘虹为之孤身搏命的上市公司并未成就刘虹,苦心孤诣并不意味着必然成功,资本市场的成功经验不能移植在企业经营上,悲壮亦不能成为挪用上市公司资金的理由,市场经济自有市场经济的规则,伸手就要受到惩罚,为逃避惩罚,刘虹只好自遁而去。

而留下的资金黑洞及团团债权债务乱麻,也许连携款而遁的刘虹本人都难以理清,自己编织的暗网,眼看要把自己都粘了进去,回天乏术,索性便逃之夭夭了。

这份《声明》不仅在挑战华天酒店(000428.SZ)公告的真实性,让这家长沙赫赫有名的五星级酒店面临疑问,而且也让整个“华天系”如履薄冰。

“十一”长假前的9月29日,华天酒店发布一则公告,揭示了在2005年3月、6月间为长沙华元广告有限公司(下称“华元广告”)提供两笔总计7000万元担保的事实,公告中声明:“以上担保经过公司二届董事会审批”。

华天酒店与华元广告从表面上找不到任何的关联关系,但是为何会为其担保7000万元的巨额贷款呢?华元广告的注册资本只有100万元,以一家广告公司之力,贷款7000万元巨资,用意又何在呢?

更值得一提的是,华天酒店的这则公告是在“自查”中发现而“被迫”发布的。按照有关公司章程,7000万元的担保,应该先由董事会审批,再报股东大会表决,然而一切都没有按照规矩办事。

据知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今年8月间,湖南证监局进驻公司进行巡检,发现了一些问题,现在公告出来的7000万元违规担保只是巡查结果之一。其后公司董秘孙根石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并没有巡检一事,但对为何隐瞒了大半年的违规担保会东窗事发,所谓的“自查”事出何因,他并没有过多的解释。

违规担保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物,发生在华天酒店身上的新鲜事却是,3名大股东派驻的董事,却在公告披露违规担保之后,又跳到前台向深交所、湖南证监局发出了上述《声明》:这个公告也是假的!

在记者从有关方面获得的这份《声明》中,华天酒店3名董事郭敏、张保中、贺家富声明:公告(9月29日)前,董事会未审议公告事项,我们亦未从任何渠道知悉所公告的内容,无法保证“公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和完整”,也不承诺“对公告的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负连带责任”。

从这则《声明》的字面理解,郭敏、张保中、贺家富3人在这则公告发布之前,对于7000万元的担保一无所知。那么何来的“以上担保经过公司二届董事会审批”呢?

华天酒店在今年5月间已经进行了董事会换届选举,现任成员为第三届董事会成员,《声明》中涉及的3名董事,郭敏、张保中为新任董事,贺家富是在换届中连任的董事。

值得推敲的是,7000万元的担保有4000万元是2005年2月19日公司与长沙市商业银行瑞昌支行签订的保证合同,3000万元是2005年6月3日与该行签署的合同,两笔贷款的签署日期,跨越了两届董事会。

除了华天酒店之外,1997年7月,华天集团收购成都上市公司蓉动力,现更名为银河动力(资讯行情论坛)(000519.SZ)。2000年,银河动力与华天集团控股的湖南新兴科技发展公司作为两个最大的股东发起成立力元新材(资讯行情论坛)(600478.SH)。2003年9月18日,力元新材4000万新股在上交所上市,募集资金1.97亿元。

短短数年时间,华天集团打造出一个拥有3家上市公司的“华天系”,继鸿仪系、成功系、涌金系、新华联系等等之后,成为另一资本湘军新贵。在外界看来,华天帝国的扩张,得益于华天集团原董事长朱金武。

2005年4月8日,朱金武被湖南省纪委“双规”。同日,朱金武的妻子卢晓凤被“双规”,不久,华天集团原财务总监也被“双规”。4月27日,银河动力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夏传文在原工作单位履行职务期间涉嫌挪用公款已于2005年4月22日被刑事拘留。

到底公司是否召开过二届或者三届董事会会议审议这两笔总计7000万元担保的议案呢?《第一财经日报》采访了华天酒店的独立董事伍中信。

“这个事情还不太明朗,我要翻查相关的会议资料才能跟你确认。”两笔发生在大半年内的、华天酒店有史以来最大的对外担保,在伍中信的脑海中似乎没有清晰的记忆。

伍中信其后坦言,其实他是知道3个董事要发布这个《声明》的,以一个独立董事的身份,对于如何处理这个事,他一直犹豫不决,“我也想过是否要为这个事出来发表独立意见,但是又担心说出来之后会引起市场波动。”伍中信陷入了两难境地,一言概之,“这个事太复杂了,里面包含了大股东和上市公司之前的不确定因素。”

对于董事会是否召开过这个悬而未决的问题,董秘孙根石的回答更加显得含糊不清:“是开过的,但不是正式地开。”孙根石所解释的开过董事会,是有数名董事参与决策7000万元担保事宜,“当时贺家富没有参加。”贺家富没有参加董事会,那是否对会议内容知情并委托表决,孙根石无法解释。

在本稿截稿前,伍中信再次打来电话表示,经过与公司再三核实,可以明确公司并没有召开过二届董事会会议审批这7000万元的担保事宜。

周二两市大盘均小幅低开,沪综指开于1137.95点,低开1.00点;深成指开于2857.47点,低开1.13点。沪综指最高1157.30点,最低1133.90点,收于1157.19点,上涨1.6%,两市共成交111亿元。

消息面上:上市公司2005年第三季度报告披露工作今日正式拉开帷幕,沪市的宝钛股份、黄河旋风和中小企业板的华邦制药、天奇股份、七喜股份、江苏三友六家公司,率先披露了三季报。今年第三季度和前三季度,六家公司均实现了净利润的同比增长。详情请见:六上市公司率先披露三季度报告业绩均有所增长

周二早盘在60日均线再获支撑并小幅回升,由于量能大幅萎缩,场内交投水平与赚钱效应双双下降,相对平淡的盘面显示出谨慎的心态。午市则基本维持在当日的高位窄幅震荡,但尾市大盘再次拉高。有机构认为,后市沪指将有望继续小幅反弹,但空间仍要受到量能的限制。

个股方面:农业股周二没有继续走高迹象,医药板块和科技股板块类个股走强,其中迪康药业、华邦制药、南方汇通、聚友网络、数码网络等有大幅的反弹。新能源板块再起风云,力诺太阳、G天威再创新高,丰原生化、G卧龙、风帆股份、华润生化强势不改。近期领跌的另一大群体ST板块也出现大面积的反弹。下跌的个股比较凌乱,天宇电气、广船国际、上柴股份等跌幅居前。宝钢权证则延续下挫,再创上市以来的新低。

有专家建议:坚持重个股轻指数的操作策略,短线心态进出,对有题材有成长性的个股中线看多。

10月9日上午,济南来青岛出差的冯先生偶然来到燕儿岛路一家交通银行的ATM机上检查自己的银行卡,他插卡输完密码后,屏幕上的显示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账户余额中竟然被一长串令人发晕的数字所替代,其中有好多个九,他反复数了几遍,账户金额都是999999971.00。

9日上午10时许,记者赶到青岛燕儿岛路20号门前见到了冯先生,他又重新给记者演示了一下,在显示屏上,记者也看到了令人心跳加快的账户余额:999999971.00。但同时显示的可提款金额只有1元钱。这就意味着冯先生没有办法取出这笔“他账上”的巨款。

冯先生是在济南商业银行办理的这张借记卡,目前账户上就剩下一元钱。银行卡上突然冒出的这近10亿巨款使他意识到,肯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记者陪冯先生开始了一系列的“还款”行动。记者先是找到了交通银行营业点的工作人员,他们听说了这一情况后,也都瞪大了眼睛,“不可能吧?”当确认了这一情况属实后,他们表示也不明白其中的具体原因,并向上级汇报。

记者随后又与青岛市交通银行客户服务热线取得联系,工作人员称,这张其他银行的异地银行卡上所有数据都是济南方面传递过来的,应该和交通银行的系统没有什么关系,应该赶快向济南商业银行方面反映这一异常情况。

记者又咨询了某银行电脑技术专家王先生,据他分析,出现这一情况,很可能是因为银行系统进行升级调试,在这个过程中,系统程序有时会产生一些小bug(故障),以致电脑程序作怪出现这种情况。应当针对这一问题重新编排程序,在这种情况下显示出来的巨款一般是不能提走的,即使能提走,也很快就会被查出来,还得追回,不可能据为己有。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