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察部通报5618军工厂厂长肖文瑜受贿案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2:07:38

但分析师普遍认为,中期财报披露的CDMA巨额补贴显示联通在CDMA业务方面尚有改进空间。

联通高层显然认识到了这一点,常小兵坦承,联通的盈利能力仍有限:“我们认为现在50.1%的资产负债水平仍然偏高,所以,跟以往一样,半年不派息,今年年底是否派息要看全年的业绩而定。”

但国泰君安的分析师认为:中国联通全年盈利难有显著转机。从全年看,CDMA业务扭亏为盈概率很大,GSM业务受折旧因素影响,营业利润将同比略降,长途数据的拖累,又使其全年业绩增长甚为有限。

从长期看,如果电信业不进行实质重组,中国联通难有显著转机,延迟的电信重组和微弱的业绩改善,又制约其短期投资空间。

多管齐下对于联通CDMA上半年的增长放缓,佟吉禄承认去年相比确实在放缓,但是仍在管理层预料之中,主要原因就是联通决定在CDMA营销模式上要实施转型。

所谓转型,具体来说就是要使联通的营销支出和收入相匹配;同时通过采取各种有力措施,大幅度地压缩终端补贴,直至把终端补贴和手机终端脱钩。

佟吉禄表示,在转型过程中,市场、营销渠道、经销商、代销商的接受程度仍会有一个过程,这一过程他们已经有所预计。

但从今年1-6月的发展数据来看,CDMA发展的数据无论是从2004年第4季度或是现有的水平来看,绩效水平都在改善,下半年联通将会加大渠道工作力度、品牌的宣传力度和增值业务的推广力度,联通认为这些措施将使CDMA用户的发展有稳步的回升。

按照常小兵的思路,中国联通将继续推进发展模式转型,坚持有效发展。注重控制CDMA营销成本,努力改善CDMA发展的经营效益;做好用户维系工作,实现GSM业务的稳定发展;利用增值业务迅速增长的势头,加强市场营销,增加业务收入;长途通信、数据通信和互联网务求在有需求的地区发展有效益的业务;继续实施全面预算管理,优化投资机构,严格控制经营成本,提高公司的经营效益。

1957年3月生,汉族,河北涉县人。工商管理硕士,教授级高级工程师。1996年6月起,历任中国邮电电信总局副局长、信息产业部电信管理局副局长。2000年2月,任信息产业部电信管理局局长。2000年4月,任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2004年11月,任中国联合通信集团公司董事长。

中共中央委员会将于8日至11日在北京召开全体会议,讨论未来五年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

分析人士说,在追求经济持续快速增长的同时,中国的政策取向将关注增长的均衡、机会的均等和社会的公平,避免出现穷人依旧贫穷甚至更穷,富人则更富的不利局面。

亚洲开发银行驻中国代表处首席经济学家汤敏说:“让最广大群众充分享受到改革和发展的成果,弥合贫富差距和城乡差距是社会和谐的重要标志之一。”

从世界范围看,人均GDP达到1000美元后的一段时期是社会矛盾易激化、易出现反复的时期。

汤敏认为,未来五年,中国正处于这样一个关键时期。中国应该努力规避风险,避免重蹈一些国家的覆辙,为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发展借鉴。

分析人士说,具有市场经济特征的激励机制造成了国民的收入不均,然而,政府的政策偏向以及政府缺乏政策则加剧了收入的不均程度。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部长卢中原预测说,“十一五”期间,政府将从宏观政策上调整国民收入分配制度和国家财政支出结构,建立对农业的支持和保护体系,让公共服务惠及农民。

他说:“今后政府新增财力将重点投向农村、农业和农民,而且增长幅度还会大大高于财政经常性收入的增长幅度。”

从1953年开始,苏联式的“五年计划”总是对中国未来五年的发展目标和方向产生重大影响。

在“九五”和“十五”期间,“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指导思想让中国经济年均增长速度超过8%。

2004年,中国提前实现了“十五”规划确定的GDP总量12.5万亿元和人均GDP9400元的目标。

然而,在高速发展的同时,中国社会也出现了严重的失衡,特别是城乡差距和贫富差距拉大,两极分化明显。

清华大学教授胡鞍钢在其一份研究报告中说,中国城乡居民的人均收入差距在1995年时为2.5倍,到2003年时扩大至3.23倍,如果考虑到城镇居民获得的各种转移支付和补贴等,实际的收入差距则约达5倍。

他说:“中国已从收入比较平等的国家,迅速成为收入不平等程度比较严重的国家。”

城乡差距不仅使众多的农业人口沦为贫困群体,同时也使城镇居民面临着巨大的就业压力。“十五”期间,全国GDP年均增长8.6%,但在工业领域,高增长的同时就业增长步伐却十分缓慢,就业增长率仅为0.7%,2004年甚至首次出现负增长。

迅速扩大的贫富差距有可能危及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长和社会和谐。据统计测算,“十五”期间中国各类社会案件数量急速上升,诉讼金额占GDP的7%左右。

针对严峻的形势,中国在“十五”后期提出构建和谐社会的目标。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今年3月面对数百名中外记者,还曾援引诺贝尔奖得主、美国经济学家舒尔茨“穷人的经济学”理论,为构建和谐社会的治国方略注脚解读。胡鞍钢说:“这将是十一五规划的基本理念之一。”

新华网上海10月7日电(周曙光、俞丽虹)来自上海“12315”申(投)诉和举报中心的信息显示,手机质量、互联网服务成为今年国庆节日消费投诉的“大户”,同时这个中心受理的各类消费投诉同比猛增逾五成。

据统计,国庆长假期间,上海“12315”申(投)诉和举报中心平均每天受理各类消费投诉、举报约80件,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幅达到54.4%。其中,手机质量、互联网服务、食品质量问题分别列消费投诉榜的前三位。互联网服务投诉的数量同比增长近200%,投诉的焦点集中在网络接入故障和网络游戏争议方面。不少消费者原本打算趁长假体验互联网的乐趣,结果家中安装的长城宽带在节日里突然出现“断网”。而另一些消费者则投诉,自己在玩网络游戏时被经营者无故封闭账号。

有关人士表示,上海“12315”申(投)诉和举报中心所受理的互联网消费投诉出现了向节假日集中的趋势,国庆等长假成为互联网服务投诉的“高发期”。

海信派员考察科龙,大约在今年6月中;7月正式提出收购意向,至9月签约,前后不过月余。消息传出后,舆论大哗。外界对海信收购科龙多有质疑揣测,时间太短之外,价码也高出市场预期。海信初拟9亿元购入顾雏军所持科龙26.43%股份,较当初顾氏入股价格溢价一倍以上;科龙去年以来频陷困境,年初至今更急转直下,为何还能卖出如此高价?

《财经》获悉,围绕科龙的股权转让,迄今约略可分三个阶段,其间一度交织着股权所有人顾雏军,广东、顺德两级政府以及中国证监会等有关部门的不同意愿。海信最终得以入局,主要意愿并不在广东,而是中央有关部门部署协调的结果。

至于9亿元转让价格,也仅是初步报价,股权交易双方另有细则约定。因此实际成交价尚存很大弹性空间,极有可能远低于初拟报价。

科龙于今年春夏之交陷入危机,先是4月底所颁2004年年报显示巨额亏损,继而5月初传出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的消息。祸不单行,银行催还贷款,供货商拒绝发货,公司资金吃紧,产销急遽下滑。

期间,顾雏军四面公关并多方筹措资金,但鲜有收效。至6月,顾始有出售股份之想,曾与央企背景的物流巨头中国诚通集团,以及长虹、海信两大家电厂商洽谈。

6月中旬,海信高层曾赴广东考察,但收购目标非仅科龙一家,还包括位于中山市的东洋电机有限公司空调基地。“一开始海信对东洋的确很感兴趣,可惜东洋的厂房太小,海信觉得没有太大价值。”曾两度赴粤考察的海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海信集团)营销总监王瑞吉表示。

总部位于山东青岛的海信集团是百分之百的国有企业,隶属于青岛市国资委。海信以彩电制造业起家,1996年起涉足冰箱、空调等“白电”领域。今年以来其“白电”加紧布局于长三角,收购南京伯乐电器集团公司冰箱生产线进行技改,并打算在南京雨花区兴建冰箱生产线。

海信从不讳言“科龙困局”正是海信拓展“白电”王国的良机。王瑞吉曾表示,海信看中的就是科龙在空调、冰箱领域的技术、产能及人力资源。

7月初,海信对科龙初步表明收购意向。当时,顾雏军欲售科龙股权传闻四起,有媒体称,长虹、诚通、美的、TCL、伊莱克斯等十数家企业争购科龙股权。但科龙内部人士告诉《财经》,在7月29日顾雏军被拘之前,仅与长虹、海信、诚通有过实质性接触,其余买家多为以讹传讹。

一位前科龙高管向《财经》透露,顾雏军并未直接出面与海信洽谈,而是委托其亲密副手、科龙副总裁严友松行事。“顾当时对继续控制科龙仍存有幻想,只是想筹钱;即便要卖,他本人也更倾向于家电巨头长虹和诚通集团。”

7月29日,顾雏军被刑事拘留,当天同时被拘的还有严友松等五名科龙高管。至8月初,顾手下另一员大将张宏亦被刑拘。严、张二人,均为科龙电器董事。而就在此前一周,科龙高层内部还以为“顾老板”的四处公关已使“事态得到了控制”。

“顾雏军和高管们被拘,让一切都乱了阵脚。”这位科龙高管说。此刻,顾雏军本人以及科龙已难以把握企业自身的命运,地方政府登上前台,科龙重组的第二阶段由此拉开帷幕。

广东省、佛山市和顺德区三级政府组成的重组领导小组,于顾雏军被拘留后迅速启动。在小组内部,顺德当地政府和省政府的意向其时并不统一。

7月底,顺德区政府主动找到当地两家民营企业——广东东菱凯琴集团与万和集团,希望由其接盘科龙。东菱凯琴是一家颇具实力的外销型小家电制造商,万和则为国内热水器行业的龙头企业。另一方面,广东省政府则热衷于由同处顺德的美的集团收购科龙。

曾参与收购谈判的一位企业人士告诉《财经》,在地方政府力促之下,美的、东菱凯琴和万和均与科龙进行了深入谈判。期间,为顾雏军本人所属意的诚通、长虹业已退出,海信也一度被排至边缘。

不久,重组领导小组对收购科龙的企业做出资格限定——总资产须在12亿元以上——这一门槛阻挡了万和的进入。之前,万和内部亦有顾虑:广东省政府力促美的收购,尽管顺德区政府希望自己进入,但顺德在科龙早无股份,最终签字权又在顾雏军手中,此次谈判很可能无功而返。

万和就此止步,退出竞购。带有政府引荐色彩的谈判者仅余美的集团、东菱凯琴两家。

“我们绝不会收购科龙。”8月初,美的一位负责人向《财经》透露了在收购科龙一事上的真实态度。他表示,科龙真实资产状况一直未明,很可能蕴含相当高的收购风险;同时,美的与科龙在产业布局上重复较大,不能不计后果地扩充空调产能。此外,美的在去年完成一系列收购后需要较长的消化调整期,不可能再“吞下”科龙。

因此,尽管广东省政府对于联姻美的、科龙充满热望,但美的自身一直持“比较退让”的态度,谈判期间,公司主要领导多在国外,未直接参与。

8月下旬,经过一番不甚积极的洽商,美的明确提出不会购买科龙股权,只愿以托管形式接掌科龙——“愿意当保姆,不愿做家长”。

此时,政府引荐企业只剩东菱凯琴一家。此前一度遭到顾雏军及广东地方政府冷遇的海信,则一直未曾放弃收购科龙的努力。

海信集团董事长周厚健曾于7月底亲率六人并购小组赶赴顺德,对科龙进行摸底调查;同时,继续与主持科龙大局的科龙电器总裁刘从梦及当地政府代表沟通。

8月初,海信对广东格林柯尔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广东格林柯尔)所持26.43%的科龙股权,开出了9亿元的价格。一位科龙前高管告诉《财经》,由于时间仓促,海信对科龙的摸底调查并不彻底,因此,9亿元报价只是初步意向。另一方面,刘从梦等人对该价格也不满意,提出11亿元的售价。

这一回合之后,整个8月上旬、中旬,海信收购科龙的谈判一度陷入沉寂。直至8月下旬美的正式宣布退出后,海信与科龙的谈判方始解冻,且进展迅速,科龙重组由是进入第三阶段。此时,角逐者惟余东菱凯琴、海信两家。

东菱凯琴总经理沈关学告诉《财经》,东菱凯琴一直有进军大家电领域的战略意图,对收购科龙的机会相当重视。8月初,科龙电器在H股股价低迷于每股0.89港元之时,东菱曾考虑以每股1元的价格大举收购科龙H股。后经思路调整,东菱于8月底向政府和科龙方面递交了另一份重组方案。

这份方案拟由东菱联合一家美国基金和一家以色列基金,三方注资成立一个新的合资公司进行收购。在合资公司中,美国基金占控股地位,东菱则计划通过政府担保协议,获得对科龙的“托管权”。

从上述方案可见,东菱自身资金并不充足,但欲仰赖顺德政府支持,获取对科龙的实际控制权。但此方案提交后,迟迟未获回复。

接近顺德政府领导的一位人士向《财经》透露,东菱的方案“被拒”,并非是因收购形式不获认可,而是报价与海信悬殊太大。这位人士称,东菱曾对科龙资产做基本摸查,初步估计科龙所欠银行、供货商债务约在30亿元以上,公司净资产在16亿元左右;再考虑到一旦进入科龙须立即投入7亿到8亿元的启动资金,因此东菱提交的收购价在3亿元左右。

8月底、9月初正值最后关头,一直未与顾雏军正面商洽过的东菱凯琴老板郭建刚、郭建强兄弟,通过政府代表,间接与关押在顺德看守所的顾氏沟通了意见,双方在价格上的分歧未能缓和。海信方面则坚持了最初的9亿元报价,胜利的天平倾向了海信。

9月9日,广东格林柯尔与海信集团控股子公司海信空调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以科龙电器2005年半年报为基本依据,以每股3.432元的价格出售26.43%的科龙股份,总价9亿元。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