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也讲究个性 另类怪异设计机型推荐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2:00:09

昨晚省卫生厅办公室向本报等有关媒体紧急通报了有关资阳内江新增不明原因病例的消息,据悉,自6月24日资阳市发生不明原因疾病以来,截至7月23日中午12时,资阳市和内江市累计发病58例,其中资阳市55例,内江市3例。其中临床诊断48例,疑似10例,已经死亡17例(资阳15例,内江2例),治愈出院2例,现住院病例中病危12例,好转稳定27例。病例分布在资阳市的雁江区、简阳市等三个区县和毗邻的内江市资中县,发病患者共涉及23个乡镇(街道)、49个村。

据省卫生厅发布消息称,自6月24日到昨日中午12时,资阳市第一人民医院、第二人民医院、第三人民医院陆续收治55例不明原因疾病病人,病人发病初期均出现高热、乏力,伴恶心、呕吐;后出现皮下淤血、休克等症状。截至7月21日,资阳市有9例病人经抢救无效死亡,1例病人出院,10例病人仍在住院治疗中,其中6例病人危重。到昨日中午12时,资阳市累计发病55例,死亡人数增加到了15人。

省卫生厅有关负责人称,国家卫生部接到疫情报告后,及时派出联合专家组,来我省协助开展医疗救治、流行病学调查以及疫情控制处理工作。经调查,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显示:病例呈散在分布,相互间无明显流行病学联系;没有证据表明该病在人与人之间传播。据悉,资阳市的病人全部为农民,年龄在30岁-70岁之间。与患者密切接触者中无人发病,没有发现传染现象。

省卫生厅有关负责人昨晚表示,资阳市、内江市疫情发生后,国家卫生部、农业部和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我省卫生厅等有关部门和资阳市、内江市当地党委政府采取积极措施,目前成立了由国家、省、市专家组成的专业处置机构和应急处置队伍,深入开展流行病学调查,主动搜索病人,千方百计阻断传染来源,全力以赴救治病人。

省卫生厅有关负责人还称,目前有关卫生部门正积极在当地群众中开展健康教育,增强群众的防病意识,防止疫情进一步扩散。

昨日记者与资阳市卫生局、资阳市疾病控制中心和资阳市卫生执法监督所有关负责人取得了联系。资阳市疾病控制中心副主任罗再平和资阳市卫生执法监督所长肖忠告诉记者,资阳市党委和政府采取了积极有效的控制措施,目前所有卫生部门的领导和工作人员的工作非常繁忙,他们正在全力以赴救治患者,采取有效积极措施控制疫情。资阳市卫生局的有关负责人说,目前采取的措施非常全面,可以说是全方位的,全力组织医疗力量,尽最大努力减少死亡,配合国家卫生部专家、省卫生厅派出的专家组,诊断组、治疗组、救援组,抢救患者,同时到农村基层去走村窜户,去进行病情调查。本报记者余卫强今日凌晨0时50分报道

新华网伦敦7月24日电英国都市警察局局长伊恩·布莱尔24日对一名巴西公民上周五被警察误杀向死者家属道歉,但他不排除日后在追捕疑犯时可能发生类似事件。

布莱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这是一个悲剧,都市警察局对此负全部责任,对于死者家属我只能够表达我最深切的遗憾。”

布莱尔还说,警方仍然在追捕自杀式炸弹袭击者,日后还可能会有人被误杀,因为警察为保护公众会对此类嫌疑人继续实行格杀勿论的政策。

英国外交大臣斯特劳当天也对误杀事件表示十分遗憾,但他强调,警察在执行公务时也面临很大的压力。

正在伦敦访问的巴西外长塞尔索·阿莫里姆当天在会晤英国外交部官员时表示,希望英国方面对此作出解释。他说,“巴西政府和民众对于一名和平的无辜市民被杀感到震惊和难以理解”。

英国警方此前证实,被杀男子名叫梅内泽斯,是一名电工,已在伦敦合法居住三年,今年27岁,他与伦敦爆炸案调查无关。

据日本华文媒体《华人周报》报道,日前一名在日本上小学五年级的中国孩子崔桐在学校遭到老师的殴打,致使头部受伤,而校方至今也没有正式道歉。

报道援引崔桐的母亲朱丽媛女士称,7月7日午饭后,崔桐和同班的男同学在高木老师的要求下,听其讲解野外训练的有关事宜。在讲课时,高木发现了崔桐衣服上粘着中午吃饭时留下的饭粒,就嘲笑他,令崔桐感到很尴尬,他就想用手把饭粒弹下来,结果却弹到了坐在他对面的高木老师的身上。

“高木在崔桐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将他摔倒在地,使其后脑勺重重地撞到地面上。”据朱女士说,“高木老师还觉得不解气”,让在场的其他同学回教室上课,接着“又对崔桐进行了20多分钟的殴打。”

朱女士说,晚上8时左右,她回家后发现孩子“呕吐发烧,意识不清”,马上送孩子到东京都立墨东医院进行治疗。然后,朱女士拨打了报警电话。警察署派人到医院进行了调查取证,拍下了崔桐受伤部位的照片。

报道称,朱女士一家在7月11日上午来到中国驻日本大使馆领事部。王军领事表示,将积极向学校和区教育委员会联系和申诉,维护中国公民在日本的合法权益。

据《华人周报》负责报道此事的记者介绍,这个名叫崔桐的孩子今年11岁,半年前随母朱丽媛从中国东北来到日本东京。

到目前为止,学校还没有给出任何关于老师打人的说法,只是说学校正在商讨解决之道,在问题解决之前,不会接受媒体的采访。文/实习记者沈建军

本报综合报道包括韩国总理与日本特使在内的数百人24日为朝鲜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李氏王朝的继承人李具送葬。

李氏家族成员身着传统丧服,在汉城市中心王宫旧址按照王室传统礼仪举行葬礼。随后,灵车缓缓驶出市中心,开往汉城以东30公里处其父李恩墓地。路人纷纷向灵车默哀。李具母亲家亲属专程从日本赶来参加葬礼。李具的寂寞晚年与悄然逝世,再次唤醒了朝鲜民族对李氏王朝久违的历史记忆。

在韩国军队仪仗队护送下,覆盖着国旗的灵柩下葬。“您的去世提醒我们记住我们坎坷的历史,”韩国总理李海瓒致悼词说。

李具16日因心脏病发作在日本长崎去世,享年74岁。他的遗体20日运抵韩国首都汉城,于21日开始供人瞻仰3天。

李氏家族始建于公元1392年。当时,李氏家族取代高丽王朝,建立朝鲜王朝,定都汉城,前后统治达500多年。

20世纪初,日本殖民者入侵朝鲜半岛,李具祖父高宗被迫于1905年退位。随后,日本扶植高宗的儿子李恩当上傀儡政权国王。李恩被日本作为人质带往东京,之后长期居住在日本和美国。1920年,日本皇室安排李恩迎娶日本公主真子。真子就是李具的母亲。

李具出生在东京,并在日本接受教育,从小在日本皇族学校上学,能说一口流利的日语和英语,却几乎不懂朝鲜语。

他14岁时,日本结束对朝鲜的殖民统治。1948年,大韩民国的成立实际上宣布了君主制的废除。在美国将军道格拉斯·麦克阿瑟的帮助下,李具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学习建筑学,并于1958年与美国人朱莉娅·马洛克结婚。但由于朱莉娅长期不育,李具1983年在其他家族成员的威逼下,和妻子离婚。

1963年,李具曾携母亲与妻子回韩国居住,在韩国期间,李具保持低调,住小房子,尽量不惹人注意,后来他在汉城经商失败还破产,于是在1979年又返回日本。

李具死前一直居住在东京一所小公寓内,靠汉城“李氏家族委员会”提供的津贴维持生活。李具生前每年都返回汉城参加传统祭祖仪式。

他一生中常常说的一句话是:“我只是一个恰巧叫李具的人,如果有来世,我不愿意再重复这种身份和这种生活。”

最终,他客死异乡,没有妻子,没有儿女。他的去世几乎给李氏王朝的延续画上了一个句号。

中新社成都七月二十五日电国务院港澳办常务副主任陈佐洱二十五日在此间说,香港极少数人只要放弃危害国家安全的立场,来往内地应是自由的。

陈佐洱正在这里出席“第二届泛珠三角区域合作与发展论坛”,被记者问及时作上述表示。

他说,今年春天在接待香港十八个区议会主席、副主席访京时曾经表示:“不分党,不分派,来者都是客。”作为香港居民中的中国公民,无论持什么政治观点,都可以依法自由来往内地,可以交流沟通,多交流多沟通多多益善,当然那些极少数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的人除外。大家有目共睹,这极少数人不仅说而且做着反对中央政府,勾结外国敌对势力的事。这样的人高调炒作要进入内地,其用意不言自明。

他表示,在一定时间内,不让这极少数人随便来往,不仅对内地而且对香港都是有益的。但是,即便是这样的人,一旦他们放弃了危害国家安全的立场,那时不论以什么身份依法来往内地,都应是自由的。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姜超报道日本经济产业大臣14日下午召开紧急记者招待会,宣布给予帝国石油公司在与中国有争议海域的石油试采权。据日本《产经新闻》16日的报道称,日本政府在批准试开采权后,还分别给这些气田起了日本名称。

有评论认为,东海已经成了中日关系的“火药桶”。而获得日本政府“授予”试开采权的帝国石油公司,是否不惧成为中日之间的“导火索”,真的能够进军东海?

帝国石油公司对贯彻日本能源政策向来比较积极,这从它在南海的油气开发上可见一斑。因此,考察帝国石油在东海进行油气开发的前景、成本和开采能力,成为评估它是否进入东海的重要因素。

日本将中国东海大陆架称为其“国内最大也是最后的石油宝库”。据日本《日刊工业新闻》1996年2月7日的报道,由帝国石油等公司构成的“大陆架石油开发协会从10年前便开始研究进行这个国内空前的大工程(即勘探开发东海大陆架——编者注)的时机”。显然,帝国石油不担心东海勘探开发的前景问题。

另外,日本政府、企业和媒体各方面一直注视着中国在东海油气开发的进程——经过多年勘探开发,中国在东海的部分油气田基本已确定于年内投产。而且,日本方面一直认为中国的油气田是跨“中间线”向东的。

这次日本政府授予帝国石油公司在所谓“日中中间线”附近3个区块的勘探权,面积共计400平方公里,就位于中国正在建设的春晓和断桥油气田南侧。

从此前日本媒体根据日本经济新闻社资料制作的“日本暂定矿区分布图”来看,帝国石油与其他公司的开发区块都紧邻所谓“中间线”,几乎和断桥、春晓气田“零距离”。

甚至,根据“暂定矿区分布图”,帝国石油的勘探区块还向西越过了日本自定的“中间线”——此举固然有“通过表明确保海洋权益的姿态来牵制中国”的意图,其实也是日本各方面的取巧行为:可以“很有把握”地在中国气田附近钻井,使“试开采”有比较好的前景。

同时,靠近中国油气田打井也意味着省去了帝国石油花费时间、财力在东海四处打井勘探的成本。

“20世纪40年代,日本占领东南亚后,就为支持侵略战争在东南亚海滨开采油气。”北京大学环境学院教授韩慕康认为,日本公司的海上油气勘探、开发能力比中国起步早,有能力进行东海的油气勘探开发。对此,中国石油大学石油天然气工程学院的葛家理教授也认为,日本公司“不存在技术问题”。

或许是事出凑巧,帝国石油早年曾和中国公司“合作”。1993年,日本帝国石油株式会社和日本石油资源开发株式会社组成的集团与中国海洋总公司签订了东海41/17和42/03合同区石油合同。据当时国内媒体报道,“这两个合同区位于浙江温州市东南150~200公里海域,面积分别为2760平方公里和3680平方公里,水深80~110米”。根据该协定,“日方将独担风险,在合同区进行地震资料采集、分析及打探井等勘探活动”。这一区域与帝国石油目前可能作业的区块同属“东海陆架盆地”,在地质条件上类似。帝国石油如果因此次合作获取数据、技术和经验,将有助于它进入东海。

“目前,我们和帝国石油没有合作项目。”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的肖宗伟很明确地对《国际先驱导报》记者表示。有熟悉中海油业务的人士也表示,“就目前的情况,它不可能和帝国石油这样一家公司有合作”。

但是,日本媒体也指出,帝国石油公司官员曾表示,“他们会同相关政府部门仔细协商后再实施勘探”;日本《读卖新闻》7月15日也报道,“日本政府计划以国家委托事业的形式推进帝国石油公司的勘探工作。而今后是否真正进行勘探,政府还将和帝国石油进行慎重商议”。由于“预计真正开始勘探的时候,中国肯定会找日本的麻烦……日本政府寻找勘探时机时也会相当地慎重”。

从目前看,日本政府与帝国石油的商议还没有结束。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中川昭一15日表示:“我并未排除进行共同开发的可能性。”如果日本计划与中国共同开发,那么,帝国石油进入东海的计划显然也必须另加安排。

2005年,朝鲜党和政府提出,鉴于粮食生产的重要性朝鲜人民要抱着在农业生产中来个根本性转变的决心,使一切服从于农业生产,为最优先保障农业部门所需劳力和设备、肥料与农药等物资而一致奋发起来。

朝鲜在宣传工作中说,粮食固然可以通过出售工业品交换,但是外国有时有粮食,有时也没有。有时有得买,有时没人卖。目前全球范围粮食形势紧张,况且美国把粮食当作实现霸权主义的有力工具。只有粮食实现自给自足,才能守护主权和尊严,毫不低头。

既然粮食多少关系到国家兴衰,仓廪盈虚关系到制度存亡,自然没有主客之分,人人都要以主人翁的态度,踊跃投身支农事业。朝鲜政府年初起设立了中央指挥部,负责支农援农各项工作的具体运作,安排城市与农村的单位进行对口。

动员一切力量参加支农战斗是金正日将军的命令,朝鲜人民执行将军的命令是从来不打折扣的。俗话说:春季一天,左右一年。农不违时,转眼即逝。工人、售货员、机关干部、艺术团体、青年学生、街道办事人员,只要能放下手中活计的人,都要下乡援农。

国家计委党领导干部率数百名工作人员,前往温泉郡;国家体委奔赴殷栗郡;青年团中央书记率580多人下乡,运送数万吨支援物资支援平原郡……

《环球》杂志记者走访的七谷合作农场,对口协助单位就是鼎鼎有名的万景台学生少年宫。据农场委员长介绍,最多的一天,共来了支援劳力3000人。

据统计,朝鲜2005年插秧季节的半个月期间,支援人力是2004年的2.7倍。为了运送城市居民下乡援农,很多地方还开出了专门的临时列车。平壤市内,工厂只留下少数员工维持机器转动,机关只留下处理紧急业务的人员,许多餐馆、商店多日歇业,包括著名的统一大街市场,许多集贸市场和餐馆都在傍晚6点后开始营业。

朝中社外事处官员说,朝中社工作较忙,人员轮流下乡。工作忙的人,白天下乡帮忙,晚上或周末加班。朝中社一位司机说,今年下乡8天,其中4天是连轴下乡的,脸都黑了一圈。他指着头上的帽子说,这就是下乡劳动时的装备。

城里人下乡,当然不可能尽谙农事。农民就要负责教授他们如何种田,从手法到步法,从密度到深度,一一传授。实在一时学不会的,就搬搬器械、喊喊口号。朝中社的记者,有些人是下乡帮着写黑板报,参加流动播音鼓劲加油,为农民朋友拍照留念。

统一大街集贸市场可以说是目前朝鲜最热闹的商业网点,开业近两年来人气不断飙升。最近为了援农,这里也要到傍晚6点以后才营业。一位面熟的摊主说,虽说这阵子插秧忙了一点,但插秧仅仅是支农的第一步,接下来还有拔草、收割等。每个单位和个人都是跟具体田地挂钩的,得一直关心庄稼的长势,保证粮食产量。到了秋天收割完毕,产量达了标,才能算是完成了党和政府交给的任务。

《劳动新闻》在朝鲜的地位,相当于中国的《人民日报》或者更高,包括农民在内,朝鲜人民每天都要学习阅读。春耕春种期间,报纸上每天都在宣传介绍各地群众支援农村、春耕春种迅速推进的消息,内容多达几个版面。2005年春天来得晚,《劳动新闻》针对性地介绍了晚春条件下的庄稼生育期等农科知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