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钢股改仍以送股为主 比例可能为非流通股的5%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1:45:32

去年,吉宝珠在村里赊了四车苹果,赊时信誓旦旦说果商一给钱,马上清账。村民们想着,吉宝珠一年赚十几万,不至于乡里乡亲的还耍花样,就爽快地答应了,也没想到立个什么字据的。谁能料到,时间过去几个月了,也不见他给果钱。一问,吉宝珠说:“人家拉上货跑了,我也被坑了。”一推两推,就是不还钱。几个果农没办法,将他告上了法庭。但北景法庭判决,因无据可查,吉宝珠不予赔偿果钱。

“从那以后,他狂着呢!他扬言有的是钱,什么事都能摆平。我们村不招(要)他,他也没脸回来。”村民愤愤地说。

记者手头上拿着的一份控告信,末尾一句是:“公检法,你们要为民除害啊!”

这起强奸案,还不同程度地反映了三管镇某些人的价值观。采访中,在记者没有透露身份的情况下,当地一些妇女对小芳非但不同情,还认为小芳有问题。

或许感觉到了众人异样的目光,小芳有意识地回避人,看到有人低声交谈,她心里就揪成了一团。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三管镇镇政府门房的窗帘总是拉得严严实实的,屋里透不进一丝光线。小芳年仅16岁的女儿,也正承受着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痛苦。孩子变得沉默寡言。小芳时不时头痛欲裂。“如果吉宝珠能出来,一定会杀死我们。如果不是为了孩子,我早去寻短见了。”这是小芳如今最常说的一句话。

强奸本是性质恶劣的刑事犯罪,在众人口中却被扭曲为一件关乎荣辱的面子问题,难怪吉宝珠如此“横行”乡里。

在三管镇镇政府,一些工作人员觉着这件事给政府丢了脸。“太让人震惊了,我们的几个镇领导当天晚上就去了县政法委领导家中,要求严惩凶手。”一位工作人员说。大家给予了老李和小芳足够的同情,并极力向记者澄清吉宝珠与镇政府之间的关系:“吉宝珠尽管就在镇政府门口做生意,但他与我们素无来往。因为他对父母极其不孝,我们都很厌恶他。”

记者采访老李的时候,老李正在写检查。前几天,老李神情恍惚。镇政府里丢了一辆摩托车,老李不得不承担失职的责任。“你给政府丢了脸。”对着很多人,某领导指着老李的鼻子说。作为一个在三管镇政府工作了48年的老职工,这是老李第一次受到领导的严厉责备。

案发当日,三管镇政府是否有人出入,记者采访了冯淑芳书记。“当天,我们两点到了单位,开了一个会,大家就都回家了。只留下了两个值班的人。事情发生后,我们也照顾到了老李的情绪,尽管他在案发当天私自离岗,我们仍对其进行了安抚。这种事情是谁都不愿意让发生的。我们只能盼望罪犯得到严惩。”

关于吉宝珠强奸案的相关物证,小芳交到了公安局,公安机关已经做了进一步的司法鉴定,鉴定结果还未出来。而负责此案侦查的临猗县公安局刑侦二中队对此案讳莫如深,只称案件已经移交到了检察院,究竟以何种罪名移交,却不做透露。

昨日,市内财险公司车险部均表示,按刚颁布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下称“强制险条例”)规定,强制险费率将与交通违章挂钩。

强制险条例规定,机动车强制险费率水平与交通违章挂钩,安全驾驶者可享有更优惠的费率,经常肇事者要负担高额保费。

解读:市内财险公司称,机动车辆到保险公司续保时,保险公司将查询其违章记录,上一年的违章次数或出事次数越多,第二年保费费率将越高,如上一年违章次数少,或无交通事故,保费相应更少。强制险费率到底是多少?市内财险公司称,估计将在7月前出炉。

强制险条例规定,我国境内道路上行驶的机动车的所有人或管理人应当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并强制要求保险公司承保,且不能随意解除保险合同。

解读:市内财险公司称,强制险条例正式实施后,凡是到保险公司购买强制险的机动车主,都将获得一个由相关部门专门制定的标志,车主需将该标志贴在机动车醒目位置,方便有关部门监督检查。

对于没有购买强制险的机动车辆,不准上路不说,交管部门还可扣留机动车,并处以最低限额保险费2倍的罚款。

强制险条例与新《道路交通安全法》一样,充分体现“以人为本”原则:如驾驶员无驾驶资格或酒后驾车、被保险的机动车在被盗抢期间以及被保险人故意制造道路交通事故等情况下发生的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人身伤亡的,保险公司要垫付抢救费用。

解读:我市财险公司已在着手这方面工作。平安财险率先建立了道路交通事故抢救机制——与市急救中心签订了合作协议,平安财险的车险客户撞伤人后,伤者最高有望获得由公司垫付的1万元医疗费。

强制险条例规定,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依法在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解读:需提醒市民注意的是,若道路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受害人故意造成的,保险公司不会赔偿。

有关部门透露,我市将建立一个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信息库。车辆管理、交警、保险公司三方都可通过信息库,查询到机动车的投保或违章等情况。

所谓商业三者险,就是相对机动车强制险而言,属于“有责赔付”,即只在投保人有责任时才赔付。在强制险未正式实施前,我市还有近20%的机动车未购买商业三者险,这意味着有近10万辆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后,受害者面临索赔难。

强制险正式实施后,以一辆桑塔纳为例,如购买5万元强制险,年保费可能花1000多元,车主多半不会再花几百元买商业三者险。这很可能出现车主购买的强制保险远远不够支付发生事故后赔付的窘境。

继车险价格统一回升后,市内各财险公司又酝酿新动作,拟出台新版自律公约,车险价格下月可能还要全面、集体上调。昨日,法律人士认为,财险公司统一提高折扣底限及新一轮集体上涨车险价格,就是以行业垄断的形式搞价格联盟。

针对消费者的质疑,主管部门否认了各财险公司全面回升车险价格,是其操纵的结果。

车险是强制性的,而各财险公司集体回升折扣底限后,又酝酿新一轮涨价等,对此,主管部门表态:车险价格究竟该收多少,最终还得由市场说了算。

“虽就具体险种而言,消费者具有一定的选择权,但各财险公司现在同进同退,统一回升车险价格,甚至还准备集体上涨车险价格,可说是让消费者无可奈何,因为各财险公司今后集体再涨50%、100%,消费者仍得接受这种强迫服务。”本报新闻律师团成员陈艇律师分析。

陈艇律师称,根据《价格法》第14条规定:“经营者不得有下列不正当价格行为:(一)相互串通,操纵市场价格,损害其他经营者或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同时,陈艇律师还质疑财险公司折扣底限统一为7折的计算依据,是否通过精算师测算,能否向社会公开。如不公开,消费者可质疑保险公司这一定价的合理性。

重大发展研究中心蒲永健教授认为,根据航空、汽车、彩电、电信、房地产等行业过去的经验,车险“价格联盟”迟早会破产。实际上,早在2003年,为规范车险价格,防止恶性竞争,我市曾出台“车险自律公约”。实践证明,该自律公约没维持多久就形同虚设。

蒲永健称,因为完全市场化的商品、服务,就应通过充分的市场竞争,达到优胜劣汰的目的,而不是靠所谓“价格联盟”解决。

中国会定期公布三类衡量居民消费水平的数据:零售消费(retailsales)、居民支出调查(householdexpendituresurvey)、GDP统计下的居民消费水平。但是,投资者应如何正确看待这些数据,似乎市场上并无定论。

近日,高盛就这一问题出台了一份报告。报告指出,官方公布的这些消费数据存在两个问题:第一,并没有显示出中国居民消费形态的快速转变;第二,消费数据的覆盖面不够全面,数据未包含居民服务性支出。

在提出这两个问题的基础上,高盛设计了一种新的月度实际消费统计模型,即GSChinaConsumptionProxy,目的在于帮助投资者更好地理解官方数据。该模型显示,中国消费者实际需求比官方统计显示的更加旺盛,并且更具有周期性。

对于官方公布的消费者数据,高盛提出了两点质疑。第一,消费占GDP的比例是否真的如此之低?第二,零售消费增长是否真的平滑?

消费占GDP比例低与投资占GDP比例高是一个问题的两种不同说法。实际上,高盛认为,中国政府在低估GDP的基础上,高估了投资的贡献率,同时这又导致低估居民的消费水平。中国通行的做法是将私人购房支出归于投资。中国上世纪90年代后期房地产的增长速度明显快于GDP的增长率,这也就造成了消费占GDP比例下降的“事实”,似乎这一比例下降就意味着中国消费者需求下降了。然而,在中国消费者大量投资房产、购买汽车的大背景下,似乎这一结论站不住脚。

报告对于中国消费市场还有一个“抱怨”,即零售消费增长过于平滑,缺乏周期性。也许,中国的消费相比投资确实缺乏周期性,但是高盛认为,目前这种过于平滑的增长只是表面现象,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消费统计数据覆盖面不够全面,忽略了对一些热门消费、新兴消费的统计,例如汽车消费。这不完全的消费统计造成了目前表面上的消费过于平滑增长的态势。而另外一个统计缺陷就是统计样本的采集忽略了小数据样本,而中国市场上存在众多小数据样本的事实也就造成了统计结论在一定程度上的偏离。

高盛的消费统计模型重点考虑了中国消费者消费形态的转变,例如消费重点已转移到交通、通信、教育、医疗保健等。根据这一模型,高盛得出如下结论:首先,可自由支配的开支和服务性消费水平远远高于官方数据所显示的水平;其次,真实的个人消费增长也显示出较强的周期性特征,而烟酒、化妆品、珠宝、体育休闲等自由支配支出在近几年增长显著。

消费者信用额度的提高以及农村收入的增长都会带动未来中国消费水平的提高。例如,中国政府在未来几年内将全面实施九年义务制教育,这一政策的实施将会拉动农村人口消费的增长。

报告认为,在强大的中国消费者需求以及高度发展的全球经济大背景下,中国有可能会面临新的通货膨胀危机。报告预计,中国央行会转变货币政策,从紧缩型货币政策向温和型货币政策倾斜。在未来一段时间,人民币一定程度上的升值会减少中国经济面临的压力。

教师眼中的她,勤奋上进,学习优异;父母眼中的她,美丽可爱,孝顺乖巧;同学眼中的她,家境富裕,生活无忧。然而,4年多的大学生活中,她却染上了“偷”的恶习,偷的钱从几元到一百元,偷的物品从外衣到内衣、内裤,次数竟达280次。

“我知道偷是不道德的,但我真的无法控制!”从偷窃中享受到愉悦,偷后却又痛苦不堪的阿慧如是说。

阿慧告诉记者,她们班上三十多名女生的钱物她都“光顾”过,“现在她们都不理我了”。因为偷,她失去了同学间的友谊,也失去了师生朋友的信任。

3月25日晚,在天河某咖啡厅,在柔和的灯光下,阿慧向记者讲述她四年偷的历史!埋单时,她从一只漂亮的真皮包上掏出一百元钱对记者说:“我来吧,这钱也是偷来的,希望以后不会了!”随后,阿慧消失在夜幕中。

2002年9月,阿慧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广州某大学。家人和朋友对聪颖漂亮的阿慧都称赞不已,40多名高中师生都来为阿慧送行。

“高中我的学习成绩一直都是全班第一。”那时阿慧在所有的人眼中,都是一个优秀的好女孩。开学那天,父母开着车亲自送阿慧到学校,给她买了几千元钱的漂亮衣服。阿慧告诉记者,从小她就没有担心过生活。

来到学校几天后,感觉大学生活与高中生活差距太大,而且轻松多了。“尽管自己家中的条件很好,但在这里我却找不到任何的优越感。”阿慧称。同寝室的有8名女生,聪颖的阿慧开学不久后就与同学相处得很好,但她却感觉大家对她的“富裕”有点无动于衷。

开学后的第一个周末,阿慧寝室的同学都出门了,只留下她一人。同学们的一张一张笑脸却莫名其妙地浮现在她的脑海中,躺在床上的她越想心中越不快。

“下午2时,我开始下床,坐在了同学阿霞(化名)的床上,并不由自主地翻动她床头的衣物!”很快,一个很漂亮的名牌钱包映入了她的眼帘。

“当我看到钱包中有一大沓钱时,我的心跳个不停!”阿慧说,当时她摸了摸自己的脸,感觉脸在发烫。

“大约5分钟后,我起身离开了那张床,走到了走廊中。”阿慧对记者说,“但此时,钱包里的钱充斥在我的脑海里。”

“那时,我意识到我想做什么了!”阿慧微笑着对记者说,很快她再度坐上了那张床,把手伸进了同学的钱包。

“我很快从钱包中抽出一张百元钞,拿在手中捏了捏后,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阿慧说,“此时我感觉到一种压抑已久的快感。”此时,阿慧也感觉到,她的心跳得很快。

“我发誓,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拿别人的东西,也可以说是偷吧。”阿慧说完再次对记者笑了笑,“真的不知这算不算偷!”

“我害怕她发现少了钱,害怕查出来是我做的!”阿慧当天下午,把偷来的100元钱连同自己身上1000元钱存进了银行。

“看书的时候,我很平静,但就是害怕回寝室。”当天晚上,她等同学睡觉后,才回到寝室。但她一夜未眠。

“大概过了半个月后,阿霞一点也没有察觉,我感觉真的没事了,自己也很快恢复了正常。”

“当‘官’了,我的‘锋芒’似乎一夜间又被展现了出来。”阿慧感觉又回到了高中时代。但很快她又发现自己的感觉出现了问题:大家并没有高看她一等。

从那时起她的心理又发生了变化,每当看到别的女生漂亮的衣服、精巧的发夹她都会主动湊上去看个究竟,或与自己的比比。

“但似乎那一切都不过瘾,我开始想到去占有这些东西。”阿慧告诉记者,开学的半个月后,她偷了一名女同学的一个漂亮的发夹。第二天,她又先后偷了两个同学的50元钱和5元钱。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