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心一称政策将向股改企业倾斜 不参与会边缘化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22 00:23:29

居民文女士认为,干部有没有腐败,居民应向纪委部门反映,由纪委经过调查说了算,这样搞大字报进行攻击不妥。

对于居民打横幅的做法,该股份公司一名文姓负责人笑称,一切由居民们去评说,他不便发表意见。

中新网11月16日电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每日电讯报》已获悉警方在误杀巴西青年梅内塞斯时使用了国际公约禁止的弹种。

英国警方向27岁的梅内塞斯的头部发射了空心弹,据信是英国警方首次使用这一弹种,它将重新引发有关这一误杀事件的争议。巴西青年梅内塞斯7月22日在伦敦斯托克威尔地铁站被英国警方误当成恐怖分子开枪打死。

现代空心弹起源于英国十九世纪在印度加尔各答兵工厂制造的“达姆弹”。这种裸露铅心的子弹在射入人体后,铅心从被甲内鼓出,被压扁成蘑菇状,发生扩张或破裂,具有类似爆炸弹头的致伤效果,可对人体造成严重伤害,1899的海牙公约已禁止使用这种子弹。

警方向参加应对可疑自杀式炸弹袭击者的“克拉托斯行动”的警官配发了这种子弹,警官获得了射杀可疑自杀式炸弹袭击者的授权。这种空心弹在击中人体后会产生扩张和破裂。警方是在研究结果表明这种子弹是对付可疑自杀式炸弹袭击者有效近距弹药后向警官们配发这种子弹的。据信这一决定受到了客机空中警察战术的影响,这样的子弹会在人体中破裂而不会损伤飞机机体。评估认为这种子弹与常规子弹相比对自杀式炸弹袭击者周围人群的风险更小,虽然它对被击中的人会产生毁灭性的后果。

与警方的射杀可疑自杀式炸弹袭击者的政策一样,向警官们配发这种达姆型子弹的决定也是在秘密状况下作出的,不过据信内务部在三年前已获悉警方在考虑使用这一弹种。

有关可能的全国指导规定的谈判一直未能取得成果,选用弹药的决定权由警局局长而不是内务部长控制。目前的法律没有禁止警方使用这种弹药。内务部昨晚证实说“警察局长可以选用他们认为可以达到他们行动需求的弹药。”安全官员称,警方仍将这种弹种作为备选弹种。

独立警察投诉委员会正在对梅内塞斯被误杀事件进行调查。警方向梅内塞斯的头部开了七枪,向他的肩部开了一枪。包括军械和侦察小组成员、行动指挥官迪克在内的多名警官已收到了他们将受到独立警察投诉委员会调查的通知。(春风)

中国台湾网11月15日消息最近,日本《朝日新闻》有一篇报道,说陈水扁在接受一次采访时表示:未来“日本在政治和军事上可以发挥领导作用”,他“期待日本能在亚太地区表现得更为积极”,“为维持地区秩序担负起更大的责任”。

对此,香港中评社发表的台湾问题专家李家泉的评论文章指出,谁都知道,台湾政坛的绿营集团,包括民进党和台联党,以及他们的领导人陈水扁、吕秀莲、李登辉等,都是亲外国反华势力的。但像这次这样,如此卑躬屈膝、公开露骨地向日本右派势力求援讨好,则还是第一次。

陈水扁为什么会这么做?《朝日新闻》讲了两条原因:一是陈氏希望将台湾问题“国际化”。这并不是什么新东西,因为他一向如此。二是在于陈氏已经看出“日本希望通过日美同盟的变革,更加放眼于整个亚太地区。”这就是要害,是陈水扁的全部希望所在。他不仅希望日本助台“抗衡大陆”,而且期待能在“日美同盟的变革”中,把台湾引入“日美安保框架”之内。

陈水扁还挑拨说,“中国的安保战略不仅仅是统一台湾,还要为扩大地区影响力,而与日本和美国相抗衡。”他说,“中国潜艇现代化的目的,不仅是想封锁台湾海峡,也是为了越过第一岛链进入太平洋”;中国的导弹不仅是指向台湾,“日本和美国也是目标”。他还说,“万一台海发生武力纷争,亚太地区的其他国家也容易被卷入战争”。

李家泉指出,陈水扁所有这些言行,不仅是在蓄意为中国的和平崛起抹黑,而且旨在挑拨中美关系、中日关系、中国与亚太地区邻国的关系。陈水扁已不仅是中美关系的“麻烦制造者”,也是中日关系的“麻烦制造者”,还是中国与亚太地区邻国关系的“麻烦制造者”。他在台湾岛内制造群众对立,挑动群众斗群众,实际也是岛内政坛和社会的“麻烦制造者”。总之,他是台湾岛内外不得太平的一个重要“乱源”。

李家泉说,陈水扁之所以要把目光转向日本,还有一些特殊的原因。他本来是以“抱美国大腿”闻名的。而目前的美国,却一再强调对“一个中国”的承诺,反对陈水扁的“台独”。美国政府对陈水扁这样的“麻烦制造者”,也迭有不满表示。陈水扁失望了。中美关系在改善,中日关系却在倒退。现日本以小泉首相为代表的右派势力极其活跃,不仅是参拜靖国神社,而且整个内外政策都在右摆。在此情势下,陈水扁把目光转向日本,寄希望于日本,这是很自然的事。而且,台联党一向以亲日闻名,陈水扁把目光转向日本,这对团结和联合台联党以李登辉为代表的亲日派,并团结联合民进党内部以吕秀莲为代表的亲日派,以疏解与缓和自己当前在岛内日趋不妙的处境,自然都是不无助益的。

李家泉在文章中说,台联党和民进党内部都有不少亲日派,他们对日本在台50年的殖民统治有着特殊的感情。李登辉全家,在日本统治时期就都曾享受过不同于一般民众的皇民待遇,李登辉本人至今仍然感恩戴德。从李登辉主政台湾开始,有人即不愿公开纪念抗日战争,把日本“投降日”定为“终战日”;从祖国大陆到台湾的人,是日本投降前还是日本投降后去的,常被视为“本省人”或“外省人”、是“爱台”还是“卖台”的一个政治标签;参加过抗日战争的国民党,后来被李登辉定为“外来党”,其统治被定为“外来政权”,这是一点都不应该感到奇怪的。

评论文章最后说,于此可见,陈水扁之所以忽然把目光转向日本,其原因是错综复杂的。既有历史的原因,又有现实的原因,既有内部的原因,又有外部的原因,既有政治的原因,也有感情的原因。但不管是什么原因,都改变不了历史的走向,也挽救不了陈水扁必然走向失败的命运。(赵静)

新华网快讯:中国卫生部16日19时50分公布中国确诊三例人禽流感患者(编者按:最新公布数据为2人感染):湖南二例,安徽一例。

普京总统接连几次“优先向中国供油”的公开表态,宣示了在与中国争夺俄罗斯远东输油管线的这一回合竞赛中,日本落了下风。但日本并没有就此放弃其在西伯利亚获取更多能源的石油战略。近日从俄罗斯媒体爆出消息:日本正悄悄地潜入远东,在东西伯利亚地区争取中俄原油管道的上游油源。

据俄《独立报》和最新一期《俄罗斯商业周刊》披露,日本正在与俄罗斯第四大石油企业———苏尔古特石油天然气公司秘密进行谈判,商谈有关该公司向日本出口原油问题。如果双方能达成相关协议,苏尔古特油气公司将成为俄第一家向日本出口“黑色黄金”的企业。

苏尔古特油气公司新闻发言人霍德琴科表示,日本人对该公司以及东西伯利亚的兴趣非常大,仅最近一年半来,该公司就接待了3个日本记者团,一些日本公司还组团来这里参加苏尔古特油气展,以及该公司举办的国际研讨会等。另据记者了解,日方为拉近同苏尔古特油气公司的距离,还有意对该公司说:美国等西方国家对苏尔古特油气公司负面评价较多,如该公司管理机制不够透明,相对效益较低,甚至将该公司领导人称为“独裁者”等等;而日方评估认为苏尔古特油气公司是一家“好企业”。俄媒体也指出,现在还很难预料日方与苏尔古特的谈判结果如何,但不管怎么样,这显然是一个“历史性的开端”。

除了企业行为外,日本政府也通过日本驻俄使馆加大工作力度,在远东原油管道问题上继续大力游说俄政府相关部门,企图谋求于己有利的结果。日本驻俄大使野村一成于11月10日主动向俄国际文传电讯社发表谈话,鼓动俄将远东原油管道修建至太平洋港口。次日野村即拜会俄外长拉夫罗夫和俄工业与能源部长赫里斯坚科,再次强调日方有意加强同俄的能源合作,并就远东原油管道建设问题交换了意见。刚刚上任的日本新外相麻生太郎也已经与拉夫罗夫通了电话,讨论了能源合作的相关问题。

苏尔古特油气公司在俄石油业的地位非同一般。目前在东西伯利亚地区,能与该公司匹敌的对手几乎没有。秋明—英国石油公司和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精力主要集中在天然气领域,俄罗斯石油公司有向中国供油的义务,其实力目前也远不及苏尔古特。这也许正是日方选中苏尔古特的原因。俄学者维贡认为,苏尔古特油气公司将会积极参与东西伯利亚开发进程,购买新的开采许可证。总之,苏尔古特是能确定东西伯利亚发展前景的公司之一,它有这样的资金和愿望。

目前,中石油和俄罗斯石油公司已经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达成由该公司对华供油的重要协议。日本随即加紧了与苏尔古特油气公司进行谈判的进程,俄舆论认为,这显然是一种应对方案。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苏尔古特油气公司2005年新近开发的塔拉坎斯克油田生产情况良好,是东西伯利亚地区规模最大的油田之一,油气储量估计超过3.5亿吨,而塔拉坎斯克产出的原油正是俄计划供应远东原油管道第一阶段工程的。由俄石油公司制定的2008年底前为中国供油的东西伯利亚石油开发计划是这样的:克拉斯诺雅尔斯克边疆区万科尔油田年开采量约300万吨;在维尔赫涅琼斯克油田,将与秋明—英国石油公司合作,年开采量约100万吨;苏尔古特油气公司计划在雅库特地区塔拉坎斯克油田开采400万—600万吨石油;其余缺口将由西西伯利亚石油填补。由此可以看出,一旦日方与苏尔古特达成协议,将可能从上游抽走部分原本计划用于供应中国的原油。

目前,苏尔古特油气公司已经在进行一项宏大的管道修建计划,即修建从塔拉坎斯克到乌斯基—库特长达500公里的输油管道,正好与计划中修建的远东原油管道相连。专家指出,这一分流设施一旦启用,可能会令俄方不能确保对中国的石油供应。

迄今为止,日方在俄远东能源开发领域已经开展了多个项目的合作。当前主要集中在两个方向:一是萨哈林—1号项目。该项目已探明的石油储量为23亿桶,天然气(液化)3.57亿吨,从2005年开始生产石油,预定从2008年开始生产天然气,其中日本有关方面占有30%的股份。二是萨哈林—2号项目,已查明的石油和天然气储量分别为11亿桶和3.6亿吨。日本一共拥有45%的权益,该项目已经从1999年开始生产石油,并预定于2007年开始生产天然气。

日本能源资源十分贫乏,能源安全问题一直是心腹之患。日本石油消费量的约87%来自多事的中东地区。该地区一有风吹草动,日本就胆战心惊,生怕再次遭遇石油危机。俄罗斯是日本的近邻,近年来俄罗斯在世界能源市场上的地位越来越重要,如果日本从俄罗斯进口石油,不仅可以减少对中东的依赖程度,还可以避开漫长的海上运输线路,降低输送风险和成本。如果每天能从俄罗斯进口100万桶石油,日本对中东石油的依存度就可以降低到65%以下。

据《俄罗斯商业周刊》报道,今年7月日方从上述项目中获得了68万桶石油,这远远不能让日方满意。在远东油气争夺战中,日方不愿让中国获得油气这样的战略资源,抢先占有成了日方的新战略。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日本开始将目光转向了苏尔古特油气公司———东西伯利亚最有前景的油气玩家。

也有媒体评论称,日本与其说是对俄的石油感兴趣,不如说是想平抑中国在亚太地区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俄罗斯商业周刊》记者阿列辛认为,日本如能与苏尔古特油气公司找到共同语言,将标志着日本在同中国对俄石油资源的争夺战中赢得小小的地缘政治胜利。

对俄罗斯而言,石油永远是它的命根子,苏联时期如此,现在亦然。俄政治局势研究中心主任西蒙诺夫向记者表示,石油与政治,在俄罗斯恐怕没有比这二者联系得更为紧密的概念了。根据官方统计数据,俄2004年能源领域的投资占俄国内生产总值的27%,占全部外国对俄投资的74%。因此,谁控制了石油,谁就等于控制了国家。

从这个意义上讲,普京时代对于俄罗斯石油是具有转折性的。对俄石油天然气领域未来起决定作用的远不是投资规模、世界石油市场价格以及每吨原油的开采支出等因素,政治才是关键因素。在远东油气开发问题上,普京已经改变了过去放任自流的政策,改由国家主导。俄政府已经拟定了相关的计划,修建东西伯利亚—太平洋原油管道是重中之重,优先向中国供油是普京的战略决策,这一切都是服务于俄远东和西伯利亚开发的大战略的。种种迹象显示,俄向中国供油进程不可逆转。近来,俄方明显加快了对华供油计划的实施。俄总理弗拉德科夫日前访华期间与温家宝总理达成了就修建中俄原油管道支线进行谈判的共识。此后,弗拉德科夫又于11月10日召开政府例会,其中又就向中国供油和远东原油管道问题发表了重要看法。他表示,今年俄将通过铁路向中国供油1000万吨,明年将达到1500万吨。

弗拉德科夫还指出,目前俄方还没有完整的修建中国支线的计划,但必须全面地看问题。中方替我们做了很多事,这个问题应该由公司执行,但这并不意味着部长们可以无所事事,俄应同中方一道制定明智的立场。俄运输部长列维京则强调,俄有向中国供油的义务。如果投资条件允许,铁路运油量可增加到每年3000万吨。

俄专家指出,通往中国的远东原油管道支线一定会建,中国是对俄最有利的合作伙伴。但俄在与亚太国家的能源对话中,也不排除会把宝押在多个国家身上。▲

中新网11月16日电据巴基斯坦《黎明报》报道,巴基斯坦官方人士16日证实,15日晚间,一家中国建筑公司在瓜达尔地区塔拉的营地遭到火箭袭击,多辆汽车被毁,但是中国的工程师和其他工作人员没有在袭击中受伤。

中新网11月16日电据美联社报道,正在日本访问的美国总统布什今天将在日本发表重要演说。在提前公布的演讲稿中,布什重申美国将坚持“一个中国”政策,强调用和平手段解决台湾问题。

布什在演讲中强调,美国不会改变它的“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的官方政策。

布什表示,“美国将继续强调台海两岸对话的必要性,通过对话找到解决分歧的和平手段”。

本报综合报道11月15日,日本公主纪宫清子终于在自己的本命年结束了长达36年的单身生活,正式下嫁东京都政府公务员黑田庆树,从此不再拥有皇室身份,而改名黑田清子。这是日本皇室自1960年昭和天皇的第五个女儿清宫公主(现名岛津贵子)出嫁之后,45年以来再度嫁女。

当地时间15日上午9时许,男方黑田庆树派出自家表亲以“使者”身份,前往皇宫举行迎娶仪式———“入笫之仪”。上午10时左右,身穿一袭白色绸缎礼服、佩戴着珍珠项链的公主清子,步出皇宫位于二重桥的皇宫大门,乘坐天皇御驾“尼桑王子”,缓缓出发前往东京帝国饭店。与此同时,新郎黑田庆树则从涩谷区的住处出发,准备于随后与新娘清子“会师”,然后一前一后步入东京帝国饭店。

从皇宫到帝国饭店不过短短1.5公里路程,正常情况下驱车只需短短十分钟,可是这时沿途道路两侧早就挤满了争睹清子风采的民众,人们高喊“万岁”为公主祝福道贺,而笑容满面的公主也在礼车内频频向民众点头致意。日本警方为了维持安全,自15日一大早就将从皇宫到帝国饭店的附近主要道路加以封锁,并且总共出动1700名警力,以确保公主出嫁时的安全。

上午11时,婚礼在东京帝国饭店“兰之间”结婚会场以日本传统神道教形式举行。新娘清子穿着一身白丝绸礼服,新郎黑田庆树则是一袭黑色燕尾服,打着一条银白色领带。典礼行日本传统神道礼,由伊势神宫大宫司北白川道久主持。受邀观礼的包括有明仁天皇夫妻,德仁夫妻、文仁夫妻等皇室成员23人,以及男方家属8人。按照传统惯例,天皇从不出席皇族女性成员的婚礼,然而此番明仁天皇伉俪却打破传统,出席了女儿的婚礼。

在下午2时(北京时间下午1时)召开的记者会上,谈及自己此时的心情以及对未来新生活的看法,清子毫不掩饰自己的幸福。她说:“我深深感谢各方对我的一贯支持。我将把与陛下和皇室家人共处的日子铭记在心。今后我想学习很多不同的新事务,并且作为黑田家的一员,开始全新的生活。”

而黑田庆树也表示说:“我想建设一个能够让人放心的平静的家庭。从此我们俩人将齐心协力,一步一步向前迈进。”

婚宴在下午3时举行。此时,刚刚还一袭白色婚纱的清子特意换上了一套象征“晴日”的和服作为嫁衣,这是皇后美智子珍藏多年的心爱之物。

新人夫妇总共邀请了约150位嘉宾出席,除了双方父母和至亲外,以反华著称的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也是座上客。不过,石原此次受请邀并不涉及任何政治因素,而是由于黑田是东京都政府的都市规划员,按照日本习惯,新郎通常都会邀请其上司出席婚宴。

婚宴共有5名来宾致祝酒辞,整个喜宴进行了大约75分钟,作为“压轴戏”,这对新人最后为众宾客准备了印有男方家族纹章与公主清子“未草”印鉴的陶制喜糖罐作为答谢礼物。(袁海)

幼年时的纪宫公主在哥哥秋莜宫家第一次见到黑田庆树。黑田和秋篠宫为同一年级同学。

纪宫公主回忆说:“那时候只觉得他个很高,老是一本正经非常严肃。”黑田庆树对于小小的纪宫公主也印象深刻,好友们开玩笑说:“纪宫公主和你很般配。”不过从那以后两人很多年都没见面。

2003年1月,秋莜宫召集亲朋好友参加一场特殊的网球比赛,黑田庆树和纪宫公主在网球比赛上久别重逢,愉快地交谈起来。纪宫公主说,黑田庆树在人群中笑容温和,让人印象深刻。而黑田庆树说:“与公主交谈总是让我很开心。心中有很安稳的感觉。”

2004年初,交往将近一年的黑田庆树和纪宫公主又在秋莜宫的府邸见面。秋莜宫夫妇看出两人进展顺利,特意安排了一个幽静的地方方便两人约会。当时公主正在喝茶,黑田庆树忽然对公主说:“嫁给我,好不好?”公主一愣,不过当场就答应了他的求婚。

纪宫公主与黑田庆树的婚事可谓一波三折,就在2004年10月23日两人准备宣布婚讯的时候,发生了意料之外的天灾,新潟县一场惊天动地的大地震不但造成重大灾情,也让纪宫的婚讯记者会被迫延期。没想到紧接着又发生了南亚大海啸。同年12月18日,纪宫公主的婶婆高松宫妃因为败血症病逝,外面一度盛传纪宫的婚期将再度受到影响。

就在纪宫公主15日准备出阁之际,日本东北部于当地时间上午5时39分发生里氏6.9级的强烈地震。虽然此次灾区尚未传出重大灾情,不过却让正好逢上本命年的纪宫公主成了不折不扣的“灾难新娘”。(李经)

现年36岁的纪宫公主是天皇的第三个孩子,也是惟一的女儿。纪宫公主性格温婉可人,善解人意,还擅长舞蹈。

上高中的时候,她开始学习鸟类学,并开始观察鸟类。1992年她从学习院大学毕业,获得日本语言与文学学士学位,随后在山阶鸟类研究所从事研究工作,同时热心从事培养导盲犬等与残疾人事业有关的事务。

黑田庆树40岁,现为公务员。从小学一直到大学,他一直是纪宫公主的二哥秋莜宫的同学和好友,毕业后一直与秋莜宫夫妇保持密切往来。

黑田1988年从学习院大学法学院毕业(这个学院因有不少皇室成员在此就读而闻名),之后就职于三井银行。

1997年,黑田庆树从银行辞职,开始在东京都建设局工作,现任建设科指导主任。他曾这样给出自己转行公务员的答案说:“我希望为公众服务。”

婚礼结束后,两名新人将入住东京市内的新房。由于事前购买的住宅还没有完工,新人的新房是租来的市中心高级公寓,备有家具和电器以及保安系统。

据知情者透露,经过反复的筛选,黑田夫妇决定将新家安在东京都丰岛区,据悉,新居离皇居不远,附近有一森林,这将有助于纪宫对鸟类的研究。为了购置新家,一对新人花去了50万日元,公寓虽小但很温馨,而且都是纪宫一手布置,对此她很自豪。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