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成绩平平因见义勇为获留美机会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08:53:37

昨日,近期表现较LME期铜较弱的上海期货交易所期铜价格也出现了大幅下跌。主力0601合约期价较上一交易日下跌了1420元/吨,报收于35610元,创10月以来的新低。

东亚期货信息部经理陆祯铭对此表示:“市场变化情况表明,随着时间的推移,国储的优势在不断显现,铜价控制的主动权已掌握在国储手中。”

在国储介入调节铜价时,市场中有各种质疑的声音,如国储是否拥有足够的铜可以抑制铜价,缓解国内铜供给紧张的局面;国储在LME期铜市场中拥有大量头寸等等,在这种氛围中,国储的调控效果并没有得到体现,铜价也在质疑声中不断创出新高。

然而随着国储不断向市场释放库存,市场也逐渐明白国储手中拥有“市场无法想象的库存”。国储对铜价的控制能力得以增强。

“国储此次介入市场,对铜价进行调控明显是有备而来的。”鑫国联期货执行董事奚家松表示。

奚家松认为,国储之所以能掌握主动,一方面是操作的循序渐进,另一方面得益于强大的后盾支持:在国储高调介入抑制铜价之前,发改委就发布了国内铜冶炼行业投资过剩的调查报告;在国储第一次向现货市场抛售2万吨铜后,发改委又公布铜价的分析和预测报告予以配合。而近期又有消息指出,2006年中国可能会上调精炼铜出口关税,以抑制铜工业部门过度投资。

而此前对国储最为不利的因素,现在正在成为国储的一个有力武器。国储官员日前表示,国储在LME期铜市场并没有空头头寸,即使有也是个人行为。

“如果这些空头头寸仅是个人行为的话,那么国储这一战,将是必赢的一战。”上海一金属交易员表示,“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基金失去了交易对手。就算国储出于中国信用考虑,与国外经纪商谈判解决这些空头头寸,国储也是站在有利位置上的。这些头寸可以向后展期,甚至交割,由于国储拥有现货铜,最后的赢家也可能是国储。”

22日,当市场流传国储可能已经将12月21日到期的铜展仓至2006年或2007年时,LME3月期铜出现了120美元的下跌,多头集中性回吐成为最大的下跌动能。而近期在韩国釜山不断增加的库存也让多头如坐针毡。

陆祯铭表示,从短期来看,由于国储在与基金的较量中处于上风,国储还将按计划向市场抛售铜,铜价将进一步承受压力,LME期铜可能向下调整,这种价格的调整幅度很难预测,但是经过调整后的国内、国际铜价将能满足正常的贸易。从长期来看,铜价转势与否还需要看全球铜的供需状况,毕竟铜价的变化最终还是受基本面影响的。

昨日,武钢认购权证(580001.SH)和认沽权证(580999.SH)开盘即告涨停,集合竞价分别成交6591手和138002手,涨停板上买盘分别显示为10374225手和4010834手,可见认购权证的惜售程度和投机热情均超过认沽权证。

经历了开盘初近20分钟的巨量成交后,两权证成交量开始萎缩,直至收盘,涨停板岿然不动也是毫无悬念,认购权证报收于0.822元,认沽权证报收1.16元。

联合证券分析师陈鹏认为,资金意志而非内在价值主导了武钢权证价格走势。他指出,在B-S模型这一价值评估体系被市场忽视的情况下,目前权证市场仍以“博傻”式交易为主。

平安证券研究员焦健表示,武钢两权证首日双双涨停基本在预期之中,在创设机制还未实行前,这种蜂抢稀缺性资源的行为不足为奇。

万国测评分析师李荣昌表示,算上权证,武钢(600005.SH)流通股股东在股改过程中实际收益率已经超过15%,兑现压力非常大。

李荣昌认为,周四一些获利颇丰的机构投资者在高位减持的意愿估计将会比较坚决,如果两只武钢权证高开之后出现巨量换手现象,可能说明上述机构的减持行动已经开始。

华夏证券分析师冯雷指出,从价格看,昨日认沽权证的炒作比认购权证更为疯狂,认沽权证要在当前价位受到内在价值的支撑,必须有武钢正股跌至2元以下的明确预期,而这即使在钢铁行业景气度下滑的今天也难度颇高。

武钢此次同时发行认购和认沽权证,两者存续期、到期日均相同。从理论上讲,认购与认沽权证之间存在平价关系,当同一只股票的认购权证与认沽权证价格偏离平价关系时,投资者可以通过买入一组资产,如:认购权证+现金;卖出另一组资产,如:认沽权证+股票,实现无风险套利。

但是,由于平价等式成立有一个最重要的先决条件是能够卖空,而国内市场无法满足,因此武钢股份(资讯行情论坛)的认购权证与认沽权证可能会因为缺乏套利机制,而偏离平价关系,投资者很难实现无风险套利。

陈鹏认为,由于国内权证市场还不完善,特别是缺乏卖空机制,因此武钢认购与认沽权证之间短期不受平价关系约束。换句话说,认购权证和认沽权证价格之间并不会互相制约,两者出现同涨同跌的现象实属正常。

在武钢权证双双涨停后,机构对其后两权证的走势预期也出现了一定的分化。

有券商认为,武钢权证23日双双涨停,预计认沽权证的上方抛压较大,压力主要来自基金等机构投资者放弃利用武钢认沽权证的套期保值策略,而武钢认购权证由于宝钢权证的比较效应,短期仍有继续向上突破的机会。

也有机构认为,认沽权证毕竟是再开权证市场的第一只,在炒新热情高涨的情况下,也不排除武钢认沽权证再度冲高的可能性。

这个规律在易平(化名)身上表露无遗——坐在本报记者面前,他头发蓬乱、手颤抖、目光呆滞、呼吸时快时慢。

血案发生在11月12日晚8点左右,易平邀请的3个老乡,菜刀狂砍31刀致人于死。

16个小时后,易平拨通了本报新闻热线。“想找这里的记者谈谈……我是你们的忠实读者……”一个浓重的湖南口音说,“我杀人了……我想自首。”

交谈的地点选在报社旁一家西餐厅。易平走在记者身后,低着头,敦实的身体一直颤抖,白色的T恤泛黄,灰长裤和黑皮鞋上沾满泥浆。

血案的发生,现在像慢镜头一样被他重放——广州员村某小区B栋,一间由车库改造的商店里,一名手持菜刀的年轻人冲了进去,对准一个外号叫“桂桂”的男子猛砍。

当23岁的桂桂夺路逃跑时,另外两人从门口把他堵了回去,血在20平方米的屋子里飞溅。

“他们砍人时,我站在50米之外。”易平回忆,“这个过程只有两三分钟。”

次日上午,桂桂死亡的消息传来——一个血肉之躯怎么可能挨过31刀呢?据死者的哥哥说,桂桂的肠子流了出来。“我的弟弟死不瞑目啊,11月13日他就要去领结婚证了。”

死于刀下的桂桂,算起来与易平还是老乡,如果不是因为赌博,他们或许仍将称兄道弟。

几年前,易平认识了桂桂。两人是赌友加老乡。在易平的描述中,桂桂是这一带的黑帮小头目,带着几个马仔,靠收“保护费”为生,家里藏匿着枪支。

但桂桂的二哥称,自己的弟弟并没有那么坏。而易平“嘴巴不好、喜欢骂人,因此在打牌时总是跟人发生矛盾,三天两头脸上都青一块紫一块的”。

另一些赌徒则证实:桂桂的背景比易平更复杂,两人的个性都很强,喜争强好胜。

“今年3月,桂桂从我这儿借了1700元,他赌输了。”易平回忆,“但他一直不还钱,即使最后我说还600元了事。11月10日,他还因此打了我。”

易平抬起头来,右眼眼圈上有被拳击的痕迹。他无法再忍受这种耻辱——1999年,也是因为他去讨赌债时,别人将其右手几乎砍断。送到医院抢救时,易平已休克,最终留下了右手的一道长疤。

狂躁的易平找到了3个老乡,要给桂桂一个教训。3个行凶者都来自湖南邵阳,廖素宝(音)——人称“宝宝”,曾广平(音)——绰号“老细”,还有一个外号叫“老小”的人。他们都是20岁出头的小伙子,身高均在168cm—173cm间。宝宝最明显的特征是脸上有道疤。他们长期混迹于石东,也以赌博为生。

“但我告诉他们不要买匕首,”易平强调,“当三把菜刀拿回来时,我挨个检查了,认为那些家伙砍不死人。”

11月12日,易平在事发现场徘徊了一个下午。他自称给了欠债者最后的还钱机会,但桂桂没抓住。这几个小时,桂桂一直在打麻将。

提起灰色的生活时,易平言辞闪烁,目光暗淡。赌博的最终结果是输钱,他因此欠下了数万元债务。

当易平的三弟易伟2003年毕业来到广州时,他坚决让弟弟和他住在一起,因为怕易伟步其后尘。

这16年的打工生涯,对易平来说恍如一梦,1989年,16岁的易平只身到广州,他落脚于城中村石东,这里居民半数以上是湖南人,其中又以邵阳洞口、龙回县居多。

都市的繁华诱惑着这个山村的青年,为了实现过上好日子的梦想,易平最初梦想过打工致富,他清晨离屋找工,夜荷月色而归。但他的初中肄业文凭,怎么谋得到固定工作?

易平随后尝试过开“摩的”、干装修小工,在40度高温下一次扛两包水泥上8楼——这样一趟可挣5元。

“只有通过‘捷径’才能迅速发家。”在当时易平的心里,不偷、不抢,不犯罪,我难道不能撞撞赌运?

颇让人感触的是,沉迷于赌博而渴望暴富的易平,其实也是一个迷恋于书报的人,在他租住的房间里,四处摆放着收集的书报杂志,一位打工仔甚至认为他“颇有文化气息”。

每期的《南方周末》也是他的必读之物,易平在读书看报之后,喜欢找人纵论国家局势、天下变迁,然而他找不到对谈的人,在这里,没人和他谈论这些,他屡屡感兴趣的“弱势群体”话题,甚至被同伴们讥为无聊。

易平甚至认为自己有点双重人格,他一会儿渴望指点江山纵论国是,一会却又是一个输红眼卷袖斗殴的赌徒,“我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他没法回答自己。

“哥哥也曾努力摆脱这个环境。”易伟说,“他有个很好的朋友,两人脾气相像,也一度以赌博为生。因口碑不好,连老婆都娶不到。”

这位朋友后来在亲戚的帮助下,买车搞运输。自从走入正途后,就像变了个样,后来有老乡拉他打牌,还故意激将:“你怎么这么胆小啊!”他不理。

为了远离这个环境,此人后来远赴云南发展,现在已成为上百万资产的小老板。

这件事刺痛了易平。1999年,他向家人借钱买了一辆小面包车,誓言开始新生活。

最初生意很好,一天能赚300元。有了本钱,易家还在石东开了个小店。但在2001年,易平一个朋友赌博输了钱,他将车借给此人抵债——在老乡圈子里,易伟以“讲义气”出名。那人答应每个月给易平2000元钱生活费,但几个月后,那人失踪了。

2002年,家人再次凑钱买了辆二手富康,但后来,无法戒赌的易平,将车押在了赌桌上,再次输得精光。

两年后,易伟第三次买车跑出租。但他还没来得及享受新生活,就与一辆桑塔纳轿车发生了摩擦。车里跳下6人劈头就打,扬长而去。两天后,易平接到通知说,他的车证件有问题。此事最后以他送礼道歉了结。

此后他开始疯狂赌博,理由是排遣极度郁闷的心情,到今年4月,车又被输掉了。

易平的弟弟易伟回忆,“一个月前他生日,还和我提起过搬出石东,开个烧烤店。”

“哥哥没办法摆脱这种命运,所以对那些能跳出去的人特别关心。”易伟说。一个同乡考上大学,问自己的哥哥借钱交费未果,被易平知道了。“读书是好事。”他把自己身上的钱全给了他。而在广州收容所门前,易平还救过一名走投无路的山西穷教员。

“我的性格大多是爸爸的遗传。”易平说。当提起父母和家乡时,眼泪再次流出来。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