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TV洋标准专利费问题曝光 被指后患严重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9:17:53

一位房地产业人士昨日向《每日经济新闻》表示,在当前相对冷清的环境下,再抱乐观情绪只会影响到企业对市场的判断。

三季度,房地产企业景气指数也继续滑落至124.6点,比二季度下降9.9点,比去年同期下降29.4点,但仍属较为景气。此外,楼市低迷也使建筑业受到波及。上海市统计局报告显示,建筑业企业家信心指数下降16.4点。建筑业的货款拖欠情况最为严重,三季度上海市建筑业货款拖欠景气指数已下跌到67.6点,已进入“较为不景气”区间。

上海市社科院房地产专家顾建发曾指出,中国房地产发展周期清晰可见。从1984年到1991年是一个发展周期,1992年到1998年是一个发展周期,1999年至今又是一个新周期。从上一个周期来看,1993年下半年国家采取宏观调控政策,使上海房价从1995年见顶回落,直到1999年才重拾升势。

种种证据表明,华天酒店动用3亿元以上的资金,通过影子公司入市炒股,并起码用18个以上的个人账户分仓操作,这些资金来自上市公司和银行贷款,而恰恰又重仓买入了自己的股票

《第一财经日报》在对华天酒店违规担保的采访中,意外地发现了华天酒店的更多问题,其中包括一份调查报告,该报告来自省某部门,其撩开了华天酒店自炒公司股票的层层面纱。

然而上述调查报告及相关材料由于种种原因,并未公之于众,反而被尘封了2年之久。而违规的涉嫌幕后操纵者,华天酒店董事长陈纪明,也在今年5月顺利连任董事长一职。

事发在2003年,有举报人向中央有关部门提交了“华天酒店董事长陈纪明贪污受贿等问题”的举报材料,2003年11月至12月间,湖南省纪检部门派出两名工作人员对华天酒店展开了联合调查。

2003年12月28日,一份由湖南省某部门出具的《关于反映华天大酒店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纪明有关问题的调查报告》(下称“调查报告”)被呈送到华天酒店数名高层的案头。

材料反映:陈纪明以自己亲信和亲朋的名义兴办与华天大酒店有关联交易、有依托关系的私营企业3家,即湖南天九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天九公司”)、长沙同胜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同胜公司”)、湖南九天经济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九天公司”)。

同胜公司于2000年8月10日在长沙市工商局注册成立,注册资金500万元,其出资股东竟是华天酒店在职员工。股东张新国是华天大酒店车队队长;另一股东舒丽国是华天大酒店办公室秘书,张新国为该公司法人代表。

时隔大半年,天九公司于2001年4月28日在湖南省工商局注册成立,注册资金1000万元,股东由时任华天大酒店人力资源部经理的李征兵和舒丽国两人组成,法人代表为李征兵。

同胜和天九两家公司实际上是壳公司。有关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反映,同胜公司的注册地址是长沙市芙蓉中路1号商业银行大厦20楼,但记者在该注册地址根本找不到同胜公司的踪影,大楼管理人员表示从未听说过这家公司。

另据华天大酒店内部人士透露,舒丽国其实是陈纪明的秘书,张新国后来也升任华天大酒店娱乐部经理,李征兵则被任命为衡阳华天酒店总经理,目前3人依然在华天内部任职。

这份调查报告中写道:“表面上看,同胜、天九两个公司与华天大酒店无关,但实际上这两个公司是由华天大酒店一手控制和操作的。两公司的注册资金都是由华天大酒店提供,进出两公司的资金也都是为华天大酒店资本运作服务的,两个公司没有独立开展过任何经营业务。”

实际上,同胜、天九两家公司在成立之前没有召开过董事会,也没有向社会公告过。在两个公司成立之后,华天大酒店总经理陈纪明才向华天集团公司总经理朱金武(2005年4月被双规)进行口头汇报。

据调查报告反映,同胜和天九两公司一切资金调拨、运作,必须听从华天大酒店指令;每次资金进出,都要由华天大酒店财务部总经理报告,两公司法人代表凭陈纪明的批示,然后在本公司的付款凭证上签字,以明确责任;两公司的财务核算由华天大酒店财务部会计担任,先后由财务部会计张艳、廖凡、陈剑平、陈志雄担任两公司的会计;两公司的会计凭证、账簿等档案资料由华天大酒店财务部负责保管。

李征兵、张新国没有参与公司的任何运作,只是在需要法人代表签字时签字。两公司都是在陈纪明和华天酒店的掌控下运作的。

记者调查发现,另一家公司——九天公司在1997年1月21日于湖南省工商局注册成立,注册资本200万元,股东由严伏华(个体户)、陈新晖(陈纪明的妻弟)组成,法人代表为严伏华。2001年8月该公司注销,迁往株洲市天元区。

九天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陈纪明的老领导薛长春。此人已因涉嫌贪污巨额扶贫款,被广东省检察机关逮捕。

九天公司也是一个空壳公司。2000年3月至9月,华天大酒店与九天公司发生过数笔资金往来,涉及资金2800万元,目的是华天酒店为了资本运作而借用九天公司的账户过账。

而类似的情况,在今年9月29日的7000万元的违规担保公告中也出现了。2005年3月、6月间华天酒店为长沙华元广告有限公司(下称“华元广告”)提供两笔总计7000万元担保。后据《第一财经日报》实地调查发现,华元广告注册地址为长沙市韶山北路263号4栋1703室。但该注册地址根本没有这家广告公司在经营,该楼的保安也表示从来没有听说过华元广告。

另据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华元广告的法人代表马英天与陈纪明有很深的私交。后从公开资料中更显示,华元广告曾位居华天酒店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之列。

注册资本只有100万元的华元广告,用了假注册地址,又贷款7000万元巨资,担保人是华天酒店,却又鬼使神差地买了华天酒店的股票。

从调查结果显示,同胜和天九两家公司的资金来自于上市公司华天酒店,基本上用于股票投资,还大量买入华天酒店自己的股票。

华天大酒店通过这两个公司,进行了以下资本运作:一是开展投资理财。从2000年8月同胜公司成立开始,两公司通过深圳广信投资公司开展委托理财,共投入资金3.1785亿元,收回2.2713亿元,还有9072万元滞留在股市;二是向华天大酒店及其子公司补充收入。2001年以来,同胜、天九两公司共向华天大酒店及其子公司补充收入4126.8万元;三是进行调账。2001年底,华天大酒店为了再次配股,通过同胜、天九两公司向华天大酒店账上调入2180万元,进行账务处理;四是不便于公开的投资业务。

《第一财经日报》从另一渠道获得3份泰阳证券和光大证券两证券公司下属营业部出具的《说明》,证实同胜公司与湖南标迪装饰置业有限公司(该公司与华天酒店的关系目前未明)操纵的18个个人账户在购买华天酒店的股票。

光大证券长沙芙蓉中路营业部在2003年9月10日出具的《说明》显示,湖南标迪装饰置业有限公司、同胜公司以股东王花娇、唐锦玉、杨迪玉、罗安全、谭佳惠、周海林、马海林、周刚强、陈继武的名义,在该营业部开设资金账户,在2002年11月5日前购买了航天科技(资讯行情论坛)(000901.SZ)345519股,华天酒店440655股。这批股票在2002年11月6日转托管至海通证券北京光华路营业部。

另外2份说明分别由泰阳证券长沙黄兴中路、留芳营业部出具,所述大体相同,均是由两家公司以不同的个人名义开户买入华天酒店和航天科技两只股票,而均是在2002年11月6日转托管至海通证券的北京光华路营业部。

3份资料所显示的华天酒店被持股数总计高达83.5万股,按照2002年11月5日收盘价14.92元计算,总市值高达1245.13万元。而航天科技持股数总计有41.89万股。

海通证券北京光华路营业部熊军向《第一财经日报》证实了这3份《说明》的存在,并表示这3份说明是同胜公司在与光华路营业部的法律纠纷中,由同胜公司自己出具的证据。

3个营业部被托管的股票在同一天转托管置海通证券的营业部,恰恰在这段期间,华天酒店和航天科技的股票,纷纷大跌。

从2002年11月6日开始,华天酒店的股价从14.92元,经过9个交易日,至当年11月18日,跌至11.80元。虽然当期深综指也在大幅下跌,但是值得推敲的是,华天酒店自2001年至今股本都未发生变化,而目前第一大流通股股东中海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也仅仅是持有35万股,当时同胜两公司持有华天酒店的股票就有83.5万股之多(此数字仅从本报掌握证据统计,实际控股数不明)。

航天科技更在当年的12月9日至17日之间,上演了连续6个交易日跌停的“跳水行情”。

在调查报告中指出:“经对同胜、天九两公司的财务审查,其资本运作的资金来源,一是华天大酒店的自有资金,二是由华天大酒店提供担保的银行贷款,三是挤占的华天大酒店贵宾楼应付工程款。”

“2001年6月以来,由华天大酒店担保,同胜、天九两公司向长沙市商业银行瑞昌支行累计贷款4.45亿元,累计还贷3.5亿元,贷款余额9500万元”。非常凑巧的是,上述9月29日曝光的违规担保7000万元事件,放贷的主角也是“长沙市商业银行瑞昌支行”。

据公开资料统计,至2004年底,华天酒店累计对外委托理财金额为7600万元,占2003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11.78%。

结合种种证据表明,华天酒店动用3亿元以上的资金,通过影子公司入市炒股,并起码用18个以上的个人账户分仓操作,这些资金又是来自上市公司和银行贷款,而恰恰又重仓买入了自己的股票。

华天酒店的大股东是华天实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华天集团”)。华天集团持股高达64.80%,处于绝对控股地位,而其上级主管部门是湖南省国资委。

据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透露,其实华天酒店的董事长陈纪明是华天集团派驻到公司的,“但是多年来,陈纪明一直脱离于集团的掌控”。

2005年4月8日,华天集团朱金武被湖南省纪委双规。同日,朱金武妻子卢晓凤被双规,不久,华天集团原财务总监也被双规。4月27日,同属华天集团的银河动力(000519.SZ)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夏传文在原工作单位履行职务期间涉嫌挪用公款已于2005年4月22日被刑事拘留。

为何一时“拔出萝卜带出泥”,竟然牵涉出华天系4人之多?“其实很简单,这是两派势力斗争的结果。”知情人士如是说。

目前华天集团董事长一职至今缺位,集团事务由去年从力元新材(600478.SH)副总一职提拔上任的华天集团总裁汤义武主持。据接近华天集团的人士说,汤义武上任不久,恰逢朱金武双规之变,掌控偌大的华天系,显然有些力不从心,“汤义武目前还无法掌控陈纪明”。

中新网10月20日电2004年12月,举世闻名的科学家杨振宁教授与广东潮州姑娘翁帆缔结良缘,轰动全球。新加坡女作家尤今在今天的《联合早报》上撰写文章《旷世之恋》说,杨振宁不但睿智,而且,勇敢。他敢于追求真爱,敢于向全世界承认,而又敢于堂堂正正地将真爱迎娶回家。翁帆呢,聪颖,而且,也同样的勇敢。她不畏人言,不管流言,百分之百地忠于自己的感受,敢于接受幸福、敢于开拓幸福的新天地。

2004年12月,举世闻名的科学家杨振宁教授与广东潮州姑娘翁帆缔结良缘,消息一发布,便轰动全球,成了人人茶余饭后谈论不休的话题。

轰动,主要的原因是:曾经荣获诺贝尔奖的新郎是垂垂老矣的82高龄,而新娘却是年仅28的花样年华。

那一阵子,话题如决堤洪水,处处泛滥。然而,每每在社交场合听到众人喋喋不休地议论着时,我总难以遏制地感到难过。多数人都以俚俗的眼光来看待这一份恋情,尖酸刻薄的揶揄、有失厚道的讥讽、主观偏颇的批判,犹如沾着污垢的纸屑,满天飞舞,使得这份原本极为美丽的“旷世之恋”沦为俗世“各取所需”的现实婚姻。

我独排异议,一心认定“爱情”是促成这桩婚姻的“化学元素”;然而,众人齐齐嗤之以鼻。得不到认同,我选择沉默。事实上,就我认为,精神世界的契合无间比外在条件的相互配搭,具有更持久、更深刻、更难以动摇的吸引力。精神世界犹如古井,日日掏,清澈井水依然源源不绝;外在的条件呢,有时像是海市蜃楼,昙花一现。

广州那份脍炙人口的杂志《家庭》,在今年九月号刊出了一篇令人耳目一新的访谈,文长数千言,篇名是:《世纪浪漫:解读杨振宁翁帆婚恋密码》。该刊记者通过了深入的独家采访,第一次揭开了他们婚恋的神秘面纱,写出了许多他俩婚前婚后温馨动人的轶事。

虽然相差了整整54岁,可是,在翁帆的眼中,杨振宁教授精神矍铄,说话、行动、思维都很快,除了年纪大一点之外,他具备了男人所有的魅力。丘比特的箭射得她无路可逃,惟有甜蜜地投降。至于杨振宁呢,基于两人感情日渐深厚,无时无刻不想呆在一起,最后决定彻底抛开世俗的眼光,筑个天长地久的爱巢。

婚后生活,安谧而又甜美。为了配合丈夫的作息时间,翁帆将过去迟睡迟起的习惯改为早睡早起。早餐过后,杨振宁上班,他的工作主要是利用自己的国际影响力为香港中文大学和北京清华大学引进学术顶级人才,筹款发展高等学术研究工作。翁帆呢,就在家里撰写毕业论文《论许渊冲的诗学翻译思想》,此外,她也从事翻译工作而由杨振宁为她的译文下评注。用过简单的午餐后,各各埋首工作。傍晚,两人十指紧扣外出散步,杨振宁娓娓地为翁帆讲述一些国际物理学家的故事和旅游世界的见闻,翁帆安静而快乐地听,注视着杨振宁的目光有难以描绘的温柔。晚上,两人共听音乐,共看影碟,共读好书。

有件事,很能突出两人一致的价值观:翁帆用的电脑,是在广州买的二手货,速度极慢;有人劝她另买一部新的,她轻笑着说:“我和振宁都觉得能用的就不必要换,等手头这部坏了再考虑吧!”无独有偶,杨振宁目前开的车子,也已经用了长长的20年!

杨振宁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面对面》节目采访时,对中国亿万观众说道:“不管现在别人怎么讲,再过三四十年,大家一定认为我们的结合是一段美丽的罗曼史。”

我觉得杨振宁不但睿智,而且,勇敢。在人人认为他该与爱情“诀别”的耄耋之年,他敢于追求真爱,敢于向全世界承认,而又敢于堂堂正正地将真爱迎娶回家。翁帆呢,聪颖,而且,也同样的勇敢。她不畏人言,不管流言,百分之百地忠于自己的感受,敢于接受幸福、敢于开拓幸福的新天地。

当人们为了拥有自己的“安乐窝”而苦苦追寻时,帮助人们解决居住问题的公积金,竟然还有2000多亿元没有被利用起来。

10月1日,一番踌躇之后,借助住房公积金贷款,27岁的樊蕾终于结束“北漂”的日子,从开发商手中拿到了钥匙。“尽管一波三折,但总算成为有房族。”樊蕾说。

樊蕾是北京市朝阳区某国家机关的一名公务员。早在2003年底的时候,她就看中了一套38万元的房子,计划贷款29万元,但售楼小姐在计算了她的公积金数额后,告诉她贷不了这么多,建议她采用商业贷款。

“我那个时候每个月缴纳的公积金是84元,贷款限额才20万元。但我积蓄不多,不愿采用商业贷款,所以只好暂且搁置买房计划。”樊蕾说。

2005年初,北京市提高了公积金贷款限额,最高可以贷款40万元,樊蕾的公积金也提高到了每个月缴纳268元。但她的买房计划并未因此而实现。

“因为我特别喜欢的那个楼盘开发商说不能用公积金贷款,可是如果要用商业贷款的话,那个房子总价是35万元,本打算贷款25万元,采用公积金贷款,20年还款期,总还款额是37.67万元,而采用商业贷款,总还款额就要41.3万元,相差3万多元的利息呢。”樊蕾说。

今年5月份的时候,樊蕾又看上了一套房子,尽管户型她并不是那么满意,但关键是这个楼盘可以用公积金贷款。于是,樊蕾不厌其烦地抱着一堆材料,一趟趟地往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跑,一个半月后,审批通过了,购房合同也签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