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登14岁儿子现身录像誓言继续恐怖袭击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3:29:21

主持人:我们知道您跟普京之间有礼物的互换,送了普京一套少林秘籍,就是这一套是吗?

主持人:非常精致,还有非常细致的图,除了文字说明之外,还有图、手势,肯定还有一些形体的图都在里面。

释永信:这本前面半部是明代的少林棍法阐宗。后面半部是清代的,清代早年的拳法拳经,这是少林寺功夫比较重要的几本书。

主持人:出版的这个和你们自己保存的那种秘籍是不是还有不一样的地方?

主持人:哪一部分是被挑出来可以让外界的人都了解的,哪一部分还是应该少林寺自己保有的?

释永信:我们少林寺的基本功,基本套路,包括能够体现少林寺的特点的一些套路,一些功法,做一些介绍性的东西拿出来出版。

主持人:像普京总统他对少林武术这么有兴趣,照着这一套秘籍就可以学一个大概吗?

释永信:形可以练到,真正的神、韵,包括里面的奥妙,没有师傅指点很难做到。

主持人:这样我们就放心了。其实普京总统来少林寺访问,是不是到访的外宾当中级别最高的了?

释永信:以前少林寺在海外的交流这一块,包括我们接待的客人很多了,比如前年俄罗斯的国防部的部长伊万诺夫,去年美国的前国务卿基辛格,包括欧洲的一些议长们,来的还不少,像普京对中国文化这么热爱,对少林武术这么投入的,这样的大国总统这还是第一次。

连日来,《广州日报》关于“刘霆背母上大学”的系列报道引来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响,同时也引发了青年应如何感恩和孝敬父母的大讨论。信息时报记者采访中了解到的一个故事,从另一角度进一步印证了在学生,特别是在大学生中开展“感恩”“孝道”教育,的确是进行我国优良文化传统教育、构建和谐家庭、和谐社会的一项重要内容。

这个故事讲的是一名全家年收入仅2000多元的贫困大学生,在家人为让他读书到处举债时,他却因为虚荣心作祟,将父母辛辛苦苦赚来或借来的钱随意挥霍,不但高档手机时髦服饰应有尽有,甚至还要求父母借钱买冰箱DVD充门面……这种种不正常的虚荣行为,引起高校师生的反思。

2005年9月9日,一份特殊的报告送到广州石牌某知名高校党委办公室的桌面上。报告来自广东省委先进办。在这份名为“关于期望帮助解决南雄籍特困生困难补助”的报告中,恳请该高校能够资助校内一名来自广东韶关南雄贫困山区的苦孩子阿风(化名)完成大学学业。

这封突如其来的报告令老师们震惊了,家庭如此贫困的学生,学校为什么一直都不知道呢?尤其是在新生入学时,他为什么没有申请贫困资助呢?绿色通道的名单上又为何见不到他的姓名?报告在校内引起了高度关注,“绝不能让一个贫困生因生活顾虑而影响学业!”于是,上至学校党委书记校长,下至普通学生,都全力查找这名特殊学生。

经过全校上上下下全力以赴的调查,老师们终于找到了这名入学没多久的名叫阿风的学生。调查发现,阿风是学校2005级新生,在入学时,他并没有办理任何贫困证明的手续,更没有向学校提出贫困助学的申请,第一年4560元的学费以及1500元的住宿费也一分不拉的全数上交,那么他到底算不算贫困生呢?

带着疑虑,学生处的老师们悄悄赶往阿风所在的珠海校区的宿舍,然而眼前的一幕却令老师们惊呆了!“他用着带有摄像头的高档手机,身上的衣着时髦前卫,学校统一配置的书架上没放几本书,但各式各样的营养品倒是放了不少,蒙牛牛奶、雅士利豆奶粉应有尽有……这个孩子好像很会善待自己!”老师们这样形容他们的感觉。“再看看孩子谈吐得当,人也格外开朗,说起话来滔滔不绝,鲜有农村山区孩子的腼腆。”因为具有一定的社交能力,阿风还是校内某个学生组织的干部。

“入学两个月内,阿风对学校贫困助学措施根本就不关心,也从没想到要申请什么国家助学贷款。直到学校将广东省先进办的批文送到他的面前,他才表示去跟家里说一下,办一个贫困证明的手续。”该校学生处的一位负责人如是说。对此,学校也曾追问过原因,当时阿风的回答是:“不好意思,怕父母面子上过不去!”

尽管校方从上到下对阿风的贫困背景表示怀疑,但为了了解事实的真象,老师们依然做出决定:先让阿风开个贫困证明,看看他能不能办到,如果能办,或许他真的是贫困生!

二个月后,果然,一张盖有南雄市政府大印的贫困证明送到了该校学生处老师们的手上,“父母体弱,年收入仅为2500元左右,唯一生活来源:种地!家有兄弟两人均读书……”

看着这一串串资料,看着这个鲜红的大印,老师们陷入了沉思,“这孩子究竟是真贫困生,还是假贫困生?”如果这一切是真的,为什么他在学校的生活表现得如此富足,根本不像其他贫困生那样节俭呢?

家访揭开贫困家庭真面目:家住土坯房靠举债过日子为儿子借钱买冰箱充门面

面对这样的情况,该校学生处一名长期从事国家助学贷款工作的处长说:“对贫困生来说,国家助学贷款用得好了,他将使贫困学子受益一生;可用得不好,则会毁了一个孩子的一生!”他果断地做出决定:“家访,再远也要去查个水落实出!”最终,经过深思熟虑后,老师们做出一致决定,驱车前往阿风家中进行深入调查,“要让事实说话!”

今年1月5日清晨,天空飘着毛毛细雨,广州最低温度仅有摄氏十多度。记者与阿风所在学校学生处的老师们踏上了征程,我们的目的地是到位于广州800公里以外的广东韶关市南雄湖口某村——阿风的家。

因为计划必须在当天赶回广州,车辆在山道上以每小时数十公里的速度飞驰着。一路上,每位老师的心情都显得格外沉重……经过一路奔波,在当天下午2时30分,车终于缓缓驶近了阿风的家,我们的心也揪得更紧了……

随行的一位老师用南雄话向当地的村民问起了路。“你找阿风家啊,就在那里!”热情的村民很快将记者一行带到了阿风的家门前。

尽管一路已经见识了山村民居的寒酸,但阿风的家依然让我们震惊,这是一间完全用黄泥堆起的土坯房,为了防止漏雨,屋顶上严严实实地压着厚厚的茅草,上面还堆上一排排的瓦片。幸好这些瓦片还经用,不然时间久了,房子肯定要漏水了!记者注意到,因为长年雨水浸泡,泥坯墙的外围已经开始陷落,有的地方甚至出现了漏洞,门窗间透着一股股寒气。

但走进屋内看到的一幕让我们有些不敢相信,原来,阿风的家里竟然还有电视柜、冰箱和DVD三件电器,尽管电器都是很廉价的,总价值不过千余元,但在空荡荡的土泥墙内,显得十分乍眼。“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还有冰箱、DVD?”眼前的一切,让我们每个人的心里都多了个问号。

然而,这种疑虑很快被打消了,在与阿风父母的谈话中我们了解到,这仅有的三件家具电器是家里借钱买来的!家里为什么要借钱买电器?当记者一再追问时,阿风的爸妈说了实话:“孩子说了,考上大学,老师朋友都要来祝贺,买点家具电器,看起来不要太寒酸。”原来这些家具电器都是为了给儿子撑面子!父母对儿子的良苦用心让人听起来很心酸。

阿风爸爸对记者说,阿风从初中到高中一直在外面读书,平时大部分时间都是住在学校,因此很少在家过苦日子。为了让他安心读书考上大学,全家人勒紧裤腰带过着紧巴巴的日子,时不时还要借些钱。

“阿风高中读书时每年至少要用6000元,高三更多,需要8000元。好不容易看着他考上大学了,学费又成了问题。幸好考上大学时,村里人送了一部分礼金,市里又有数百元的奖励,凑上借来的一点钱,阿风第一年的学费和住宿费算是解决了。”

阿风的爸爸算了一笔账:刚入学一学期,家里就用了1.5万,而全家人全年的收入最多也不过就三四千元,收成差时,有时才2000多元。这样的收入,要供养阿风读完大学困难可想而知。

但即便如此,阿风依然过着他富足的生活。最初时,家里每月给他寄500元生活费,但他说不够,又加到了600元。从小就喜欢吃零食,总是一堆堆地买。入学仅一学期,阿风就买了一台1000多元的手机,500多元的文曲星……对此,学校学生处的老师们忧心地指出,普通大学生一个月400~500元生活费就基本够用了,手机、文曲星更是可有可无的东西,阿风的消费水准已经明显高于一个普通大学生,在贫困生中就更是显得格外“奢侈”,“难怪他会给我们造成‘假贫困生’的错觉,孩子竟然如此忍心让父母受苦来满足自己的侈望?在叹息的同时,老师们劝告阿风的父母要好好地教育孩子,不要一味娇惯他,要配合学校做好监督和教育工作。

记者采访发现,尽管阿风的超常消费对这个一贫如洗的山区农村家庭显得有些太过奢侈,但老实巴交的父母却没有什么怨言,相反地还为有这样有出息的孩子感到荣耀。阿风的父母常常说这样的话,“整整5年了,村里才出了这么一个上重点线的大学生,山沟里走出了金凤凰,我们疼孩子啊!”

也正是这一始因,才使得身为父母的他们,非但不责怪阿风的生活方式,反而有求必应,宁愿自己勒紧裤腰带也要满足孩子的欲望,“我们不要他有什么回报,只想他过得好些。”家访结束时,老师们的心情都很沉重,但眼看着这个贫困家庭为了供养一个大学生付出的艰辛,老师们还是决定帮帮他,随行的老师热情地送上了1000元的补助金,希望学校的关爱能让这个贫困家庭的生活状况有所缓解。

新华网昆明3月28日电(记者王研、秦晴)28日上午8时30分左右,云南省昭通市巧家县境内发生一起特大交通事故,造成25人死亡,4人受伤,其中重伤1人。

据昭通市政府办副主任陈树清介绍,当日早晨7时30分左右,这辆载客29人(包括司机)的中巴车从巧家县城出发,8时30分左右经过巧家县老店乡时,发生了意外交通事故,翻入100多米的深沟中。

昭通市委、市政府领导获知消息后立即赶往现场。目前昭通市委、市政府已经启动了重大交通事故应急预案,并成立了应急预案小组,其中包括医疗救护组、现场勘查组、现场救援组、善后安置组,现在正积极抢救伤员并就近送往医院救治,还将联系死者家属做好善后工作。下一步,市委、市政府将督促有关部门及时查明事故原因,认真分析事故教训。

解说:在李文娟举报的问题中,最突出的是她认为鞍山市国税局直属分局存在与企业联手,人为地减免和少收企业巨额增值税的现象。

李文娟(原辽宁省鞍山市国税局公务员):当时国家税收是计划加增长的模式,每年向国家交纳税款,按照上年的计划加上一定的增长比例,完成计划了就行了,这样单位呢,我们实际增收能力远远大于这个数字,这样领导也完成了计划,先进也一样当,他就可以人为地调节,不让企业交了这笔税款。

记者:实际上企业是应当交那么多,你们是自作主张让企业少交这些税款了?

解说:那么李文娟发现的这些问题是否属实,她举报的人为调节税等行为是否违反了国家相关的税收法规呢?记者带着李文娟提供的相关账目采访了中央财经大学税务系教授刘桓。

刘桓(中央财经大学税务系教授):那么人为调节税它的性质是什么?就是等于我们所谓的压库或者是所谓的超收,也就是说按税法规定,你这个纳税人,一个纳税期之内你产生多少经济行为,经济行为按照国家税法的规定应该纳多少税,这个你应当是如实上交的,这个是既不允许你多缴,是属于多征,也不允许你少缴,但如果说你今年该征的,你不让他征或者是授意他或者是暗示他不交,这个行为就构成了我们所谓的欠库、压库欠库。

刘桓(中央财经大学税务系教授):如果说你应收你不尽收,在违犯征管法,违背税法的同时也违犯了我们国家的预算法,因此我们说这样的一个行为,你要说它严重,上升的高度,要说有多严重它就有多严重。

解说:在李文娟的举报信中,关于人为调节税的问题提供了鞍山市五家企业的增值税申报表,涉及金额最大的一家企业是鞍钢集团新钢铁责任有限公司,这家公司在2001年12月出现了两份增值税申报表,虽然日期相同,但是表中纳税的数字却不相同。

刘桓(中央财经大学税务系教授):现在是这样的,你看两份的数字是不一样的,这里面必有一个真的一个假的,这个数字是小的数字。这个数字小说明什么?就是它本来应缴两亿四,现在变成他填两亿二,因此产生出在当时,他人为想压库,压两千万的这样一种动机,这在表上已经写的很清楚了,这样一个行为我们说可以基本判定它是个欠库或者是压库行为。

解说:欠库和压库这种人为调节税的行为背后有着非常复杂的原因,主要涉及到2003年以前我国税务系统实行的税收征管模式一直是按照国家下达的增长指标来完成任务。

刘桓(中央财经大学税务系教授):比方说当时我预计今年这个征期,我的收入比上一年要增长5%,那么这个数字完成以后如果再完成进一步的数字的话可能会引起我以后年度的财政收入增加的困难,因为你基数越大以后增长,比方说同样增长5%,对100的5%增加和对110的5%的增加是不同的,因此它为减少以后的压力,因此今年完成任务以后截止了,所以它就不再做进一步的征收努力,第二个呢无论如何就是我可以把财力暂时地或者永久地留在地方,因此出于这样一个动机,这种现象产生的背景我们说是比较广泛的,这第三方面的原因我们不排除税务人员在里面执法犯法,他在利用权力,他在进行某种钱权交易,这三个原因哪一个出现都和我们国家税收的基本宗旨是不吻合的。

解说:国有大型企业的税收涉及到复杂的生产和经营过程,要调查清楚李文娟所举报的全部问题的真相,不仅需要非常专业的人员,还需要企业和税务局提供大量的原始账目,这对记者来说调查的难度相当之大。

刘桓(中央财经大学税务系教授):因此它需要一个专家组,一个非常有经验的,比方说是注册会计师注册税务师还要非常有经验的检查稽查人员,查账高手们去查这个事情,我估计要是专业人员下去的话有一个月差不多了,但是这里面我坦诚地告诉大家,这样一个调查它的阻力会很大,换句话说我们上级部门对这样一个事情的重视程度和它查处的力度有多大,这是问题的核心和关键。

李文娟(原辽宁省鞍山市国税局公务员):我当时是觉得能够解决,我觉得我提出来了,国家就在这方面肯定就要采取一些措施,我想是能改变的。

解说:在李文娟举报之后,国家税务总局随即派出了核查组赴鞍山市国税局进行调查。核查组在核查报告中所作的结论认为,李文娟所举报的五项问题中有两项属实,其他三项问题部分事实存在,但问题的性质与举报信反映的不同,其中少收增值税的问题是企业延缓征收,属于违规行为。同时国家税务总局还要求辽宁省国税局应督促鞍山市国税局做好举报人的政治思想工作,并保护好举报人;同时责令举报人所在单位不得打击报复举报人。但是,实际情况是,就在李文娟举报了鞍山市国税局的问题之后,她的命运发生了一连串的变化,她被两次辞退工作;被鞍山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然后又被劳动教养一年。那么这一切遭遇和她的举报行为有什么关系?李文娟又为什么要坚持进行举报呢?

解说:李文娟在鞍山市国税局已经工作了23年,丈夫也是事业单位的职员,两个人的工资收入在当地都属于较高的水平,而且在李文娟举报的那一年,他们的儿子只有4岁。

李文娟(原辽宁省鞍山市国税局公务员):我举报不是因为对生活的满意与不满意,我看到在市场上,我看到那些下岗的工人还有农民,他们卖一些菜,被那个收税的人从这头儿追到那头儿,就是为了逃避那一元一元的税款,我觉得他们这么贫穷,还要被人家追得一元一元地交税,而同时我发现我们单位竟然是一个月人为调节增值税就达到了几千万,我觉得这两种现象对比太反差了,我觉得气愤,我不管呢,我的心我好像我就忍受不了,我就必须得管。

李文娟(原辽宁省鞍山市国税局公务员):斗争就是在考虑如果我被打击报复,我个人将会什么样一个后果,又考虑如果我不举报这种现象永远地掩盖下去。

李文娟(原辽宁省鞍山市国税局公务员):我没想到会这么严重,我只是想到我们单位的领导会在工作当中刁难我。

记者:但对于一个普通职工,对于一个已经拥有幸福家庭的人,稳定生活的人来说,这还不够多吗?

李文娟(原辽宁省鞍山市国税局公务员):我刚才不是讲了吗,我就在这种斗争当中最后考虑,如果大伙都这么想着自己的话这个问题不举报,这种现象不揭露,这个年复一年,损失也无法弥补,我当时真是就这么想的,曾经有个人要和我一起去举报,但是后来他放弃了,这个事情总得有人去做。

解说:2002年6月,李文娟带着举报信和相关的账目证据赶到北京,向国家税务总局等有关单位递交了举报信。

记者:你走出这一步带来的后果会给这个家庭带来的影响,这些你都不考虑吗?

李文娟(原辽宁省鞍山市国税局公务员):是这样的,我当时觉得虽然我自己有个人的利益,但是也有国家的利益,我确实是当时地位虽然卑微,当时真是想着国家,真是出于这种心理,一点儿都不夸张跟你这么说。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