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光裕出让股权与缺钱有关 国美面临厂商责难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8 22:19:39

商报讯(记者张晓蕊)乐客多7家门店截止到昨天全部关门,民营企业家刘永好的零售美梦也随之破灭。昨天,对于传言近半年的家乐福和乐购分别收购乐客多一事,乐购上海总部新闻发言人王君山向记者义正严辞地表示,乐购从来没有收购乐客多的举动,他同时透露,目前有迹象是家乐福有可能会收购乐客多在上海的一家门店。

起家两年的乐客多未能成气候便夭折。在中国零售业内乐客多算是“小字辈”,之所以备受关注正是因为他是富豪刘永好的产业。今年的福布斯富豪榜,四川首富刘永好以90.96亿元身价排名第6位,在胡润百富榜中也名列第20位。他的新希望集团涉及饲料、金融、房地产、乳业、肉食品、化工、商贸物流、零售业等行业。2003年2月,刘永好打出乐客多超市的招牌进军中国零售业。当时,他希望通过超市渠道来拉动新希望集团系列农业深加工产品的销售。他曾放言两年内将在上海、江苏、浙江等地兴建10个以上大型超市,到2006年总共建50家大型超市。而截止到2005年年底乐客多全线关张,他在国内也仅拥有7家门店,上海2家、南京1家、浙江4家。

记者致电乐客多商业发展集团,其工作人员表示,“这里已经不办公了”,对于家乐福和乐购对其收购一事,工作人员也以“不清楚、不知道”作答。家乐福方面也极为低调,其发言人王晓忠也一直对收购乐客多一事不发表任何看法。知情人士表示,自传出乐客多要出卖的消息后,上海农工商超市、易初莲花等企业都曾被传言卷进收购案,但至今未有确定消息传出。他表示,对于外资企业来讲,收购兼并国内企业是很正常的扩张渠道,如果有收购想法乐购没有必要否认。

据了解,乐购与乐客多存在些许渊源。2003年,刘永好组建乐客多超市时,从乐购挖走高管沈建国担任乐客多总经理。而目前,随着乐客多关张,沈建国也已去向不明。

专家提醒:尽可能搜集有利证据,避免网络侵权,防止沦为网络诽谤的牺牲品

本报讯据新闻晨报14日消息13日上午,一个谴责地铁“色狼”的帖子刚在互联网上某个论坛出现,就引起众多网友的关注。帖子同时公布了一张在地铁内用手机拍摄的:“色狼”大头侧脸照。因照片从脸后侧拍摄,大多数网友无法看清照片中男人的相貌,但众多跟帖者对发帖者的行为一致称快。

然而,令发帖者始料未及的是,有网友提出质疑,认为其行为虽然解气,却有侵犯他人肖像权的嫌疑,如果这又是一场“网络诽谤”,会给照片上的人带来恶劣的社会影响。

张小姐告诉记者,13日上午8时10分,她和往常一样从1号线锦江乐园站挤上早高峰地铁,向市区出发。此时,站台上已聚集了相当多的乘客,车一到站,张小姐就被人流推进车厢。“当时车厢内非常挤,我左边是一名30岁左右的男子”。列车刚启动,张小姐就感到该男子略有异样。“我刚闭上眼睛养神,感到他的手突然穿过我的左手臂,直接摸上我的胸口。”张小姐对这突发状况又羞又愤,转过脸朝男子狠狠瞪了一眼。

为了解除困境,她突然想起了新买手机的拍照功能,于是赶紧从包中掏出来,对准了那名男子拍起来。而这名男子也发现了这一情况,立刻向左背过脸去,令张小姐只抓拍到一个脸后侧的大头像。

“我将照片放网上,一方面是因为这个色狼实在太嚣张,我实在气愤,另一个原因也是为了让更多的女性提高警惕。”短短几个小时内,张小姐的帖子被浏览了上千次。

记者看到,在众多的跟帖者中,也有人在对张小姐的遭遇表示同情时,对公开照片的行为不敢苟同。

“大家的愤怒都基于一个大前提:就是张小姐的叙述是真实的,而且照片里的男子与实施性骚扰的流氓是同一个人。但这种叙述未经第三方证明,叙述就缺乏客观公正;而在没有经过照片中男子的同意下,就将他的照片放在网络上,这就侵犯了这名男子的权利。”一位名为“无话不说”的网友指出。

面对性骚扰,女性如何保护自己?记者采访了前和律师事务所律师商建刚。

商建刚说,我国在《宪法》、《民法通则》、《刑法》及《妇女权益保障法》等法律法规中,已经对反对性骚扰作出了明确规定,但在具体操作方面,却缺乏具体的法律条款,因此对被性骚扰侵害的女性来说,尽可能搜集有利于自己的证据是关键。避免网络侵权,防止沦为网络诽谤的牺牲品。

这是一个16岁的小姑娘,她曾离幸福那么近,如果不是那场劫难,花季的她或许会像许多外来的同龄人那样,在异乡乐清快乐地工作,努力地攒钱,经历一场甜蜜的恋爱,然后嫁人生子,过着平实而幸福的生活。而她的人生轨迹却在今年5月的一个夜晚发生了骤变,她同时遭受心灵和身体的巨大创伤:遭遇强奸后被挖去双眼。幸福与快乐在一夜之间戛然而止!

近日温州医学院眼视光医院免费为王培植入义眼的消息,让人们再次关注这可怜的小姑娘的命运。上月底,王培16周岁生日的前一天,经过半年的艰难诉讼,她等到了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判决暴徒赔偿她三十多万元。

但是,事情并没有向人们所期望的方向发展,犯罪嫌疑人不服一审判决,最近向省高院提起上诉,也就是说,王培一家人还得继续等待,并且,等待的还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结果。如今离恶性事件的发生已经半年多时间过去了,这些日子,生活在双重黑暗中的小姑娘是怎么挺过来的——

由于家境贫寒,懂事的王培才读到初中,就辍学主动要外出打工来帮父母分担家庭的重担。去年国庆节,她告别了校园,从老家四川安岳县来到了乐清市柳市镇打工。打工期间,认识了同是来自四川的男青年小蒋,处在情窦初开的年纪,小姑娘恋爱了,每天下班吃完饭后,她就跑到男友的住处,为他收拾房间做做家务。

然而就在今年5月29日晚上,王培如往常一样到男友处帮他洗完衣服已是8点多,男友还没有下班,见时间不早,她就决定自己先行回家。

从男朋友住处回到王培的暂住处只有五六分钟的路程。然而正是这短短的五六分钟,让王培踏上一条让她痛苦终身的道路。回来的路上,就在柳市镇吕庄村的村口,一个陌生男子用刀子挟持着她,将她逼到了一块倒着废弃广告牌的杂草地中,王培拼命地挣扎,用牙咬了那人的肩膀,这一咬惹怒了暴徒,将她打得昏死过去……

王培醒来时,恐惧得难以复加,浑身上下都是血,钻心地疼痛,双眼什么也看不见,而且感觉脸上有一个东西在晃荡。

等王培从医院里被抢救过来后,她才知道,丧失人性的暴徒,不仅强奸了她,还把她打得遍体鳞伤,残忍地挖掉了她的眼睛。

犯罪嫌疑人落网后,王培的父母向犯罪嫌疑人提起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给予经济赔偿。

11月底,在王培16周岁生日的前一天,经过半年时间的诉讼,王培终于等到了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但她深陷的眼窝,已经看不见判决书了,而这判决书上的三十多万元民事赔偿,对于她来讲也可能只是镜中花水中月,因为“对方说自己家没钱,无力支付,就算生效也很可能变成一纸空文。其实这钱拿到了,对于我闺女以后的治疗与生活也远远不够。她这一生已经被毁掉了,赔再多的钱也没用啊!”说这话的是王培的父亲王成国。这位瘦小黝黑的庄稼汉已经被生活的重担与不幸压得直不起腰来。

日前,记者在王成国的带路下,前往王培现在的暂住地。我们在柳市镇吕庄村一处破败的民房前停了下来,一个皮肤白皙的少女正坐在门前的泥地上,两只眼窝深陷,茫然地望着远方。没有凳子,坐的是木札子。狭小的屋内放了两张床和一张桌子,几乎没有落脚的空地了,显得极为局促,他们一家人,就暂住在这样的十平方米不到的房间。“一个月要一百多块租金呢,我们现在连房租都要付不出了。”在家照看王培的母亲叹气。

在王培的命运被那恶魔改变的同时,还有一个年幼孩子的命运也随之改变,那就是王培年仅9岁的弟弟王伟。“女儿变成这样子了,生活不能自理,经常哭闹着用头撞墙想轻生,得有人看着她照顾她生活,而家里没有收入,要靠我夫妻俩种点瓜果稻米糊口,所以我寻思了让儿子退学来照看他姐。”王成国悲伤地说。一听到要退学,王伟在家里哭了几天几夜,最后还是跟父母登上开往温州的火车。那几天,王成国与妻子听着儿子的抽泣声心里如刀割,

在乐清等待官司判决的期间,王成国经人介绍到黄华的一家造船厂打工,一次王伟去找父亲时,不小心跌入河中。等王成国闻讯赶到儿子的落水处时,发现溺水的王伟四肢僵硬失去了知觉生命垂危。那时正打着官司,女儿王培的医药费已经勒得王成国喘不过气,哪有多余的钱送儿子去医院抢救?幸得附近一些好心人赶过来将王伟送到卫生院抢救过来。从那次落水后,王伟的胆子就越发小了,不能见生人。讲话大声点,他也会害怕。

王伟的意外事故对这个家庭更是雪上加霜,“真的不敢想,万一儿子也出了事,可叫我们怎么活。”愁得夫妻俩商量了一夜,决定辞工在家里照看两个孩子,他们想等官司结束拿到赔款夫妻俩就回家乡去种地。

家中的变故,加上王培受摧残后的治疗费用,都是王成国夫妇变卖家产和向亲友借的,他们至今还没有拿到一分钱的补偿。王成国说,因为没钱,不久前他又回了一趟老家,除了老迈的父母栖身的房子,家中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都变卖了,筹钱带过来给女儿治病。“家中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都瞒着她的爷爷奶奶,两老人都快九十岁了,怕他们受不了,现在我们还不敢带女儿回老家。”

但不回家,王成国在乐清的日子也难以为继,从女儿出事,已经差不多半年过去了,变卖家产的钱支撑不了多久。“现在家里买菜的钱都没有,她爸到菜市场去捡些挑剩的菜叶子来吃,我们大人倒没关系,王培身体不大好,她弟还在长身体,真是苦了两个孩子啊!而且孩子用的药也挺贵,每个月用来清洗的眼药水就得花一二百块钱。”

王培受伤后的眼窝每天都得用药水清洗消炎,否则眼睛的分泌物与灰尘进去了会在眼眶中发炎,“很痛的,整个头上都像针扎一样痛得厉害,经常头晕。”王培说话细声细气的,是个文静内向的女孩。对于那一晚的遭遇,王培似乎不大愿意再回想,记者也不忍心提起。

出了事情之后,这个聪慧的女孩人生完全变了,如今写在她脸上尽是茫然和痛苦,初恋的花蕾还未绽放,就因为这次变故凋谢了:相恋了几个月的男友小蒋退却了。在她生日的前夕,王成国找到了久未露面的小蒋,面对王培的现状,小蒋将一千元钱递到王成国的手里,不声不响地走了。小小年纪的他也很难面对这样的现实。“唉,我不怪他,这也是可以理解的。”王成国说自己能够体谅小蒋的离开。

听到父亲提起小蒋,本来在一旁面无表情的王培,脸上突然露出痛苦的神情,眼窝里有泪水滴落,脸痛苦地抽搐着,谁也无法体会她此刻的心境,才十六岁花季的她已经承受了同龄人无法承受的痛苦与伤害。王成国不忍再说下去,掩面无语……

离开时,王培跌跌撞撞地起身相送,记者跟她握手再见,那双冰冷的手与羸弱的身躯,像野草在寒风中摇曳……

在2005年11月6日19时40分,邢台县会宁镇康立石膏矿发生坍塌前,他只是矿上一名再普通不过的矿工,邢台县张尔庄再普通不过的农民。

从小靠着父亲种的五亩薄田养大,初中毕业后,当过工厂修理工、一个月只有200元收入的保安,“什么苦活脏活累活都做过”。

唯一壮举就是两年前与同村离过婚、比他大13岁、还带着一个女儿的张香英搞起了“姐弟恋”,并且不顾层层非议,执意与她结了婚。

28岁的他,从没想过“奇迹”之类的词会与他沾边,可他却被困在125米深的坍塌矿井下,2米见方的洞口里,不吃不喝长达11天……

他干的活是将矿渣铲进一个大铁罐里,然后看着搅机忽悠悠地将它送上去。搅机的一上一下,已经看了一年多了。偏偏这天,搅机坏了。

“我就在坚井旁边的洞口等着人下来。有报道说坍塌前矿底下早有地震的感觉。错了,啥都没有,就是突然‘呜’地刮进一股强风,把我猛地刮进了洞里,我脑子一下子撞到石头上,两眼一片漆黑,晕了过去……”

大约五六分钟后,迷迷糊糊的苑胜林勉强支撑着爬起来,在仔仔细细的摸索中,他发现摸到的全是矿石,“有一块大矿石正堵住了洞口”。

轰隆声,坍塌;坍塌,再轰隆声。最后,一切稀里哗啦声渐渐远了,小了,没有了。死寂中,苑胜林终于闹清了一件事,矿井坍塌了!

苑胜林闹不清的,是在矿井里的时间。“我一直大声叫喊,‘哎’,‘有没有人?’。”直到嗓子哑了,嗓子眼干得发痛,他再“哎”不出来为止。

“那个洞只有这么大。”他将病床边一只小小的床头柜作着比划,估计容纳他这么个身高175公分,体重180斤的大活人,除了坐着,就是站着了。

“后来腿饿得发软,站都站不起来了。”于是他晕乎乎地坐在地上,其间做过梦,“梦到我一边吃苹果,一边对着水龙头不住地喝水,真是渴啊……”

过去所有他见过的,用过的,哪怕是池边的脏水,他都想过了,一遍遍地想,一遍遍舔自己的嘴唇。“我就想等我出来后,一定要抱着家里的大水壶喝它个够。”

撒完第二泡尿后,苑胜林知道自己是在浪费资源。于是,他脱下胶鞋盛着第三泡尿液,捧到嘴边……

没问他喝尿是什么滋味,“胶鞋的浓臭加上尿骚气熏得我的胃直翻,可啥都吐不出来。”腹内空空如也,该消化的早消化了,哪还有东西?

苑胜林一个劲地说他很后悔。出事那天中午,他在家里只吃了一碗面条,“饿得不行时,我后悔得肠子都快青了,真想抽自己两嘴巴,你说我为什么只吃一碗,不多吃几碗呢?”

在连尿液也绝迹后,他舔遍了洞中每块潮湿的痕迹,可令他绝望的是,除了冰冷就是干涸。

“绝望、恐慌、又冷又饿又渴……”他一边回忆,一边摸着额上的汗。他说,在绝望中,他想到过自杀。

“割脉。”他从袖子里伸出满是汗毛的手臂,“不过,还是放弃了。我想到了她们……我想我要是死了,她们就生不如死。”他边说着边小心翼翼地瞅着张香英。

张香英的脸别到了一边,手不断拨弄着准备倒茶的水杯。但是,苑胜林立马口气轻松道,“只有一次。那次以后,我就发誓无论如何一定要活下去。”

获救前,苑胜林听过一阵水钻声。他想喊,可怎么也喊不出来。拼尽全身力气,他拿起一块大石头朝石壁上狠命地敲着,无名指因为被自己的石头敲伤,至今还是黑的。

“那会儿,我啥痛的感觉都没有。我听到最后一句话就是‘有人没有?’我记得我说,‘有,我渴’。”

“你看,全是冷汗。现在每天晚上睡觉还老做噩梦,总梦见自己的床在晃动。自己一个人走在黑暗的地道里……好害怕,醒来后全是冷汗,把枕头都汗湿了。”苑胜林反复强调他过去身体很结实,从不是这样。

继而,他又盯着地面算起账来,“每开一吨煤就能赚5块钱,我一天大概能赚30块呢。”尽管当矿工差点要了他的命,但他觉得这是他赚钱最多的一份营生了。

“赚再多,我也不让他去了。他以后就是再想下去,我也不让他下去……”张香英一手拉扯着小女儿,一旁搭过话来,“你没下过矿,你不知道。我去看过,深不见底。而且他们戴的安全帽一点屁用没有,往地上一摔就烂了。下面的巷道顶都裂口了,老是往下掉东西,向上面反映几次,都没有用。他(出事)那几天,我眼泪都哭了好几桶……”

苑胜林羞涩地望着略有夸张的妻子,喃喃自语,“以后再也不干了,再也不下矿了。”半晌,这个再也不下矿的人费力地起身要上厕所了,妻子赶紧扶着他,他却要妻子先去开灯,尽管厕所里面光线充足。

看着苑胜林进入室内,张香英叹着气说:“他现在睡觉、关门都要开灯,简直见不得一点黑。”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