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出席八国集团同发展中国家领导人对话会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1:20:09

南泥湾位于延安东南黄龙山地区,距延安约90里,当时是一片荒山野岭:一座座荒凉的山坡上,长满了齐人高的蒿子,荆棘横生;深山是遮天蔽日的树林,沟底是黑暗阴森的溪流,浸透着腐烂的枯木和野兽的尸体……部队来到后,遇到了许多想象不到的困难。

刚到南泥湾时,缺乏开荒经验,经过不断的劳动实践,开垦的办法越来越多,效率也明显提高。到1943年,三五九旅的生产保障了粮食的全部自给。翌年,不仅实现了粮食和日用品全部自给,而且达到了“耕一余一”,开始向边区政府上交粮食。经过全旅官兵的辛勤劳动,终于把荒凉的南泥湾变成了到处是庄稼、遍地是牛羊的“陕北江南”。

党中央及时推广了三五九旅的成功经验,要求陕甘宁边区军民每人都要参加劳动,中央领导同志带头开荒种地,学习纺线。毛泽东也分得了一块耕地,一有空余时间,他就拿起锄头干起来。由于领导干部以身作则,延安大生产运动取得了巨大成就。在“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等口号的鼓舞下,根据地军民迅速掀起了以农业为主的大规模的生产运动。

据统计,自开展大生产运动后,陕甘宁边区农民所交公粮,从1941年占总收获量的13.58%,迅速降至1943年的不足9%。与此同时,截至1943年底,部队的衣食住行实现六成自给,中直机关实现五成自给,边区农民家中储粮平均翻了两倍半。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26日早上,317名来自中国内地和香港的游客在其入住的马来西亚吉隆坡云顶高原第一世界酒店领取餐券时,发现餐券被画上不雅图案,认为受到极度侮辱,群起聚集大堂要求云顶管理层道歉。酒店竟出动狼狗和动用手铐以图控制秩序。有几名愤怒的中国游客与保安发生肢体冲突。

报道称,在场的其他中国游客见到同胞被捕,除了趋前交涉外,也集体合唱中国国歌和《团结就是力量》鼓起士气,向管理层抗议。

这些中国游客来自国内各省市,有北京、上海、江苏、广东、浙江、四川、重庆,以及一小部分香港游客,总共15个团。

今天上午,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宁军领事证实了此次冲突事件,并且作为中国官方人士参加了对此次事件的处理。

“昨天上午,317名中国游客在早晨就餐时拿到了涂有猪头图案的餐券,并且被要求去地下餐厅吃饭。”宁领事介绍说,“当时,就有中国游客表示不满,要求见酒店的管理层并作出解释。一位负责此事的主管处理得非常不严肃,激怒了中国游客,引发中国大批游客在酒店大堂进行静坐抗议。”

“酒店的保安出动了狼狗维持秩序,虽然没有咬到中国游客,却惊吓了不少游客。另外有3名游客被保安带走,不过整个过程中没有中国游客受伤。这些中国游客在示威声中被放回来。”

宁领事说:“我当时一边联系警方,要求酒店方面不能采取暴力行动,一边跟酒店的母公司名胜世界有限公司管理层联系,希望妥善处理,不要造成恶劣影响。”

上午9时,宁领事赶到酒店,通过与酒店、游客和旅行社多方会谈,于中午12时左右达成协议。名胜世界有限公司的三名总裁在现场处理了此事,出面承认错误,同时给在场的每位中国游客进行象征性的经济补偿,即每人80马币(约人民币160元),弥补中国游客旅游的损失。

上午,马来西亚驻华大使馆旅游处市场经理宁丽女士告诉本报记者,“云顶集团已经向317名中国游客正式道歉,并声明餐券涂鸦为三个员工的个人行为。酒店方面已经对游客给予赔偿,三名员工当即开除,并被送到警察局。整个事件到昨天下午两点已经得到妥善解决。”

宁女士介绍说,“由于云顶山上人流量非常大,有时多达十万人,主要经营娱乐项目,所以保安管理非常严。当出现混乱局面时,保安只想平息事件,所有举动并非针对中国人。何况云顶集团的所有人本身就是华人,更不可能出现歧视华人的倾向。她说,云顶集团在40年的经营过程中接纳过数百万中国游客,这种事件从没发生过。”

宁女士说:“云顶集团以后将加强对员工的管理,进一步提高服务质量。集团为这一事件的发生感到非常抱歉,希望不会影响中国游客赴马来西亚的旅游计划,不会影响中马之间的友好关系。”

作为被国际社会公认的解决朝核问题的优选外交方式,六方会谈在昨天正式开幕。会期无定的第四轮会谈最终要看朝美双方的直接对话谈得怎样。继25日朝美代表团首席代表会谈之后,昨天下午2时,双方再次碰头谈话1个小时。

分任美朝代表团团长的美国助理国务卿希尔和朝鲜副外相金桂冠昨天的接触,主要讨论了举行核裁军会谈的主张和浓缩铀核计划问题。

在25日进行的75分钟会晤中,朝鲜要求美国给予“核武国待遇”,即承认朝鲜为核武拥有国。对此,美方表示,不接受朝鲜的主张,并要求朝鲜在此轮会谈中明确表示放弃核武。

在昨天下午的第二次会晤中,希尔与金桂冠仍然是针锋相对。美国的立场依然是“在朝鲜宣布弃核之前,不能做出保障能源援助和体制保障”。朝鲜则主张:“现在的情况与前三轮六方会谈不同。我们已经宣布拥有核武器。现在应该是讨论朝鲜半岛南北双方无核化问题的时候。”

据了解,朝美双方虽然在“朝鲜半岛无核化”原则上意见一致,但在具体内容上仍存在很大分歧。

对此,韩国统一部长官郑东泳昨天在汉城表示:“六方会谈真正拉开帷幕后才发现会谈初期就面临着很大困难,令人心情沉重。”当地媒体分析,所谓困难极可能正是指朝鲜的裁军会谈主张和核武器拥有国待遇等要求。郑东泳还称“北方在会谈上坚持和平利用核的权利与原则”,以此暗示朝鲜仍执着于高浓铀(HEU)核开发计划。

朝鲜还对向其提供200万千瓦电力的韩国“重大提案”首次直接做出了反应。据悉,朝鲜副外相金桂冠24日在北京与韩方代表团团长宋旻淳进行接触时表示,“重大提案”有利于协商核问题,但仅靠电力援助不足以建立朝鲜半岛的和平机制。

韩国政府有关人士称,金桂冠的这一发言被认为是在说美国对朝鲜体制的保障要优先于电力援助。与其说是拒绝了“重大提案”,不如是为了获得更多代价打出了牌子。

新华网香港7月26日电(记者白冰)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对外新闻发言人秦吉军中校26日就驻军政治委员调整发表谈话:经中央军委批准,广州军区政治委员杨德清上将日前专程抵达香港,宣布中央军委关于香港驻军政治委员调整的命令。

近日,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签发命令,任命香港驻军政治委员刘良凯少将为广西军区政治委员;任命某集团军政治委员张汝成少将为香港驻军政治委员。

26日,杨德清上将在香港驻军司令员王继堂中将的陪同下,率刘良凯少将和张汝成少将,拜会了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曾荫权。杨德清上将向行政长官通报了香港驻军政治委员调整的情况,并对行政长官、特区政府给予驻军工作的一贯关心和支持表示衷心感谢。行政长官对杨德清上将莅临香港表示欢迎,并对刘良凯少将荣任和张汝成少将履新表示祝贺。香港特区政府保安局局长李少光等参加了会见。

刘良凯少将在离开香港前,通过驻军对外新闻发言人表示,感谢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对他在香港工作期间的大力支持,感谢香港市民对香港驻军官兵的关心、爱护。香港驻军新任政治委员张汝成少将表示,香港驻军将一如既往地严格依照基本法、驻军法履行防务职责,为香港的繁荣稳定继续做出应有的贡献。

7月8日,在苏格兰八国首脑会议后,俄罗斯总统普京宣布,在将西伯利亚原油输往远东的管道铺设计划中,俄罗斯将优先向中国而不是日本提供石油。

普京的表态马上引起了中日媒体的关注。“作为俄罗斯最高领导人的普京,在管线问题上做如此明确的表态,还是第一次。”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俄罗斯问题专家冯玉军说。

普京7月8日的表述相当具体。他说,俄罗斯将修建两条大型的输油管道:一条从西西伯利亚通往俄白海沿岸,俄石油将从那里出口到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地;另一条通往太平洋沿岸,该项目的一期将首先修建到距中国边境60公里的斯科沃罗季诺。

管道一期工程历时3年,将于今年开始动工。管道建成后,每年将向中国输送2000万吨石油,另外1000万吨石油将通过火车输送到太平洋沿岸。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东欧中亚研究室研究员夏义善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虽然此前普京在内部做过这样的表态,但他一直没有对媒体公开表明自己的态度。

“普京的表态反映了俄罗斯最终基本确定中国为东边稳定的石油供应对象国。”夏义善说。

在说这番话之前,普京分别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进行了会晤。在7日与小泉的30分钟会晤中,双方还达成协议,普京将于11月20日至22日访问日本。

“普京的表态为石油管线的修建定了一个调,从某种意义上是说给日本听的,言外之意日本就不要为这个事情再争了。”夏义善说。

冯玉军认为,普京的表态是中俄能源合作从不熟悉到熟悉、从面临一些困难到逐渐解决困难这样一个过渡的结果,说明中俄能源合作已经开始摆脱原来的一些掣肘和障碍。“这是普京表态的一个最主要意义。”

与此相呼应的是,6月30日至7月3日,胡锦涛对俄罗斯进行国事访问期间,两国能源巨头达成协议:中石油与俄罗斯石油公司签订了长期合作协议;中石化与俄石油签订了建立合资企业的议定书;国家电网公司也与俄罗斯统一电力系统股份公司签订了长期合作协议。

“俄罗斯的石油出口战略第一要保障俄罗斯利益,第二要保持国家对能源的控制和监督。这些协议的达成说明俄中两国在能源合作上达成了很多共识,向中国优先输油是符合俄罗斯石油出口战略的。”冯玉军说。

2003年底,日本为了俄罗斯能够修建通向太平洋的石油管线,表示愿意向俄罗斯提供价值70亿美元的一揽子援助项目。但此后日本的承诺一直没有兑现。

2005年是俄日建交150周年,还在2004年的时候,媒体就已获悉普京在年内将访问日本。但是不久后这个日期被推迟到2005年1月。此后,普京访日的日期一再推移,直到本次8国峰会方得以敲定。

“俄日之间有块搬不动的石头,那就是领土问题。日本坚持要求俄罗斯交还北方四岛的全部4个岛屿,普京是做不到的,双方都很难让步。”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室主任陈玉荣说。

在这种背景下,专家普遍预测,11月普京访日很难给俄日关系带来实质性突破。

当初,“安大线”的修建是由俄罗斯在1996年率先提出的,根据中俄两国的协议,这一管线将于2005年投入运营。

然而,就在“安大线”开工之前,却横生变数。2003年日本提出修建“安纳线”计划,并承诺向俄罗斯提供巨额经济援助。

俄罗斯为之动心。此后,围绕“安大线”、“安纳线”之争,俄罗斯一直举棋不定,而其中不乏中国已经被判“出局”的传言。2004年10月,在访华前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普京仍然没有做出最后决断,只是说俄罗斯把输油管道修往哪里将由俄罗斯的国家利益来决定。

日本《东京新闻》7月5日报道说,日本政府正考虑向俄罗斯提供约90亿美元援助以建造一条源自西伯利亚油田的输油管道,这比原来的70亿又多了整整20亿美元。

而日本提供巨额资金的前提是,在管道建设过程中俄方要优先照顾日本利益,而不是“其他国家”。

有关俄罗斯石油管线走向的几番波折,让人难免产生担忧——管线修建是否将产生新的波折。

“目前只能说俄罗斯优先向中国输油是基本定下来了,但还不能说百分之百确定。”陈玉荣说。

陈玉荣认为,俄罗斯还是希望得到日本的资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普京的表态也有把中国作为筹码向日本施压的成分在内。

“无论世界上还是中国都对俄罗斯有一些担心,就是俄罗斯外交政策的实用性和过于灵活,”冯玉军说,“不过从俄罗斯能源出口战略以及其现实原则等各方面来看,这次普京的表态是明确的。”

与普京的决定相比,更让日本不安的是,根据俄能源部5月下旬出台的最新报告,目前俄罗斯正在进行一项为期三年的地理检测,如果发现远东石油储备不足,就将中国作为管道的最后一站,而放弃延伸到太平洋沿岸的计划。

中日关于俄罗斯石油管线的纠纷从一开始就没有被看作是一件纯粹的经济事件,舆论普遍相信这背后包含很多的政治因素,更有媒体将此称为“三国演义”。

毋庸讳言,目前日本在东亚的境遇并不好,与中、韩、俄均有难以调和的纷争。2005年6月初,中俄印三国外长在俄罗斯举行第四次非正式会晤,商谈能源合作及地区安全问题,日本无缘参加。

一个很容易产生的联想是,在俄罗斯输油管道上的失败是否会进一步刺激日本,使日本进一步绑定美国,偏离亚洲,从而改变东亚政治格局。

冯玉军认为这主要取决于日本怎么看待这件事情。他说,在文化上有一种预定的假设,如果你把谁看成是敌人,那么他就很可能真的变为敌人。

“如果日本将中俄看成是一种战略同盟,看成是中国的又一次能源威胁,这对日本和东亚政局就很不好。关键是要在互动的过程中增加沟通和理解。”

冯玉军说,“要实现这一点,近期有一定困难。但正因为困难,其意义才更重大。这需要政治上的勇气和战略上的智慧。”(记者舒泰峰)

早报专稿在北京连续举办四轮六方会谈之后,下一轮会谈六方代表或许将聚首韩国南部度假胜地济州岛,继续商讨朝核问题。

包括眼下正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内举行的第四轮朝核六方会谈,迄今全部四轮会谈都在北京举行。作为朝鲜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中国此前在推动朝核六方会谈并积极斡旋朝核问题中起到的建设性作用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好评。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