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释疑领技术犯规原因 流血缝针早已习以为常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2:24:48

尽管如此,李先生对这位女士还有些牵挂,过了两天,又拨打那名女士的电话,她却不接;拨打婚介所的电话,也没人接听。此时李先生才完全相信,自己落进了一个打着借种求子的名义诈骗钱财的陷阱。

根据几名上当受骗者的提示,昨日,记者果真在街头报摊上很容易地买到了刊有这类借种求子广告的报纸。

在一份法制类小报的第11版下,密密麻麻的都是一些诱人的借种广告,其借种原因也五花八门,如“壮年丈夫突出意外车祸”、丈夫“有生理障碍”、丈夫“老年无生育能力”,想“寻异地体健男圆我母亲梦”等,而开出的价钱也很是诱人,有的表示“双方电话投缘半小时内汇定金”,“怀孕后重酬”,有的更标明“速汇50万给你,安排住宿即飞你处,见面送200万,怀孕重酬200万”,并特别注明“此广告经公证受法律保护”,让读者感觉既有诱惑又是真的!

这份海口的报纸整版都是区号为“023”(经查,这是重庆的区号)的联系电话。记者随即拨通了一名31岁的求种女士所提供的电话,所遇到的过程与李先生差不多。记者从电话里听到,想去参与借种的男士还不少。尽管记者告诉对方自己是长沙的,但接电话的妇女一次错把记者当成宁波的,一次错把记者当成厦门的,而且听得出电话那儿的屋内,有几台电话都在谈借种的事。

当记者被31岁的求种女士诱导,正要说出电话号码时,婚姻中介的那名妇女当即掐断了电话,并告诫记者立即向中介的账上汇800元(开始时提出780元)中介费,否则不能与31岁求种女士联系。在记者答应汇钱,记下中介的账号并核对后,中介妇女又让31岁求种女士与记者通话。这名31岁求种女士保证,知道记者的联系方式后,立即汇8万元过来。她催促记者快点去交中介费,以便能建立长期的联系。

8万元!多大的诱惑呀!难道天上真的会掉馅饼吗?记者就此事采访了长沙市工商局消保处投诉事务方面的负责人李进田先生。李先生说,这又是一起涉嫌诈骗钱财的案件,不过这次骗子的诈骗手段倒是挺新鲜的,利用借种求子的方式,又用高报酬作为诱饵,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位对诈骗行为有着丰富处理经验的负责人通过本报提醒广大读者:要小心铺天盖地的广告,要看紧自己的钱包,给素不相识的人或公司汇款时要留个心眼,要通过相关部门查清楚他们的底细,做到万无一失后再汇钱,别让自己的钱打了水漂后,再来后悔。

昨日下午,大兴区西红门村发生枪击事件,8名路人受伤,警察赶到后在现场勘查。本报记者杨杰摄

昨晚6时许,胡同东部50米范围被拉起警戒线,旁边停着6辆警车,20余名警察在现场勘查。

胡同口书店工作人员说,当日下午4时40分许,她看到两个30岁左右的男子在胡同口互相刀砍对方,不久后又有两名拿着棍子的男子出现在胡同口,接着胡同里传出枪声。

胡同口生活用品店工作人员邓先生说,打架持续了10多分钟,枪响后,警察很快来到现场,但是持枪者已经逃走。有3名男子因头部、手部、腿部中弹流血,坐在了地上,另有一女子在胡同口被流弹击中头部。

昨晚7时许,两名警察对胡同口的商户进行了询问。另有两名警察拿着手电和探测器,对胡同内的路面进行详细勘查,探测器在经过一个小塑料袋时,发出“唧唧”声,警察停下来,将探测器反复在塑料袋上经过,并将塑料袋拿起来查看,确认是空袋后继续勘查。

警察对胡同两边的墙南也进行了查看,其中一个警察提醒另一名警察,是否对路面上的一窟窿查看,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二人才继续向前走。

西红门医院距离事发现场约1公里。昨晚,医院急诊科医生说,有五六个伤者前来就诊,其中一个女子转院到同仁医院,其他的伤者被接到大兴区医院就诊。

昨晚8时许,西红门村外来人口管理部门工作人员何先生说,此事件共造成8名路人受伤,6人在大兴区医院治疗,另两名转院。

在大兴区医院,伤者肖先生的右腰部不停流血,拍片后,医生说其身体内有钢珠。肖先生说他当时看到有三名男子拿着枪,枪的长度约有80厘米,他确定是一高个男子开的枪。另一名伤者也称看到了三男子持枪,其右脸和右脚受伤,医生说里面也有钢珠。

昨日,西红门派出所民警在大兴区医院对一些伤者作了笔录,并请一名伤者第二天到派出所进行伤情鉴定。

长沙市一名16岁“老大”组织了一个7人犯罪团伙,其中5人未满18岁。他们在半年时间内频频作案,涉嫌抢劫、抢夺、盗窃、寻衅滋事等多项罪名。本月,这位“老大”因抢劫罪、抢夺罪、寻衅滋事罪被天心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一个正处于学龄阶段的16岁少年,怎么也不会让人将其和盗窃团伙的幕后“老大”联系在一起。他们大都是学校“不想管”、家长“不愿管”的问题少年。昨日,记者从长沙市公安局巡警支队了解到,从今年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分析,抢劫、盗窃案件排在前列。

3月25日晚8时许,李某和谭某在长沙理工大学后门实施抢劫时被巡逻至此的芙蓉巡警大队民警当场抓获。

犯罪嫌疑人李某(16岁)和谭某(19岁)交待了另外两名同伙的QQ号。随后,民警经过侦查,将正在上网的另两名犯罪嫌疑人王某(19岁)、廖某(17岁)抓获。5月,张某(17岁)及阿峰(16岁)相继落网,团伙成员秦某在逃。

据民警介绍,这个以李某为首的犯罪团伙在作案时,事先都经过周密的计划商量,最后由李某定夺是否实施。他们有明确的分工,望风、持刀、抢劫分配到人。李某自己交待,在半年时间内他们持刀抢劫、抢夺、盗窃、寻衅滋事作案多达40余起。

“他说的每一句话让我完全感觉不到他是16岁的孩子!”办案民警孟征回想起审讯时的情景,不停地摇头。在审讯中,李某显得很老练,应对民警的每一句讯问。其右臂上文着一个模糊的字,还有两个刚刚用烟头烫过的伤疤,左臂上五六个这样的“烟花”已经成了伤痕。

孟征说,由于李某父母老来得子,对其十分溺爱。但由于家里条件太差,读完小学的李某就被迫退学,和社会上一些失足少年混在一起,过着白天睡觉,晚上去酒吧喝酒的逍遥日子。由于脑瓜子比较灵活,李某的主意经常得到别人赞同。同时,一些少年也自愿称其为“老大”,找他“铲”事。李某说:“他们说要拿刀砍就拿刀砍,要怎么做就怎么做。”

3月上旬,为了发泄心里的不爽,李某等3人各拿一把长约30厘米的砍刀,前往解放中路一家网吧,将正在上网的一陌生男子连砍数十刀,迅速逃离现场。

3月下旬一天,李某一行7人前往长沙理工大学,将一名大一男生强行拖至小巷里,一顿暴打之后,搜走其身上的200元钱和手机一台……

作案手段让人不禁打起寒颤。而除了这些,李某还是一个风流的小少年。“送上门的我不要,我喜欢的一定要得到手,不同意就强奸!”认识李某的人都能背这句话。他自称,在社会上混的这些时间内,他与30多名女性发生过不正当关系,年龄最大的40岁。

办案民警在调查此案时发现,该团伙经常在地质中学、理工大学、河边头附近活动,在当地“名气”颇大。甚至有些学生听到李某的名字后,浑身发抖。然而15岁的明明居然为了加入该团伙,费尽心思,大设“拜师宴”。

一天,趁家人不在家,明明带上李某和阿峰回到家。酒足饭饱之余,明明为了表忠心,对李某说:“你看得起我们家里什么,就随便拿!”毫不推辞的两人,从明明母亲的保险柜里拿走一条70克的黄金项链和一对耳环,价值两万元。

“未成年人抢劫和盗窃发案相当多!”芙蓉巡警大队一名从警多年的民警说。从他们今年办理的所有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中,持刀抢劫的士、抢夺项链和盗窃的案件,排在所有案件的前列。

同时,当前未成年人犯罪呈逐年上升趋势,而且犯罪年龄低龄化、犯罪手段成人化现象十分突出,大都以团伙形式出现。从开始的小打小闹发展到无恶不作,有的团伙随着势力的扩大,能发展成黑社会性质的组织。他们很多人作案前有预谋,对作案时间、地点、犯罪对象、犯罪路线等都进行周密策划。整个作案过程有条不紊,手段成熟老到,让人难以相信是未成年人所为。本报记者龚芳柳实习生刘玺

本报讯(通讯员王汉辉记者任少辉)“不要对我提‘家’……我一直没法面对这个现实,真是自食苦果。”陈某本是一名市级优秀教师,还有一个当副厂长的丈夫,10月29日,她因涉嫌在网上组织淫秽表演被批捕,与她一同被捕的,还有其他三名犯罪嫌疑人。至此,我省首例网络淫秽表演案被衡水警方成功破获。

“衡水一网站的聊天室里有人反复发出激情表演的信息,引起了我们的注意。”衡水市公安局网监处处长齐雷宏介绍,今年8月,衡水警方在对网络进行日常监管时发现,一家名为“我要聊”的语音视频聊天室在衡水一网站上发布了一些带有诱惑性的广告,齐雷宏立即要求干警密切关注。

8月24日,这个网站正式开张,并公布了一个银行汇款账号,并称如果汇款150元,就可以看到精彩的会员节目。很快,警方在指定账户上,给一个叫崔津友的人汇了150元钱,取得了会员资格。

衡水市公安局网监处副处长赵辉说:“这个网站有‘广告房’和‘贵宾房’,前者是免费的诱惑表演,后者需要付费。我们登录进入‘贵宾房’发现,从8月24日开始,每晚10时到12时就有所谓的‘真人秀’,其实就是淫秽色情表演。”

鉴于网络的传播速度和影响,警方随即立案进行侦查,并对这个聊天室进行录像取证。在取证过程中,警方逐渐掌握了这个网站的主要组织人员———“大家好”、“东东”和“喃喃”,并一一查清了他们的真实身份:网名为“东东”的犯罪嫌疑人陈某,天津人,也就是化名“崔津友”的收款人;网名为“喃喃”的犯罪嫌疑人陈某,广西人;网名为“大家好”的犯罪嫌疑人安某,安平人;另一犯罪嫌疑人谢某,河南人,网名“小坎”。

在这个团伙中,犯罪嫌疑人“大家好”(安某)负责提供服务器,提供聊天室的软件,构架这个网站,“东东”负责在网上招募演员并安排具体表演时间、场次;“喃喃”负责管理招募来的演员,安排上下班,以保证随时有人表演;“小坎”曾组织未成年人进行表演。

据统计,在不到1个月的时间里,就有1000多人向该聊天室指定账户汇款4万多元,参与表演的有60余人,涉及17个省、市、自治区。

此案引起公安部和省公安厅的高度重视,并要求各地配合,统一行动,确保顺利侦破。

9月22日下午3时30分,涉案各地同时开展了抓捕行动。当天下午,北京、天津、郑州、赤峰等地的6名涉案人落网,用于表演的道具、服装和银行卡被查获。10月30日下午,主要犯罪嫌疑人安某在深州被抓获。

据犯罪嫌疑人交代,开始时,他们在聊天室设置了“广告房”和“贵宾房”,“广告房”24小时不间断地出现诱惑性视频。在聊天页面的右下方有“主麦”和“副麦”,“主麦”就是出现在视频中的“演员”,她的声音和图像传遍整个聊天室,而“副麦”则只有音频,由一男子向“游客”进行诱惑性宣传。“贵宾房”起初是每晚10时到12时有“真人秀”,网民需要先汇款150元才能进入该房间,这些钱可以消费1个月。

9月初,网站组织者感到如此聊天“不保险”,于是又采用购买“E币”的方式进行“点对点”的“激情互动”。网民用现金兑换成等价的网络“E币”后,即可在聊天室与“主麦”进行“点对点”聊天,由表演者提供“个性化”服务。“E币”收入由管理者与表演者三七分成,表演者还能拿到1000元的月薪。据警方不完全统计,这个开张不到1个月的网站,每天有近20万人次的登录量,同时在线人数最高达到500多人。

衡水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建林说:“这个网站的诱惑广告就像鱼饵,但是,这个鱼饵却会让意志薄弱的青少年走向犯罪,所以它实际上是一个毒饵。”

马昕,衡水市公安局网监处警官。11月18日,在衡水看守所,马昕和他的同事又一次提审了涉案的几名犯罪嫌疑人。

今年40岁的“喃喃”大专毕业,是广西某学校教师,还曾是市级优秀教师,她还有一个当副厂长的丈夫。10月29日,她因涉嫌组织淫秽表演罪被检察院批准逮捕。在向她宣布逮捕的决定之前,她还问警察什么时候可以回家。“我只是管理一下,又没有参与色情(表演),我的脑子里一直都是这个理念,我不会犯法。”

犯罪嫌疑人“东东”,32岁,天津市某医院会计。他办了张假身份证,以“崔津友”的名义接收网站会员的汇款。“办这个网站是为了钱吗?”“也不是,就是感觉很新鲜,有种成就感,想看看自己的能力。”“你知道这是违法的吗?”“我觉得虚拟行为并不像现实生活,也没和违法犯罪联系起来,以为最多是封网站就完了。”

经查,该案的犯罪嫌疑人中甚至还有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由于他们法律意识淡薄,认为在网上传播淫秽的东西不是犯法,以致在这条邪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我国刑法第363条规定:以牟利为目的传播淫秽物品的,情节严重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向不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传播淫秽物品的从重处罚。

从9月28日开始,国务院新闻办、公安部、信息产业部联合开展了打击利用互联网视频聊天等从事淫秽色情活动的专项活动,而衡水这起案件是目前国内为数不多的由网监部门破获的自侦案件。

新桂网-南国今报柳州讯(记者许如君彭华)“你好,我是小丽的朋友,是小丽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的,她说在柳州遇到什么困难可以找你,你一定会帮忙的……”昨日下午2时许,记者的手机突然接到了这样一个神秘电话,随着电话那头的女子一番“陈述”,一个骗局悄然在记者跟前上演,记者随之展开了一次反骗局行动。

当记者接到该神秘电话时,还没来得及弄清对方所说的“小丽”是何许人,电话那头的女子已迫不及待地拉开骗局的序幕。她说,她和一朋友从外地来柳还没几天,朋友父亲在家乡就因车祸伤了大腿,目前急需2000元治疗,否则其父的腿将保不住了。

该女子接着说,她的朋友今年16岁,还是个处女,她经过再三思量,决定以2000元的价格献出贞操,以便让父亲能把伤腿治好,以免落下终身残疾。

“你是小丽的好朋友,我知道你肯定愿意帮这个忙的,你就说个地方,我让人把她带过去给你看看……”听着该女子一阵连珠炮似的“推销”,记者初步断定,所谓的“卖处救父”多半是个骗局。

如果一名女孩真因家境贫困而被逼上此绝路,这其中兴许会有颇为动人的新闻可做,为了一探究竟,记者在电话中与对方约定在柳州十五中门口见面。

约半个小时后,一高一矮两名女孩如约而至,二人年龄在20岁左右。高个女孩走上前来便说,她们来自湖北荆州,要“卖处救父”的是那名个矮的女孩。之所以要“出卖自己的第一次”,是因为其父亲前几天出了车祸,脊椎骨严重受伤,全家人四处借钱,到现在还差2000元,所以她为了救父亲,不得以才出此下策。

在高个女孩与记者交谈时,矮个女孩一直远远地站着。当记者走过去和她攀谈时,从她口中得到的却是另一个版本的“卖处”原因。女孩说,她叫李燕(音),才到柳州没几天,身无分文,家里的父亲前几天突发重病,急需2000元治疗……

当着二人的面,记者掏出了记者证亮明了身份,并表示如果她们真的遇到了困难,记者可以通过报纸呼吁社会向她们伸出援手,这样她们就不必做如此巨大的牺牲。

听了记者这一番话,那名“急于救父而准备出卖贞操”的女孩脸上,居然没有半点欣喜的神情,反而显得慌张起来,一双眼睛慌乱地东张西望。“明天再说吧!”高个女孩说。

“你们这么做有多久了,每天能挣不少钱吧?”看着二人紧张的神情,记者直截了当地问道。

她们没有回答记者的提问。高个女孩急忙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她挂断后一下子,记者的手机当即响起。原先与记者联系的那名女子的声音从电话中传出:“我们老板要她们两个现在马上回来,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什么老板?”记者追问。

“你管不着!”对方的声音开始变得慌乱。“你们每天打多少个这样的电话骗人?”在记者的追问下,对方以一句“关你什么事”挂断了电话。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