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审讯人员将伊拉克前少将装入睡袋打死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5 23:44:14

“在交了学费之后,我们算是彻底想明白了套保的原理。”特变电工总经理叶军对《财经时报》说,“如果我们和客户签合同,如果价位是在28000,只要我们26000持仓,我们就有的赚,不管价格如何波动都坚持在这个价位持仓并到期100%交割,最多就是多交一些保证金,这是长远利益和当前利益的问题,但绝不会造成亏损,但量的把握与全部合约的资金支付能力控制是一个关键。”

在套保事件后,特变电工撤换了相关的责任人,并把实施套保的权力收归总部。下边的公司只负责具体执行,但所有套保都要经过公司领导和公司企业管理部的批准,从制度上解决了管理漏洞,也防止一些人利用套保实施投机行为。

一个有趣的事件是,为了保证沈变能按时交货,内蒙古电场甚至派来文工团来沈变慰问演出,主动提出因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可重新提高合同价格。

毕竟一个电场的投资动辄十几亿,因为几千万的设备而不能按时发电,这个责任可不是谁都能扛起来的。

由于沈变承担了很多国家大型发电基础设备,对国民经济发展至关重要,而所有原材料价格上涨带来的负面因素是否应由沈变、保变、西变等企业来承担呢?目前,行业部门已经开始出面协调此事,现有的结果是,特变电工已经在与客户充分沟通,价格调整也取得一定成效,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国两会上,叶军代表大型装备制造行业提出了要有关加强中国基础材料研究的提案,原材料一直是影响制造业发展的关键,而中国在这方面每每受制于人。

据特变电工北京办事处主任吴微介绍,变压器采用的取向硅钢片,中国只有武钢能生产,产量只有40万吨,而中国去年进口的就有130万-140万吨。

据《财经时报》多方了解,在中国国内建设高潮期,对取向硅钢片的需求日益增大时,日方开始大幅提高取向硅钢片的价格,甚至还关闭了部分取向硅钢片的产能。日方这种做法的用意很明显,一方面他们以此来遏制中国经济建设的高速发展,另一方面还可以用比以前少的资源获得更大的市场回报。而中国的制造业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步履蹒跚。

新华社电中国科技大学25日正式对外宣布,学校研究人员通过与国外机构的合作,已经成功找到阻断艾滋病病毒复制的新途径,为无抗药性艾滋病药物的研制提供了新的手段。这一成果已在国际权威学术刊物上发表。

据中国科大化学院有机材料研究室汪志勇教授介绍,由于艾滋病毒具有快速变异的特性,使得目前社会上普遍采用的两类药物极易使之产生耐药性。同时,这两类药物具有的毒副作用和高昂的费用,让很多艾滋病患者望而却步。

中国科大与其合作者的工作就是寻找抵抗人类免疫缺陷病毒的新“靶点”。汪志勇教授说,最近的药学基础研究发现,艾滋病病毒要在人体内“蔓延”,必须要附着在正常的人体细胞上,然后想办法“钻进去”,进而完成复制。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过程。他说:“我们的思路就是找到一种东西,先把那个病毒附着的位置占住,这样它就没‘门’可入了,自然也不能在人体内发生作用。”

汪志勇教授表示,研究正在深入进行过程中,争取在3至5年内完成基础性研究,然后进入临床阶段。

本报从多个渠道获得消息,健力宝集团原董事长兼总裁张海于23日晚在广东被警方拘押,消息称,当时张海与一帮朋友正在一家餐厅用餐,突然出现一大批警察,将张海带走,同时被拘押的还有张海任职健力宝时的几个副手。

对于以上消息,本报致电佛山市公安局求证,其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没有对此否认,仅回答:“我不能说。”

去年9月,原健力宝董事会曾向多方举报张海及其下属涉嫌经济犯罪,以做假帐、虚增库存、虚增销售等方式,挪用、抽走、侵吞健力宝资金达7亿元。

此前祝维沙曾告诉本报记者,他对三水区政府怀有“深深的歉意”,他是“好心想做点实事,却被人算计,给三水和健力宝带来了麻烦。”

据称,当初张海等人收购健力宝的资金主要来自祝维沙旗下的裕兴电脑,为此香港联交所曾调查祝维沙,后因祝将资金及时补上而未被追究,但是补上窟窿的资金却是来自健力宝。

【eNews消息】据市场咨询机构IDC的研究报告,2005年全球PC机出货量有望达到1.954亿台,增长9.7%,收入达到1620亿美元,增长5.3%。到2009年之前,全球PC市场出货量将保持8%的增长率,并在2009年达到2.73亿台的出货量,收到达到1890亿美元。

“这片地就是当初说定卖给我们的,可到现在,我们购买工业用地的钱已经交了3年了,土地的指标却没有了。我们都亏死了。”本月中旬的一天,浙江省义乌市25家企业的代表指着一片土地诉说着他们的遭遇。

据企业主说,在2001-2003年,义乌后宅工业园区管委会招商引资将企业引入,双方达成意向,企业以15万元/亩的价格购买工业用地。期间,有些企业购买了5亩,交纳土地出让金75万元,有些企业购买了数十亩,交纳土地出让金多达二三百万元。

钱交出去了,满怀希望的企业主们就等着办下土地审批手续后建造新厂房,扩大企业规模。可3年过去了,等到的却是“土地指标没有了,土地不卖了”的回答。

“当时工业园区为了招商引资,费尽口舌让我们进园区办厂;如今土地紧俏了,园区就把我们甩了!”企业主对后宅工业园区出尔反尔的做法感到非常气愤。

义乌凯利钟表公司在2002年3月交纳225万元土地出让金订下了15亩土地,该公司报名时是园区一期39家企业之一。可是交完钱后20多天,公司接到园区管委会的通知,称一期安排不下了,其中的25家企业得调整到二期。

一期和二期在时间上也就相差一两个月。在管委会工作人员的解释下,25家企业被安排到了二期。管委会负责人每次都以“你们很快就可以造厂房了”这样的话安慰企业主。这期间,25家企业的地块已经敲定,业主们都签字确认了,规划图、效果图也都已出来。

然而,去年四五月份,正准备办手续动工的企业们又接到园区通知,让企业先停下来,不要动工,再等通知。结果到去年底,企业得到的答复是:园区没有土地,具体事宜要等市政府决定。

今年2月,园区几位负责人找到企业,告知土地没有了,让企业去办理土地出让金退还事宜。

“白等了3年,现在竟让我们退钱,收了钱这么长时间都不解决土地,给我们造成的损失太大了。”企业主们觉得园区的做法太过分。

凯利钟表公司算了一笔账:该公司2002年购买土地时是每亩15万元,如今,他所购买的那片地已飙升到每亩60万元,3年来损失了近700万元。“如果当初我拿200多万元做些别的投资,3年时间能赚很多钱呢!如果没有土地,政府应该早点告诉我们,拖到现在地价猛涨,害我们错过了多少机会呀!”该公司老板说起自己的损失,懊恼之情溢于言表。

义乌王江玩具厂2002年也在后宅工业园区订购了5亩土地。该厂负责人说,当时园区告诉他们属于一期环城北路以内,后来被告知推到了二期。“我当时想,既然有土地,推到二期偏远一点的位置也就不计较了。”在没有拿到土地期间,玩具厂一直租厂房开工。2003年,义乌玩具协会在上溪镇设立玩具专业园区,鼓励玩具企业报名入园。王江玩具厂考虑到已在后宅工业园区订购了土地,就放弃了这次机会,结果两边的地都没拿到,工厂依然窝在租来的厂房里。

据25家企业主说,他们的厂正处于发展阶段,只等新厂房造好后扩大生产规模。3年来,他们天天盼着能有自己的厂房,但现在拿不到土地,企业的生存都成问题了。平时企业的厂房都是租用来的,经常要搬来搬去,严重制约了企业的发展。

义乌一家印刷厂的老板说,他们原本打算等土地批下来后盖新厂房,招更多的工人,发展更多的客户,把企业做大,可是地没有了,他们只得租用临时厂房,但由于临时厂房条件太差,有几家有意与他们合作的客户看到工厂的生产环境后纷纷放弃了合作的念头。比如,有一位外国客商已经与印刷厂谈好了合作意向,可当这位客商看到厂房的实际情况后,扭头就走,理由是他不相信在如此糟糕的生产条件下工厂能做好他想要的产品。而且,由于临时厂房的生活环境不好,工人招不上来,即使工厂承接了再多的业务也完不成任务。“就目前情形来看,企业扩大生产是无望的。”印刷厂老板说,他现在觉得工厂的前景十分灰暗。

与该印刷厂的情形类似,义乌一家纺织厂的日子也不好过。这家纺织厂临时租用的厂房光线昏暗、设备陈旧,厂房四周堆满了落着灰尘的纱锭,寥寥无几的几个工人无精打彩地盯着不停转动着的机器。该厂经理说:“我们厂的纺纱机早就该换了,就等着土地盖新车间、买新机器呢。可左等右等,新车间没建好,就连原本应属于我们的地也等没了。”

据义乌市后宅街道的一位负责人说,2002年时,企业需要土地,政府也在招商引资大力引进企业,但因经济发展迅猛,中小企业一下子冒出很多,用地显得非常紧张。原先规划用于25家企业的工业用地,由于浙赣电气化铁路改造而改为建造火车站,加上2003年的宏观调控,企业的用地指标就没有了。

为了解决这25家企业的土地问题,义乌市政府曾开过协调会,希望企业领回退还的出让金,政府也予以补偿损失。

街道的那位负责人说,有些企业反映入驻园区的一些企业拿到土地后没有投产而是招租,这是不可能的。他表示,进入园区的每一家企业都是经过考察和筛选的,而在25家企业这件事上,政府唯一的错就是收了企业的钱。

23日,市场突然传出对中集不利的消息,传闻像瘟疫一样飞速传播至大户室、证券分析师、基金经理,中集股票随即在当天下挫近8%。

当时传闻有三大版本,一是因为中集存在员工炒股的情况以及业绩问题,证监会,抑或深圳证监局稽查中集,证监会的人员已经进驻公司调查。二是有财经报纸将要发表不利于中集的调查文章。三是国信证券研究部门去深圳海关调查时发现中集出口存在问题。

其中,杀伤力最大的要数证监会入场调查中集的传闻。该传闻称,由于中集集团存在员工炒股的行为以及业绩涉嫌造假,证监会已经派人进入中集调查。

众传闻令许多基金经理恐慌不已,基金经理之间也互相询问,有的要求公司平仓部分中集股票,落袋为安,3月24日,该传闻达到顶峰,记者本人当天就多次接到有关机构关于此传闻的问询电话。

3月25日上午,记者紧急赶赴位于深圳蛇口码头的中集集团总部。中集戒备并不森严,9点半左右记者很轻松地在中集六楼,见到了中集的董秘于玉群。

于玉群总的来说看起来比较悠闲,没有很紧张的样子。但对于这几天的传闻,于玉群还是非常清楚,他说:“传闻最早在前天就有了,天天有基金以及分析师电话询问。”

“你看呢?我还听到一个传闻说不是证监局而是证监会前来调查呢。这些都是谣言,没有的事。”于玉群说:“现在我们一切生产都很正常。”

“这个我们就不知道了。我觉得主要集装箱这个行业比较小,很多人对这个行业不了解。”

“中集员工比较多,员工自己买中集股票的情况可能有,但绝对不存在炒作。员工如果买自己的股票,那说明公司好员工才会买啊,如果员工自己都不看好自己的公司,那说明公司的情况才有问题。目前也并没有员工禁止买公司股票的规章。”于玉群说。

后来,在中集采访结束之后,记者又到了深圳证监局了解情况。对于中集的情况,证监局对外联络的人士对记者说了三点:一是根据证监会纪律,证监局不能接受采访。二是关于上市公司是否被调查的问题,应该询问上市公司和交易所。三是如果中集被调查,上市公司应该会公告。

记者随后咨询了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所上市公司部的人士对于这个传闻表示:“没有听说过这个事情。”

关于中集第二个传闻,即在23日也有消息称深圳的国信证券有分析师去深圳海关调查中集的出口情况时发现问题。这一消息由于打击的是中集的业绩,而此前中集的业绩曾经被一篇文章质疑过,造成了恐慌性下跌。

对此,于玉群说:“是有这个传闻,连国信领导都惊动了。你看国信昨天和今天发给我的快评,都是未来业绩持续增长的快评。”

国信证券机械行业分析师郭亚凌24日对中集的分析是:“短期市场波动不影响公司长期投资价值。”25日对中集的分析是:“2005年业绩将再创新高,未来持续增长可期。”

当日下午,记者联系上郭亚凌,郭正在北京,他对记者表示:“我从来没有发表过这样的观点(中集出口存在问题),昨天我接到几十个电话,都说是我说的,可是我最近一周都没在深圳而在外地出差啊。”

对于第三个传闻,即3月26日将有媒体刊发对中集不利的调查文章,也同样在券商和基金公司中造成巨大影响。该传闻还称该文章将在本报刊发,引起一些券商和分析师给报社和记者打电话询问是否有此事,记者询问本报有关方面,并没有这方面的计划和安排。

对于第一绩优股来说,三条传闻竟然使其两天的跌幅达到11.91%,并让对基本面分析津津乐道的众多分析师、基金经理感到恐慌,有许多基金经理在24日恐慌性平仓,可见市场心理的脆弱已经到了风声鹤唳的地步。

很多基金经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方面前期大家介入中集的时间都比较早,价位也比较低,在这样弱的市场上有任何传闻大家都比较害怕,如果传闻属实,好不容易获得的胜利果实,可能瞬间成为泡影,中集从2004年1月至2005年3月25日以来累计收益率已经达到155%,部分基金经理获利已经非常丰厚,觉得落袋为安才是上策。并且,由于中集前期曾经有过业绩的不利传闻,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影响投资者的心理。

另一方面,部分基金经理对中集未来的盈利情况开始产生分歧,集中反映在对于中集目前价格上的分歧,即中集该有多高的估值是比较合适的。

景顺长城基金经理曾昭雄对记者表示:“我个人认为这个公司是一个很好的公司,包括管理水平,决策水平等等,业绩上应该没多大问题。现在的问题是这个公司,市场给它什么样的价格是比较合理的问题。”

曾昭雄分析认为,去年中集增长有很多因素支撑,如货物贸易增长,中集在集装箱上有强大的定价能力等,今年中集保持增长应该问题不大,但能有多大的增长,大家存在分歧。“近期钢价原材料上涨,货物在美国出现塞港问题,此外,由于中集的毛利率太高,已经有公司要进入,以增加供给,竞争可能增加。”

国信证券分析师郭亚凌给予中集的评级是谨慎推荐,他认为由于中集在钢价上涨前采购了大量钢材,控制了成本,他预计上半年集装箱毛利率水平将达到18%,全年毛利率有望保持在16%,预计全年每股收益将达到3.4元。但郭亚凌也对记者表示:“目前大家也存在一定分歧,我也只能对半年的预期看得比较清楚。”

中银国际的分析师陈国昌则对中集有相当高的评级,他在近期的报告中认为,尽管近期股价大幅上涨,我们认为中集集团的价值显然是被低估。从中集B(资讯行情论坛)股来看,该股2005年预期市盈率是6.8倍,较B股平均水平存在较大折让。我们认为集装箱制造业的上升期仍处于初级阶段(2007年之前不会达到顶峰),而特种车业务的增长将会抵消2008年净利润下降的影响。因此,我们认为中集集团仍是一只增长型股票。

曾昭雄认为,股价的高低关键还是看其公司基本面的情况如何,每个公司的看法会有所不同,目前的分歧是正常的。

截至2004年12月31日,统计显示共有32只基金持有中集集团的股票,持有中集1亿多流通股,是中集法人股之外最大的持股群体,中集无疑是众基金博弈的焦点之一。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