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变之后新皇马蓝初现:谁走谁留 收购指向何方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3 01:59:21

10月2日夜里一场大雨,闽侯荆溪镇沿河各村遭遇特大山洪袭击。昨日中午,记者来到闽侯荆溪镇关中村,这里的铁江公路7.5公里处,道路被洪水冲断。此时的河水波涛汹涌,而村民指着墙上的水痕告诉记者,10月2日夜里的水位整整比目前的水位高出3米,村里的许多房屋在大水中倒塌,许多没有倒塌的,也成了不能住人的危房。

山洪还造成沿河一带交通中断,位于该镇两处公路桥以及六档村口一处公路桥被冲毁,这三处桥梁都是当地人重要的交通路径。在交通中断后,电力、通讯也跟着中断。村民们已开始努力自救,情绪稳定地等待帮助。

不少铁路沿线的居民,为避开积水,干脆将铁道当成人行道,掰开铁道口涵洞上方两边的防护网。而在通往湖前河的河边树丛中,更被一些居民踩出一条泥泞的土路。还有些居民竟然扶着湖前河的栏杆,从湍急水流上方的河壁上攀过去,险象环生。

昨日,福州火车站、汽车北站都已停运,但许多不知情的乘客还是打的来到这里。许多乘客向记者反映,车站关了,的哥就是不告诉你,把你拉到那里去,然后再拉你回来,赚你双倍的钱。

福建商专的3个学生就遇到这种情况。的哥不仅载了她们三人,让她们坐到后座,前面还搭了另一路客人。车子开到靠近“水区”时,便被告知可以下车了。学生们只好坐三轮车到北站,发现车站停开,只好再次雇车回来。

昨日上午,湖东路齐腰深的积水让汽车在此止步。老李为了赶早班,用一块塑料泡沫和两根竹竿,弄出的“小船”在水路中畅行,老李还学了雷锋,搭上两“乘客”。

老李的点子早已被精明商人发现,昨日上午11时,一年轻男子用门板做了个排子,每人5元赚起了雨水钱。

昨日清晨7时左右,闽侯荆溪一带沿河的居民发现,河中漂浮大量溺死的猪,一些附近村民将死猪拖上岸,记者到达闽侯荆溪沿河一带得到证实:清晨,从上游漂下大量死猪,“一眼望去有好几百只”,并且有许多人在河边钩回这些死猪并拖回。

这种状况持续到昨日中午,各村干部对此进行劝阻。记者了解到,上游有许多猪圈,猪被冲跑,已完全空了。记者遇到一位姓张的先生,他告诉记者,他养的近百只猪和羊只拉回一头猪,其他的已漂向下游。

家住福州新店秀山的林女士在电话中激动地说,“水都快淹到我家2楼了,我们一家打了多个求助电话,不是占线,就是无人接听。而贵报新闻热线0591-87095110,是我们第一个能打通的电话。”

本报5条新闻热线从2日20点左右至3日18点,在不到22个小时里共接到近千个读者的来电:山体滑坡、泥石流、公路塌方;房屋进水、危房倒塌、停水停电等。本报值班人员除了及时告知记者外,还一一向有关部门反馈,尽力为群众排忧解难。据统计,仅2日晚上,就有400多个市民求助电话,创本报今年来日接电话量的新纪录。

中新网10月4日电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永远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李敖,从大陆返台后又有麻辣言论,正式宣布要竞选台北市长!是玩笑还是认真话,谁也猜不透。

李大师是在接受台湾《联合报》专访时,突然放话说自己打算参选2006年的台北市长选举。李敖说决定参选台北市长根本是小事一桩,而且《西游记》的孙悟空说过“皇帝轮流做,今天到我家”,别以为李敖选不上。

李敖誓言,一旦当选,他的首要工作就是和“中央政府”“对着干”。先把“中央政府”赶到高雄,叫陈水扁、谢长廷滚去高雄上班,因为“我们台北市,是清洁的、文化的城市!”

李敖甚至已经有了全盘的“用人计划”,承诺绝对知人善用、充分授权,单是副市长,就准备延揽十个“高手”坐镇。

这个名单可得看清楚了:歌手张惠妹担任副手,天天唱歌给台北市民听;到日本抗议凯旋的高金素梅,要请来帮忙骂日本人;还有李敖好友、医师出身的民进党前“立委”沈富雄,专管医疗,台北市民洗肾等大病统统不要钱;再如清水沟、防台风、修路灯等,全权交给之前九二一大地震指挥救灾有功的前台北市副市长欧晋德。

听到李大师打算组成梦幻市府团队的这番奇想,原本就养精蓄锐准备自己披袍参选台北市长的沈富雄,当然不领情。

沈富雄说:“李敖对市政根本不懂,他说要我去负责医疗啊!他对洗肾根本不懂。”

被记者问到李敖适不适合当市长?马英九说:“只要台北市民支持都适合。”

其实上星期李敖结束神州之旅返台,他的好友陈文茜就已经提出李敖有意参选台北市长,不过当时李敖驳斥:“陈文茜胡扯,我太老了!”言犹在耳,谁知又有变化。

孰真孰假,虚虚实实,李大师心里到底在打什么算盘?李敖助理向记者说:“等个两三天看看有什么变化再说吧!”

据新华社云南景谷10月2日专电(记者苑坚周雷)记者日前在云南思茅市景谷傣族彝族自治县采访时得知,该县至今已发现26处有上千年历史的巨型手印、脚印,当地信仰佛教的傣族群众把它们敬奉为“巴达”(即有仙迹的地方)。

记者来到距离芒朵社约300米的一处山坡上,看到两块均有二三吨重的巨石上,分别有两个手印、一个脚印,手印和脚印均被当地傣族群众涂上了金粉。两个手掌印中的一个长0.65米,宽0.53米,另一个长0.84米,宽0.41米,都深陷于巨石中约5厘米,两只巨手似乎是在用力推动巨石。两米外的另一块巨石上则有一个长1.52米、宽0.75米的脚印。

景谷县勐卧总佛寺主持刀应福介绍说,石碑最上方的两个内有竖条的圆圈是八卦图,碑文内容则记载着一个当地人于傣历217年发现了这处手印和脚印等内容。今年是傣历1367年,算来这处手印和脚印已有1150年的历史。

本报讯(记者钟亿军通讯员张淑敏杨永浩)昨天,26岁的闻某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石景山检察院提起公诉。检方指控,闻某为了挤一个地铁上的座位,用刀连扎对方谢某好几刀。

谢某拒绝移动。为此,两人发生口角,闻某说“咋的呀,想干仗呀?”说着就从衣兜里掏出一把折叠水果刀。

据谢某称,当时他认为闻某不敢真的动刀,就说“甭来这套,我还真不怕这个。”

闻某一听,甩手就打了谢某几记耳光,谢正欲还手,闻某迅速持刀朝谢某下腹部左右各捅一刀,然后又用刀刺伤谢某左颈部。

谢某说,列车到站后,他奋力将闻某压在座位上,闻某威胁说“你快点松开,不然我可就真把你捅死了。”谢某怕对方真的下狠手,只好松手。

当闻某走下列车时,正好撞上在地铁站内巡逻的民警,民警见其手上持有凶器,并沾有血迹,当即将其控制。

今年十一黄金周,适逢香港迪士尼乐园开幕,预计有70万内地游客入港,较去年同期增加六成。黄金周对香港逐渐产生一些弊端,例如人潮迫爆关口,景点人满为患,交通负荷过重,酒店价格上涨,供需矛盾凸显,服务质素下降,令内地游客对香港反感不再来,及节后本港旅游业骤跌,甚至部分行业如酒楼出现结业潮等。黄金周衍生的连串问题,在内地也同样出现,甚至更加严重。

内地已实行的14个黄金周,其间的出游者共10.7亿人次,累计实现旅游收入4292亿元人民币,为众多行业提供了发展机会。但任何事情都不能只见其利,不见其弊。

黄金周衍生的问题,首先是这种大规模群众运动式的旅游方式,对内地和香港与旅游相关的各个领域造成严重冲击,导致经济运行秩序反常,对旅游区自然和人文景观形成污染和破坏,旅游质素下降,游客怨声载道;而且这种消费行为相当短暂,节后旅游设施大量闲置,旅游从业人员大批下岗,影响旅游业的可持续性发展。

其次,据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劳动工资研究所最近发表的研究报告指出,内地居民收入差距自2003年以来急剧加大,已达“黄灯”警戒水平,今后5年内若不采取有效措施,将恶化到“红灯”危险水平。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公布的一组资料也显示,中国目前的基尼系数为0.45,超过国际公认的0.4的警戒线。在内地贫富悬殊拉大的情况下,在黄金周出现一部分人大规模超前消费和过度消费,而大量下岗工人和农民却无缘参与的情况。这势必令贫富悬殊现象更加突出,社会怨气和矛盾更难纾缓,不利于社会稳定。

再次,内地黄金周假期,也在经济运作、营商接洽和信息沟通等方面造成诸多不便。在全球经济日趋一体化的今天,内地假期制度宜基本上与国际接轨。内地可参考和仿效国际社会采用的“带薪休假”制度,让民众自由安排休假出游时间,而不是划一式的黄金周旅游。这样可避免民众旅游消费的过分集中,引发资源需求与供给矛盾,有利于经济持续平稳发展。同时,还可考虑调整每年的3个黄金周长假期,将清明、端午、中秋、重阳等中国味十足的节日增设为法定假期,通过发挥祭祖追远,纪念屈原、祈盼团圆、尊老爱幼等中华民族优良文化传统,纾缓社会矛盾,构建和谐社会。

一样的蓝色唐装,一样的黑色礼帽,这对88岁的高龄双胞胎兄弟在红领巾公园中格外引人注目。

事件:600对双胞胎受邀参加北京第二届双胞胎文化节,其中最大的是一对88岁的兄弟,最小的还未满月。

昨天上午,红领巾公园一时成为双胞胎的海洋。从刚出满月的小宝宝,到已过耄耋之年的孪生兄弟,一对对一样长相、一样服装的孪生兄弟、孪生姐妹和龙凤胎手拉手走进公园,参加在这里举行的双胞胎聚会。

聚会现场,一个大大的“TWINS'DAY”标志格外醒目。有人说双胞胎天生爱聚会,而昨天的双胞胎聚会似乎印证了这一说法。

早早到场的双胞胎们虽然彼此并不认识,但同样的“双胞胎”身份却能使他们和他们的父母很快找到共同的话题。

昨天到场的双胞胎中有的刚刚出生不久,李晨明、李晨文兄弟就是这样的一对,他们刚刚出生两个半月。小哥俩一直“闭目养神”,周围的嘈杂声响对他们的美梦没有造成任何干扰,而有些不同的是,两个小兄弟的长相并不是特别像。兄弟俩的妈妈王昭玮说,她的孩子医学上称为“双卵性”双胞胎,与一般长得酷似的“单卵性”双胞胎略有差别。她说,兄弟两人虽然只相差7分钟出生,但相貌可能并不特别相似,和不是双胞胎的兄弟、姐妹之间的相似程度差不多。

就在王昭玮解释的时候,温志华和温国华姐妹在一旁听得入了神。她们长相酷似,正是王昭玮所说的“单卵性”双胞胎。两个姐妹说,她们家里的双胞胎已经有历史了,妈妈的亲戚中就有过双胞胎的“案例”。

相同的蓝色唐装,一模一样的黑色礼帽让两位坐在人群中的老人格外显眼,他们就是本届文化节年龄最大的双胞胎———陈思诚和陈思谦老人,二老今年已有88岁高龄。哥哥陈思诚说,他们是看了报纸才来报名的,当时报上说最大的双胞胎是86岁,他们哥俩一商量,觉得他们这对老双胞胎年龄更大,就报名想来挑战一下。“我们到今天是88岁零224天。”陈思诚老先生特别强调。

陈思诚的孙女陈泠予说,两位爷爷昨天特别兴奋,早晨6点多就从家里出来往红领巾公园赶。陈思诚老人说,他们兄弟两人都是军人出身,由于曾经参加过抗日战争,因此今年下半年参加的活动特别多。“从八月十五到今天,我一共参加了9个这样的大型活动,其间还钓了7次鱼。”陈老自豪地笑着说,钓鱼和拉二胡是他们兄弟俩共同的爱好。

“我比弟弟早生半个小时,所以我行三,他行四。”陈思诚老人说,他们兄弟俩出生在河北定县,两人是家里最小的两个男孩。

陈泠予说,目前他们家里已经四世同堂,但至今没有第二对双胞胎出生。两位爷爷是家里最宝贝的人,因此昨天爷爷们的子女和孙辈共同陪伴出行,可谓声势浩大。本版采写/本报记者王佳琳本版摄影/本报记者王申

新华网北京10月4日电受台风“龙王”强风和暴雨影响,福建省部分地区受灾,因灾死亡15人。与此同时,受高空槽和冷空气的共同影响,持续的华西秋雨造成渭河、汉江发生秋汛。

今年第19号台风“龙王”于10月2日21时35分在福建晋江沿海登陆,登陆时中心附近最大风力12级(风速33米每秒),3日8时迅速减弱为热带低压。受其影响,福建省普降暴雨到特大暴雨,福州市区3小时降雨量达195毫米。高强度的暴雨导致福州部分市区积水,最大水深2米。截至发稿时止,福建省共有62个县(市、区)、370.89万人受灾,紧急转移53.7万人,因灾死亡15人(其中山体滑坡倒房压死5人,洪水冲走死亡5人,溺水死亡5人);倒塌房屋0.55万间,农作物受灾98千公顷,公路中断186条次。

9月24日以来,黄河第一大支流渭河、长江第一大支流汉江上游持续降雨,渭河发生频率接近10年一遇的洪水,为1981年以来最大洪水;汉江发生频率超过10年一遇的洪水,为1983年以来最大洪水。

10月2日15时,渭河主要水文站临潼站洪峰水位358.58米,超过警戒水位1.58米,为1961年建站以来最高水位,相应流量5270立方米每秒;华县水文站4日8时水位涨至342.31米,超过警戒水位1.51米,相应流量4800立方米每秒,已接近洪峰。渭河洪水位低于保证水位,局部河段漫滩,部分堤防偎水,渭河四条南山支流出现洪水倒灌。

10月3日20时,汉江丹江口水库入库洪峰流量30700立方米每秒,仅次于1983年入库流量(1983年丹江口水库最大入库流量34200立方米每秒)。为减轻汉江下游防洪压力,避免杜家台分洪区分洪,长江防总科学调度丹江口水库拦洪错峰,将最大出库流量控制在14000立方米每秒以下,使汉江下游洪水位不超过保证水位。

针对“龙王”台风和渭河、汉江汛情,国家防总会同黄河防总、长江防总迅速派出2个工作组分赴渭河和汉江防汛一线,指导和协助地方抗洪抢险;同时加强了节日值班与防汛会商;统筹考虑上下游防汛形势,加强对水库和江河洪水的调度;并多次发出通知对防汛抗洪工作进行安排部署,要求加强堤防巡查和防守。有关各省全力组织人员转移和防洪工程防守,大大减轻了灾害损失。福建、浙江、广东三省紧急转移受台风威胁地区人员73万人,陕西省渭南市紧急转移低洼地带群众7.9万人,渭河沿岸约有4.57万人上堤查险;湖北省汉江中下游沿江县市正在全力组织人员巡堤查险和堤防防守。

中新社福州十月四日电中新社记者陈国明今年第十九号强台风“龙王”过后,福州街景呈现一片苍凉。

今天一早,福州特大洪水刚刚陆续退去,记者便踩着满脚泥泞上街采访。从鼓楼区到晋安区,见到各条街道和人行道上,由于遭受洪水冲击,留下了一片片黄色泥浆。汽车驰过,便会绽开黄花朵朵,四处飞溅。在五一路、五四路、湖东路、温泉路等主要地段的繁华街道两旁,横七竖八地堆着不知从何处冲来的桌椅、沙发、纸箱、水果等,偶而还能看到被洪水淹死的小猫、老鼠等,都包着一层厚厚的黄土。街道旁边的黄泥水横流。

开在这些路旁的沿街店面虽然今天早早开了门,但无论是餐馆、家俱商店还是食杂、水果商店的老板们不象往日那样笑容可掬地等迎接进门的客人,他们而是忙着冲刷被洪水带进店中的黄泥土地板。在鼓楼区的一家水果店内,老板正满脸苦容地忙着把一筐筐浸泡在水中已腐烂的苹果、梨等水果倒出街外。

在一家米铺里,记者见到米铺的老板含着泪把二吨多被洪水浸泡显得发绿的大米倒进了垃圾车内。当记者问他如果拿去晒干后是否可以食用?他说,这种米受肮脏的洪水浸泡后,一旦人畜吃下去后都会得病,因此只得倒掉。他说,他这间小店,每月的利润还不到一千元,这一损失就是三千多元,等于白干了三个月生意。

由于这次福州市的特大暴雨来得突然,从十月二日开始,市区的暴雨持续了十四个小时,雨量达到二百七十七毫米,其中当晚十八时到二十一时的三小时内,雨量达到一百九十五毫米,雨量之大,算得上是百年一遇。恰逢天文大潮,加上福州市北郊的八一水库开闸泄洪,洪水排山倒海般涌向市区,引起了数十年来难得一见的内涝。尽管全市六个排涝站全部放水到闽江,并在闽江下游投入四十三台水泵超负荷运转,但福州市仍然半城呈现一片汪洋。站在高处俯瞰,满城黄色的浊水横流,分不清哪是河流,哪是街道,被淹最深处达到二米多高。

走在充满黄泥的街上,处处听到发电机在运转的声响,湖东路的中银大厦和一些省直机关,请来消防官兵用消防水管不断向外抽出该大院地下车库的满满积水,停车场内,被浸泡二天的小轿车已失去了奔腾的生命,它们正等待着修理工的出现。福州市北郊的新店,今天仍然能见到处处是奔放的浊流,在该镇一处农村,记者见到成排民舍、猪舍被洪水冲走后剩下了残墙断垣,数百头猪在洪水中无一幸存。养猪户的女主人哭丧着脸说,她家养的一百多头猪全部被冲走,这是她家的全部投资,现在她家是一无所有。

国庆黄金周,本应是休息和旅游的好时期,但记者在鼓楼区和晋安区跑了一圈,无论是机关大院,还是居民小区,尽快清理大院或小区及家庭的卫生仍是福州居民的第一要务。

日本外务省9月27日发布消息称,围绕存在争议的东海油气田开发问题,日中两国将于9月30日和10月1日在东京进行第三轮磋商。日本外务省亚洲大洋洲局局长佐佐江贤一郎、日本资源能源厅长官小平信因将作为日方代表,中方代表是中国外交部亚洲司司长崔天凯等。虽然中国目前在东海开采的油气田全部在日本单方面提出的所谓“日中中间线”中方一侧,根本不存在任何争议,但日本方面称,将继续要求中国停止开发天外天、春晓等油田的油气资源,并要求中国提供上述油田的地下构造资料。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