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足球赛事电视直播一览 中美女足对话英超双雄碰撞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5:55:53

塔恩教授认为,基因变异令他们退化到某个灵长类动物发展状态,同时说明了他们预言所存在的严重问题。一个德国研究小组认为,这个家庭可能具有一种对两足动物而言堪称突破性的基因。研究人员表示,其中三姐妹更愿意在户外打发她们的时间,但其中的一个男成员似乎很喜欢与人交往,他经常会四足着地在村庄闲逛,与别人进行基本的交流。专家杰迈玛·哈里森表示:“他们像动物一样行走,这种发现最开始令人十分不安。但我们还被这个家庭的热情与和善所感动。”(杨孝文)

财经3月8日沪综指开于1256.69点,低开3.23点;深成指开于3221.66点,低开11.81点。沪综指最高1258.24点,最低1238.16点,报收于1250.38点,下跌0.76%,沪深股市主板共成交149亿元。

消息面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昨日接受本报记者独家采访时表示,问题券商有一部分不得不关闭,有一部分通过整顿可能还是有希望的。如果涉及到国家救助,要经国务院批准。详情请见:央行行长周小川:问题券商救助需经国务院批准

中国银监会主席刘明康昨天表示,商业银行当然要开展股票质押贷款业务,关键是控制好风险。他还表示,存款保险制度不能马上建立,商业银行的拨备率达到60%以上条件才成熟,否则会造成巨大的道德风险。详情请见:刘明康称商业银行当然要开展股票质押贷款业务

大盘方面:今日早盘大盘跳空低开,反复向下,虽然有过几次弱势反弹,但力度不够。下午沪指探底到1238.16点之后出现反弹,但是成交量却没有同步放大,表明这只是技术上的反弹而已。从昨日的大跌近30点,到今天最大跌幅20点,两天内的最大跌幅已达50点之多,场外资金有入场抢筹迹象,但从大盘整体走势分析,沪市第一轮上涨的高点在1230附近,如果本轮行情为一个上涨过程中的回档走势,依大盘回调三分之一的强势调整幅度看,正好也是在1230点,因此,1230点一带有较强的支撑力度,而今日的最低点1238距此点位已仅有8个点的空间,因此低位出现承接力度增强也是正常现象。

个股方面:中国石化、长江电力等权重龙头品种跌幅都在2%左右,这对市场持股信心产生较大负面影响。弱市个股表现突出者凤毛麟角,上海科技及部分ST股涨幅居前。已实施股改的大多数个股形成群体上攻之势,G湘电、G雷鸣、G宁恒力、G天威、G综超、G曙光、G博汇和G京东方、G华立、G深国商、G中基等等纷纷跻身涨幅榜前列。糖类公司的南宁糖业等的涨停。跌幅前列,中金黄金、仪征化纤、G鞍钢、洪都航空等个股都榜上有名,这些前期市场热点整体消退成为股指继续快速下跌的另一因素。

1300点的头部目前已可确认,中期上升趋势告一段落,目前应已进入为期3个月左右的调整,策略上以逢高减磅为宜。

至2005年底,在海外上市的近310多家中国企业的市值已经达到了3700亿美元,为深沪两市A、B市场可流通市值的2.39倍。其中80%都是具有垄断性资源的优质国有企业。

上述数字是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全国人大代表纪宝成昨日透露的,他对目前全国各地企业趋之若鹜赴海外上市的热潮表示担忧。

纪宝成认为,大中型优质企业的大规模海外上市,首先将加剧国内资本市场的空心化和边缘化。导致市场稳定性大幅失衡,资源配置功能下降,加剧市场发展的恶性循环。

此外,纪宝成认为,大中型国有企业的海外上市导致了国有资产的大量流失。这些企业均是以低市盈率在海外上市,价格比国内资本市场同类企业价格低20%以上。据统计,1993年至2005年大中型国有企业在海外上市过程中,涉及国有资产流失至少600亿美元。“这个数目非常惊人!”纪宝成说。

纪宝成提出,大中型国企海外上市都是“轻装上阵”,剥离不良资产,国家进行注资,这些成本实际上都是纳税人也就是老百姓来承担,这些优质企业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中获得高利润却为海外投资者分享。“中国缺资本、市场,也缺改革动力,以这些方面的不足做借口到海外上市说不过去。”纪宝成说。

他表示,并不反对国企海外上市,但要权衡利弊得失,国际资本市场有很多风险,应防止造成不当损失。(此文仅代表被访者个人观点)

周二沪深大盘呈现单边下挫的深幅调整走势,沪综指一举击穿了20日均线和30日均线的双重支撑,短期5日均线也掉头向下与10日均线再度形成高位死叉,阶段性头部的特征已具雏形,技术形态也在明显恶化,短期调整格局形成。

由于昨日盘中出现连续恐慌性抛盘,显示投资者急躁心态已经产生,虽然后市出现阶段性调整的可能性逐渐加大,但在目前操作中采取盲目杀跌的策略不可取。从政策性环境看,管理层对近期市场扶持意图非常明显,而且,大盘经过急挫后,短线反抽要求也十分强烈,不少个股都存在短线反弹机会,盲目杀跌将失去逢高减仓机会。

目前大盘已处于一个相对高位的运行态势,而高位震荡的不断加剧,给个股操作带来了更大的难度。随着个股风险不断释放和年报预期的下降,投资者应尽量持有一些流通盘较大、业绩稳定增长的防御性品种,同时保持良好的投资心态,避免由于股价大幅波动引发情绪波动,导致操作失误。对于在高位追涨被套的投资者,应根据仓位轻重和个股风险大小,严格设置止损价位,及时止损出局,避免遭受更大的投资损失。

由于前期大盘持续上涨,市场中已累积了比较丰厚的获利筹码,而前期市场中走势较好的主流板块也已出现明显的调整走势,例如,有色金属股、石化股和银行股等。因此,持有此类品种的投资者可将前期获利丰厚的品种及时获利了结,将利润落袋为安。虽然从市场走势来看,大盘呈现快速杀跌局面,但从量能上看,成交量并没有出现明显放大,后市仍存在较大的反弹机会。而且,近期大盘在1260点至1300点区域始终保持着高位震荡格局,操作上应采取"轻大盘、重个股"的思路,重点关注后期可能出现的题材和热点,例如3G品种以及农业和科技品种。当然,在大盘出现调整走势的同时,也给投资者带来了调仓换股的机会,现在不妨重点关注目前市场中涨幅不大、业绩优良、题材丰富的中长线品种;而空仓或者轻仓投资者可借盘中打压的低点,大胆吸纳,相信未来一定会有较好的投资回报。

作者声明:在本机构、本人所知情的范围内,本机构、本人以及财产上的利害关系人与所评价的证券没有利害关系

记者吴君强7日北京报道著名经济学家、全国政协委员吴敬琏今天说,从2001年到现在,他对股市的观点没有改变。2001年吴敬琏发话炮轰股市,称“中国股市很像一个赌场”。

今日上午全国政协中外记者招待会上,有记者问:“中国的股市作为中国经济的晴雨表,为什么老是与国民经济的发展不相协调?这个晴雨表怎么了?大多数股民什么时候才能真正享受到我国经济稳定发展所带来的实惠?”

吴敬琏没有回避这个问题。他说“在这个问题上恐怕三个经济学家有五种意见。我曾经长时期对中国股市进行过研究,2001年我出了一本书———《十年风云话股市》,把上世纪90年代初期到2001年所有的文章汇集在一起。中国的股市为什么出现这样异常的状态,我提出了系统的意见。从那以后,我没有再对股市进行研究,但是我的观点没有变,2001年这本书里所讲的观点我认为是符合实际的。”

他开玩笑说:“如果让我回答,我只好做一个广告来代替,请大家去看这本书,说得是不是有道理,我们再继续讨论。”

2001年1月,吴敬琏两次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发话炮轰股市,说出了“中国股市很像一个赌场”的名言。一时间,股市“赌场论”成为证券界议论的焦点,吴敬琏被称为“敢讲话之第一人”。

1个月后,在北京邦和财富研究室召开的“关于如何正确评价中国股市发展状况”的恳谈会上,董辅□、厉以宁、萧灼基、韩志国、吴晓求五位重量级经济学家联手反驳吴敬琏的股市“赌场论”。针对吴敬琏的“股市是赌场”的观点,五位学者认为,吴的看法仍停留在计划经济下,停留在物质生产部门创造财富、非物质生产部门不创造财富的认识上。而资本市场优化资源配置、提高效率进而提高财富创造能力的作用不能抹杀。他们认为股民积极参与恰是市场意识、投资意识的培养。针对吴敬琏对中国股市炒风日盛的担忧,五位学者认为,证券市场中投资、投机皆不可少,投机是资源优化配置的必要先导。这使得当时一段时间以来围绕中国股市如何发展的争论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今年1月,首都经贸大学公司问题研究中心主任刘纪鹏教授还曾表示,由于对股市“赌场论”的争论迟迟未决,使得中国股市在非正常的因素下暴跌整整48个月。

十年操盘经验,股市行为理论专家,洞悉投资者心理行为及特征,擅长基本面分析和技术分析相结合,对大势注重宏观基本面分析,对个股注重题材挖掘与技术相结合。

上证综指在1300点附近经过整整一个月的横向整理之后,昨日向下突破,大跌29点,跌幅达2.25%,创出去年10月份以来单日最大跌幅。

金元证券分析师宋庆东表示,中石化暴跌是导火索,而香港国企股指数的下跌则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加之上市公司整体业绩不理想、股改财富效应递减以及保险资金撤出等因素,大盘中期调整已不可避免。

其实,在昨日大跌前,市场已多次出现即将调整的信号,本报也多次提醒投资者。2月8日和2月22日,机构持有人云集的上证50ETF分别放出12.89亿元和9亿元巨量,就是保险公司等机构投资者进行套利并将部分资金撤出市场的征兆。

宋庆东认为,中石化的表现对推动股市最近一轮上涨作出了重要贡献,但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当中石化整合旗下子公司、成品油涨价、股改送股等利好被过分透支之后,大盘就失去了一个重要支持。前日,中石化和上海石化等有关负责人坚决否认传闻中的“次轮回购计划”,令部分热衷于题材炒作的投机者失望离场。昨日中石化大跌3.44%,是大盘下跌的主要动力之一。

除机构行为变化引发资金流出,从而导致市场调整外,上市公司的业绩下降是大盘回落的深层次原因。昨日,深圳华强公布的年报显示,2005年公司每股收益为0.09元,较2004年大幅下跌。受业绩下降影响,公司股价昨大跌7.07%。市场人士预期,每年3、4月份是年报集中推出期,预计近两年上市公司业绩整体不容乐观,像深圳华强这类业绩趋降的公司,其股价下跌风险仍未得到充分释放。

宋庆东指出,本轮行情的性质是股改行情,但近期首日复牌的G股基本上是贴权,显示这些个股的股改财富效应已被提前消化。

随着财富效应递减,香港H股股价走低以及扩容压力等再次引起市场不安。上海一家基金公司表示,投资者越来越明显地感受到周边市场对内地股票市场的影响力,尤其是港股的走势与两大交易所的股票市场走势呈现出较高的相关性,美元加息预期、国际商品期货市场等因素都对A股市场具有显著影响。昨日香港H股指数下跌168点,跌幅超过2%,中国石化、中国移动等权重股都有较大跌幅,原本坚挺的银行股、地产股也纷纷下挫,比价效应加重A股调整压力。

另外,新老划断和再融资对市场带来的压力也不宜低估。由于首只再融资的股票估计是大盘股,并可能是银行股,供应压力仍然较大。除再融资外,中小法人股股东原来持有的非流通股将被允许从今年下半年开始陆续减持。而从海外市场经验看,减持将带动大盘重心下移。总体上,股票供给的增加可能会超过合规资金的引入,市场供需平衡有向供大于需发展的趋势。

在市场步入中期调整后,秦丰农业、河北宣工等依靠概念支撑的股票纷纷大跌,市场风险骤增。宋庆东建议应继续坚决减持累计涨幅较大的股票和业绩较差的股票。

“保险资金、机构资金从基金中大幅撤退,从而导致了基金的被动性减仓”,昨日这条消息在市场上越传越盛。

德意志银行中国区主管翟隽对记者表示,据了解,昨日市场的大跌,主要还是开放式基金遭遇了大规模的赎回。在赎回压力下,开放式基金只有通过卖票,才能应付现金的需求。他表示,大盘已经涨了20%以上,开放式基金净值也大幅提升,基金持有人兑现利润、赎回基金也是很正常的。但出现集中的大规模赎回,应该不是偶然现象,很有可能是保险资金赎回所致。

记者对部分基金经理采访的结果也基本印证了基金遭遇大规模赎回的事实。一位基金经理告诉记者,“千三大关压力沉重,大部分机构投资者都预计大盘难以冲过去,因此保险资金、机构资金进行赎回,兑现利润是很正常的现象,不仅是我们公司的基金遭遇了赎回,整个行业都面临着巨大的赎回压力。即使基金想做多,但由于赎回压力的存在,也不得不减仓,昨日基金重仓股的大面积下跌就是这个合力的作用。”

近期大盘一直在高位震荡,这表明大盘正面临选择突破方向,从多种情况看,大盘选择向下突破的可能性较大,但从中长期角度看,我们认为,目前A股正处于未来牛市的战略建仓时期。

首先,中国经济未来仍将保持较高速度的增长。其次,从各类资产的配置来看,未来三到五年,股票资产将成为最有吸引力的资产。从目前各种投资渠道看,实业如钢铁、汽车、煤炭、电力、化工等行业过剩或者潜在过剩,产品价格不断走低,投资回报率下降,风险却在大大提高。而房地产价格高估,收益率明显下降,资金难以找到较好的投资渠道。

其次,从股票市场运行规律看,A股市场初步具备牛市条件。从2001年A股走熊以来,已经低迷了4年多,我们知道,股市是典型的周期性行业,目前的轮回该轮到股市涨了。从目前估值水平看,G股去年PE达到15倍,非G股去年PE超过26倍。而去年,全球新兴市场如亚太市场市盈率都达到17倍左右。A--H股溢价也已大幅收窄,剔除绩差股,再考虑股改送股因素,A股股价已经低于H股,因此目前A股形成相对的估值洼地,特别是股权分置改革后,A股的估值水平明显降低,A股市场的吸引力会越来越大。

最后,人民币升值的刺激作用不容忽视。在一个国家币值升值过程中一定会吸引境外资本流入,从而推动该国资产价格上升。现在内地地产市场已有所表现,股市无疑将是下一个资金流入的场所。人民币升值预期将增加境外机构对于人民币金融资产的需求,外资将通过种种渠道涌入A股市场,这为A股市场长期走牛提供了资金保障。

笔者认为,大盘中期调整将为长期投资者提供一个战略建仓机会,短期可参与绩优成长性好未股改公司的股改套利、私有化与购并等主题,而长期依然看好十一五规划重点扶持的行业,如3G、数字电视、消费类行业等。

作者声明:在本机构、本人所知情的范围内,本机构、本人以及财产上的利害关系人与所评价的证券没有利害关系

周二大盘低开低走,尾盘报收于全天次低点,单日跌幅也成为了"12·6"行情以来的新纪录。为何大盘强势震荡走势会在空方打压下如此脆弱呢?笔者认为,这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首先,近期频繁上攻千三对多方力量的消耗过大,前期上涨龙头中石化和蓝筹股在行情中形成呼应之势,而近期中石化及部分蓝筹上涨创新高,但指数却徘徊不前,无形中削弱了大盘高位震荡的能力。

其次,千三关口对市场的心理影响明显。近期大盘在高位震荡过程中对消息面的变化表现出很强的敏感性,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大幅震荡。笔者认为,尽管千三在大盘运行中并没有起到实质性的阻碍作用,但对于投资者心理预期的负面影响不可低估。

最后,热点方面持续性较差搅乱了市场平衡。在近期横盘过程中,个股行情多以补涨形式出现,短期特征明显,分散了资金精力,造成了板块行情大起大伏,打乱短线资金的运作,使整体行情的不确定性增加。

就后市而言,笔者认为,短线强势震荡局面已露出结束的迹象,但1250点一线将对指数构成强烈支撑,至于后市如何运行将取决于以下两方面情况的变化:一是政策面关于IPO、再融资政策时间表何时确定。从市场长期发展角度看,只有给市场一个确定的预期,各方参与者才能明确自己的参与意图与规则,那么市场的稳定性才能得到恢复。二是蓝筹股在经历了短线调整后能否得到新资金的介入,再次担当起稳定大盘的作用。从现在情况分析,指标股、蓝筹股的核心作用已逐渐夯实,这些个股的一举一动都将牵动着大盘的神经,它们的运行状况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大盘的运行方向。

作者声明:在本机构、本人所知情的范围内,本机构、本人以及财产上的利害关系人与所评价的证券没有利害关系

在人们眼里一向是德高望重、一副温文尔雅学者形象的吴敬琏先生,终于在人们面前也有怒容满面的时候了,起因是国内某杂志披露了包括吴敬琏在内的几位知名经济学家,担任中石油、中国联通等公司的独立董事,文章由此怀疑并得出结论,经济学家与资本的关系越来越紧密,这种关系也考验了经济学家的公信力。吴敬琏先生愤愤不平地说:“我请你指出,这四个公司都是国有股公司,请你指出我和哪个利益集团结盟。”其实,吴敬琏先生愤怒的不是地方,因为“利益集团”一词恰恰是出自于吴敬琏先生之口,这实在是以己之矛,攻己之盾的做法。

吴敬琏先生可能忘记了自己最近的高论:“什么人可能反对改革?一个是既得利益集团,一个是贫困群体。他们可能在反市场体制上结成联盟。打着弥补市场缺陷的口号,大众全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命运会就此改变。”确切地讲,多数人过去对吴老先生一直很尊重,从来没有怀疑过,吴老先生每次的大作出来,或是有新的观点必定是最先了解。但是,每每对照吴老先生的理论,拿到实践中去检验,却总是有不少疑惑。大家都知道,吴敬琏先生可谓是中国市场化改革的始作俑者,其影响力之大甚至被冠以“吴市场”的称号。但是,特别奇怪的是,一直主张市场化改革的吴敬琏先生最近却一直在主张要反思改革。

市场化改革的方向既然是正确的,怎么又忽然会跑出个既得利益集团和贫困群体来,贫困群体是哪些,这个大家都知道;而既得利益集团是哪些,这个大家都不知道的问题,却感兴趣的问题,吴先生却不再继续说下去。吴敬琏先生不告诉大家既得利益集团究竟是哪些,却要让人告诉他“请你指出我和哪个利益集团结盟?”这实在是令人不解的做法。而此前吴先生却一再地提醒我们,要警惕既得利益者的反抗。市场化改革是吴老先生最先从理论上提出来的,但是,市场化改革走到了今天,却出现了这么多的问题,那这样看来,吴老先生“有人力图把人们引向反市场化改革的方向”的观点就有问题了,这从学术研究的角度叫做自相矛盾;从逻辑思维的角度,就叫做把人来回“忽悠”。

哲学的“终结者”维特根斯坦在他的成名作《逻辑哲学论》中有一段名言:“凡能够说的,都应当说清楚;凡不能够说的,就应当保持沉默。”能说清楚的您就明说,说不清楚的就不要误导别人,但吴敬琏先生却危言耸听地制造出一个惊人的噱头,并故作高深地摆弄玄机,这怎么能是严肃的“一流经济学者”的做法呢?既然吴先生一再地提醒我们,要警惕既得利益者的反抗,而吴先生又没有明确地告诉我们,所以,大家猜一猜哪些是既得利益者就很正常。那么,我们怀疑别人是没有问题的,但有人怀疑您与利益集团有瓜葛,您就受伤害了,可是,您如果明确地说出来——国有上市公司的独立董事不是既得利益者不就完了么?但您为什么就不明说出来,非要让大家互相猜疑呢?

要说吴敬琏先生确实是中国少有敢说真话的学者,也确实是为改革作过贡献的专家,吴敬琏先生每一次关于改革的大论,的确是让人耳目一新的,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我非常系统地研究了吴敬琏先生的改革理论,可就像著名学者何新呼吁的那样“经济学家搞垮中国!——惊醒!”因为我得出了一个令我非常吃惊的观点,最后,及至像何新先生一样,惊出了一身冷汗!当我把吴敬琏先生的观点前后梳理到一起的时候,却看到了自相矛盾、语言混乱、没有逻辑的一面,特别是吴敬琏先生信誓旦旦地驳斥主流经济学家误导改革的时候,没有看到一点实事求是的理论分析和有明确逻辑思维的观点。

比如吴敬琏先生一会儿说改革是成功的,一会儿有说改革是失败的;一会儿说改革是对的,一会儿却呼吁要对改革进行反思。改革既然是对的、没有问题的还要反思什么呢?那一反思还不就是说改革有问题的了呗!所以,吴敬琏先生马上就抛出来第二个观点,警惕有人反对改革。不过,吴先生有时说话是很恳切的:“2004年到2005年期间爆发了关于我国改革发展存在的问题,以及中国应当向何处去的大争论。这种情况向我们表明,认真反思我国改革的成就和不足,它所面临的问题和明确今后的方向,就成为一种迫切的需要。”但是,他一转眼又对《第一财经日报》说:“对于改革中出现的反思,我们首先要弄清哪些是正确的哪些是错误的,而不是去问持有这些态度的人的动机,如果凡事都问动机,就复杂了。”

改革真的就是正确的,没有错误的吗?错了,因为改革是社会利益的大调整,。每一次社会的变革就意味着一次社会结构的调整,也就标志着社会平衡新的调整,而打破平衡就意味着得到和失去。所以,改革对不同的社会群体来说,认识是不同的,改革过程中出现的“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碗来骂娘”的现象早就不新鲜了。特别是那种盲目提倡市场化,却忽视了对市场规律的认识,忽视了市场风险的防范,忽视了市场化进程中,国家体制市场化的同步改革,出现的那种严重的“伪市场化倾向”,或者打着发展市场经济的旗号,却做着与市场经济不相干或者是相反的勾当,这样的“改革”能是正确的吗?吴敬琏先生自己不是也谈到:“使目前改革陷入困境的,实际上就是这个权贵资本主义,或权贵资本主义指导下的改革。”

实际问题根本不是“改革是对的,但要对改革反思”的问题,而是要正确地把握改革的方向和目标,旗帜鲜明地反对假改革,坚定不移地用改革的精神来捍卫真正的改革,而这种假改革就是发展市场经济最大的危险。此外,市场化体系并不是把发达国家的模式照抄照搬过来就行了,市场化的推进还与文化传统有着莫大的渊源,否则为什么现代市场经济首先在西方形成,而不是在有着悠久历史传统的东方出现?这些问题都是很值得我们探讨,并都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市场经济的本质的。吴敬琏先生信誓旦旦地说,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是“水火不容”的,但是,哪些是计划经济,哪些是市场经济却没有明确的指出来,相反,大家倒是感觉随着科技的进步,市场中的计划手段不是减少了,而是越来越强了,而有些该开放的市场反而更加集中化了。

针对市场中出现的种种问题,吴老先生也说了,市场经济么,也不是完全正确的,市场经济也有好、坏之分。敢情这样的话您早说呀!我们特别想让您明确地说出来,究竟应该怎样认识改革,那些是好的市场经济,那些是坏的市场经济,这事情不就简单了么?可是,吴敬琏先生至今也没有说出来。应当说,翻开吴敬琏先生的煌煌巨著《当代中国的经济改革》,着实是令人欣慰的,因为在中国经过了20多年的经济改革后,不管是人们对改革的争论也好,不管是理论家们对改革的探讨也好,迄今为止,尚没有专家、学者对改革给出一个清晰和比较系统的回答。尽管关于中国改革的文章、著作表面上热闹,但是,每每当我们想要从中找到一些有价值的东西的时候,却发现这些冠冕堂皇的东西大多要么是做出一个耸人听闻的结论,要么是对过程做一个简单回顾,很难从根本上说明问题。

吴敬琏先生这本题目很大的著作,与以前那些关于中国改革的文章、著作几乎没有什么两样,虽然结构上看起来非常完美,理论上也似乎无可挑剔,但关于改革的定义、改革的前提、改革的目标、改革的方法、改革的宗旨、改革的理论、改革的路径依赖竟无一涉及。既然是谈改革,为什么这些关键的问题不谈呢?为什么不能给改革一个清晰明确的答案呢?特别是对改革为什么会“攻而尤坚”?改革为什么会出成绩?改革为什么会出问题?真改革和假改革的区别在哪里?为什么会有人对改革喝“倒彩”?为什么改革这么一个大课题,迄今却没有人能深入地研究下去?等等这些过去我们大家都经常谈论的问题,根本就找不到一个清晰的回答。虽然吴敬琏先生可谓是改革巨擘,此书的题目也很大,但是,主要的问题一个也没有说,这样的研究方法能告诉人们什么呢?充其量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为政策做“注脚”,或是套上一个冠冕堂皇的经济学“帽子”,这是否也说明“主流经济学家”那套虚伪、虚无、虚夸的研究方法过时了呢?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