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家璇与布什会见并转交胡锦涛信件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8 02:54:27

三洋公司说,它希望向主要融资人发行价值2000-3000亿日元的新股票,以缓解公司的资产负债状况。三洋主要融资人有住友三井银行、还有大和证券公司SMBC和高盛公司。

这已是许多月来三洋公司第二次提出预期的全年净亏损,亏损额从1400亿日元提高到2330亿日元,原因是公司主要财务部门的坏账在加速发展。

三洋公司1947年开始在大阪制造自行车车灯,现在的产品囊括所有方面,从电视机、相机、MP3播放器到洗衣机、微波炉,还有工业电池和电脑芯片。

三洋公司半导体业务的虚弱表现和重组成本给公司的财务底线增加了压力,公司销售额从1.26兆日元降至1.19兆日元。

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公司前三年必须连续盈利;上市公司两次再融资应该有12个月的间隔。

本月初,证监会将“关于新股发行和再融资”的讨论稿下发到各地证监局,要求其召集券商研究讨论。

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讨论稿的核心是在全流通后实行融资市场化,其中,IPO和再融资政策都有所放宽,持续盈利能力成为“放行”的核心指标。

也因此,投行人士普遍认为,新股发行和再融资的重新启动将会推至明年2季度进行。

“发审委2005年第8次会议审核结果公告”,这份今年4月30日的公告是迄今为止关于发审最新的一份公告。此后,由于股权分置改革的启动,中国股市的新股发行和再融资一直都处于停滞状态。

但市场参与者都在等待这个进程的重新恢复。“一个健康的资本市场怎么能没有增量资金的进入”,一家证券公司的老总说。

一位参与讨论该稿的人士透露,原来的新股发行和再融资政策都将进行修改,以适应在全流通状态下的融资新局面。新的融资政策指导原则就是恢复市场融资功能,增强市场对融资的约束,发挥资本市场的价值发现和定价的功能。

该知情人士指出,关于新股发行和再融资政策关键的条件性部分并没有在修改后的公司法和证券法上体现,这给证监会制订新政策留下非常大的空间。

讨论稿中关于IPO最为关键的一点是,在财务指标上取消了目前“必须前三年连续盈利”的政策规定,相应规定为“具有持续盈利能力,财务状况良好”,这样的改变,将会更加关注上市公司的治理结构。

但这位人士也透露,对于不同规模的上市公司,讨论稿也做了分类,“不同的发行市值公司有不同的政策规定,这一点和新的香港交易所的规则有相类似的地方,实行分层次管理。”他说。

去年香港联交所修改了《主板上市规则》,其引入市值、收益及现金流财务测试标准,规定市值在40亿港元以上、在最近一个财政年度收益至少5亿港元,或市值在20亿港元以上、三年的现金净流入在1亿港元以上的规模庞大的上市申请人可以豁免遵守“连续三年的盈利记录”规定。但公司还必须证明其“管理层在上市申请人所属业务和行业中拥有至少三年及令人满意的经验,以及上市时股东数目至少有1000名”。

知情人士指出,本次讨论稿中“三年盈利记录”的取消应该主要是考虑到某一类公司在成立初期,如高科技或者一些比较大的集团,对资金需求量很大,公司规模很大,可能没有盈利三年的记录,但公司能产生巨额收益,可以吸引大量投资者兴趣。当然,新政策在市值和收益方面对这类公司提出了高要求。

“与全流通状态下不相适应的规定都将进行修改,比如商务部规定在上市公司中外资持股比例不能高于25%等等”,这位人士说。

G宏盛(600817.SH)现在就正在等待再融资新政策的出台。11月16日,其增发不超过6000万股的提案已经过了有效期。“我们没有再延期,因为现在还不知道具体的政策会是怎样”,宏盛科技的董秘李树郁告诉本报。

按照现有规定,施行配股需近三年净资产收益率在6%以上,若是增发和发行可转债该指标须在10%。据悉,这些具体规定将被取消。同时,再融资的12个月的时间间隔亦被取消,也就是从理论上说只要市场接纳,上市公司随时都可以申请进行再融资。

知情人士指出,“净资产收益率6%”这个指标还存在比较大的争议,是否会取消尚不能确定,但可以确定该指标至少会被降低或者淡化。

与此同时,上市公司再融资的模式也将会得到扩展,除了目前的增发、配股、发行可转债等几种方式,上市公司也可通过非公开发行方式,如对部分公司的重组、置换及吸引战略投资者等,还可以通过认股权证、资产证券化等方式,使企业借助资本市场提高运作效率。

一证券公司总裁指出,这一改变应该会加快进行,因为有关高层已经要求尽快出台有利于鼓励上市公司加快股权分置改革的配套政策,扶持改革后的上市公司做优做强,真正做到早改革早受益;并对已进行股权分置改革的上市公司、G股公司,要研究其恢复再融资功能。

中信证券一中层透露,现在许多证券公司已经有许多项目在排着,等待再融资和IPO的开闸,都等着这些业务来养活自己。据本报了解,中信证券已经囤积的大项目就有5个,其中一个还是过100亿元融资额的银行IPO项目。

其实,在11月10日五部委会议上,有关高层已经要求,需进一步改革股票发行的核准制度,拓宽融资方式,提高融资效率,改革上市公司的整体结构,提高直接融资比重。

华欧国际证券投资银行部联席董事李锋认为,现有讨论稿修改所凸显发行制度的这种转变已经比较明显。根据发行注册制,证券监管机构的职责是对申报文件的全面性、准确性、真实性和及时性进行形式审查,而将发行公司股票的良莠留给市场来决定。这种制度市场化程度较高,股票能否发行出去,以什么价格发行,完全由市场需求来决定。

“这种发行审核制度对发行方、券商、投资者的要求都比较高。”李锋说。

国元证券总裁蔡咏认为,其中券商面临的考验最大,最核心最困难的一块就是定价问题。如果定价不当,很有可能会导致发行失败,或者承销商要包销未发行出去的股票。但他亦认为这一变化对市场还是一件好事。

上海证券交易所内部人士则指出,按照这一制度的过渡,今后融资的审批可能会转变为到交易所进行报备,只要程序上符合规定,基本上就能进行。

体育讯北京时间11月19日,火箭队在背靠背的比赛中回到了主场,迎战至今为止一场未败的底特律活塞队。火箭队在比赛中对主力阵容进行了调整,麦蒂,姚明,韦斯利,鲍文和霍华德组成了首发阵容。在一个夏天的调整之后,火箭队重新又回到了上个赛季的时候。

比赛开始之后,活塞队率先得球。大本钟华莱士在篮下进攻被盖帽,汉密尔顿中投命中。之后姚明单打本-华莱士不中,普林斯的上篮也被姚明干扰。此后韦斯利妙传霍华德,霍华德上篮得手,双方战成了2比2平。之后拉希德-华莱士底线发炮命中,姚明在篮下被汉密尔顿断球,活塞队以4比2领先。

接下来本-华莱士单打姚明,造成了姚明的犯规,还将球投进,不过大本钟之后加罚不中,活塞队以6比2领先。在姚明此后单打本-华莱士的时候,本-华莱士用了一点花招,没有和姚明顶,进行后撤,不过姚明将计就计,到篮下一个扣篮得手。在之后汉密尔顿不中,鲍文投中一个三分球,火箭队以7比6反超了比分。此后姚明防守汉密尔顿的时候被吹了一个干扰球,活塞队以8比7领先。

姚明在进攻中中投不中,拉希德-华莱士居然投了一个三不沾。姚明在进攻中,撞开了大本钟,轻松的篮下进攻得手。看来小巨人现在在篮下的威胁连联盟最佳防守球员都无法抑制。此后两队的投篮都没有命中。活塞队已经采用了拉希德-华莱士来防守姚明,估计是想用怒吼天尊的臂展来控制姚明的发挥。之后汉密尔顿中投得手,麦蒂单打普林斯中投命中,火箭队以11比10领先。

此后普林斯终于找到了感觉,他投中命中。不过姚明在篮下身体上的优势太大了,他又一次靠打本-华莱士得手。此后普林斯面对麦蒂又一次的中投命中,活塞队以14比13领先。之后姚明在比赛中被吹罚了一个走步,比赛进入了暂停。暂停之后,火箭队换上了老巴里。

在活塞队的进攻中,拉希德-华莱士转身跳投命中,活塞队以16比13领先。在姚明接下去的进攻中,拉希德-华莱士对姚明犯规,火箭队继续进攻,巴里投篮不中,姚明抢到进攻篮板之后,再度助攻巴里得分。之后活塞进攻不中,韦斯利传球被断掉之后,汉密尔顿快攻得手,活塞队还是以18比15领先3分。之后汉密尔顿被断球,巴里上篮得手,火箭队将分差缩小到了1分。这个时候比赛进入了暂停。

暂停之后,霍华德中投不中,汉密尔顿溜底线之后反身上篮得手,活塞队以20比17领先。之后老巴里传球给姚明失误,活塞队继续进攻。之后活塞队进攻不中,霍华德快攻得分,还造成了阿罗约的犯规,霍华德加罚命中,两队战成了20平。在此后活塞队的进攻中,埃文斯投中了一个三分球,活塞队依然以三分的优势领先。此后姚明在篮下单打本-华莱士,扣篮得手。可惜汉密尔顿又投了一个三分球,姚明最后投篮不中,活塞队以26比22领先结束了第一节。

有关养老保险新制度的“国务院的文件在11月底就会出台,具体细节很快就可以公布”。11月18日,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新闻中心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有媒体质疑这样的变化可能会导致养老金领取额的下降,但从本报了解的情况来看,这次的调整属结构性调整,同时,基础养老金月缴标准将由月平均工资的20%升至30%,对于个人养老金的领取没有变化。

而且基本养老保险覆盖范围将扩大,非公有制企业、城镇个体工商户和灵活就业人员将进入参保范围,他们的缴费比例将低于企业职工的缴费比例。

在解读“十一五”期间我国劳动保障政策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部长田成平表示,从2006年1月1日起,个人账户全部由个人缴费形成,并由本人缴费工资的11%调整为8%,单位缴费不再划入个人账户。

目前业内把参加养老保险的人群分为三种:一是“老人”,指养老制度改革之前已经退休的职工,他们按原定标准支付;二是“中人”,指改革之前已经参加工作,但还没有退休的职工,他们的养老金分为基础养老金、个人账户、过渡性养老金、补助性养老金;三是“新人”,指改革之后参加工作的职工,他们的养老金按基础养老金加个人账户来核发。

而根据这种计发方法单纯缩减个人账户的规模,领取养老金的标准肯定会降低。

随后,劳动与社会保障部养老司司长焦凯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尽管职工个人账户的规模可能将降低至8%,但改革绝不会以牺牲职工待遇为代价,职工退休后领取的养老金标准不会降低。”

参与养老保险制度制订的一位国家发改委官员透露,职工退休后领取的养老金标准不会降低的原因,在于基础养老金发放标准也同时提高了。

根据我国现行的养老保险制度,职工达到法定退休年龄时,其基本养老金由基础养老金和个人账户养老金组成,基础养老金月标准为省、自治区、直辖市或地(市)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的20%,个人账户养老金月标准为本人个人账户储存额除以120。

2006年,在个人账户的规模统一由本人缴费工资的11%调整为8%的同时,基础养老金月缴标准为由月平均工资的20%变为30%。

“这有点像把你左口袋的钱放到了右口袋里,反正都是你的钱”。一个专家这样比喻这种变化。

对于“新人”,这一变化很好理解,原来个人账户中个人缴费11%中的3%就是由企业缴费的,现在就是把企业给个人账户的那3%放在了统筹账户里,承担了支付标准提高的费用。

而对于中人来说,基础养老金月标准为由月平均工资的20%变为30%,并不意味着将来养老金总数增多,因为其过渡性养老金里虚拟个人账户的部分也由11%调整为8%。

“这次的结构性调整,对于个人养老金的领取没有变化。”上述官员解释说。

他认为,调整的意义在于由社会更多地来承担宏观风险,对个人有积极意义。“养老金也存在着通货膨胀、贬值,这些宏观风险,个人账户比例小一点,个人承担的风险也就小了一点。”

而对于国家来说,这样的调整则使得当期支付压力变大,长期支付压力变小。

中国养老金原本就存在巨大缺口,根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前任部长郑斯林给出的数据是2.5万亿元,而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项怀诚更倾向于引用世界银行5月份提供的研究数——9.15万亿元。据悉,最近,劳动力和社会保障部已向国务院递交了一份关于养老金的累计缺口的预测,估算的结果是到2020年也无力填平这个缺口。

目前养老金缺口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当年收的养老保险费本身就不够支付当年的养老金支出,现在当期基础养老保险支付由20%提高到30%,自然会引发当期支付压力进一步加大。

但对于解决养老金另外一个心腹大患“个人账户的空账”,这种调整则具长远意义。长期以来,我国养老保险金实行混账管理的办法,允许统筹基金、个人账户基金相互调剂使用,个人账户因此成为“空账”。

2004年,我国养老保险个人账户空账已达7400亿元,而且每年还会以1000多亿元的速度递增。这个问题已经成了我国养老保险的心腹之患。

而缩小了个人账户缴纳的比例,就等于为个人账户的“空账”瘦身,为做实个人账户做准备,因此减小了长期支付压力。

“我国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将不断完善,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要以非公有制企业、城镇个体工商户和灵活就业人员参保工作为重点,扩大基本养老保险覆盖范围。”田成平在最近的讲话里说。

我国目前的养老保险覆盖率仅为15%,进一步扩大养老保险覆盖范围,加大新人缴费比重,才会减轻对于老人和中人支付的压力。

现行基本养老保险的单位缴费率为20%左右,个人为8%;基本医疗保险单位为6%左右,个人为2%;失业保险单位为2%,个人为1%。

如果灵活就业人员全面参加现行的几项主要社会保险制度,单位承担的费用约占工资的28%。而这就意味着企业人工成本将大幅增加,超出企业的承受能力,所以很多企业主逃避给员工缴费。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