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地利财长婚前曝性丑闻 曾与亿万富婆偷欢()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7 01:09:34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22日表示,中方高度重视诺瓦克对中国的访问,相信此访通过双方共同努力,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能取得预期的目的。

据悉,首次访华的诺瓦克将在离开北京后,对山东济南、西藏拉萨、新疆乌鲁木齐和伊宁等地的监狱和拘留中心进行实地探访,了解中国的人权情况。

“访问前,中国外交部与诺瓦克先生和访问团就有关日程安排进行了密切磋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22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说。刘建超表示,中方对此次访问“高度重视”,“我相信,在双方共同努力下,这次访问能够进一步增进相互间的接触和了解,促进双方合作。”

联合国人权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是人权会重要的特别机制之一。刘建超表示,此次诺瓦克的访问是应中国外交部邀请,并将持续到12月2日。他还称,相信通过双方共同努力,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这次访问“能取得预期的目的”。

“作为反酷刑国际条约的缔约国,中国的法律反对和禁止酷刑,对个别搞刑讯逼供和虐待罪犯的行为,中国司法部门一向会予以严肃处理。”刘建超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他指出,中国在过去很长时间内,都在尽很大努力推动司法领域的改革,也愿意同世界上其他国家、国际组织交换意见,“在这方面,中国持开放态度”。

国际观察家指出,中国在近年来接待了一些联合国人权专家访华,不过以诺瓦克的特别报告员身份来看,这次仍然算是“历史性的访问”。

“我很感谢中国政府的邀请。不仅如此,他们还接受了我的访华条件。”诺瓦克21日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时表示。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发言人迪亚斯此前指出,诺瓦克此行访华,将可以与自己选择的人士进行私下会面、交谈,并前往他愿意前往的地点访问。诺瓦克早在今年初收到中国政府邀请时,就提出了这些要求。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早在今年8月23日就发表了诺瓦克将在11月前往中国访问的声明。

诺瓦克本人对中国政府开放透明的态度也大加赞赏。“我认为这体现了(中国)政府决策层对联合国特别程序的开放态度。”诺瓦克说,“(周一)我还同中国外交部、司法部的一些官员进行了会谈,感觉非常好。”

本月初,诺瓦克等联合国3名人权专家拒绝了美国国防部有关走访古巴关塔那摩监狱的邀请。由于美国政府不允许特派员同囚犯任意进行对话,联合国对此表示不满。诺瓦克也将此同中国之行进行比较,认为中国的态度比五角大楼“更开放”。俞懿晗

今年55岁的诺瓦克来自奥地利,曾经担任维也纳大学的宪法和人权教授。熟悉国际法律法规的诺瓦克曾在联合国的委派下,负责巴尔干半岛国家间与冲突有关的失踪调查。2004年他被联合国最高人权委员会任命为酷刑调查特别专家,并于当年12月1日正式上任。

新华网北京11月22日电农业部11月22日发布,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达坂城区、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兴庆区、云南省楚雄市发生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

11月17日,宁夏银川市兴庆区大新镇上前城村五队养殖户饲养的家禽出现死亡,共死亡禽230只。11月18日,经宁夏兽医部门初步诊断为疑似高致病性禽流感。

11月17日,云南省楚雄市富民镇荷花村饲养户饲养的家禽出现死亡,共死亡禽2500只。11月19日,经云南省兽医部门初步诊断为疑似高致病性禽流感。

疫情发生后,农业部立即派出专家组赴疫区指导当地扑疫工作。目前,疫情已得到控制。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宁夏回族自治区、云南省人民政府按照有关应急预案要求,认真做好疫情处置各项工作。目前,三省区兽医部门已分别在疫点周围3公里范围内扑杀家禽8388只、6.68万只、9.94万只。

本报讯(记者王姝)昨日16时许,大兴西红门“11.20”持枪伤害案嫌疑人赵某在其隐藏地,被北京警方抓捕归案。至此,该起案件两名主要嫌疑人均已落网,一人在逃。昨晚,北京警方发布消息称,“11.20”持枪伤害案已在48小时内破获。

案发后,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大兴公安分局组成“11.20”专案组,很快锁定了犯罪嫌疑人。21日晚10时许,在北京一洗浴中心,主要犯罪嫌疑人孙某被抓获;昨日16时许,另一名犯罪嫌疑人赵某在其隐藏地被抓捕归案。现孙某(男,37岁,黑龙江省人)、赵某(男,30岁,黑龙江省人)已被刑事拘留,该起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本报讯(记者王殿学崔木杨)昨日,西红门镇一位领导说,枪击事件发生后,镇里已通知各市场做好安全防范,并通知各外来人口管理站要加强管理。昨晚,西红门镇派出所工作人员称,负责管理十二村市场的商某也已被大兴公安分局大案队控制。

昨天傍晚,商某的妻子说,昨天中午,三名警察和商某一起回了家,警察并没有让她进入屋内,她看到商某从家里出来时手里多了四五本日记。商的妻子说,昨天中午没有和商某说一句话,她现在还不知道商某因何事不能回家。她说商某平时记忆力不是特别好,每天晚上都要写日记,但是她不清楚日记的内容,而且也没参与商某的工作。

昨日,该镇工商所刘所长表示,工商没有对十二村的马路市场进行管理,因为根据规定,工商只管有形市场,马路市场由城管和交通部门负责审批。刘所长说,前些日子镇政府曾经开会,准备将十二村市场取消,同时将附近的一家正规市场扩大,但是十二村的拆迁工作一直没有完成,此计划有所推延。

去医院看病对很多家庭来说都很让人发愁,因为现在昂贵的医药费已经成为了沉重的负担。前不久,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一位观众向我们反映,他的家人在医院住了67天,光住院费就花去了将近140万,平均每天花去2万多。这么高额的费用,是不是真的?如果是,钱又是怎么花掉的?《新闻调查》记者对这一事件展开调查。

解说:翁文辉生前是哈尔滨市一所中学的离休教师。一年前74岁的翁文辉被诊断患上了恶性淋巴瘤。因为化疗引起多脏器功能衰竭,今年6月1号,他被送进了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心外科重症监护室。之后的两个多月时间,他的家人在这里先后花去139万多元的医药费。高昂的医药费并未能挽回病人的生命。

富秀梅:真是,老头儿这死的真是死不瞑目,不是说他死了以后闭不上眼睛,就是我们家属到现在为止我每想到这件事的时候我睡不着觉,我心跳马上就加快。

解说:在老伴住进医院重症监护室的两个月时间里,医院给富秀梅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两件事:买药和交钱。

富秀梅:六点钟不打电话,七八点钟护士长打电话交钱每天,开始6月1号6月2号两天交了十八万块钱,三号就马上就通知交钱,当时我们为了救人根本没有想别的,从此以后就是每天交五万块钱,每天,第二天早早的又要交钱。

解说:富秀梅保留着二个月来在医院给老伴交费的每一张收据。67天住院时间,他们共向医院缴纳了139万7千多元。平均每天将近2万1千元。

富秀梅:我们从来没欠过医院一分钱,只要他提出这个药,不管是多贵,我们都是想尽办法,就是你要从他身上去割肉我都得让他割,为了给老头儿治病是不是。

解说:翁文辉夫妇以前都是中学教师,自己远没有能力拿出这么多钱看病。父亲的医疗费主要是由他们经商的大儿子翁强承担。

记者:这样每天几万块钱的花费对于中国的绝大多数家属估计都是无法承受的。

翁强:如果从做儿女的来讲呢,你说付出几百万我认为就是几千万它也值,它不像是一个生意,所以那个时候我们肯定不会考虑它有多大的经济效益或者有多大的价值,或者有多大的意义,对我来讲一分钟,只要能挽救一分钟,我都不会放弃的。

解说:几百万元的花费没能挽回老人的生命。今年8月6日,翁文辉因抢救无效在医院病逝。在料理后事准备和医院结帐时,一个意外的发现让翁家对那一摞巨额的收费单开始产生了怀疑:在住院收费的明细单上,记载着病人使用过一种叫氨茶碱的药物,但是翁文辉对氨茶碱有着严重的过敏反应。

富秀梅:不管是住哪个医院,一进去之后首先跟医生声明氨茶碱不能用、磺胺不能用、去痛片不能用,这些都是严重过敏的,都在那病例的上面都给写上,注明,这个我们也是一再声明,最后就问他,他们就说这个药我们没有给你们用,那么没用的话打在这个单子上,那这说明什么问题?

解说:为什么病人应该严禁使用的过敏药物会出现在收费单上?收费单背后还有什么?几经努力,翁家8月12日从医院复印到部分病历资料,这些病历非但没有解决他们的疑惑,相反,带来的是更多的不解和震惊……

翁强:你现在看到的这份化验报告,这个化验报告,我父亲是2005年8月6号凌晨去世的,可是8号还有化验单,比方说像这个也是,收到日期8月8号,报告日期8月8号,这是我父亲的名字温文辉,我父亲6号就去世了,这是8号的报告,胸水化验,我也不知道这个胸水是谁的,化验的菌是谁的,因为6号已经就去世了,8号还也化验单。

解说:按照医院的收费标准,胸腹水常规检查每次收费32元,在患者翁文辉去世后两天,还出现了两次检查,收化验费64元。

富秀梅:越看这里面问题越大,就拿这个输血,一天就各种血,血小板、白血球输了是83袋,16000多毫升,这是输血。

解说:在7月31日的收费帐单上,记者看到,这一天医院收了翁文辉22197元的血费。

富秀梅:还有这一天的量,你可以看看这个,这个盐水一天给用了106瓶盐水,一瓶是500毫升,106瓶是50000多毫升,再加上葡萄糖用了20瓶,这20瓶也就是10000多毫升,70000(毫升)再加上血10000(毫升)多将近100000毫升,那要装水桶装多少桶,我们想想看,何况用血管给你输进去,这人能活吗!不能活吧。

解说:富秀梅告诉记者,除了向医院交纳139万元的医疗费用外,他们又在医生的建议下,自己花钱买了400多万元的药品交给医院,作为抢救翁文辉急用。家属开始怀疑,这些药品到底有多少用在了翁文辉身上。

富秀梅:买的那些药,国内有的是买不到的药,儿子就到国外去买药,买的那些药都是非常贵重的,花了几百万。他们把这些药用到哪儿去了?他们有的用到老头儿身上,有的后来这些药不翼而飞了,不知道哪儿去了?这药的下落不明。

解说:如果加上自购药,两个多月时间,翁文辉的医药费超过500多万元。但是这500多万元,家属认为很多地方花得不明不白:为什么严禁使用的过敏药会出现在收费单上?病人去世后的化验费用是怎么产生的?一天之内,又怎么能输入106瓶盐水?这些仅从常理来看就让人难以置信的问题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解说: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有着50多年的建院历史,年出院病人5万余人次,是当地一所著名的三级甲等医院。患者翁文辉就是在这家医院的心外科重症监护室里度过了他生命的最后时光。今年11月初记者来到了这家医院,见到了心外科重症监护室主任于玲范教授。作为科室的主管,她组织并亲自参与了对翁文辉的治疗。

于玲范:这个患者我们付出了百分之二百的努力,现在我们也不明白他为什么就是一定要就不满意,不满意他三十多条,我们医院每个都进行调查了,他说那些东西甚至我们最后连收费几分钱的都给他查到了,我们不但没有多收他还漏收了130多万。

于玲范:为什么,就是因为他这个病实在是太重了,他要求我们医护人员全力抢救,全力抢救的代价就是得高额医疗费。

解说:重症监护室英文简称为ICU,是为了救护危重病人而设置的一种新型病房。由于ICU里配备了监护仪、呼吸治疗机、麻醉机等先进复杂的医疗设备,它的使用费也比一般的病房高出很多。于玲范主任告诉记者,翁文辉这个病人住进ICU的时候,病情十分危重,所以对他治疗护理的强度非常高。从翁文辉的住院费用明细单来看,治疗强度的确很大,比如输血,在67天住院时间内,翁文辉总共输入了25万8千多元的血液制品,其中7月30日这天,一天输血就达94次。

记者:那这个一天之内在这个帐单中输血费收了94次是不是意味着输了94袋血?

于玲范:94次,这个我跟你说句实话,那我不好回答你,我不太清楚这个问题,这也可能不是什么,你说问题也是可能不是什么问题,但是我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一会儿找输血科和护士长,你可能一下子就说清楚了,就是一目了然的东西,就是我不太清楚这个东西。

解说:记者于是找到了心外科ICU的护士长郭小霞,她负责整个ICU的护理工作。

郭小霞:遇到过输血量多的病人,但是具体的次数我记不清了多到多少次,那么到94次,我记不清了。

解说:一天之内输血94次,这样高强度的输血究竟有没有可能呢?记者简单地做了一个计算:按照医院的说法,成年人每次输血量最少是100毫升,如果翁文辉在一天内输血94次,那么他在二十四小时内的输血总量至少是9400毫升,而一个成人全身的血液总量为4500毫升左右,这相当于一个成年人全身血液总量的两倍以上。

记者:假如一个病人他24小时连续几天都用最快的速度输血,他一天能够被输的血的上限是多少?

于玲范:这个是领出来的量,领出量有的时候血浆是血制品是非常,有的时候是非常紧俏的,或者是你赶上,星期六星期天这个时候你就得多领,他把它领出来备用,放那个地方,因为这个病人大家都知道他血量用的非常大的,也确实是非常大的,所以得事先都给领出来。

丁巾:没有这个情况,我们24小时值班,我们要有规定的,特别到病房,它没有保存血液这个条件,我们都让它分次取。

记者:会不会因为ICU的科室和你们科室的某一些人工作关系比较好破了特例呢?

解说:在7月30日这天的帐单上,记者发现,这一天翁文辉使用的各种液体量加起来有87000多毫升,这些液体可以装满174个矿泉水瓶。其中仅注射用的盐水就用了106瓶。

于玲范:他这个盐水不完全是静脉点滴点进去的,它还有比如说吸痰、穿刺,还有一些动脉打管的维护,这些方面也要用盐水。

于玲范:这个可以找我们护士长,因为这个方面的主要输入的还是护士长,带领着护士来进行这个工作。

记者:一天的输液量,在收费中达到这样一个数量您觉得会是哪一种情况呢?

郭小霞:输液量绝大多数都是根据医嘱来执行的,我觉得作为一个护理这不是我的内行,我们主要是执行医嘱去护理人员,这个我不太好评论的。

解说:病人去世两天后为什么还会有化验单呢?对此icu主任于玲范给了这样的解释。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