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景润夫人谈往事:当年他如何向我表达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4 01:09:09

张华邦夫妇几年前从四川来到上海,恰好近期没有工作,便找到老乡介绍了一份在上海野生动物园打捞河道水草的活。“这是他第一天去上班。”妻子王润桃反复说着,就在昨天下午2时,她接到了老乡的电话,告诉她张华邦出事了。

负责野生动物园河道打捞水草的田队长就是张华邦的老乡,事发后他一直陪在张的身边。据田队长介绍,昨天中午12时许,他和其他工人正准备前往狮区旁的河道打捞水草,在半途就听到动物园的工作人员惊恐的喊叫“狮子咬人了”,他们连忙跑近狮区护栏,只见一辆园方工作人员的斑马车在狮区内驱赶狮子,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在狮区中央被抬上了一辆车。“后来我才知道,这个人就是我们队的张华邦。”

在送往医院抢救的途中,张华邦还神志清醒,当田队长询问他怎么会进入狮区时,张华邦表示,当时他发现进入狮区的电瓶门旁有一个小边门,他看到那扇门没有锁,以为走那条路到河道边会比较近,就往那里走了。当时也没有人阻拦他,也没有看到门旁有告示。

“我们接到消息后,立刻开了斑马车前往非洲狮区。”上海野生动物园动物部一工作人员介绍,他们驱车进入狮区后便看到了恐怖的一幕,狮子将一男子扑倒在地撕咬,他们就扔铁棒等物品进行驱赶,但没有用。他们又用活鸡引诱狮子,仍然没有用。随后,他们采用了喷雾剂、高压水枪等各种办法,终于将狮子成功引开。工作人员立刻将受伤男子抬上车送往医院抢救。“他可能是在护栏附近被扑倒,又被拖到狮区中央的。”田队长神情黯淡地说。

受伤后的张华邦被第一时间送至南汇区中心医院。接到消息赶往医院的妻子和外甥看到张华邦时,他全身上下多处都缠着绷带。由于伤势严重而复杂,下午3时许,张华邦被转至浦东仁济医院接受进一步治疗。当急诊医生拆开绷带,为他再次清洗检查伤口时,家人才看清他的伤势。“简直惨不忍睹。我都不敢看下去,就退出了病房。”外甥伤心地说。

记者赶到浦东仁济医院时已是晚上6时,离狮子咬人事件的发生已过去6个小时。躺在清创室病床上的张华邦还未脱离危险。

王润桃一说起被咬的丈夫,泪水就直往下掉:“他两条小腿上的肉全部被咬掉了,我看见骨头了……”张华邦的胸前、背后、还有脸上,遍布着一道道的狮爪伤痕。在为张华邦清创的骨科和整形外科的医生多次以正在手术中为由,将现场的记者请出清创室。

晚上7时左右,结束清创的张华邦被送入手术室,等待他的还有肌肉修补等一系列手术。据一名医生介绍,张华邦的血是止住了,但因为伤及骨头,伤口也正处在发炎中,在手术正式结束前,他仍未脱离危险。

截至记者发稿时,张华邦的手术依然在进行中,手术预计将在今天凌晨结束。

老乡第一天上班就被狮子咬伤,田队长对此有些困惑。他说,因为张华邦是第一天上班,昨天又是在猛兽区周围的河道进行打捞工作,上午他还专门进行了安全教育,告诉队员们“猛兽区内不要轻易进入”等注意事项。

据田队长介绍,下午队员一般都是分散上岗,昨天的事发地点就在狮区西侧的河道。张华邦进入狮区的电瓶门旁的确有一扇小门,平时都是上锁的,只供工作人员需要时打开进入。“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却没有上锁。”田队长迷惑地说,“不熟悉地形的张华邦肯定当时不知道里面就是有着十几头狮子的猛兽区。”

据了解,狮区等猛兽区周围的护栏都非常高,而且两区之间还有电瓶门控制人员,该操控室也足有几米高,工作人员视野较为开阔,可以观察到较大范围的情况,人员不可能通过护栏爬入狮区。

事发后,上海野生动物园各相关部门负责人都赶至医院进行紧急处理,但是尚未有负责人对此事发表看法,事件的原因还有待进一步调查。(早报记者张凌)

新华网柏林10月10日电(记者戎昌海)即将出任新一届德国政府总理的默克尔10日在基民盟主席团会议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德国对华关系非常重要。

默克尔在当天举行的记者会上宣布,她将出任新一届德国联邦政府总理。她强调说,在她领导下的新一届德国大联合政府将继续保持德国政府对华政策的连续性。她说,在科尔和施罗德担任德国总理的任期内,德国对华关系都得到了进一步的良好发展。

另据德国媒体10日报道,联盟党和社民党在当天召开的主席团会议上同意,立即着手就组建新一届德国大联合政府进行组阁谈判,并力争于11月12日结束。只有两党达成的组阁协议最终获得各自的党代会批准后,由联盟党和社民党组成的新一届德国大联合政府才能完成最后的组建工作。

新华网塔那那利佛10月13日电(记者戴汉武)据马达加斯加媒体13日报道,马达加斯加总统拉瓦卢马纳纳夫妇乘坐的直升机12日下午在着陆时与另一架直升机相撞,总统座机起火烧毁。总统夫妇和随行人员及时撤离事故现场,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事故发生在12日下午3时,总统夫妇视察完马国中南部菲亚纳兰楚阿省3个乡镇后,乘直升机前往位于首都塔那那利佛以南300公里处的依默丽纳市。先于总统座机降落的一架直升机刮起的尘土阻碍了总统座机驾驶员的视线,总统座机的电瓶又突然出现故障,导致总统座机降落时螺旋桨刮到了第一架直升机。总统座机驾驶员停稳直升机后马上引导总统夫妇和5名随行人员迅速撤离。总统座机起火烧毁,第一架直升机也被损坏。

总统夫妇和随行人员已于12日晚乘坐第三架直升机返回总统府。总统府发表的公报说,将对事故展开调查。

10月9日下午,57岁的农妇付晓勤被新野县人民医院的5名“白大褂”遗弃在付所在的新野县施庵镇王寨村村支部、村委会门口。遗弃的原因是,付晓勤丈夫已故,抱养的年仅14岁的女儿也不知去向,在该医院住院两天以来,未交一分钱的医疗费。但当记者赶到现场联系上王寨村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以及施庵镇派出所和新野县人民医院急救科等时,希望对方予以救助,均遭到拒绝。从10月9日下午3时付晓勤被抛,到记者10日晚8时发稿时已过去了近30个小时。

10月9日晚8时,施庵镇王寨村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群众在该村村支部、村委会看到被遗弃的付晓勤后拨通了记者的热线电话。

晚10时,记者驱车赶到现场,透过车灯果然发现躺在村部门口的付晓勤。她身上盖的是医院特有的被子,身下是一副120急救病人的担架。只见她双眼紧闭,头已经偏离了担架,枕到了潮湿的地上,靠近她才能听到微弱的呼吸。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躺到了这里?”面对记者的呼唤,她吃力地睁开眼,呻吟着说:“我叫付晓勤,是王寨村18组村民,他们不要我了,是救护车把我抛到了这里。”说完,老人合上了双眼。

见记者前来采访,村部门口开代销点的徐女士赶了过来,她向记者描述了新野县人民医院的医护人员抛弃付晓勤的前前后后。

“下午3点,一辆新野县人民医院的救护车来到了村部门口,车上下来三男两女,都穿着白大褂。他们将她抬下车,放在了村部门口的地上。”徐女士说着,指了指付晓勤所躺的位置说:“人家连担架也不要了,将她放在这里就走了。”徐女士说:“我问一名女护士:‘你们怎么不给她看病,却把她送到这儿了?’那个女护士说:‘她没有家属照顾,也没人来送钱,我们咋能给她治病?只有把她送回来。’”“救护车走后,她一直呻吟,并不时呼唤她的女儿的名字。天这么冷,我怕她冻死了,就拨打了110,但是拨打了几次,也没有见派出所的人来。”

”医院也真是的,不管是什么药,给她弄点吃吃,让她死到医院算了……”

随后,记者在现场拨通了王寨村支部书记万富堂的电话。记者问他说付晓勤在野外躺着,能不能想想办法,将她安置一下?电话那端的万富堂说:“没有办法安置。”“是否可以先放到你家里,让她先在你家里过一夜明天再想办法?”万富堂说:“不可以!”“让她躺在这里总不是个办法呀!”记者说。万富堂则说:“当时医院把她送到村里的时候,我就坚决反对,但是医院不听。我随即就向施庵镇的侯镇长进行了汇报,侯镇长说,让民政部门解决。”万富堂说完挂断了电话。

晚11时13分,记者又拨通了村主任万任亮的电话。万任亮不以为然地说:“明天再说吧!现在深更半夜,你让我安置到哪里?”记者说:“你还是想想办法吧,不然她冻死了怎么办?”

万任亮说:“怎么能冻死?!医院也真是的,不管是什么药,给她弄点吃吃,让她死到医院里算了,死到了医院,民政部门也好管了!怎么能送到这里!”记者问:“你处理不了,你给施庵镇领导汇报一下吧!”万任亮说:“现在深更半夜,怎么汇报?明天吧。”

记者于是又拨通了施庵镇派出所的值班电话。值班员说:“这你得打医院120的电话,我们没法抢救。”已近10月10日0时,记者只好拨通新野县人民医院急诊科

的电话。值班的同志说:“这事我当不了家,你还是找医院总值班室吧!”记者拨通了医院总值班室电话后,一名姓杨的女士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你还是找村干部进行协调吧。找我们县医院解决,也不符合实际。”记者随后试图通过当地村民找到付晓勤的女儿、14岁的鲁丹,但没有成功。

据了解,付晓勤的娘家在湖北枣阳。几年前,无儿无女的她嫁给了新野县施庵镇王寨村一名姓鲁的老汉。其间,她抱养了一个女儿,取名鲁丹。今年6月,她的丈夫在烧麦秸时不幸被烧死。丈夫死后,她带着鲁丹来到了施庵街,租赁了一间房屋,母女俩相依为命。

10月6日,她突然犯病,昏迷不醒。房东将其领到街上的诊所检查,发现她患了脑血管病。7日晚,房东拨通了120,新野县人民医院的救护车将身无分文的她接走。到了医院之后,不知何故,她的女儿也不知去向。

“我们把她接到医院经过诊治之后,她没有人照顾,也没有医疗费,我们医院替她垫支了医疗费。”10月10日上午9点,新野县人民医院副院长陈定生告诉记者。

记者问:“她的病没有治好怎么就把她送回去了?”陈定生回答:“她现在已没有生命危险了。如果有危险,我们医院也不会这样做。否则,不仅要承担责任,良心上也过不去!”“她现在还躺在担架上,也不能动。”记者说。陈定生回答:“假如她患的是偏瘫,几十年不会动,那也得医院负责?医院不是救济部门,不是养老院!”陈定生还说,这件事“是医院研究决定的”!

10月10日晚8时记者发稿时,再次向新野县施庵镇政府办公室、新野县委办公室反映了这一情况,但县委办公室值班的一名姓尹的同志却说:“现在领导都下班了,你还是通知乡里,让他们处理吧!”!

据了解,目前医院所收到的无主病人,有的是病倒路旁的流浪汉、乞讨者,有的则是车祸、工伤等意外事故中肇事者、负责人逃走后留下的无辜受伤者。

据河南省卫生厅有关人士介绍,早在2000年8月份,省卫生厅、省财政厅曾经联合下发了《河南省卫生事业补助政策实施意见》,《意见》规定,公办医院在“突发事件造成的群体性伤害医疗费用及对无主病人实施人道主义救助发生的医疗欠费”,都在政府财政的补助范围内。但是由于《意见》缺乏详细的、具有可操作性的实施细则,几乎没有医院能够接到这方面的“补助”。

为解决无主病人的医疗费用问题,郑州市政府在2004年3月下发了一份文件——《郑州市人民政府关于做好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工作的通知》,《通知》规定:“民政、公安、卫生部门对流落街头的流浪乞讨人员中,急(危)重病人、有明显特征的精神病人、需要住院治疗的传染病人,在接到报告后,应立即派人赶赴现场,由救助管理站出具证明,可直接护送到定点医院治疗。”在该文件中,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市中心医院、市第六人民医院、市第八人民医院被确定为救治此类无主病人的定点医院。

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负责人介绍,该通知主要针对的是流浪和乞讨人员,这部分患者身份经民政部门的认定后,其治疗费用可与民政部门来结算,但在一些突发事故中急需救治、却没有钱支付医疗费用、没人管的这部分无主病人,现在还没有更好的办法。

以接收精神病人为主的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与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情况类似。家不在本市的流浪乞讨人员、能够说清楚自己家在哪里的精神病人、属于“三无”人员的精神病人,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在治疗后,可以收到郑州市救助管理站“支付”的医疗费。

除了这些定点医院外,省会几乎每家医院都因接收无主病人,而背负上了不小的包袱。据了解,我省每年都在财政预算中列支一定数量的资金,解决无主病人的救治问题,但由于我省列支的数量有限,这些钱对全省医院收治的无主病人来说,只是杯水车薪。“无主病人的界定也是个问题。哪些是真正的无主病人,哪些是存心赖账的人员,该由谁来认定?怎么认定?”采访中,有关人士呼吁政府应该出台相应的办法来对此进行细化。

对此,有人提出,作为公益性质的事业单位,医院应该无条件地、积极地对无主病人进行抢救和治疗。至于医院改制后出现的经济及其他问题,医疗部门可以向政府逐级申报、反映,由政府部门采取措施逐步解决。

省会一家医院负责人认为,医院不是慈善机构,必须自负盈亏。因此,治病救人虽然是医院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无主病人的包袱不能让医院来背,否则长此以往,医院的发展将会受到影响,服务水平当然也会受到影响。更多的声音则提出,对于无主病人,政府应承担起救助的责任,救助的方式有很多种,可建立救助基金,对救助无主病人的医院给予政策倾斜、一定的补助等。

中新网10月11日电据俄罗斯新闻网10月11日报道,美国卡托研究所的最新调查报告表明,现任总统布什成为最近40年来最“挥霍无度”的美国总统。

约翰逊总统(卷入越南战争)和里根总统(与苏联进行武器竞赛)主要把钱花在了军事项目上,福特总统虽然缩减了国防支出,却大幅增加和平项目预算,卡特总统把国库的钱花在有针对性的资助美国经济各领域。小布什当局的花费则是全面的多方向的,其中军事支出增加8.8%,有针对性的资助增加4.7%,各种经济和人道主义项目费用增加7.7%。

据美国国会调查局的统计,自2001年9月以来,美国仅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就已花费3610亿美元,其中绝大部分预算资金提供给了五角大楼(3300亿美元),用于各种各样的军事行动,另外310亿美元用于援助伊拉克和阿富汗经济重建。具体来说,美国共在伊拉克花费2550亿美元,在阿富汗支出830亿美元,其余240亿美元用于保障伊阿邻国境内美国目标的安全。(固山)

中新网10月13日电据路透社称,莫斯科时间13日9点30分(北京时间13点30分),俄罗斯北高加索地区卡巴尔达-巴尔卡尔自治共和国首府纳尔奇克市内务部、安全局大楼和其他强力部门机关遭到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攻击。随后,俄罗斯安全部队与之进行了交火。莫斯科广播电台援引来自医院的消息称,目前,已经造成20人死亡,40多人受伤。来自这家医院的医生告诉莫斯科回声电台:“死者身穿制服。”他还说,还有40多人受伤,伤员正不断被送抵医院。当地官员早些时候称,10名袭击者在枪战中被打死。

本报讯(记者张玲通讯员红山慧琴)通过法律手段完全可以解决的事,3名青年男女却选择了另外一种途径———用暴力手段抢劫并迫使对方写下了几千元的欠条,结果3人“公道”没讨回来反而触犯了刑律将自己送进了牢房。近日,海港区人民法院经过重审,以抢劫罪使这3名青年分别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杨小帆和杨小舰孪生兄弟和孙丽娟都是在海港区谋生的东北老乡,平时关系非常好。2004年10月11日晚,孙给杨小帆打电话说自己不久前曾经被一个姓彭的青年强奸,对方后来要求“私了”答应给她5000元作为补偿,然而彭某至今也没有兑现承诺,她觉得彭某可能就一直这样赖下去,因此希望他们兄弟俩帮她讨回“公道”。

兄弟俩于是开车带着孙丽娟来到了位于食品大厦附近的彭某的住处索要补偿,彭某不给,兄弟俩就用带来的铁棒殴打他。彭某掏出手机要打电话求救,结果被杨小帆抢走。他们还把彭某塞进车内,一直拉到市郊102国道附近,继续对其进行恐吓和殴打,并抢走彭某随身携带的人民币255元,还威胁他写下了张4000元的欠条。

“解决”了事情的3人根本没有意识到其行为已经触犯了刑律,若无其事地各自返回,直到当年11月3日被公安机关抓获。

日本明仁天皇唯一的女儿纪宫公主近日宣布将在11月15日与东京都公务员黑田庆树举行婚礼。这是46年来日本皇室首次嫁女。虽是下嫁平民,但据日本媒体报道,公主仍将举行繁琐的神道教婚礼。这种婚礼让神秘的日本皇室更显得“高不可攀”,但在普通人看来,实在能“累死人”。

日本皇室的婚礼至今保留了1000多年前平安时代的仪式,从订婚到结婚的仪式有十多种。“纳彩之仪”、“告期之仪”、“结婚之仪”、“结婚奉告之仪”、“内阵之仪”、“外阵之仪”、“谒拜皇灵殿之仪”、“朝见之仪”、“供膳之仪”、“三个夜饼之仪”、“宫中飨宴之仪”。

“纳彩之仪”是男方给女方送彩礼的仪式,也就是订婚仪式。“告期之仪”,是由男家向女家传达结婚正式日期的仪式。10月5日,纪宫公主举行“告期之仪”时,黑田家的“使者”在皇宫的“桂之间”拜见宫内厅长官羽毛田信吾,向他转达了结婚仪式在11月15日举行的意思。接着,羽毛田来到天皇、皇后陛下和纪宫公主等候的“凤凰之间”,向他们传达黑田家的意思。下午,黑田庆树和他的母亲寿美子拜见天皇、皇后陛下,并和纪宫公主亲切交谈。

结婚的仪式就更复杂了,通常几天才能完成。首先是“结婚奉告之仪”,准新郎和新娘向先祖和神灵报告婚事,随后的“朝见之仪”是拜见天皇、皇后,报告婚事。

“结婚之仪”是通常所指的大典,皇太子和小和田雅子结婚时是在“宫中三殿”之一的贤所行大典,夫妇进行礼拜,新郎宣读誓词,夫妇喝神酒,宣告婚姻的成立。

此后,还举行夫妇喝交杯酒的“供膳之仪”。纪宫公主的结婚仪式选在日本帝国饭店举行。按规定,天皇和皇后不参加子女的结婚仪式,但因为纪宫公主是他们唯一的女儿,明仁天皇和美智子皇后要“破例”参加。

有趣的是“三夜饼之仪”,在四只银盘中分别放入与新娘年龄相等的糕饼,由新郎、新娘品尝,余下的放入紫檀木宝盒内,在新房放置三天三夜,到第四天,选一吉利地点掩埋,以期多子多福。一般在一星期后,宫中还要举行宴会庆祝大婚,称为“宫中飨宴之仪”。

日本皇室的传统婚服是“束带”和“十二单”。“束带”是日本平安时代中叶天皇和贵族举行仪式时穿的官服,“十二单”则是女贵族的衣服,从里到外,加上腰带等饰物共12件,穿好需要3个多小时。据日本媒体说,纪宫公主将穿她的母亲美智子皇后结婚时穿的礼服,看来公主穿礼服要大费周章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