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无意中拍到长白山天池怪兽照片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2:30:35

宁安市教育局纪检书记徐海昨天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教育局非常重视安全教育,对师生进行过“四防”(防火、防水、防盗、防事故)安全教育,并定期检查。沙兰镇小学的学生们则告诉记者,学校从来都没有进行防水教育。

记者:沙兰小学翻建时,教育局曾经拨款40万元,镇里居民也捐了不少钱,当时说建成楼房,现在却建成了平房,您是否接到过关于建校资金方面的举报,对此是否会进行调查?

徐:在印象中没有接到过举报,现在集中精力抢险,这方面是否调查还不能确定。

记者:有家长反映,当日洪水来临前曾经告诉老师提前放学,而老师没有放学,延误了学生们的逃生,事情过后,教育局是否要对此进行调查?

徐:老师不该有什么问题,我们没有听到这方面的反映,当时就以为是天灾,实际上这也是天灾。

昨日,记者来到沙兰河上游的王家村,村民严启军告诉记者,事发当天13时45分许,他家因离河道较近,河水进屋漫到脖子,他急忙跑到村书记郑灿会家,当时听见郑书记在用手机给沙兰镇政府打电话,第一次打电话无人接听,过了10分钟左右,镇干部王庆涛接听了电话,听说情况后说镇政府只有自己一个人,走不开,随后放下了电话,再接着打电话时,就无人接听了。随后,郑书记来到后面的村民朱玉国家,又用固定电话给镇政府打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镇政府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由于11日是端午节,事发当日镇政府提前放假一天,只有镇纪检委书记和两个干部值班。

沙兰镇治安村的村民告诉记者,沙兰镇中心小学学校翻建时,镇里的居民都要集资,当时没有收现金,是直接在村里的往来账上扣的,当时治安村的村支委王世水老人也证实,2003年镇小学翻建时,正在进行第一次改革,为了支援小学建设,仅治安村就直接从银行账户上给小学拨了12万余元集资款,其他村也进行了集资,但具体数额他不清楚。

学生家长告诉记者,小学翻建前,全校召开了家长会,班主任老师和校务主任王蓝军(音)告诉家长,上级拨款40万元翻建小学,钱不够需要大家集资,当时讲的是要翻建为二层教学楼,没想到新校舍建成后却还是平房。

该校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师告诉记者,学校原来的老砖瓦房拆掉后,新校舍是直接在原来的地基上打的梁,根本就没有垫高。而2000年在学校教室南面建成的五户平房,地基最低是1.6米高,最高达2米,面积达学校校舍一半,建设资金仅用了20余万元。

昨日,记者来到沙兰镇里核查家长提供的死亡学生的名单,辗转找到了17位死亡学生的家长,并翻拍了孩子们的照片,看着照片中孩子们快乐天真的面容,家长们再次失声痛哭。本组稿件(除署名外)本报特派记者李珉琦杨威

昨日,10只由黑龙江省各地紧急调来的警犬于早晨6时到达沙兰镇灾区,并进行了一天的搜救工作。在残垣断壁、淤泥和污水间,郭奇牵引着“捷克”搜寻着每一个角落。

“捷克”是一只德国黑贝,它是来自牡丹江监狱警犬队的一只刑侦犬,24岁的郭奇是他的看护者。郭奇说,他们在13日晚上接到前来支援的通知,于昨日清晨4时出发,6时即到达现场,进行了紧张的搜寻。

郭奇介绍说,“捷克”靠气味来搜索失踪者,当闻到腐臭味后,它就会有所反应。郭奇手中还拿着一只木棍,不时地戳戳淤泥和污水。“这样气味就会散发开来,捷克很容易就能闻到。”《新京报》供稿

据新华社电(记者曹霁阳李波)为确保汛期中小学生生命安全,黑龙江省教育厅日前发出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学校安全工作的紧急通知》。

《通知》要求,全省各地各级各类学校,要进一步加强汛期学校安全工作,尤其是校舍位于低洼、山旁等有安全隐患地区的学校,要立即组织开展一次安全大检查;同时,要加强中小学危房的管理和改造,对查出的危房要分项目落实整改责任。对危及师生安全的整幢危房,要坚决封闭停用,对学校的厕所、围墙等附属建筑也要进行安全检查,采取必要的防护措施。

此外,在组织学生春游、秋游、夏令营等活动或集体外出参加大型活动时,必须做好各项安排和应急预案,并要特别注意交通安全。

宁安市沙兰镇灾情发生后引起社会各界极大关注,以各种形式表示对灾区人民的慰问。昨天,世界华侨华人社团联合总会致电宁安市人民政府表示:特通过贵市人民政府,谨向在洪灾中死亡的学生和民众表示沉痛哀悼,向遇难学生家长、所有在灾害中受伤的学生和民众表示亲切慰问,向战斗在救灾一线的领导和广大人民群众致以敬意。

记者6月14日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慈善总会获悉,仅仅24小时,牡丹江市社会各界已为洪涝灾区宁安市沙兰镇捐款153万元。

据新华社电(记者贺占军)据新疆霍城县政府最新统计,13日下午,霍城县遭遇暴雨形成的洪水,造成3人死亡,1人失踪,4人重伤,300多间房屋倒塌,电力、水利设施受到严重破坏。

“中华两岸大熊猫关怀保育交流协会”为赴台大熊猫征名的网页在今明两日内关闭,此前的征名全部作废。由台湾当局官方授权台北市动物园之友协会来接手熊猫赴台事宜。

今天上午,该协会会长张家治在电话中惋惜地告诉记者,大陆发起海峡两岸同胞给赴台熊猫起名的号召后,他们协会积极回应,也在台湾发起有奖征名活动。不料,台湾当局对此活动颇有微词,称其是“一头热”,且没有获得当局授权。

张家治称,尽管迫于台湾“行政院”农委会的压力,但是他们不会就此放弃,仍会继续关注熊猫赴台活动,并在近期内作千人电话问卷调查。

记者马上连线了台北市动物园之友协会。该协会的副总干事陈翠霞说,他们上周一接到台北市立动物园(台北木栅动物园)的公函,正式委托台北市动物园之友协会接洽熊猫赴台事宜。据陈翠霞介绍,他们曾将募款2亿新台币捐赠给台北市立动物园,建筑熊猫特展馆。此次,台北市立动物园受台北市政府熊猫赴台专案小组的示意,正式委托该协会全权负责熊猫赴台事宜。

陈翠霞说,目前该协会正在收集资料,准备去“农委会”洽谈大熊猫赴台的相关流程,尽一切努力使熊猫尽快现身台湾。

陈翠霞说,他们已于本月12日向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发出公文,希望通过两个协会的交流互动,努力使大熊猫尽快赴台。目前,他们还没有为大熊猫征名的具体计划。

6月6日,“中华两岸大熊猫关怀保育交流协会”在其网站上公示了17只入围赴台湾大熊猫的“玉照”,截至昨天上午,10号和16号大熊猫最受青睐。张家治说,自6月6日下午,该协会在网上开展为赴台熊猫征集学名活动至今,共征得260余个名字,其中140个来自大陆民众,120个来自台湾同胞。民众起得最多的名字为统一、一统,战战、瑜瑜,团团、圆圆。

16号(骄子),雄性,天性娇贵,不失可爱。在成都大熊猫基地生活,现已7岁,已不适合赴台。

10号(无名),雄性,性情憨厚,安静,现已两岁多,在成都大熊猫基地生活。

-5月3日,中共中央台湾工作办公室、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主任陈云林在上海宣布,大陆同胞向台湾同胞赠送一对大熊猫。

-6月1日,国家林业局新闻发言人曹清尧说,向台湾同胞赠送的大熊猫将在四川卧龙中国大熊猫研究中心选择,并将公开征名,乳名在大陆征集,大名在台湾征集。卧龙方面表示,共有17只大熊猫符合条件可供选择。

-6月2日,台湾“中华两岸大熊猫关怀保育交流协会”会长张家治一行,来到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为大熊猫到台湾做前期的准备工作。

-6月3日,网发起了“我为赠台大熊猫起名”的征名活动(编者注:网发起征名活动时间应该为6月2日),“团团”、“圆圆”这两个名字成最大热门。

-6月6日,台湾“中华两岸大熊猫关怀保育交流协会”网站登出卧龙备选入台大熊猫的图片和资料,台湾民众为大熊猫取名的活动正式启动。

-6月15日至16日,因未获当局授权,征名网页关闭。本版撰文/实习记者薄盛男

国内关于联合国安理会改革的讨论总算告一段落,中国驻联合国代表首次公开表态,认为扩大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计划是危险的,此举将造成联合国分化,破坏团结,并危害联合国改革进程。

今年3月21日,安南向联合国大会作了题为《大自由:为人人共享安全、发展和人权而奋斗》的报告,提出了包括三个方面的联合国改革一揽子方案,安理会改革为其中的核心部分。

5月16日,德、日、巴西、印度“四国集团”曾将一份决议草案分送给联合国大会,建议让安理会的成员增加为二十五国,较目前的十五国增加十国,其中包括增加六个(除“四国集团”外还包括两个非洲国家)新的常任理事国。这个计划很有可能得到联合国一百九十一个会员国中三分之二会员国的支持。如果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政府就有必要正式表态,尽管目前出台的联合国改革方案中国本身就参与其事。

任何一个国家对世界上其他国家都有其好恶,而联合国是否或如何改革却是一个涉及全局的问题。不妨参考一下美国的做法,它从一开始就明确表示不赞成安理会扩充方案,其着重点是综合评估相关国家在联合国事务中的实际作用与贡献,并不具体针对某个特定国家。尽管这个决定肯定不符合争常国家的希望,但因是泛指,并不怎么得罪当事各国,体现了比较成熟的全局观、娴熟的外交技巧与政策的一贯性。

说到底,从雅尔塔到旧金山会议所确定的安理会体制,昭示的就是大国意志决定论而非什么“国际民主”,天大的事情只要某一大国一摇头,便一事无成;手里有这决定性的一票,别人才与它有得交易,否则就出局,这便是国际政治的无情现实。

不改革,还有现在的联合国;改革,则必然动摇大国既有权力与利益格局,联合国就无可避免走向分裂。奢谈所谓“国际民主”就得动摇自己的国际地位,尤其是对一个没有什么真正盟友的大国更是如此。所以,中国本无必要去推动联合国这样的改革,而不是偏移到以日本是否入常为前提。

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世界上除了有一个联合国外,还有一个“八国集团”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它们与联合国事实上已经形成了对世界的二元治理;中国在国际政治中的有限影响与作用主要就凭借着联合国安理会中那一票,除了这张筹码外,手中已别无它牌,如何叫牌出牌必须谨而慎之。

台湾当局从布什讲话里解读出了布什总统的承诺--“协防台湾”。而对“台湾不许宣布独立”的后半句则忽视了。

2001年,陈水扁就曾为这几个字欣喜过。只不过那时布什刚当上总统,而现在他已在白宫呆了4年多;上一次布什为台湾两肋插刀的决心似乎更坚定,说的是“不惜一切代价协防台湾”,而现在“不惜一切代价”没了,还附加了“台湾片面宣布‘独立’也是改变现状”。

但是,台湾当局宁愿只听到“协防台湾”这几个字。2001年,布什“不惜一切代价协防台湾”一句话,使台湾当局与白宫的关系进入蜜月期。布什话音刚落,台湾当局就派出了一个军备采购团,将一份包括驱逐舰、潜艇和导弹等先进武器在内、总金额高达几十亿美元的军购清单送到五角大楼。而美国则愉快地照单全收。岛内“台独”势力一时间大受鼓舞。又过了数十日,陈水扁成功“过境”美国,兴奋地将此称为“对美外交的突破”。

北京联合大学教授朱显龙认为,布什的“不惜一切代价协防台湾”,确曾起到了为“台独”势力撑腰的作用。因此,再次听到布什说“协防台湾”,台湾当局感到兴奋不足为怪。

6月9日,台湾当局特意向布什表示“感谢”。据台湾中央社报道,台湾“行政院”发言人卓荣泰表示,希望布什的谈话“让有心或试图用‘非和平手段’改变台海现状者,能够受到有效的吓阻”。

据《中国时报》报道,台湾当局高层不少人都认为:“布什总统现在笃定强调一旦中国大陆攻台,美国就会依台湾关系法采取行动,几乎是毫无前提条件的,表现国际大国维护台海区域和平的坚定态度,令人印象深刻。”同样很显然,台湾当局似乎没有听到布什的另一半话——“如果台湾片面宣布‘独立’,那将是一个单方面决定。”

6月10日,台湾《中华日报》以显眼的大标题宣告:《若中国侵略,布什允协防台湾》。一些台湾人正在受到鼓舞也是不争的事实。

就连《中国时报》也认为,台美关系正在回暖。该报在一篇文章中说:“有趣的是,有牛仔作风的布什9日又开口了,台美之间出现了明显回温的具象。但问题是,台湾会如何响应呢?”

台湾当局向来看美国的脸色行事,如果这种“误读”得不到美方的纠正,目前受到压制的“台独”气焰有可能恢复势头。

令人担忧的是,美国似乎没有纠正台湾当局“误读”的意愿。据台湾媒体报道,6月9日中午,“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副处长葛天豪在与民进党要员餐叙时说,美国愿意协助台湾“自我防卫”,但美国要求台湾尽快通过军购案,以提升台湾“自我防卫”的能力。布什的手下分明是在鼓励台湾当局曲解他们总统的谈话。

晨报特派记者郭翔鹤(黑龙江宁安市沙兰镇专电)黑龙江宁安市沙兰镇中心小学教室遭水淹后,墙上留下的遇难者手印图片令人震撼,昨日晨报头版刊登了在该校四年级1班教室的墙壁上那些学生求生时留下的手印照片,昨日下午,该班学生赵明星带着晨报特派记者重走昔日校园,对记者讲述了一系列手印背后惊心动魄的现场故事。

昨日15时许,刚刚上完下午两节课的沙兰镇中心小学四年级1班学生赵明星回家放好了书包,在外出的路上碰到了正在采访的晨报特派记者。谈起10日山洪暴发时的情景,孩子说:“我这几天很难受,每天一闭眼就看到同学死后的面孔……”

在四年级1班教室里,13岁的赵明星掩饰不住悲伤,他指着窗户说:“我站在窗台上才逃过了大水,但是好多同学都在水里挣扎,后来就都不见了……”当时,站在窗台上的学生不多,只有少数几名同学成功游到了赵明星身边,也有两名同学站到了廊窗上侥幸活命。赵明星说,他站在窗台一个多小时后,水才慢慢退去。后经统计,该班34人中,24人不幸遇难。

水慢慢退下后,有几个同学的遗体出现在地面上。赵明星回忆,这些遗体有的仰卧,有的趴在地上脸贴着地。不懂事的赵明星推推他们:“你没事吧?”可是这些刚刚还在和自己说话的同学已经没了声息,有一个倚在桌子旁的同学惊恐地张大嘴,样子十分恐怖。在此后的数日内,这些场景反复出现在赵明星脑海中,让他上课时有些精神恍惚。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离自己如此之近的死亡场景。

赵明星在班级里最好的朋友叫王中旗,这个12岁的孩子整整比他矮一个头,却和他意气相投,平时形影不离。当天洪水涨得极快,孩子们刚站上桌子,水已经到了桌子腿边。赵明星站在桌子上,见水涨迅速,便跳到了窗台上,此时水已经冲倒了王中旗站立的桌子。看见自己最好的朋友在水中挣扎,赵明星想用手拉他上来,却够不着,稍一犹豫,朋友已经不见了踪影。此时,窗户玻璃被击碎,水开始往外涌,水退后清点遗体时证实,王中旗被冲出了教室。

“你长大后还会记得这个小学时的同窗好友吗?”赵明星哽咽了:“我现在想,如果再涨一次洪水,我会像个男子汉一样,哪怕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跳到水里救他。”

水势凶猛,仅仅几秒过后,孩子脚下的桌子全部被冲倒,不会游泳的孩子跌进了水里。由于水流浑浊,夹带了大量的泥沙进入教室,跌倒的孩子们身上沾满了水底聚积的淤泥。

赵明星指着墙壁上一处手印说:“当时我看到12岁的刘洪达跌进水里,冒出水面后浑身是泥,他扶着墙想站起来,手在墙上不断扑拉着,在墙上留下了这两个手印。没顶后,他还不停地用手扒着墙想往上爬,但是站不起来,后来人就不见了,遗体到现在也没找着……”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