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着前卫妙龄女子撕钱脱衣欲跳河附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9 04:13:09

房门没有撬动的痕迹,窗户上有防护网,而证言显示,半夜11点半时刘恒还抱过这个孩子,熊莫德一家在外面也没有仇人。谋害小女孩的凶手很可能就是房间里刘恒、熊莫德和周模英这三个成年人。

警方最先怀疑的对象是妹夫刘恒,可是经过讯问后排除了他作案的可能。熊莫德被盘问了几个小时也没说出什么。当天晚上,周模英向警方交代,她亲手淹死了女儿。

周模英被抓走时告诉丈夫,家里的钱都放在女儿的摇篮里。熊莫德这时才发现,家里连硬币和毛票加在一起,还有一百多块钱,这点钱要维持一家人一个月的生活费。

死去的女儿生前没拍过照片,出事后,警察给她的遗体拍了照。看过照片的人都说,小女孩皮肤很白净,很漂亮,看着就讨人喜欢。

出事后,熊莫德和刘恒搬离了原来住处。邻居还都还记得那惨烈一幕,但对这对夫妻,邻居们没有太多话说。“他们平时很少吵架,感情也还过得去吧。出事前,听女的抱怨过,说小女儿生病了,男的也不关心她们母女。”住隔壁的一位老人说。

熊莫德对办案人员说他不怨恨妻子,“她肯定是一时冲动”。他再三强调,妻子心地不坏,出事后他只能在家带小孩,不能出去工作,这个家也需要周模英回来。

2005年12月7日,周模英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在广州中院出庭受审,公诉人和律师都希望法院轻判。公诉人发表了一番感人至深的诉词,认为周模英犯罪有社会的原因。

媒体报道后,广州一家美鞋连锁店给熊莫德提供了一个工作岗位。聊到眼下的新工作,熊莫德说,目前的工作强度不是很大,且收入稳定,最重要的是,几乎没有上过学的他可以在这里学到一技之长,赖以养家糊口。

“这个家不能没有她。”熊莫德希望妻子能够早日回来。“她被关起来之后,整个家就乱了,儿子没人带,我不出去工作在家带小孩,近5个月都没有收入。再这样下去饭都没得吃;我爸眼睛瞎了,两个老人都70多岁了,带不了小孩,现在我把儿子送到江西老家,只能花钱请人带小孩。发生那件事后,家里全部的积蓄都花光了,老家的大女儿也退学了,现在这个家就要垮了。”

“在老家的时候日子虽然苦,但她没有这么大压力。”熊莫德说,在江西老家,他除了种田外,也会在农闲时间出去打些散工,补贴家用,虽然挣的钱也只是勉强够全家开支,但全家人过得还算凑合。而自己的老婆其实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女人,他们结婚五六年,周几乎包揽了家里所有的家务,从来没有什么怨言。

在老家时,夫妻间也一直很少交流。熊莫德在外干活,周模英做家务,没有多少文化的丈夫从来没有想过和老婆谈谈心事,哪怕只是小小的嘘寒问暖也很少,对此熊莫德的解释是:日子过得不宽裕,两人各自做好自己的事,自己在外也很辛苦,最多就是活少的时候帮老婆做点家务,他觉得这已经足够了。况且周模英在老家也有一些处境相似的邻居姐妹,有时间还在一起串串门,聊聊天,“看起来还是过得挺好的”。

熊莫德承认,周模英有时会莫名其妙地发脾气,郁郁寡欢,但当时他以为只是正常的对家务的不耐烦,没有理会。熊莫德还提到,周模英的大哥是大学毕业,当年也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但有一年春节,他无缘无故地在家上吊自杀了。而有一次周母告诉女婿,她女儿小时候有时会行为反常,一两年发作一次,问结婚后周模英有没有这样的情况。

“如果我早些发现她反常……如果我和父母没有坚持要第三个孩子……如果她放出来了,我把两个孩子给她带毫不担心……我早就原谅她了。”这个平素沉默寡言的男人流下两行眼泪。

“哪怕是一条救助或是心理辅导的热线,或许都能避免出现周模英这样的悲剧。”广东商学院社会工作系主任谢泽宪副教授如此感慨。谢教授认为,在近期的央视新闻中可以看出,国务院开始意识到解决底层人民的困难的重要性,但是要落实到中国千千万万像周模英这样的人还需要一条很长很长的路。国家应该设置这样的机构,培养专职的队伍辅导在生活上、情感上,经济上出现严重问题的人们,特别是连自己都救不了自己的人。

昨天上午,广州中院以故意杀人罪一审判处周模英有期徒刑11年,法律界人士认为这已是从轻判处。一般情况,故意杀人罪量刑幅度是十年以上至无期徒刑、死刑,如果有法定减刑情节,可以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虽然周模英的家人认为她在事发时神志不太正常,却没有给她做精神鉴定,因此她不具备减轻处罚的情节。

“穷固然是一个原因,可不是最根本的,社会需要由政府和企业部门外的第三部门解决这样的事情。”广东商学院李征坤副教授如是说。李教授认为,中国的社会工作体系不完善,导致很多像周模英一样的人,处于极度困难中不能自救而走上绝路,这是社会的一个遗憾,也是一个漏洞。他建议,政府应该完善慈善机构的发展,政府和企业部门应该集资成立一个社会第三部门,当政府和人们本身都无力解决的时候,这种机构就能发挥其作用。

昨天下午,美鞋店的负责人告记者,熊莫德请了一天的假,说有事要去法院,但没有说具体是什么事。(记者吴秀云陈永进实习生刘美婷)

新快报讯(记者曹晶晶实习生黎明丽)因不堪生活重负,将久病不愈的亲生宝宝扔进河涌淹死的母亲周模英昨日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接受判决。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1年,周模英的丈夫雄进(化名)表示法院判得太重,考虑上诉。

31岁的周模英是江西省新建县人,她和丈夫雄进育有3个孩子,最大的女儿4岁,最小的女儿在出事前还未满9个月。家里平时靠丈夫打建筑散工维持生计,一个月只有1000多元,生活十分艰辛。

2005年7月,周模英的小女儿感冒发烧,久治不愈,心情焦躁的周模英心疼起钱来。7月20日晚,周模英将女儿扔进了家门口的河涌里……

2005年12月7日,广州市中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庭审结束后,雄进哭着说原谅了周模英,两人在法庭上抱头痛哭。目睹此状,连公诉人都泪洒法庭。

昨日上午,广州市中院对此案进行了宣判,鉴于周模英杀死亲生女儿,已得到了丈夫的谅解,故对其酌情从轻处罚,遂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周模英有期徒刑11年。

雄进比一个月前显得更瘦,对于法院的判决,他觉得太重了。“我看见她听完判决,站都站不住了,没想到判得那么重呀。”

雄进打开手上拎着的黑色大包,里面装的是几件厚实的女式外套。“今天天气冷,我到看守所给她送衣服,这几件被退了回来。”雄进告诉记者,这些衣服都是公诉人杨斌送的。

案发后,雄进有一阵都没有打工,因为“不想让人家奇怪地看我”,也为了照顾两岁的儿子。最近,雄进把孩子送回了老家,并在广州一家保养鞋子的公司里找到了工作,帮人擦鞋和修鞋,每月工资700元。

“我们想上诉,但又没钱请律师。”当记者表示周模英可以申请法律援助时,雄进的眼睛亮了亮又黯淡了下来,“律师说上诉也不一定能够改判,如果判个三四年,我还能熬过去等她出来,现在11年,我怎么撑得住,两个孩子怎么办?”说到这里,雄进一直发抖的身子不动了,眼圈却红了起来:“昨天,家里人打电话说,两个孩子都病了,感冒、咳嗽。我急呀,可没办法回去看他们。”

在“西湖会议”上,唐万新对金新信托41亿窟窿采取了“姑息养奸”的态度——继续收购金融机构,扩大委托理财规模,增加金融资产,以应对危机。

2001年后,德隆在市场上的口碑越来越差,委托理财客户的回头率从97%骤然降至3%。德隆后期收购的金融企业中,其股权大都采用委托持股的方式进行,“和德隆沾边,营销工作就很难做”,所以,一些表面上与德隆风牛马不相及的金融企业,实际控制者却是德隆。

典型的如中富证券的收购,在德隆进入之前,其控制人为北京利德公司,持有54%的股份,另外金飞民航持有36%左右,剩下的大致10%为温州国际信托持有。

2003年9月,德隆以2.8亿元收购北京利德所持股份,此后又收购了金飞民航的股份。但在对外宣传上,中富的投资人仍为金飞民航等。

在德隆50亿金融收购当中,其投资的银行主要有昆明商行、南昌商行、株州商行和长沙商行。

其中,德隆收购昆明商行费资2.8亿元,通过英茂集团、英茂商务、英茂红河制药以及委托持股,持有股份比例达49.23%,处于相对控制地位。

德隆收购南昌商行31.63%股份,大致投资一个亿;收购株州商行41.05%的股份,耗资7000万;另以4544万元的代价,拥有长沙商行14.15%股份。

在证券类公司中,德恒证券为当时金新信托投资组建,德隆实际控股76.50%;而此后收购的恒信证券,花费5.8亿资金,占有100%股权;中富证券投资4.58亿。

在三家信托公司中,德隆拥有金新信托68.8%的股权,实际投资5亿多;收购南京国投耗资4个亿;收购伊斯兰信托也拿了4亿元。此外,收购新疆金融租赁公司耗资4.05亿,收购新世纪金融租赁公司耗资4.38亿。

事实上,在鼎盛时期,德隆曾控制了21家金融企业,其庞杂的金融帝国在国内无出其右。

除了上述12家核心金融机构之外,当年德隆还参与收购深发展、兰州市商业银行、乌鲁木齐市商业银行、银川市商业银行、华安财产保险、东方人寿保险、健桥证券、国海证券以及三江源证券等金融机构。

这些庞大收购中,除早期收购金新信托和新疆金融租赁的部分股权为自有资金之外,其后的收购资金大都来源于委托理财。这点,在唐万新的供词中,都有明显交代。

关于收购目的,唐万新交代,一是扩大金融资产规模,抵御挤兑风险,二是把德隆隐藏起来,便于融资。

现在看来,维持德隆链条的资金主要有两个途径,一是通过证券公司、信托公司开展的委托理财,二是控制商业银行,通过拆借和贷款的方式获得资金。

资料显示,德隆从昆明商行拆借资金达10亿之多。其中为南京国投拆借2亿元,为伊斯兰信托拆借5000万元,通过银川商行拆借转给伊斯兰信托5.5亿,为新世纪租赁公司贷款2亿元。

德隆收购南昌商行后,通过银川商行拆借给伊斯兰信托1.8亿,伊斯兰信托直接拆借5000万,南京国投拆借7000万。

在株州商行方面,中富证券拆借1.7亿元,恒信证券拆借1亿元,南京国投拆借7000万元。

稍加计算,德隆控制4家银行共投入资金4.998亿元,但从银行方面拆借的资金高达17.6亿元,是其投资金额的3.5倍多。

而对于银行拆借的资金用途,原则上是谁拆借谁使用,首先解决自身遗留的债务,二是兑付到期的客户资金,三是被友联调走兑付其他金融机构的客户资金。

此外的一些金融机构,德隆尽管没有收购成功,但其业务有些已经展开。如收购建桥证券,原先德隆以上海华冠投资有限公司的名义进行收购,由于种种原因,收购没有成功,但在收购过程中,建桥证券已经将4.43亿资金委托给南京国投理财,而这笔资金最终转入德恒证券,以兑付客户资金。

而德隆收购的证券和信托公司中,中富证券委托理财资金7.91亿,德恒证券208亿,南京国投16.03亿,伊斯兰信托29.84亿,金新信托201.73亿,另外的恒信证券,尽管没有开庭,但根据相关资料,其委托理财资金大致在24.3亿。

2003年3月1日,唐万新宣布德隆进入混业时代。但事实上,这个日子更多的只是一种象征意义,“德隆的金融机构还是分业经营”。

唐万新坦承,当时不能直接说让大家大规模搞委托理财,如果直接说,大家都会没有信心,天天搞委托理财投资“老三股”,不知道何时是尽头。

不过,在开庭过程中,唐也称,其收购金融机构还是为了解决德隆的危机。

因为,虽然隐藏于混业幌子下,但此时的德隆已经是病入膏肓,积重难返。

事实上,在唐万新自2002年亲自主政友联时,每天的“头寸会”就疲于应付委托理财黑洞,资金只能拆东墙补西墙,特别是2003年10月份之后,金融机构几乎没有新进的资金,德隆只能调用产业资金、银行资金以及朋友的钱来应对危机。

此时,德隆操纵老三股已经酿成“苦果”——不断委托理财,不断借新还旧,然后再收购再融资,如此循环往复,恶性循环。

唐万新被逮捕之后,唐自己认为德隆毁灭有三个原因,一是银根紧缩,二是媒体疯狂报道,三是客户承受不了“老三股”下跌的心理压力,开始毁灭性砸盘。

德隆老三股崩盘后不久,2004年7月,德隆曾经就其金融机构的问题向银监会提交了一份解决方案。

在这份方案中,德隆自己披露,截至2004年7月24日,对11家金融企业133.84亿元的债务通过关联交易拉直、债权转股权、资产溢价抵偿、展期偿还、债务打折等方式,意向处置债务114.22亿元,其余19.62亿元的债务重组有待于进一步协商。

如今,德隆此前所收购来的金融机构和资产,早已分崩离析,除了中富证券和新世纪金融租赁、新疆金融租赁正在进行资产重组之外,其他的金融机构前途黯然。

1月20日,德隆主案庭审进入尾声,唐万新50亿构建的金融帝国如流沙般消逝。

中新网1月21日电中央气象台今天发布了未来10天天气趋势预报,28-30日,有一股中等强度冷空气将影响中国,北方部分地区将出现大风降温和降雪天气;同时,南方自西向东将有一次降水天气过程。

27日之前,除新疆北部、青藏高原阴雨雪天气较多以外,全国其它大部分地区基本没有雨雪天气;27日以后,有中等强度冷空气影响我国。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