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帅预言董方卓2年必成大器 安城满城尽识中国董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0 08:22:11

“这小子,两三天没回家,突然给我带来这个消息,还是派出所深更半夜通知的,唉!真当难为情。前两天,他跟我要3000块钱,我说没钱,小子说,如果我不给他钱,让我等着110来通知收尸。我想想,就把钱给了他。没想到,小子竟是拿钱去嫖娼的!”

陆大伯说话时,一直低着头,连连叹气。叹了一会气后,陆大伯突然问时国强:“我儿子会不会染病啊?”

毛的家人赶到派出所问得最多的问题,也是会不会染病。昨天下午,毛的哥哥来到武林派出所,他只问了三个问题:弟弟会不会染病?现在可不可以看他?可不可以保释?

时国强副所长是直接参与办理这起卖淫嫖娼案件的,他说,对嫖娼人员传唤后,通知其家属,这是他从警生涯中的第一次,“据说也是杭州第一例。以前,我们抓到嫖娼人员通常的处罚就是罚款,只有多次嫖娼被抓才会拘留。”

“说实话,在我们把陆、毛带回派出所的路上,我就在想,如果陆、毛成了家,我们该怎么做?一旦拘留,要不要通知他们家属?我的回答是肯定的,因为这是法律规定。

“回到派出所,当我查出陆、毛还没成家,说实在的,我稍微松了一口气。在我看来,通知嫖娼人员的父母,对其家庭的破坏性比较小,父母也许会感叹儿子不争气,但我认为决不会是致命性的打击。父母最关心的是孩子的身体、孩子的名誉,而通知其父母就不存在孩子的名誉问题了,因为父母决不会把儿子嫖娼的事说出去的。

“但如果是通知嫖娼人员的老婆,后果就不会这么简单了,这对一个家庭来说,很可能是摧毁性的,对家庭的破坏性比较大。

“事情过后,我又在想,如果陆、毛成了家,我们该怎么办?怎样做才会更人性化一点?我个人认为,我会在通知哪个家属的问题上有所选择的,如果嫖娼行为人有父母、兄弟姐妹,我就通知其父母或兄弟姐妹。我很可能还会问一下嫖娼行为人,他想通知谁?因为在《处罚法》里只说通知行为人的家属,并没指定要通知哪个家属。”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以下简称处罚法)实施前,江苏省公安厅法制处副处长张兰青对新法进行了解读:“从3月1日开始,警方在查获卖淫嫖娼违法人员时,一律要对违法人员进行拘留并通知其家人,情节轻微的可以不拘留但要处以500元以下罚款!”

这一解读经媒体报道后,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详见《南京晨报》2月28日报道)。有人干脆就把这一解读理解成“嫖娼被抓要通知老婆”。

根据《处罚法》的规定,决定给予行政拘留处罚的,应当及时通知被处罚人的家属。这是该法中可以找到的警察应当“通知被处罚人的家属”的依据。也就是说,如果卖淫嫖娼违法人员将受到拘留处罚时,警察就要通知其家人。

但卖淫嫖娼人员被抓情节较轻的,《处罚法》规定处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这就是说,对情节较轻仅处以罚款的,警察如果通知其家人,就没有法律依据了。

《处罚法》第六十六条规定:卖淫、嫖娼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这条规定并没有说公安机关必须通知嫖娼者的家属。而第九十七条规定,公安机关……决定给予行政拘留处罚的,应当及时通知被处罚人的家属。

联系法律整体来看,只有嫖娼行为人被处以行政拘留时,公安机关应当通知其家属。

已经废止的《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三十条规定:严厉禁止卖淫、嫖宿暗娼以及介绍或者容留卖淫、嫖宿暗娼,违者处十五日以下拘留、警告、责令具结悔过或者依照规定实行劳动教养,可以并处五千元以下罚款。

这说明以前拘留并不是嫖娼者所受的主要处罚。因此,以前不存在通知嫖娼行为人家属这一问题,而现在拘留是嫖娼者所受的主要处罚,因此就面临通知家属的问题。

“应当及时通知被处罚人的家属”,仅仅是公安机关保障被处罚人权利的一种义务,并非是公安机关据以威吓违法行为人的一种权力,从某种意义上讲,是被拘留者要求公安机关履行义务的一项人身权利。

一个人因为违法被拘留后,及时通知其家属,一是有利于方便被拘留人委托他人处理日常事务;二是让其家属知道他的去向,并且可以给违法行为人送生活必需品。这种对于公安机关的义务,是要求公安机关“人性化”执法。

“应当及时通知被处罚人的家属”的人性化措施,可以适用于绝大多数情况,对于嫖娼者来说,却是个例外,他们中绝大多数人是不愿意让家人知晓,也就不希望警察通知其家属。

既然是作为违法行为人的一个权利的“通知家属”,那么违法行为人是可以放弃通知其家属这一权利的,同时也有权决定选择通知谁。(摘自:中国律师网2006-03-07)

3月1日晚,长沙市公安局开福分局治安一大队查获了《治安管理处罚法》实施后的第一起治安案件:一对男女卖淫嫖娼时当场被逮。

据警方介绍,23岁的徐某是望城县人,结婚刚一年,在长沙打工。前晚外出时途经野马影视厅,抱着好奇心理走了进去……徐某自称是第一次嫖娼。

次日,长沙警方就要不要通知徐某老婆的问题,请来了律师、妇联同志及普通女市民,召开了专题会议一起研究。

一位律师认为,家属应享有知情权。对于一般因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给予行政拘留处罚,通知被处罚人家属,社会大众都能接受,但嫖娼本身涉及到个人隐私,是对配偶的不忠行为,一旦通知其家属易引发家庭矛盾。行政拘留处罚作为一种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一般都应当通知其家属或单位,这是对被处罚人人权的保护,家属或单位对此应享有知情权。

治安大队一位警官认为:这对制止卖淫嫖娼有好处。理由是:从立法角度考虑,家属应该享有知情权,所以应告知其被处罚人的下落;这样对制止卖淫嫖娼现象也有好处,使违法者在施行这类行为时有所顾虑。

妇联的同志认为:妻子有权知道。理由是:通知家属这是从另一个角度维护女性权益,男人可以嫖娼,女人还无权知道吗?老婆有权知道,万一老公染了性病,她还可以及时保护自己。

女性市民认为:不通知家属好。理由是:打击嫖娼是维护社会文明和安定,通知家属势必造成当事人家庭不和,影响夫妻感情,甚至导致婚姻破裂。真相是很残酷的,我宁愿不知情。(摘自:《潇湘晨报》3月3日报道)

据3月4日潇湘晨报道,警方经过研究,最后,警方还是决定将嫖娼处罚决定书寄给了徐某的妻子。“家属对此应该享有知情权。”办理此案的治安大队大队长陈洪表示,这一规定对于预防犯罪有一定积极作用。而一位办案民警则说,从人文关怀角度来看,处罚决定书给嫖娼行为人的家属,可能会引起家庭风波,但作为执法者必须依法办事。(记者严峰都市快报)

新华网拉姆安拉3月14日电(记者王昊黄敏)巴勒斯坦安全人士14日说,当天在加沙地带发生多起武装人员绑架外国人质事件。

巴安全人士说,加沙一所美国学校的一名澳大利亚男子和一位美国女教师被蒙面的武装人员绑架;稍后两名法国人在加沙地带遭绑架;另外国际红十字会在加沙的一名持瑞士护照的代表被劫持,目前去向不明。巴当局安全机构正在同各方加紧磋商,以便展开营救人质的行动。

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人阵)武装人员已宣布对绑架行动负责,以抗议以色列强行在约旦河西岸城市杰里科实施军事逮捕行动。

大批以色列部队14日强行闯入杰里科的监狱,对关押其中的涉嫌对以色列目标实施暴力活动的巴勒斯坦人实施逮捕。

根据巴当局同有关方面达成的协议,美国和英国安全人员负责在杰里科监管上述囚犯,但两国安全人员在以部队抵达前已撤离该地。

截止记者发稿时,已有一名巴安全人员和两名囚犯在枪战中身亡,另有40人受伤。目前,监狱犯人及100多名巴勒斯坦安全人员还在监狱内同外面的以色列士兵对峙。(完)

3月13日,在阿根廷南部城市卡拉法特附近的佩里托莫雷诺冰川边缘,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在观看罕见的冰川断裂奇观。地处阿根廷冰川国家公园内的佩里托莫雷诺冰川边缘长期被湖水冲刷,形成一个穹拱。随着穹拱不断变宽变高,当日终于发生了大规模的崩塌断裂。新华社发

中新网3月15日电据《纽约太阳报》报道,在美国国会的不断压力下,美国国家情报机构已经原则上同意向公众公布在伊拉克战争期间获得的数百万文件、录像、录音等秘密资料。

美国众议院特别情报委员会主席彼特·霍卡斯塔在昨天的一个新闻稿中写道:“把这些材料放到网上,让公众有机会浏览,我们可以大大缩短从中挖掘出有价值情报的时间。”

这位来自密歇根的共和党议员本月早些时候,建议国会迫使情报机构把伊战时期获取的材料公之于众,这些材料包括48000箱文件和2500至3000小时的谈话录音,其中录音绝大部分是萨达姆与其高级顾问之间的对话。

昨天,国会情报委员会的发言人称,问题的关键在于公布材料协议的细节,“委员会会制订措施,确保该所有材料会尽快公布于众”。

霍卡斯塔称这些大量没有被翻译和利用的材料可能能为寻找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提供线索。美国情报部门在伊战前曾坚信萨达姆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与此相关,外交关系委员会计划在下期的《外交事务》杂志中发表一篇关于萨达姆政权秘密研究的分析,该文章将以伊战中获取的材料和对伊拉克战俘的采访为基础。在上周的一篇新闻稿中,该委员会称,这篇文章通过分析将得出结论萨达姆在伊战前并没有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计划。而早在2004年美国武器核查员就已经做出了上述结论。

而在此前美国情报部门迫于外界压力公布的萨达姆一盘录音带中,萨达姆曾询问自己的女婿卡米勒,伊拉克是否应该向联合国核查人员提供其有关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项目的具体情况。(春风)

新华网专稿:中国总理温家宝14日在十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闭幕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就中日关系的现状发表了入情入理的评析,同时,本着改善和进一步推进中日关系的愿望,提出了继续进行政府之间的战略对话,以消除影响中日关系的障碍;加强民间交往,增进相互了解和信任;以及稳定和发展两国经贸关系,扩大互利双赢合作的建议。日本当局及小泉本人对此作何种反应备受西方媒体关注:

法新社同日发自东京的一则消息说,小泉纯一郎不仅反驳了关于日本领导人参拜靖国神社妨碍日本与其邻国改善关系的说法,并诡辩称,他一直谋求与邻国建立友好关系。

这家通讯社援引小泉在提到他再三参拜靖国神社一事时说:“这是心意问题,我并不认为这件事至关重要。”

报道说,小泉在其办公室对记者们还称:“这不该成为一个政治问题,不该成为一张外交牌。尽管双方之间存在靖国神社问题,我仍然希望加强与中国的友好关系。”

同日,德新社发自东京的一则消息认为,日本积极回应了中国总理温家宝提出的采取措施修补由于小泉再三参拜而日益紧张的双边关系的建议。

日本官房长官安倍晋三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我们将以向前看的方式来对待温家宝总理(就进一步推进中日关系提出的)三点意见。但无论如何,出现问题时双方举行直接会谈至关重要。”(完)

围绕前南联盟总统米洛舍维奇之死,两天来,塞尔维亚和黑山(简称塞黑)国内以及国际社会引发的各种议论及不满仍在继续。虽然他入狱将近5年,但仍是牵动巴尔干半岛局势的关键人物,他的死对塞黑政局冲击不小。

3月13日,塞黑塞尔维亚各派围绕米洛舍维奇葬在何处,以及米洛舍维奇家人能否回国参加葬礼问题展开争论。居住在莫斯科的米氏妻子米里亚娜和儿子马尔科一直遭到塞黑政府的通缉,一踏入国门就可能被关入监狱。贝尔格莱德有关方面已经确认,对于马尔科的通缉令已经在2005年12月取消,因此马尔科回国没有任何问题。马尔科14日已抵达海牙,准备领取他父亲的遗体。据塞尔维亚社会党官员14日透露,贝尔格莱德一法院也撤消了对米里亚娜的通缉令,但她必须交一定的保证金。

马尔科表示,父亲是前南联盟的总统,当然应该葬在自己的祖国。但他强调,“如果不能回国送葬,父亲的遗体将暂时存放在俄罗斯。”俄外长拉夫罗夫表示,如果米氏家人决定将米氏安葬在俄罗斯,实现这一愿望没有任何问题,因为这里许多有影响的政治人物都认为,米洛舍维奇是一个弱小民族对抗北约的象征。

目前,塞黑塞尔维亚总统塔迪奇同意米洛舍维奇遗体回故土下葬。米洛舍维奇所在的塞尔维亚社会党坚持认为,米洛舍维奇应当十分体面地在贝尔格莱德安葬,否则将退出塞尔维亚议会,不再对塞黑现政府予以支持。然而,塞尔维亚总统发表公告,拒绝给米氏国葬待遇。贝尔格莱德市长也表示,不同意米氏在该市内新公墓中的“伟人墓地”下葬。

米洛舍维奇猝死前一天,曾写信给俄外长,说他拿到的药物是错的:“他们想用治麻风病的药毒死我。”对此,13日海牙法庭医师乌尔基斯表示,服用治麻风病的药物是米氏的个人行为,其目的在于证明监狱的医疗条件不行,以便能前往俄罗斯就诊。“我担保他不是被害的,因为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米氏只是希望前往俄罗斯。”13日,俄外长严厉驳斥说,俄14日派专家前往海牙调查,“俄罗斯有理由不相信法庭关于米洛舍维奇的死因报告。”

米洛舍维奇之死也让海牙法庭成为众矢之的。自1993年联合国成立海牙前南问题国际刑事法庭以来,狱中现关押有46人,米氏是在海牙联合国监狱死亡的第4个在押犯。米氏的追随者一直将海牙法庭视为西方审判塞尔维亚的场所,认定米氏就是被他们迫害死的。

米洛舍维奇的死,让部分塞尔维亚人悲痛不已。塞尔维亚至今仍对他的历史定位有争议,亲西方派希望尽快告别米氏代表的“战争与种族屠杀阴影”,继续推动塞黑加入“欧盟的大业”;但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却将米氏视为英雄与烈士,他们至今仍对当年的亲西方政府逮捕米洛舍维奇并送交海牙法庭一事耿耿于怀。

中新网3月15日电据俄罗斯新闻网报道,以巴库列夫心血管外科科研中心主任、俄罗斯医学科学院院士列奥.博克里亚为首的俄罗斯医学专家小组14日抵达海牙后,于当天傍晚对媒体表示:在治疗前南联盟总统米洛舍维奇的过程中“发生了极为粗暴无礼的错误”。假如能够及时地采取种种措施,这位前南领导人本来是可以被治愈的。

博克里亚说:“我们对自己的观点早就提出过论据,这个论据就是:从2003年起我们就为这位病人多次进行过诊断,我们手里掌握着全部的信息,其中包括通过他的私人医生那里获得的信息。”

据俄塔社报道,昨天,在海牙前南问题国际刑事法庭,俄罗斯医学专家小组讨论的主要问题是:“为什么明知道患者处于危重状态,却没有给他做过专业化的治疗?”

博克里亚指出:“与此同时,给他的治疗却仅仅遵循表象原则,在这种情况下就出现了动脉高血压。我的问题是:为什么这种状况居然能够在医疗水平无疑堪称为一流的国家里发生?”在这位院士看来,实际情况是“发生了极为粗暴无礼的错误”,结果对这位患者就没有进行过使他完全康复的治疗。

博克里亚院士断定:“假如实施当今世界上许许多多的国家都能够做的那一类手术,米洛舍维奇本来是可以救治过来的。”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