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依靠外需发展经济 高盛警示中国预防日本病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4:30:33

晨报讯近日,淮南市凤台县法院判决了一起蹊跷的强奸案,凤台县某村青年魏兵(化名)夜晚冒充受害女青年魏某情人,与其发生性关系,事后女青年发现魏兵不是自己的情人,遂向警方报案。凤台县法院审理后认为,魏兵采取欺骗手段与女青年发生性关系,其行为构成强奸罪,遂判处其有期徒刑4年。

据了解,受害女青年魏某和其情人约定,在其情人到其住处幽会时,其不锁门,情人进屋后也不开灯,不知此约定如何被同村青年魏兵获悉,今年3月21日晚9时许,喝过酒的魏兵冒充魏某情人,悄悄进入魏某的房间,由于约定不开灯,室内昏暗,女青年认为是情人来和其幽会,两人便发生了性关系,魏某平时有个习惯,其情人腿上有一块疤痕,每次和情人发生关系后,都喜欢抚摩情人腿上的这块疤痕,这次也不例外,然而却没有摸到疤痕,魏某忙把灯拉开,发现和自己发生性关系的不是自己的情人,而是同村的魏兵,魏某便向公安机关报了案。公安机关于3月22日将涉嫌强奸的魏兵刑事拘留,4月1日将其逮捕。

凤台县法院判处魏兵有期徒刑4年,魏兵没有上诉,判决于8月8日正式生效。

1999年8月,初中就辍学的小雅独自去深圳打工,9月初,她不满意电线厂500元的工资,说要辞职。厂里三位陌生女子搭话说,可帮她另找一个厂,小雅随3人出厂,一女子拿出一块喷有药水的毛巾将她捂昏。

“我意识迷糊,感觉被两女子扶上车,几天后才停下来。”小雅回忆说,两个男子将她接走,在一间屋子里轮奸了她,并呵斥说不听话就丢到海里喂鱼!几小时后,其中一男子挟着她乘一辆摩托车进一个四合院,秃顶的林江松笑着接下她,推进屋子锁起来。

那是一间用海边石头垒起来的房子,全部物品是一张床、一把椅子和一个碗柜。“你是我拿钱买来的,想跑就打断你的腿……”小雅说,林江松强暴她后睡去,鼾声很大,屋外海风呼啸,她不敢看他的脸,泪如泉涌。小雅说,她辍学后就想出门打工,找一个高大的男朋友,一起做生意,结婚、孝敬父母。梦想却从那晚开始破灭。

第二天一早,林江松提着锄头出门,将小雅锁在家里给他做饭,后来每天如此。

后来,小雅生下一个女儿,可以坐在门口给女儿喂奶,她看到院子里的另5扇门不时有人进出,但都不经过她门前。喂完奶,小雅又被锁回家里,只能跟女儿“说话”。

女儿断奶后,小雅请求林江松,让她一起去种地,她憋得受不了。小雅说,一直没有钟表和日历,按怀孕和女儿断奶的时间推断,那应该是两年后的2001年。

小雅说,林江松所有收入都来自屋后的一块稻田和一块红薯地,总面积不超过半亩。小雅每次出门种地,林江松都要亲自跟随。小雅说,她多次放眼看远方,但村子很平,四周只有一些瘦小的树,不知道出村的路在哪里。

后来,院子里一名妇女来到林江松家里,给小雅说,村里一个买来的湖南妹子想跑,三次都被逮回来,被丈夫打断了腿。小雅说,那里的方言与重庆话差不多。院子里另4名妇女也曾来到她家,讲类似的故事,却不和小雅说其他话。

王文在向辽村了解到,村里买来的女孩多,村里已形成“制度”,村民一遇见逃跑的女孩就拦下,“丈夫”家里将女孩赎回,需要出上千元钱感谢费。一些吸毒男女或地痞常常游荡在村口守候,独自行走的陌生女孩都要被抓,甚至被殴打强奸。小雅很早就知道村子的险恶,所以不敢逃跑。

小雅说,被困6年她走最远的行程,就是由林江松监视去屋后菜园种地,她至今不知道向辽村究竟有多大。

2002年和2004年,小雅又相继生下两个儿子。“我后来还是想跑,但每年都有孩子需要喂奶,跑了孩子怎么活?那是我的骨肉啊。”小雅这样描述她几年来内心的矛盾。

但想家的折磨,还有那些对现实的不甘,让她一再留心出逃的机会。那个背了6年的老家电话号码,在7月26日终于被她在邻居家的电话上拨通。

“接到这个电话前,我们都以为她不在人世了。”垫江农民王文回忆说,1999年9月初,女儿小雅(化名)在深圳平湖乡一家电线厂打工期间失踪,当时18岁。亲属赶到广东多方寻找无果,放弃了寻找的念头。

7月26日,王文的手机接到一个区号为0663的电话,“爸爸,我是小雅,我在广东被卖给一个老头了。好造孽!”小雅慌张地告诉王文她的地址,匆匆挂断电话。6年来小雅一直记得老家的座机号码,当打电话到垫江时,是她伯父接的电话,伯父告诉了她爸爸王文的手机号。

接到电话时,王文正去山上砍柴,他转身飞奔回家,把消息告诉妻子黎远芬(化名),又跑步前往乡场派出所报案,第二天,老父亲坐上了去广东的长途车。

王文按女儿说的地址,辗转来到广东揭阳市惠来县龙江镇已是7月31日。王文向龙江镇派出所报案,因没有详细地址,民警排查户口,但该镇户口登记中没有小雅。

下午,王文拿着女儿的照片来到惠来县公安局刑警队,该队负责人拿来王文手机,提取小雅此前所用电话的号码,发现电话位于该县岐石镇向辽村。

3名刑警带着王文驱车来到向辽村,找到该村治保主任朱某。朱某连连摇头对刑警称,村里情况他了如指掌,没有这个女孩,也没有叫小雅的人。

向辽村方圆数十里,刑警无从查找小雅,只好带着王文离开。王文被安顿在惠来县公安局招待所,一夜未眠。8月1日,王文来到岐石镇派出所,3民警再次出警去向辽村,回来对王文说仍未发现小雅。

王文说,女儿没找到,在惠来县的两天两夜他从未合过眼,从垫江出发时二女儿给他的4斤苹果也一直没动,“我晓得小雅过得苦,要把苹果留给她。”

8月2日上午,惠来县公安局再次派人前往向辽村,王文被安排在刑警队等候。

大约11点钟,王文手机响了,还是0663那个号码!“爸爸,我知道你来了,快来救我!”话音刚落,另一男子接过电话,要求王文一个人来到龙江镇大桥来,不然就见不到女儿!

王文立即坐车去龙江镇,两位便衣刑警开民用车尾随。民警见两男子在龙江镇大桥上等候,冲上前将他们控制。两男子交代,小雅正在岐石镇向辽村林江松家里。

民警将王文安排在武警边防支队览表派出所后,与8名武警战士一起驱车赶往向辽村营救小雅。

参与解救的刑警队林警官向记者介绍,他们找到林江松所在的院子,发现林家有一位年轻女孩正抱着小孩喂奶。见民警后,小雅说:“我是小雅”,随后主动将小孩交给邻居、要跟民警离开。十多村民一哄而上企图阻止,被武警挡开。此前,她的两个孩子已经被人转移。

“我女儿又黑又瘦,简直不像人了!”王文说,女儿出现在派出所办公室时,他突然忍不住大哭,昏倒在地上。民警将他救醒过来后,父女俩又哭成一团。

当民警告诉王文,小雅“家里”全部东西都值不了一百元钱,丈夫是一个60多岁的老头时,王文眼里又滚出泪。

7月26日的电话,是小雅偷到邻居家电话的钥匙——放在没锁的抽屉里,而邻居没在家。

此后,小雅就一直盼望着爸爸的到来。7月31日晚,小雅在家中耳朵贴墙,听到治保主任朱某挨家盘问院子里有电话的几户人家,要查清是谁让小雅打电话,引来了警察。当时小雅一阵兴奋,猜想一定是爸爸救他来了。随后,村里两名妇女将小雅拉出门,拖到附近一个屋子里三人同睡。小雅跪地请求“要回丈夫身边”,凌晨终于被送回。回到家里,小雅又给林江松下跪,要给爸爸打电话。小雅说,院子里所有电话常年上锁,我这种买来的女孩,没有丈夫在一起,是不会让打电话的!31日晚到2日上午,她一直给林江松下跪、磕头、哭,林在屋里踱步不回答。2日上午,林江松叫来两名男子,陪同小雅去打电话,并嘱咐“只能让她父亲一个人来,见个面就撵走。”

黎远芬说女儿身上也变得漆黑,那些伤口也已凝成一道道黑色印记。小雅说,林江松原来常发脾气打她。“最近一年他脾气少了一些,可能是因为老了。”

“你与林江松相处6年,怎么过的?”记者问小雅。小雅突然低下头说,“习惯了。生了孩子后,就觉得一生已经完了。”小雅说,与林江松相处6年,他对林了解却很少,只知道他曾在社会上混迹,去深圳打工两年才挣齐买媳妇的3000多元钱。

“你们平常说些什么?”“我跟他有什么说的,我只跟女儿说话。”记者昨日与小雅对话,她反应迟钝,记者要放慢语气重复两三次她才能听懂。

昨日,黎远芬打开衣柜,拿出一叠颜色鲜艳的衣服。“这是女儿18岁前的,她跟同学一起去城里买的。”女儿4日凌晨随丈夫回来时,她再次拿出这些衣服让女儿换上,女儿抱着衣服又是一场大哭。黎远芬说,小雅1999年失踪后,他们去广东寻找4个月无果,又向福建、海南等省的公安局寄过寻人信。王文告诉记者,他3年前包下一块山林经营,他们以为小雅已经死了,想把更多的关心给二女儿和儿子。

惠来县刑警大队林飞介绍,8月2日解救出小雅前,小雅的大女儿和二儿子已被村民藏起来。林警官说,他们8日去村里准备传讯林江松追出两个人贩子,但他和两个孩子已不知去向,但警方会继续追查此案。

“这3个孩子比我还造孽。”昨日的采访中,记者几次提到小雅的3个孩子,她总会这样喃喃自语。

小雅说,她休息一段时间会再去打工挣钱,给孩子买些衣服和吃的,因为向辽村太穷了,她担心林江松养不活3个孩子。“打死我都不会再去那地方,但3个孩子需要什么,我都会给他们寄过去。”

黎远芬对记者说,她很理解小雅,小雅牵挂3个孩子,就像6年来她一直牵挂小雅一样。

6年前,小雅18岁,在垫江辍学的她去深圳打工。她的理想很普通:找一个高大的男朋友,结婚、孝敬父母。但命运发生了拐弯。她先被凌辱后被拐卖到广东揭阳市一个海边渔村。一个60多岁的老头成了她丈夫。她有了三个孩子,前两年终日被锁家中,后来由“丈夫”监视,最远的路程,是从家到院后的半亩田里。直到2005年7月,她拨通了牢记了6年的老家电话号码。

被6旬老公监视过活的海边孤单的6年,小雅已经习惯了。甚至习惯长久不开口说话,以至于反应迟钝。但看到妈妈打开衣柜,拿出6年前自己进城买的一叠颜色鲜艳的衣服时,反应迟钝的她抱着衣服大哭一场。小雅说休息一段时间打算再去打工挣钱,给孩子买些衣服和吃的,因为向辽村太穷了,她担心林江松养不活3个孩子。虽然她说过,生了孩子后,她就觉得一生已经完了。

新华网成都8月11日电(任硌刘忠俊)记者从四川仁寿县法院获悉,在当地造成恶劣影响的原仁寿县传染病医院院长杨文才嫖宿幼女一案,经过审理,犯罪嫌疑人杨文才被仁寿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6年,嫖宿介绍人邓建国被以介绍、容留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

法院审理查明:2005年4月,小梦、小英(已被收容教养)商量决定找处女去卖淫而获取钱财。两人将仁寿某中学的小花(案发时未满14周岁)骗到县城邓建国管理的蓝宝石按摩院叫邓介绍卖处,随后邓叫来杨文才并讲好价钱,事后杨文才给了2000元处女费,小花得到了500元。同月13日,小梦、小英又到学校找到小雅,以诱骗等方式将其带到县城清源旅社,邓建国随即打电话叫来杨文才,经杨文才检查小雅确系处女后,杨将小雅带到绿岛山庄与其发生性关系,并造成小雅身体大出血。事后杨文才拿了2000元给邓建国,并叫其给小雅买消炎止血药,邓建国在扣除400元后,将1600元交给小雅时,被小梦全部拿走。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杨文才嫖宿不满14周岁的幼女,其行为构成嫖宿幼女罪,检察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指控其犯强奸罪,被告人虽有强行与被害人小雅发生性关系的一些行为,但没有证据证实被告人杨文才实施了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强行与被害人发生性关系的行为,被告人杨文才只有嫖宿的目的,没有强行奸淫的目的,缺乏构成强奸罪的主客观要件。被告人邓建国为幼女卖淫牵线撮合,介绍嫖客杨文才,并将其管理的蓝宝石按摩院提供给被告人杨文才进行嫖宿,从中讲价还价,获取利益,其行为构成介绍、容留卖淫罪,且介绍、容留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卖淫,情节严重。(文中女孩全部为化名)

内蒙古晨报报道(记者王国柱通讯员江海)杀人、强奸、赌博数罪集于一身的马明为日前被执行注射死刑。

马明为系呼市人,自命为“大仙儿”,经常给人们“驱魔赶鬼”,以此骗取钱财。2004年5月30日下午,他与张东、田根以及被害人石爱和石爱的女儿王仙,在呼市玉泉区三里营马明为租住的房屋内一起吃饭饮酒。下午4点多,石爱酒后啼哭引起马明为不满,他便想整治石爱。马明为称石爱“被鬼缠身”,要为其“作法驱鬼”,但是必须要屋里的其他人出去,马明为将门锁上开始为石爱“驱鬼”。在这期间,马明为一边大声吆喝,一边拳打脚踢石爱的头部、胸部,屋外的张东、田根等人听到石爱哭喊着救命欲到屋里阻拦,却遭到了马明为的殴打。大约有2个小时,马明为将田根、张东叫到屋里让他们把石爱的衣服脱掉,并再次将二人赶出屋外。此时,石爱已经浑身是血,但是马明为继续殴打、污辱石爱,直到晚上9点多,发现石爱伤势严重已经昏迷不醒,才叫来自己的妻子让张东驾驶面包车拉上石爱及田根、王仙一同到呼市第一医院抢救。石爱因为伤势严重,失血太多抢救无效死亡。

马明为害怕事情败露,便骗张东拉上石爱的尸体运到山西省右玉县准备抛尸,张东不从,马明为又谎称将尸体送回石爱的娘家——呼市托县。当张东拉着石爱的尸体来到托县新营子镇时,马明为又骗其他人说:“石爱还能活,只要将石爱的尸体抬到托县双河镇南梁上,并摆坐姿,让她拜月亮就能活。”

马明为带领张东、田根、王仙一起将石爱的尸体抬上托县双河镇南梁,让其拜月亮,并谎称:“七七四十九小时以后,石爱便可还阳。”马明为等人将尸体放好便回了呼市。第二天,马明为感觉事情严重便带领他的妻子及田根、王仙等人到武川县可镇躲藏。6月24日,田根有些醒悟了,他怀疑马明为骗了他们,便到公安机关报了案,公安机关于2004年6月25日将马明为刑事拘留。

公安机关查明,马明为多次对患有衰退型精神分裂症、无性防卫能力的石爱的女儿王仙实施强奸。2002年到2004年间,马明为利用封建迷信手段将王仙骗到家中或没人地方实施强奸,致使王仙怀孕,后做了人工流产。石爱对马明为的行为极为不满,但是敢怒不敢言,酒后失常说了几句气话,惹来杀身之祸。

马明为强奸无性防卫能力的王仙,并因王仙母亲酒后失常利用封建迷信手段将其长时间摧残致死,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尤其是手段残忍、抛尸、逃跑,罪不可恕。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数罪并罚,判处马明为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法定期限内,马明为没有上诉。

7月22日,呼市中院遵照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院长下达的执行命令,将罪犯马明为押赴刑场,执行死刑。(文中人物除马明为外均为化名)

至今122人被困井下生死不明,由于监管不力,我作为省政府分管安全生产的副省长,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感到十分痛心和愧疚。

刘日知先后两次向井底被困矿工的家属表示道歉和忏悔,同时对矿难引起中央领导关注并出动大量人力物力表示深深的歉意。

本报讯昨日下午,国务院广东省梅州市大兴煤矿“8·7”事故调查组宣布成立并召开会议,国务院“8·7”事故调查领导小组组长、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李毅中主持会议通报了事故调查领导小组的成员名单。

昨日下午4时许,刚刚宣布成立的国务院调查领导小组成员,在听取梅州市委书记刘日知关于大兴煤矿事故发生后的抢险救援汇报时,刘日知先后两次向井底被困矿工的家属表示道歉和忏悔,同时对矿难引起中央领导关注并出动大量人力物力表示深深的歉意。

“经过初步调查,该矿是违法、违规、违章进行生产,在政府要求停产整顿期间还组织120多人下井挖煤,最终引发此次事故。”刘日知说道:“尽管是企业严重违规造成的特大恶性透水事故,但是梅州市、兴宁市、黄槐镇三级党委政府领导不力、监督不力,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据刘日知介绍,事发后,梅州市委市政府调集800余名武警官兵和干部群众参与抢险,但至今为止,由于该矿井下情况复杂,使被困井底的122名矿工兄弟生还机会渺茫,刘表示对此感到深深的歉意,他要求梅州所有干部要配合国务院事故调查组的工作,以早日查明原因并惩处有关责任人。

昨日下午,在国务院事故调查领导小组和事故调查组成立会上,副省长游宁丰说道:对梅州兴宁市在不到一个月时间内,接连发生两起同类透水事故,并且一次比一次的被困人数多,至今造成122人被困井下生死不明,由于监管不力,我作为省政府分管安全生产的副省长,没有做好工作,辜负了党和人民的重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感到十分痛心和愧疚。

游宁丰在会议上称:我将对国务院成立的调查组进行深刻反思,进一步做好认真的检讨,并在国务院事故调查领导小组的领导下,落实国务院事故调查领导小组的要求,认真研究此次事故的施救方案,千方百计地抢救井底被困的矿工。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