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6日北京抬头可见空间站 看起来像颗亮星星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7 01:10:51

在俄政府5日向美、英、日三国发出援助请求后,三国迅速作出回应。截至发稿时,美英两国为俄罗斯提供的营救潜艇已经到达俄堪察加半岛。

堪察加半岛当地时间6日下午,英国一架“C-17”型运输机首先到达堪察加首府堪察加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随机运达的是一艘小型作业潜艇以及数十名营救人员。

两小时后,美国的两艘名为“超级天蝎”的小型遥控深水作业潜艇也随美空军一架C-5运输机运抵堪察加首府,同机到达的还有约40名救援人员。

除美英两国外,日本派遣参与营救的一艘潜艇和3艘船只也已开往出事地。但日本海上自卫队发言人称,救援的日本船只要到7日才能赶到失事海域。

自援救活动开始以来,被困潜艇内部剩余氧气问题一直是各方关注的焦点。然而,俄官方对于这一情况到现在还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

在俄官方最近的一次表态中,俄海军副参谋长佩佩拉耶夫说:“潜艇内部的氧气,还可供船员们坚持24个小时。”

俄太平洋舰队司令维克托·费奥多罗夫当地时间5日曾对俄媒体说,潜艇中的氧气能使船员维持到8日。但他在6日上午又不太乐观地表示,剩余氧气还够用“至少18个小时”。

目前,俄官方还没有对于这些不同表态的解释。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艇内的氧气已经越来越少了。

俄海军方面的消息说,援救人员在北京时间6日8时15分与被困船员进行了联系,并表示他们的状况“良好”。

俄海军副参谋长佩佩拉耶夫说:“被困船员向我们发送的(敲击)信号显示,一切都与以往一样正常,所有艇上人员都状况良好,他们都活着。”

但他同时表示:“我们必须在一天之内完成这项任务,因为被困艇内的氧气供应是有限的。”

中新网北京八月七日电(记者李静)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六方会谈中国代表团团长武大伟今天宣读第四轮六方会谈第一阶段会议主席声明,全文如下:

六方一致重申以和平方式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是六方会谈的目标,并同意就此发表一个共同文件。

为了使各方代表团回国向各自政府报告情况,以解决尚存的分歧,会议决定暂时休会。休会期间各方将保持沟通与磋商,第四轮六方会谈下一阶段会议于八月二十九日开始的一周举行。具体日期另行商定。六方重申将继续致力于推进六方会谈。

中新网8月7日电新明日报报道,台湾美女“立委”作风大胆,竟然学女明星拍裸照,引起轰动!

台湾民进党“立委”陈莹有“立法院”“新漂亮宝贝”称号,她不只年轻,作风更是大胆,2年前,陈莹怀孕生子,哺乳时觉得很温馨,就用相机把自己喂母奶的画面拍摄下来,陈莹还扬言,下次怀孕的时候,她还要去拍大肚子的裸照。

小BABY安详躺在妈妈的胸前,睡得好香,没有隔阂听着妈的心跳声,这里是小婴儿最有安全感的地方,这一幅温馨的画面,满足看着自己的小宝贝的就是“立委”陈莹。

陈莹说:“我刚生完没多久的时候,刚好抱BABY要哺乳,刚好我弟弟在旁边一直照一直照,刚好就拍到这张很经典的。”

露出胸部,这是喂养小婴儿的奶水,陈莹为自己留下第一次当妈妈的回忆,只是这样还不够,从黛咪摩尔、李倩蓉,一直到最近的傅天颖,海内外影艺圈掀起孕妇拍裸照的风潮,陈莹说她也很有兴趣。

作风大胆的陈莹还扬言:“下次有机会我想我应该会去拍吧!因为我觉得其实怀孕,虽然身材有点走样,我觉得那是另外一种美感。”

脱下政治人物严肃外衣,陈莹不只有“立法院”漂亮宝贝的外型,作风更是大胆又另类,成为台湾市民最热门的话题。

日本兵把1942年11月对江北新四军的“扫荡”称做“粉碎英美军队的太平洋战役必须部分”。妄想通过“扫荡”稳定中国战场,然后寻找和英美作战的机会。敌军17师团参谋长田原少将到宿迁指挥“扫荡”。11月中旬“扫荡”开始,敌人分五路进攻,企图聚歼新四军四师主力于洪泽湖畔,方针是以半城、青阳为全边区的中心目标大规模分进合击。

“扫荡”共分为三个阶段。一、二两个阶段共计17天,敌人分进合击,到处扑空,对我军主力、党政机关、地方武装、后方资财一无所获。敌在苏淮行署检讨会上自供:是一个“失败的扫荡”。第三个阶段,日伪改为稳扎稳打,在各乡镇巩固据点,企图分割根据地。

朱家岗战斗是33天“反扫荡”的转折点,其中最为激烈的是曹圩的东南门,最后是由十几名十四五岁的小战士组成的“小鬼班”奇迹般守住的。

1943年,新四军在泗洪县朱家岗修筑了烈士陵园纪念牺牲的烈士。彭雪枫撰写的碑文上有这样一段话:“在三十三天反扫荡全战役过程中,喋血鏖战,惨状悲烈,惊天地,泣鬼神,以击败敌寇,使其一蹶不振之决定性战斗则为我九旅26团之朱家岗守备战焉。”

1942年毕业后加入新四军四师9旅26团3营9连,受伤后转入泗洪县地方政府机关,任县长秘书

1945年任军区独立团秘书,解放战争时期,担任华东军区炮兵团1营书记,参加了淮海战役、解放南京的战斗

裴大乾从12岁参加革命,到1956年退伍,总共经历了270多次战斗,他形容自己是“枪林弹雨人幸存”。当年戎马生涯,犹历历在目,与日本鬼子的战斗是裴大乾从军早期经历。

1942年11月中旬至12月中旬,日军以平林17师团为主,伪军相配合,敌军共步兵7000余人,骑兵600多骑,坦克7辆,汽车120辆,飞机8架,妄图一举将淮北共产党党政机关和新四军四师主力消灭在苏皖边区的洪泽湖畔。17岁的裴大乾时为新四军四师26团3营9连战士,参加了在新四军四师师长彭雪枫带领下的33天“反扫荡”。

裴大乾听连长花怀真说,根据新四军得到的情报,敌人要在1943年初进行大“扫荡”。但是,1942年11月部队刚开始演习不久,裴大乾听战友们说得到的情报有误,敌人的“扫荡”已经开始了。

准备充足的日军一开始气焰十分嚣张,靠着汽车等现代化工具突袭当地政府办公的地点,企图包围新四军四师各部,并且在村庄实行“三光”政策。整个苏皖边区,一时狼烟四起。

老百姓在新四军和当地共产党的指挥下,以“三光”对付“三光”。老百姓的办法是:走光、拿光、藏光。反扫荡初期,老百姓对“跑反”不熟悉,经常在敌人到来之前,乱作一团、乱跑一气,最后牛羊鸡鹅和男女老幼挤在一起,反而被日伪军逮个正着。死伤的人数无法统计。“几千间民房葬火海,成千上万老百姓倒进血泊。”

“狂风暴雨尚不能久,而况日本军阀乎?”师长彭雪枫如此评价日军的“扫荡”。26团团长罗应怀在动员会上说,部队要实行“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游击方针。裴大乾对游击战最熟悉不过了,在地方当儿童团团长、游击队员以及淮北中学读书的两年里,他都是在游击战中度过的。但是这一次游击战的艰苦却是他没有想到的。

1942年11月15日清晨,捉迷藏开始了。按照团部的指令,部队要牵着敌人走,所以连队总是与敌人相隔几里路的距离。敌人在后面追,裴大乾所在的9连就在敌人的前面跑;敌人不追了,9连就派人去骚扰。因为新四军战士大都是当地的子弟兵,对地形十分熟悉,总能在敌人的追击中从容转战。裴大乾身手敏捷,偷袭敌人的事自然少不了他。

有时候,敌人刚端起饭碗,裴大乾和几个战友从小道溜进去,对着不远处的敌人,打几枪,扔几颗手榴弹。日本人放下碗筷在后面追,在村子里战士们三两拐就避开了敌人的视野。几乎每天晚上,估计敌人躺下睡着了,就有新四军的几个战士摸到附近,扔几颗手榴弹,让敌人的机枪盲目地响半夜,等到机枪声一停,再朝敌人的黑影处放几枪,搅得敌人整夜无法安生。

敌人在整个营房外面第一层挖壕沟,第二层布置了铁丝网,再往里铺满了芦苇,人走在芦苇上,就会发出声响,“这是敌人防止我们偷袭的‘妙招’”。

新四军和敌人周旋了20多天。敌人处处扑空,最终老羞成怒,对空荡荡的村子发起了脾气,所到之处,能烧的房子全部烧毁,还让汉奸挖老百姓藏在地下的粮食,狼藉一片。在这20多天的扰敌中,9连官兵也吃了许多的苦头,吃不上饭、睡不好觉。裴大乾的脸变得黑青,眼窝深陷,有时候一整天不想说一句话。

12月8日,26团集合攻打青阳镇。青阳镇是整个苏皖边区南面的门户,一直是双方争夺的重点。日本人很顽固,到天黑的时候,攻击还没有起什么效果。部队撤出阵地。9日上午,26团进入朱家岗一带。

泗洪县是淮北苏皖根据地的中心地带,一直是双方相互争夺的中心。泗洪县境内的朱家岗是个大名称,包括孙家岗、曹圩、尤岗、朱家岗等村庄,是平原上突然凸起的一大片土岗,长约2000米,宽500余米。团部和警卫队、侦察、通讯分队驻守曹圩;一营驻守孙家岗和张庄;二营驻守尤岗;三营驻守在西南方的朱家岗村。

10日凌晨3点多钟,日寇分三路袭击26团。日本兵有1500多人,而刚刚经过精兵简政的26团只有3个营6个连,总共兵力不到600人,并且弹药极为缺乏。

20多天来第一次脱了衣服睡觉,裴大乾在睡梦中听到枪声响起来了,当时还以为是在做梦。旁边的战士推了他一把,他迷迷糊糊醒来,在黑灯瞎火中好不容易摸到了被战友踢乱的鞋子,提起墙边立着的枪,跟着冲出门去。

枪声在孙家岗那边响得很密集(孙家岗村和朱家岗村相距大约1000米),有些民房已经着火了,可以看见来回跑动的人影。战士们都不知道应该干什么,只有在院子外等。很快,7连连长朱震出来了,大喊着7连集合,集合起来后,营长孙云汉带领着7连向孙家岗的方向跑步走了。

9连连长花怀真把队伍集合起来,要战士们马上构筑工事,没有铁锨的向老乡借一把。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围攻9连阵地的敌人来了。柳夷指导员告诉战士们这是据守青阳镇的日军。他们分兵两路,主力约300多人进攻支援曹圩的7连;另有100多人向9连的阵地发起攻击。9连阵地的地势整体较高,敌人冲不上来,一时炮声震天,炮弹、燃烧弹一排一排打过来,杂草、树木被点燃了,整个战场火光冲天,硝烟弥漫。

新四军的装备都差不多,裴大乾本来只有3排子弹、7颗手榴弹和一把大刀,二十天来的偷袭强攻,现在弹药所剩不多。花怀真连长在阵地上喊:“战士们要沉着,敌人到跟前了再开枪,不要乱开枪,瞄准了再打!”据记载,在朱家岗战斗中,部分连队弹药用尽,战士在百姓处寻找到钉耙、铁叉冲进敌群。

敌人攻下了孙家岗,7连退回来了。7连退回来就等于3营与团部的联系断了。炮火把围墙打塌了,到处都是废墟和燃烧着的房屋。在燃烧过的草灰、尘土的飞扬中,敌人一次次发动冲锋,每当一轮炮击过后,等冬日的寒风吹尽激起的灰尘,裴大乾总能看到百米之内匍匐在地的鬼子们,他甚至知道走在最前面的鬼子会从那个位置冲上来——似乎是冲上来的必经之路,他的枪就瞄准在那里。大约十次的冲击后,日本兵的炮火慢了下来,冲锋基本停止。

下午,孙云汉营长说9连的阵地敌人看来是攻不下了,敌人大批兵力都集中在曹圩,看来他们已经知道团部就在那里,3营要分出一部分兵力支援团部。他点了裴大乾等一部分战士撤出了阵地,小跑过后场(7连阵地所在名称),到了曹圩的交通壕,向曹圩南部的敌人发起进攻。

村子周围都是老百姓挖好的壕沟,在33天反扫荡中,老百姓破毁了7000余里的公路,使敌人的进攻受到很大的限制。9连通过这些交通壕接近了敌人的外围,最后用大刀从曹圩的西南角撕破敌人布好的“口袋”。当时连队里都在流传日本鬼子不怕枪,怕大刀。据说是无头的鬼魂他们的神社不收留。鬼子们冲上来,战士们拿着大刀冲过去,往往砍死几个日本兵其他的就仓皇退却。朱家岗战斗中很多阵地就是靠大刀守住的。

裴大乾的大刀上飘着血红的布带,冲过曹圩敌人阵地的时候,他把大刀举过头顶,在头顶回旋。战士们喊杀声不断,敌人退却了,还没有短兵肉搏,敌人就让开了一条路。9连花了大约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冲过了曹圩外围的敌人,在一片喊杀声中,3营9连终于和团部会合。这时候9旅韦国清旅长派来解围的骑兵到了,敌人眼看围歼26团的目的无法达到,急忙撤走了。

太阳落下去了,整整一天时间,敌人对阵地发起了10多次进攻。在掩埋阵亡战友的时候,裴大乾在孙家岗的一家院子里看到1连3排的20多名战士全部牺牲了,有个战士手里还死死捏着手榴弹,怎么掰都掰不开,还有的被炸得尸骨不全,找不到手脚,有一名战士嘴里还咬着敌人的一片耳朵……朱家岗战斗击毙敌人280多人,新四军26团共有73名官兵牺牲,60余名负伤。敌人的尸体大部分被他们抢回住地,焚烧了好几天,战场上只留下众多的枪支武器。

朱家岗战斗成了这次“反扫荡”的转折点,之后敌人几乎停止了进攻。33天的“反扫荡”中,新四军四师共进行了37次大小战斗,以朱家岗战斗最为惨烈。在欢庆大会上,旅长韦国清宣读了陈毅军长给26团的贺电。彭雪枫师长也表扬了26团在朱家岗的英勇,但是同时批评了部队在战斗中相互协作不力,不注意情报的搜集等。

裴大乾有个绰号叫做“裴大胆”,这个绰号跟彭雪枫还有一段渊源。还在淮北中学读书的时候,有一天,裴大乾和一群同学正在放哨,彭雪枫来了,警卫连的士兵“很凶”,其他同学都被赶吓走了,只有裴大乾爬上树,喊了一声:“彭司令。”一名警卫兵叫他快走,彭雪枫听见有人叫他,从马背上回过头来,笑着对他说:“这个小孩子胆子真大!”

共产党刚到泗洪县的时候,十三四岁的裴大乾在路上碰见了,领着他们的一个工作组到界集镇最富有的地主家去“借粮”。这一下子他就有了名气,成立儿童团他顺理成章地当上了团长,在站岗放哨中因为胆大机灵,很受赞赏,刘少奇曾说裴大乾“很机灵”,很快被保送到淮北中学学习,毕业后直接参加新四军。

裴大乾的从军生涯起于泗洪县,止也与泗洪县有直接关系。1953年裴大乾从朝鲜战场归来后,被送往南京炮兵学院深造。这时候,从家乡泗洪县寄来一份材料说裴大乾在抗日战争中杀过一名百姓……一年之后,事情调查清楚了,杀人的不是裴大乾,而是裴大强,因为和他的名字很像,地方政府搞错了。但是这一次审查持续了一年多,当裴大乾回到东北师部的时候,升迁机会已经错过。裴大乾决定退伍,志愿到最艰苦的地方工作。裴大乾说他一辈子的作风就是部队的作风——雷厉风行。“打仗就不能怕死,怕死就不要打仗。”

中广网8月6日杭州信息(记者章恒、陈瑜艳实习记者宫宝龙、陈丽)根据从浙江省防汛抗旱指挥部了解到的最新消息,截止8月6号15点,各市防办上报了灾情的初步统计:“麦莎”台风给浙江省造成直接经济损失65.6亿元,因灾死亡2人,失踪2人。

由于“麦莎”台风强度强,影响范围广,降雨量强度大,又恰逢天文大潮期,因此给浙江省造成了严重的损失。温州、台州、宁波、舟山、丽水、嘉兴湖州、绍兴等8个市49个县(市、区)、623个乡镇、840.3万人受灾,倒塌房屋13108间。因灾死亡2人,失踪2人(是乐清市两处山体滑坡压倒房屋所致)。农作物受灾200.5千公顷,其中成灾面积71.2万吨,绝收面积22.4千公顷,减收粮食24.1万吨;水产养殖损失面积47.9千公顷,损失水产养殖产品27.7万吨;工矿企业停产63470家,公路中断178条,毁坏公路路基(面)266.1公里,损坏输电线路558.9公里,损坏通讯线路465.3公里;损坏小型水库和山塘水库21座,损坏堤防1017处221.6公里,堤防决口106处17.6公里,损坏护岸542处,损坏水闸111座,冲毁塘坝72座,灌溉设施1176处,损坏机电井36眼,损坏水文测站24座,损坏机电泵站201座,小水电站64座。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达65.6亿元,其中水利设施直接经济损失4.8亿元,工业直接经济损失15.8亿元,农业直接经济损失27.5亿元。

新华社专电英国议员乔治·加洛韦5日再出惊人之语,谴责英国首相布莱尔和美国总统布什双手沾满鲜血,比制造伦敦爆炸案的恐怖分子更甚。

习惯和布莱尔政府唱反调的加洛韦当天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说,伦敦爆炸案的制造者的确滥杀无辜,但这与英国参与入侵伊拉克和英国对待阿拉伯世界的外交政策不无关联。

加洛韦表示,恐怕没有英国人否认这一事实,“我们的国家在满世界杀人放火”。他对伦敦地铁内和“布什空军在费卢杰街道上”实施的滥杀平民行为致以同样谴责。

他还强调,布什是世界上“头号恐怖分子”,而且布什和布莱尔“从数量上看”比伦敦爆炸案的凶手们“手上沾染更多鲜血”。

加洛韦曾极力反对联合国对伊拉克实施经济制裁,并曾于20世纪90年代与萨达姆进行多次会晤他因强烈批评布莱尔政府参加伊拉克战争和公开呼吁英国士兵拒绝前往伊拉克参战而被布莱尔开除工党党籍。但在今年刚刚举行的议会选举中,他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再次当选议员。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