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谈天价医疗费:医生不能收取外购药费用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3:39:13

方:除了这篇论文,其他论文也有问题,他的博士学位也有假,他自称在日本东京庆应大学获得医学博士,但实际上他是日本东京女子医科大学的论文博士。

方:日本的博士学位分好几种,课程博士是比较正规的,论文博士类似国内在博士。日本东京女子医科大学是比较差的大学,而庆应大学医学部在日本非常有名。

方:他还说他得了几个奖,1995年得过“美国科学院杰出科学家证书”,这是子虚乌有的。还有“1991年获日本外科学会青年外科医师成就奖”,日本网友查到日本外科学会并没这个奖项。还有他说他于1998年至2004年在美国纽约大学医学院担任外科副教授、外科研究中心主任,但纽约大学已证实他从没在该校工作过。

方:不清楚,但清华大学证实,他当时也提供了同样虚假的信息。包含这么多虚假内容的简历,大学当时为何没有查?

方:是的,因为清华在作出决定之前一直没有公开,直到3月10日校方才在内部发布通知,我是23日从私人途径见到通知才把它公布的。清华现在都不愿再谈这件事,似乎这是让他们丢脸的。其实正面处理这样的学术腐败,应该是为清华长脸的。据说,当时清华处理刘辉事件并不是很果断,最后是在清华教师的强烈抗议下才处理的。

记者:韩国惊动世界的克隆造假事件,首尔大学选择主动揭露。您是否更为认可?

方:其实谁来揭露都可以,关键是校方的处理态度,但在中国,校方往往不太愿意主动揭露。到目前我所经手的学术造假案件就有500多起,校方因此去调查的仅10多起。最后往往是归罪到学生头上,把学生开除。这次清华的处理算是开了首例,处理也较严肃,结果还比较令人满意,我也很意外。

记者:刘辉曾将“造假事件”辩解为图书馆索引出错造成的,您的看法呢?

方:这纯粹是狡辩,涉及自己重要的论文,不可能自己都不清楚,而且也不只是一篇论文的问题。

方:在中国发生的学术腐败经常是有组织的行为,比如“包装院士”,某个学校要把某个院士候选人推出去,觉得他的成果还不够,就要求其他的人把成果都安到他的头上,把他包装一下。这种事情往往是由校领导来做的,是有组织的。

方:虽然造成学术腐败跟制度有一定关系,但个人更应该反省、约束自己。

方:是的,而且也更难以被撼动,假如刘辉安稳升职,过几年才被发现造假,可能就比较难被撤职。

方:杜绝是很难的,我们能做的就是遏制到可承受的最低范围内。要减低学术腐败的发生率,当务之急是改变官本位的科教体系,因为很多学术腐败都跟其他领域的腐败挂钩,而在学术评价上,不应光看个人发表论文数,这也是剽窃盛行的一个原因。

新华网西安4月1日电(记者冯国耿学鹏)中国首座现代化全地下遗址博物馆——汉阳陵帝陵外藏坑保护展示厅3月31日正式向游人开放。

汉阳陵是西汉第四个皇帝刘启(“文景之治”中的汉景帝)与皇后的合葬墓园,陵园面积12平方公里,相当于当时世界上最大城市——汉长安城的三分之一,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新建成汉阳陵帝陵外藏坑保护展示厅投资约1亿元,占地7850多平方米,展示了西汉景帝陵81座外藏坑中的10座。

为保护帝陵环境风貌,新建展示厅采用全地下展示方法。走在帝陵司马道上仍看不见博物馆,走入帝陵封土二级坡地,进入红色基调博物馆后,在多媒体技术与幻影光成像技术辅助下,透过无反射特种玻璃,只见一排排一列列两千年前的陶质动物“沉睡”在地下,又像在静候每位来宾。

汉阳陵考古陈列馆馆长吴晓丛说,展示厅内部设施选用高科技含量产品,如利用地热资源达到绿色环保和节能效用的水源热泵空调通风系统,方便轻巧的壁挂式残疾人电梯等。最为重要的是,博物馆大面积采用特种玻璃全封闭保护与展示手段,为参观者营造接近发掘前情景的原始环境。

汉阳陵陈列部主任李库说,运用先进光成像技术,博物馆可以“再现”某些历史场景,“复活”汉景帝等历史人物,使普通人感知“汉家风范”。31日开馆日当天,博物馆幻影成像演示厅内便以虚拟成像手段再现了“文景之治”。

新华网杭州4月1日电(记者姜瑞、张乐)尽管我国的高技术产业在“九五”和“十五”期间得到了高速增长,但高技术产业实际上仍很脆弱。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高技术产业司副司长顾大伟1日在杭州说,“中国正在成为一个高技术产品制造大国,但中国只是参与了全球贸易的生产环节,还远不是高技术强国。”

顾大伟是在此间举行的首届紫金创新论坛——“自主创新与浙江”高层研讨会上作如上表述的。

他说,20多年来,我国的高技术产业从无到有,取得了飞速发展,尤其是在“九五”和“十五”期间,高技术产业规模高速增长,国际地位明显提高,成就举世瞩目。上世纪80年代以前,我国的高技术产业基本处于零状态。80年代中期后,高科技产业逐步起步。他举例说,1995年,我国的高技术产业规模为4098亿元,到2000年已达10411亿元。去年,这一数据已达到34429亿元。

而美国2005年发布的《科学与工程指标2004》也指出,早在2003年,我国的高技术产业规模就已达2568亿美元,排在美国和日本之后,位居世界第三。

然而顾大伟指出,尽管高技术产业近年来发展迅猛,但应清醒地看到,我国的高技术产业自主创新能力不强,没有太大的核心竞争力。他说,我国的高技术产业增加值从1995年的1081亿元人民币上升到2005年的7839亿元人民币。但这些增加值中的大部分都不是国内自主发展的企业创造的,而主要是三资企业实现的。他举例说,在2005年的增加值中,三资企业占比高达63%,其他企业仅为37%。

顾大伟说,中国是“靠对外开放、靠2000年加入世贸组织后国际环境进一步改善,靠国际产业的大规模转移,特别是制造环节转移到中国,才成就了高技术产业在‘九五’和‘十五’期间的高速增长。”

顾大伟还以高技术产品出口额为例,尖锐地指出高技术产业的脆弱地位。1985年,中国高技术产品出口为7亿美元,1990年为27亿美元,1995年上升至101亿美元,2000年达370亿美元,2005年一跃至2183亿,增长速度在全世界来说都是惊人的。但在2005年高技术产品出口额中,三资企业出口占88%。

顾大伟说,是跨国公司把生产基地搬到中国,才造成我国高技术产品的大量出口。“我国是计算机出口大国,去年的出口额达1000多亿美元,但是实际上主要是靠外国企业到中国生产,再出口到国外实现的,真正自己出口的还不到10%。”中国的高技术产业实际上很脆弱。

顾大伟强调,在高技术产业增长迅猛的同时,整个产业的销售利润率却逐年下降,已从2000年的6.71%下降到去年的4.22%。究其原因,仍是跨国公司把利润转移到了国外。同时,产业投资尽管不断增长,但增长速度逐年下降,已赶不上工业投资的增长,显示出投资者对产业投资的信心不足。

“中国政府正在考虑,除了向国内各大基础电信运营商发放3G牌照之外,还将对其他企业包括外资开放3G业务运营。”3月30日晚间,有消息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

“只要硬件投资能达到规模,就可以申请中国内地的3G业务牌照。”该人士称,“香港一家知名运营商已基本确定将获得相关牌照。”

到3月31日本报截稿时止,以上消息仍未获得有效证实,传言中的香港运营商则拒绝回应上述消息。

另外一个得到多方确认的消息是,有关方面已经达成一致意见,联通C网在升级至CDMA2000之后,将引入外资共同经营。

3月25日在香港举行的中国联通(0762.HK)2005年度业绩发布会上,联通董事长常小兵亦曾公开表示:“根据WTO框架协议,今年年底中国电信市场将向国外公司开放,我们希望借此机会与国内外相关公司展开合作,而合作的重点是CDMA业务。”

对于很多徘徊在中国3G门外的外资运营商来说,上述消息无疑是个利好。“这为更多人带来进场机会。”一家外资运营商人士对记者表示。

“我们在中国目前没有太多事情可做。”法国电信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盖拉向记者表示。盖拉是个中国通,1983年就来到中国的他娶了中国太太并在北京安家落户,1996年,盖拉加入法国电信,为它开拓中国市场。

十年过去,盖拉亲眼见证了中国电信业飞一般的发展,法国电信的北京机构也由6个人变成现在的100多号人。不过,盖拉最大的成就,就是帮助法国电信在北京建了一个研发中心,但现在只用以支持法国总部,在中国尚无用武之地。

目前,对于大多数海外运营商而言,在中国最大胆的举动就是介入增值业务市场。

“可以说SK电讯是外资电信运营商中进入中国市场最深入的。”SK电讯中国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刘允说,SK在进入中国市场之初就确定了目标:等待中国电信市场放开,看准机会准时出击。2003年3月20日,SK电讯与中国联通成立合资公司联通时科,主要从事电信增值业务。

今年1月,DoCoMo以600万美元参股了一家叫JustInMobile的公司,这是一家提供移动支付业务的中国SP。在此之前,DoCoMo还向中国的数码媒体集团(DMG)和EmcoreTechnology各投资了数百万美元。

法国电信则正在研究基于DVB-H(广播方式)的手机电视,希望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推出。盖拉说,最近他还与一些中国增值服务公司交流过,至于合作方式还正在摸索。

两年前,法国电信就和中国电信结成战略伙伴,双方成立了8个工作小组,开展包括联合采购等合作。法国电信每年有150亿美金的海外采购,而中国在其中的采购额度正在逐年加大,其中包括系统、软件乃至手机终端。

“最近我们在研究中国的3G手机。”盖拉告诉记者,法国电信最近与中电赛龙等手机设计公司接触过,未来有可能在中国订制3G手机。法国电信早已开通WCDMA业务,目前在全球已经有超过100万的3G用户。

佐野升也告诉记者,他目前能想到的最新业务也是在中国采购3G手机。“DoCoMo每年手机采购量有2000万-3000万台。”佐野升说,如果这些手机大部分在中国采购,即使每台手机只削减100元的成本,DoCoMo每年都可节省超过20亿元的开支。

据了解,目前国内能生产三种标准手机的厂商有华为、中兴、夏新。据了解,这些公司的WCDMA手机皆已出口到海外。

但上述业务不过是过渡时期的“小买卖”。对于海外运营商而言,他们更看重的是参与中国3G市场运营的机会。

“SK电讯是世界上最早一家同时运营WCDMA和CDMA2000两个网络的运营商,在3G技术上没有任何障碍。”刘允说,对于中国3G市场,SK不会袖手旁观。

刘允告诉记者,在3G牌照没有确定前,SK不太可能确定自己在中国的合作伙伴。“SK观察和等待中国市场机会已经超过3年,我们并不希望起个大早,却赶个晚集。”

盖拉最近对TD-SCDMA兴趣浓厚。据他介绍,法国电信北京研发中心最重要的一个工作就是对TD进行评估。“就在最近,我们还加入了TD产业联盟。”盖拉对记者说。不过,在TD联盟的名单中,记者尚未看到法国电信的名字。“可能是因为刚刚登记吧。”盖拉解释道。

“SK电讯今后希望在运营上寻找更多的机会,在国家法律和政策的许可下,参与更多的运营业务,如果政策许可,也不排除帮助TD-SCDMA商用的可能性。”刘允表示。他同时强调,“3G必须要有实质性的业务来支撑才能大有所为,SK已经着手考察将韩国受欢迎的3G业务进行中国本土化和在中国做相应修改。”

盖拉也始终坚信,一旦中国发放3G牌照,法国电信这样既有固网业务,又有移动业务包括3G运营经验的跨国运营商,一定会有用武之地。

“法国电信的定位是运营。我们有很多很好的3G业务,在3G上有很好的经验,等中国上了3G后,中国的运营商需要合作伙伴,或许我们会有机会。”接受记者采访时,50多岁的盖拉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如果中国发放3G牌照,我们将首先和运营商商讨数据漫游合作,让DoCoMo用户在中国可以上日本数据网,中国的用户在日本则可以登录移动梦网或其他中国的数据网络。”DoCoMo北京事务所副所长何显清说,国际漫游是运营商的重要收入来源,在欧洲运营商总收入中占10%-15%。DoCoMo在2G因为采用了PDC标准(TDMA)这样一个封闭的网络,几乎没有国际漫游收入,但现在DoCoMo采用了WCDMA,国际漫游无疑将成长为它的重要收入来源之一。

种种迹象表明,随着中国3G发牌的渐行渐近,各种影响牌照发放的关键因素逐渐浮出,而一直隐身幕后的外资运营商,也到了走上前台的时候。

“我的判断是,即使政府放开3G牌照,因为基础电信的持股限制及其他政策约束,外资运营商也不可能直接进入中国。”电信分析机构BDA首席分析师方美琴表示,“不过,如果市场上出现更多的牌照持有者,外资电信就会有更多可选择的合作者,从而得到更多的进场机会。”

在多家外资运营商人士看来,随着全球化程度的提高,不管中国3G牌照如何发放,“如何更能与国际接轨是必须考虑的问题,包括TD”。

有业内人士以日本2G教训为鉴(详见本报2月27日《三菱撤资:日系2G“失空斩”》),建议TD-SCDMA的运营可以引入有实力的外资运营商。“既能缓解资金问题,又能帮助解决未来TD的漫游问题。”TD联盟一专家则表示,TD在技术上已经能够实现与WCDMA互通,“未来TD漫游应该不是太大问题”。

方美琴认为,外资电信运营商参与中国市场更可能的形式是与国内运营商共同经营3G网络,“日韩运营商在增值业务上有很强的经验,欧美运营商则长于企业管理和资本运作,他们在3G市场上的经验和特长都是国内运营商在推出3G业务时迫切需要的”。

据记者了解,四大运营商早就在为3G的增值业务做准备。尤其是电信和网通,其制定的启动3G的武器就是各种各样的数据业务。消息人士透露,最近,电信和网通都召集了一大批增值服务供应商,让他们参与其未来数据业务的规划,包括未来业务分类、用户群判断等。

4月1日是西方一年一度的愚人节,英国媒体趁机在这一天发布匪夷所思的假新闻。许多不知情的英国读者都被这些假新闻骗得晕头转向,几家报社的热线电话简直被读者们打爆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