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英九称县市长选举国民党未过半将辞职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12:07:03

刘建超说,大家对我们多次表明的立场是清楚的:达赖喇嘛不是单纯的宗教人士,而是一个从事分裂祖国活动的政治流亡者。布什总统即将对中国进行的访问将为两国领导人提供一个就中美全方位关系进行探讨、研究和规划的重要机会。我不认为这样重要的访问会受到某些方面的干扰。一些人破坏中美关系的企图是难以得逞的。

据台湾媒体报道,针对台湾“新闻局”施以100万元的行政处罚,台湾TVBS电视台9日表示不能接受,并将采取救济途径。

对“新闻局”的处分,一向先缴罚款再诉愿的TVBS却不甘受罚,9日发表声明表示,TVBS尊重并配合依法行政。但是,任何违反依法行政所作成的处分,TVBS不能接受,将依法采取救济途径。

有人拟发起募款活动,为TVBS凑出100万元,但泛蓝阵营认为,“新闻局长”姚文智要的是“政治目的”,希望转移选战的议题,也为取得深绿选民的认同,所以这项“行政处分”明明是政治打压,TVBS既然没错,就不该缴这笔罚款,所以没有募款的必要。

台湾的TVBS电视台,日前因披露民进党高层涉及工程弊案,遭台湾“新闻局”反调查,在敏感时机点,“新闻局”以TVBS资金结构违法为由,对电视台处以百万罚款,引发各界争议。昨日,有多位前“新闻局”官员发起捐款活动,宣称要捍卫新闻自由。

这七位曾经在台湾“新闻局”担任主管职务的退休人员挺身而出,发起民众捐10元,声援台湾的TVBS电视台活动,因为台湾“新闻局”日前以TVBS公司是百分之百的“外资”结构,违反“广电法”规定为由,处以100万罚款,这样的举动让“新闻局”的退休人员,觉得这是对新闻自由的打压。

前台湾“新闻局局长”邵玉铭说,台湾现在已关了7家电视台,还要求TVBS限期改善,否则不排除对TVBS撤照,再这样下去,将会有第8家电视台被关,我们要出来捍卫新闻自由。

前台湾“新闻局处长”陆以正说,姚文智说我们这些人都是曾经打压新闻自由的人,真是昧着良心,没事实根据的说法。我们任内,从没关过任何一家电视台和报纸,没起诉过新闻记者,姚文智这是胡说八道。

据报道,联署声援T台的前“新闻局”重要人物有50多位,包括前“局长”丁懋时、张京育、邵玉铭,前“副局长”甘毓龙、张佐为、叶天行、戴瑞明,以及曾任“处长”的陆以正、虞为等,据称联署人数还在增加当中。

台湾师范大学传播研究所所长胡幼伟指出,“卫星广播电视法”第十条规定,外资直接持有的股票比例,不得超过50%。根据TVBS电视台53%是东方彩视、47%是百慕达公司股份来看,由于东方彩视是依照台湾“法律”设立的公司,就视为台湾公司,所以TVBS港资持有的比例应为47%,完全符合“外资”不得超过50%的规定。在学者眼中,TVBS的股权没有任何争议。

亲民党“立委”李永萍也指出,在程建人担任“新闻局长”期间,曾经发函给TVBS,强调根据规定,只有针对“外资”直接投资的部分设有50%的上限,而间接投资的部分,没有任何限制。“新闻局”后来也把这个意见,在2004年林佳龙担任“新闻局长”期间出版。她强调,官方不能硬拗TVBS“违法”。

国民党“立法院党团”于宣布处罚TVBS的当天即表示,他们将向国际新闻组织发出英文信,请求国际声援。据报道,国民党“立委”潘维刚、朱凤芝、洪秀柱、苏起召开记者会,批评民进党当局上台后,屡屡借“新闻局”之手控制媒体,因此,“国民党党团”决定发起联署,以信函形式争取国际声援。目前已获得国亲、无党联盟“立委”共120人联名支持。海潮

新华网北京11月10日电农业部10日发布,辽宁省锦州市北宁市发生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

农业部接到辽宁发生疑似禽流感疫情报告后,立即安排赴辽宁省防控高致病性禽流感应急预备队的人员指导当地开展防控工作。当地政府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组织农业、卫生等部门采取了紧急免疫、封锁、扑杀和消毒等一系列防控措施。疫点周围3公里范围内扑杀家禽250.6万只。

最近,季涛的父母三天两头打电话,催促27岁的儿子赶紧交女友结婚,可他自己觉得单身生活还没过够。季涛并没有意识到,他正置身于新一波都市青年单身潮中,这股潮流正引起中国社会的某种不安。

“结婚是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比单身的生活更幸福才结婚呀。”28岁的曹小姐坚持婚姻不能凑合,她以为,如果遇不到自己满意的人,不如不结婚。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家庭社会学研究室副主任王振宇说:“人们的观念发生了变化,很多年轻人不认为结婚是必需的,单身已成为一部分青年人的选择。”

全国妇联妇研所理论研究室的陈慧平博士认为,如果说以往的单身危机大多是客观因素造成的,是在价值观趋同的情况下产生的,那么这一次的单身危机则反映出社会变迁中人们观念的变化。

无论是生活方式上,还是对待婚姻的价值观念上,这次单身潮都呈现出不同以往的特点。很多人是从被动单身到主动单身,成为这次“单身潮”区别于前两次危机的最大特点。

王振宇认为,如今,很多青年人不是找不着婚恋的对象,而是不想婚恋,所以才出现了父母着急、子女却不以为然的状况。这并不是青年人的单身危机,而是青年人的选择多样化了。“他们的心理年龄还很小,认为自己有很多事情要做。”

个人的危机程度很轻、周边乃至社会的危机感更重,成为此次单身危机的另一个特点。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的陈新欣女士也表示,如今的人们对生活选择多元化,“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传统已经不再受到认可。单身已经不再代表着不幸。“现代人对婚姻的诉求也在发生变化。”一家交友网站经理金先生认为,过去不少大龄青年是“为结婚而结婚”,到年纪了,赶紧找个差不多的人凑合过日子算了。但是现代青年的婚姻观、价值观都发生了改变。“他们更看重思想的交流,要求有共同语言。另外,不婚族、晚婚族的增多,也令青年人对适婚年龄的焦虑感逐渐减少。”现在的青年解决单身问题形式也更加多样、时尚。如单身俱乐部、酒吧交友、单身旅游团等都是时下流行的方法。

单身女白领越来越多,是这次单身潮的另一个特点。陈新欣认识的一个20多岁的女孩儿,丝毫不把结婚放在心上,她一个人工作,炒股,赚钱不少,过得也很快乐。在各种交友派队、相亲会上,往往可以找到这种条件优越、长相不错的单身女性。26岁的A毕业后一直在会计师事务所工作。她表示,很多白领女性过于忙碌,在交友方面其实是弱势群体。她自己时常工作到晚上10时,根本没有时间交友。

郝麦收认为,这几年显现的青年单身问题主要集中在女性身上,而且是越优秀的女性,择偶越难。这是因为,她们当中很多人在学业上、工作上都很优秀,但错过了最佳的择偶机会,再加上眼光高,无奈地成了单身贵族。

婚姻专家分析择偶过程中阴盛阳衰原因,认为女性往往要求男性比自己更强,所以限制了其择偶范围;女性要在事业中获得成功,可能要付出比男性更多的努力,从而耽误谈婚论嫁;家庭的传统观念施加给女性更多婚姻紧张感。

一家婚介所工作人员王女士表示,如今的“婚配难”与过去的“老大难”相比有着很大的不同。“过去的老大难,一般都是指外表条件比较差、经济能力比较低、文化程度不高的一些大龄青年。但现在你会发现,现在很多大龄未婚青年,不仅文化程度高,经济能力强,而且相貌也绝对不差。甚至有部分人因为太优秀反而使婚姻问题变得困难。”

郝麦收分析说,社会处于转型期,人们生活节奏加快,压力增加。很多年轻人忙着求学挣文凭、寻找好工作拼命挣钱、发展自己的事业,等到有时间关注个人的恋爱婚姻问题时,通常已经进入了事业的稳定期,也错过了最好的、最有激情、有“感觉”的年龄段。

33岁的罗诤诤就是这种情况。硕士毕业后,罗诤诤进入了一家国际大公司。罗诤诤一头扎在工作中,从秘书到公关经理,再到如今的人力资源主管,成绩斐然。等到昔日同学个个结婚生子了,被大家戏称为“白骨精”(白领、骨干、精英)的罗诤诤才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无暇顾及的感情生活,这些年来始终一片空白。“我把这几年最好的青春都献给了工作。”罗诤诤自嘲。

在北京打了8年工的江西武宁县人小罗,今年已经27岁。在家乡,这个岁数的小学同学,都有了满地跑的孩子。小罗也被家里叫回去相过对象,但她还是跑回了京城。小罗曾经在几户人家当过住家保姆,女主人待她不错,她有三身睡衣,已经习惯了每天睡前冲澡的生活。她回自己家已经“过不惯”,更别说嫁在家乡了。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郝麦收每年都要进行一次婚姻调查,每次调查大约要同200多人进行座谈。通过这些调查,他发现,进城女工的择偶危机日渐显现。“她们生活已经城市化,但地位并没有城市化。”郝麦收说,她们的择偶出现了两头难的情况。她们的眼光是仰视的,要改变自己的地位,已经对同样进城的民工看不上眼,但也很少能得到城市男青年的青睐。“城市里谁要我们,农村里我们找谁。”郝麦收多次听到进城女工这样说。

“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婚姻生活的主流生活地位仍然是稳固的,婚姻在社会发展与人类繁衍中仍将发挥其重要作用,单身生活可以得到尊重,但不值得提倡。”陈慧平认为。

在实际接触中陈慧平发现,到了30多岁的时候,许多单身的人最终还是选择了结婚,走上了一条比较传统的婚姻之路。本报记者李松涛张伟林蔚

中新网11月11日电据美联社报道,在阿拉法特逝世一周年之际,长时间担任阿拉法特保镖的阿尔达亚在首次接受外国媒体采访时称,他认为阿拉法特是被谋杀的,不过他没有提供相关证据或者指认疑犯。

阿拉法特的医疗档案对他的死因没有给出确切的结论。阿拉法特于2004年11月11日去世,享年75岁。在中东地区广泛流传的传闻称他死于艾滋病或是被以色列特工毒死的,以色列否认了这一指控。

36岁的阿尔达亚曾在阿拉法特身边当保镖长达十五年,几乎寸步不离阿拉法特。由于与巴安全部队一名成员发生个人纠纷,他在2003年被枪手开枪打伤,那名枪手已被关押并公开就此道歉。阿尔达亚在那个时候离职,但仍保留了巴安全部队的中校军衔。

阿尔达亚说,他不认为阿拉法特是被毒死的,因为其他人经常分享他的食物。他说,需要对阿拉法特的死因进行彻底调查。他说:“人们纪念阿拉法特最起码应当搞清楚他的死因,去调查谁是幕后黑手和作案动机。”

两个巴勒斯坦政府委员会正在调查阿拉法特的死因。曾对阿拉法特进行治疗的法国医院最近已公布了阿拉法特的病历,医学专家称阿拉法特的死因不明。

阿尔达亚称,阿拉法特是一个热情、谦逊的父亲式的人物。阿拉法特称他是“我的儿子”。阿拉法特经常在保镖们入睡后为他和其它保镖盖毯子,而且从来不拒绝食用那些已过期的面包。

阿尔达亚的父亲在七八十年代也曾是阿拉法特卫队的成员。在他于1985死于以色列对突尼斯巴解总部的空袭后,阿拉法特打电话给阿尔达亚的家人表示哀悼,他很震惊地发现阿尔达亚的九名家人居住在两间狭小的房间里。阿尔达亚回忆说,阿拉法特问道:“我的保镖怎么能过这样的生活?他为什么不请求我来改善你们的生活条件?”阿尔达亚回答说:“你是他的生命,他是为保护你而死的。我想追随他的脚步。“

阿尔达亚在三年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他成为了阿拉法特的私人保镖。他说:“阿拉法特是一个传奇,一位为他的人民和祖国而活着的人。他是一个男人、一位父亲、一位领袖、一个象征。”(春风)

“新闻局长”姚文智9日坦承,“新闻局”处罚T台并没有送“审议委员会”,也没有召开“法规委员会”,主要是T台百分之百是纯“外资”,违法事实非常清楚,“新闻局广电处”直接做行政处分就可以,并没有违法问题。

姚文智9日在“行政院会”后记者会表示,“审议委员会”是咨询性质,“新闻局”高度尊重;但是有部分的行政裁量,没有经过“审议委员会”的必要,例如广告超秒、跑马灯违规、股东变更登记等,都是“新闻局”本于行政机关作业,就可直接处分,程序完全合法。

姚文智指出,至于节目内容有无广告化、或是涉及“性侵害防治法”等,由于内容认定需多方意见讨论,才会送“审议委员会”。

姚文智说,“新闻局”目前所执行的“卫星广播电视法”是执行“立法院”1999年通过的“法律”,依当时立法的原意,“卫广法”第十条是为了避免“外资”垄断台湾文化产业。“新闻局”将发电报给“外馆”,希望说明清楚,这无涉新闻自由。

中新网11月11日电今年7月14日在台中被捕的“恶龙”头号枪击要犯张锡铭,经过近4个月的羁押,台南地检署今天(11日)侦结起诉,对张锡铭求处死刑,另4名党羽同时被起诉,吴朝铭、曾瑞彬被求处无期徒刑,林泰亨、段树文被求刑20年。

据“中央社”报道,在台湾被称为“恶龙”的张锡铭因犯下多起杀人、掳人勒赎等案件,遭到长期追捕,警方更组成“猎龙”项目小组,提升到和“319枪击案”相同层级侦办,张锡铭7月终于中弹落网,被送往台南看守所羁押。

南检起诉书指出,张锡铭曾因妨害公务被判刑2个月,1995年就在台南县枪击男子林庆益死亡,2003年组成掳人勒赎集团,陆续犯下多件绑架案。去年7月警方在高雄县大寮乡围捕张锡铭未果,被张锡铭突破重围潜逃回台南县东山乡老家,今年7月张锡铭才在台中县沙鹿镇落网。

目前,南检已对张锡铭集团起诉20人,除第三波张锡铭等5人,第一波起诉7人,第二波起诉的有8人。

新华网巴格达11月10日电(记者冉维)伊拉克内政部消息人士10日说,伊士兵当天在巴格达东南与伊朗交界地区发现27具不明身份的尸体。

伊拉克内政部消息人士告诉新华社记者,27具尸体都是双眼被蒙、双手被绑、身穿平民服装,均是后脑中枪而死。他还说,这些尸体是在巴格达东南210公里、接近伊朗边界的杰桑地区附近被发现的。

最近数月,在巴格达周边地区已经几次发现数十具遭集体杀害的尸体。被害者中,既有逊尼派,也有什叶派。分析人士认为,这些可能是不同宗派之间仇杀的结果。

另据伊拉克警方10日说,当天巴格达北部提克里特一个征兵站遭汽车炸弹袭击,共造成10人死亡,另有20多人受伤。

10日早上,一名自杀式袭击者在巴格达市中心一家餐馆引爆身上的炸弹,造成至少35人死亡、25人受伤。随后,伊拉克“基地”组织发表声明称,这一爆炸事件系其所为。

我国发现血吸虫病100周年前后,曾经一度宣布被消灭的血吸虫病在一些地方卷土重来,为我国农村重大传染性疾病的预防控制敲响了警钟。

地处长江中游的湖北公安县,号称“百湖之县、洪水走廊”,血吸虫病疫情至今仍居全国之首。在斗湖堤镇蔬菜场二组晚血病人关小平家,记者看到躺在床上的关小平身材矮小,瘦骨嶙峋,空荡荡的裤管露出三岁孩子般粗细的小腿。

关小平说,他今年31岁,患的是巨脾加腹水混合型血吸虫病,发病已有三年,体重从120斤减到不足70斤。

公安县血防办主任黄文荣让记者看了一张照片:2003年7月8日的一次特大洪水过后,由于大面积农田被淹,钉螺四处满溢,毛家港镇南堤村5000多棵水杉树上爬满了钉螺,最多的一棵竟达2700多只,最高处达6米,触目惊心!黄文荣介绍,近5年这个县疫情直线上升,全县钉螺面积和血吸虫病人分别净增54503亩和26459人,增幅达280%和126%,目前全县均为血吸虫病未控制区,102万人中有74万人受到血吸虫病威胁。

疫区的一些血防专科医院,人满为患,不少是挺着“大肚子”的晚血病人。在湖北阳新县血防专科医院,记者看到,准备做手术的14岁小学生柯应发肚皮鼓得像个小皮球,个子只有八九岁小孩高。医生说,孩子患的是巨脾兼侏儒型晚血病,不仅身体发育不正常,而且影响其智力发展。目前,疫区有不少这样的儿童晚血病人。

近年来,湖北省23个按传播阻断标准已经消灭血吸虫病的县、市、区中,疫情出现回升的有9个,回升率达39.13%,目前全省血吸虫病人约30万,近千万人没有摆脱血吸虫病威胁。

1905年,湖南省常德县广德医院美籍医生Logan在英文版《中华医学杂志》上发表我国首例血吸虫病例报告。到全国解放初期,全国受血吸虫病威胁的人口发展到近五分之一,血吸虫病因此被称为“瘟神”。其流行区主要分布在长江流域及其以南12个省、市、区,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等“湖区五省”是重疫区。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通过千军万马送“瘟神”,我国血吸虫病防治工作取得了巨大成绩,全国400多个历史流行县(市、区)一半以上消灭了血吸虫病,疫情一度得到有效控制。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