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女作家就医后病情恶化状告医院胜诉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6:16:40

刘海中告诉《每日经济新闻》:“我们在白色家电领域有进一步扩张的可能。在长虹已有的白色家电产品中,长虹空调成为业内增长幅度最大的产品。今年以来,长虹空调已经取得了250%以上的增长。随着2006年经营指标的落实,长虹在空调业务上还会取得更加迅猛的发展。我们已在战略上将空调作为核心业务来发展。”

刘海中明确告诉《每日经济新闻》:“在白色家电领域,长虹目前没有任何冰箱产品。但是,长虹不排除在更广阔的白色家电领域开展业务的可能。”

美菱是一家主营冰箱的知名企业,不过现金吃紧。美菱的三季报显示,其第三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为-500多万元,比去年同期剧减113.45%;其第三季度每股收益仅为0.014元,每股净资产为2.13元;前3季度,美菱主营业务收入超过16亿元。

2003年5月,顾雏军以2.07亿元的价格收购了美菱20.03%的股权,共8285.2683万股,从而成为其第一大股东。业内人士分析称,长虹收购美菱,存在大幅溢价的可能。

昨晚九点多,美菱副总裁、董秘薛辉在电话中告诉《每日经济新闻》:“对于长虹收购美菱这件事,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们今天已经给长虹发了问询函,但是,他们还没有给我们回复。”

薛辉表示:“11月7日的公告,我们只是讲可能出现实际控制人变更。因为美菱在弱市放量涨停,而且公司本身没有什么可以导致股价暴涨的题材,所以我们觉得可能与格林柯尔讲出售美菱的股权有关。于是,根据交易所的要求,今天我们向可能涉及美菱的股权转让的有关方面发函询问,包括长虹和格林柯尔,但是还没有任何回复。”

对于长虹已经派人来到合肥一事,薛辉说:“长虹有没有来,我们上市公司不清楚,因为来了也是跟政府打个招呼。这是股东之间的事情。”谈及今年7月底美菱集团和格林柯尔之间收回美菱股权事宜,薛辉表示:“当时顾雏军还没有被捕,美菱集团是有这个意向收回股权。后来,我们上市公司没有得到更进一步的消息。”

对于三季报所表现出的美菱现金流吃紧问题,薛辉说:“那是因为有关货款没有收回来,这是账期的问题,应该能收回来。”最后,薛辉表示:“在国外,上市公司股权变更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们作为职业经理人,只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股东有股东的考虑,无论谁入主美菱,企业发展的思路总归会按照企业的惯性来发展。”

全面股改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后,股市出现了大幅下滑,为此,新一轮护盘之战再度打响。与多方主力密切配合的是,近期舆论上的一些新动向以及新政策,值得市场关注。

首先,管理层开始加大力度整治上市公司。一年前,管理层在整治券商上打出重拳,限期归还客户保证金,对危机券商实施托管,一年来,有19家券商受到托管、关闭的处罚。如今对积重难返的上市公司开始拉开了整治的帷幕,以往在整治券商中行之有效的手段,如托管、市场禁入、限期归还资金、任职资格认定、地方政府介入等,只要是能用的手段全用了。化解上市公司的危机,手段几乎与整治券商相同,只不过一年前重点是券商,现在轮到上市公司了。明年底是大股东归还侵占资金的大限,可以预料未来的市场会干净许多,但这期间的震荡却在所难免。

其次,证券信用交易有望为股市输血。信用交易在国外习以为常,是一种行之有效的金融工具,但在中国股市中却留下极差的名声。10年前,信用交易与透支炒股联系在一起,消灭了许多大户,也给市场留下了许多历史遗留问题。以至在1999年版的《证券法》中规定:“证券公司不得从事向客户融资或者融券的证券交易活动。”而在新修改的《证券法》中删除了这条规定,而近期央行和证监会高层领导的讲话中,多次谈到信用交易的法律障碍已经消除,将适时推出信用交易。此举一旦成为现实,将对券商带来实质性利好,对股市将带来巨大刺激,市场投机将更加活跃。不过,此举实施后,风险也将更大。

再次,有可能恢复“T+0”制度。15年前,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后不久,就采用了在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T+0”交收制度,可以说这个制度为活跃市场作出了重大贡献。然而,后来对股市的严打,将万恶之源归结为“T+0”,尽管1999年的《证券法》也没对交收制度作规定,但近十年来“T+0”问题始终是个敏感问题。在今年的股改中,对新出台的宝钢权证(资讯行情论坛)羞羞答答地采用了“T+0”制度,但在表述时用了“当日买进当日可以抛出”,硬是回避“T+0”这个说法,可见此事的敏感程度。最近在一些高层的会议上已将恢复“T+0”问题提上议事日程,一旦推出将对股市产生重大影响,一个宝钢权证已弄得鸡犬不宁,何况大盘交易都是“T+0”呢?

时值年末,股市又到了关键时刻,股价指数也到了关键点位,股改的压力测试也已经完成,在这个敏感时期,政策面变化都是引发市场转折的因素。上述三个因素可能即将影响股市,应引起投资者关注。作者:应健中

中新网11月8日电据商务部网站消息,2005年11月8日,中国商务部部长薄熙来和美国贸易代表波特曼在伦敦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美利坚合众国政府关于纺织品和服装贸易的谅解备忘录》。至此,中美双方经过七轮磋商最终就纺织品问题达成协议。

本报讯(记者肖锋)昨天,30位拥有亿万资产的老总齐聚清华经管学院,开始接受为期12天的封闭式脱产学习。这是浙江省人事厅在清华首次建立非公有制经济人才培训基地,专门针对“草根浙商”量身定制培训课程。

据浙江省人事厅有关负责人介绍,该省民营企业家近80%都是农民出身,其中70%以上只有初中以下学历,被称为“草根浙商”。此次开班的课程,是该省人事厅在清华经管学院建立的非公有制经济人才培训基地,专门针对“草根浙商”量身定制的。培训班每年至少2期,学费由浙江省政府出资,12天课时共42万元,住宿费和生活费由学员自理。

据清华经管学院相关老师介绍,这些亿万富翁在学习期间住在清华紫荆公寓的单间,房内有电视和单独的卫生间,不能带家属。吃饭要与普通学生一样在食堂吃。学习期间必须严格遵守学校相关纪律。对于饮酒,“只允许喝少量啤酒,不能酗酒。”

这30位老板学生是如何选出来的?昨天,记者采访了浙江省人事厅相关负责人。据这位负责人介绍,此次培训班选拔学员的门槛很高,主要有四大标准。

首先强调的是资产与职位。首期培训的对象要求是省内年产值亿元、利税千万元以上规模非公企业的董事长、副董事长、总经理或副总经理。

在年龄上,要求学员在40岁左右。本期“老总班”平均年龄40岁,最年轻的只有27岁,其中有4名女老总。

在学历上,要求一般达到大专以上。本期学员学历在大专和大学的居多,其中硕士和博士4人,学历最低的是高中。

此外,选拔由省人事厅把名额按比例分配到各市,由各市按名额推荐排序上报后再筛选,确定最终参训人员。最终确定的名单里,这些人所涉及的行业包括物流、建材、塑料、印染、汽车、环保等。

在2004年的夏秋之交,在中小股民的内心,在中国经济学界,在传媒的风云榜上,人们又一次见证了信息时代的一个传奇。仿佛一夜之间,郎咸平,这个普通的名字通过平面媒体继而由网络媒体的放大炒作,为经济学圈内外无数人所知晓。这位在香港中文大学任教授的“海龟派”经济学家,在大陆众多经济学人尚未完全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他像超级明星一样,在“追星一族”的心目中闪电般地完成了大牌明星的形象塑造。如今,只要他出现在公众场所,就有很多人围住他,学生、记者不停地追问,大企业家对他其敬畏有加。郎咸平兴奋地奔走于讲座与媒体之间。他自已也承认:“我是一个喜欢生活在闪光灯下的学者。”

2004年6月17日,郎咸平打响了著名的“三大战役”:大炮狂轰TCL、格林柯尔等巨头。郎咸平质疑TCL产权改革方案。2004年08月11日,郎咸平质疑顾雏军,“七板斧”伎俩席卷国家财富。郎咸平将顾雏军的巧取豪夺归纳为“七大板斧”——安营扎寨、乘虚而入、反客为主、投桃报李、洗个大澡、相貌迎人以及借鸡生蛋。从6月17日郎咸平质疑几家知名企业的产权改革到现在,历时3个多月,围绕国企产权改革的大争论似乎没有完全结束,郎咸平自己在不同的场合却说,“这是一个无言的结局”、“我未休战,我将战斗到底”。

郎咸平为中小投资者大声疾呼,大胆质疑股市中的种种怪现象。此间有媒体称,郎咸平之“骂”名之于大陆财经界,可追当年李敖先生之于台湾政界!有人说他是敢于直言的斗士,有人说代表了中国知识分子的良知,也有人说他是“疯子”经济学家。“郎监管”、“斗士”、“教父”;“流氓教授”、“三无教授”……褒贬不一。郎咸平则自认是《皇帝的新装》里面那个敢于说真话的孩子。

2004年9月底,在烟雨朦胧的东湖之滨,记者见到了前来武汉大学举办讲座的经济学家郎咸平教授。这位红极一时人物,和蔼亲切,快人快语,毫无大牌名人的架子。有着鲜明思想的郎咸平对记者的问题几乎是有问必答。在轻快的音乐中,他畅所欲言,我们不知不觉地完成了一个原本需要更多时间才能完成的长篇对话。以下是郎咸平对有关中国证券市场、国有资产流失现状等相关问题发表的个人看法。

郎咸平认为:“中国证券市场存在的不良现象,完全是因为信心的问题,股民对上市公司有着很大疑义,没有说话的地方。中国的上市公司对股民缺乏一种信托责任。这些企业来上市的目的,说好听一点是募集资金,实际上存在着圈钱嫌疑。现在是否应该定一个法规,确定证券市场的主体是谁。现在是不是搞错了,好像没有人认为上市公司的主体应该是全体股民。如何才能确保股民的利益呢?而股民没有话语权,甚至连司法权都没有,股民没有机会、没有权利控告哪些违法的上市公司。这个最基本的权利都没有,所以,全国最无助的人群就是中国股民了。”

在这种背景下,最直接的反映就是股市动荡。因为股民对股市失去信心后,他们能够做什么呢,唯一能做的是不再炒股。郎咸平认为,中国股市现在不是缺钱,对于中国政府目前推出的各种利好都不重要,现在缺少的是信心,缺的是上市公司信托责任。信托责任不是口号,不是讲几句要不要良心的话的问题,这一点用都没有。信托责任靠的是严刑峻法。

郎咸平所说的严刑峻法就是给中小股民一个司法权利,可以对违法的上市公司提起上诉。即辩方举证,集体诉讼。前者已经慢慢地被国内所接受,但集体诉讼却没有被接受。当中小股民没有这种权利时,就无法保护自己的利益。

郎咸平说:“中国今天的股市与美国1929年以前的情形是一样的。当时的美国股民也没有得到严刑峻法的保护。到了1933年,美国才通过政府的力量拟订了美国证券交易法,明确地提出了辩方举证、集体诉讼的原则,用严刑峻法监管股市,让上市公司不得不有信托责任。当时也是有不少的人说什么水清则无鱼啊、你的监管错了啊等等。中国的股市如果要好起来,必须走这条路,这是治本之策。”

记者对郎咸平说,中国股市近阶段与以往相比,似乎有所改变,股市在一个相对长期的底部开始了剧烈的波动,有迹象表示,一个上升的趋势似乎已经开始。

郎咸平则认为,中国股市目前即使开始上升趋势,也是十分危险的。因为股市是根据某个人的一句话来上涨的,而不是因为基本面的彻底好转,或者是股民有了充足的信心。政府像这样做,又能做几次呢。不可能两个礼拜讲一次,说多了也没有用了,必须抓住事情的本质,必须通过制度或法制让老百姓重建信心。

中国的股市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郎咸平认为,只有中小股民们真正看好了股市,中国的股市才会真有希望。如果全国的股民都有一个共识,即用严刑峻法管理,大家都这么认为,中国股市将来一定会有希望。

记者希望郎咸平对这些年在舆论的风雨中走过的中国证监会的评价,中国证监会最主要的问题究竟是什么?郎咸平看了记者一眼,快人快语,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郎咸平:“坦白地讲,中国证监会此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其执行力度不够。比如内幕交易最高才罚款50万元人民币。你说50万元对于内幕交易者有什么作用呢!”

郎咸平认为:“证监会甚至连司法权都没有,没有办法与司法机关相配合。中国证监会有很多的法条,但执行起来却软弱无力。在这种背景下,上市公司就会肆无忌惮。像上市公司格林柯尔、TCL的这种态度,在美国是不可想象的,必定会遭到重罚。中国证监会又能把它们怎么样呢。”

郎咸平:“可以想一想,像我这样有着一定话语权的人物批评上市公司,都遭到如此的对待,何况中小股民呢。有些上市公司,比如格林柯尔,当他被质疑的时候,是什么态度?包括TCL,是什么态度啊?格林柯尔找律师,要告我。你是上市公司啊,你是必须的,你有责任,你必须回答质疑。那么,TCL呢,不吭声,说不认识我。有这样的上市公司吗?这就是我们的上市公司吗?今天还是我郎咸平站出来质疑它们,都是这种态度,如果是毫无话语权的中小股民来质疑呢,那还不知道遭到什么样的下场。当然,这种做法最后的结果,必定是让我们的中小股民对中国的证券市场的信心丧失殆尽。”

郎咸平:“中国证监会的权力太小了。中国证监会没有像美国证监会那样规定的大的权力。美国证监会可以直接发传票,可以直接传到任何人或物。所以,这不需要通过任何法条作判断,它根据自己的自由听证来判断,来证明其是否违法,美国证监会一直到今天都是如此。辩方举证。比如,我说你有罪,你说你没有罪,你拿证据给我看,再决定到底同不同意,如果不同意,那就上司法机关。有了如此的权力,上市公司就无法为非作歹了。美国证监会可以这样,你中国证监会可以吗?”

记者:“美国证监会有您所说的严刑峻法,据我所知,英国方面却并没有这些东西,而英国的股市还是不错的。”

郎咸平:“英国不一样,英国的上市公司有很强的信托责任。这就是我反复强调的上市公司应该有信托责任的问题。”

记者:“关于国有资产流失,现在是问题的两个方面,一方面,对于那些以前流失了的国有资产,已经进了一些人的腰包,比如管理层收购(MBO)的那种,当然还有其他方式侵吞的,您认为还有可能追回吗?另外,是否有更好的方法可以防止国有资产的继续大量流失呢?”

郎咸平有些激动地说:“当然,如果让我作建议,就应该往回查,这是必然的。那些侵吞了国有资产的人还得要他吐出来。最近,有很多人,不下一百个人向我投诉某著名酒厂,该公司有20多个亿的资产,仅4亿元就卖掉了,就是这4亿元也没有结。这是不是国有资产流失?你说应不应该查?这个问题有多严重啊,一定要往回查的。像这类的投诉我这里还有很多,我以后回把他们公布出来的。”

郎咸平:“至于第二个问题,我个人认为目前解决国有资产流失的一个较为好的方法是,在国有企业内部施行职业经理人制度。”郎咸平认为全球500强的大公司几乎都采用这个制度。让董事会用硬指标来考核职业经理人,如果做得不好,就辞退。郎咸平认为这种方法是解决国有资产流失的一个方法,并呼吁,在国际化的进程中,中国国有企业的职业经理人制度应该尽快建立起来。

但郎咸平同时认为,国有企业、国有股不应该退出市场。国有企业可以按市场价格聘请职业经理人,按照经济规律运作国有企业。国有企业不分大小,都应该留在市场。郎咸平说:“希望批评我的一些专家学者,在认同国有资产流失的前提下,提出他们自己认为最佳的解决方案,而不是搞口水之争,应该更多地讨论一些实际问题。”

“国资委有关领导都公开表示存在着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与我论争的人还有什么好否认的呢?”郎咸平说:“既然承认了流失的问题,那就应该就解决这个问题来讨论,而不是反复纠缠有没有流失的问题。除非你能证明国有资产没有流失,而现在却没有人能够证明这个问题。坦率地讲,就是有流失,这个问题已经不需要我们再去探讨。所以,我们应该找到一个好的制度来解决这个问题,这是当务之急。”

郎咸平对那些不断纠缠文字游戏,纠缠形而上学的问题,纠缠所谓意识形态问题的人感到非常失望。郎咸平已经提出了用职业经理人制度解决国有资产流失的方法,而批评他的一方却迟迟拿不出解决问题的方法,这也令郎咸平感到失望。郎咸平说:“这次大讨论总体上是好的,许多人都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我都予以尊重。尊重批评我的人,尊重他们的学术素养,对那些对我进行人身攻击的人也不会有太多的介意。只是希望他们能够提出一个解决国有资产流失的方法来,而不是讨论别的问题。”

与郎咸平共进午餐后,记者陪他匆匆赶往武汉大学EMBA中心的一个讲座课堂。在车上,记者与他谈及中国经济学界的有关事情,谈及这次邀请他到武汉大学来讲学的邹恒甫教授,郎咸平对我说:“邹恒甫教授是我在国内最敬重的人,不是之一,而是唯一。可以说邹恒甫在中国经济学界是我唯一敬重、景仰的经济学家,完全可以用唯一这个词。”

记者问郎咸平为什么,他说:“邹恒甫教授是一个真真做学问的人。你不管他的观点怎么样,这都不重要,你要知道他是一个真真做学问的人,而且是扎扎实实地做学问,不像别的人。这在当今中国是非常难得的。”

郎咸平又说:“邹恒甫教授是研究宏观经济学,研究数理经济的,我读过他的一些文章,很喜欢,学问非常扎实。当然,有一些文章我也不一定看得懂。他现在又投入很大精力在中国办教育,这也是非常不简单的。”

提到邹恒甫教授,这位非常年轻(年仅42岁)的来自世界银行的高级经济学家,在中国经济学圈内乃至国际经济学界,名气却非常的大。著名的经济学家林毅夫曾对世界银行的人说:“改革开放以来,对中国经济学教育做得最多、贡献最大,没有人可以与邹恒甫相比。”能得到“同行竞争者”如此厚誉,可见邹恒甫绝非等闲之辈。有资料表明,邹恒甫十余年来在中国艰难地推进全新的经济学实验教育,在武汉大学和北京大学相关院系,他几乎把经济学教育的课程和教学观念翻了一个个儿。他领导的武汉大学高级研究中心已成为中国向世界一流大学输送经济学优秀人才的最重要的基地。

邹恒甫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从哈佛大学毕业的中国第一个经济学博士、也是第一个进入世界银行研究部的中国经济学家。他是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一级教授,博士生导师,同时也是武汉大学、浙江大学和中山大学的教授和博士生导师。邹恒甫在国外主要杂志上发表了40多篇有影响力的论文。由于在宏观经济学领域所作的突出贡献,他在去年初全球10多万名经济学家和5500名著名经济学家的大排名中名列世界第247位。根据2000年国内文献情报中心的SSCI检索结果,仅仅由于邹恒甫一个人所发表文章,就把武汉大学在这一领域的排名从第十几位上升到了第三位。

前不久,邹恒甫从美国回来,应著名经济学家田国强教授之邀去上海财经大学举办讲座,他以耳闻目睹大陆经济学界之怪状,以其切身体验和感受,直指某些“海龟”经济学家之痛处,“大骂”从国外回来的海龟“绝大多数”都是“欺骗中国人民”的欺世盗名、沽名钓誉之徒。这些人“到国外就很老实,一回到国内就开始癫狂,就开始装大”。邹恒甫认为经济学家不要从政,不要去企业作报告,要呆在自己的大学里、研究机构里好好地做学问,为青年学生树立一个好榜样。上海财经大学的师生多次报以邹恒甫教授热烈掌声,两个多小时的讲座让挤满教室的近四百多名听众大呼过瘾。据说邹恒甫在北京大学和中山大学的一些讲座无不场场爆满,受到学生热捧。

极为自负的郎咸平,据说除了对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杨振宁和数学泰斗丘成桐等极少数大师表示尊敬之外,他自恃海内无对手:“企业家跟经济学家在我心目中是一个水平,要好好学习。”在喧嚣的中国经济学界,在目空一切的没有值得郎咸平尊重的中国经济学家群体里,惟有邹恒甫是一个例外。

郎咸平其人: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财务学系讲座教授,长江商学院教授。1986年获得宾夕法尼亚(UniversityofPennsylvania)大学沃顿商学院(WhartonSchool)财务学博士学位,曾经执教于沃顿商学院、密歇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芝加哥大学等多家知名的商学院。郎咸平曾担任世界银行公司治理顾问,现任深交所公司治理顾问和香港政府财经事务局公司治理项目顾问。(记者钟心)

本报讯(记者李澜见习记者常宇)漂亮女子失踪了四五年,一直杳无音信。昨日上午,市自来水公司在给女子所在的居民楼打孔安装“一户一表”时,在敲不开房门之际,喊来开锁匠,开门后却发现室内空无一人,只有一堆白骨赫然出现在卧室内。

昨日下午4点,记者赶到沙坪坝区白鹤岭大堡,发现白骨的地点位于大堡5单元4—4号。在单元楼下,居民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议论此事。记者发现,这是一栋普通的居民楼,属于重庆二针厂的宿舍。

记者来到事发现场,发现房门紧锁。一位邻居告诉记者,上午公安机关已经进入过现场,提取了白骨后将房门上锁。

记者调查了解到,该房屋主叫张书玉(音),42岁左右,离异独居,是二针厂的职工,人很漂亮。一位邻居反映,2000年2月份还到她家中收过水费,之后还多次在路上见到过她,但没见到有何异常。根据多位邻居回忆,张书玉在2000年7、8月份还曾出现过,当时的神态都很正常。

据悉,根据市自来水公司今年11月5日的通知,将在7日上午进户打孔,安装一户一表,希望届时家中有人。昨日上午,打孔工作进展顺利,但当工作人员来到4—4时,敲门后却一直无人应答,询问周围邻居也不知屋主去向。无奈之下,工作人员只好同厂方联系。厂方也表示,张书玉家中没有电话,只有找其前夫。

找到张的前夫后,前夫表示已有四五年没有见过她了,自己并没有她家中的钥匙。在白鹤岭居委会工作人员见证下,张的前夫找来两个锁匠,将房门撬开。进入室内后,两个开锁匠在卧室内发现一堆白骨!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