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热线接线员:许多同性恋者长期处于性压抑

来源:旺天下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3 19:56:08

“超女的成名和芙蓉姐姐们的成名,本质一样,都是炒作的结果。”对炒作一向“懂得起”的杜恩湖坦言,刀郎可以说是由他一手炒红的,可惜他的生命力只有360天,这已经是艺术生命力最长的了。

杜恩湖语出惊人:在网络时代,即使是一个傻瓜也能被炒红!有人说,网络的“15秒钟成名机会”造就了芙蓉姐姐们,但这绝非真正的娱乐,“审丑”只是暂时放纵,真正的娱乐需要与人类崇尚的“真、善、美”密切结合。

邹先生,短线投资客,现在南山一家国企工作。从2001年至今,邹先生已经投资房产超过100套,范围涉及南山、宝安、福田,现有在手房产11套,流动现金超过300万。由于工作地点的关系,目前他将投资目标锁定在了福田和南山。现在,他每天都会充分利用业余时间开车去搜寻楼盘,一“闻”到有潜在投资价值的“气味”,就会迅速抓住,快速出手。

2001年之前,邹先生一直在投资股票,但收益一直很低。当时邹先生住在南山荔苑小区一楼一套面积81平方米的房子里。因为是公司福利房,所以只用了18万元就买下来了,不过当时市值已经上升到30万元。当时刚好有一套95平方米的三楼单位,价格也是30万元,于是邹先生很快就卖了旧房换了新房。住下后不久,有很多人打电话问邹先生房子卖不卖,而且出价都比原价高,有的甚至高出四五万元?邹先生一想,如果现在转卖,不就赚了四五万了,这样赚钱比炒股票快多了。最后,邹先生以35.8万元的价格把房子卖了出去,他也第一次尝到了投资房产快速收益的乐趣。

2002年底,邹先生偶然间发现了报纸广告上登了一则卖房信息:祥祺苑,顶层复式,172平方米,60万。邹先生一想,当时华侨城的楼盘每平方米均价在五六千元左右,但这个房子均价只有3500元/平方米,明显存在投资潜力。于是他第一时间到了楼盘现场察看,发现该盘社区环境相当优美,多层建筑适合人居住,小区管理也比较完善,于是他赶紧联系中介,下了订金。后来,通过各种途径,邹先生了解到卖家原来欠了别人一大笔钱,当时已有好久没还银行贷款了,一直想卖出去,但都无人问津。这套单位在1998年买的价格是110万,价格一直往下跌到60万。邹先生觉得这个价格已经跌到底了,应该能以更高的价格卖出去。冒着可能会被银行查封的危险,邹先生通过中介用了1个多月时间最终以66万将这套房卖了出去。接着,邹先生又使用同样手法在这个楼盘操作了五六套房,买入价格都在65万元左右,而卖出价格多在70万元左右。“后来买入价已经到了70万左右,我觉得差不多价格到顶了,所就没有再购买。”邹先生说。这次大胆出击,让邹先生一下子赚足了40多万。

2004年初,邹先生通过小道消息得知南山区某盘有一批处理房,面积为70—80平方米,价格2400元/平方米左右,非常便宜。于是邹先生通过中介和发展商商量,准备一次购入多个单位。经过将近三个月谈判,邹先生终于把事情定了下来,一次购入了15套单位。“因为当时接近春节,所以买家一般不会关注。同时我也准备好了二三百万资金,随时准备自己接手。”邹先生回忆说,他当时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但是,出乎他的意料,通过中介宣传推荐,短短两天时间,这15套房都顺利地卖了出去,价格在3000元/平方米左右,除去中介费10多万元,邹先生这次净赚60万元。这是邹先生最为得意的一次投资房产经历,时间之快、赚钱之多让他再次谈起时还是那么津津乐道。

1.我只做短线投资,购入房产2个月内一定会出手。一年算下来可以投资四次,如果一次回报是10%的话,一年回报就可以达到40%。

2.杭州、上海的地产“泡泡”已经接近破裂了,但深圳房产市场发展较为健康,房价收入比、房价租金比都比较正常,还有很大的投资价值。

邹先生是一个专业型的投资专家,对于投资的时机把握比较准确。例如2002年投资祥祺苑,当时房地产刚刚复苏,所以是投资房产的较好时机。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邹先生对于楼盘的具体情况和整个深圳房地产的走势都非常熟悉,他甚至知道宝安人比较喜欢带装修的小户型,并且很聪明地把大户型分隔出来再卖出。还有一点比较值得称赞的是,他与中介有密切合作,交易都通过中介去处理,这就做到了房产投资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快!第一手的房产资源,卖出时客户资源的推荐,都能迅速加快整个投资过程,减少不必要的风险。

不过,邹先生的投资理念比较特别,一定要在2个月内出售房产,这与大部分投资者追求高投资回报的目标不太相同。建议邹先生在资金充裕的情况下,可以适当考虑较长时间掌握具有升值潜力的房产,以达到较高的回报。

国庆期间,解放北路的李先生和家人到成都野生世界游玩,发现与游人合影的小老虎被工作人员用竹棍打得“呜呜”直叫。昨日,他忍不住拨打本报热线,为挨打的小老虎鸣不平。

昨日,李先生将还未照完的胶卷交给记者,希望用照片证明自己所言属实,同时呼吁不要再棒打动物。

李先生说,10月5日下午5时许,他们发现成都野生世界正大门有一个与老虎合影的点位。

一个30多岁的男子正用专业相机对着一只不足1米长的小老虎拍特写。小老虎被放在一张小桌子上,一根黄色皮带拴在它的脖子上,皮带另一端被固定。

一身穿蓝色工作服、30多岁的女工作人员握着一根30厘米长的竹棍站在小老虎旁。小老虎一直扭动着身体,女工作人员一边拿竹棍敲打小老虎的头部、身体,一边对拍照的男子说:“没事,你照嘛!”

小老虎被打得“呜呜”直叫,它越是扭动得厉害,越是会被打。李先生的母亲和女友说了声“看不下去了”,转身就走。调皮的儿子则拿起相机拍下了小老虎挨打的场景,让爸爸找人救救小老虎。

胶卷冲洗出来后,记者遗憾地发现其中并没有小老虎的照片,李先生称估计是自己的小儿子操作不当造成的。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成都野生世界,看到门外喷泉边的空地上撑着一把大伞。伞下一只五六十厘米长的小老虎无精打彩地趴在一张小木桌上,脖子被皮套和铁链捆着,不能自由下桌。

成野营销部相关负责人称,园里有明文规定,工作人员决不会虐待动物。打小老虎的棍子是驯兽用的驯兽棍,动物不听话时就会敲打动物,但只是为了驯化动物,让其听话。据她称,用驯兽棍驯化动物是国内普遍的做法。不过她表示园里动管部会调查此事,若李先生的反映真实,他们将严肃处理打小老虎的工作人员。

对此,李先生认为,即使是驯化小老虎也应该有爱心,工作人员在大庭广众之下抽打动物,不利于对下一代的教育。他希望在利用动物赚钱的时候,也应该多给动物一些爱。(本报记者黄利琴蔡茂华)

9月24日,信息时报报道了市民陈小姐在海珠区新港东路某酒家消费时遭遇的一次尴尬:不愿坐马桶而准备蹲马桶的她,一脚踩翻了马桶重重摔在地上。

如厕,成为女性出门消费的一大顾忌。现在大部分高档服务场所卫生间基本上都使用座厕——马桶。由于担心直接接触公共马桶可能染病,很多内急的女性只能望“厕”兴叹,于是采取一些委屈的方式方便,给身心健康带来一定影响。

国庆黄金周,是市民出游、逛街、购物的高峰期,在女性大肆购物、尽兴游玩的时候,上厕所的尴尬又成为了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问题。

在信息时报于9月24日报道了陈小姐因为不愿意坐在座厕上方便,在蹲上座厕时摔倒在地的尴尬之后,记者在走访发现,九成以上女性希望公共场所方便器具是蹲厕而非座厕,很多女性建议干脆取消公共场所的马桶而代之以蹲厕。

“活人不能让尿憋死”是个很俗的比喻,但这句话用在女性如厕上似乎并不那么灵验,至少在心理上难以接受。

“有一次在天河一家酒店吃饭,上厕所时发现包房的卫生间里只有马桶,上面还有黑色的脚印,”白领吴小姐对记者说,“我这个人有洁癖,用卫生纸擦了好几遍也不敢用,但眼看着自己‘快不行了’,最后只好用塑料袋解决。”吴小姐说她至今回想起当时的情景还觉得恶心。

类似的尴尬并不仅仅出现在吴小姐一人身上。9月29日,记者在广州大道中一家餐厅就见到一位女孩上不成厕所的痛苦情况。这是一对正在用餐的情侣,女孩吃完后跟男友说去厕所,但1分钟后她就回来了。“快点埋单回家!”女孩在催男友,“那么急干什么?我还没吃完呢!”男友很不耐烦;“我要回去上厕所!”女孩急了,“在这里不是一样上吗?”男友没好气地说;“你去看看那马桶能用吗?”女孩急得快哭了。男友这才跑到收银台结账,两人随后快步出门打的离去。

据了解,一般人对于“便意”只有至多15分钟的忍耐期,超过这个时间会感到非常不适。但有近1/10的受访女性表示,即使她们快憋不住了也不会委曲求全在公共场所的马桶方便,尽管她们知道这样可能未必对身体造成伤害,但主要是心理上无法让自己接受。

日前的一天晚上,记者在环市路一家娱乐场所采访时,耳闻目睹了一位靓女痛苦的如厕过程:这位靓女从3楼一间包厢内跑出来,问走廊里的服务小姐哪里有可以蹲的卫生间,却被告知娱乐城的卫生间里都是马桶。靓女埋怨着走进过道里的一个公共卫生间,很快就听到里面传来撕卫生纸擦马桶圈的声音,大约10分钟后,伴随着一声重重的“咔嚓”声,穿着高跟鞋的靓女从马桶上跳了下来。卫生间的门打开后,记者看到红着脸喘着粗气的靓女走了出来。扎马步的滋味的确不好受啊!

让女性感到痛苦的是使用马桶时被迫采取的一些吃力的方便方式。从记者的调查结果来看,超过一半的女性使用公共场所的马桶时,采取的姿势几乎是统一的两脚开立“扎马步”式,就像练功扎马步一样。这种方式小便时可能并不吃力,但如果是较长时间的大便,轻者可能会憋得面红耳赤大汗淋漓腰酸背痛,重者则可能两腿麻木当场摔倒。另有少数人干脆两脚站上去踩在马桶圈上。

一些长期深受“桶”害的女性提及外出消费无不谈“桶”色变。她们表示,经常如厕蹲马步已经对她们的身心健康造成了严重伤害,强烈建议公共场所的马桶改为蹲厕。

记者从广州市环卫局了解到,截至今年5月8日,全市统计并登记在案的环卫固定公厕有766座,小区公配公厕52座,城中村公厕759座,另有机关团体单位对外开放的公厕394座。这些公厕中女性厕位基本上都是实行蹲位,但目前还没有专门为女性设置的女性公厕。

据有关人士介绍,归环卫部门管辖的766座环卫公厕中男女“蹲位”的比例不足1∶1,也就是说男多女少,而这一设置在一定程度上引起了女性的不满。很多女性认为,由于生理特点,女性的如厕方式比较特殊,所需要的时间也较男性长,而随着城市的发展和人口的不断聚集,目前的公厕中有限的女性蹲位显然无法满足日益庞大的如厕人群。因此,未来15年内广州将不断扩建、改造公厕,至少在今明两年内全市将新建284座公厕。

公厕数量增多了,女性的“蹲位”也将逐渐增加。据称,环卫部门预计在未来的公厕中逐步提高女性“蹲位”的比例,从前不足1∶1的男女蹲位比例,今后将可能提高到1∶1甚至是2∶3,通过数量的增加达到方便女性如厕的要求,尽量减轻女性如厕难的尴尬。这位人士表示,用蹲厕可能只要2毛钱,但改成马桶可能会变成5毛钱,这难以为每个如厕者所接受。

对于一些高级消费场所清一色使用马桶、女性反映如厕尴尬,该人士表示这是商家自己的设计要求,环卫部门无法干涉,但考虑到目前大多数中国人的使用习惯,商家可以适当增设一些蹲厕。

高档场所几乎没有蹲厕。但事实上公厕的马桶对于女性来说并不实用,而且存在很多问题。公用不洁座便器会传染皮肤病和性病,像真菌、股癣、生殖性皮炎、过敏性皮炎等,而伤寒、痢疾等肠道传染病也可能通过共用抽水马桶传染。就中国的国情而言,除了方便老年人和残疾人,还是多设蹲便位为好。

接受记者采访的人中,有九成女性认为公共马桶不够干净,担心在使用中可能引起病菌感染,这种心理促使她们更愿意使用蹲厕,并希望公共场所卫生间都能这样设计。因为使用蹲厕不会和卫生器具发生直接接触,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避免发生交叉感染的危险。也有一些老年女性希望女性公厕设计也不应“一刀切”全用蹲厕,也要照顾老人和残疾人适当选用座厕。因为年轻人腿脚灵便当然可以轻松使用蹲厕,但对于一些上了年纪、行动吃力的老人以及一些残疾人来说,还是使用马桶方便一些。但马桶要严格消毒,确保使用安全。

据了解,有网站曾经做过一次女性公厕调查,共有11253人参加了调查,认为在公共场合女卫生间应使用蹲厕的有10328人(票),占91.78%;认为应使用座式马桶的有925人(票),占8.22%。使用座式马桶的女性都希望配备一次性座便纸(马桶座垫圈纸)、卫生纸、洗手液、烘干机等东西。但从记者走访广州天河、海珠两区三十余家餐厅酒楼商场等公共消费场所的结果来看,真正能把这些必需品配备齐的不过两三家。

前些年肯德基、麦当劳等洋快餐刚到中国的时候,几乎所有快餐店的卫生间都是沿袭国外的标准设计:清一色的马桶。但近几年这一情况正在悄悄地改变,越来越多的肯德基和麦当劳开始将马桶换成蹲厕,个别店则同时使用蹲厕、座厕两种便器。“入乡随俗嘛,”新港东路一家麦当劳快餐店的负责人说,“上厕所是一个不小的问题,顾客会因不喜欢使用马桶拒绝再次来用餐,餐厅的营业额就会下降”。

记者通过走访发现,广州市90%的中低档餐馆、酒楼卫生间装设的都是蹲厕。除了照顾顾客的使用习惯,还有出于经济上的考虑:蹲厕较马桶要便宜、实惠得多,更加平民化。广东国际大酒店、亚洲国际大酒店、花园酒店等多家星级酒店洗手间安装的都是座便器,这些酒店有关人士说,基本没有接到顾客关于卫生用具不洁净等方面问题的反映,因此酒店暂时还不会对洗手间进行改造。

海珠区宝岗大道的百康居建材广场代理商销售的卫生器具70%为座厕,蹲厕只占30%,而且款式单一、老套。一家商铺老板拿出一个沾满灰尘的蹲便器说:“这是陈货,卖完就不卖这种了。”

金报讯一打工女子带着孩子被江北公安分局庄桥派出所传走后,晚上从派出所出来,一手拿着绳子,一手拿着皮带,称派出所的人打了她。派出所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没有此事,但是对女子手中的绳子和皮带却说不出来源。

昨天晚上9时30分,记者接报后来到庄桥派出所。在派出所门口,报料人翟先生告诉记者,他们来自安徽,他嫂子叫杨美,前两天因为在一家企业打工被辞退,要工资时和该企业发生冲突。后来经庄桥派出所调解得到处理,但是孩子当时也受了伤,没有处理。昨天下午3时左右,杨美抱着4岁的孩子到这家企业交涉孩子的医药费问题,再也没有回来。下午5时,派出所的人通知他哥哥到派出所接孩子,发现杨美在派出所,身上有伤,说是派出所的人打了她,现在人还在派出所。

记者随翟先生来到派出所,在一楼遭到几名民警的阻拦。杨美从一间屋子里出来了,记者发现她的脸部有明显的伤痕,孩子一直在哭。更加令人不解的是,杨的手中还拿了一根绳子和皮带。

据杨讲,她和那家企业交涉孩子的医药费时,被叫到派出所,在派出所遭到4个人的殴打,打她的人用皮带和绳子将她捆了起来,用皮鞋跺她的脸,她被打得腰现在还直不起来。

随后,庄桥派出所所长郑伟明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称他们是接到报警后才将杨带到派出所的,在传的过程中,杨不配合,他们4个出警人员强行将杨拉到了车上。到派出所,杨也不配合,躺在地上。在整个过程中,派出所的民警没有人打杨,倒是杨前两天在派出所调解那起纠纷时,打了一个民警,本来要处理她的,后来看她带个孩子,没有处理她。对于杨手中的绳子和皮带,郑所长一直说不清楚。

杨承认5日曾和民警发生过冲突,打了民警一耳光,但是这事已经过去了。记者发稿时,杨美被家人送到医院做检查。对于此事,本报将继续关注。

(昨天晚上11时,郑伟明所长给记者打来电话,称绳子和皮带是派出所的,因为杨到派出所后,打自己的孩子,为保护孩子,就想捆住杨,最后也没有捆她。绳子和皮带是这样来的。)记者边城雨陈韬实习生王波

今年8月,沈阳几位市民相约到长白山天池游玩,当时天气晴朗,山上的能见度极高,其中一位游客拿出随身携带的DV机拍摄。

“看!那是什么?”一名女游客突然大叫起来,顺着女游客所指方向望去,湛蓝的天池水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怪兽”,从远处沿着岸边开始游动。

这一幕恰巧被这位沈阳市民录下,回沈阳后,他到虎石台一家刻录店将其刻录下来。细心的刻录师孙兆平见到所录的长白山天池奇景后,一直没舍得删掉。

昨天,画家朋友崔兆礼去他店里,“来,给你看个好东西。”看到天池“怪兽”录像的崔兆礼拍手称绝,并劝说孙兆平公布这段录像……

在孙兆平公布的这段录像中,记者看到,随着周围游客大叫“天池怪兽”,画面全部便从人转向天池,刚才还平静的水面上,一个黑影象快艇一样游动,身后留下的一道长长的水波纹。

随后,镜头开始拉近,“怪兽”的样子渐渐变得清晰,游到一半时停下,露出水面的头部正对着镜头,整体上看显得很宽。之后,它又开始游动,头部高高抬起,并在对岸停下。整个录像仅有3分钟。

为了更清晰的看清“怪兽”样貌,孙兆平从录像上截取照片,图片上,“怪兽”身体特别长,呈黑色,由于在水中,看不清形体,初步观测它至少有10多米长。由于DV机的焦距有限,所截取的照片上的“怪兽”也并不十分清晰。

为此,本报希望当时在现场用DV机将天池“怪兽”拍摄下来的沈阳市民,能够与我们联系,并详细讲述当时的现场情况。

“我儿子好老实的,从不打架,怎么可能杀人啊!”常德澧县澧阳镇四马村68岁的老人尹述山一边往食槽内舀着猪饲料,一边叹着气对记者说。令老人怎么也想不到的是,自被前妻骗取离婚证后,儿子尹迎春就时常将自己关在屋内写“杀妻日记”,为了积攒去重庆报复妻子的路费,儿子竟伙同他人抢劫邻居,并将其杀死。幸亏澧县警方及时发现了尹迎春的日记,并与重庆警方联手布控、设局,终于将意欲报复前妻的尹迎春擒获,阻止了一幕惨剧的发生。

9月29日,犯罪嫌疑人尹迎春被警方押解返湘,澧县“9·16”抢劫杀人案正式告破。

9月16日上午8时许,澧县澧阳镇白米村村民刘志山气喘吁吁地跑进县公安局龙潭寺派出所,称自己42岁的“哑巴”弟弟刘志华失踪了!9月14日晚,刘志华去邻村一茶馆打牌后就不见了。刘志山说,以前弟弟从未有过夜不归宿的情况,由于弟弟擅长挖黄鳝,每年仅靠卖黄鳝就能挣数千元,但嗜财如命的弟弟习惯随身携带大量现金,在失踪当晚还怀揣着3000元现金。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wtianx.com all rights reserved